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0-9:九局下半

作者:Luis│2019-05-19 13:59:55│贊助:80│人氣:548
  與此同時,在另一艘和幽冥飛船並行的英國船艦上,傑克被兩名士兵帶進了裝潢豪華的船長室裡,而在船長室裡,正把玩著幾枚銀幣的貝克特已經坐在扶手椅上,好整以暇的等著了。
 
  「真有趣不是嗎?傑克,你的朋友們看起來似乎很絕望呢,或許是他們不再相信,所謂的海盜工會能夠打得贏幽冥飛船了,絕望能夠導致背叛,而背叛一詞對你我來說,並不算陌生對吧?」貝克特笑笑說道,但傑克似乎沒打算聽他的廢話,只是趁著貝克特背對他時,在桌上的箱子裡翻找著。
 
  「如果你是想找那顆心臟的話,我勸你省省吧,心臟不在這裡,它正安全的所在幽冥飛船上,而且還有重兵把守,所以你沒辦法用它來當做談判的條件了。」貝克特淡淡說道,傑克聞言這才停下手邊的動作。
 
  「這個嘛,看來我們該開始討價還價了不是嗎?」傑克笑了笑道,狡猾的搓起了手。
 
  ○
 
  「貝克特正打算前往沉船灣,他知道海盜公會會在那裡舉行,雖然我明白勸妳別去沒有意義,但是你們千萬要小心,我懷疑在海盜之中有人洩漏了信息。」依然是與此同時,在諾靈頓的帶領下,眾人順利的從牢房裡逃了出來,不得不說這個軍官實在是十分靠誧,在他的幫助下,眾人不只取回了各自的裝備,還安全的繞過了船上巡邏的士兵,來到綁著黑珍珠號的船尾處。
 
  「如果你是想用這種方式換取我的原諒的話,我能告訴你,太晚了。」但伊莉莎白顯然不買諾靈頓的帳,仍然是一臉冷淡的說道。
 
  「我說過好幾次了,我和妳父親的死沒有關係!」諾靈頓聞言也是有些惱怒了,他一把按住了伊莉莎白的肩膀,這個女人也倔強的瞪著他。
 
  「我知道這麼做不能償還我過去犯下的罪行,但是…」諾靈頓深吸了口氣,片刻後這才鬆開了手「我並不奢求妳的原諒,我只希望妳能明白,我是個軍人,很多時候我只能遵從命令,在你們看來是蠻橫的行為其實都是迫不得已的,所以…」
 
  「既然這樣,那你何不跟我們一起走呢?」諾靈頓話還沒說完,神崎忽然回頭開口說道。
 
  「妳說什麼?」諾靈頓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張大了眼睛。
 
  「我說跟我們一起走,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有在軍隊中的威望,一旦你站出來登高一呼,雖然不敢保證百分之百,但至少有六到七成的海軍士兵願意追隨你,畢竟名面上,貝克特雖然是你們的上司,但他坐在這個位子上,始終是作為商人,而不是軍人。」神崎慢條斯理的說道,一雙眼睛平靜的打量著諾靈頓。
 
  「商人的眼中只有利益,或許他們能夠利用金錢來蠱惑大眾,但是卻沒有辦法長時間的讓一群人團結在一起,更沒有辦法用除了金錢以外的東西使人信服,你身為士兵們的領袖,難道聽不見他們真正的心聲嗎?難道還看不出即將浮出水面的真相嗎?」
 
  諾靈頓聽完神崎的話語後陷入了沉默,他雖然好幾次想開口反駁,可那些話語卻在即將出口之際硬生生哽住,被諾靈頓又吞回了肚子裡。
 
  因為哪怕諾靈頓再怎麼想說服自己,但他心裡卻有一個聲音一直在低語著,像是蠱惑般附和著神崎煽動性的言論。
 
  諾靈頓雖然是個一板一眼的軍官,但他並不是白癡也不是聾子,自從東印度公司的勢力愈來愈大後,他底下的士兵自然也是出現了許多吵雜的聲音。像是…
 
  「我們成為海兵不就是為了打擊海盜的嗎?但今天一整天除了幫那些傢伙看門外,我們根本啥也沒幹!」
 
  「昨天我們攻擊了一艘沒有標誌的船隻,總督說那是海盜船,但是當我們上船時卻發現船上根本沒有武裝,船隻也沒有懸掛黑旗,那只是一艘普通的商船而已!」
 
  「昨天我們又攻擊了一座海邊的村落,有消息指出那裡是海盜們集會的場所,但是當我們攻進去時,裡面除了嚇壞了的村民外什麼也沒有,而你知道嗎?那個渾蛋居然叫我們開槍射擊那些手無寸鐵的平民!我是大英帝國的海兵啊!現在卻變成了屠殺毫無回手能力的平民的劊子手!」
 
  以上這些,都只是諾靈頓聽到的議論的冰山一角罷了,諾靈頓可不是瞎子,他早已經看出貝克特是在利用他們,把他們當成是開闢自己商業帝國的工具罷了,可軍令如山,哪怕諾靈頓對於貝克特骯髒的行為再怎麼不滿,他也都只能忍氣吞聲的接受而已,這就是現實,這就是體制,這也是他身為軍人的無奈。
 
  但,神崎剛才所說的話,毫無疑問已經超出諾靈頓的認知了,因為那不只是要他背叛給了自己一切的國家,甚至還是要他與之為敵啊!
 
  只是難以言喻的,當神崎的提議一說完時,諾靈頓的內心居然是有些心動的,但他還是小心翼翼的問道:「就算我和你們一起走了,那麼之後呢?」
 
  「那還用問嗎?當然是用自己的力量,親手將這種腐敗的制度徹底摧毀啊!」神崎理所當然的說道「人之所以會向現實低頭,是因為沒有能和現實對抗的力量,但是你不同,你有著超越世俗想像的力量,你有著一顆純粹的軍人的心,但你所欠缺的,只是跨越心中那道障礙的勇氣罷了。」
 
  「那麼我就問你了,詹姆斯‧諾靈頓,你有為了更遠大的目標,不惜將你一心一意想保護的東西摧毀,將你發誓要保護的人民都捲入戰火之中,將你心中最重要的東西都給焚燒殆盡的覺悟嗎?」
 
  「你,有這份勇氣嗎?」
 
  ○
 
  「你能提供我什麼?」
 
  「那就要看你想要什麼了。」
 
  「所有的一切。」
 
  貝克特微笑說道,替兩人各倒了一杯酒,接著將其中一杯遞給了傑克:「海盜公會的具體細節,剩下的海盜王還有誰?九枚西班牙銀幣的用處又是什麼?」
 
  「告訴我吧,傑克,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通通告訴我。」
 
  「就這樣?以一個商人來說,你開的價還挺低的。」傑克有些詫異,將自己的那一杯酒一飲而盡,接著隨手又將貝克特手中的那杯搶走。
 
  「我可以帶你到海盜公會的地點,但是做為交換你不能把我交給戴維瓊斯,而且還要保證我終生的自由,能答應這些的話,我就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事。」傑克狡猾的笑了笑,貝克特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接著又很快恢復了商人一貫的專業微笑。
 
  「那是當然,這是一樁相當不錯的交易。」
 
  「那麼我就當你是同意了?」傑克嘿嘿一笑,正想準備和貝克特握手成交時,忽然一個人影卻猛地踹開房門闖了進來。
 
  「我可不同意!」那人影冷冷說道,傑克本來還想嘲諷幾句,可當他轉身看見來者是誰時,傑克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了。
 
  「威廉?」
 
  ○
 
  「她說的有道理。」且說就在諾靈頓還猶豫不決時,一直安靜不語的伊莉莎白也開口了。
 
  「伊莉莎白?」諾靈頓這下是真的嚇到了,他壓根沒想到伊莉莎白居然會幫著神崎說話,也是到了現在他才真正意識到,伊莉莎白並不是被這群海盜給綁架了,而是真正成為了他們的一員,一念至此,諾靈頓的心裡頓時一陣五味雜陳。
 
  「貝克特不會放任你握著他的把柄不放的,那傢伙和你不一樣,你或許還有最低的道德,但他只知道利益,或許她現在還要借助你的力量威脅戴維瓊斯,但是你遲早會失去對他的利用價值的,繼續留在這裡只會被殺而已,和我們一起走吧,詹姆斯。」伊莉莎白抿著唇說道,諾靈頓還在震驚之餘,忽然一陣粗吼聲從他們身後傳來。
 
  「誰在那裡?!守衛!守衛!」一陣粗聲響起,同時原本安靜的船艙也傳來了騷動聲。
 
  「該死,我們被發現了!」諾靈頓咬牙道,他將伊莉莎白護在了身後,同時一手拔出了腰間的佩劍。
 
  「計畫改變,所有人!立刻登上黑珍珠號,老菸斗用最快的速度把船隻調整到可以啟航,吉普帶著一部分的人去把綁在船上的鐵鍊解開,剩下的人跟巴博沙和我守在船尾,直到我們可以離開為止!」既然已經被發現,神崎也不打算隱瞞了,她迅速的下達了命令後,接著便雙手各持著一把火槍,親自站在了船尾處殿後。
 
  「妳應該知道讓我來處理,速度可以更快吧?」巴博沙盯著神崎良久,忽然沒來由的問了一句道。
 
  「我當然知道了,但我最不想見到的,就是在我們準備落跑的時候,看到某個渾蛋把船給開走了。」神崎淡淡說道,還有意無意的瞥了巴博沙一眼,後者愣了愣,隨即低聲嘿嘿笑了起來,他媽的,這小妮子還真不簡單啊。
 
  就在幾人低聲交談時,他們的眼前也緩緩走出了數個人影,不,說是走出有些不對,因為這些人影既不是從他們看不到的陰影處走出來,也不是從障礙物後方冒出來,而是從船上的部件,像是桅杆、甲板、艙門等之類的地方憑空冒了出來,就好像這些人影是這艘船的一部分一樣,此刻正拖著爬滿海草與藤壺的身軀,紛紛甦醒了過來。
 
  看著那些外表已經不像人類的人影不斷出現,諾靈頓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個大錯,他原本還以為船上看不到一個船員,就料定這個時候是幽冥飛船守衛最鬆懈的時候,所以才選擇在這個時間點放眾人逃跑,但事實上他根本是大錯特錯了,因為幽冥飛船無時無刻都是有船員在守備著的,而這些船員早已經是幽冥飛船的一部分了!
 
  然而眼下的狀況已經不由得諾靈頓退縮了,幫助犯人逃跑,這一旦被發現那可是重罪,就算是已經爬到副司令階級的他也是要賠掉腦袋的,可以說,現在的諾靈頓已經是騎虎難下了,特別是當聽完伊莉莎白的那一番話後,諾靈頓在心理上已經基本上是叛變了,所以當那些幽冥飛船的船員出現後,諾靈頓立刻第一個就持劍擋了上去。
 
  「回到你的崗位上去,水手。」諾靈頓手持著佩劍,盯著那個水手低聲道,而後者似乎有些茫然,他只是看著諾靈頓,又看了看他身後的神崎等人,接著才喃喃自語道:「沒有人可以離開幽冥飛船的…」
 
  「我再說一次,回到你的崗位上去,水手!這是命令!」見那名水手沒有反應,諾靈頓又低吼了一次,身上也冒出了滾燙的岩漿來。
 
  「命令…對,這是船長的命令,沒有人能夠離開幽冥飛船,一旦上了船,那你就是船員的一份子,就是船的一份子,船員的一份子、船的一份子、船員的一份子、船的一份子…!」但那個水手卻無視諾靈頓身上熾熱的岩漿,他一邊不停喃喃自語著,原本毫無血色的臉上也逐漸散發出了狂熱的表情。
 
  「喂,你冷靜點!」諾靈頓還想阻止那個水手,但卻已經來不及了,下一刻就看到他猛地敲響了警鐘,扯開喉嚨大吼了起來。
 
  「所有人注意!囚犯要逃跑了!」
 
  ○
 
  「怎麼,在這看到我讓你很意外嗎,傑克?」威廉冷笑著道,緩緩走到了一臉難看的傑克面前。
 
  「說不上意外,只是我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從幽冥飛船上逃跑,介意告訴我你是怎麼辦到的嗎?」傑克沉默了半天後這才問道,但威廉聞言只是露出了微笑,簡單的說了「海龜」兩個字後,便逕自走到了貝克特面前,留下彷彿被打了一拳的傑克愣在原地。
 
  「特納先生,我應該說過我不喜歡在和人談生意的時候被打斷吧?」貝克特瞥了威廉一眼,語氣冷淡的說道「你闖進來最好是有很重要的理由,否則我可能得派人把你送回牢裡了。」
 
  「當然,你要的理由就在這裡!」威廉說道,伸手指著傑克的鼻子。
 
  「我正在聽。」貝克特挑了挑眉。
 
  「這傢伙是打算故意引誘你前往海盜公會的集會點,你仔細想想看,身為海盜們最後的避風港,他們難道不會準備著有一天海軍會攻過來嗎?當然會了!他們說不定早就已經串通好並設下埋伏了,就等著你們自以為是的跳進去。」威廉說道,一旁的傑克則是連忙擺起手,彷彿想要撇清責任似的。
 
  「如果你擔心的是這個的話,你大可放心,特納先生,我們的海軍可不是吃素的,要解決區區幾個海盜對我們而言算不上什麼難題。」貝克特笑了笑,突然露出了興味盎然的表情說道「不過多虧你提醒,倒是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我的手上剛好有一個神奇的小羅盤,能夠帶我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那麼我還留著你做什麼呢,傑克?」
 
  「還有你,特納先生,我記得你原本是戴維瓊斯的船員吧?你在我這裡也待得夠久了,或許我應該通知他來把你們帶走了?幽冥飛船最近可是很缺人手的。」貝克特冷冷說道,他彈了個響指,兩個持槍的守衛立刻從門外衝了進來,舉槍指向了威廉和傑克。
 
  「呃…」這下換成是威廉無言了,他本來是想靠著戳破傑克的詭計來給自己換些足以談判的籌碼的,可沒想到或許在鑄劍上威廉已經出師了,可論談判的心機上,貝克特這條老狐狸還是技高一籌,第一回合就讓威廉說不出話來。
 
  「那個羅盤確實能帶你找到你想要的東西,但那絕對不是海盜公會。」就在談判的氣氛凝滯的彷彿要結冰時,還是傑克跳了出來,而他的這一番話果然立刻引起了貝克特的興趣。
  
  「哦?那不然這個羅盤會帶我找到什麼呢?」
 
  「這不是很明顯嗎?答案當然是我啊,讓我死。」傑克理所當然的說道,一臉平靜的看著貝克特。
 
  ○
 
  就在那名水手大吼的同時,神崎也毫不廢話的朝他扣下了火槍的扳機,只聽見一陣槍聲,下一刻這名水手立刻應聲倒地,但神崎所用的畢竟是這個時代的武器,彈藥也只是普通的鉛彈而已,對於幽冥飛船上的船員而言,神崎這一槍所能造成的效果甚至不如朝他丟顆石頭,果不其然,這個水手才剛倒下沒多久,就又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不只如此,神崎這一槍顯然激怒了這群惡鬼們,當那名水手重新爬了起來後,他立刻發出一陣咆哮聲,接著拔出武器和身後的一眾水手們衝了上來。
 
  「呃,情況似乎有點不妙,妳還有其他招嗎?」伊莉莎白臉色慘白的說道,瞥了一旁的神崎一眼。
 
  「怎麼會不妙?在我來看,現在可是兩好三壞的局面呢!」神崎微笑著說道,她一把丟下了手中剛擊發完的火槍,接著又從腰上的槍套裡拔出兩把火槍來,其他幾個身上有槍的海盜見狀,也是紛紛掏槍射擊,又是數道槍聲響起,但就和剛才一樣,就算身上中槍倒下了,可身為不死生物的幽冥飛船成員,所謂的槍傷也不過只是在身上多了個洞而已,根本就造成不了什麼傷害。
 
  「神崎!」
 
  「大噴火!」就在那些人形怪物離眾人只剩幾步之遙時,關鍵時刻,忽然一道熾熱無比的熔岩猛地從眾人面前噴發,高聳的熔岩就如同一道牆壁般,硬生生的將那些人形怪物的攻勢阻擋了下來。
 
  「叫妳的人動作快點,神崎,我會替你們爭取時間的!」諾靈頓急急說道,他雙手一拍地,頓時從身上湧現出了無數的熔岩來,這熔岩的破壞力當真強大無比,幾個閃避不及的人形怪物連慘叫的時間也沒有,當場就被燒成了灰燼,剩餘的人形怪物也像是十分懼怕那些熔岩的樣子,一時間居然沒有繼續圍上來。
 
  「看吧,我就說是兩好三壞吧?噢不,現在應該是三振出局了。」神祇拍了拍伊莉莎白的肩膀說道,但說歸說,眼尖的神崎還是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不知為何,哪怕那熔岩的溫度已經高到散發出紅光了,可幽冥飛船的甲板卻沒有被燒穿的跡象,甚至連冒煙也沒有,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有了諾靈頓這個惡魔果實能力者的幫拳,形勢一下子就逆轉了過來,坦白說,諾靈頓的戰鬥力其實並不俗,甚至單論破壞力而言還不輸項羽,像是剛才的那一招大噴火,諾靈頓就一個沒控制好,除了燒死了幾個人形怪物外,還不小心射歪了一發,波及到了停在一旁的英國軍艦上,諾靈頓見狀也無暇多想了,只能暗自祈禱這一發不要砸到(除了貝克特以外的)無辜的人。
 
  而除了威力過大難以控制外,熔岩果實的另一個缺點就是消耗的能量太大了,如果說只是普通的一拳一拳打過去倒還好,但像諾靈頓現在這樣持續的使用,對於能量的消耗就體現出來了,從他放出那道熔岩牆不過幾分鐘而已,諾靈頓的臉色已經顯得有些蒼白了。
 
  「沒問題的,照這個消耗速度來看,再堅持個兩分鐘不是問題,接下來只要撐到他們離開就行…」諾靈頓正這麼想著時,整艘船猛地陡然一震,下一刻那熊熊燃燒的岩漿忽然瞬間熄滅了,不只如此,就連諾靈頓身上湧出的岩漿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一陣淡淡的黑煙而已。
 
  而就在這一陣異變中,一道森冷的聲音忽然傳來,還伴隨著一陣奇特的踱地聲,下一刻一個高大無比、一隻手臂還如同變種螃蟹的巨螯一般的身影立刻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誰說過…你們可以從幽冥飛船上逃跑的?」戴維瓊斯冷冷說道。
 
  「快走!」不等眾人反應過來,諾靈頓忽然嘶吼了聲,提劍便往戴維瓊斯直衝而去。
 
  ○
 
  「該死,被你說對了。」
 
  讓我們再將戰場轉移到另一邊,就在傑克話剛說完沒多久,貝克特忽然啐了聲,接著一把將傑克的羅盤丟還給了他。
 
  「呵呵,想學我靠嘴砲活命啊?你還太嫩了啊,威廉。」傑克呵呵一笑,揶揄的看了威廉一眼。
 
  「要不是我現在被人用槍指著,我一定會打爛你那一口爛牙。」威廉則是長噓了一口氣,沒好氣的白了傑克一眼。
 
  「別這樣嘛,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我們就算彼此扯平了不好嗎?」
 
  「看在你把我賣給深海閻王的份上,我沒把你大卸八塊就算不錯了。」
 
  「不過…」就在這兩人彼此小聲的打著嘴砲時,貝克特忽然話鋒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走到了傑克面前,同時掏出一把火槍指著傑克「我剛才仔細想了想,如果我現在殺了你拿走羅盤的話,那我不就能自己靠著它找到海盜公會的據點,而不需要經過中間人了嗎?」
 
  「當然可以,但如果現在把我殺了,等你自己找到海灣後卻發現它是個攻不破的堡壘,島上的補給足夠抵擋數年的封鎖,到時候你會不會想,要是當時沒殺某人的話,豈不是就能讓海盜們自投羅網了嗎?」傑克狡猾的笑了笑,伸手輕輕把貝克特的槍口推開。
 
  「你能做到這樣嗎?」貝克特問道。
 
  「士可殺不可辱,我是說拜託,你以為我是誰呢?」傑克笑了笑,走到一幅畫著某個海軍將領肖像的圖畫面前,還拿起了一根權杖裝模作樣的比畫了起來。
 
  然而貝克特聞言只是眨了眨眼,一臉矇逼的盯著傑克。
 
  「我是傑克‧史派羅船長啊!」傑克嘿嘿一笑,忽然抓起了權杖一把就往那兩個士兵揮去,其中一個士兵反應不過來,當場就被敲翻在地,另一個士兵剛調轉了槍頭,卻被威廉逮住了空隙一拳打在下巴上,兩人立刻扭打在了一起,混亂中也不知誰開了一槍,差點沒把貝克特的狗頭打爆,嚇得他躲在了桌子底下。
 
  「我就當這筆交易談成了,這是訂金,我先拿走了,再會!」傑克說道,他一把拿走了貝克特望在桌子上的羅盤,接著轉身就跑出船長室,威廉自然是不會這麼容易就讓傑克落跑了,再多補了這個倒楣的士兵幾拳後連忙追了上去。
 
  「傑克!傑克你給我站住!」
 
  「才不要,如果說站住就站住的話那我就不是海盜了!」
 
  兩人一追一逃間,很快的就逃到了甲板上,可傑克才剛沒跑出幾步腳下卻急踩了煞車,原本追在後頭的威廉來不及停下,直接就撞了上去。
 
  「靠!你不是說不站住的嗎?」威廉撞了個眼冒金星,立刻不爽的抱怨了起來,但傑克卻只是轉頭朝他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同時伸手指了指前方。
 
  「急著去哪裡呢,夥計?」就在兩人前方,一隊的海軍士兵早已嚴陣以待,他們組成了嚴密的槍陣,一旦領頭的軍官下令,這麼多把槍同時齊射的話,兩人毫無疑問會被打成馬蜂窩的。
 
  「雖然我不想這麼說,但如果在我們死前你能原諒我的話,或許我會走得比較開心一點。」傑克沉默了兩秒後,這才艱澀的說道。
 
  「如果你願意犧牲一下當個肉盾擋子彈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原諒你。」威廉則是對傑克豎起了中指。
 
  「或者我們可以考慮一下第三個方案…趴下!」傑克忽然抬起頭看去,他的語音剛落,下一秒傑克直接轉身一把將威廉按倒在了地上,那些士兵見狀還沒搞清楚狀況,正當他們還在猶豫著是否要開槍時,忽然從天空中飛來一塊巨大的熔岩,而且還就這麼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兩人和那隊士兵的正中央,巨大的威力直接將甲板砸出一個大洞不說,隨之而來的衝擊波更是將那些士兵們掀翻在地。
 
  「你是真的早就已經預料到了?還是臨時起意的?」看著那些被震翻在地的士兵,威廉有些呆愣住了,只能轉頭看向傑克。
 
  「你說呢?」傑克則是衝著威廉笑了笑,接著爬起身就朝那些火砲跑去,威廉見狀連忙跟上,卻看到傑克正抓著條繩索不知在那擺弄著什麼,他將繩子的一端綁在炮身上,另一端則是往上一拋,掛在了桅杆上。
 
  而與此同時,那些被震翻的士兵也終於回過神來,並在貝克特的帶領下追了出來,可當他們看見傑克和威廉正站在一挺砲口朝內的砲管上時,貝克特的表情頓時就僵住了,他已經猜到傑克打算幹什麼了。
 
  「你簡直瘋了,傑克。」
 
  「那還真是多謝,要不然我可沒這個膽子。」但傑克聽了卻只是莞爾一笑,隨即拿著火把點燃了砲尾的引信,隨著一陣轟然巨響,當那具火砲因為擊發的後座力衝出時,這股巨力也藉著繩子的牽引將傑克和威廉二人拋上了空中,在一陣慘叫聲中兩人便朝著停在一旁的黑珍珠號高高飛了過去…
 
  ○
 
  諾靈頓不知第幾次滿臉是血的倒在地上,他的佩劍早已被折斷,正孤零零的插在甲板上。
 
  「惡魔果實的力量是嗎?蠢貨!你真以為靠那種東西就能殺掉我了嗎?」戴維瓊斯不屑的狂笑著「惡魔果實是大海賜予的力量,而我就是大海,你居然妄想用我給你的力量來對抗我?!」
 
  「我沒想過要殺掉你,咳,我只需要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就行了。」諾靈頓抹掉了嘴邊的血跡,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他身上已經不見那燒紅的熔岩了,只剩下一抹淡淡的焦煙而已。
 
  「夠了,詹姆斯,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你會死的!」伊莉莎白喊道,但諾靈頓聞言卻只是朝她笑了笑。
 
  「我們的命運曾經交織過,但卻注定不會在一起…」諾靈頓自嘲的說著,他看著伊莉莎白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就在這時從黑珍珠號上忽然傳來一陣信號,那是他們已經準備好出航的信號!
 
  「快走!我會追上你們的!」諾靈頓見狀連忙吼道,眾人看著那些殺氣騰騰的人形怪物哪裡還敢怠慢,連忙爭先恐後的抓著繩子往黑珍珠號爬去。
 
  「不,你在說謊!你從以前就很不會說謊,你是騙不了我的。」但伊莉莎白卻沒有急著上船,她急急跑到了諾靈頓身邊,但後者卻只是一把推開了她。
 
  「快走!」諾靈頓聲嘶力竭的嚎叫著,彷彿迴光返照般,他的手上再度冒出了一陣熔岩,儘管和他先前使用過的招式比起來,這點程度的熔岩只有火山一角的大小,但這卻是他拼盡全力所能辦到的極限了,接著諾靈頓便握著這一拳,彷彿不要命一般朝著戴維瓊斯衝去。
 
  「詹姆斯!等等!」
 
  「該走了,女士!」巴博沙吼道,不顧伊莉莎白的抗議一把將她拉走,而神崎則是最後一個殿後,再確定了所有人都離開了後她也不猶豫,直接拿出火槍一槍就將綁住黑珍珠號的絞鍊給打斷。
 
  失去了絞鍊的支撐,還爬在繩子眾人自然是墜入了海中,但海盜嘛,哪有不會游泳的?而且因為掙脫了束縛的關係,黑珍珠號立刻迎風駛了出去,船上的眾人也立刻衝上來抓住繩索,將落海的幾人都給拉了上來。
 
  「詹姆斯,不!」伊莉莎白一浮上水面立刻緊張的大吼著,但一旁的神崎卻是抓著繩子,冷著一張臉來到了她身旁說道:「現在才想回頭已經太晚了,快走吧,別讓他的犧牲白費了。」
 
  「…」眾人聞言心裡都是有些沉重,但他們此刻實在也是無法多想了,只是在心中對於這個軍人的敬佩又多加了一分,而當渾身濕透的眾人重新回到船上後,卻看到除了老菸斗之外,在船上還有兩張久違的熟面孔正等著他們。
 
  「傑克?威廉?」
 
  「歡迎登船,女士,順帶一提,我可是連一滴萊姆酒都沒喝喔!」傑克嘿嘿一笑道,威廉則是連忙將伊莉莎白拉了上來,兩人見面立刻相擁在了一塊。
 
  神崎可沒空搭理這對情侶秀恩愛,她一登上甲板立刻往艦橋跑去,在回頭看了幽冥飛船最後一眼後,神崎果斷別開了眼神,她告訴自己這樣做是對的,在沒有項羽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是戴維瓊斯的對手,回頭去幫助諾靈頓只是送死罷了,反而還會辜負了他的犧牲。
 
  「這麼做是對的,這麼做是對的…」神崎喃喃自語著,她咬牙握住了舵輪一打,黑珍珠號立刻朝著前方全速航行而去。
 
  「張開所有船帆,卸掉不必要的重物,巴博沙,我們的砲彈還剩幾發吧?全部給我轟在那艘軍艦上,傑克用你的輪盤給我們定位,目的地…」
 
  「海盜公會的據點,沈船灣!」

封面
今天沒有碎碎念

















































真的沒有碎碎念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76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邪惡秋雨
沒有碎碎念就不要浪費空間(飛踢

05-19 14:37

Luis
抱歉我菜05-19 14:43
伊藤
這個第一次復活點很是難用,地點在大海的盡頭難以在之後重複使用,進出難度高也是個問題,項羽是不是很想被兩個人罵凡人的智慧啊?

05-19 15:00

Luis
已經被罵過了啊 現在玻璃心碎滿地了05-19 15:34
slenderman
這大章魚有點強啊,還會無效惡魔果實,如果項某人的超級賽亞人也被無效就好玩了

05-19 15:51

Luis
神崎:你看 這是我用鍊金術製造出來的海樓石繩索
雨晴(眼睛發光
羽:怕05-19 16:06
血手幻覺の貓控妖狐
居然真的沒有反白!

05-19 16:26

Luis
真的沒有啊(´・ω・`)05-19 16:28
白煌羽
喔喔,打棒球?

05-19 18:04

台妹喬
\大⭐降⭐臨/

05-19 18:47

Luis
SAN值大爆死05-19 18:51
悠傑
項羽:居然沒有我的戲份!?

05-19 20:50

Luis
沒有05-19 21:08
Bruce
終於等到新章了,神崎居然為了拋棄自己人而焦慮啊,是成長了吧

05-19 21:28

Luis
某羽表示:我深表欣慰
神崎:慰個頭 快回來打團05-19 21:58
夢迴
海盜工會能夠打得贏幽冥飛船>公會
這個軍官實在是十分靠誧>靠譜

05-19 22:35

夢迴
感覺諾靈頓會被變成小boss再回來

05-19 22:39

Luis
下次再見面就是頂上戰爭的時候了05-19 22:55
魚人(´・ω・`)超魚人
如果是神崎被綁 項羽會復活所有中洲隊去參加DER

05-20 10:29

Luis
羽:把那面旗子給我打穿 黃鵲!05-20 1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oxy80196巴哈友們
奇幻小說 鬥人 第7隊現身中 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