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Zootopia外章-狐諜效應33

作者:傲風天翔.青龍│2019-05-19 00:00:14│贊助:124│人氣:311
  各位晚安阿 ,老龍又來了,老龍知道之前有說會盡量回復原來的更新頻率,但最近真的比較忙碌,也只能先跟各位說聲抱歉了。

前章連結: 狐諜效應32
  從頭開始:狐諜效應1


  傑克雖然好像暫時脫離險境,但收到求救訊號的動物們卻還不知道,而就在獅明德思考究竟怎麼樣確定銀毛兔消息的時候,某一隻動物卻先感受到異狀。

  「唔...」無來由的擔憂刺痛著茱蒂的心,那緊縮到會疼痛的感覺甚至讓她差一點拌到腳跌倒,但她捧著的藥品罐還是因為瞬間的脫力而掉滿地都是。

  「累的話就先休息一下吧...」雖然一臉憔悴的吉丁看起來並不適合說這種話,但他關心的語氣卻是貨真價實的。

  「我沒事的...」就當茱蒂忍痛要將地上的藥罐撿起來的時候,一對白毛的兔掌卻搶先了一步。

  「不要在這邊增添麻煩!」雖然用全身纏著的繃帶當作衣物看起來好像傷勢嚴重,但白兔茱蒂強勢的模樣就像那些繃帶只是萬聖節的服裝。

  「可是...吉丁他---」茱蒂逞強最大的原因就是連醫袍都沒能好好穿好的胖赤狐。
   
  失去黃兔對吉丁的打擊從他單向開口的衣袍都能穿反就能看得出來,不過不知道是身為醫者的自尊,又還是為了用努力淡忘傷痛,他在治療別的動物上使出了全力,而不眠不休換來的便是那一臉憔悴。

  「我會看好他的,對了,這是妳的東西吧。」從灰兔掌中奪過藥罐的白兔茱蒂小聲的在她的耳邊說著並將銀毛兔交付給灰兔的盒子丟了回去。

  雖然只有一下下,但白兔鮮少露出的微笑還是讓茱蒂感到放心,而在把東西都交給白兔後,她也捧著那個小盒子慢慢離開了臨時醫護所。

  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深刻、奇異的痛楚,走沒幾步的茱蒂靠著有些腐朽的木牆緊抱著盒子試著安撫躁動的心情,而在此同時,不知哪傳來的細微交談聲讓她因痛苦半垂的耳朵微微震了一下,因為那細細的話語中有一個名字對她來說格外的清楚。

  「傑克...?」明明是一個說不上熟悉的名字,但確確實實讓茱蒂的痛苦找到宣洩的出口,而不久前的記憶也再次迴盪在腦海中。

  ---我終於能跟您...交談了,母親...---

  再一次見面,銀毛兔的話卻聽起來有些莫名奇妙,但那雙不再渾沌的雙眼,茱蒂卻有種想將她抱進懷中的衝動,而那張露出微笑的泛淚兔容則讓她的腦中晃過了許多陌生的畫面,那些奇妙的記憶就像是舊式的卡帶插進了她的淺意識中。

  感覺就像是在看很久以前的格式幻燈片,而在連到底在哪發生都猜不到的影像中唯一清晰的便是那一隻擁有相同黑瞳的小兔。

  那雙天真的黑瞳看起來就像是隨處可見的小小兔一般,但不一般的是,那黑條紋的銀色毛皮卻被染的莫名鮮紅。

  小小的嘴張張合合的述說著無聲的話語,欣喜、痛苦、傷心、哭泣等...情感同時也在他稚幼的臉龐上表露無遺,不過不論是哪一種感情,那雙天真的眼瞳中都充滿著一股期待。

  而那股期待隨著翻頁般的畫面逐漸被失望所取代,這時,原本小小的身子也變成成年雄兔該有的體格,不過除了那一張直立著長耳的臉之外,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比原來還要糢糊。

  幻燈片在此之後陷入了百張以上的空無,模糊暗沉的背景上只剩下灰色殘點所繪出的兔子輪廓,而就在影像逐漸變的越來越黑暗的時候,突然一隻比輪廓高挑的兔子出現在畫面中,原本被黑暗所覆蓋的空間也被微微驅散開來。

  筆挺的黑色西裝襯托著黑紋的亮銀色兔毛,長著幾乎透明長鬚的面容看起來比之前都更加俊俏,但是臉上的表情卻讓茱蒂感到極其生疏。

  雖然還是看得出來是同一隻兔子,但原本多彩多姿的情感回歸了虛無,黑色的雙瞳中留存下來的也只剩下陌生。

  銀毛兔的變化讓茱蒂充滿著疑問與不解,雖然想開口關心,但她自然沒法在這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中發出任何聲音。

  不過靜止的畫面並沒有因為茱蒂的疑惑而停止翻動,銀毛兔格放的身影隨著轉過的身軀逐漸消失,而就在一切又要再度回歸黑暗的時候,一隻完全不同的動物出現在了眼前。

  那隻動物頭頂著刻意修剪成圓圓形狀的鬆軟毛球,比兔子還要短小的身材讓她看起來毫無威脅,但那隻動物卻讓茱蒂完全沒法跟無威脅畫上等號。

  ---羊咩咩---

  在這無聲記憶中唯一聽到的聲音說著茱蒂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那虛弱的聲音讓羊咩咩小巧可愛的羊容上露著冷笑,感到佩服的拍蹄雖然聽不到旋律,但卻讓陷在回憶中的茱蒂在本能上感到不悅,而在那對充滿惡意的黑色雙瞳中,她也看見了一個作嘔的倒影。

  沒有四肢的兔軀被咬死在肩頰骨與骨盆的鋼製鎖鍊固定在充滿著半透明液體的培養罐中,失去控制力的長耳載浮載沉著,但早就已經失去光芒的眼瞳卻惡狠狠的盯著。

  「嘔---咳咳咳---」眼見的慘狀讓茱蒂的心從記憶中抽了回來,雖然已經是第二次見到,但那個十分真實的畫面還是讓她感到反胃的跪在了地上。

  「哈小姐?!您沒事吧!」

  著急的雌獸呼喚聲從茱蒂的身後傳來,而就在她回頭之前,她便被一雙帶著爪卻溫柔的肉球掌抱了起來。

  「唔---娜娜小姐...」溫暖的感覺讓茱蒂感覺稍微好一點,而垂著耳朵的她一回頭便看見一雙湛藍美麗的眼瞳,而那充滿擔憂神情的樣貌則是來自於一隻母獅。

  軟墊般的肉球與那身亮黃色的短毛皮帶來了像陽光般溫暖的擁抱感,隨意且破爛髒亂的衣衫短褲襯托出她纖細輕靈的優雅曲線,微彎的尾巴平衡著她的高蹲姿,而隨著她緩緩的站起,原本因擔心而微微平擺的耳朵也立了起來。

  「妳們先探查狀況,注意安全,我會想辦法跟爸爸連絡。」娜娜命令般的語氣自然不是跟懷中的兔子說的。

  嚴肅的語氣讓茱蒂從娜娜的胸前微微探出頭想一探究竟,而她所看見的是一對雌性的大型貓科動物。

  「黑豹?」之所以用疑問句是因為茱蒂第一眼並不能確定眼前完全一身黑的動物究竟是豹還是獅子。

  不過這兩隻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動物並沒有多回答茱蒂的疑問,她們只是對著娜娜恭敬的點頭鞠躬後便踏著快速的步伐離開了原地。

  「放心,她們是很厲害的追跡者,一定會找到他的下落。」娜娜目送兩道身影離開後才微微低下頭安慰般的看著灰兔。

  「他?」母獅安慰的話語讓茱蒂有點不太理解,但她腦中還是直覺的晃過銀毛兔的身影。

  「您還不知道嗎?那您...」看灰兔臉上所透露出的迷茫與悲傷,娜娜原本以為她是因為知道了狀況才有如此的表情。

  「傑克出事了嗎---他真的是...」茱蒂輕掐著自己還在隱隱作痛的心窩,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應該就是母性本能所發出的警告吧。

  至於是從收發器收到求救訊號的尼克一行則在大雨的森林中產生了新的爭執。

  「我們得馬上回去!」原本就已經十分擔心據點狀況的佛瑞德在看到那不祥紅光後動搖的最為明顯,如果不是黑毛的狐爪緊抓著不放,幾乎是把志羚丟在地上的他應該早就離開了。

  「請---請先等等,還沒有確定發生什麼事,讓我先想辦法聯絡---」艾力克一方面躲避擊打過來的槍托一邊制止棕紅狼離去的腳步。

  「聯絡什麼啊,你不是只能乾等通知嗎!那獅子究竟在想什麼!?」佛瑞德雖然著急,但他的步伐被黑狐靈巧的牽制住,較大的體型在如此靠近的距離下絲毫幾乎失去了優勢。

  「佛瑞德...大主教...唔---」第一時間接住母蹬羚的伊諾塔則很焦慮的看著對他來說都很重要的兩隻動物,對他來說暗影惡夢自然是失去教會後的第二個家,但黑狐則是撫養他長大,無可取代的家庭份子。

  「唔...」一樣陷入躊躇的尼克雖然在白熊的身旁表現出十分冷靜的模樣,但望著極地區方向的神情明顯充滿了擔憂。
 
  至於沃爾則意外的完全沒有要制止的意思,原本以為他會因為棕紅狼對會造成蹬羚危險的動作有什麼意見,但毫無顯示出情感的表情很難確定他究竟在想什麼,而狐與狼的僵持也因為沒有結果而演變的越來越激烈。

  面對槍支與爪子越來越快速的連續猛擊,只剩下一眼的艾力克在絲毫沒放開右爪的情況下完美閃躲著棕紅狼看起來毫無規律的攻擊,但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經過,佛瑞德也逐漸看清楚了黑狐的動作,而就在他完全捕捉到的同時,一道強而有力的踢擊將原本緊抓不放的狐爪給踢了開來。

  毫無預兆的朝天踢擊在雨中劃出了藍色的弧線,彎曲的右足光靠尾巴在極低姿態中保持身體平衡,不發一語的沃爾突然介入了兩隻動物間的僵持。

  「沃爾---」艾力克感到爪子發麻,專注在阻止棕紅狼身上讓他沒法分心,但他確實沒有預料到藍毛狼會這時才決定介入。

  而看準機會的佛瑞德轉身就打算離開,但----
  
  「別那麼急著走,佛瑞德...」沃爾的話才一說完,棕紅狼幾乎在同一時間摔倒在地上。

  「唔---」當作原地轉身軸點的左腳因感受到一陣劇痛而失去支撐的力氣,至於跨得太大步的右腳讓佛瑞德的身體來不及保持平衡。

  單靠尾巴控制體重,沃爾高踢的左腿在肉球踩回地面的同時,彎曲聚力彈射而出的右足就如子彈般朝棕紅狼的脛骨擊發而出。

  就算失去了能夠撐地的爪子,能夠在雨中繪出線條的閃電般踢擊還是證明了最強這名詞並非是過往,而是實實在在的現在式。

  激烈過後的情緒在雨水的沖刷下隨著喘息聲緩緩的冷靜了下來,暫時無法散去的麻痺感讓艾力克輕捏著微微顫抖的右爪,而脛骨發疼的佛瑞德也曲成一團試著減輕麻痺感。

  「冷靜一點了吧?」沃爾在收腳的同時身姿也站回原樣。

  「唔---你難道覺得他們沒救了嗎...」以佛瑞德對藍毛狼的了解,不論多遠他都不可能隨意放棄同伴,除非...

  「史特萊克先生...」伊諾塔雖然很在意棕紅狼的傷勢,但抱著蹬羚的他還是緩緩的走到黑狐身旁,「大主教...您沒事吧...」

  「恩...我沒事,讓我---」艾力克看了一下昏迷的蹬羚的狀況後便很快的穩定了發抖的爪掌,而就在他打算去幫一臉失意的棕紅狼時。

  「我沒這麼說,只是我們需要計畫,你什麼時候可以站起來我們就什麼時候出發!」沃爾的一句話在在場的動物耳中幾乎響徹了整個森林。

  被暴雨打濕的毛皮雖看起來狼狽,但絲毫無法掩蓋沃爾的領袖氣質,那種無比的魅力就如同尼克從赤眼那開始模糊的記憶中相同,但實際感受到的時候卻有種完全不同的震撼。

  「至於計畫,你應該已經有想法了吧?」沃爾微微轉過頭看向完全沒有參與這場衝突的赤狐。
雖然視線突然全部聚集在自己身上,但尼克毫不慌亂的抓了抓頭後便看著還坐倒在地上的棕紅狼,「你們這樣鬧,警方的搜查隊應該離我們不遠了,你能當誘餌嗎?」

  「誘餌?」
  「對,誘餌,現在的情況已經不適合直接去見獅明德了,不論他有什麼計畫,暗影惡夢如果不存在了,應該也不會成功了。」
  第一個發出疑問的動物是艾力克這點雖然讓尼克有些意外,但也正好可以把原本想說服黑狐的句子先拿來用。

  「沒時間了,要怎麼做?」佛瑞德踏在泥地上的腳雖然還顫抖著,但他還是靠著自己站了起來。

  「我們要回路上,你能夠吸引多少警察不被抓到呢?」看著棕紅狼就算小腿還不斷發著抖但眼神卻無比的堅定,尼克也毫不遲疑的回答了問題。

  「哼,那些胖子,我就算只用一隻腳跳他們也不可能抓到我!」佛瑞德邊說邊將配槍的保險解了開來。

  「你要奪車?」伊諾塔跟著問了下去,不過他的視線幾乎只有放在棕紅狼的腳上。

  「對,但不是一般的車,如果是T.U.S.K.的話一定有那輛車。」尼克心中所想的車便是獵食動物方最缺少也最需要的。

  「訊號車...」沃爾與艾力克幾乎在同一時間說出了同樣的東西。

  「雖然為了避免竊聽與曝光,但情報與通訊的困難讓你們幾乎只能處於被動,甚至被利用...」尼克的一句話讓藍毛狼突然感到沉重。

  「被利用...嗎...」望著自己失去的爪掌與志羚後,沃爾露出了自責與憤怒的神情。

  「艾力克,你能引導老友,就是白熊到什麼程度?」尼克拍了拍身旁對於整場衝突完全只有茫然一個反應的白熊的肩膀。

  艾力克稍微思考一下後才回答著問題,「我在旁邊的話可以做一些動作,但離開的話可能...」
  
  「那就夠了,首先我們要先將這裡佈置成戰場,這一點他是最適合的。」尼克說完後緩緩的將收在內襯的小刀抽了出來,「老友,交給你囉!」

  小刀的銀芒在下一瞬間染上了紅光,接著在暴雨的森林中也響起了驚天的槍響,而接受這邀請而來的T.U.S.K.特警們在倒塌的樹林中所見到的是吃力的站在混入血水的泥漥水池中不停喘氣的佛瑞德-威爾頓。

  「這裡是怎麼回事?」

  「內鬨了吧,不管那麼多,先捉一隻!」
  持盾的棕色豬特警舉蹄揮舞後,身後的山羊等動物便沿著倒塌的樹幹往棕紅狼兩側包圍了上去。

  「呼---被追上了嗎...」佛瑞德的鼻子因為逼近的氣味而抖動著,而就在他持槍回頭朝著氣味的來源掃射了一回後,便跛著腳朝右側的森林跑了過去。

  「他受傷了,隊長!」差幾公尺便可以抓到棕紅狼的山羊看見那不正常的步伐後便朝著放在嘴邊的麥克風大喊著。

  「隊長,這邊發現大型獵食動物的腳印,應該是設置在反抗組織裡的北極熊。」而從另一邊走去的曲角山羊則在泥濘不堪的地上發現了雜亂的腳印。

  「恩,看來他真不幸阿,先不管那隻麻煩的東西,紅毛這隻比較容易,通知所有動物,紅毛要抓活的!」下達命令後,棕色豬也帶領身後的幾名特警從另一邊蜿蜒森林小道追了上去。

  不過這時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頭上站了兩隻狼與一隻狐狸,而就在踏水的蹄步聲漸漸離去後,站在樹枝上的動物們也開始移動。

  「活捉?為什麼?」先爬下樹的伊諾塔用鼻子與耳朵查探著周圍的動靜,而他的雙眼則向上看著有些吃力下樹的赤狐。

  「呼---不管為什麼,我們運氣還不錯...就算他不小心被抓也不用擔心他的安危。」尼克的爪子在樹幹上拖出了長長的痕跡,而他的神情跟剛剛比起來明顯虛弱的多。

  而沃爾則是從高處一躍而下,他落地的同時也用肩膀稍微撐住有些失血過多的赤狐,「就算需要擬真也不用自捅吧?」。

  「豬的鼻子也是很靈的,準備的完善點比較好,現在開始就是時間賽了,快走吧!」目前的進展與尼克所預料的相同,但接下來的風險就只能見招拆招了。

  而就在同一時間,抱著銀毛兔急奔的諾曼也終於在一個像是酒吧的地方停了下來,只見他一腳將簡陋的木板門踹開,掛在門框上的鈴鐺也發出了粗魯的聲響,而微暗的吧檯中也有一隻動物發出了不滿的低吼聲。

  「你是要把門踢壞才甘願嗎?諾曼...」從吧檯下方抬出頭的動物露出了十分不悅的表情,而嚴肅的聲線更是加強了這個表情所帶來的壓迫感。

  「唔...」晃動緩和下來後傑克緩緩的探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微微的燭火照亮著那動物身上的淺灰色背心,而搭配的藍色領帶則讓他壯碩的身形看起來十分的典雅,但藍色與紅色的異色瞳與左眼上的三條垂直疤痕讓這隻穿著筆挺西服的貓科動物散發著一股嚴肅且充滿危險的感覺。

  不過就在傑克上下打量了這隻擁有亮麗黑毛的獵豹之後,他的視線卻停留在了一個白銀色的調酒杯上。

  「為...為什麼...?」傑克充滿疑問的望著非常普通的調酒杯,雖然那東西本身沒什麼特別的,但它所在的位子卻讓他完全想不通。

  「你又找不到調酒杯了阿,在你頭上,快點,這兔子需要急救!」完全無視黑豹所發出的低鳴聲,諾曼衝到吧檯旁將銀毛兔放在了上頭鋪著的白色絲布上。

  而看到銀毛兔胸前所別著的東西後,突然一怒的黑豹伸爪抓住哈士奇的雙肩將他拉近並在耳邊小聲地說著,「你...這裡可不是---而且他...他是條子你看的出來吧!」

  「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情的時候吧,管他是不是條子,他需要幫忙阿...」就算利爪陷入了肉中,諾曼卻依舊露著笑容。

  那能照亮一切的陽光笑容讓黑豹緩緩鬆開了爪子,但轉頭看著銀毛兔的眼神卻依舊的嚴肅且充滿怒火。

  「嘿,我們說好了不是,對事不對動物,對吧?」諾曼邊說邊從口袋中拿出了一片有凹有凸的黃綠色金屬片遞給了爪子還沒收回去的黑豹。

  短暫的沉默後,黑豹接過了金屬片,長長的黑尾巴也緩緩的伸到了前方,而在那尾巴的前端則套著一個銀色的圓環,而在環上除了掛著夾冰塊的夾子之外,還有一片相同顏色的金屬片。

  將兩片金屬片組在一起後黑豹便轉身把酒架上的一個酒瓶拿了開來並把那把"鑰匙"插進了隱藏的孔中,而就機關做動後,整面酒架就像一扇門一樣緩緩打開來。

  「算我怕你了...」
  「哈,謝啦,尼爾森!」
  黑豹一句無奈的話語換來的是哈士奇真誠的道謝,而看著一切的銀毛兔這時也才昏迷了過去。



 
 最後一樣希望各位喜歡囉,老樣子,有任何問題與建議都歡迎留言告知,雖然最近留言不太活躍~但老龍依舊很感謝各位,一樣我們下一章見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71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傲風天翔|動物方城市|ZOOTOPIA|同人小說|長篇

留言共 5 篇留言

Chos
先gp!

05-19 00:26

傲風天翔.青龍
非常感謝[e34][e34]05-22 08:10
p柚子
不知為何尼爾森一登場我嘴角就上揚了....不管嚴不嚴肅 那個被動技還是會讓人會心一笑

尼克自....的那段非常有畫面呢

05-19 00:59

傲風天翔.青龍
這下就全部出場了~[e29]05-22 08:10
黑狐艾力克
是月月≧∇≦

05-19 20:32

傲風天翔.青龍
陽光月月[e24]05-22 08:10
影狼
啊 原來成了誘餌!

05-19 23:20

傲風天翔.青龍
是阿 (掛火腿05-22 08:10
弧武德.諾克
越來越有趣了!

05-20 07:52

傲風天翔.青龍
喜歡就好 喜歡就好[e34]05-22 08: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TN00060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Zooto...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520343貓貓們
最近試了新的粉紅條紋膝上襪,絕領超美超好看的唷~歡迎來我小屋看看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