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黑山-18

作者:大理石│2019-05-14 02:39:00│贊助:8│人氣:323
※小說連載過了一年,故事內的時間卻才過不到十八小時。



----------黑山-18

  回歸組織所稱的三號門屋堡、也就卡登斯所稱的五號塔總高約十二公尺,由大理石搭成的塔身屹立千年,見證數之不盡的巡禮者行經此地,爾後消失無蹤;它的周遭散落了八座大小不一的磚石遺跡,有些是住所、有些是神龕聖殿,漫長的光陰令它們都沒了天蓋,徒留四壁搖搖欲墜,旱風與霧雨將屋內之物朽蝕為砂,但若是仔細探索還是能一窺先民遺留的蛛絲馬跡,看他們為何停駐此地、又肩負著何種任務前去何方。不幸的是,就在三分鐘前,八座脆弱的歷史古屋因不可抗力而加速崩壞,裊裊黑煙見證世上的有形文化終究逃不過崩毀的命運。

  那道墜入屋內的熊熊火球把磚石考成了赤紅色,被火焰砸出的破洞不斷地將室外的空氣吸吮入內,其吞噬速度異常強烈,連半分火星都逃不出來;氣流沿著屋牆把焰體的導向天際,無頂的屋舍頓時化為爐台,在短短的數十秒內,火塔一路燒穿了雲層、烤盡湖中之人創造的迷霧,整個卡拉卡亞都能看見那道火柱耀武揚威的殘影,直到爆燃摧毀屋體,火柱才坍塌成一道巨大的火口,烈焰轟鳴、焰火如錐。

  毒辣的火光令卡亞嶺化為黑夜,而發出光與火的元兇就是那隻棲息在火口中心的黑色怪物,他的皮膚上覆蓋了一層星火構成了鬃毛,一雙傲慢的牛角赤白而鋒利,火焰構成了他的存在,其靈魂卻不受火焰庇護。他燃燒著,最終目的就是要將世界連同自己一起燒成灰燼。

  克制、克制。化身為怪物的厄米特想著。不要現在、現在還不是時候!

  同時一間他伸出黑爪把身旁尚未粉碎的焦屍捧在懷中,樁子般的火牙瞬間便啃下了屍骸的半顆頭,熟透的腦花在厄米特的口中再次燃燒,隨後成了他的理智。一具屍體還不夠,厄米特需要更多的祭品來壓制這場火,為了尋找下一個目標,他有必要好好地吃完眼前的這一餐。將那具屍體獻上,用牙與胃祭拜,拿回屬於你的權柄,重掌褻瀆的韁繩。

  "山之怒。"

  "掙扎。"

  "救救我!"

  "饒過、誰?"

  "還差一點點......"

  "媽媽!爸爸!"

  "我會把錢全部給你,都是你的了!"

  "願你永不超生。"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賤貨!"

  "......哈哈哈!"

  "哈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

  「閉嘴!這是我的!全都是我的!」厄米特撕牙大吼,熱流串成了他的聲音,「有膽就過來吧!啃食我的生命!」

  赤白的熱氣接連將兩旁的廢墟吞入其中,時過半餉,火口捲成漩渦,被渦流掃過的地方都烤成了焦炭,焦炭又融熔成岩漿——剎那間,半徑三十公尺之內已成煉獄,凝結又融化的磚石繞著漩渦外圍構成一道道黑牙,等火勢準備要再次增強前,受其誘惑的亡靈便紛紛簇擁上前,它們繞著火焰手舞足蹈,以為自己找到了一根救命浮木;它們吐出祈語,火苗般微弱的存在也因厄米特的烈焰而狂妄,大量的亡靈攀附在那、吸食從火中溢出的能量,它們透過燃煙而生的四肢與頭顱向漩渦中心步步逼近,意圖模仿活人對著偶像賜予的化身獻上信仰,親吻、舔食、願天降救贖。

  亡靈皆是垂涎活物氣息的昆蟲,向力量靠攏是它們僅剩的本能,是渴望那溢滿的能量能讓自己重回世間、抑或祈求那炙熱的呼吸能將自己受困於煉獄的殘響給奪去,無論過程如何,結局無一不是單方面的毀滅。

  早在出生之時,靈媒們就注定是亡靈的奴僕,聽它們細碎的低語、受制於它們凝固的情緒,而身兼靈媒與巫師身分的厄米特則是被崇拜的牲品,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在世上徘徊的靈體就會源源不絕地上前朝拜,用它們不存在的嘴牲品啃食殆盡。渴望、崇拜、貪求、訴諸痛苦,想要活著、想要重拾遺落的七情六慾、想要完成自己再也無法擁抱的狂戀之事,然而就算努力聽盡所有的祈禱,那終歸只是毫無意義的咆嘯,欲將自己的無力託付給遙不可及的神明。

  再過幾分鐘,卡亞嶺上頭就會留下一個大空洞,堅不可摧的世界之牆在炎魔厄米特與千萬鬼魅的推波助瀾下就這麼被燒穿了,比一張紙還不如,到時不知名的異域就會趁虛而入,從空洞處開始將現實世界改造成它的王國。厄米特不禁覺得,當初他的指導老師沒把他給殺死真的個天大的錯誤、逃避獵人們的追獵也是個錯誤、苟延殘喘地進到卡登斯求生存更是將錯誤昇華為了笑話——更進一步地說,厄米特﹒墨勒忒沒有生存的資格,他是怪物,隨時有可能引發末日危機,但他還想多活幾天,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作為人類誕生世間,留下了太多遺憾與期待;做為靈媒存活至今,不知不覺間已經害怕起了死亡;作為巫師,還能感受到自然之神仍留下了一點餘裕,祂殘忍又慈愛地允許錯誤發生;作為怪物,每日每日尋找的都是身為人類的殘跡。

  現在,作為一名士兵。

  下次我得小心點,多準備幾個備用方案。厄米特想著。他將手中殘剩的骨灰高舉過頭,高聲唱道:「"來吧,徬徨者們,時辰已到!"」

  言語落定,熔岩便從地上湧起,沉重的石液成了怪物的鎧甲與牢籠,而後火焰轉瞬化為凍霜,無盡匯聚的亡靈隨著霜風被送入了地面,它們搖曳的黑影最後仍不忘向那隻牲品獻上祈禱,願從今而後,不再恐懼。

  ......

  「墨勒忒先生,看看你做的好事,」卡拉遢奇站入厄米特視野內,頂著麥傑外貌的他誇張地舉起雙手說,「你送走了整整一城池的亡魂!當然,那些東西中有大半都是你招過來的,雖然卡拉卡亞的混亂無庸置疑,但只有冥府的火源才能把山上的妖魔鬼怪全都匯聚過來。嗯,反正有始有終總歸是一件好事,至於其他順便被帶走了就算是他們的福氣吧。」

  被困在石頭中的厄米特累得不想問任何話,不管卡拉遢奇到底是來幹嘛的,這都不能妨礙他的睡眠。只要一會兒就好了。

  「無論如何,你是我見過最了不起的通靈者!或說會通靈的魔鬼、或者妖術師......呃嗯,這好像也不太對,按照你們那邊的概念......等等,先別急著瞇眼,」卡拉遢奇雙手拍了兩聲,厄米特緊閉的眼皮立刻張開,「這樣好多了。好了,總之,關於剛才的盛宴,我就當這是你奉上的禮物吧,雖然沒什麼意義,但我確實被你給討好了,而既然我接受了你的供奉,為了表達謝意,我必定會向主的天使請求,願你未來的軍旅生涯戰無不勝。哈哈!這當然沒啥用,可是大部分的人就喜歡這套!」

  "我很累。"厄米特以念話答覆。

  「我知道,我也很累,要重新想起幾百年前的事情真的不容易,要是保羅小姐肯多放點心思在"保守的傳統步驟上",我肯定早在進入禿子角之前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唉呀,不過,我還真一點都不想懷念烏拉許馬的日子,太難熬了,可是身為統治者,你必須時時刻刻想著它,還要想著那張椅子,因為有一天你必須坐上去,帶著千萬百姓一起走進艾賽紐的無涯夢土......我不喜歡這樣,結果就搞砸了。好在這次又多了個機會,卡亞嶺被搞得一蹋糊塗,多方勢力同時干涉了這塊土地,結果搞得艾賽紐那邊也亂了套,而且啊,調停者已經在路上了!真是天大的好機會,不趁現在更待何時?」

  "......也許你能把話說得更清楚點。"

  「噢,你會習慣的。嘿,你看,我的半身就要過來了,現在該走向下一步囉......墨勒忒先生,我會在艾賽紐的王座前等著你們,如果中途碰見了那些伊比姆德人,請一定要把他們帶著的假王座給摧毀,我會請那個女人從中幫點小忙,但我倆能干涉的程度有限,最終還是要麻煩你們盡快出手......喔,對了,能順便幫我把塔裡的流浪漢給趕走嗎?這地方變得太溼了,好噁心!」

  ("隊長!")

  ("墨勒忒!")

  "等等,在你離開前我還有事情要問......"

  「別問太複雜,盡可能簡單一點。」

  "你通過了第三門,進到艾賽紐的最深處。"

  「真是個非凡的成就,對吧?」

  "當年的艾賽紐怎麼了?現在又是誰控制了這場儀式?"

  「該怎麼說呢,就是鬧的有點不愉快,我擅自更動了點步驟讓山大人不太高興......呵呵,太多意外了,我沒想過竟然還有機會當面和某人分享自己的豐功偉業,看來山堡的槲鶇可比大灰鷹要強得多了!」

  "誰是山大人?它就是儀式的主導者嗎?"

  「是的,他是,那位大人就是我們的卡拉卡亞之神。」

  厄米特不是那麼相信卡拉遢奇的話。"現在你希望我們搞破壞。"

  「不,不不不,只是一點小小的導正而已!墨勒忒先生,請千萬不要搞破壞,只管把假貨摧毀並把正確的人給帶上去就好了,剩下的我會處理。當然,我保證你的忠僕不會受到半點傷害,他們都是非常棒的戰士,不值得死在這種地方。好啦,就這樣了。對了,"願鄔里伊爾庇佑,主之怒火乃勝利之證。"」



  火焰風暴帶走了半徑二十五公尺內的所有物體,曾經站立的牆磊與石塊被融成了一圈圈螺旋狀波紋,氣流捲出的層層黑牙凝結在半空,它們的牙尖對著窪地中心,曾如火山般炙熱的暴風眼裡佇立了一座怪物石像,儘管熱流已成刺骨寒風,但石雕的溫度仍居高不下,它的牛鼻子噴出熱氣,捧向天際的雙臂散發出黑煙。

  此時班尼楊攙扶著麥傑走到風暴線外圍,他們互看了一眼,想等著誰先下個結論再出發。

  「你的老大爆炸了,簡直就是座活火山。」班尼楊說。

  麥傑大大地換了一口氣。「他,狀況不好。我相信身為巫師多少都有這種......難言之隱。好啦,他爆炸了。」

  「我就說吧!」

  「去你的。」

  「好,我們別吵了。」

  「你肯閉嘴我們就不會吵,臭老頭。」

  「我們先想辦法把墨勒忒救出來好嗎?」

  「但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在哪!」

  「哼,那個。」

  「啥?你確定?」

  班尼楊又撇了撇頭要麥傑注意窪地中心的石雕。「沒有其他可能性了,麥傑小子。」

  「這最好是真的,混蛋。」

  麥傑甩開班尼楊的手自個兒前進,雖然他大腿上的鎗傷已經用醫療填補劑緊急處理過了,但這不代表他已經能正常走路了。也許再休息個兩三天,麥傑就能大大方方地跨出雙腳,再過半個月就能健步如飛,假設他們還有這麼多時間的話,一切都好說,然而現在他們可能只剩下四個小時,麥傑盤算著,假設從三號塔走向卡亞嶺邊崖的第二門只需要半小時,那麼現在至少還有三個半小時可以休息。

  「三個半小時我去看兩部電影還差不多.....」麥傑喃喃自語,隨後他出聲呼喚,「......隊長!你還活著吧!」

  怪物雕像微微晃動了一下,麥傑見狀後立即停下腳步查探。這時他似乎看見的那座粗糙的石雕前面站了個人,對方穿著卡登斯的輕型作戰服,一頭灰褐色的短髮看起來像是某位熟人。一晃眼,人影就消失了,雕像的震顫隨之加劇,不久後那層石膚就塴出了裂痕,點點石屑灑落地面。

  「......隊長......隊長我來幫忙!」語畢,麥傑忍著劇痛開始奔跑。班尼楊的預感是正確的,石像裡真的困了某個活物,而那東西有極可能就是厄米特本人。

  遺憾的是,沒等到麥傑發揮用處,石像的正面處就自行裂出一個大洞,但從洞裡探出半身的不是頂著牛角與牛頭怪物厄米特,而是滿身炭灰的人類厄米特。班尼楊看危機解除,立刻衝在麥傑之前跑去把厄米特從石頭中拉出來,麥傑看了有點不是滋味,那張散滿疼痛的表情中參雜了一點酸澀的不滿與失落感。

  又沒幫到忙,我也想幫點忙。麥傑嘀咕著。

  「麥傑小子,快過來啊!」班尼楊勉強頂著厄米特粗壯的身子卻沒辦法把他拉出來,因為對方還有半個身子卡在石洞中。

  「不用你說我也很想快起來......拜託,給我一點時間......嗚......」

  這下麥傑總算如願以償了,他和班尼楊合力將厄米特從石殼中挖出來,接著兩人又卯足力氣把厄米特抬到暴風口外。途中麥傑的鎗傷又滲出了血,他本人樂觀地認為這種疼痛指數還不至於讓自己終身殘廢,不過如果能立刻躺在地上就再好不過了。

  班尼楊看得出麥傑正在苦撐,於是他說:「小子,我們休息一會吧。」

  「當、當然,找到個好地方我們就休息......」

  「你該勸你的長官別把身體練這麼壯......這傢伙至少有兩隻山羊那麼重!哼嗚!」

  「安靜點,拜託......」

  最後他們在塔前十公尺處的沙地放下了厄米特,任務達成,麥傑也跟著摔在地上大聲喘息。

  「隊長,我想回去找鈞安聊天,」麥傑一邊說,一邊把受傷處的褲管給撕開,「傷員增加一名,我覺得我們該想個辦法連絡副隊長來幫忙了。」

  「......聯絡誰都好,麻煩先給我條內褲。」厄米特以極其微弱的聲音說道。

  「隊長——嗚、媽的!」

  班尼楊急著說:「麥傑小子,你留在那就好。別亂動、別,你是聽不懂人話是嗎?」

  厄米特意識到麥傑可能受了重傷,同時他正為了面子問題而強逼自己行動。「麥傑,坐下。」

  麥傑回道:「報告隊長,我沒事!」

  「坐下,然後回報傷勢。」

  班尼楊趁著兩人交談的時候把雨衣當被單蓋在厄米特身上,而後他退了兩步,顯然不太想打擾兩位戰士的對話。

  麥傑又氣又急地坐回原地,接著他回報:「報告隊長,左大腿上部與右大腿中部各別中了一鎗,子彈貫穿,貫穿路徑幸運地避開了主動脈。目前我已經使用了填補劑進行緊急處理,尚可正常移動。」

  「我需要你繼續本次行動,你行嗎?」厄米特試著撐起身子,然而他連抬起手都有困難。還需要更多的祭品,需要能燃燒的薪柴。

  「報告隊長,上兵麥傑能繼續行動。」

  「很好。班尼楊。」

  班尼楊有些不安地望向厄米特,他問:「做啥?」

  「前面還留下了多少屍體?」

  「就、就四具吧。」

  「搬兩具屍體過來或把我落在燃燒點的角給過來,你自己選一個。」

  「要是我都不要呢?......嘿,別亂點火!我去就是了!不過就是拿個角嘛,有什麼好麻煩的?」

  儘管不能先拿到屍體,但可以取回殘剩的火角也行,厄米特盤算著等會兒恢復行動能力後再自行前去補充能量。現在擺脫了化身型態,他的力量也空了大半,雖然接下來沒辦法以最佳狀態前進,如此把握著可控制的力量反倒是一件好事。也許是卡拉遢奇給的祝福生效了,此時厄米特入山以來最平靜的片刻,卡拉卡亞的囈喃與鬼魅走了、充斥腦海的火焰化為探路燭光,要是能這樣安安靜靜地回到卡登斯倒也不錯;如果能這樣離開,消失在世界上,也不算是壞事。

  飄過心頭的期盼有如一片林蔭颯颯,轉瞬間就讓卡亞嶺不安定的濕潤風鳴所覆蓋。厄米特還記得他們的任務未完、他的士兵們尚未安全離去。「麥傑。」

  「在!」麥傑應聲。

  「我的背包還在嗎?」

  「嗯、呃,我想應該是留在前面了。」

  「等等我得把它給拿回來才行。那你的背包還在嗎?」

  「在,完好如初。」

  「我需要一點甜食。」

  麥傑立刻卸下背包並從裡頭翻出一條從班尼楊家中抄出來的巧克力棒。「接著,隊長。」未拆封的巧克力棒不偏不倚地砸中了厄米特的臉,麥傑臉跟著揪了一下,他幾乎能感覺到那東西撞到的是對方的鼻樑,「抱歉,隊長。」

  「如果是拆開的就更好了,菜兵。」

  「哈哈......」

  「現在你有什麼想問的嗎?」

  「我覺得我問的東西已經夠多了。」

  「好,那就休息一會兒吧。願鄔里伊爾庇佑。」

  厄米特說完後,麥傑跟著默念:「願鄔里伊爾庇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917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長篇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olo18
來我小屋看我影片: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