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芙月---第九章 無影

作者:篝│2019-05-11 22:20:36│巴幣:1,000│人氣:174

在橫岳派系全體身心恢復之前,崔汲和芙月就飛身離開,以她和白凌晏的淵源,白凌晏肯定會追問,芙月實在不想再與之糾纏。兩人便施以輕功回到車停之處。

「你跟你師妹是怎麼回事啊?」芙月望著崔汲問道。

「...。」崔汲告饒似的向芙月道。

崔汲悠遠嘆了一口氣,望著黯淡的夜色道:「那是個有點久遠的故事了。」

「那時候我還是詭域派的首領,我們師兄妹三人,大師兄擅長毒蠱術,我擅長咒術,小師妹擅長傀儡術,師傅對我們三人倒是很公平。
但詭域派系從來就是以高等咒術統御全派,所以以我馬首是瞻,韶靈...小師妹一直很黏我,總是跟在我身後跑著...就像你剛剛看到的那樣。那時候,真是令人懷念啊。崔汲心想。

師傅是個看似普通的老人。
崔汲的記憶裡,師傅總是笑笑的。
江湖上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他們管他叫鬼聖———無影。

但他的存在卻是讓整個滿月大陸聞之色變。

據聞他一但出手,不管是他本人還是受術者,就像人間蒸發一樣,連影子都不會一絲落下痕跡。連元簇皇族也禮遇輕易不敢得罪。

在十數年前東方有一場叛亂,那時候因為元簇皇族還並未派遣霍興抵達實施高壓統治,皇族本身內部鬩牆同時又與外戚和鎮守各地的藩王明爭暗鬥,孫氏元郎叛亂趁機崛起,如野火燎原、烽火雷霆之勢,迅速攻佔四個主要東方大城,雖說元簇皇族掌握秘密的根基絕對是撼動不了在滿月大陸上的統治地位,但叛亂這種事情,還是讓皇室一族深感震動和憤怒,就在孫氏引領七萬大軍準備渡河攻打西方之時,無影出手了。

崔汲只記得,師傅一派悠閒地佇立在天懸崖上,淡漠的神情看不出喜怒哀樂,也無謂情緒,他凌風之姿,飄逸在千引河畔上,只是輕飄飄念了幾句咒,伴隨著滾雷與烏雲,招喚來遠方的大量海水,在所有兵卒猝不及防下,大海嘯來得又急又猛,瞬間就將七萬人一舉吞噬,四周上萬哀嚎聲由大至小,呼天喊地,震的崔汲是一陣膽寒,不足半柱香的時刻。
最後,悄然無聲,屍骨無存。而千引河滾滾的滔天河水,在不消頃刻,便只餘留一圈漣漪,細水潺潺,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連個身影都不留。

沒有人知道詭域派為何要幫助元簇皇族,連幼小的崔汲詢問當時的無影,無影也只是笑笑說,一個舊識的委託罷了,很多年以後,崔汲才知道,那個舊識是元簇皇族的王。無可取代的王。

在無關的外人看來,對無影的第一印象就像是一個慈祥和藹的普通長者。
完全不像外界傳言,是個外貌陰狠,手段辣似神哭鬼泣的鬼魅般人物。

而對崔汲來說,他也只是一直親厚的對待他們師兄妹三人成長的父親。

平常沒事的時候,他喜歡禪坐在沐野山旁的瀑布。
任憑金黃色的夕陽流瀉在他刻畫痕跡的臉龐上。
靜靜的聽崔汲訴說教中的麻煩,偶而在關鍵的時候點醒他。

無影對崔汲而言就是這樣一個寧靜而溫和的存在。


直到有一次。

那是師傅帶著小師妹到詭域派的禁忌之地,『虛無之淵』去採集魄片,魄片是一種混沌破敗狀態的靈體,不具備自我完整意識,可以被控制,是高等咒術師可以使用來防護、設界和使喚的存在。

然而他們師徒卻暗黑森林深處遭遇到虛淵的巨大化魄體,那已經不能稱之為魄片,該稱為狂暴化的妖物魄團,這種存在幾乎都已累世存活近千年甚至萬年,是由一個巨大穢體不停止吸收、吞噬所有魄片所成形的狀態,由於對方的力量已經足夠扭曲『虛無之淵』的狀態,可能隨時突破『虛無之淵』的入口。

一旦出世就會造成嚴重危害,無物可食用的後果,會從吞噬魄片到吞噬人類,師傅考量後決定必須將它擊碎在『虛無之淵』深處,避免禍亂滿月大陸。

這並不代表詭域派系是剛正不阿、心繫天下的教派。

「無法供其驅使就將其毀滅。」是咒術師一貫的原則,一切僅以提升自身利益為優先。

如果不是帶著師妹的話,師傅或許是可以游刃有餘的。

這是個意外。

等到崔汲收到百夜蠱傳訊的時候,已經遲了。
崔汲趕到虛無之淵之時,魄團雖然被擊散,但師傅和師妹都已經了無氣息。倒在血泊之中。支離破碎。兩敗俱傷。


如鬼神般存在而強大的師父怎麼可能會死?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犯傻般站在師傅和師妹的屍首前失神不語數個小時。

那時候的他決定使用重生禁術。
他甚至沒有和大師兄李慎商量。

就在雙月交迫卻大雪紛飛的夜晚下逆天集結那兩縷魂飛魄散的靈魂,那兩道靈魂燭火如幽冥閃爍、深邃悠遠。
崔汲永遠不會忘記,那驚天卻不祥的闇紫色光輝在夜晚爆出的預兆,似乎早就暗示改變天道的因果,必繼存報應在此身,儘管那已經是註定有所殘缺的影子。


即使到現在他也沒後悔過。
從小就和師父師妹還有大師哥在一起長大的他,如果再有一次機會,還是會想從虛無深淵帶回他們吧。

使用重生禁術會造成自己魂魄和肉體連結的缺陷,原因是必須交換一部分靈魂作為喚回逝者的籌碼,那是施術者肉體上的隱患也是必須付出的代價。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問題。

無論如何,逝者絕不可以知道自己已死。
一旦逝者發現這點,一切以咒術作為起點的支撐架構都會灰飛煙滅。

隱滿這件事情對小師妹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因為她所學的本來就與咒術無關,但師傅不一樣,對了然一切的師傅,想隱瞞什麼的是件極辛苦的事情。

那短暫的歲月一切如同悲劇未曾發生過一樣。
即便用自身內臟和魂魄的部分去交替重要的人回歸,讓崔汲一度夜夜痛苦的無法成眠。

師傅清醒過來的時候,已失去那段記憶。

他努力保持著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但師傅是何等精明的人物,崔汲氣脈不調、內臟重創的情況如何能逃得過師傅的眼。
面對師傅的詢問,崔汲閃爍的眼神在在當讓師傅起疑,但師父明白這個弟子的心性,不會作偽也不是會亂來的人,沒再多問。

他只是靜靜地幫他調理身體,但當他發現,無論是食補還是內力或者丹藥,他給他的幾乎都進入了彷彿一個黑洞般的深淵,沒有半點效果。一向漠然的師父逐漸焦慮起來。

「崔汲,你的身體究竟發生什麼事?」那天師傅難得用十分嚴肅的神情與他說話。

「師傅,弟子不肖,的確是獨闖虛無之淵遇到妖物魄團被其重傷。」

「胡說,魄團妖物的傷勢外顯,你這分明是嚴重內傷。」師傅難得發脾氣,顯得異常惱怒,開始來回踱步,可見他非常擔心崔汲的傷勢。

望了望崔汲低頭閃躲的眼神,師傅不禁大怒:「崔汲,看著我!」

「你是不是去後山調了逆天卷宗使用了禁術,你是為了誰這樣做?你如此不愛惜自己身體,叫為師憂慮,爲師花了二十年的時間來養育你教導你,把詭域派的前途都放在你身上,你怎可如此胡鬧!你還配稱得上詭域派首領嗎?」

被師父兇狠暴躁的語氣所逼,自他有生識得師傅以來,師傅一直都是溫和的,他從未見過師傅發這麼大脾氣,他明白師傅對他把自己弄成這樣實在痛心疾首,但他顫抖著身體咬牙下跪不答。

「弟子,不...能說。」半倘,崔汲梗著脖子微慄道。

「不能說...。此人竟需你如此衷護。為了此人,你連師傅以畢生心血託付給你的詭域派都可以不放在眼裡?」師傅的眼神充滿了懊喪,聲音也顯得滄涼而無奈,聽的崔汲垂首幾乎落淚,他明白,詭域派的責任只是一個責備的藉口,他最在意的是他,擔憂的是他最鍾愛的弟子的身體。但他不能說。

「師傅,就當作沒我這個弟子吧。」崔汲硬生生吞下幾乎滾出眼眶的熱淚,聲音轉為倨傲。

無影沒料到他最引以為傲的弟子居然說出這樣的話。愕然。

「你...說什麼?」師父被震驚了,他彷彿不認識這個弟子,這個從小到大,依偎在他身邊叫著師傅般黏膩的小娃兒,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他還記得他的笑,他的哭和他小小臉上充滿不甘、充滿沮喪、充滿鬥志、充滿歡笑、那些稚氣讓他孤單而寂寞的身心有多大的撫慰。

李慎、崔汲和韶靈這三個他最鍾愛的弟子。

他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變成這個樣子?
無影努力去思考他最近到底有什麼異樣?
卻只覺記憶似乎有些空白、片段和落差。他覺得有些暈眩。

崔汲起身,眼睛始終不敢對上師傅的眼,他向師傅躬身一揖,腳步堅定,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直到師傅看不清他消失的背影之前,他隱忍的不去擦拭那些落下止不住的淚水。保持得完美並毫無異樣。
獨留師傅滄桑而困惑的獨自佇立於昏黃的燈火之下。


後來無影剝奪了他詭域派首領的地位,但剝奪首領的地位就意味將他逐出師門。
而首領位置決定由大師兄和小師妹共同承擔這個位子。對外表的是崔汲不堪負重任,讓師傅深感失望,崔汲自是傷心萬分,但崔汲其實心裡知道,師傅要他退位其實是希望他能好好將養身體。


韶靈對於師傅此舉感到不能理解,私底下不知道多少次去找過崔汲問緣由,但崔汲一改往日態度,始終迴避顧左右而言他,幾次下來韶靈也黯然不再糾纏。
而李慎則是知其緣由卻不可言,一方面雖然暗暗嘆息這個結果卻也一方面喜於成為首領,端的是喜憂參半。

就這樣過了數個月。
師傅數度傳召崔汲,崔汲經常避而不見。師傅失望透頂。
直到此次,崔汲自請離開詭域派。

鬼嚎窟,是詭域派的在後山的一個洞穴,高聳峻拔,風景險惡,高度達數百尺,最主要是山洞前後無阻通風,風勢強勁,故匯集後會發出近幾鬼號哭的聲音,故稱鬼嚎窟,亦即鬼嚎哭。是歷代詭域派首領長眠的地方,即便是如無影退位升為上主,百年之後亦必須葬於此,這是詭域派千年的規矩。
在鬼嚎窟中,師傅與崔汲相對無語。
在他閃爍的眼神中充滿著失去師傅的恐懼,但師傅不解,不明白他所疼愛的弟子,在面對他時恐懼著些什麼?

他想捕捉,卻搜尋不出痕跡,這使他迷惑。
而望著數月不見的師傅一臉疲憊,但看起來似乎又蒼老些,崔汲心中一動,卻不能表現出來,他僅只是努力維持著正常而冷淡的聲線,向師傅稟明,他要離開詭域派。

如果不離開,他遲早會忍耐不住他巨大的情緒,而只有這件事,他絕對不會允許。師傅沒有說話,他太明白這孩子的秉性,他是一個深思熟慮的孩子,從不任性妄為,而一但他下了決定,就不會改變。

師傅閉上雙眼。只回知道了,三個字。

就在他迴身要離開之際,師傅喚住他,他回過身,師傅從寬大的衣襟取給了他一顆泛出青色光芒晶瑩剔透的小球,要他吞下去。

「師傅無法幫助你太多,師傅年歲已高,你這一走,或許再也見不到你了,這是師傅依古方調製再加上自己研造的固元蠱,你吃下去後,雖然無法取代你內臟的受損也無法進行修補,但可以維持穩固你身體的基本脈絡,暢通你的血脈,這蠱沒有解藥,他本身會吸收你的血液當作維持生命的存糧,但每月月圓時約一盅的新鮮血液,可以幫助你更建實強壯,這是師傅唯一能為你做的了。」說罷,不再言語。

崔汲望著師傅說著訣別般的言語,心中痛極,他眼眸中瞬間升起來一層薄霧,依舊是。顫抖著回不出話來,半句也。

不可以被看穿,不然就前功盡棄。他心中強壓下去那如潮水般澎湃而來的情感。

那一瞬間師傅捕捉到這個心愛而即將離開他的弟子,許久不見那依然依戀的神色與表情透露出巨大感動與悲傷,他忽然心中一動,他本來就是絕頂聰明的人。


莫非...。他心想。



就這一瞬間。無影眼前一黑。
強行支撐的術法如弦般驟然斷裂,崔汲彷彿聽見心中喀噠一聲,

世界分崩離析。


「師傅!」崔汲大驚失色。他知道了,他知道了。
心彷彿直墜入冰窖,崔汲驚慌失措。
急忙伸手攙扶住師傅再也支撐不住瞬間軟軟癱下的身軀。

師傅的身形片片飛化,止不住的淚水從崔汲眼眶中瘋狂的溢出。

「傻孩子...你這傻孩子...。何必,何必呢?」無影望著心愛的弟子,眼眸中的光輝逐漸暗淡,但嘴角卻慢慢浮現一絲淡淡笑意,彷彿心中無解的疑惑終於得償所願。無影的身體逐漸化為風絮,最後四散紛飛在風中,不留一絲殘體,無影依願離世。

「放開師傅!」韶靈忽從山洞的暗處現身,神情悲傷的哭喊著衝向崔汲,身形迅疾如風,崔汲正自悲痛萬分,忽見師妹狀貌瘋狂,不由得一呆。韶靈悲痛已極,眼冒火光,手中不停,催動魁儡術,手持銀線激射而出,瞬間將二師兄崔汲狠狠釘在山洞石壁上,崔汲動彈不得。

「小師妹!」崔汲大叫。

「你殺了師傅,你殺了師傅,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我恨你!我恨你!為什麼?為什麼?」韶靈散亂著秀髮哭喊著,淚水從靈秀的雙眸不斷溢出,手中催術一分狠似一分,再不顧忌,將鋼線狠狠鉗進崔汲身體各處,眼見鋼線即刻就要絞斷崔汲的脖子。

在這生死瞬息一刻,李慎瞬間從洞外竄身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掌劈向小師妹後腦勺,韶靈瞬間失去意識,崔汲這才由魁儡術的禁制下脫身,軟軟癱在地上動彈不得,空洞的雙眼望著窟頂,哀慟不已。

「師兄,師兄,我這個白癡...,我用了逆天禁術,仍救不了師傅,我這個沒用的東西。」崔汲大哭。

「師弟,別說了,別說了...,逝者已矣,現在最重要是小師妹,師傅走了,我們不能重蹈覆徹,必須讓小師妹冷靜下來。否則她不會放過你的...。師傅驟逝、兄妹鬩牆這對詭域派都是極大的損傷,我們必須小心處理。」李慎是個活在當下的人,他腳踏實地的態度讓人冷靜,雖然他沒有像崔汲這麼才華四溢,但依然十分值得信任。
師傅的逝去並不代表他不哀痛,但哀痛之餘仍必須解決問題,或許較之自己這麼感情用事,師傅改選擇他成為詭域派首領是更好也不一定,崔汲一想到此,也逐漸冷靜下來,決定先解決師妹的問題。

「你可以下咒封印她此次的記憶嗎?」李慎深思後詢問崔汲。

「這次打擊對她所造成的情緒波動太過於明顯,就算封印也無法長久,如果強行封印一但突破甚至可能會對她對自我的價值和精神造成損傷。」崔汲評估道。

「那該怎麼做呢?」李慎蹙眉道。

「或許無法封印她的記憶,但可以改變她過去的記憶,至少讓她覺得師傅是為保護她而離世的吧。」崔汲嘆了一口氣,說道。

「那她攻擊你的動機呢?和誤認為你殺師傅的記憶。你該怎麼處理?」李慎依然困擾。

「用虛無之淵的瘴毒誤導所造成的幻覺吧,只是她應該會為差點殺死我感到愧疚。」崔汲道。

「唉,那你無法繼續當首領的理由呢?」李慎又再問道。

「就當為了救她而被妖物魄團重傷所造成的後遺症,使我繼位給你們,你覺得如何?」崔汲問道。

「呵,這個位置得來有點不光榮啊。」李慎笑了笑,雖然那笑容中同樣有與崔汲一樣失去至親的悲痛。

「師弟,我還有一個疑問。」李慎突然肅穆正經了起來。

「師兄請說。」崔汲道。

「我不知道改變記憶的方法和造成的影響,但是如果你們兩人接觸頻繁,是否會造成師妹記憶被喚起的情況?」李慎沈思問道。

「…的確有此可能性,考慮到此次行為所造成她情緒的嚴重波動,我認為不可不防。」崔汲言道。

「如果是這樣,還請師弟審慎評估。」李慎此時誠懇的躬身向崔汲一揖。
這麼一來,崔汲頓時明白師兄還是希望他能離開詭域派,就算是為了保全三人,崔汲心中一慟。但他明白師兄做出這樣的判斷也無可厚非,就是因為他沒有及時離開,才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師妹也是由他的術返魂的,為保全師妹,絕對不能再有萬一。

「我明白了。」崔汲回身一躬。

「但詭域派沒有高等咒術師引領術法也實在不行,我會去請南宮師伯回來照應。」崔汲此時實在對師兄思緒縝密萬分敬佩,兩人又再議了詭域派之後的章程,才大致擬定未來方向。

「那你今後打算怎麼辦呢?」芙月問道。這一問,才把崔汲拉回現實。

「怎麼辦?我也不能怎麼辦,詭域派的事也不再是我能插手,更何況師兄心中肯定明鏡也似,他眼裡揉不得沙子,我相信他能處理好。」頓了一頓,又道:「但如果有人要暗中謀害詭域派我自然是不會置之不理的。」

「你終究是放不下詭域派吧。」芙月一笑。

「是啊。」

「誰叫我曾是他們的首領呢?」崔汲赧然一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90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奶精不加咖啡
今日人氣突然增加6萬???

07-08 06:37


只是某一個地方發一篇文所帶來的簽名檔而已....07-08 07: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yde1969198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芙月---第八章 殞神撻...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thel999所有人
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本就好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