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短篇】你,在害怕什麼?

作者:亞米珞│2019-05-08 21:01:46│贊助:28│人氣:344

  晨曦降臨、無垠天際、迎來美好,或許,這不能套用在這人身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驚為天人的驚聲尖叫劃破晨間的寧靜。

  屋內傳來一陣騷動——兩人的騷動。

  一名身著歌德蘿莉裝的美少女抖著身子,死瞪著距離數十公里佇立臥房窗簾的某個生命體。

  經過數次深吸吐氣,仍不減恐懼。

  隨著身抖加劇,簡直到了讓人懷疑她身上配有振動儀的可能性。

  時過半晌,少女依然維持現狀。

  路過房門往返廚房與花園多次的管家,終於看不下去了,但也僅限於佇立於門邊觀察大小姐後續的發展。

  「……」

  「咿——呀——喔——NO——」

  再過半晌,大小姐終於動身,伴隨強震如蝸牛般大步卻停歇一陣朝生命體前行,每每移動、發出十分奇特且詭異的發音。

  簡直像在做令人十分難以理解的發音練習……配上改版後的機械舞。

  這麼做,都是為了將那……小小的……會動的……

  緊繃感加劇、距離逐步拉近、恐懼貌似減緩,只要有一點其餘聲響,都會讓她像隻受驚嚇的貓兒炸毛跳起。

  希望她別跳太高撞上天花板——觀看良久,不時發出僅有自己能聽見的輕微笑聲的管家,有了如此感想。

  但是三百公尺高的天花板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撞上,尤其大小姐的身高僅有一百二十公分,十分嬌小。

  等待、等待、再等待,數十公里大的諾大寢房,實際與目標拉近的距離僅有一公尺,相當遙遠。

  正考慮是否觀察大小姐如何完成她的任務,又或是先暫緩此事,直接去打理宅邸的大小事。

  思心之際,大小姐再次有了動作。

  這次的動作與方才相比,稍快一咪咪。

  隨著距離再次拉近,管家不禁淺淺一笑,期待後續。

  此時,一陣叫鈴響起,果不其然,大小姐真的跳起來了,跳得好高、好高……

  管家的視線跟隨大小姐一同升起,一聲巨響,他下意識地緊閉眼、微垂首。

  細碎聲四起,片刻,好奇大小姐動靜與大抵猜到聲源何處的管家,睜開眼、微抬首,理當跳起反地的大小姐不見蹤跡,取而代之的是數塊大小不一的米白碎片,順著碎片落下的方向望去。

  即使再怎麼冷靜的管家,見到這一幕也不禁露出驚愕且不可置信的表情。

  大小姐……頭陷進天花板了……
  
  
  ◇
  
  
  到底是怎麼跳得,可以跳到頭卡天花板?

  在這個家,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然而,為何擁有三十個足球場大的家中,只有大小姐和管家?

  大小姐的家人呢?家中理當有的成員?都去哪了?

  好吧,這麼說好了,以《美女與野獸》中活跳跳、說美言劣句、擁有各式情感與性格的傢俱原人類成員為例,實則現況與故事有不小差異。

  畢竟,不是每個故事和多種人生百般一致,多少會有偏差。

  簡單來說,這個家的人,都不是人。

  剛好,有個羊頭園丁經過、茶壺小姐跳啊跳地把茶水送上,絲毫不外灑一滴水地來到園丁腳邊……險些沒被踏破,彼此道歉、原諒,園丁拿起水杯,倒了茶,喝起茶壺小姐送來的茶飲。
  
  你問為什麼只有大小姐和管家維持人形?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喜歡。

  若過程中你再仔細看的話,你會發現頭陷天花板的大小姐耳朵為幾不可見的小巧翼狀、腰間也長有一條菱狀黃綠交接蛇尾巴(平時都受到洋裝遮蔽、雖說不時會從裙襬露出),你想的話,現在後部分可以看得很清楚,雖然我不建議你依言行動,要是你說這是你的希望,我尊重你,這是你的選擇,同樣的,你要為自己的一切行為負責……

  

  咳,話歪了,回正題。
  

  紫髮管家的部分髮絲不時閃現虹光、雙眸為七彩貓瞳、擁有肉掌。

  這個家、每個成員、一花一草、建築群、一切所見之生命和物品都是以他們喜愛的方式呈現或是創造者的喜好。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自己全然所創。

  誰說世界一定要很正常、守規矩?

  誰說世界一定要有界限、高額稅?

  誰說世界一定要有權利、高地位?

  我會說,我的人生,我來決定,你沒資格、來管理我。

  我會說,你的人生,你來決定,我沒資格、去管理你。

  在這裡,一切,平等。

  你想怎麼做自己、改變型態、都是你的自由。

  誰說我壞話?沒人喔!哈!

  我是誰?為何來這說這些話?哈,先不告訴你們,要是說了就不叫驚喜啦!

  我先去忙我的事了,下次見,掰!

  (下閣樓樓梯聲……隨之,叩一響!「天啊!居然會撞到飛天花盆!看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跳下地面,步伐聲遠離。)
  
  
  ◇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管家終於將卡頭晃身不見傷的大小姐給弄下來。管家將為求協助此人脫離而請天花板先生將卡頭的洞稍微擴大,讓大小姐有辦法踏上階梯返回地面,最後管家將堵在洞口的樓梯推往門邊,道了謝後,樓梯點頭回應,隨之自行做起下腰越過門檻,跨著大叔步伐離去。

  「……」

  視線轉回舒服躺在懶人椅上的大小姐,管家好半晌,不語。

  除了送走協助人員,佇於原地觀望大小姐,是的,就只是望著大小姐。請別誤會,管家對此絕無愛情,單純是他的興趣。

  觀察、觀察、再觀察,總能發現許多新趣點。

  此時,管家微微一笑,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之事、不前去干預。

  大小姐雖然躺得舒坦,視線始終筆直凝望數十公里外窗簾上的小小生命體。

  面色十分嚴肅,毫無半點舒坦之意。

  對於擁有超視力的大小姐來說,這完全並非難事。

  「……」

  半個上午,大小姐從躺轉趴、趴轉坐,坐轉沉思者之姿。

  半個上午,放下手邊要務、觀察不膩的管家,終於開口。

  「大小姐,妳在想什麼?」

  管家止不住笑意。

  大小姐嘟嘴瞧了管家一眼,咕噥。

  「我在看牠……」

  「我知道。大小姐已經看了牠許久。請問是有什麼要事嗎?」

  此話說得詭異,卻是管家的行事風格。大小姐也早已習以為常。

  「我在想……」

  「嗯。」

  「要不要……」

  「嗯。」

  「把進到我房裡的訪客……」

  「嗯。」

  「給請出去……」

  「原來如此,這就是大小姐妳一直等候的原因嗎?」

  聞言,大小姐臉大大一皺,隨回原樣,低聲說道。

  「才不是咧……」

  「那麼是?」

  「我有請喔……」

  「……請問妳說的『請』是指……清晨做的動作?還有怪聲?」

  由清早至上午始終有些不解的困惑終於解開,原來那些動作和怪聲不是想和『牠』快樂一天而做的啊……

  想來……羊毛出在羊身上,穿羊毛外套的人,不知所以。

  「當然……呀啊!牠動啦!簡!幫我啊!」

  「……」

  牠當然會動,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簡無語。

  「我該怎麼幫大小姐……?」

  「讓我躲在你身後!」

  語畢,大小姐十分驚恐地看著簡,手抓著疑似有掙扎脫離之意的懶人椅『小姐』。

  瞄了懶人椅小姐一眼,目光挪回大小姐身上的簡清了下喉嚨,輕笑。

  「在那之前,可能得請懶人椅小姐暫時離席才行。」

  「為啥?」

  『……』

  簡溫潤笑望大小姐,後者被望得很不自在,甚至是雞皮疙瘩。隨之,垂首望向被掐住咽喉喘不過氣的而由橘轉青紫的懶人椅。

  見狀,大小姐連忙鬆開手,從此椅身上跳起。

  懶人椅劇咳半晌,在大小姐的連連道歉下,兩隻潔白纖細手臂從以內伸出並饒起垂落的椅身贅肉,露出底下的皎潔長腿,步出房門。

  當下,由於受到懶人椅和大小姐的雙壓效果而無法動身的天花板,在恢復自由之身,損毀的碎片,以極快的速度飛回原處、飛速治癒,一點疤也不留。

  「……」

  大小姐呆望懶人椅離去的方向,又望了望依然維持笑顏的簡。

  「大小姐,妳看我也沒用,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擔。」

  「……」

  沉默片刻,轉望小訪客,大小姐再次抖起身子,再回望簡,渴望神情表露十足。

  面對此狀,簡不疾不徐地笑著回應。

  「大小姐,妳就算抖到震破整個地板,摔到地下室去,我也不會幫妳。這是大小姐妳自己的任務。」

  「誒——怎麼這樣啊——壞心——」

  停下抖動大小姐抱頭哀號,像個孩子般揮舞手腳,大吵大鬧。

  「就算妳繼續無理取鬧,我也不會幫妳。」

  「……努!」

  「嘟嘴也沒用。」

  「咿!」

  「瞪我也沒用。」

  「喔!」

  「吐舌也一樣。」

  「NO!」

  「做鬼臉同理。」

  「簡!」

  「什麼事?大小姐。」

  大小姐不語。管家同樣如此,彼此相望。

  時隔午餐後,再度回房的大小姐與管家,見訪客依然待處原地。

  意識到再怎麼耍賴、請「正如他所訴」的簡幫忙,也只會撞牆,大小姐嘆了口氣。

  緩緩站起身,再度以改版機器舞極緩邁進,傍晚之時,終於到達。

  近距離觀望訪客,手冒冷汗,腦袋一時間徹底空白。

  她勉勵自己,閉起雙目,深吸吐氣,語氣聽來稍有顫抖。

  「……好!來吧!」

  觀看全程的簡,笑而不語。

  前進幾步,大小姐停頓了下、停頓片刻、停頓稍久、停頓良久,她淚眼汪汪地回首望著自家管家,大喊。

  「……簡!我還是……沒辦法啦!」

  「……」

  始終觀望的簡,又一次地無語。

  好半晌,他才吐了這麼一句,即便並非大小姐所願。

  「大小姐,我已經在這看了妳好一陣子……」

  見對方依然笑得溫潤,大小姐身子一震,認為對方已燃起火。

  抱有被責唸的覺悟,一方面又不斷自我貶低,她做不到……她果然還是不行啊……嗚嗚……

  然而,理當的責唸,非她所遐想。

  「大小姐……」

  「……」

  「我並非是要責難妳,而是想請妳聽我這麼一句。不曉得妳願不願意?」

  聞言,大小姐抿起唇,雙手叉腰,一副高昂姿態,不一會兒受到自己裡外不一的負面感受給擊潰,蹲在地上,只差沒畫圈圈。

  「你說吧……」

  「大小姐,從我在這個家就任起,我始終觀察著自己與萬物成員,我發現,每一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獨有特色,當然,這也包括大小姐妳……」

  此言入耳,大小姐微微抬首,那人的笑容映入眼底,久久不散。似乎是意識到什麼,又垂眼望著自己的雙足。

  「我才……沒有你說的那樣……」

  「大小姐,妳知道嗎?在我眼中的妳,很耀眼、也很美麗。每個生命都是如此,都有屬於自己的光輝。」

  「……」

  「雖說,大小姐總是把自己貶得連自己都看不入眼,始終看著別人的好。但是,我發現大小姐其實擁有很多優點,只是妳一直沒有靜心仔細去觀察。」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

  大小姐嘟起嘴,淚眼盈眶,貌似覺得自己被從內心強挖而出。她不認為自己有簡說得那麼好。

  「即便妳中途停擺了多次,甚至一再地退縮、遙望目標。大小姐,我想請妳看個東西,請把頭抬起來,好嗎?」

  大小姐依言將頭抬起,神情滿是落寞,簡輕笑著伸出手,指向數十公里遠的房門。

  大小姐隨指引方向望去,與此距離相隔甚遠。

  「大小姐,妳有發現妳走了多遠嗎?」

  一股滿載溫暖的鮮花在心底綻放,大小姐潸然落淚,為絨毯點綴數顆精美淚珠、淚花。

  簡走至大小姐身前,蹲下身,笑如水般凝望著她。

  「即便妳總說自己不能、辦不到,但妳有沒有發現,自己每每遇到困境,總是一直不斷前行,如今,妳終於到達了妳想請出的訪客不到幾步路的距離。妳發現了嗎?妳其實沒有妳想得那麼糟,妳很棒、真的很棒,因為,妳遵循自己的『心』來到了這裡。如同,心大小姐的名字——『跟隨自己的心』。」

  溫暖話語,沖刷黑灰內心,心望著簡,大哭了起來。

  內心灰色雜質宣洩而出,洗淨的心重拾潔白之色,雖不及完全,相信未來有天終會綻放美麗而潔白的耀眼光芒。

  簡只在一旁默默地陪伴著她。

  宣洩過後,心頂著哭花的紅通臉,有些羞怯地垂首。

  看盡大小姐各式糗態與多樣貌的簡,完全不在意現下的模樣。

  調適好心情後,心輕拍雙頰、雙手握拳,自我激勵、站起身來。

  心轉回身,面向訪客,輕呼口氣。

  「我、我來啦!」

  隨之,心貌似有語說不出,紅潤面龐更顯紅,口吃不已。

  「我、我……我,才不怕你!」

  她跨大步走到大拇指指甲大的訪客面前,深吸吐氣,同時注意不讓過大的吸吐將訪客嚇跑。

  「沒、沒事的,那只是一隻……長得很像……蜘、蜘蛛……的布偶……」

  宛如慢動作片上演,心拿起地面的震動……喔,不對,是巴掌大日式墨綠深淺褐紋小茶杯,大小姐……動作變得更抖了,抖得手上的茶杯幾乎都要掉落。

  「那就是蜘蛛,活生生、美姿姿的蜘蛛。」

  這一幕,簡再次非常無言地『誠實』表示。

  聞言,心猛然扭頭狠瞪了簡一眼,簡聳了聳肩,溫潤一笑。

  又一次地,心做起不知幾次的深吸吐氣,舉起手上的杯子,斟酌一番,為求不傷及生命而擇用的茶杯,將蜘蛛整個蓋住,心燦爛一笑。

  「我做到了!簡!你看,我做到了!」

  簡開心地為她送上掌聲。

  「大小姐,接下來,妳想怎麼做呢?」

  沉浸喜悅中的心瞬間冷卻,想將其請出屋外卻不敢動身的心,笑容一凝,轉而顫抖地轉回頭淚眼看著管家。

  「簡……幫我……」

  「大小姐……很抱歉,一如我先前所講,我不能幫妳,這是妳的事情。但是,請容我這麼說……大小姐,妳的杯子挪開了……」

  「誒!?」

  視線挪回水杯,心整個人石化三秒,死瞪著爬上杯緣的條紋蜘蛛,片刻,蜘蛛……不,應該說是跳蛛,跳至與心的手指相隔零點零一公分的距離。

  感受到蜘蛛近乎體表的微接觸,心張大嘴爆出遠比今早不知大上多少倍的驚叫,動作極快地轉身、移動、開窗、使盡全身所有氣力,將其扔擲天空,最終化為夜空一顆星。

  「……」

  晚一步摀耳受驚叫洗禮的簡徹底傻眼。

  大小姐……以另一種方式……將訪客『請』出屋外……

  心大小姐,上半身撐著窗檻,拼命喘息。

  原有的恐懼化為喜悅,身後的蛇尾不停地擺動。

  接著,她回過身,沾滿冷汗的面容上,綻放出美麗笑顏,拍了下手,跑到徹底無言以對的簡面前,開心分享。

  「簡,你看,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哈哈!」

  「……」

  諸多黑線從簡的頭頂降下,與身周開滿朵朵小花的心,有極大的對比。
  
  
  ◇
  
  
  兩種氛圍,兩種情緒,兩種感想……

  即使是交好之人,沒有人知曉,彼此會做出何種決定、方向、道路。

  「哇啊……我完全沒料到大小姐居然會以這種方式來面對……」

  細小的聲音自天花板微開縫中發出,一名幼小如鼠般身著紳士裝的紫髮男童,滿是不可置信地觀望這一切的發展、結果。

  透出隙縫的燈光在孩童臉上照出一道亮痕,汗顏清晰可見。

  即便在心衝破天花板之際,早已將自身隱身。但單方面對面的衝擊還是不小,小過這次的驚駭。

  金色眸子瞥來一看,似乎是注意到觀賞者們的目光,他清了下喉嚨,放下窺視的天花板,漆黑降臨,兩道金眸在黑暗中輝熠。

  片刻,夕光點亮黑暗,空無一物的隔間剎時成為美麗閣樓。

  男孩坐在華美大椅上,微微揚起的手中的光環,光環中正是方才所見的全程始末、隨流光轉換畫面。

  「各位觀賞者們,你們從中看到了什麼?」

  男孩對著光環微微一笑,隨之,轉望觀賞者們,溫潤地笑彎眼。

  「你們知道嗎?面對,其實是讓自己學習、成長的一部份。只在於你/妳怎麼選擇。」

  閉起眼,男孩傾聽人們的問題。
  

  這個世界,下一次的畫面會是什麼樣呢?

  
  「親愛的,除了你/妳想要創造的畫面之外,沒有人知曉,我的創造、你/妳的創造內容,同樣互不知,唯有表現出來時,才能見到,如同你們方才所見。」
  

  你到底是誰?這裡又是什麼地方?為什麼隔間會變成閣樓?
  

  「我是創,你所提出的每個問題都能在你心中找到答案。」

  男孩微微睜開眼,垂眼並真誠凝望著不見身影的觀賞者們。

  「我在此由衷希望你們會喜歡我創造的這個世界。」
  
  
  親愛的,你/妳在害怕什麼?

  不妨說出來、坦承去面對吧。

  只有面對,你會發現他根本沒什麼,只是自己想像出來罷了。
  
  誠心、誠實、面對自己。

  你/妳,在害怕著什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58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有川優理
勇敢去面對!

05-09 01:15

亞米珞
沒錯!勇敢面對!優理謝謝你!05-09 01:18
橘みかん
一開始看還以為是髒……小強呢(抖

05-09 01:55

亞米珞
哈哈!謝謝你!05-09 02: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親...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49778224在看的你
來小屋看看我的小說吧!新的一集更新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