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短篇】親愛的,你想去往何方?

作者:亞米珞│2019-05-07 19:54:24│贊助:20│人氣:360

  「魚兒、魚兒,水中游!游到哪、去到哪?」
  
  水藍色絨帽在草叢間竄動,嫩葉不時黏與落。
  
  「今天會去往何方呢?」
  
  歌謠段落,草叢稀疏轉為強烈震動,最終碰出一名小巧可愛的金髮女童,她轉了轉水靈大眼,擺出卡通中的偶像會做的可愛安可之姿,語聲高亢、與安可絲豪搭不上邊。

  「我是安可,不是從石頭裡碰出的小猴子喔!耶!」

  安可自樂一番,似乎想起目的,拉了拉雙肩背袋,不在意滿身落葉、旁人驚愕的目光,以非常高昂樂曲相隨。

  步出山間小路,安可開心哼跳、跳進舞蹈演藝學校——在校門即將關閉的前一刻。

  「老師早安啊!」

  高舉單手,向師長問安。

  聞言,訓導主任抽著嘴,看著這名遲到成常態、不守校方規範、泰然自若向師長問安的學生、後輩。

  「安可同學,妳知道妳這方面的舉止,十分缺乏嗎?」

  婉轉之語,安可似懂非懂地歪著頭,朝他咧齒一笑。

  「又沒關係,反正我又沒遲到,非常光明正大啊!」

  又一次,訓導主任摀著臉,完全不知該如何教化這名學生,讓她朝高等學校的校風與規格邁進。

  「……規矩,就是用來遵守用的。」

  「那是誰訂的?誰說來學校一定要照著規矩走,做自己喜歡的事不好嗎?」

  訓導主任訓責安可不尊重師長、規矩一概需服從,最後卻被「規矩是死的,我是活的」一句話給頂了回去。

  「妳爸媽是怎麼教妳的啊!」

  「老師,我想我們正在談論的是規矩,而不是我已故的父母。」

  安可嚴正一句讓主任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些什麼。除了這學生簡直如脫韁野馬,不時又以沉穩口吻談論某些事項,就如此事。完全不見十二歲兒童該有的神態、舉止。

  「老師,不是我不想遵守規矩,而是這套規矩不適合我,我不想因為服從這一規矩而讓自己變成不知變通的機器人。」

  再一次,訓導主任發火了、還不是普通的火,直接抓起孩子的書包,將她連包帶人擰往校長室。

  隨著近整天訓斥結束,安可嘟著嘴走出校長室,跑往禮堂趕上最後一堂演藝課。

  可惜,最後依然落空。

  禮堂人去樓空,何來師生。

  安可落寞地抱著雙膝坐在羽球架下,將頭埋入膝間,靜靜啜泣。

  她沒有錯啊!

  她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為什麼……

  誰都好……拜託,請救救她……
  

  安……

  安可……
  

  宣洩中,聽聞叫喚。

  安可滿臉淚水地抬起頭,幾縷光粒飄入視野,隨光望去。

  無數光采從泛金光的緊閉帷幕中飄出,在昏暗的禮堂中格外鮮明。

  「那是什麼?」

  淚珠隨著這話滑過面龐、為木質地板綻開一朵花。

  十分美麗的七彩花朵,七片花瓣、七個顏色。

  「這到底是……什麼?」

  安可垂首望著這奇妙的際遇。

  不可思議地,她的難過心情煙硝雲散,更多的花朵、草木逐漸開滿整個禮堂,不一會兒,乏味之地已成絕美地帶。

  人來人往的屋外,依然遵循自己受灌輸的指導或目標前行著。

  除了她之外,沒有任何人發現……這常理之外、神秘色彩滿溢的場所。

  或許,她所見的世界、與人們眼中的世界,不盡相同。

  好奇心使然,她朝此走了過去,拉開帷幕,一整片蔚藍天際、花田展現於前。

  美麗景緻令她不由自主邁入花海、鳥兒啼鳴、徐風輕撫,抹去臉上的淚痕,眼中閃過數道采光。

  「好奇心,不是小孩的特權,而是所有生命與生俱來的權利!」

  擁有成人姿態身著紳士裝的白兔高舉手,大聲歡呼。

  突如其來的呼聲,嚇了她好大一跳。

  「你、你是誰?!為什麼禮堂會變成這樣!?」

  白兔擺出禮儀之姿,對她伸出手。

  「失禮了,我叫兔。當然,你也可以稱我為兔子紳士,或是任何妳想稱呼的都行。」

  兔子紳士朝驚愕茫然不已的安可,眨了下單眼,星星躍出。

  閃過朝她飛來的一顆星,安可一蹙眉,手緊握背帶。

  「為什麼禮堂……」

  「禮堂?啊啊,這是我為妳製作的舞台。」

  「舞台?」

  「是的,通往妳所願的夢幻舞台。」

  安可不明所以,卻又似懂非懂。

  深植於心的光芒微微顯露,溢出的多種情感,令她很是不適。

  想起自家正值喪夫之痛的奶奶,且不知能在外婆家待多久、更不知往後自己將輾轉何方,這股憂慮在她六年前歷經車禍失去雙親、輾轉親戚間時,便已形成。

  只因她的信念不同,只因她與人們執守相異的觀念便將她如皮球般拍往他處,碰了水、沾上泥、洩了氣,不合群理由眾多,不理解她,於此拋棄。

  「妳是自己走進來的?還是別人推妳一把的呢?安可。」

  驚訝半晌,回過神,安可小聲地開口。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兔子紳士見安可勇於面對他不退卻的應對模樣,很是滿意,輕笑。

  「我們早就認識了,就在很久以前。久到妳或許已經忘了。」

  「……」

  安可垂下眼,神情複雜,不願將手伸向他。

  兔子紳士尊重女孩的意願,將手收了回去。

  「妳是怎麼進來的呢?安可。」

  「……自己進來的。」

  「喔喔!這真是太棒啦!勇敢的小女孩!我們一起去冒險吧!」

  話一入耳,安可大吃一驚,連忙抽回手。隨之,驚見不知何時校服成了探險服,安可黯淡的雙眼閃現一絲波紋,隨回原樣。

  「我還要回家幫奶奶做飯、打理家務……」

  兔子紳士望著她,蹲下身,與她平視,語氣高昂不減地詢問。

  「是妳的好奇心比較重要,還是妳的奶奶比較重要?」

  安可頓了下,回應。

  「奶奶……」

  「……」

  兔子紳士不氣餒,續問。

  「妳的冒險比較重要?還是妳的家務比較重要?」

  安可垂首,抿了抿唇,收緊握住背帶的雙手,悄聲且近乎無聲地回應。

  「家務……」

  凝望半晌,兔子紳士推了推臉上的單邊眼鏡,抖了幾下鬍鬚。

  「那妳這樣,不是跟機器人一樣嗎?被規矩綁架。」

  「誒?!」

  安可猛地抬起臉,她的倒影映入紳士通紅溫暖不帶一絲假意的溫潤笑容。

  即使受到兔子紳士的探問,一刻也沒有半點扭頭離去的念頭,因為她覺得要是真的離開了,肯定會失去很重要的事物。

  一種珍貴難耐的寶貝……

  「妳的人生,是妳的。妳的冒險,是否也是妳的?」

  遮掩內心光芒的灰黯逐漸剝落,不適感加劇,令她很是退縮,卻怎麼也阻擋不了兔子紳士彷彿有魔力般的溫暖流淌內心。

  安可抿起唇,看了看周圍,除了她和兔子紳士之外,別無他人。

  兔子紳士,柔柔一笑。

  「別去在乎他人的看法,妳這是在禁錮妳自己。他們在經歷自己的人生,或許是……照著不自然的劇本走。但是,照著別人給妳的平坦毫無半點冒險意味的指標走,真是妳想要的冒險嗎?安可。」

  聽見觸及心底核心話語的安可淚眼搖頭。

  「安可,妳想要的是什麼?」

  兔子紳士在對方的許可下為她拭去淚珠。

  好半晌,一人一兔被寧靜壟罩。

  好半晌,安可開口不語。內心與社會的拉繩,正不斷地拉扯、綻裂。

  這半晌,兔子紳士都看在眼裡。

  「妳的人生想怎麼走,妳自己決定。安可,沒有人會阻攔妳。」

  這話,安可猛然抬頭反駁,百般不認同。

  「可是,我必須照顧奶奶!奶奶她……我只剩奶奶而已,奶奶絕不會同意這種事!」

  淚水再次湧出,期盼、救援、祈求、吶喊,無止盡。

  這些,兔子紳士都聽見了,他只問這麼一句。

  「妳去,還是不去?」

  早有答案的安可,咬緊下唇,直至滲血。

  「……我去!」

  由心而發的眼淚伴隨這話潰堤,這次,不再由悲傷、枷鎖充盈。

  枷鎖瓦解,還給了她輕盈的身體。

  紳士微微一笑,站起身,伸出手,指向天地一線的耀眼光芒。

  「很美對吧。」

  隨著指引方向望去的安可點了點頭。

  兔子紳士望著那片光景,又回望安可。

  「在我眼中,妳比這美景還美麗。」

  安可微微垂首,面龐染上紅暈。

  她不由自主地握住對朝她伸出援手的人的手,耳根子發燙,輕語。

  「謝謝你,救了我。」

  「我沒有救妳,真正救了妳的人,是安可妳自己。」

  「……!」

  安可一臉驚愕,不解。這個人不是救了她嗎?怎會說沒有?

  對於女孩的疑惑,紳士依然笑得溫潤。

  「我只陪妳到這裡,接下來就得靠妳自己了。」

  紳士一語,安可緩緩瞠大雙眼,大吼。

  「不、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你走……嗚嗚……拜託你留下……拜託你……」

  面對此等衝擊,安可鬆開輕握的手,轉而緊抓對方的衣襬,甚至將自己全身的重量倚在上頭,只為了不讓紳士離去。

  希望他能陪伴她。然而,期待相悖,紳士身體泛著淡金光,逐漸淡薄。

  意識此狀,安可嚎啕大哭,不停挽留。

  「妳的路,必須由妳去走。」

  抓不著的小手透了過去,兔子也就這麼消失了,只剩幾縷光粒。

  即便安可再怎麼想挽留光粒,光粒仍從手中飄向天際,消失無蹤。

  「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兔子紳士——!」

  她蜷縮在地,手指深陷土壤,哭得絕然欲泣,依然換不回紳士。

  身周的一花一草、紳士為她所指的美景也逐漸淡化、模糊。

  在感受並步入意識矇矓、昏昏欲睡前,「希望此地不要消失」這個祈望充盈內心、久久不散。

  她的願望如願以償、以另一種方式……
  
  
  ◇
  
  
  當她醒來時,已是被家屬見不著人、校方尋獲該學生倒臥禮堂地板昏睡的深夜,安可睜開眼,被亮光照得急忙摀住眼睛。

  適應光線後,她微開眼,泛黃天花板與吊燈映入眼底。

  緩緩撐起身子,軟棉被蓋滑落半身。隨之,感受到唇瓣的疼痛,輕摸了一下,發現已經過處理,由此更加知曉她和兔子紳士的相遇並非一場夢。

  「安可!」

  經過房門看見孫女起身一臉茫然的祖母,不顧身體不適,衝了進來。

  見狀,安可嚇了一跳,反射性地閉起眼。

  理當認為會被斥責、挨皮肉痛,萬萬沒料到會被擁入懷中。

  不知該回抱、還是該掙脫,安可感受微弱的震動從祖母身上傳了過來。

  安可垂下眼,揚手回抱。

  「妳知道我有多擔心妳嗎?安可……」

  「奶奶,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時過一陣,兩人鬆開懷抱,安可發現門前有張遺落的塗鴉紙,安可跳下床、走了過去,將其撿起。

  「這不是……」

  色彩鮮明繪圖,與她在禮堂所見的奇妙世界,有幾分神似。其中,笑開懷的角色讓她倍感溫馨。

  「奶奶……這個……」

  祖母跟在孫女身後越肩而望。

  「這是妳還沒醒之前,我從妳媽媽以前寄來的點滴盒裡看到的,就放在最頂層。正想拿到妳房裡看時,妳就醒了。」

  「……」

  「還記得,妳媽媽常跟我提起,妳很喜歡演戲,每個角色都演得好棒、好開心。在妳來到我這後……就沒怎麼笑過……也不再演戲……」

  不知哭泣多少次,安可褪紅的雙眼再次泛淚,露出微笑。

  這次,她不再逃避。

  這次,她重回所願。

  這次,她重拾笑顏。

  不再因自身不符合社會規範而受到傷害、落淚、為符合常規而假笑……

  終有一天……

  望著畫中頭帶兔耳身著紳士服站在花田中指著天地一線光采的自己,潸然落淚。

  「奶奶……我想演戲,我以後想要到好萊塢當女演員!」
  
  
  人生旅途,色彩鮮明。

  人生旅途,變化多端。

  人生旅途,你來決定、你的方向。

  人生如同一場戲,僅在於享受它。

  記住,你/妳的選擇、角色……

  記住,你/妳做主、你選擇……

  記住,自己的路只能自己去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46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王叔叔
這口吻異常動人QQ

05-07 20:01

亞米珞
謝謝你!聽到你這麼說我好高興!05-07 22: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0800880842大家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