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短篇】殘生

作者:【神說要有光】LanTern│2019-05-06 21:59:42│贊助:32│人氣:521
 


  ※本文為自由象限五月上半常駐活動【間諜】活動作品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感恩節非得要我們親手做餡餅分送給大人。」
 
  萊歐嘴上咕噥,手指掙扎著將肉餡塞進餅皮裡。李夫特敢賭五枚銅錢,那塊餡餅肯定會在烤爐裡爆開。
 
  「這是傳統呀,我們不是每年都做嗎?」妮紗愉快地說,她的餡餅看起來就像是專業廚師做的一樣漂亮。
 
  「我知道這是傳統,可是既然托尼大叔開了一間烘培坊,他做的餡餅又好吃得不得了,我們為什麼不直接跟他買呢?既可以遵循傳統又輕鬆,還能讓托尼大叔多賺一筆,這不是一舉數得嗎?」
 
  「別抱怨了,萊歐,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你就會開始懷念親手做餡餅的時光了。你看看我,多珍惜自己做的每一份餡餅——」
 
  「你少來,李夫特。雖然傳統上是持續到成年為止,可是如果你願意,明年也可以過來跟我們一起包呀,可以替我分擔一點……」
 
  「不行,這個節日就是要讓小孩子明白手作勞動的辛苦,所以才叫感恩節。」李夫特悠閒地說,替他的餡餅做造型。
 
  「大哥前幾年明明不是那麼說的,那時候你還要我替你多做二十份,自己偷溜出去玩……」妮紗小聲說。
 
  「人是會成長的,小妹,再怎麼說,我也只差三個月就成年了,老是那麼幼稚可不行。」
 
  「真想讓昨天那個在村長叔叔家後牆上亂畫的大哥聽聽這句話……」
 
 
  李夫特他們住的村子很小,人數甚至不滿百人。
 
  據說戰爭爆發之前,這裡的人數曾經一度上看五百,但被戰事波及後,絕大多數村民都離開了。也因為如此,村裡的老人才更加重視感恩節這類能夠增強村民牽絆的節日。
 
  事實上,李夫特今年原則上是可以不用加入萊歐和妮紗的行列。廣義來看,差三個月已經可以勉強算作成年了,但是比起下麥田工作,他還是比較喜歡待在屋子裡包餡餅。
 
 
  「李夫特,那是誰啊?」萊歐瞇起眼,盯著李夫特手上的餡餅。
 
  他喜歡畫畫,所以從他第一年包餡餅開始,就會在餅皮上畫上準備贈予的大人的肖像。他的這個舉動也曾經引來其他年幼的孩子效法,但自從妮紗立志成為廚師之後,她就更傾向製作能體現專業度的餡餅,而萊歐連餡餅都還包不好,更別說做其他花樣了。
 
  李夫特嘿嘿一笑,用指甲在餅皮上畫出鬍子。
 
  「奈特先生。」
 
  「奈特先生?那個奈特先生?」萊歐皺眉,「你要送給他啊?」
 
  「是啊。」
 
  「你以前有送過嗎?」
 
  「人總是要成長的嘛,萊歐。」李夫特愉快地說,「奈特先生孤零零的住在山坡上,也不來村子裡跟我們打交道,這種節日就是要大家一起過才有趣啊。」
 
  「我覺得他很可怕。」妮紗小聲說。
 
  「哎,他有時候是蠻嚇人的沒錯啦。」李夫特同意,「不過最近我常常去跟他聊天喔。」
 
  「你只是翹班躲去那裡而已吧。」萊歐冷冷的看著他。
 
  「總……總之,我覺得他不像表面上那麼可怕啦。雖然我跟他聊十句他才回我一句,不過他懂得還真不少,他屋子裡有一副非常精緻的棋盤喔。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去?」
 
  萊歐嚇了一跳。
 
  「一起?一起去奈特先生那裡?」
 
  「懷疑?」
 
  「不不不,李夫特,我很欣賞你崇高的想法,但我還是敬謝不敏……」
 
  「萊歐啊,你就是因為這種心態才一直像個小孩子。」
 
  「等等,我就是小孩子沒錯啊……」
 
  「要成為大人,首先就是要從這種小事開始著手。你看,我媽她最常說的是什麼?『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對吧?」
 
  「我覺得你完全誤解她這句話的意思了,她只是想叫你認真工作而已……」
 
  「唉,算了啦,小妹,既然萊歐不願意,我們自己去吧。」
 
  「咦?我、我也要……?」
 
  「想當年萊歐還口口聲聲說要當妳的白馬王子、永遠陪在妳身邊呢。」
 
  「等等,李夫特,那是兩回事吧,而且妮紗她明明也不願意——」
 
  「那時候我這個做大哥多放心啊,時光飛逝喔……想不到那個帥到不行的小鬼現在居然變得這麼膽小,嘖嘖,我就說現在的年輕人一點擔當都沒有……」
 
  「好啦,我去啦,我去總可以吧!李夫特,算你狠!」
 
  萊歐眼神凶狠的瞪過來,李夫特連忙轉頭,不讓他發現自己在偷笑。
 
  這種單純的小鬼真好搞定。
 
 
  大約黃昏左右,村裡的孩子就會開始挨家挨戶的發送自己親手製作的餡餅給大人,入夜之後,全村的人都會一起到廣場同歡,吃餡餅、唱歌、跳舞。
 
  李夫特三人將村子裡繞了一圈,將餡餅都分光了,只剩下要送給奈特先生的那一份。
 
  「天色很暗了耶,李夫特,現在上山會來不及回來參加宴會吧?」萊歐猶豫地說,儘管如此,他還是跟在李夫特後面。
 
  「走快一點吧,既然都做出來了,還是送到對方手裡比較好吧。」
 
  萊歐嘆氣,「是沒錯啦……」
 
  隨著天色漸暗,通往山上的小徑逐漸染上迷濛的氣味,與李夫特通常下午來的光景完全不同。雖然妮紗什麼也沒說,但她牽著李夫特的手卻越握越緊。
 
  當他們抵達奈特先生的小屋時,夕陽已經完全隱沒了,只剩下一絲絲橘光在西邊的天際。
 
  「為什麼奈特先生不點燈呀?」妮紗悄聲問,盯著那棟一片漆黑的小屋。
 
  「午覺睡過頭吧。」李夫特喃喃說,率先向前走。
 
  「也可能他不希望有人這時候去打擾他。」萊歐緊張兮兮。
 
  李夫特踏上台階,拾起門環,用力敲了敲。
 
  「奈特先生?奈特先生,你在嗎?」
 
  見屋內沒有反應,他又敲了幾下。
 
  「好了啦,李夫特,搞不好他在睡覺,不要打擾他了,我們回去吧……」
 
  李夫特不死心,又用力敲了敲。
 
  「奈特先生,我是李夫特,我來送感恩節的……」
 
  突然間,李夫特聽見異樣。隱隱約約的,屋裡傳來一陣刺耳的聲音。
 
  那個聲音他曾經聽過,在村裡的獵人那裡。
 
  蒸氣銃。
 
 
  「趴下!」
 
  李夫特想都沒想,用力將妹妹和萊歐撲倒,下一瞬間,轟然巨響傳來,半秒前在他面前的木門炸開,碎片四散。
 
  妮紗大聲尖叫,門內傳來一陣低沉的嘶吼。
 
  「不要過來!不是我的錯,不要來找我!別來找我!」
 
  穿著髒兮兮的長袍、灰白的鬍髮散亂、瞠大的眼睛盡是迷茫,泛黃的牙齒大聲咆哮,模糊不清。
 
  那的確是奈特先生,但卻跟李夫特認識的奈特先生截然不同。
 
  他手上那柄蒸氣銃瘋狂旋轉。
 
  「等等!等一下,奈特先生!是我啊,李夫特!」
 
  「不是我的錯,算我求你好不好!我是被逼的!求求你放過我!」
 
  「沒事的,奈特先生,沒事的,沒有人來、沒有人來,是我們,是我,李夫特……」
 
  李夫特用全身掩住兩個孩子的身體,同時向奈特先生伸出手,不斷安撫他。
 
  「我……我……」
 
  奈特先生呼吸漸漸平息,望向三人的污濁雙眼似乎回復了些許理智。
 
  「李夫……李夫特?伯寧家的小鬼?」
 
  「對、對,沒錯,是我,就是我。奈特先生,你還好嗎?沒事吧?」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呃、來……來送感恩節的餡——」
 
  「滾!」
 
  奈特先生大吼,剛才的神智不清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原本那個憤世忌俗的老頭。
 
  「滾!都給我滾!」
 
  本來碰上這種情況,李夫特能夠用輕浮和打趣的語氣回應,死皮賴臉的留下來,但剛才的狀況實在太可怕,所以他什麼話都來不及說,就不自主地跟著萊歐和妮紗狂奔。
 
  跑得越遠越好。
 
 
  直到看不見那棟屋子,妮紗才哭出聲,李夫特將她攬進懷裡,拍了拍她的背。
 
  「這下……你滿意了吧……」萊歐喘著氣,「我早說了,李夫特……我早說過別來了……是不是?」
 
  「奈特先生的狀況很奇怪,他平常不會這樣的。」
 
  「得了吧,講得一副你很了解他一樣。如果你剛才再慢一秒,我們三個腦袋就要搬家了。」
 
  他伸手拍了拍妮紗,轉過身。
 
  「快走吧,現在回村子應該還來得及吃點餡餅,我想吃妮紗做的……」
 
  「萊歐。」
 
  「幹嘛?」他頭也不回。
 
  「你先帶妮紗回去。」
 
  他回頭了。
 
  「你說啥?」
 
  「你先帶妮紗回村子。」
 
  李夫特望著山腳下燈光閃爍的村子,依稀能夠看到廣場上人越來越多。
 
  「我回去看看奈特先生。」
 
  萊歐瞠大眼睛,「你瘋啦?」
 
  「他剛才的狀態怪怪的,我覺得去看一下比較好。」
 
  「他『本來』就怪怪的,李夫特,」萊歐實事求是地說,「你非得等他在你胸口開個大洞才甘願嗎?」
 
  李夫特嘆口氣,「今天是感恩節,萊歐,我們不能讓奈特先生用那種狀態過節,你明白吧?」
 
  萊歐呻吟。
 
  「好,我知道了,我幫你打聽,看看哪裡有能治療爛好人的醫生……」
 
  李夫特將仍然在啜泣的妮紗的手交給萊歐。
 
  「幫我留一塊餡餅。」
 
  「哈,真好笑。」
 
  他笑著拍了拍萊歐的頭,尋著小徑再次上山。
 
  「大哥。」妮紗小聲叫喚。
 
  「怎麼了?」
 
  妹妹吸了吸鼻子。
 
  「小心點。」
 
  「嗯。」
 
 
 
  李夫特回到奈特先生的小屋,此時屋內已經閃爍著燭光。
 
  由於大門被轟掉了,沒門可敲,所以李夫特只是站在門口,出聲呼喊。
 
  「奈特先生?」
 
  蹲踞在爐火邊的奈特抬起頭,瞇起眼。
 
  「我不是叫你滾了嗎?」
 
  李夫特聳聳肩,跨過大門的殘骸,踏進屋內。
 
  「我想起來我有東西忘了交給你。」
 
  「交給我?」
 
  李夫特從手上的籃子裡拿出餡餅,李夫特畫著奈特先生肖像的那塊、妮紗作工精緻的那塊,還有萊歐歪七扭八的那塊。
 
  三塊餡餅已經有些變形,也許是剛才李夫特撲倒兩人的時候壓到了吧。
 
  「這是啥?」奈特先生狐疑地問。
 
  「餡餅,感恩節的。」
 
  他抬頭看了看李夫特,又看了看餡餅。
 
  「給我的?」
 
  「對。」
 
  「哼。」
 
  他站起身,從牆上簡陋的櫥櫃拿出一只缺了口的木盤,將餡餅裝進去。他扒開萊歐那塊很醜的餡餅,將一半分給李夫特。
 
  感恩節餡餅本來就是讓大家分食,看來奈特先生雖然從來沒參加過感恩節宴會,這點他還明白。
 
  「所以,剛才那是什麼情況?」李夫特邊嚼邊問。雖然萊歐的手藝很爛,但味道卻不差,畢竟餡料主要是妮紗負責調製的。
 
  「啥?」奈特先生毫不掩飾他的明知故問。
 
  李夫特用下巴點了點躺在地板上的蒸氣銃。
 
  「奈特先生你有敵人啊?」
 
  他別開眼。
 
  「不關你的事。」
 
  「是嗎。」
 
 
  昏暗的小房間陷入靜謐,燭火搖曳,影子也跟著晃動。
 
  過了一段時間,遠方傳來歡笑和音樂聲,看來宴會開始了。
 
 
  「你該走了,小鬼。」奈特先生粗聲粗氣的說,「你沒出現在宴會上,你爹會擔心你。」
 
  「我已經成年了。」
 
  「成年了還願意做感恩節餡餅?我可不是第一天認識你。」
 
  「總、總之,在奈特先生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之前,我是不會走的。」
 
  奈特先生蹤聲大笑,笑裡飽含嘲諷。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很多管閒事?」
 
  「很多人都這麼說。」李夫特悠哉吃餡餅。
 
  「有些事情你是幫不上忙的。」
 
  他聳聳肩。
 
  「我沒打算要幫忙啊,奈特先生,我只是好奇而已。」他向前俯身,望著奈特先生髒兮兮的眼睛,「到底是什麼事,會讓那個奈特先生怕成這樣?」
 
  奈特先生瞇起眼。
 
  「我懂了,你是來笑我的?」
 
  李夫特舔了舔手指上的肉汁。
 
  「今天是感恩節,奈特先生,本來就該笑。」
 
  奈特「哼」了一聲,回頭望向爐火。
 
  過了很久,他都沒有再發出聲音,就在李夫特忍不住要搭話的時候,他開口了。
 
 
  「你知道我以前是什麼人嗎?」
 
  「呃……」李夫特被問得摸不著頭緒,「不太清楚,只在很小的時候聽我爸說過你以前好像是軍人……」
 
  奈特粗聲粗氣的笑了一聲,很刺耳。
 
  「很接近,但不太準確。我效命於情報軍團,講得直白點,就是間諜。」
 
  「間……諜?」
 
  「黑鷹軍團。」
 
  李夫特皺眉,他聽過,他本來以為只是坊間流傳的傳說。
 
  「黑鷹軍團是真的?那個潛藏於世界各地暗處、向中央傳遞情報的軍團?」
 
  「真得不能再真。」
 
  「大約三十年前吧,嗯……可能三十二年了。那時的我正處於飛黃騰達的巔峰期,過去執行的幾次潛入任務非常成功,因此被委以重任,到北方,潛入當時被稱作奧連王國的國家。」
 
  李夫特緩緩點頭。
 
  「任務時間是十五年。」
 
  「十、十五年?」
 
  「我被安排的身份是奧連小王子的私人老師,負責教算術和棋藝。」
 
  奈特先生望著破舊的屋頂,粗啞地說。
 
  「之前我所執行的,大部分都是打探軍情或竊取重要資料之類的任務,遠比當家庭教師的生活來得刺激,但是卻很短暫,長輒不過數月,短的任務可能半天就結束了。」
 
  李夫特點點頭。
 
  「你懷念以前的間諜生活。」
 
  「不對,完全不對,怎麼可能?我享受當老師的生活。」
 
  「享受?」
 
  「在王宮裡吃得好、睡得好,不用擔心食物被下毒、不用擔心睡到一半被鄰床的人暗殺,只需要教小王子簡單的功課,就輕鬆博取了王宮上下所有人的信任,要獲得情報一點也不難。」
 
  奈特先生露出李夫特從來沒看過的表情,懷念,還有落寞。
 
  「不過半年,我就發現出事了。我愛上那段生活,交了很多朋友、也挺喜歡那個孩子,所有人對我都很好,以我的真實身份、所作所為而言,遠遠不配的好。而我卻還是依循每半個月一次的規律,將奧連王宮最隱密的資訊送回來。」
 
  「你想……想終止任務?」
 
  奈特先生點點頭。
 
  「我應該終止,應該當機立斷的終止,找一個更適合、更冷漠的人回來接替我。但是我沒辦法,我貪戀那段我從來沒享受過的幸福,我沈醉在我一生夢寐以求的和平裡。」
 
  他清了口痰,吐進爐火中。
 
  「我不斷說服自己,沒事的,我是在替祖國做事、我雖然做著這種骯髒事,但卻擁有無比的榮耀,況且,我流出的那些無傷大雅的情報,哪能讓奧連陷入什麼威脅……」他嘆了口氣,「後來的事情,相信你也知道了。」
 
  李夫特點了點頭。
 
  二十年前,與奧連王國的戰爭正式敲響,奧連從一開始就匪夷所思的節節敗退,不過三年的時間,奧連王室垮台,所有王族都被憤怒的民眾當街殺死。
 
  「我親眼看著我的學生……那個當時年紀跟你現在差不多的王子,心臟被長槍刺穿,他的頭被掛在奧連的旗幟上,身體被丟進狗籠裡餵狗。那是我從他六歲開始,就親手拉拔長大的孩子……」
 
  奈特先生聲音很平靜,但是滑落的淚水卻反射火光。
 
  「我在奧連的朋友幾乎都死了,奧連王宮……我這輩子唯一一個稱得上家的地方,被我的祖國燒成灰燼,而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李夫特嘆了口氣,拿起妮紗做的餡餅遞給他。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了,你懂那種感覺嗎,小鬼?」奈特吃著餡餅說,口齒不清,「那種只要睡著,就會夢見過去的朋友被自己親手殺死的感覺,你懂嗎?」
 
  李夫特答不出來,他答不出來。

  一時間,小屋裡只剩下柴火焚燒的「劈啪」聲,還有奈特先生緩慢咀嚼餡餅的聲音。

  李夫特忽然覺得,從山腳下傳來的歡呼變得好刺耳。

  「告訴我,小子,告訴我。」

  他望向他污濁的眼睛。

  「我應該完成使命了吧?我幫助國家打了勝仗,對吧?」

  「當然。」李夫特點點頭,「當然。」

  老人點點頭,望著燃燒的爐火,目光模糊。
 
  「那為什麼……為什麼我會……」

  李夫特沒有聽到他接下來的話。

  他受不了外頭的聲音,所以主動提問。

  「所以,為什麼你來到這裡?來到這個……小村莊。」

  他做出一個古怪的表情。
 
  「我回國之後,他們說我是英雄。」他將最後一口餡餅塞進嘴裡,「所有人都這麼相信著,除了我。我沒辦法說服我自己,沒有辦法,不管怎樣,我都會夢見那片地獄。所以我拋棄所有的職務,將所有勳章丟在山裡,然後來到這裡。我想要懺悔,想要遺忘,但是仍然,完全沒有用。」
 
  奈特先生抬起眼,他雜亂的鬍子被淚水染濕。
 
  「你不是來笑我的嗎?現在,你可以笑了。」
 
 
 
  李夫特走到廣場外圍,在一個大木桶上坐下,看著跳舞歌唱的人群。
 
  「大哥。」
 
  妮紗和萊歐朝他走來。
 
  「所以呢?大偵探,你從那個老頭身上發現了什麼?」
 
  李夫特垂下眼,露出苦笑。
 
  「發現了一個可憐的人。」
 
  萊歐皺眉,用力拍了拍他的背。
 
  「那個李夫特居然多愁善感起來了,我認真說,你完全不適合做這種事。」
 
  李夫特哈哈大笑。
 
  「確實,有些事情的確不是所有人都適合。」
 
  「沒錯,就是這個,你還是比較適合這種白目的表情。」萊歐冷冷地說。
 
  李夫特笑著看他們。
 
  「咱們明天再去一趟怎麼樣?」
 
  「去哪?」
 
  「奈特先生的家。」
 
  「什……還要再去?你腦子沒壞吧?」
 
  「沒有,現在搞不好是我這輩子頭腦最清楚的一刻。」
 
  「去那裡幹嘛?」
 
  李夫特微微一笑,抬頭望向山坡上,閃爍著稀微燈火的小屋。
 
 
  「他說,你們做的餡餅很好吃。」
 
 


  【END】
 






  好想吃牛肉餡餅喔幹。




  FB
  Blo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37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yuxingluo
牛肉餡餅很好吃啊
肚子餓的時候來一份真的有夠讚

05-08 16:41

黑衣大閒者LKK
如果是因為想吃牛肉餡餅才寫出這篇,我真D想從你的頭巴下去(X

05-15 08:22

身在此山中
在看到主題的時候,我本來還以為李夫特最後會來個身份大翻轉,說自己才是間諜要殺掉知道國家情報的奈特先生呢(不過這樣就好像變成刺客而不是間諜了XD)
總之是個有點難過的故事呢,在任務與情感之間總是要做出選擇,但留下的遺憾與罪過卻要由個人來承擔,為奈特先生QQ

05-21 13: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台劇】對...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天.命】...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玩對馬戰鬼的公民
你好奇對馬戰鬼的劇情如何批評民族主義和本土主義嗎?你好奇左翼如何看待兩者?好奇就來我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