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RPG公會】【茲磨由島夢魘學家】黝夢之炎

作者:矢夜│2019-05-05 23:35:10│贊助:6│人氣:52

你做過噩夢嗎?肯定有。如果你完全沒有做過,那麼你的現實生活本身就是一場惡夢!嘿,嘿,別介意,這一切都是相對的。不管你對噩夢的定義是什麼,肯定有某幾樣東西,某幾件事,某幾個人是你最討厭最怕的,把它們放在同一個空間內胡亂抖動那就是一場夢魘!現在,整理一份關於自己一場或許多場噩夢的紀錄自傳,以及針對它在夢境中與現實中的恐懼對抗法。這份報告的格式不拘,舉凡日記、圖文故事、報導文學、學術論文、或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塗鴉(如果那場噩夢讓你發瘋的話),完成後提交給MARD組織遺跡分析室,領取你協助他們建構茲磨由島現象社會模型工作的酬勞吧。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走不完的路。

也許可以說是暮然回首,那人卻在魂牽夢縈處。

——前提是,這世界讓你值得掛念。

有些人對這個世界是迷惘的,她們沒有人生的避風港。

又或是,有卻不是真切於心。

這是一場,屬於那孩子的另一個噩夢。


睜開了雙眼,眼前是一片迷霧。白芒色的,將無邊的前方與天際染上了一層模糊,又一次的揉了揉雙眼。自己那寶石紅的眸子映照的也是一片茫然。就好像是將其寫成數學,卻只映照出自己看不懂的公式。絞盡腦汁也尋思無果。

唯一能看見的,就是自己底下那彷彿給予了方向的柏油路。這裡可能是南方的城市,又或是科技發達所通達的荒郊野外,她什麼都不知道。但站在原地鐵定不是辦法,駐足於地可能也是一種選擇,但這樣她不會原諒自己。

少女的小腳踏了起步,往這可能是無有盡頭的路中緩慢前行。她也不知道自己應不應當對此害怕,某股純真似的衝動讓她迴避掉了一切,她尋覓的也是自己的本能。然而本能的衝動卻也可能讓自己碰壁,她不知道。

隱隱約約的,能聽到周旁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她一方面好奇地想要細聽,卻又不願意仔細聽。好奇心害死的不只是貓。她持續往前,而那謎樣的聲音也逐步放大,真正的聽到了那些後,她內心的厭惡再次觸發了。

怪物......怪物......

對於他人來說,這可能是敲響危險的警鐘。但對於少女來說,這聲音卻是無比的刺耳。應該說,來到阿斯加特之前她最常聽到的就是這句話。周旁的人將自己視為災難,不願靠近自己,這聲音的主人她可能認識、可能不認識。卻一聲聲的觸動了她脆弱的心絃。

她默默的咬緊牙關,那小小的步伐節奏也變快了。彷彿逃避,彷彿拒絕。那股排斥他人於外的火炎再次燃起,纏在她的周遭,那是對於他人最為痛燙的保護。然而這樣的假裝堅強卻也沒有持續過久,因為她知道的——。

就算有人開導過她,她也是一個不知從哪來的隕石怪物。那前行的速度已是奔跑,眼淚揉合著火光,低落於空中而悄然消散。她嘴裡也開始呢喃,呢喃著自己的渴求——別人拒絕她的背後,她竟只是一個孤兒。

「米蒂......米蒂只是想要,擁有家......」

當他說出了這段之後,前方的霧出現了兩名自己熟識的身影。她終於破涕為笑,向前衝跑而去,但或許是一個過快,她竟被自己給絆倒。隨著這一次跌倒,一陣天旋地轉,周遭的白霧降轉為暗,變成無邊無際的黑。

唯一的光芒,竟還是只有身下的路。就好像是被人從光明打入黑暗一樣,重新起身的她只能在黑夜的世界裡走著,小小的身軀竟是顫抖,她害怕這個彷彿黑洞世界。不同於先前的可怖,這是無有生命的真正的恐懼。

周遭的霧忽然部分的亮起,就像皮影戲的映照在霧上。她對此有印象,那是——某個魔物的巢穴。某個相似於自己的身影瑟縮於角落,而某些矮小的生物正陣陣地朝她逼近,那是無聲的震撼,勾勒起她的惡夢。

「不、不要——!」

這次那個孩子真的受不了。她雙手抱頭,蹲了下身,重複著與那場災難一樣的慘叫。這是真的惡夢,真切的深淵,她究竟是為了什麼走在這條路上——尋覓至今,她也走不大下去了。儘管一個人的心靈在怎麼堅強,終有潰堤的時候。更何況她只是一個孩子。

噠、噠、噠——

那她似曾相似,卻印象稀薄的聲音在遠處想起。每一聲都是謎樣的清脆。她鬆開了手,瞪大眼睛似的看向前方,雖然迷霧之中仍然看不見什麼,但她確定,有個她知道的東西就在前方,而那也是她不願意面對的「什麼」。但這條路終究只有一條。

——緩緩地站起身後,她看向前方。她沉默地望著一切,眼神或許還在茫然,只知道自己小巧的步伐再度踏了起來,踏入無有盡頭的深淵。她隱隱地知道那不是光芒,更甚者,那是有些恐懼的聲音,心裡卻違和似的安然。

那是她肯定的一切,也是真正拒絕的一切。一切矛盾地展開了。

最後,只知道她的眼前,路的前頭被「什麼」給堵死了。那個「什麼」她確實有印象,但不如說是被封藏的記憶被挖了開來,而所有的記憶如同暗濤的捲了起來,那是最為醜陋的什麼,也是最為痛心的什麼——前一場惡夢的她就在她正前方。

手底拿著槌子,盯著那類似丑時參拜娃娃的東西。一次次的將娃娃盯入樹木,手底的動作未曾停下。這就是躲在噩夢裡的她,她在此地就是魔王;眼下的自己也是她,但是她是被救贖的存在。因為救贖,所以難以理解;因為救贖,所以對此害怕。

難以言喻的情緒在米蒂心中浮現,她看著另一個自己,她理解又不理解;她害怕又不害怕;她發現自己的樣子是如此的滑稽,又難以親近——這就是別人當時看待的米蒂吧?理解自己之時,她又對自己本身感到畏懼了。

原生的恐懼,是對自己也對他人的,因為他人就是自己所看見的影子

——無法安然。她看著眼前的自我,或許也正是惡夢的本源,她不知道該用什麼情緒去面對。小腳就這樣的僵在原地,她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害怕什麼,就好像藝術世界被達達主義侵入一般,那原生的批判與拆毀。

是的,她不算人類;是的,她能是禍害;是的,她也能是孤兒;是的,她也可能是受害者。無數答案和身分疊加在她的身上,這樣無法的喘息才是她真正害怕的,而無有人能得以救援。連自己都一步也前進不了了,她那雙眸,也就此再次陷入陰暗。

她不是阿達歐牧師,也無法是阿達歐牧師。無法明擺的自己開導自己——只會陷入死胡同。

因為這是夢,空氣開始變得難以呼吸;因為這是夢,一切都變得具體的沉重。夢境在某方面來說也是現實,專屬於潛意識的,她有預感——自己只要在往前踏一步,理智就將在此失去。

「唉?又見面了啊?」此時的米蒂後方,忽然出現了聲音。正當她準備轉頭的當下––

「這次就幫你一把吧?妳欠我一個人情喔——」

被猛推了一把,冷然打回現實的狀態的她就這樣的往那她害怕的前方撞去。

她所看見的背後身影,是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黑髮獸耳男孩......



——之後便茫然的醒轉了。

《前篇》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27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Eléry_Apïum
不用擔心,因為我來了。

05-06 17: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lashbow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茲磨由島... 後一篇:【RPG公會】【調查任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iyaaa所有人
[殺戮之星-凡提亞]奇幻小說-火熱連載中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3806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