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0-8:反戈

作者:Luis│2019-05-05 16:23:09│贊助:250│人氣:859
  「歡迎登上女皇號,尊敬的項羽船長,或者我該說…少了一隻手的項羽船長?」此時在一艘裝飾著龍頭撞角的帆船上,一名身著如同皇帝般華麗龍袍,下顎還蓄著一條綁成了麻花辨的鬍子的男子說道,看向了坐在他面前,正不停大吃特吃的項羽。
 
  說起這名男子的來頭可是不小,他是坐擁整個中國東南沿海的大海盜,和傑克‧史派羅及哈克特‧巴博沙等大海盜齊名的九大海盜王的其中之一,控有新加坡麻六甲海峽的海盜皇帝,嘯風船長,甚至有傳言指出,每當這名大海盜的旗艦女皇號出現在海面上時,那裡的大海就會颳起一陣呼嘯的狂風,以及隨之而來的殺燒爐掠,固得嘯風之名。
 
  這麼一個威名遠播的海盜王出場,那肯定是要威震八方的,但眼下的場面實在是有些古怪,在嘯風的帶領下,一大群殺氣騰騰的海盜團團圍著斷了一條手臂的項羽,可他們別說是對項羽怎麼樣了,根本是連動彈一下也不敢,反而是在項羽的指示下不停的從船艙裡拿出珍貴的食物和飲水,甚至是萊姆酒來,與其說這些人是海盜,倒不如說他們更像是海上吃到飽餐廳的服務生,正在疲於奔命的應付一個食量超大的客人。
 
  那些海盜的臉色難看無比,但表情最鬱卒的絕對非嘯風莫屬了,畢竟造成眼前情況的主因很大一部分跟他脫不了關係,說起這個海盜王,最近實在是不怎麼走運,先是他在新加坡的據點被東印度公司給連根拔起,不得不率領僅剩的部眾倉皇出逃,接著則是在大海上遭遇了重傷發狂的利維坦,這隻可怕的龐然大物對嘯風數量本來就已經不多的艦隊又帶來了不少的損傷,要不是之後這頭怪物因為不明原因突然死去,那麼這個大海盜的故事說不定就得在這裡畫上句點了。
 
  不過嘯風還來不及慶幸自己的好運,厄運就再一次找上了他,就是從利維坦的肚子裡死命逃出來的項羽。
 
  當時在他們即將被利維坦一口吞掉時,項羽雖然即時將神崎拋出了水中,而他自己卻被利維坦給吃進了肚子裡,不過項羽並沒有像其他被這頭怪物吞掉的獵物一樣滑入牠的胃中,而是攀在牠濕滑的腸壁上不停的往上爬著,因為在這之前項羽已經讓這頭怪物吞了三枚微型核彈了,整整三枚的微型核彈啊,就算是當時的變異異型皇后也禁不住如此高當量的核爆的,所以當核彈的倒數裝置不停毒著秒時,項羽也手腳沒停的在利維坦體內亂鑽著,還時不時扯爛一些血管啦、臟器之類的東西,痛得這頭大怪物幾乎要把整片大海都給掀了。
 
  而當項羽好不容易來到利維坦的腦部,可以隔著牠的視網膜看到外頭的陽光時,那三枚微型核彈也恰好引爆了,微型核彈的破壞力固然強大,但由於是在利維坦體內引爆的關係,所以不論是爆炸當下產生的瞬間高溫和烈焰,還是隨之而來的強大衝擊波,都由這頭怪物悉數承受了,這也是項羽能夠從這傢伙體內活著逃出來的原因,雖然他也在過程裡受了不少傷,就連骨頭也斷了好幾根,但總歸是活著逃出來了,而且別忘了,項羽的體內還是有著伊藤改造的弱化版G病毒的,只要腦袋還在,那麼斷手斷腳什麼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再然後就是現在的情況,當嘯風的船隊靠近這頭怪物的屍體想要看個究竟時,項羽已經悄悄摸上了其中一艘船隻,船上的海盜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陌生人突然出現在船上,自然是立刻暴吼著攻擊了,但是別忘了,項羽雖然少了一隻手,可這裡已經是陽間,代表他之前在魔獄裡被封印的強化也全部回來了,而且就算退一萬步來講,以項羽本身三階基因鎖的身體素質,他完全可以讓兩隻手加一隻腳,照樣也能把這些海盜揍到連他媽都不認得。
 
  在打趴了十幾個海盜,外加幾乎把這艘船都給拆了之後,嘯風這才意識到不對,連忙從旗艦上發出停火的信號,而項羽也被嘯風以貴賓的身分迎接到了旗艦上,當項羽一踏上這個海盜王的船上也不廢話,張口就是跟他要了數十人分的食物和水來,畢竟從利維坦的肚子裡逃出來,項羽可是費了相當大的力氣,現在肚子正餓著呢。
 
  於是乎就有了最一開始時那古怪的場面了,雖然整個過程裡,嘯風都滿臉堆笑的想和項羽套近乎,但除了偶爾發出幾句像是食物、水、拿酒來之類的咕噥聲外,項羽都沒有答話,只是一個勁的狼吞虎嚥著眼前的東西,看得嘯風忍不住有發愣了。
 
  做為一個海盜,甚至還是一個稱霸一方的大海盜,嘯風可不是笨蛋,也看出了項羽絕非普通人,對於海盜來說,當面對這種打不贏也逃不了的敵人時,最好的方法就是加入到他那一邊,可項羽除了不停的吃吃吃外,整個過程連他媽的一句話也沒開口,這就讓嘯風有些鬱悶了,你要怎麼跟一個連條件都不願意提出的人討價還價啊?
 
  「咕、咕、咕,啊,飽了飽了,感謝款待。」當項羽一口氣喝乾一整桶萊姆酒後,他那恐怖的進食活動這才結束了,項羽隨手便點了根菸起來,接著好奇的看向嘯風「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們認識?」
 
  「啊,那是當然,偉大的項羽船長,你的事蹟可是已經快要傳遍七大洋了呢,而有些甚至連我們這種殺人不眨眼的壞胚子也不見得幹得出來。」嘯風滿臉堆笑的說著。
 
  「呃,不管你聽了什麼,我向你保證,絕對都不是真的。」項羽聽完頓時頭痛了起來,不用想,這肯定又是多虧了傑克那個大嘴巴幫的忙,上次才托那傢伙的福,害得伊莉莎白認為自己是個誘拐位成年少女的蘿莉控,天知道這次在傑克天花亂墜的鬼扯下,嘯風又把自己當成什麼了,呃,不過從他一臉淫穢的表情來看,項羽覺得自己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呵呵,你太謙虛了,項羽船長,不過我很好奇啊,你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我並沒有在附近看到你那著名的寒鴉號,你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嘯風說著說著,語氣忽然一轉「而且我們素未謀面,彼此井水不犯河水的情況下,為什麼要攻擊我的人?」
 
  項羽當然聽得出嘯風話中隱藏的殺意了,但他表面上依然不動聲色的和沒事一樣繼續抽著菸,可項羽的腦海卻飛快運轉了起來,他很清楚,單論武力的話,這艘船上全部的人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戰鬥力的強弱絕不是決定一場勝負的全部,運氣、智謀、對大局觀的掌握和手邊資源的調動等等,許許多多看似不相關的東西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一起,最後才變成了我們所熟知的勝負成敗。
 
  目前來說,項羽這邊所擁有的最強戰鬥力無疑就是他,智力和大局則有著神崎這個怪物撐腰,但最關鍵的資源,那個裝有戴維瓊斯心臟的聚魂棺…項羽暗忖著,看著嘯風的眼神忽然變得冰冷了起來。
 
  嘯風還沒察覺到項羽眼神的異樣,這在那邊叨叨絮絮著什麼海盜的公約、未宣而戰是懦夫的行為之類的話時,項羽忽然撓著頭髮開口了:「我要去海盜公會召開的地點。」
 
  項羽此話一出,嘯風的臉色頓時變了變,他的手下更是一陣嘩然,接著紛紛掏出了刀槍指向項羽,但嘯風畢竟也是見多識廣的大海盜,當即便手一揮制止了那些手下們。
 
  「為什麼你會知道海盜公會的事?不對,你想去那個地方幹什麼?你有什麼目的?」嘯風沉聲問道,方才那個油腔滑調的好人船長模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眼神冰冷的海盜船長,這才是一個統治一方的大海盜真正會有的模樣。
 
  「我是怎麼知道的不重要的,我去的目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打算是什麼,嘯風船長?」項羽冷冷問道,隨手拋了一枚銀幣給他,後者見狀立刻接了過來,他將銀幣湊到嘴邊輕吹了一口氣,接著便把銀幣放在了耳旁,隱約中,似乎還能聽到一陣奇特的低吟聲。
 
  「這是…?」
 
  「做為九大海盜王之一,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這代表什麼,起義歌已被傳唱,嘯風船長,不只是你,巴博沙跟傑克現在也正在往那邊趕去,所有的海盜王都會去那裡,這是你們的義務與責任,你躲不掉的。」項羽淡淡說道,隨手將菸屁股捻熄在桌子上。
 
  「傑克?你是說傑克‧史派羅?別開玩笑了,碰到這種情況,那傢伙肯定是第一個跑的遠遠的,他從當上海盜王起的那一刻就沒遵守過任何章程,現在又怎麼可能會乖乖的跑去海盜公會?」嘯風聞言不禁有些失笑,然而當他看見項羽的表情連眉頭也沒皺一下時,嘯風的嘴角頓時抽搐了幾下。
 
  「那傢伙真的會去?」嘯風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我沒必要騙你,另外順帶一提,我才剛和傑克從魔獄回來一趟,這也是為什麼你沒有看到我的船的原因,寒鴉號在進入魔獄的時候從世界的盡頭摔爛了,而我因為某些原因沒能趕上傑克的船,所以才會用別的方式逃出來。」項羽補充道,順手比了比那頭飄浮在不遠處的利維坦屍體。
 
  「船、船長,剛才因為浪太大的關係還沒看清楚,但是現在仔細一看,那東西不是鯨魚啊,那是…」一個有些見識的水手立刻瞪大了眼睛,語氣顫抖的說道。
 
  「廢話!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那玩意兒不是鯨魚,利維坦啊,守護著戴維瓊斯魔獄的獄卒…看在海神女妖的鬍子份上,項羽,你真的把那玩意兒殺掉了嗎?」嘯風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著,但項羽記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用一副「信不信隨你」的表情看著嘯風,但就是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反而更加讓嘯風深信不疑。
 
  「只是我不明白,項羽,以你的實力,別說是貝克特了,就算整個世界政府聯手估計也抓不到你吧?而且海盜可是不講團結,只講利益的一群混蛋,同行的人愈少,你能賺到的就愈多,既然這樣的話,你又為什麼非要執意召開海盜公會不可?」嘯風瞇起了眼問道,這可是個相當現實的問題,海洋這塊大餅就那麼丁點大而已,假如今天有一百艘海盜船在海上航行,那他們每個人能分到的最多就只有幾粒芝麻而已,但若是只有十艘的話,那剩下的人就能分得更多,甚至如果只有一艘的話,那他們完全可以獨吞整塊大餅,這就是鐵錚錚的現實,一人獨享遠遠比多人共享來得更有收益,也更吸引人。
 
  所以當一聽到項羽要前往海盜公會的地點時,嘯風頓時就不解了起來。
 
  「嘯風,你為什麼選擇會走上海盜這條路?」正當嘯風質疑著時,項羽忽然換了個口吻問道。
 
  「為什麼?這不是很簡單嘛,當然是…」嘯風正笑著想回答時,那原本即將出口的話語卻忽然哽住,是啊,自己拼上了老命,殺了無數該死的、不該死的人,雙手都染滿了鮮血,直到終於成為雄踞一方的帝王,這一路上的拼搏砍殺,為的究竟是什麼呢?
 
  是財富嗎?不,如果單單只論黃金的話,他光是從路過家門口海峽的船隻抽取過路費就早已賺得口袋飽飽的,金銀財寶早已經堆得倉庫要放不下了;那麼是為了權力嗎?不,也不是,在嘯風的地盤上,只要他說一,那還沒有人敢說二的,除了無法讓太陽從西邊升起外,他幾乎已經是個要風起風、要雨大雨的土皇帝了。
 
  既然這樣,那麼嘯風為何不舒舒服服的待在他的宮殿裡,就算東印度公司的人真的殺上門了,他只要繼續秉持海盜一貫「打不贏就裝孫子」的優良傳統,以他在新加坡的影響力,最起碼也能和東印度公司來個平起平坐,又何苦會淪落到今日這般田地?
 
  「不,不是這樣的,我之所以會選擇當海盜,是因為…」嘯風抓著腦袋上的刀疤,語氣糾結的說著「在這片大海上,有著我的夢想!」
 
  「沒錯!在過去,人們要追逐自己的夢想,是要用自己的雙手,用額頭上淌下的汗水和鮮血,拼了命的去爭取的,但是現在,貝克特卻想藉著和怪物交易來壟斷人們追逐夢想的權力,你身為海盜王之一開創了一個自由的時代,難道要眼睜睜看著自己創造的世界落入他人手中嗎?」項羽指著嘯風的鼻子問道,一片茫然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他不放。
 
  「那你有什麼好辦法?空談夢想大家都會,貝克特所握有的海軍數量是我們的好幾倍以上,不久前我還接到新聞,連幽冥飛船也站到他們一邊了,而這世界上唯一一艘能勝過幽冥飛船的海盜船,就只剩那個渾蛋傑克的黑珍珠號了!」嘯風低吼道,可他話才剛說完,一名水手忽然拿著份報紙急急走了上來,嘯風步耐煩的接過報紙,不看還好,一看卻讓他眉頭更加深鎖了起來。
 
  「這下可好,我們最後的希望也沒了,連黑珍珠號都被那些該死的傢伙拿去了!」嘯風怒道,將報紙用力摔在了桌上,項羽瞥了一眼,在上面的頭版新聞正掛著黑珍珠號被海軍艦隊拖走的照片,以及一隊被上了銬帶走的海盜,眼尖的項羽立刻在照片上看到熟悉的面孔,像是傑克、巴博沙、伊莉莎白等等,可更讓項羽驚訝的是,在那照片上的居然還有神崎,那個神崎居然也被抓了?!
 
  「不可能,神崎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的,這背後肯定有什麼古怪!」項羽仔細打量起了那張照片,很快他就發現照片上的神崎有些奇怪,她一手按著耳朵,另一手則不著聲色的比了個三的數字。
 
  「這是…?對了!嘯風,你的海圖還在吧?借我看看!」項羽一懍,連忙喊道。
 
  「海圖可是船長才能使用的,怎可以隨意外借?!」嘯風的大副立刻就反對了,但嘯風卻揮了揮手表示無妨,身為海盜王,嘯風除了武力外,眼力也是極高,一眼就看出項羽肯定發現了什麼,連忙讓大副去把海圖取來,接著一把攤在了桌面上。
 
  「我們現在的位置在這,海盜公會的位置則在這裡,然後這邊是黑珍珠號被襲擊的位置…」項羽一邊喃喃自語著,一邊用手邊的工具計算出了三者間的距離,再按照他從主神速成班那裡學得的航海知識,項羽很快就推論出了前往海盜公會所在地的時間。
 
  「三天!神崎早就知道我從魔獄逃回來了,被海軍抓到只是她想藉機傳達這個情報給我而已,她的意思是三天後,在海盜公會集合!」項羽長吁了一口氣,很快就得出了結論,這個布局相當合理,貝克特的目標是要端掉整個海盜公會,那麼他勢必會想盡辦法從知道的人中問出公會的所在地,而唯一知道的兩人,巴博沙肯定是不會鬆口的,但傑克就不一定了,或者該說…傑克百分之百會出賣眾人,只要貝克特一得到海盜公會的地點,那麼他肯定會馬不停蹄的趕去,這麼做反而是趁了神崎的意,免費讓她搭了一趟便車。
 
  好計謀,那麼接下來就看他的了,項羽暗暗想著。
 
  「看吧!除了幽冥飛船,現在連黑珍珠號也在貝克特手上了,海盜公會還拿什麼和他們對抗?!」嘯風吼道,眼下擺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場必敗無疑的仗。
 
  「我們有海神女妖。」但項羽可不這麼認為,他信誓旦旦的說道,無視嘯風一臉驚訝的表情。
 
  「用不著那麼驚訝,沒錯,就是那個你們從第一屆的公會就封印到現在的海神女妖,我們打算釋放她,貝克特不是有一整隻艦隊嗎?那我們就用一整片的大海對付他們!」項羽握著拳說道。
 
  「你可知道那傢伙被我們封印了這麼久,肯定對海盜們很火大吧?」嘯風謹慎的問道。
 
  「這個嘛,我們只能希望到時候她的憤怒是不分敵我的囉,大海嘛,從來都不是溫順的。」項羽狡黠的笑了笑,嘯風聞言,頓時也跟著笑了出來。
 
  沒錯,大海殘暴無情,天氣變化就像女人一樣翻臉不認人,但…這就是海洋之所以如此讓人們如此著迷的原因!
 
  「我可以帶你前往海盜公會的地點,但我有一個條件,傑克‧史派羅,絕不能讓那個渾蛋這麼輕易的就死在海軍手上!」嘯風咬著牙低吼道。
 
  「怎麼?你要救他?」這倒是讓項羽有些吃驚了。
 
  「當然不是!不要搞錯了,我之所以會幫傑克這一次的原因,就是為了能夠親手把他再次送入魔獄裡!」嘯風憤恨的說道「這個條件,你能答應吧?」
 
  「行,成交!事成之後,傑克要殺要剮隨便你。」項羽爽快的答應道,嘯風聞言也不廢話,他轉身走上了艦橋,接著對底下的水手們就是吆喝了起來。
 
  「張開全部的船帆,調整航向,我們要全速前進了,目的地是…海盜公會的集結點,沉船灣!」
 
  ○
 
  而與此同時,在另一艘同樣朝著沉船灣進發的船隻上,神崎正和一眾被抓的海盜們一起關在幽冥飛船的牢房裡。
 
  「好吧,看來出來混早晚還是要還的。」傑克看著爬滿了藤壺的牢門,忍不住嘆氣道。
 
  「這還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啊,傑克。」巴博沙白了傑克一眼,後者則是賊兮兮的嘿嘿一笑:「你懂的,此一時彼一時嘛。」
 
  「我真是快被你們兩個打敗了,能不能稍微看一下我們現在的情況啊,我們可是被關在一艘鬼船上啊,你們就不能稍微有點緊張感嗎?」伊莉莎白按著額頭吼道。
 
  「哈哈!如果妳是這個打算的話,那我勸妳還是早點放棄吧,那傢伙唯一會緊張的時候,只有當萊姆酒全被喝光的時候。」巴博沙哈哈一笑道。
 
  「這就是我從來不帶女人上船的原因。」傑克嘟囊了幾句道。
 
  「我放棄了,這傢伙的腦袋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會有的。」伊莉莎白摀著臉,無力的癱坐在了神崎旁邊「還有妳,難道妳也不緊張嗎?」
 
  「啊啦,有什麼好緊張的呢,我的計畫可是很順利的在進行喔。」神崎微笑著瞥了伊莉莎白一眼,這個女人一聽頓時就矇逼了,進行的很順利?她可沒聽過哪門子的計畫是讓自己被敵人給抓了啊。
 
  正當伊莉莎白還想追問時,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來,不多時就看到諾靈頓領著幾名士兵走到了牢門前,諾靈頓向旁使了眼色,一個士兵立刻拿著鑰匙打開了牢門。

  「詹姆斯!威廉在哪?你們把他怎麼了?!」伊莉莎白見狀立刻衝到了牢門前,不久前諾靈頓才派人把威廉帶走,而如今只看到諾靈頓一人回來,卻不劍威廉的身影,頓時就讓伊莉莎白焦急了起來。
 
  「做為東印度公司的特派員,特納先生現在自然是在貝克特爵士的船上工作了,請恕我失陪,我是來帶走史傑克船長的,有個老朋友正等著和他見面。」諾靈頓一板一眼的說道,他一揮手,兩個士兵立刻將傑克從牢裡給揪了出來。
 
  「呃,那麼和這個老朋友見一面,會不會讓我送命啊?」傑克滿臉堆笑的問著,任由那些士兵持著槍將他架了出去。
 
  「這你最好親自去問他了,好了,把人帶走。」諾靈頓面無表情的說道,那些士兵立刻將傑克給帶走,然而就在眾人以為諾靈頓要關上牢門時,他卻喝退了兩個負責看守的幽冥飛船船員,接著逕自走進了牢門裡。
 
  「你還想做什麼,詹姆斯?你不是已經得到你想要的了,現在還來這裡是想來嘲笑我們的嗎?」伊莉莎白冷冷問道。
 
  「我說過了,伊莉莎白,我和妳父親的死真的毫無關係!」諾靈頓解釋道,但從伊莉莎白臉上的表情來看,這個女人完全沒有想聽他解釋的打算。
 
  「好吧,如果光用言語還不能表示的話,那麼我就用行動證明!」諾靈頓沉聲說道,他忽然走到了眾人面前,接著從懷裡掏出把小鑰匙就給他們解開了手上的鐐銬。
 
  「你這是在做什麼?!」這下換成是伊莉莎白吃驚了,一旁的海道也是面露驚訝,他們怎麼想也沒想到,那個一板一眼的諾靈頓居然會就這樣放走犯人。
 
  「就像妳之前說的,選邊站。」諾靈頓沉聲說道,他四下打量了下確定沒人在後,這才將一個沉重的布包扔在了地上,裡面裝著滿滿的刀劍和火器。
 
  「花得時間比預期的還要久呢,准將。」就在眾人還在詫異時,神崎忽然走了上前道,隨手便從袋子裡取出幾把火槍掛在身上。
 
  「妳以為在支開那些看守的船員的情況下,同時還要幫你們弄到武器很容易嗎?」諾靈頓苦笑道。
 
  「貝克特呢?」神崎問道,在身上掛滿了火槍後,又把剩下的武器分給了眾人。
 
  「和你猜測的一樣,他正在研究從傑克那得到的羅盤,我猜他一定是想用那個羅盤找到海盜公會,但發現怎麼樣都使用不了後,才讓我把傑克帶去的。」諾靈頓回答道。
 
  「那個白癡當然找不到了,羅盤只能指出一個人心裡最想要的東西,姓貝的現在可是想把傑克弄死想得不得了,他是不可能靠著羅盤找到海盜公會的。」巴博沙癡笑道,從袋子裡翻出自己的寬邊帽後滿意的戴上。
 
  「那麼我們可以走了嗎,女士?我的人可是已經等不及了啊.」巴博沙問道,指了指身後一眾武裝起來的海盜。
 
  「隨時可以。」神崎微笑道,正想走出牢房時,手臂卻被伊莉莎白一把抓住。
 
  「等一下!這麼說這一切都是你們從一開始就策劃好的?」伊莉莎白恍然大悟的說道,看著神崎的雙眼也逐漸瞪大「沿路給貝克特留下追蹤線索的人不是詹姆斯,而是妳,神崎!」
 
  「我們可以等回到黑珍珠號上再來慢慢討論,現在我們該走了!」神崎笑了笑說道,雙手拔出了火槍,同時看向了腕錶。
 
  「五分鐘內逃出幽冥飛船,計時開始!」

縮圖
腦袋是個很好的東西,真希望每個人都能有一顆....噢抱歉,我忘了他的頭是實心的,根本裝不下╭∩╮( ͡⚆ ͜ʖ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22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3 篇留言

焉紫妃
每週最期待的更新上線啦 辛苦作者大大了

05-05 16:52

Luis
[e28]05-05 18:33
邪惡秋雨
早就在等更新了 剛好玩完古墓奇兵9後正在緩和3D暈中就看到了
好ㄅ 現在來看看要怎樣利用海神女妖來打爆深海閻王ㄌ

05-05 17:03

Luis
大章魚表示:我好像聽到我的前妻了?05-05 18:34
slenderman
我每次看智者解釋計謀的時候腦袋都會變成實心的

05-05 17:47

Luis
我不是針對你 我是說在做的各位 都有腦袋05-05 18:34
伊藤
看來主神被算計了,原本的最高難度連個諾靈頓都可以吃熔岩果實,這下反倒因為劇情轉折,諾靈頓渴望成為戰力之一了,這明顯是主神的疏失

05-05 18:31

Luis
走 我陪你去控告主神05-05 18:34
悠傑
封面Lily先推 後面再看

05-05 19:04

Luis
還是先玩場牛頭王?05-05 19:12
白煌羽
辛苦了

05-05 19:26

台妹喬
涼月:女妖麻麻粗乃玩~(((o(*゚▽゚*)o)))

05-05 21:37

Luis
大章魚:麻麻?!
緹亞:怎麼?你以為只有你會風流嗎?(菸05-05 21:58
悠傑
諾靈頓表示:其實我可以直接幫你們滅了他們,不需要這麼麻煩
神崎:啊啦!我才剛復活,多給我點戲分沒關係吧

05-05 21:58

Luis
某羽:考慮入夥不?本隊目前極需人才(被巴05-05 22:15
台妹喬
涼月:我有一個爸爸,還有許多個媽媽(一臉自豪(#

05-05 22:27

Luis
此時 某章魚還不知道自己綠了…不對你全身都是綠的啊渾蛋!05-05 22:45
fakeITMan424
涼月的麻麻好,妳女兒離隊出走了,她似乎有點想家

05-05 23:50

Luis
葉子:伯母你好 (種子式乖巧05-06 06:58
邪惡秋雨
等等 之後該不會邀諾靈頓這傢伙入隊ㄅ?他那岩漿果實能力若不為神崎.....我是說為中洲隊所用的話算是一大戰力ㄟ 反正他追不到伊莉莎白ㄌ(諾:哭ㄌ

05-06 01:52

Luis
不要瞎掰好嗎05-06 06:58
初戀的悸動
劇情人物邀請手鐲,5000獎勵點數,B級支線劇情一個(?

05-15 15:42

Luis
傑克:這是啥 看起來挺值錢的誒(戴
羽:幹…05-15 17:00
伊藤
這禮拜才剛把Z大的無限恐怖補完,看到幾個覺得很遺憾沒被Z大完成的點,ZZ欠詹嵐的感情歸宿的交代,小叮噹最後一戰才得到感情,主人格趙櫻空跟趙綴空雙雙殉情,連同副人格喜歡ZZ也只能把殘缺的心靈之光補給ZZ,隊伍醫療擔當的程嘯戲份跟葉子一樣都是搞笑擔當,後期醫療成分還比參與戰鬥少的多,估計後面秒天秒地秒空氣的節奏,治療也沒用了,然後沉睡到最後一戰前才醒的詹嵐還有霸王戲份單薄,估計作者後期有心無力,太多角色要塑造反倒成了一種問題,埋太多伏筆但又在後面幾部作品文筆匱乏的狀態交代不出來至少曙光裡面好像還沒聽說能復活最終戰的各個隊員,遺憾啊

05-18 04:17

Luis
和某X年血戰有87%像05-19 14: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iscord試開...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大家
小屋繪圖有更新,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