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RPG公會】【茲磨由島宅急社工】失敗

作者:守墓人│2019-05-05 16:01:37│贊助:10│人氣:67


(由可拉斯尼格拉斯繪製。)



沒來由地,其實也不是沒有原因,
奧茲想起解決夢之華委託後日向光曾問過她的一個問題:

『為什麼不找索妮亞幫忙?』

的確,以外表來評斷,日向光是相對比較合適的人選,
但二人都知道,索妮亞好歹也是受銀星政府認可的中階冒險者。

所以,為什麼要選擇他而非索妮亞?
對此,奧茲的回答是——


 因為索妮亞她,完全不安逸
『因為索妮亞醬,不符合條件。』

為免讓對方擔心,奧茲選擇簡單帶過這個問題,
但問題,並不是不提起就會自動消失。

即使是來到了阿斯嘉特,人身安全稍微有了點保障,但還是不夠。
索妮亞的情緒還是不穩定,甚至還有了更多讓她困擾的事。

所以。
奧茲撫摸透明無色的水晶表面,透過它注視在裡頭沉眠的病人,
那白髮的人兒面容平靜,看起來只是單純的睡着了。

——才怪。
她的病人就在她眼底下,迷失在茲磨由島裡。

奧茲曲起手指,像敲門似的輕敲了兩下水晶,
「索妮亞醬,我有點生氣呢。」

語氣輕柔,她嘴邊甚至還噙着微笑,不知情的人想必以為那只是玩笑般的威脅。
但若是熟悉奧茲的人,就能從這與平日無異的表現嗅出怒氣。

可是,沒有回應。

奧茲終究是個與「心理」打交道的人,也是個理性的人。
與其再浪費時間,倒不如快點解決。她輕輕呼了口氣。

把人硬扯出來,這個方案不在奧茲的考慮範圍。

雖然沒有人來委託,她本來也沒打算主動接受MARD的徵召,
但還是有略略看過關於茲磨由島的資料,所以她知道,不進去就無法直接干預夢境。

也不是不可以自己直接進去,這樣也比較快,
但既然不知道要弄多久,她不想讓索妮亞以這個狀態一個人待着。

也許應該叫光來幫忙看着,
她這樣想。但現在這個時間,對方也在睡。

所以,要等到明天。

接觸水晶的右手開始催動她擅長的精神魔法,
其掌下散落的小光點穿過平滑的表面,在女孩身邊飄浮。

水晶柱裡,沉睡的睡美人。

在索妮亞安全醒來前,一直使用魔法吧。
她以手遮掩打了個哈欠,做好長期作戰的心理準備。

為了確保自己不會不小心入睡,
奧茲拿了本書,把它擱在床頭櫃上,單手掀動書頁。


其實還有另一個解決方法。

MARD會派遣冒險者到島上「清掃惡夢」,如果現在剛好有人掃到索妮亞的夢……
奧茲對此還是稍稍有點期望的,雖然只有稍稍。

除了「自由之都」,阿斯嘉特也經常被稱為「冒險者的城市」。
但因為性格關係,奧茲不曾與其他人合作過,只能從一樁又一樁的傳奇事蹟妄自猜測。

如果是這群被她憧憬着的冒險者,是不是就能順利地把人哄出來了?

不過就奧茲的了解,城裡聚集的、活躍的冒險者,大多是以戰鬥為主,
像她,像索妮亞這種不能下場打的,應該還是佔少數。

……這種細膩的任務交給他們真的沒問題嗎?
微弱的期待似乎變得更弱了。

然後很不幸地,她的疑問是正確的。

「……!」
奧茲停下施法,治療自己被燙到的右手,訝異地把視線轉向水晶柱。

本來的透澈染上了讓人一看就覺得不妙的鮮紅色,
就連裡面的人也緊緊皺起了臉,看起來像是在忍受什麼。

茲磨由島不會干擾作為憑依物的夢境,既然如此,答案只有一個——
有冒險者進去索妮亞的夢了。

但別說把人帶回來了,這個狀況怎樣看也絕對不會是好事。
就在上面說這些廢話的時間,奧茲已經展開了好幾個不同類型的精神魔法。

「  。」
就和平日工作時的表現一樣,冷靜、準確、專業,
正正因為是在乎的人,才更不可以緊張。

她從容地控制自己的魔力輸出,務求以最少的魔力儘快把情況緩和下來,
接下來還要撐一整個晚上,可不能這麼快就揮霍用盡。

雖然她對自己的魔力量也有一點信心就是了,
但,任何失誤都不被允許。

說到失誤。
奧茲勾起優雅、溫文、寬容的淺笑,不知道MARD會不會記錄是誰到了哪一個夢境呢。
或許,之後去幫忙的話,就能拿到名單了吧。

現在她在乎索妮亞,不過是心血來潮,或許哪一天沒興趣了就會棄之不顧。
但——那一天還沒到來。

不過雜事先放一旁。奧茲彈指,收回了一個魔法。
雖然還沒徹底還原,但那狂暴的紅色明顯變淡了,這算是比較好的消息吧。

「不喜歡的話,就把他們踢走;
 難過的話,儘管哭出來。
 這是妳的夢,無人能阻擋妳。」

溫度已經下降許多,奧茲重新把手貼上,低語着:

「我∎∎,
 ∎∎妳,
 把妳視為∎∎∎∎的人。

 因為∎∎,所以我必定會∎∎∎,
 請妳不用∎∎,耐心等待。」

這些話語,隔着水晶,隔着夢與現實的距離,她能聽到嗎?
聽不到吧。奧茲並不在意。


最後一抹殘紅被驅除,少女蹙起的眉頭終於重新舒展開來,變回那平和的睡顏。
超沒危機感的啦,奧茲吐槽。

但暫時應該沒問題了,奧茲打了個哈欠,伸伸懶腰,繼續守着。
也許是因為一下子放鬆下來,她的意識有點鬆散。

她懶洋洋地一手掀書,一手施法。
忽然,她好奇起自家病人的夢的內容。

雖然對不上視線也接觸不了,不過。
右手繼續使用安撫的魔法的同時,左手也移來碰觸水晶,讀取。

只是實驗性質,奧茲對此也沒很大期望,
『糖……對不起……』
——真的聽到了一點東西。

奧茲感興趣地揚眉,思考起這短句的意思。
對不起……在做夢的應該是原人格吧?為什麼會道歉呢?

其實奧茲並不了解索妮亞的過去,或許應該說是了解得不夠深入、不夠瑣碎,
她不說,她不問,她們就是這樣相處的。

奧茲回想起對這白髮少女的最初印象,
月夜下,隱於樹影之中,一雙散發妖異紅光,狠如兇獸的瞳眸。

分開後的這段時間,對方真的有努力改變自己,但這份改變真的好嗎?

嘛,說回正題,如果會道歉,那這個夢的內容應該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又或是——在做夢的意識,是幾年前的索妮亞。

夢到過去的事並不罕見,但如果夢境被具現,當中的意識也跟隨夢的內容倒退,
那現在在茲磨由島的少女,會是怎樣的模樣呢。

再小一點,自己沒見過的索妮亞啊……奧茲嘆了口氣,
她也很想看看。

然後她又打了個哈欠。

……不對。
平日熬夜也不會這麼睏。

奧茲倏然站起,居高臨下看見在坐下時看不見的水晶柱背面——
正飄散着淡到彷彿僅能維持一秒的煙。

她理解了,明白了,也更生氣了。

「索妮亞妳……!」
被暗算的她終究還是倒下了,倒在那水晶柱旁。

失去意識前,歪斜的視界最後能捕捉到的是那不起波瀾的睡臉。

這件事解決後,這張可愛的臉要擺出怎樣的表情來賠罪呢?
說來可笑,她閉起雙眼前竟是在想這些有的沒的。

奧茲知道自己將一夜無夢。







(由多多(goo752000)提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22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rainbow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失敗作劇本與它的廢物編寫... 後一篇:【RPG公會】【故事】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八方旅人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