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殭屍末日旅遊錄3:第一個高雄營地

作者: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2019-05-05 04:21:25│贊助:4│人氣:110
今天我也想活的像人類。
 
雖然在世界末日的狀態下還要給自己個每日目標感覺有點無意義,不過既然不會被殭屍咬的話,那想點事情給自己做應該也無可厚非吧,不過怎麼樣才像人類這點,我倒是沒想法,只知道殭屍跟人類最大的不同就是不會亂咬人……吧。
 
不過那種東西是我以前剛知道自己不會被殭屍咬的時期在煩惱的事情了,現在的話倒是不用想那麼多……現在的每日目標就是到了新的地方後,就要晃晃看這些地方的名景點,見識一下每座都市自己的特色。
 
是的,今天終於來到那個聽說是發大財的城市-高雄了。
 
雖然聽說是台灣南部最發達的都市之一,不過果然在到處都是殭屍的狀態下,經濟發不發達都沒有意義吧。
 
繞了剛抵達的地方一圈,感覺上沒有什麼特別有趣的地方後,我確認沒有殭屍注意到我發出的聲音,悄悄打開一個小門後走了進去並重新將門鎖上。
 
這個地方應該是倖存者的營地吧,走了幾步後,我來到一間像是早餐店的地方坐了下來,外面的招牌上還寫著什麼江紅茶牛奶的,看來是同家-如果我真的也姓江的話。
 
吐了一口氣,並揉了揉有點痠痛的雙腳後,我檢查了下背包,從裡面拿起高雄市導覽地圖後看了下自己的位置。
 
這裡的話……似乎離美麗島捷運站很近的樣子,美麗島捷運站聽說也不錯看,至少有個很漂亮的天花板……還是什麼來著的。
 
確認好自己的位置後,我將地圖收起來,突然的,手肘撞上了什麼柔軟的東西。
 
原本還以為是殭屍的我轉頭一看,是一個放在桌上,還留有餘溫的三明治。
 
 
 
 
 
三明治嗎……看來是有人匆匆忙忙離開這裡的時候留下來的?
 
……既然都離開了,應該不會回來了吧。
 
而且我也餓了。
 
我將三明治拿起來觀察了下,外面是很普通的吐司,裡面也只是放了個起司跟蛋……難怪會被丟在這裡,這種簡單的菜色果然只是應急糧食吧。
 
外型上來說雖然不是完整的,但是看痕跡應該只是用手撕的,我就很放心的咬下去了。
 
結果在咬下去的那一瞬間,我的心中立刻就有什麼炸裂開來!
 
這股味道是……!我趕緊又將三明治移到前方仔細端詳,吐司烤的酥脆,上面還塗了一層奶油,溫潤又富有層次的口感,簡直就像是在我的舌頭上裝了彈跳床一樣的讓美味在我的口腔中不斷彈跳!
 
更重要的是他的蛋!
 
從流出了蛋汁來看應該是半熟蛋,但卻不只是普通的半熟蛋!裡面的蛋汁多的不像話,只要輕輕一擠,蛋汁就會像是水蜜桃一樣的爆出來,再跟融化的起司一起吃下去,實在是太邪惡了!這一年來我在旅途上也有經過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餐館,遇過各式各樣的人做起司蛋三明治給我吃過,但這個,完全是不同次元的存在!
 
實在是太誇張的美味,如果不是實際吃過的話,絕對無法理解這個三明治有多美味!如果台灣早餐的三明治都是這種味道的話,那一定能帶給所有人活力,殭屍絕對用不到一年就能通通殺光!這個構造普通的三明治就是有著如此的魔力!
 
我再也忍不住誘惑,又立刻拿了起來吃了好幾口,享受著奶油、烤吐司、起司和蛋汁在我嘴裡融合的口感……
 
「啊!三明治小偷殭屍!」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喊道,害我嗆了一下,嘴巴裡的蛋白也不小心吐了出來。
 
 
 
 
 
「誒?嗆到了!?難不成是人類?」男子看見我嗆到的模樣,走過來關心道,幸好不是一看到就開槍,不然我可能就完蛋了……
 
「嗯,我叫做江白,是人類。」我拍了拍胸膛,總算覺得順過氣了,看了一眼眼前穿著夾克,背上背著一把來福槍的短髮男子,「這個三明治是你的嗎?」
 
「嗯,不過你都已經吃了就算了,給你吃吧,」男子苦笑,「你是從哪裡來的,怎麼躲進這裡的?」
 
「我是……墾丁人,剛才趁著殭屍不注意的時候溜進來的。」基本上來說我沒有說謊,雖然之前的記憶中我在嘉義,不過醒來後我確實是在墾丁。
 
再加上雖然殭屍不會主動來咬我,但是要是聽到我發出的聲音還是會靠過來的,所以我這一年來也已經訓練讓自己走路安靜的像貓咪一樣,鞋子也挑不會發出聲音的步鞋。
 
「墾丁到這啊……很不容易吧,」他指了下自己,「我叫林新男,現在25歲,你呢?看上去皮膚好蒼白啊。」
 
「……24歲?」我想了下自己的外型,給了個大概的數字,而且通常年齡比對方小,對方才比較不會對自己抱有戒心。
 
「比我還小一歲啊?真是人不可外相,」他上上下下的看了我一眼,「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帶你去我們的營地吧。」
 
 
 
 
 
我跟著他走一段路後,來到美麗華捷運站一號出口前面,理所當然的,這裡的鐵門也已經拉下來了。
 
「你們的營地在地下?」
 
「嗯,人蠻多的,在上面的話太容易引起注意,在地下比較安全,聲音也不容易被聽見,殭屍要是從一個出口闖進來了,我們也可以從另外三個出口逃脫。」新男說著,舉起手臂後手指鑽進鐵門的縫隙中一勾,鐵門內側的鎖就打開來了。
 
「所謂狡兔三窟呢。」
 
「哈哈,就是這樣。」新男說著,將鐵門從下方舉拉了起來,「進去吧。」
 
我蹲下身子從鐵門下方鑽了進去,新男跟我一起鑽進來後將門重新拉了下來,並且上鎖。
 
 
 
 
 
「你們在這邊待多久啦?」我問。
 
「嗯……我進來三個月有了吧?」新男說道,「聽說這裡的人都待半年以上了呢。」
 
「半年啊,那還真是厲害,我在同一個地方一個禮拜就受不了了。」因為會有很多殭屍聽到我行動的聲音跑過來。
 
「是呢,我也覺得他們很厲害,」新男說,「需要我為你介紹裡面的各個區域嗎?」
 
「不用……有沒有吃東西的地方?」
 
「哈哈哈,就知道你餓了。」
 
林新男帶著我到一個有數十個人聚集起來的地方,這裡有油條的香味,湯麵的香氣……是陽春麵攤,麵攤的看板上有寫著麻醬麵,上面有個"三"字。
 
「有麻醬麵誒。」我說,「有點想吃,你們這裡能付錢或物品嗎?」
 
「你喜歡吃麻醬麵啊?那你等我一下。」新男說著,從衣服的口袋中拿起一個像是名片的東西,走到麵攤前面。
 
「不好意思,我要一碗麻醬麵和一個餛飩湯,幫我扣四點。」
 
「喔……稍等一下。」無精打采的麵攤老闆從折凳椅上站了起來,並且拿起原子筆在名片上畫了幾下後便開始煮麵,我和新男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抱歉,讓你破費了。」
 
「不會啦,難得遇到年齡相近的新同伴進來,請客一下沒差啦,而且我也想喝點湯。」新男笑道。
 
「不過講到破費……剛才那個是付錢嗎?」
 
「是啊,我們這裡都是用點數制的,」新男說著,將自己的名片遞給我,上面寫著他的名字,並且有著數十個印章,不過有幾個被劃掉的。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職責,然後根據職責的難易度來獲得點數,像我這種年輕的,就是負責出去探索物資的,一趟兩個點數。」
 
(出生入死一趟就三分之二碗麵啊……)
 
「這樣感覺很抱歉誒。」我將名片還給他。
 
「不會啦,反正每天都要出門的。」新男說著,外面傳來一陣叫聲。
 
「是領導!領導來了!」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聲音,讓我和新男回頭一看,一位長相普通的禿頭男子,身後帶著兩個拿著步槍的保鑣走了過來。
 
 
 
 
 
「領,領導!」麵店老闆興奮的叫道,「今天怎麼會來我們這邊了?」
 
「肚子餓啊,還能有為什麼?」領導露出和藹的笑容。
 
「請坐請坐,今天想吃什麼?」老闆說著,將椅子從桌子底下拉出來,做了個請的手勢。
 
「這個嗎……麻醬麵吧。」領導說道。
 
「沒問題沒問題,這邊剛好有一碗,」老闆說著,將那碗原本屬於我的麻醬麵端給那個領導,又盛了一碗餛飩湯給他。
 
「誒?沒點餛飩湯啊。」
 
「我請客,難得領導來吃嗎。」老闆笑嘻嘻的說道。
 
 
 
 
 
「那好像是我的麻醬麵跟你的餛飩湯來著。」我跟新男說道,那位禿頭領導的身旁圍繞了很多人,和他有說有笑的。
 
「忍一下吧,畢竟他是這裡的領導。」
 
「他殺殭屍特別兇?」
 
「不,你沒看以前的新聞嗎?他做的事情可多了,有去美國知名大學演講過,蓋賽車場,請外國明星來演講,還有一大堆事情都是他做的,他以前還當上高雄市市長來著,殭屍潮開始後他就跟大家一起躲在這裡,然後過了沒多久就被推上來當領導了。」新男滔滔不絕的說道,看來是以前新聞常常出現那位領導啊。
 
「可是還是沒殺過殭屍吧。」
 
「嗯,這個……」
 
領導原本還跟大家談笑風生的,結果視線和我對上後神色一僵,舉在半空的湯匙掉進餛飩湯裡。
 
「領導怎麼了!?你不舒服嗎?」一旁的其中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拍了拍領導的背,並順著他剛才的視線看見我,「沒見過的人!你是誰?」
 
說著,他將步槍舉起來對準了我。
 
「等等等,等一下!」新男趕緊站到我的面前,「他是我在外面遇見的人!叫做江白!剛才才進來的,他說肚子餓了所以我就帶他來這吃麵!」
 
「新男?這傢伙是剛從外面帶回來的嗎?」西裝男將步槍放下後看向我,並問了我一些基本問題,我也照剛才回答新男的答案回答。
 
「臉色白成這樣,真的能做什麼嗎……」西裝男說著,看見我的背包,「裡面有甚麼東西?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我看向新男,後者無奈地對我點了點頭,我打開背包,並且將裡面的東西一個個拿出來。
 
 
 
 
 
「日誌,我把對殭屍的觀察還有一些生活上的細節都記錄下來了,」我將日誌拿給男子看,男子看了一會後便瞪大眼睛,並將我的日誌交給另一個男子看後問道,「你是怎麼獲得這麼詳細的資料的?」
 
「就……靠近點多看幾次就知道了。」
 
「勇氣可嘉。」他點了點頭。
 
我拿起小型手槍,「防身用。」
 
我拿起塑膠鴨鴨,一擠下去就發出聒聒的聲音,「吸引殭屍用。」
 
我拿起三個鬧鐘,「一樣吸引殭屍用……還有計時。」
 
然後又將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具堆了出來,麵攤的桌子上擺了物品感覺就像是贓物現場一樣。
 
「嗯,看來你也是經歷過許多次生死經歷的人,不然也寫不出這種東西,既然如此的話,你之後跟新男一組,負責當在巡邏組吧,這樣沒問題吧領導?」男子說完又轉頭問向領導,雖然我覺得這種事情這個男的自己就能決定了。
 
「沒有問題。」領導點了點頭,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抱歉,你的皮膚白成這樣,害我剛才以為是殭屍來了。」
 
眾人哈哈大笑,像是罐頭笑聲一樣。
 
「這是你的集點卡,用背面,把自己名字寫上去。」西裝男將一個名片交給我,正面是某參選總部的資訊,「然後你的槍和筆記,我們需要收走。」
 
 
 
 
 
「蛤?」我皺眉,「等一下,那些都是我的東西誒。」
 
「你的筆記對我們今後要對付僵屍以及集體行動時非常管用,待會我們經過影印後會還給你,」西裝男說著,已經把我的筆記本收進懷中,「至於槍枝,我們這邊都是統一分發的,不准私帶,林新男,你在這待那麼久了應該知道回來就要先把槍枝放回統一保管的地方的……但這次看在你有帶來一位新戰力,就不扣點了。」
 
「嗯,謝謝。」新男點了點頭。
 
「好啦,我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們走吧。」領導突然站起來說道,西裝男很有力的回應一聲後,轉身跟著領導離開了。
 
 
 
 
 
 
「你們的麻醬麵跟湯。」老闆冷冷的說著,將麵跟湯放在我們的桌子上後轉身回去。
 
林新男拿起一旁的免洗筷和湯匙,並將免洗筷放在我前方後,空氣陷入寧靜。
 
「……不快點吃會涼掉喔。」新男說道,對湯匙上的餛飩和熱湯吹了一口氣後吞了下去。
 
「我知道……不過我還是不太喜歡剛才那個領導跟保鑣的做法。」我一隻手撐著下巴說道,「你不會有意見嗎?」
 
新男看了一眼老闆,確定他在划手機後才小聲說道,「還是小聲一點吧,領導在這裡地位很高的。」
 
「他講一句話就等於是你出去外面跟僵屍拼命兩次誒。」
 
「沒辦法,領導啊。」
 
「你說領導,他是要把你們領去哪裡?」我說著,火氣不自覺間的上來了,「到處都是僵屍,難不成你們是希望那傢伙帶你們去台北搭飛機去新樂園?」
 
「我們之後要去中國。」老闆說道,「他們那邊很厲害,不管是什麼樣的災情都能控制在35人以下,殭屍爆發的狀況出現後也一樣,那邊一定很安全,還有,你要是敢再講領導一句壞話,麵就不用吃了。」
 
老闆說完後,又回去滑手機了。
 
「吃麵吃麵。」林新男苦笑。
 
我拿起免洗筷子,簡單刷了兩下準備要用筷子撈起一口麵的時候,突然傳出了警報聲嚇我一跳,一根筷子插進碗中。
 
「那個是……僵屍要來了的警報!?」新男立刻站了起來,並將碗拿起來將剩下的湯一飲而盡,並將槍背在身上,「江白我們走吧,麵待會再吃!」
 
我看著眼前插著一根筷子在上面的麵,不知為何的感覺眼角有點濕潤。
 
「嗯,走吧。」
 
 
 
 
 
我在林新男的帶領下來到附近的廣場,旁邊也都聚集了幾十個成年男子,有幾個看到我之後,似乎是被我蒼白的皮膚嚇到了,不過又隨即看向前方。
 
前方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音,我一看,是剛才那個西裝男站在一個鐵箱子上俯視大家。
 
「先講一個壞消息,雖然聽到警報大家應該就心裡有數了。」西裝男說道,「我們透過剛才D區的攝影機發現,僵屍來了,而且是一群。」
 
沒有人出聲,但看了眼身邊的人,臉色都有點不好看。
 
「雖然只是一小群,我們也可以透過封鎖鐵門讓他們沒辦法進來,但要是就這樣放著不管的話,只怕會有更多僵屍跟著他們進來,積水成災。」
 
「那句是我在筆記上寫過的。」我悄悄跟一旁的新男說道。
 
「不過相對的好消息是,我們這邊的軍火相當充足,只要應對得當的話,就可以在更多僵屍過來之前迅速解決。」西裝男說道,「現在我要在場的男士們,一起到槍管儲藏室拿好你們的槍枝,裡面已經為你們裝好子彈了,記得不要誤擊隊友,能省子彈的時候就省,也不要逞英雄,性命最重要,記住你們平常的游擊戰訓練,以上,整裝!」
 
喊完之後,底下的男人們也跟著喝的一聲,並跟著西裝男的腳步走向儲藏室。
 
「走吧,你也需要新槍吧?」新男說道。
 
「嗯,」我看了一眼前方的西裝男,「那個領導也會跟著我們去殺僵屍嗎?」
 
「應該,會吧?」新男說道,但語氣也是很不確定,「到前線後我滿腦子就是想著怎麼殺僵屍了,領導在哪老實說沒有人會在意吧。」
 
 
 
 
 
 
拿好一把銀色的手槍後,我和新男來到D區的入口。
 
「準備好了嗎?」西裝男回頭看向我們,我也看到他身旁蹲坐的人正是領導,「待會打開門後,瞄準頭部開槍,一但引起他們的注意,我們就開始按照計畫路線撤退來分散他們的數量,然後各個擊破,明白了嗎?」
 
眾人點點頭,西裝男拿起無線電,並且說一聲可以開了之後,鐵門立刻開啟。
 
槍彈的聲音響起,眼前的殭屍也開始紛紛倒下。
 
正當我以為不用照原計畫撤退時,殭屍中突然竄出一個黑影,並且立刻撲到站最前面的西裝男身上,並且尖銳的手爪一揮就將西裝男的胸口撕裂。
 
「三寶!是三寶!他混在殭屍底下嘛!?」「這樣怎麼辦?領導的手下被秒了!」「撤退!總之撤退!」人群慌忙的喊道,西裝男一死大家瞬間就亂了套,殭屍們也已經衝了過來。

(喔,這裡把青蛙叫做三寶。)
 
「快!我們快跑!」新男對我吼道,我對著殭屍開了幾槍後便跟著新男一起逃,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青蛙似乎是聞到新男的腳步衝了過來。
 
看了下周遭也沒有其他人,那就好辦了。
 
「你快跑!我來解決他。」我對新男說道,從口袋中拿起開山刀。
 
新男只是看了我一眼便點了點頭,並繼續向前,吸引了其他殭屍從我身邊衝了過去……幸好他是背對著我,沒看見殭屍從我身邊跑了過去。
 
用槍清掉了一些追著新男的殭屍後,我重新看向前方,『青蛙』……這裡好像是叫三寶來著,那隻怪物嘴角還帶著西裝男的血肉,看著我後便在原地不動,彷彿無法確認眼前的東西是誰。
 
沒錯,這是屬於我自己的特例,因此沒有寫在筆記本上-青蛙無法辨別我是誰,只要一看到我就會停下腳步,似乎是因為他無法辦別我是人類還是殭屍,只有在我動起來要攻擊他的時候他才會有反應,似乎是因為他本能上的比其他殭屍更會爭鬥的關係。
 
不過我很清楚我自己是人類,而他是殭屍。
 
所以我要殺他。
 
雙方像猛牛和鬥牛士一樣的對持一會之後,我吸了一口氣,並衝向前方,青蛙也判斷出我是敵人,朝我撲了過來,並揮下血爪。
 
不過對付青蛙,我也算是經驗周到,在青蛙撲過來時,我藏在背後的開山刀從下方往上一次,便立刻戳穿了他的下巴,青蛙如我所觀察過的那樣,雖然我的開山刀沒有鋒利到能夠連他的腦袋一起刺穿,但刺痛的感覺也已經夠讓他在地上打滾,發出生不如死的慘叫聲了。
 
剩下的就輕鬆多了,我踩住他的脖子後,朝著頭開了兩槍,確定他一動也不動後想要把開山刀拔出來,但卻發現好像開槍時不小心打中臉頰,開山刀在青蛙嘴裡變成兩半……算了,卡住就卡住吧,刀子再找就有。
 
比起那種事情,回頭一看我才發現大事不妙。
 
我迷路了。
 
 
 
 
 
看了下牆壁上的地圖才發現,這高雄捷運的地圖也不是很複雜,但問題是我不知道哪裡是人群聚集的地方,也不知道殭屍到哪,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總之先前往之前那個天花板很漂亮的廣場吧。
 
決定好地點後,我先回去看了眼西裝男,他臨死之前眼睛都睜的大大的,我也多少能理解他的心情,誰知道會有青蛙潛伏在殭屍裡面還沒被發現……不過我沒實際看過攝影機畫面,說不定是負責監視的人眼幹。
 
我將一旁被射殺的殭屍身上的衣服扯下來後,充當做是布料覆蓋在他身上,以他的身體狀況應該是不會成為殭屍了,就這樣死了也好,不然變成殭屍站起來也只是被再殺一次。
 
我雙手合掌,祝他在另一個世界幸福。
 
 
 
 
 
 
為西裝男默哀一會後,我突然發現一旁發出了殭屍的叫聲,走過去一看,發現是幾個殭屍堵在某個房間門口,似乎是想撞破那個房間的門,裡面應該是有活人吧。
 
我拿起背包中的鬧鐘轉了轉,並放到一旁,過沒多久就響了起來,殭屍一聽到聲音,便紛紛衝了過去,果然比起淡薄的味道,鬧鐘這種聒噪的聲音更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在確認殭屍都不會注意到這裡之後,我才走到門口前方,並打開大門。
 
「有人……」
 
話還沒說完,突然碰的一聲槍響,剛好在我握著門把的手正上方開出一個洞。
 
「冷靜點!我是人類!」我喊道,並轉頭一看,「……是你阿,領導。」
 
剛才開槍,現在正坐在地上的,正是剛才搶走應該先給我的麻醬麵的領導。
 
 
 
 
 
麻醬麵的事情先擺一邊,眼前的領導身上沾滿了鮮血,再加上一臉的驚恐,看來確實是受了不小的衝擊。
 
「你沒事吧?身上看起來受了很重的傷,我幫你看一下,」我將門關上後走向前去,並半蹲下來檢查他的身體狀況。
 
「啊,不用……」
 
「放心吧,我就簡單看一下。」我拍掉他阻止我的左手,但是拉了拉衣服才發現他的服裝完好如初,沒有半點破掉或者被撕掉的地方,而血也感覺比較像是……被濺上去的。
 
回想起剛才的狀況,我好像理解了真相。
 
「這不是你的血,是西裝男的血,」我說道,「他是為了保護你才沒有躲開,被青蛙……那種殭屍殺死的。」
 
 
 
 
 
領導低頭,無言。
 
「雖然只是我個人的一點小小的疑問。」我放開抓著他衣服的雙手,「你真的是他們的領導人嗎?」
 
「當,當然是啊!如假包換的!」
 
「那你怎麼沒殺點殭屍?」我一把將他的槍奪了過來,裡面只有一發子彈被用過-就是剛才對我開的槍,「你不是領導嗎?你連幾隻殭屍都沒殺就立刻躲起來了?」
 
「那,那又怎麼樣!誰說領導一定要會開槍要會殺殭屍的!」領導激動的說道,似乎是因為終於能吐露心聲,他的聲音有點顫抖,「外面那群笨蛋就只是看了些新聞,覺得我很能言善道,很會講,就把我推上市長的位置了,我會賺錢,可是我怎麼可能知道怎麼治理城鎮啦!」
 
「他們說你去美國很厲害的大學做過演講。」
 
「才沒那回事,而且只要有錢誰都可以買機票去美國吧!」
 
「他們還說你有請明星來演講或開賽車場,雖然這我就不知道有什麼厲害的了。」
 
「做不到啦幹!」嗯,看來是完全放棄了。
 
 
 
 
 
「……我是不知道你過去有多厲害啦,」我指向他衣服上的痕跡,「不過你再這樣下去,也只會有更多像西裝男一樣為你送死的人命,你受的了嗎?」
 
他又低下頭,用他的光頭對著我。
 
我嘆了口氣,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還是先想辦法帶他回去大家集合的地方吧,再怎麼沒用也應該比我熟這裡的位置吧。
 
正當我站起來想要問領導具體位置時,後方突然傳來腳步聲,眼前的領導又抖了下,似乎是怕殭屍過來吧,不過我大概聽得出來是人的聲音。
 
「誰在裡面……外面的殭屍我們已經……啊?領導!」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一跑進來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收起槍跑到領導前方,「您沒事吧!?流了好多血啊!」
 
「啊,嗯……沒事,不是我的血。」領導支支吾吾的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男子將領導扶了起來,「走吧,我們先回廣場那休息,您一定累壞了。」
 
「沒關係,我沒受傷,不用扶。」
 
「這樣啊,那就好。」說著,男子用銳利的視線看了我一眼,不過我還沒有理解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他就已經扶著領導離開這個房間了,我也只好摸了摸鼻子跟上。
 
 
 
 
 
跟著男子和領導走到集合眾人的廣場後,我注意到站在廣場後方的林新男,並走了過去。
 
「江白!」新男一看到我,也立刻湊了過來並看了下我身上的服裝,「你沒受傷吧...哦,看上去好好的衣服。」
 
「沒事,青蛙本來就不太會噴血。」
 
「青蛙?」
 
「就是那個把西裝男殺掉的殭屍……我是這麼稱呼他的啦。」
 
「真是怪名字。」
 
正當我也想回問新男的狀況時,旁邊突然傳出拍打麥克風的聲音。
 
「各位請注意!」另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說道,我想起來他就是當初和另一個西裝男一起當領導保鑣的人,「殭屍雖然都已經清除乾定了,但我必須要跟各位講一件十分悲痛的消息,我們的朋友,孟大才不幸陣亡了,是被躲藏在殭屍群中的三寶殺死的。」
 
聽到這我才知道,剛才的西裝男名字叫做孟大才。
 
「但是我們英勇的領導,已經替我們的孟大才朋友復仇了!」男子吼道,並高高舉起領導的手,「剛才我們的朋友去現場查看之後發現到,三寶已經被一刀斃命!毫無疑問的是我們英明神勇的韓導所幹的!大家為他鼓掌好不好!」
 
現場一聽,立刻就傳出了大量的歡呼聲,甚至還有喇叭的聲音……喇叭是哪來的?
 
「那個不是你幹掉的嗎?」新男悄悄問道,我只是點了點頭,上面還插著我斷掉的開山刀呢。
 
「雖然我也想跟大家一起鼓掌,但是還有一件令人不齒的事情必須要告訴大家,」男子話題一轉,似乎是要講什麼其他事情,「我們的營區中,有一位男的他身為新來的,卻沒有好好做事情,反而靠著領導才活了下來。」
 
聽到這,我隱約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妙的事情。
 
「站在最後面的那位江白!」他說道,已經直接指名我了,「來來來,請你上台一下。」
 
 
 
 
 
我看了一眼新男之後,便走到台上。
 
「江白,你進來多久了?」男子像新聞記者一樣的把麥克風湊到我的下巴下方。
 
「呃……大概三個小時不到?」
 
「那我還在這裡跟你講清楚吧,」男子說道,「凡是在我們這個營區裡面的成年男子,都必須要靠著自己的力量來殺殭屍,你可以和隊友互相幫忙,但是你不能靠領導來幫你打殭屍,看你身上除了腳,半點血都沒有,這樣是不行的,任何群體都不喜歡寄生蟲,明白了嗎?」
 
「技術上來說,沒辦法。」我說道。
 
「……什麼?」
 
「殺僵屍靠的是槍和子彈,不是靠領導,靠領導應該殺不死殭屍,不過當肉盾還能拖延一點……」
 
趴的一聲,我的臉好像被什麼東西碰到了……喔不對,是他打了我一巴掌,不過我皮膚太厚沒有感覺。
 
 
 
 
 
「你以為我在跟你說笑嘛!你以為你是沾誰的光才從三寶跟殭屍群的底下活了下來的!」他怒吼道。
 
「就說是槍和子彈了,喔,還有開山刀,總之跟領導無關。」
 
「我正在跟你講正經事,你有沒有自覺啊!而且怎麼會跟領導無關!
槍是領導發給我們的、子彈是領導提供的、殺了孟大財準備要殺你的殭屍也是領導捅的!
你不會感恩帶德,還敢在這邊跟我耍嘴皮子!不要臉也該有個限度!現在立刻給我道歉!」男子說道,並甩了甩剛才用來打我一巴掌的手,看來我的皮膚厚度超出自己的想像。
 
我悄悄看了眼旁邊提供槍,送子彈捅殭屍,英明神武的領導,不過領導看都沒看我一眼,依舊目不斜視的看向前方。
 
「我要道歉什麼?」
 
「說你不應該只想靠著領導來過活,今後也要努力靠著自己來幫助大家,唸出來!」男子將麥克風放在我的下方,「不喊的話,你今後也不用待在我們這裡了!」
 
我看了一眼台下的眾人,除了林新男還帶著不太相信的眼神,其他人的眼神中都是怒火、質疑以及鄙視。
 
「快道歉!」男子喊完後,底下便開始發生群體效應,快道歉的聲音就像海浪一樣源源不絕的出現。
 
……原來如此,這個地方是這樣的嗎。
 
「那我不道歉了,」我說道,「可以把我的筆記本跟槍還給我嗎?我現在就離開。」
 
 
 
 
 
過了沒多久後,筆記還我了,不過上面有關殭屍的那幾頁被撕掉了,槍……他們不知道去哪了,不過沒差,他們應該比我需要用。
 
剛才說完之後,男子和在場的人們又是對我一陣唾罵,說我不愛領導,目中無人之類的台詞,雖然我不是很在意,不過要繼續在別人鄙視的眼光下生活,想想還是算了。
 
在決定要離開後,男子又說要派人監視我離開,林新男立刻舉手自願。
 
經過商議,他們要我從我進來的地方出去,從哪裡來,就從哪裡回去,很合理。
 
「那個,江白,」新男說道,「我很抱歉,他們有點……神經質。」
 
「沒差啦,我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也能活得好好的,就是沒能吃到麻醬麵,有點可惜。」
 
「這時候還在想麻醬麵……你也很厲害啊。」
 
「沒吃到的東西總是會介意的,」我說著,將背包拉鍊拉起來後站了起來,「你相信我吧?」
 
「當然!你那時候自告奮勇說要殺了那個殭屍,怎麼看不會是騙人的,」新男有點沮喪的說道,「不過我講話在那裏沒什麼說服力,抱歉。」
 
「沒差,至少還有你知道。」我一面和他聊著,走到了剛進來的入口,發現滿是殭屍擠在鐵門上。
 
 
 
 
 
「嗚呃!?這時候有殭屍?」新男趕緊舉起槍枝對準殭屍。
 
「應該是被剛才底下的聲音吸引過來的吧。」
 
「不過看起來好像還沒辦法闖進來,我們先回去跟領導說一聲,然後再從別的出口出去吧。」新男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看了一眼鐵門上方,那個用來關鐵門的鎖已經有一半跑出來了,可能是殭屍在擠的時候搖到吧,再這樣搖下去的話馬上就會被搖開,殭屍就會衝進來了吧。
 
又,殭屍已經都把手伸進來了,要是新男……不,普通人走過去想把鎖重新拉起來的話,被咬的機率也極高。
 
我走了過去。
 
「江白?我們要走這邊……」
 
「不用了,我就走這邊出去吧。」
 
「走那邊……」新男一聽到我這樣說,過沒多久就瞪大眼睛,「你,你要幹什麼!不要做傻事啊!」
 
「不是傻事啦。」
 
「快,停下來!」新男說道,槍已經對準了我,「我知道底下那些人做的不對,也知道你很不開心……但是不要這樣!他們只是無知而已!」
 
「我知道啊,別開槍,不會出事的。」我說著,將鐵門的鎖打開來後,稍微將鐵門拉起來一點點,從底下鑽了過去之後,重新又將鐵門闔上,並且從外側伸手進去將鎖關緊。
 
當然,殭屍完全沒有咬我,他們現在站在我旁邊,依舊對著新男張牙舞爪。
 
「抱歉一直瞞著你,」我對新男自白,他的槍依舊舉在半空,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我,「其實我不會被殭屍咬。」
 
 
 
 
 
「呃,誒?」他終於把槍放了下來,「你,不會被殭屍咬?」
 
「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那這樣……江白你,還是人類嗎?」他問道。
 
我抓了抓頭,想了一會。
 
「撇除不會被殭屍咬,應該算吧。」
 
「太作弊了吧……能讓我也變那樣嗎?」
 
「我在別人身上試過,沒辦法。」我說道,回想起之前那個長的像王祖賢的女孩。
 
「這,這樣啊……」
 
「趕緊回去通知那群人這裡有殭屍吧,鐵門再被他們搖下去就不能擋住這群殭屍了,我也會幫忙看能吸引多少就吸引多少殭屍離開。」我說道,「還有,你們的領導很沒用,別指望他能幫到你們。」
 
「啊,嗯……」
 
「就這樣。」我從背包裡拿起另一個鬧鐘,「有緣再會吧。」
 
「江白!」他喊道。
 
「怎麼了?」
 
「要是有機會,我再請你吃麻醬麵吧!」他喊道。
 
我對他比了個大姆指,並轉身離開。
 
今天我也想活的像人類。
 
======

有一種 會寫這個系列就是為了這篇故事的感覺。
不是說後續的東西沒有想好或者是怎麼的,但是寫這篇的時候特別用力,字數也比前面還要多出許多,但寫怎麼來怎麼說...不知為何的感覺很不舒服,而寫完這篇的隔天就真的感冒了orz

我基本上不排斥寫諷刺類型的故事,以前也在自己其他故事的番外篇寫著一個主故事,然後裡面發生了很多吐槽時事之類的故事...但第一次將80%以上的重點都擺在諷刺現實,還真的是第一次,恩。20%是講那個三明治多好吃

提到三明治,裡面所講的店面是在高雄實際存在的老江紅茶牛奶,除了紅茶牛奶是一級品以外,三明治也是超級好吃的那種,有去高雄玩的朋友請一定不要錯過W(這篇小說沒有接到任何業配)

那麼就這樣,大家的回覆是我的動力,我們下回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817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其實是旅遊小說|殭屍|麻醬麵|原創|科幻|發大財的城市|小說|世界末日

留言共 1 篇留言

▼酸蘋果▼
期待後續

05-06 02: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ccelbla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復仇者聯盟4 終局之戰:... 後一篇:殭屍末日旅遊錄4-高樓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321232ㄤㄤ
好久的繪圖更新 好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