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32】海邊的人魚

作者:彌希│2019-05-01 08:32:53│贊助:2│人氣:96
【海邊的人魚】

我最喜歡海了。
涼爽的海風,柔軟的細沙,平穩的波浪,無盡的邊界……能有誰不愛上這裡呢?
所以只要有空我就會來這裡散散心…

「誒、我好幾天都看到你誒,你是不是想跳海尋死啊?」

我驚慌得望向聲音的方向,卻發現他擁有的不是和我一樣腳而是一條魚尾……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20、魅力▲20、才藝▲15、人氣▲100 薪資 20萬

單人模式報酬 演技▲16、魅力▲15、才藝▲10、人氣▲ 60  薪資15萬
照陽 百里瑛珞 飾
月熙 月凌 飾
對方作品:
  這裡是片隱密而寧靜的海灘,也是月熙住的地方,從她有記憶以來她就一直在這裡生活了,每天作的事情就是浮出水面或者坐上石頭曬曬太陽,不過後來倒是有些別的事做,雖然她很不想遇到,那就是,人類跑來「污染」這片海灘,他們不丟他們自己所謂的垃圾,而是直接把自己給丟進海裡了,隨著海浪漂呀漂的,最後自己變成魚的食物,但留下的那些遺物還是垃圾。
    月熙只要看到了這樣的傢伙們,還沒掛的就拖回岸上趕走,這些人類離開海灘的時候並不會記得自己看到什麼,畢竟有些腦子都進過水了,月熙也一直把自己的身份藏得很好,幾乎沒有人知道她不是人類,畢竟現在的人也不太相信人魚的存在了,自然就會忽略和遺忘某些東西。

    不過最近有個男人總是在這裡晃蕩半天又離開,手裡拿著一台相機,動不動就對著海面嘆氣,表情呆呆的,她都有些好奇這個人的一頭白髮究竟是天生少年白還是愁白的,他看起來頂多二十幾歲,不像會有白頭髮的年紀,更何況那是全白的,雖然她自己的頭髮也是白色的,但她曉得人類不太可能太早有白色的頭髮。
    這天她一如往常的靠在岩石後面,此刻是正中午,直接曬太陽不是件好事,那人也和平常一樣,站在海邊,望著海面唉聲嘆氣,最後脫掉了鞋,走進了海水裡!

    「喂!你要幹嘛!」深怕這人也會把自己放水流,她不禁出了聲並游離了藏身的石頭,接著便看到某人狼狽的跌坐在水裡,整個人成了落湯雞「我不是故意要嚇你的,不好意思。」再怎麼說,他都是被自己嚇到才會跌倒的,總是要道歉一下才好;他的表情十分的驚訝,甚至看起來有點呆。
    是她有什麼地方不妥嗎?月熙想著,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尾巴這回事。「這裡禁止游泳!」這人有些無措的張了張嘴,最後居然喊出這麼一句話來……
    「你啊……明明頭沒有泡進水裡啊,而且,這裡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游泳?」明明就是你們這些人不該沒事跑來這裡當人肉消波塊才對啊;月熙想著,感到有些無聊的動了動尾巴,拍起的水花不小心把那人弄了個濕透,眼睛進了水睜不開,慌亂之中還捉住了她的尾巴「妳真的是人魚!我果然沒看錯,我、我叫照陽,妳叫什麼名字啊……嗚哇……眼睛好痛……」這人傻呼呼的打算用沾滿海水的手臂把眼睛裡的海水弄掉,想當然耳只是每況愈下。
    「對,我是,你先放開我的尾巴啦!」不然她連回身替他把臉擦乾都辦不到,她沒有蛇的那種柔軟度,再拖下去某人的眼睛說不定會有一小段時間不能用了。
  聽見抓住的是她的尾巴之後青年觸電似的放開了手,眼睛緊緊的閉著,那模樣看起來有點可憐「那、那個,不知名的人魚小姐,很抱歉抓到妳的尾巴了,我只、只是……可不可以讓我拍你的照片,我不會拿去做壞事的……」
    「……可以啊,但你總要先能睜開眼睛再說吧,別動。」她伸手抹掉他臉上的海水,她露出水面的部分沒有一滴水,避免造成二次傷害。
    「不痛了……」能夠睜眼之後青年的眼神十分認真的在月熙的手臂上看了許久,像想把它看出朵花似的,接著才意識到對方答應了他什麼事「真、真的可以嗎!」
    「對啊,還是你耳朵進了水,沒聽見?我叫月熙。」她總覺得他剛才凝視的時候說不定在想什麼很失禮的事,不過她也不打算問了。
    「我叫照陽!」剛剛好像已經說過了,不過沒關係,他還是可以再說一次「月熙……我記住人魚小姐的名字了。」那認真的表情說實在感覺有點傻呼呼的「謝、謝謝妳答應讓我照相……不過,實不相瞞,我其實是想借用妳的生物特徵來做練習的……」從第一印象就可以發現照陽這個人不只老實、單純,還嘴笨,普通女生聽到這種話說不定會打他,也可能不會,至少月熙是不會,還認真的思考生物特徵到底是什麼,要說比較特別的……是尾巴吧?「生物特徵喔……像這樣?」她把上半身潛進水中,只露出了尾巴,還彎成了S形,總覺得有種跳水上芭蕾的感覺呢。
    「基本上你下半身是魚尾巴就已經很了不起了!」照陽有點看不懂月熙想表達的意思,但是認真的看著,試著用兩手的食指和拇指做出一個框,對著月熙比劃著「這樣喔……」她將頭探出了水,尾巴習慣性的拍著水面。
    不過當他興沖沖的上岸拿起相機的時候,卻發現沒電了,一陣尷尬,他放下了相機回到海裡「那個……我的相機沒電了……我可以再跟你約定時間來拍你嗎?……對了,月熙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作為報酬我可以努力找來給你!」
    她稍微想了想「幫我保守秘密,不要讓其他人類知道我在這裡。」真是個,挺普通的要求呢,不過往往越簡單的東西,越難辦到。
  「我知道了!……不過你就這樣答應我拍照……不會怕我拿去做壞事嗎?」照陽倒是很疑惑。
  「……看你這個呆樣,你會嗎?」她面無表情的歪過頭看著他,淡淡的問道,這麼容易驚慌失措,又有禮貌,大概也不敢吧。
  似乎是有點想反駁,照陽張了張嘴又閉上,看起來疑惑的歪了歪頭,最後點頭,他好像真的不敢……
  不過啊……「人魚都是這麼直接的嗎?」還真令人有點好奇。
  「人魚就跟人一樣,每個都不一樣啊。」月熙游向一塊大石頭,坐到了上面,尾巴這下完全離開了海水,是非常鮮豔的紅色。
  「……」照陽愣神,眼神被月熙的尾巴顏色給吸引了目光,對方在水裡、坐在石頭上休息的神態都是美的化身。
  反觀他自己現下就是濕透的落水汪,一點也不好看。
  好像不自覺愣神了許久,照陽突然回神「啊……那…我該怎麼跟你約定時間呢?」
  「來了叫我就好了,我清晨就會醒過來。」她說著又擺了擺尾巴。
  「這麼容易嗎?」照陽不自覺吐嘈了。
  「不然呢?我又沒有手錶,那東西我也不想用。」月熙淡淡的瞟了照陽一眼,尾巴擺動之間被太陽照的微微發光,那折射的光芒跟夕陽似乎有那麼點像。
  「那、那我明天會再來找你的!」雖然渾身濕透,他依然笑的十分開心,畢竟這可是跟傳說中的生物的約定啊!
  回去的路上雖然全身濕的他被行人議論,他自己倒是捧著相機笑的很開心的。
  但是不出所料,他隔天便因為昨日的泡水和吹風感冒發燒,被室友強制壓在房間休息不准他出門,而且這一燒便是三天,其間,他一直惦記著與月熙的約定;第四天,身體好轉之後照陽便帶著充好了電的相機直奔海灘,那裡一如往常的杳無人煙,當然,月熙也不在,他試著喊她,人魚說過,叫她的名字她就會出現的,但回答他的只有海浪的聲音
  「……」坐在沙灘上縮成一團,照陽想著,是不是因為他爽約了,所以月熙生氣了……還是這一切,都是他作夢呢……
  「感冒還來吹風啊,果然是呆子。」月熙默默的從水裡冒了出來;之所以說他感冒,只是猜的,從他明顯比之前小了很多還有點沙啞的聲音,很久以前她偶然得知了人類這種吹風著涼會得的病,她不會感冒。
  「!」照陽楞楞的抬頭,感冒還沒好的他臉還有點熱紅,驚訝的看著月熙,開心的起身但是又腿軟的摔在沙灘上,屁股摔痛也不忘護好相機,果然是個攝影師。
  「月熙!你、你還在……啊、那個……我…我不是故意要爽約……」
  「我當然還在啊,這裡是我住的地方。」月熙說著慢慢的游到岸邊,坐在了照陽的旁邊,她離開了水的部分都馬上就變乾燥了,如果她想要,也能濕淋淋的上岸,不過為了某人的相機和身體著想還是算了,她是面著海坐的,魚尾仍有大半截泡在水裡「你怎麼老是在摔倒啊……真是的。」這呆呆的個性會不會也是摔出來的呢?

  「的確是這樣……」照陽開心的笑著,見月熙坐在自己身旁很訝異「你上岸來沒有問題嗎?」
  「沒什麼問題啊,我不是魚,離開水也不會有什麼事的。」月熙說著理了理有些打結的頭髮,它們總是不太聽話,雖然大部分見到她的人類根本不會注意到打結,但她還是有那麼點愛美,當然最大的重點是打結的地方要是勾到會很痛。

  她能從餘光瞄到他一會兒傻呆呆的看著她但沒多久又開始慌張的表情,讓她想到偶爾上岸看到的那些性情溫順的狗狗,再配上他那頭白髮……白白軟軟的薩摩耶大狗;理好了頭髮,照陽也正好拿出了厚厚的相簿;確定了一個不會讓這東西被浪打濕的位置之後月熙才開始翻看,前半部的照片主題很明確,人物、風景、動物等等,光影的把握也都很不錯,給人一種平和溫暖的風格,拿去參加攝影比賽的話,大概可以得第二吧,月熙依著每日看風景養成的直覺,還有某一次「撿到」一隻打算來葬身魚腹的專業攝影師告訴她的東西評斷著,直到翻過了某一頁……畫風丕變,出現了一堆感覺像是合成失敗一樣的奇異生物照,人面鳥啊之類的東西「因為拍照遇到了瓶頸,所以我挑戰了其他的拍照方式還有題材,想要拍看上去非常非現實的存在……但總覺得哪邊不對勁。」

  「大概全部都不對勁吧。」月熙毫不留情的說道,這些鬼東西的製造過程到底是怎樣啊?
  「不過我覺得我有很大的進步!你覺得如何呢?」照陽雖然這樣說,但是還是很期待從月熙那邊得到一些想法,那微微閃著光的期待眼神,真的好像大狗。

  「我覺得……把你的修圖軟體泡進水裡,去拍真的照片,吧。」其實她還想加上,把這些失敗品燒掉的建議,不過想想還是算了。
「我沒有修過啊?這是拍出來的。」照陽看著月熙翻看那些活像修圖過的照片疑惑的表示「真的……那麼糟嗎?」

  沒有修過圖的話……這人好像有點那種什麼奇異生物捕捉人的才能啊,不過月熙不怎麼希望他發現「很糟,不過這大概也可以算一種才能吧,只不過一般人不會喜歡而已。」她有點不太想繼續翻下去了,後面感覺說不定也是一堆PS失敗品一樣的東西。

  照陽顯得非常低落,感覺上重感冒要卷土重來再度擊倒他似的,屈膝坐著看起來一臉痛苦。
  「那……你覺得裡面哪一張拍的最好呢?」他現下只能向身邊的月熙求助了。
  「我覺得這些毀滅性的照片之前的都很棒啊。」月熙說著伸手摸了摸照陽的頭,髮絲的觸感十分柔軟,真的好像……狗毛,很好摸「不用喪氣嘛,繼續加油就好了。」太陽沒有前幾天那麼烈,是個適合拍照的好天氣。
毀、毀滅性……雖然被摸頭安慰了,但,他苦心找到的方向……原來是通往毀滅的道路嗎?照陽抿著唇,點點頭,決心接下來要努力拍出好照片。
今天天氣的確非常棒,光照也很美、海水的顏色在反射下非常亮眼……處處都是好景。
  「那今天、我想要試著拍拍看月熙!還、還請你多多擔待了!」
    「好啊,請多指教。」嗯,那個方向的確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毀滅呢「要在哪裡拍呢?」有一些地方的確蠻適合拍照的,比如海裡、大石頭上之類的。
    「在沙灘上擱淺的感覺!」不過接下來,他很興奮地捧著相機,說出了令人費解的構圖。
    「我可以忽略那個擱淺嗎……」擱淺什麼的不會好看的吧,月熙最後只是很自然的趴在沙灘上。
    照陽舉著相機,看了一下周遭後找了一個他覺得很不錯的角度取景,凝神想將腦中的構圖結合現實的場景捕捉進自己的相機裡頭。

  「嗯……我覺得還是要像是被沖刷上岸一樣的感覺,月熙可以閉上眼睛嗎?」
  「閉著眼睛……這樣嗎?」月熙現在看起來像趴在沙灘上睡覺,浪花還會不時拍打在她的尾巴上。
  照陽看著月熙,雖然才過幾分鐘,卻好像凝視了很久……
  然後開始擺放月熙的頭髮該怎麼垂下比較好,接著才開始拍。
  「月、月熙!我覺得這幾張很不錯,你可以幫我看看嗎?」照陽興奮地蹲在月熙身旁說道。
  「我看看……」月熙撐起身體,手托著臉頰,看著相機小小的螢幕,雪白的沙灘上豔紅的魚尾微微曲起,在畫面中有一半被海水淹過去,帶起了細沙覆在魚尾上,看起來像是裝飾,白色的長髮披散在沙灘上,髮尾躺著的沙地上還有特意被畫出來的紋路,就像是與地面融為一體,顏色被特意凸顯了,顯得非常漂亮,這一次的照相總算拋開了那毀滅的道路,找到他原本風格的感覺。
  「這張很棒啊,有前面那些照片的感覺了。」
  「嗯…但是總覺得只是在沙灘上沉睡的美人魚而已,沒有那種因為意外被沖刷上岸的故事感。」照陽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故事感嗎……這有點難辦呢……」她從沒被海水沖上岸過,想不出那是什麼感覺,人類的腦袋有時候真是意外的難懂呢。
  「那換一個故事題材好了,遙望海面的人魚,這樣呢?」照陽指著那顆月熙經常爬上去的石頭。
  「喔,這個容易多了。」月熙說著潛回海裡,游到了石頭邊,雙手一撐便坐在了上面,尾巴依舊被陽光照著,看起來很光滑,靜靜的望著遠方。
很快的,太陽西下,海面的顏色變得跟月熙的尾巴顏色一樣了,照陽看得出神,回神後趕緊請月熙在海面上游動,並拍下她各種角度的樣子,最後在夕陽下山前捕捉到了自己非常滿意的畫面。
  「月熙月熙!你看!我拍得怎麼樣?」照陽每一個場景都拍攝了十張以上,但每一張都相當用心,幾乎原有的水準都被找回來了。
  「拍得很好呢。」她也少見的清楚看到了自己究竟長什麼樣子,水面怎麼樣都還是有落差。
  「嗯…月熙很少看見自己的臉嗎?」他發現月熙在看到有自己的臉的照片的時候停頓比較久。
  「嗯,看水面上的也不清楚,乾脆就不看了。」反正長什麼樣對她來說沒什麼意義,頂多勸人不要跳海的時候有用一點。
照陽茫然的點頭,說起來,月熙是人魚呢,他自己到底是怎麼馬上就可以跟月熙這樣聊天的?
  不想則已,一想有點頭疼。
  突然想到一些事情,他轉頭問「對了,月熙有喜歡的顏色嗎?」「嗯……紅色吧。」自己的尾巴也是紅色的,她很喜歡。
  「我明白了。」將相機收好背好後起身「那麼我先回去了,下次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你呢?」
  「你什麼時候有空來就什麼時候可以見到我啊。」她依舊是那種淡淡的語氣。
  他離開的時候簡直是一步三回頭,快離開視線範圍的時候用力的揮了揮手。
  月熙也揮了揮手,直到他看不見他才潛回了海裡。
  照陽回到租屋之後他的室友看見他容光煥發的笑著,很是好奇「怎麼?見到你之前心心念念的人了?」他開心的點頭,一陣風似的跑回房間去整理照片,滿腦子都是怎麼拍出她美好,不一會兒又一陣風似的衝出房間,因為想起了要買禮物送她,他想送梳子和鏡子,但一間間的店裡都找不到滿意的,最後聽了室友的建議決定自己做。
  就這樣,又一個禮拜過去了,這片海灘又變得像被人遺忘一樣的平靜。
  月熙依舊每天躺在石頭上曬太陽,對於照陽沒有出現這件事,她只是心裡有那麼一點點怪怪的,是不是還在感冒呢?還是怎麼了?不過這些想法很快又被她拋諸腦後了。
  照陽總算在星期日再次來到海邊,這次他比上次除了裝著相機的袋子以外多背了一個包包,他在沙灘上張望著,想要找到那艷麗的一抹紅色。
  但是他到沙灘的時間是正中午,海面上反射的陽光簡直要閃瞎他的眼睛,找人的速度也就更慢了,只能遮著陽光瞇著眼眺望著海洋「月熙!你在嗎?」
  「在啊……」月熙躲在石頭間的陰影裡,中午的太陽太大了,曬到會很不舒服。
  「喔!你在那邊!」照陽加快腳步,到後來變成小跑步來到月熙躲著的石頭間的陰影處。
  「這個…想要送給你的,我打算要送你適合你的鏡子跟梳子……但是都沒有找到適合你的,最後決定買模子自己做看看,所以才拖了這麼久才來找你……」
  照陽越說越小聲,他從包包裡拿出了豔紅的梳子和手掌大小的鏡子,上面用撿來的貝殼裝飾。
  「你願意收下嗎?作為當我的模特兒的……一點點心意。」
  因為太陽還太大了,他們便一起躲在岩石的陰影底下看著之前拍好的相片
  有一張是月熙從海面跳出來的,在夕陽的映照之中月熙的魚尾非常漂亮,  照陽指著那張照片表示「這是我最喜歡的照片!」他的笑容非常的燦爛「月熙覺得如何呢?」
  「……我覺得,肚子餓了。」尾巴看起來亮亮的,很好吃的樣子,在照陽有些慌張的詢問理由的時候,她也很直接的回答了看起來很好吃。
  話題就歪到了食物的方向去了,照陽還因此去買了巧克力餅乾給她,不過他回到海灘上時看起來特別的愉快,似乎是遇到了什麼好事。

  細問才知道,他看到了攝影比賽的海報,準備用最近的作品去參賽,入圍的話可以展出……
  她下意識的提醒他,別忘了他答應要替她守密的事,不過他看起來……好像沒聽進去的樣子。
  這回他們一直拍到了半夜,臨別的時候「今天也謝謝你,抱歉耽誤你到那麼晚,下一次我一樣可以來找你嗎?」照陽問著「……當然可以。」她還是那樣笑笑的「對了,你靠過來一點。」確定他站穩了,她很快的親了他一下,如願看到了他呆楞的表情。
  不過……這一切會一直是這麼美好嗎?
  下回他過了兩個禮拜才來,看起來又大病了一場,實際上也的確是這樣,他帶來了許多東西,還問她有沒有喜歡的,聽見她說喜歡上次的禮物,整個臉紅通通的,連站都站不好了,那樣子實在有些好笑也有些可愛。
  不過這天的美好,只持續了一小段時間,他們有些不算爭吵的爭吵,照陽後來便再也沒見到她了,直到他得到了攝影比賽的首獎,又過了很多很多年,這時他已然在攝影界佔有了很大的地位,被人尊為大師……
  他又見到她了,不過……是在一個富豪的收藏室裡,大魚缸裡鍊著他遍尋不著的美人魚,正上方就掛著他當年獲得首獎的照片,遙望海面的人魚。
    他看不見了,聽不見了,只有滿心的懊悔,墜入深深的黑暗裡。



超級 壓上課死線,排版等我上完課回來再處理了(軟爛
這次跟阿白對戲也是超開心的啦~~瑛珞傻呼呼的超可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76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S|月凌|百里瑛珞

留言共 1 篇留言

白樺木
月熙嗚嗚嗚;w;
都是笨蛋照陽害你被關起來的!!!

如果能重來,他不會把照片寄出去的,
但是已經沒有重來的……
欸?結果可以重來嗎?(什麼文案

05-01 12:55

彌希
事實是的確重來了wwwwwww05-01 13: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a2929474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31】恐怖實歷... 後一篇:【33】七月半鐘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afamu57ALL
今天更新【FGO】南丁格爾插圖有興趣可以來逛逛,常駐更新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