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RPG公會】【茲磨由島遺跡探員】《碎夢:夢魘人形(三)》

作者:澪淵(復讀機狀態)│2019-04-30 22:30:56│贊助:6│人氣:29


  雖說人偶是不少人喜愛的收藏品,更是日本重要的傳統文化之一,但也有不少人畏懼它們那似人卻又過度僵化的面容,甚至還傳出惡靈會依附在人形玩偶上的傳言。

  相關題材的電影,卿嵐來到阿斯嘉特後也看過。

  這孩子八成對人偶有什麼陰影吧,再不然就是闖入孩子夢中的妖物以他最害怕的形象出現,才有了這一齣鬧劇。

  等等,現下容不得他推測真相了,他可不想在夢裡被大卸八塊。

  一圈狂風旋起,將人偶逼退了幾步,趁著距離拉開的剎那,卿嵐將雷與風揉合,對著數具人偶的四肢轟出攻擊。

  這些人偶的防禦力似乎差異頗大,有些僅這一擊便被轟碎了肢體,但也有幾具只是被燒焦了衣衫,非得瞄準關節處攻擊才能成功使肢體斷裂。

  但人偶沒有退縮,鍥而不捨地扭下自己或同伴瀕臨斷裂的手臂,把那鋒利指甲對準他的喉嚨猛力擲出!

  卿嵐這下是真的被嚇到了,雖然沒有表現在臉上,身旁完全被人偶忽略的渃痕也發出驚呼。

  而這份情緒瞬間感染了身周正以不規律速度變化的森林,使其變動的更加混亂。

  及時以風捲下數根凶器,卿嵐再次用氣流把人偶遠遠彈開,以風刃將關節一一卸除,雖然有些需要連射好幾刀才能砍下四肢,但至少現在都沒有威脅性了。

  「該怎麼把它們徹底清除?」卿嵐問著,靠近剛剛朝他射手臂的人偶,那笑容燦爛的面孔望著他,還微微顫動著軀體想要繼續攻擊。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而且還挺噁心的。

  怕不是他出去之後也要做惡夢了。

  「打碎它的頭看看?」渃痕提議。

  卿嵐照做了,雷鳴之核轉化出的落雷往人偶頭顱劈下。

  頭部的防禦力比其他部位更高,足足挨了四道落雷才出現裂痕,第七道砸落時才劈碎了木質外殼,湧出一陣尖叫不斷的扭曲黑霧,霧裡隱約可見一張猙獰無比的面容。

  人偶散落的部件風化成黑煙,於風中消逝無蹤。

  確認妖物完全消滅,卿嵐以相同方式破壞了剩餘的人偶,接著環顧四周,發覺環境給人的虛幻感似乎濃郁了些。

  如果惡夢的因素被完全排除,甚至會出現局部崩塌的現象……在那之前,一定得離開夢境才行,但照這情況看來,惡夢的源頭恐怕不只這些人偶。

  「妾身的同伴被你毀掉了呢,這可不是對待藝術品的方式。」

  幽幽女聲自神社鳥居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更多樣式、服裝各異的人偶自神社走出,數量比方才更多,而為首的人偶有著眼熟的相貌——正是他來到村莊時,唯一遇上的「人」。

  仍舊是那一身紅衣,豔麗布料上是織工極其細緻的紫藤花,那雙眼不再是深沉的黑,而是晶亮的茉莉黃,和旁邊那些手持凶器的人偶相比就如同再普通不過的工藝品。

  但卿嵐知道,這少女才是真正的威脅。

  身周颳起灼熱焚風,將一具意圖衝上前的人偶甩向半空。

  「不能讓妳為所欲為。」

  少女人偶的表情沒有變化,和初見時不同,這次似乎是徹頭徹尾的人偶之驅,沒有生物應有的肌肉,自然不可能有表情變化。

  她抬起手輕輕一握,身旁傀儡的頭顱應聲落下,被她接在手裡。

  一層奇異的能量覆蓋在頭顱表面,形成尖刺將之化做一顆刺球,隨後被以恐怖的臂力擲出。

  就算早有了心理準備,這一手還是嚇到了卿嵐,雖然只有一剎那的驚愕,但這也再次增強了夢境,讓周遭的樹林裡出現更多莫名其妙的怪異景象。

  值得慶幸的是,那些變化沒有造成太大不便,反而成了能善加利用的工具。

  熾熱暴風捲起身旁突兀鑽出的數根石筍,在人偶接近時往其頭部砸去,卿嵐接著躍上半空,以免被接連不斷冒出的銳利石筍刺穿。

  少女攻擊過後卻一動不動,即使足部已遭貫穿仍對這一切置若罔聞,堇青石般的眸流光溢彩,卻無法對焦。

  「我暫時讓她的意識混亂了,不過撐不了多久。」渃痕雙手抱胸,對自己的無力感到懊惱,「如果力量能正常發揮,區區怨靈算得了什麼,不過是只能憑依在人形上頭的東西罷了……」

  「沒關係,這樣就足夠了。」卿嵐閉上眼,任身周氣流呼嘯旋轉。

  自少女率領人偶群現身時,卿嵐便持續召集氣流,一次釋出後掀起了大型的龍捲風,刮得髮絲和衣擺都在飄飛捲動,頭上的軍帽得牢牢按著才穩穩地待在原位。

  而另一手抓著的,是剛剛聚集出的一束約手臂粗細的紫色雷電。

  他將雷電拋入風中,隨後電閃雷鳴的龍捲風直線前行,將少女以外的人偶納入風捲中以雷電撞擊破壞。倒不是他刻意留著對方,而是他召來的風壓根吹不走這具人偶。

  在其餘人偶一一被破壞、化做黑霧時,少女晶瑩的眼與他對上。

  「我要、殺了、你。」

  雖然表情沒有變化,但卿嵐知道這具人偶——或許該說是這個怨靈真的動怒了。

  「交給你了,我可沒辦法再來一次。」渃痕無奈地後退,選擇置身事外觀戰。

  少女拆下髮上金簪,長髮飛漲至足有數十公尺長的可怕長度,末端甚至有著針尖般的銳利倒鉤,如同擁有自我意識般纏向卿嵐。

  怒號的狂風無法攔阻攻勢,卿嵐將之轉做無數狂舞風刀,由上自下傾洩,好似一場無形刃雨,裁剪無數襲來髮絲。

  那些斷髮鋒利程度不亞於倒鉤,其中幾根飛散的細絲劃過面頰,留下幾縷血色。

  髮絲被截斷後再次與其餘斷髮交織,捲成長矛被少女緊握手中,但在她擲出之前,卿嵐附上加速效果的雷槍已然抵達,將整隻手臂連同長矛燒得枯黑。

  但卿嵐也不全然佔上風,一根尖銳髮鉤突破風刀雨牢牢嵌進左肩,意圖將他扯落地面。

  鉤子貪婪地自血肉中汲取魔力,他割斷其餘朝自己掃來的髮鉤,將那根鉤子硬生生從傷處拔出,任鮮血染紅衣衫。

  踏著風的天之貴族速度遠超於身在地面,他迅速拋開髮鉤自少女身後欺近。在數根髮鉤密集刺入傷口時,風的結界展開,透過對氣流的精密操縱以巨量風阻牽制少女行動,髮絲與手臂顫抖著,卻沒辦法突破空氣的阻力繼續攻擊,僅能勉強扭頭,關節錯動的喀喀聲響不住傳出。

  元素匯聚,高壓雷霆以髮為媒介導入人偶體內。

  失去行動能力的無頭人偶如斷了線般癱軟於地面,卻沒有消散,而是抬起已化做銳爪的手臂扣住卿嵐的腿,逼他不得不再次射出風刃將之割斷。

  他以落雷劈擊人偶背部,直到心臟處被轟出個窟窿,殘驅才緩緩地溶解成黑煙,依稀可辨出升上天的是張怨毒人臉,咧至耳根的嘴自喉間震盪出刺耳爆音,造成的音波甚至震碎了結界,即使摀住耳朵仍能感到精神被猛烈撼動,讓卿嵐的腦袋空白了一瞬。

  「快走。」方才一直插不上手的渃痕提醒。惡夢的源頭已然破滅,身旁的景物坍塌回歸成純白之夢,樹木風化般消失,連地面都成了半透明,彷彿下一秒就會消失,讓人墜入深淵萬劫不復。

  「等一下。」仍有些頭暈的卿嵐伸手探向人偶消失處。一小堆黑土之中埋著個小東西,撈出一看竟是與少女一模一樣的人偶,手裡拿著紫藤花枝和一把小折扇,衣衫完好無損,但頭顱處有道清晰可見的裂痕。

  嗯,就帶這個回去好了,雖然人偶那寶石般的眼眸讓他覺得心裡發毛。

  身後的森林整片消失,銀灰的天穹碎片跟著墜落。

  踏著風移動的卿嵐並不擔心速度慢的問題,他反倒比較擔憂渃痕能不能跟上自己,但沒多久便發現這幻影般的存在始終維持著與他相同的速度,看來是不必操心了。

  很快的,他們來到湖邊,夢境的崩坍緊咬不放,很快便會蔓延至湖泊。

  此刻的湖水微微透著光輝,是純粹而潔淨的白,極不明顯,上回或許也曾出現過,只是他的目光全被海市蜃樓吸引而沒注意到。這片景色給卿嵐一種熟悉的親切感,遠比先前所感受到的更加強烈。

  他停下腳步,瞇眼仔細觀察水底,發現光芒是從一處石縫中溢出的,裡頭似乎有著什麼東西。

  在手中聚集氣流,探入水中以空氣推擠裂縫,卿嵐費了點功夫才在水裡把石堆破壞,將光源自其中提出。

  那是一盞木框燈籠,呈長方體,本身似乎具有防水功能,包覆的紙材上滑落無數水滴,純淨的白光自其中透出,在他抓住提把時轉成了溫潤的淡青。

  渃痕說過,妖物無法接近這片湖泊。

  如果他的推測正確,這東西或許不會只有變色這麼簡單的功能。

  就在他拿取提燈的這段時間,湖泊開始崩毀,自來時的方向一路變化成虛無淵藪,盛接崩裂的天之碎片。而他們正前方之處原先是一望無際的水平線,此刻卻出現了一棵柳樹,他明白,那是惡夢的邊緣。

  「該在這裡分別啦。」少年推了他一把,身後的世界持續消失,速度隱約有加快的趨勢,「夢總是會醒的。」

  他停頓一陣後微微頷首,重新踩上氣流,「再見。」他不曉得對方要如何離開夢境,但妖物既然有辦法進來,想出去應該也不是難事。

  「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

  渃痕的話聲極輕,但仍隨著風送入了卿嵐耳中。

  那棵柳樹就像是分界線,越過後身子驟然下墜,這罕有的感觸讓他猝然自夢中醒轉。

  眼簾顫動,掀起後露出迷濛的藍眸。

  下意識伸手打算揉眼,手裡的重量使他一怔,那盞提燈正握在右手中,沒有發出光芒,看上去非常普通。那隻精緻卻有些破損的人偶也還在,一併從夢境中來到了現實。

  夢中所受的傷隱約仍有著痛感,但習慣了傷害的他並不在乎。

  又在床鋪上躺了一陣,他才起身將兩樣物品和一疊厚厚的紀錄整理妥當,將東西提交給組織。

  「這些東西的特別之處?」提出問句的接洽幹員有著一頭雪色長髮,頭頂毫不掩飾的毛絨貓耳微微抖動,椅子後頭還有兩條貓尾慵懶地晃著。

  「你是貓妖?」卿嵐不答反問。

  「貓又,問這幹嘛?」

  卿嵐伸手握住提燈手柄,灌入魔力使之綻放青色光華,貓又發出一聲尖銳叫聲,隨即變回了原形——全身炸毛的。

  「我在湖裡找到了這個燈籠,它似乎具有驅邪的特性,能讓妖物遠離,一旦接近便會感到不適,而剛才你的反應已經證明了它離水後只剩下讓妖怪變回原形的功能。」在白貓又的瞪視下,卿嵐淡淡地道出自己已經被對方證實的推測,「具體範圍不確定,但似乎挺寬廣的,在現世不確定範圍是否有變動。」

  「至於這個……我並沒有看到它實質的作用,但這是妖物被破壞後留下的,或許也有什麼特殊之處,我才一併帶回來。」

  貓又瞪著燈籠好一會才輕輕一甩尾巴,桌面的文件和兩個物品搖搖晃晃地飄起,牠則是輕巧地躍下椅子,朝著另一處地點走去。

  臨走前,牠喵了一聲,「還會想再進去一次嗎?」

  「不想。」卿嵐的語氣斬釘截鐵。

  在貓又戲謔的笑聲中,他離開組織。

後記:這篇我寫完好一段時間ㄌ,我其實不太記得自己總共寫了多久,但我真的很佩服自己,每次都控制不了字數的習慣真的要改啦靠北……

這次用的Boss其實算是怨靈,但除了人偶以外,頭髮那部分還有加上針女的設定,要是卿嵐沒有死一張臉給她看就完ㄌ。另外就是不知火,至於那個煙霧是煙煙羅,雖然只是唬人的但我本來真的有想過要寫進去。

縮圖圖源為活動首頁附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71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234002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茲磨由島... 後一篇:【RPG公會】影之銀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小說連載
最弱之人成為最強殺手-42 巨岩試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