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翡翠綠野 第十二篇 完

作者:Cale Wei│2019-04-28 12:56:27│贊助:2,006│人氣:365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我們禁錮了彼此。」班奈又搖了頭。「但,從妳出現在這座森林的那一天起,我就沒有後悔過這個決定。」



    
    ▲
    
    
    「妳為何一直避而不談呢?」艾希爾那黑褐的雙眸像是下定決心般的,決定把疑惑提出。「班奈身為報喪女妖,妳無論如何都認為她,單純只是受害者嗎?」
    
    菲可有些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彷彿這個問題命中了某個重要所在,這位魔女的神情緩緩的沉澱下來。
    
    「這難道不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嗎?」菲可的聲音像是穿過迷霧,迴盪在山林之中。「因為戰爭,讓神話傳說變得駭人。」
    
    陽光穿過樹葉,細碎的光線隨著風擺動,夾帶著青翠的綠林濕氣。
    
    「妳看清事情的全貌了,也許還沒。格蘿佐聽命行事,她怎麼看待班奈,很有可能會被頒佈命令的人影響。」
    
    風兒平靜了下來。艾希爾正視著菲可,眼神淡漠。她想反駁,但格蘿佐是個意志堅定而且富有正義的人嗎?
    
    這個問題迴盪在艾希爾的腦中。在菲可面前意氣用事地逞口舌一點好處都沒有,而自己當然也不會輕易的表示立場,儘管對方早已看穿心思。
    
    她撥了一下那烏黑而又順直的長髮,髮尾在腰後撫平。即使如此,這項問題的答案並非無解。
    
    「格蘿佐不只是執行著狩魔士的命令,她更親自調查事件,我認為她的眼睛是雪亮。」艾希爾回應。「即使格蘿佐沒辦法馬上作出抉擇,但只要她為此煩惱過,那就足夠了。」
    
    「我想,妳的肯定應該是不用質疑的。」菲可笑了笑。「我的想法,應該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問題回到最初。艾希爾有些不悅的噘了噘嘴,她無法猜透的謎題,而又沒辦法得到本人的解答,這讓她有些懊惱。
    
    這時,菲可的兩眼突然看向林間的一隅。她的嘴角露出了一股難以言喻的笑容,那讓人感到混亂、感到迷茫。
    
    「老實說,我並不擔心班奈的安危。」
    
    空氣突然枯乾,彷彿醉人的氣息已經終止一般。艾希爾的瞳孔微微縮小了一些,她意識到了什麼,接著轉身離開。
    
    「等等。」菲可出聲叫喚。
    
    而艾希爾撇過頭,那眼神就像是在瞬間抽乾了所有溫度般的冰冷。「妳不該阻止我。」
    
    「欸,別這樣看我,我是想送妳一程的。要是班奈使用她的魔法,我應該是能夠最快尋找到她的人。」那份笑容並不虛假,菲可的手像是指揮似地揮動,接著霧氣開始聚集。
    
    
    ▲
    
    
    「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居住在這座森林的。」班奈的聲音輕柔,就像她穿梭在樹林裡那優雅的模樣。
    
    格蘿佐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頭,她能感受到景色不斷的在轉變,卻又離不開綠林。班奈引領著她,但無法得知目的地,也對此舉的用意摸不著頭緒。
    
    但格蘿佐知道自己必須跟上,也許這樣就能得知什麼答案。
    
    林間的開闊地受到了陽光的照射,此地已經離開菲可的迷霧,屬於森林的更深處。
    
    「我之所以離開故鄉的原因,就是因為報喪女妖的這個身份哦。」班奈停下腳步,一手拂上身旁的梣木,微風吹過葉片發出聲響。「妳認為,我是無辜的嗎?」
    
    「錯不在妳。」格蘿佐用力搖了頭。「但妳大可不必繼續做這種事情。」
    
    語畢,班奈像是愣住一般,接著露出一股和煦的微笑。
    
    「這是辦不到的噢,因為我無法停止這種行為。」她離開梣樹,正視著格蘿佐。
    
    怎麼會?格蘿佐冒出了疑問,但她對於不同種族始終不甚理解,狩魔士對於報喪女妖的情報缺乏,早就讓她的調查活動碰釘子。
    
    「即使是這樣,我還是無辜的嗎。」班奈的語調淡上不少,宛如寧靜的湖淵。
    
    「所有的證據都能證明,這次的事件主要是由戰爭導致。如果真的要處以刑法,那也應該是把發起侵略的人吊死。」格蘿佐忿忿地說,她看向班奈那暗青色的雙眸,與宛如麥穗般的長辮。
    
    恐懼源自於對事物的不瞭解,班奈被誤會肯定是因為人群的無知,格蘿佐心裡這樣想著。
    
    「那麼……」班奈回頭看著梣木。這時,枝上的樹葉突然開始凋落。那些樹葉枯黃了,原先茂盛的梣樹變得有點光禿。「……就算是這樣呢?」
    
    格蘿佐呆呆的看著,她的思緒有一瞬間變得混亂。班奈要傳達的是什麼訊息呢?
    
    答案或許已經揭曉了。
    
    「妳不必這樣。我從來就不認為特殊的感知能力是一種罪惡。」格蘿佐皺了眉。「我不會讓妳受到性命威脅的,回報的內容由我說得算。」
    
    班奈的眼神變得非常空洞。周圍的風開始不自然的流動,濕氣與黑暗開始凝聚,像陽光被一口吞噬似的。
    
    格蘿佐感到一股強烈的壓迫,呼吸變得沉重,身體也開始顫抖。微風變為狂風,將班奈的長衣吹得紛飛,但更令人害怕的是她那空殼般的雙眼。
    
    「這種力量,肯定會讓人畏懼的吧?」班奈哀怨地說著。「沒有人會喜歡、沒有人會因我的到來而歡喜。只有哭泣、只有悲傷與痛苦……」
    
    森林在顫抖。狂風呼嘯,沙土飛揚,陰鬱的天空開始灑落雨水。冰冷的雨滴打在枝葉上,沉痛的聲音單調而又孤獨。
    
    這是痛切的事實嗎?難道報喪女妖的存在僅是這副悲慘的模樣?格蘿佐知道,自己絕對無法理解這份痛苦。或許,沒有人可以參透這件事。
    
    但這樣,未免太可憐、太殘忍了吧。
    
    莫非,她那溫柔和煦的模樣,都只是強行裝出來的嗎?
    
    「真是醜陋的妖怪。妳是這麼覺得的,沒錯吧?」班奈露出了一抹笑容,彷彿將心中的痛楚掏出,任其受風雨摧殘。
    
    不,事情的真相並非這樣。
    
    「這都只是傳說的印象導致。」格蘿佐努力地吸入一口氣,細雨讓她感到一股沁涼。「每個地區對神話的解釋都有所不同,說不定可以找到能接納妳的地方。」
    
    風勢緩和了下來。或許這個問題,班奈已經思考過了,而這些選項的利弊可能沒人比她更清楚。
    
    「關於這點……」雨停止了。飄散在空中的不再是冰冷的水珠,而是鮮紅的花瓣。
    
    花瓣帶來的,是一股清新的香氣,還有朦朧的霧氣。菲可自那深深的茜紅裡走出,一舉驅散了沉重的空氣。
    
    從霧中到來,宛若要將整片大地都啃噬成絳紅的存在般,令人窒息般地灑落著花瓣。
    
    「班奈會執著留下的原因,我想妳們還是不明白,對吧?」森林的魔女說著,一面伸出手掌,讓罌粟花的紅瓣落在掌心上。
    
    「但我不能再留在這了。坎卜斯的例子不會是最後一次,我帶給妳太多困擾了。」班奈看向菲可,她的語氣像無法再承受任何水氣的雲朵。
    
    格蘿佐看著兩人,腦中似乎還有什麼訊息無法轉通。菲可笑了笑,聳了一下肩膀。她口中的「妳們」指的,是自己與艾希爾吧?
    
    難道,班奈的去留,與菲可有關係嗎?
    
    「我想,答案就是那樣。」這時,艾希爾那像是砂礫摩娑的柔和嗓音自身後傳來。她站到格蘿佐的身旁,態度平靜的出奇。
    
    「答案?什麼答案?」
    
    「班奈因菲可而不捨離開。而菲可也想盡辦法,讓班奈能陪在她身邊。」
    
    艾希爾擺了一個像是將告示牌的內容唸出般的表情。這層關係並不複雜,那兩人之間的情誼早已深厚無比,無論是任何一方都為了對方而設身地著想。
    
    她們是「朋友」,又或著是更加深入的關係。
    
    「我總是能讓妳安全,不是嗎?」菲可以說服的方式說著。
    
    但班奈只是搖了頭。「我是這麼認為,但我們不會永遠如願。有太多可能性,會阻止我們在一起。」
    
    風停止了,罌粟花的花瓣靜止於地,任由陽光灌溉著。
    
    「這裡的人已經不會接受報喪女妖了。」她的聲音帶著憂傷。
    
    「但我一直都接受著妳啊。」菲可的態度首次出現了有些激動的模樣。
    
    樹也靜止了,梣木堅毅的枝條因失去樹葉而始終保持的豎立的樣子。
    
    「我知道,但是……」班奈走向前,將手輕輕貼在菲可的臉頰上。「該作出改變了。」
    
    森林的女巫沒有回應,只是稍微低著頭的看著女妖。她的心裡,也許正受到難以言喻的悲傷侵擾吧?
    
    「是我,把妳囚禁了嗎?」菲可說話的語調微弱了許多。
    
    「我們禁錮了彼此。」班奈又搖了頭。「但,從妳出現在這座森林的那一天起,我就沒有後悔過這個決定。」
    
    話甫落,菲可抬起了頭,正視著班奈,接著將她緊緊抱住。
    
    
    ▲
    
    
    「經溝通後,報喪女妖離開盧比安納……」羊皮紙的最後一段空格被添上。格蘿佐輕輕嘆了一口氣,望向窗外的陽光。
    
    「妳有撰寫文字上的困擾嗎?」艾希爾的聲音自一旁傳來。
    
    「不是啦……」這讓格蘿佐放下羽毛筆,接著身體輕輕靠在椅背上。「再來啊,我就得回報這項任務,要到采列(*1)去。」
    
    「我知道。」
    
    這時,格蘿佐才發現艾希爾正盯著一張地圖,那認真的模樣,像是不允許任何人打擾她一樣。
    
    「通過薩瓦河的河運,往返的速度並不慢,甚至不需要走陸路,也好過妳租一匹馬的價格。」她終究還是商人,在這方面可以說是專業級的。
    
    「喔喔……是啊,我很快就會回來的。」格蘿佐在一旁,欣賞艾希爾專注於分析跟思考的狀態,滿足地笑了。
    
    一陣不急不徐的腳步聲傳來。菲可端上了一盤麵包,小麥的香氣隨即撲鼻而來。她看起來好多了,在班奈正式道別後,森林的霧還有幾天看起來特別可怕。
    
    「來吧來吧,吃點東西吧。」菲可撕了一塊麵包,遞給了格蘿佐,並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於是格蘿佐一面有些疑惑地撕開一小塊,移動到艾希爾的嘴邊。
    
    只是,艾希爾仰起頭,接著拿過麵包,塞進格蘿佐的嘴裡。「事情結束後就回來,我把時間都算好了,路程不會超過三天的。」
    
    「唔……」這名狩魔士無奈的嚼著乾硬的麵包,對菲可攤手。
    
    「吞下去再說話。」
    
    「咕……我知道,妳講過了。」
    
    艾希爾意識到菲可嘴角的笑容。
    
    「怎麼了嗎?」而菲可摸著自己的臉,好像還不知道為什麼被注視。
    
    「不,只是……這樣真的好嗎?」艾希爾淡淡地問。「我們的行為,導致班奈離開妳了。」
    
    「我支持她的選擇。」菲可就只是這樣回應。「反正也不是再也不會見面了,只要我們想,一定有辦法碰上的。」
    
    這是跨越了多少距離、多少時間才能達成的一件事?
    
    或許這短短的幾句話,已經足夠詮釋她們兩人之間的感情了。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察覺呢?想到這,艾希爾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些溫熱。
    
    「話說回來,妳再來離開的這幾天……」菲可用不懷好意的語氣,對著格蘿佐說道。「妳的女伴可是會陪在我身邊,來滿足寂寞的我哦。」
    
    「啊,妳最好別亂動什麼主意。」格蘿佐聞言,立刻抱住了艾希爾的手臂,將她拉到一旁。這時,格蘿佐注意到了她的臉上,有一股極細微的,但她肯定自己沒看錯的笑容。
    
    也許,自己很快就能理解這份感情了。艾希爾心裡想著。










    不可思議世界  翡翠綠野——————完    


    (*1)采列是位於當時史泰利亞公國的城市


後記: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因為各位的支持,才能讓我得以完成這一部作品。

這次寫了快半年才達到結局,其實主要原因應該是沒有準時更新啦。當時以比較輕鬆的態度開始撰寫這篇大綱,嘗試捻合我喜歡的要素,最終把故事的雛型定下,超爽得

嗯,不是,總之這部作品在構築的階段是花了一些時間的,暨前作無明之言後又加重了奇幻的元素,變成現在這種有了女巫跟妖怪的模式,呵呵。    

另外,菲可與艾希爾的篇章是還沒結束的。這作的完結是格蘿佐與報喪女妖的故事,雖然叫做翡翠綠野,但是跟故事主線竟然沒有太多關係,連我都有點頭痛,所以篇名的命名真的很重要。下一作也許就會是圍繞著我們系列主角的故事了。


來講講故事彩蛋吧。

菲可的名字源自於英文的fake,意味的是虛假。所以在本作中以虛構作為人物屬性,霧氣就是其中的例子。
她的回憶片段中,出現了整片的罌粟花田,與遙遠的翡翠宮殿,這樣的場景我想應該很多人都不陌生。它是童話故事《綠野仙蹤》裡的一個段落,本篇篇名的翡翠綠野也因此而來。
迷途之家是一則日本怪談,相傳只要進入迷途之家後並拿取一樣物品,就會為這個人帶來財富。
所以,菲可在第三篇時才會向艾希爾說道「每個人來這裡,通常都有什麼目的。」
而後來的「勇氣、善心,或著智慧,妳想要什麼呢?」是綠野仙蹤裡,獅子、鐵橋夫與稻草人想得到的東西。
至於為什麼菲可的名字是英文而不是其他語言,欸......你要知道班奈是來自蘇格蘭,所以應該是懂英格蘭的語言。對,菲可的名字是班奈取的。

再來是班奈,這個角色的很多設定都來自傳說記載,採用「bean nighe」而不是通俗的「banshee」單純只是我不想要有角色的名字中文有重疊。另外我不是很喜歡恐怖故事,所以沒有把一些比較驚悚的紀載當作角色設定,就只是把班奈當做一個溫柔的大姊姊了,嘿嘿...嘿嘿嘿......

然後是艾希爾的回憶片段,當時的場景是月牙泉,她的師傅...嗯,講太多的話會暴雷。師傅的角色形象是取自李白的「俠客行」中首句「趙客縵胡纓,吳鉤霜月明」。
老實說我還是不太懂為什麼那篇的gp會比較多。

大致上是這樣。這作沒什麼巧思,單純就是把我想寫的劇情寫出來,但結果來說我是滿意的。

那麼一如往常的,容我再次感謝各位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43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歷史謎團
故事的最後,讓我們看見的兩個熱愛彼此得靈魂,無論她們的形體、她們的真實身分、她們的存在有什麼樣的不同,卻依然展現出如同磁鐵兩極般深深吸引彼此的強大吸引力,以及愛意。

菲可與班奈兩個看似差異極大的兩者,在作者的這一系列文章當中充分讓讀者感到到她們之間的感情。不是那種蠢蠢的小倆口整天膩在一起的不成熟感情,而是超越一般思維的成熟。儘管最後班奈離去了,但任誰都不能否定她們兩曾在一起的記憶與生活。正如同菲可的那番話:「反正也不是再也不會見面了,只要我們想,一定有辦法碰上的。」

當初班奈與菲可遇上彼此這件事是誰都無法預期的,那麼未來的事情又何能預測到呢?

啊嘞,結果後期反而艾希爾和格蘿佐都成為了這齣戲的觀眾啊,被另外兩位放閃閃得睜不開眼睛(?
不過我們的這兩位主角大概也可以從中學到什麼吧,尤其是格蘿佐。兩位少女從兩位大姊姊學到了寶貴的一課(兔兔臉紅)

''格蘿佐聞言,立刻抱住了艾希爾的手臂,將她拉到一旁。這時,格蘿佐注意到了她的臉上,有一股極細微的,但她肯定自己沒看錯的笑容。''

相信她們也能繼續發展下去~~~~~~~~~讓我們拭目以待。

感謝作者給予我們這麼好看的故事,抱歉來晚了(抱緊緊



05-19 16:10

Cale Wei
(蹭蹭阿謎謎

故事中,菲可與班奈的存在,是一種超脫常人理解的範圍,在面對感情的問題時,我希望能以更超凡的方式來詮釋。從班奈一慣溫順的個性,與菲可極力追求往日相處時光她態度,都表現的與一般人有所不同。
她們作為故事的主要角色,在劇情的展現上我是還算滿意的,也因為是在相處上較有厚度的關係,兩人的感情讓我得以嘗試這種相戀的寫法(臉紅兔兔

兩位女主角也被閃了一波了www不過她們也一直放閃呀ww
至於她們兩人的劇情發展,就留在之後的篇章了哦
最後還是要感謝阿謎的留言(蹭05-20 21: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36684809咪納桑
更新~~~喜歡冒險奇幻小說的大大們可以來看看>A<如果喜歡歡迎訂閱~更歡迎一同寫小說的各位戳友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