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心領神會 當自新】 (下)

作者:RockUser│2019-04-28 11:29:53│贊助:2│人氣:63

       沿著地上清晰的虎掌印追蹤,周處憑著練就一身的打獵經驗,辦出足印虛實,不一會兒便摸上了那頭白額猛虎的巢穴。狡兔三窟,虎亦如此。

       岩洞中較外部尚可以倚賴月光照明,但一進入其中便伸手不見五指,別說殺虎,如那老者所言,怎麼被牠吞進肚都不知道。敵暗我明,絕非決戰的上上之策。「得想個辦法將這惡虎逼出洞才好。」周處輕聲跑回農家,和那少婦借了打火石、火摺子與一捆牧草,沿途再順手折了一片芭蕉葉,又匆匆趕回虎穴。

       點點火星灑上乾牧草,不一會兒功夫,便燃起熊熊烈火。周處揮起芭蕉葉猛力一搧,煙龍便順著風灌入洞中,過了半刻鐘,仍不見絲毫動靜。周處雙眼已被濃煙燻的通紅,也揮得滿身大汗「怪了,這惡虎或許能憋上氣不呼吸,但怎能支撐這麼久。」周處雖覺不對勁,但手上力道仍不減。抹了抹流下的涕泗,周處藉著火光看見地上的獸足印,由內而外,是自己第一次來時所沒發現的。突然,背後有如被一只巨槌擊中,周處想側身滾開,但畢竟慢了一步,飛身撞上幾丈外的岩壁,哇啦吐出一口鮮血,衣服也被利爪割破,粗獷的胸膛上顯現出四道清晰的血痕。不如之前的正面衝突,白額猛虎隱蔽身形於草叢之中,待獵物力竭才一撲而上,攻其不備,儼然有森林中萬獸之尊的氣象。

       白額猛虎仰天長嘯,又向周處奔襲而來,絲毫不給獵物一刻喘息空間。巨岩迸裂,碎石四散,虎掌陷於岩縫中。這一擊不像剛剛那樣無從防備,周處有足夠時間迴避,滾向自己所帶上的弓箭。雖然胸口的傷口仍湧出熱流,但他凝神穩息,只聽得箭矢劃破空氣之聲,如飛空的銀蛇,左右扭動身軀鑽入巨虎皮肉中,牠吃痛地大吼,轉身便要逃往森林。又是一道光弧,這次射中巨虎的右後腿,減慢牠逃跑的速度。「這次,你無法再傷害任何人了。」語畢,周處鬆開搭在弓上的箭。





       清晨的霧氣瀰漫在山間小路,隱隱約約,有一龐大的身影走來,是一壯漢背著一頭巨獸。男子身上受了些傷,衣服透過乾裂的血漬,眼神雖然凶惡,卻仍藏不住一身疲憊。此人正是周處,為了履行與老者之約,但殺虎總得帶個證據。大概處理完身上的傷後,就將白額猛虎的屍體駝在背上,準備先去之前的農家要點食物,自己昨晚才吃了一個饅頭,現在餓得都能吞下背上的這頭老虎。

       不遠處就是那農家,青煙裊裊升起。日頭剛打山的那頭出來,溫柔的金光緩緩灑向山谷,原本幽深的綠彷彿退去外皮,露出底下晶瑩翡翠;谷間鶯語高唱,更遠處的村子也傳來雞鳴,提醒尚在夢中的人們,又是一天的開始。周處迎向這不易見的美景,內心由衷的讚嘆。自己為何從未注意這一刻的風景?以往那些在外嬉遊鬼混的日子,都是浪費光陰;那道悔改之門一直為自己敞開,如今,終於已能踏出第一步。

       山路的盡頭揚起煙塵,周處瞇起眼,想再看清楚些。莫約十來人騎馬奔馳而來,每人背上或腰間均配了彎刀、長劍,服飾不似官兵,被髮左衽,倒像北方的胡人。

       那少婦的丈夫開啟大門探出頭來往那張望,顯然他也注意到不遠處的喧囂。領頭那一人,率先抵達農家門口,朝後來趕上的人擺擺手,另有三個人繞到木屋後門。周處心裡也有打算,先將虎屍藏在一旁的草叢中,自己也隱身在樹林間悄悄靠近。

       領頭的派其中一人敲門,自己和其他同夥拔出刀來在一旁戒備。「開門啊!否則休怪大爺我不客氣。」正當那人抬起腳作勢要踹門時,不知哪來一支箭割斷繫馬的疆繩,幾顆石子射中馬臀,眾馬們驚嚇得揚起前腿,往四處奔走。首領立刻吆喝幾位部下跑去追脫韁的坐騎,自己則警戒的看向叢林「看來有人存心壞我們好事。」

       這時的周處已來到了門後,他將木屋後門的三個強盜打昏綁在樹幹上,嘴中還塞了幾片破布以免添亂,並通知那對夫婦先逃到自己曾待過的破廟,自己擇留守於此,準備將那幫盜匪一網打盡。由木門縫中瞧見門外的那幫人,正為了追馬忙得團團轉,不發出聲音將門板扳開,衝出去撞向那領頭的人,那人怎麼也沒料到敵方會從木屋正門突襲,摔得四腳朝天,周處又朝他下腹補上一拳,領頭的人立刻昏死過去。

       其他小弟好一會才注意到周處的大動作,紛紛持刀向他劈來。「哼!不自量力小囉囉。」周處向前助跑後甩出如頭般大的兩顆石彈,兩石上綁了條相連的粗繩,在空中迴旋了幾圈,將碰到的幾個人纏成大麻花。這武器原本要用來對付白額猛虎,只可惜自己一時失算,沒能用上。周處又擲出兩枚石彈,將剩下的幾人全都纏住,奪去他們身上的彎刀,仔細的把每個強盜再綁緊。周處坐在那領頭身上,拍拍他的臉,悠哉悠哉說道:「喂!你的小弟們都被我拴在一塊,你打算怎麼辦?」那領頭說了一串胡語,表情激動。

    「你說的胡話我都聽不懂,要你小弟給我翻譯翻譯吧。」他轉頭向一旁小弟說了幾句話,那年輕人說道:「我老大要你放開他,我們只是路經此地要借點食物和盤纏。」「哼!借食物和盤纏,好個名目,光天化日下為非作歹。」周處想起自己過去也是如此,攔路搶劫不說,老是惹是生非,這句話等於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頓時沉默不語。

    「怎麼,大爺您回心轉意,要放我們走了嗎?」又是那年輕人發話,周處不理會他,逕自將每個強盜提上馬,又各牽了一條繩子到手中。

       周處回到藏虎屍處,剝下虎皮,鑿了個坑將巨虎埋了。在把躲在破廟的夫婦找來,想用部份的虎皮和他們換些食物。「您三番兩次救了我們夫婦,我們哪敢向您要求甚麼呢。這裡有些肉包及水,還請您帶著吧!」那少婦推給周處一些食物,周處也不好推辭,牽著馬匹走向義興村。





       周處回到村中時,已是日上三竿。沿路上的民眾看見他無不是驚呼連連,跟在後方一段距離,想瞧瞧他又想作些甚麼新鮮事。
       但只見他將那幫盜匪扔在衙門前,不等衙役發話,就消失在人群中。

       一樣是田間小徑旁,老者倚著之前曾被他舉起的大樹。
       他靜靜得坐到樹的另一邊。「哈哈!你才花兩天就完成殺虎的任務,還帶回前陣子在義興村附近擾民的盜匪,可真是是英雄出少年啊!」嘶啞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老先生您別笑話我了,過去我也和那幫人沒什麼兩樣,怎能說是英雄?況且我也三十有一了,稱不上年輕。」
       「沒這回事!就是現在我也不覺得自己老,還有些抱負未完成,只是我這一身枯骨總不及精神,大部分粗活自己都幹不來。」
       「老先生。」
       「如何,你準備好要殺那蛟龍了嗎?」
       「是的,請您告訴我該怎麼做。」





       木舟外是深不見底的黑暗,但那就是他即將要面對的。周處使劍緩緩划向江心,果如那老者所言,蛟龍一出,風浪驟至。
       那蛟龍竄出水面,全身覆蓋著銀色鱗片,頂著黝黑犄角,再配上一雙如寶石般的紅色雙眼,一種不亞於神魔的磅礡氣勢,若是那日在山中遇上的白額猛虎在此,也要退讓十分。在這陰風黑夜中,龍吟聲震動江水,有如鬼哭神號,久聽更令人聞之喪膽。但周處何許人也?他已歷經除虎任務,飽受村人的異樣眼光,痛定思痛,今夜於此,便是要和第二害一決生死。此刻,他眼中已無徬徨。

       蛟龍又潛入水中,周處趁隙負劍於背,深吸一口氣,躍入湍急的黑流中,身後的木舟同時裂成碎片。黑流中雖視線不佳,但那銀色身軀卻顯眼的很。抓準了時機,周處順利抱住龍腹,不過那蛟龍之鱗有如塗了蠟油,怎麼也抓不緊,迎面而來的江水用力刷著每吋肌膚,幾千條細刃彷彿要削到他的一層皮。突然,蛟龍衝出水面,強大的甩力讓他防範不及,身子騰空飛起。周處心想不妙,蛟龍已回過身,張著血盆大口一躍而上,周處抽出背上的長劍想抵住龍嘴,但銳利的銀牙早一刻刺穿他的掌心。

       從上至下,時間如同凍結,又極速流轉,他撞進極寒的江水。周處的右掌死命的扳住龍嘴,傷口浸在水裡瞬間失去了知覺。蛟龍在江中來回急游,不時躍出水面再直貫江底,每次撞入水中,背脊都如同巨虎偷襲的那一擊,肺中的那口氣早已用盡,僅剩的意志力更隨著時間流逝而損耗,牙齒也無法抑制得顫抖起來,意識更漸漸被黑暗奪去。

       在被黑暗埋沒前,周處心裡所想的,卻是那一夜,少婦雙眼流露的──希望。左臂一迴旋,大劍劃開蛟龍的雙眼,惡寒中的一股暖流包覆住他的身軀,就在這生死一線,蛟龍的攻勢緩了緩,周處盡最後力量向蛟龍劈了數劍。
       周處鼻中滲入鐵鏽味,江水染上鮮紅,他鬆了一口氣,正想游向水面,不料右手一緊,那蛟龍不放開咬住的右掌,竭力擺動身軀,直衝向江岸。





       隔天一早,路過的村民發現了江中的不尋常,血水凝聚於江邊。村人又循流而下,驚見浮在其中的龍屍。不過半個時辰,義興江的一岸便聚集了半個村子的人,全想一探究竟,這江中霸主為何喪身。
       村中鞭炮、爆竹聲如雷,就是過年也絕無如此熱鬧,每個村民欣喜若狂,載歌載舞;路上隨處設宴,各家紛紛擺出雞、鴨、魚肉,各處皆有人比試酒力。
       一位壯漢披著斗篷,坐在房舍外的石階上,默默啃著油雞腿,好似幾天沒吃東西。迎面走來一位醉漢,左倒右跌,舉臂不客氣得搭在他肩上,滿嘴酒氣說道:「你怎麼不和其他人一起喝點酒,一個人縮在這裡啃骨頭,多悶啊!」打了個酒嗝,醉漢朝他瞄了幾眼,又接續道:「你好像是外地來的,可能不知道。這次義興村二害皆除,最關鍵的…那個什麼周處…好似又進了龍腹!全村的人都開心的不得了!哪裡不是舉杯同慶!」壯漢扔下雞骨頭,起身就走。
       「怎麼?我鬧得你不開心啊?」
       「不是的,」壯漢回頭看了一眼,視線穿過那人。「只是覺得有些感傷,出身於此,到此刻才盡了微薄之力,餘下的年歲,不知夠不夠報效國家。」那醉漢被弄得糊塗,只是抓抓頭。
       壯漢看著右掌上怵目驚心的傷疤,自言自語道:「就是藜藿也甘心作為粱黍,真希望我能堅持到最後啊。

       朔風捲起一地黃沙,帶領壯漢行向遙遠的北方。又有誰知道,這位曾徬徨於己過的村中英雄,將在數十個春秋後掀起波瀾;至今的史冊中,仍迴盪著,這位英雄臨陣前的絕命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42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武俠|世說新語|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halott9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領神會 當自新】 (... 後一篇:關於【心領神會 當自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p030你~
嗨嗨 我的小屋有新影片可以看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