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心領神會 當自新】 (上)

作者:RockUser│2019-04-28 11:22:54│贊助:4│人氣:55
       今夜,是一輪明月。天邊無雲,銀光幾乎灑遍了四周的森林,卻照不透那一道劈開茂林之大江,江流緩而勢大,如一條黑蛇行向看不見的地平線。

       隘口邊,一位壯漢解開繫在木樁上的繩索,以劍代槳,徐徐划向江心。波光粼粼,擾亂靜謐的江面,江底潛伏的蛟龍睜開赤紅的雙眼,仔細端詳這個不懷好意的入侵者,擺動身軀,不時衝向水面吐出一口真氣,再以迅雷之勢極速沉入江底。頓時江面霧氣瀰漫,烏雲驟至,悶雷低鳴,波濤四起,洶湧暗藏。

       一葉扁舟自然無法承受這大波小波,上下起伏不定,但見這立於舟上之人絲毫不露懼色,將那把大劍出鞘,並以草繩綁在背上,深吸一口天地之氣,縱身一躍,全身沒入黝黑的湍流中,惡寒刺骨,月光早已不復明亮,黑暗吞噬的不只是週遭景物。他想,這又是場拚死拚活的激戰,自己最終是否葬身龍腹?還是能洗刷污名……


       樹蔭間,透過點點日光,坐於樹下的彪形大漢一口咬下掌中的梨子,梨汁沿著他那叢密的鬍子流下,抹抹嘴,打了個飽嗝。掏了掏口袋,裡頭只剩幾兩碎銀子,「看來又得去向人借借了。」一把抓起身旁的大劍,大步走向阡陌小道。
       田間小路上,走來一位老者,拄著木仗緩慢前進。他眉間緊皺,似乎有甚麼心煩之事,蒼髮雲鬢更顯其老邁。但與他對上眼,必定肅然起敬,睛光炯炯,老而彌堅。

       壯漢跳出叢林,大劍架在那老者肩上,大聲吆喝「此樹非我栽,此路非我開,但要命的話,還請留下過路財,別怪我這口寶劍不長眼!」老者面對這肌肉糾結的惡霸面不改色,被這超過百來斤的兵器壓著,身子依舊直挺挺的。
       「你那口寶劍有長眼,我眼珠挖出來給你!沒錢,隨你怎麼搜,我還想留著這條老命。」目光直射,竟讓如此大漢心虛地飄開視線。
       「哼!算你有點膽識,不搶你也罷。」壯漢將劍入鞘,使力拍拍老者的背。「喲!怎麼老皺著眉頭,今年義興村那頭的莊稼可沒欠收吧,有甚麼困難就向我道來吧!我替你揍揍那人,一吐你這渾身怨氣。」
        「那倒是不用了。我皺著眉,是因為昨晚又有人祭了蛟龍的五臟廟。『三害』不除,我這鼻上『川』字是不會消失的。」
       「『三害』?這倒是我第一天聽到這詞,還敢問老先生是哪三害?」
       「一是那義興山中的白額猛虎,」他指向南方群山中雲霧繚繞的最高峰。
       「商賈、旅人無不受其害,不時還會下山叼走嬰兒,官兵幾次出兵討伐都成了他的嘴邊肉。」
       「這頭怪虎也饞的很,軟硬兼吃啊!」老者又瞪他一眼,讓壯漢乖乖閉上嘴。
       「再者,便是我方才提到那條伏於義興江中的蛟龍,渡船無不是被它撞破沉了,船上的人也是個個難保。又老是有外地人不要命,什麼吳郡貴公子來這鄉下散散心,是說江、山連上天際美的很,值得一看,也看進了蛟龍的血盆大口。」
       「哈!哈!這義興村還真熱鬧,老是有甚麼作惡多端的妖怪,真稱得上是全國第一的特產!快快告訴我那第三害又是何方妖孽!」壯漢又插進話來。
       「哼哼!至於第三害嘛,便是你周處,打架滋事,攔路搶劫,只差沒放火燒了民家、官府。義興三害,尤屬你作惡最甚,稱作你說的『妖孽』亦不為過。」
       周處睜大雙目,粗眉一揚,歪著頭,不太相信老者的話。自己固然惡霸,倒還不至於擾民,就只是獵獵山中狡兔、山豬,射下天上飛的大鳥,或摘樹上桃、李果腹,從未殺過人,至於偶爾攔路要借不打算還的錢……,想到這,他又不是那麼確定了。
       內心似乎有股甚麼油然而生,他問道:「該如何除去那南山中的白額猛虎?」
       「就憑你這身橫肉,怎麼被吞進肚的都不知道。」
       「就靠我這身橫肉,力拔山河,無堅不摧,說了你定不信,我這就露一手。」環顧四周,周處選定了一株該有兩人合抱的大樹,雙手十指著力其上,拑住樹幹,仰天一嘯,挺起身來,轟隆一響,扎根不淺的巨樹硬是連根帶土的被周處舉上空中。
       老者入目這驚心動魄的一幕,只是搖搖頭,笑道:「你若要除這一害,便帶上弓箭,遠可攻,他若接近,你也可一逞蠻力。十日後,倘若你真除了那頭惡虎,再來這小徑上與我會會。」轉身便走。
       「一言為定!」周處看著那老者的背影漸行漸遠,也走向義興村。





       當今世道,赤壁之戰後,天下三分。篡漢,至此開始經營北方,以霸主之姿傲視群雄;蜀漢乘機占據四川漢中,奪得易守難攻之地;則憑著物產豐饒,掌控長江中、下游的貿易,偏安江南一帶。
       而說到義興村這小地方,屬於的南方小鎮,相較於建業那樣的首都負責理政;它負責進貢中央軍備、物資等補給品。這裡所產的弓、槍、劍、盾等無一不是精良的兵器。
       「得先弄把弓來。」平時打獵用的弓箭,多是在山上取材,以山藤做弓身、用麻繩做弓弦,要射出的箭矢則用竹子削尖。但自己天生蠻力,隨意做的弓撐不過三天便從中斷成兩截。
       周處走向村內算上有名的武器鋪,路上行人看見他避之唯恐不及,紛紛退向路的兩旁,生怕惹怒這陰晴不定的大惡霸。這一切都看在周處眼底,他默默走入店內。

       牆上懸著各式刀、槍,往來的多是官員或有意收藏武器的大賈。原本在招呼貴客的小伙子一看見周處進門,哆嗦顫聲說道:「請您慢慢看。」,接著急忙奔向房內請了師傅出來接待這位『大爺』。
       「大爺,您看上哪一把,可隨時告訴小人,讓小人為您取下。」老師傅隨著周處的視線看啊看,雙手已搓得生熱。自己親迎這位大客人可是絲毫不敢怠慢,上個被解雇的小伙子就因得罪這位惡霸,落得被砸店的下場,比起那樣巨額損失,還不如由自己送把合他胃口的武器,快快打發他走。
       「你不是這家店的師傅嗎?怎麼不去招呼那些大官,他們看似急得很。」周處隨口應道,又看了一遍牆上懸著的武器,就是看不到一把像樣的弓。
       「你這裡有沒有能耐得住我臂力的弓?我自己做的弓,老是拉到一半就折斷了。」
       老師傅沒想到他居然是要選弓,愣了一下,幸好早有預備「有!有!有!我們這裡製的弓,可以說是全國首屈一指。」奔進儲藏倉內,提了把黑漆、精雕的反曲弓。老師傅一邊踩著弓身拉開忙著上弦,一邊向周處解說道:「此弓弓背是由槭楓樹及桑樹等複合材料製成,弓面為增加彈性則採用水牛角做材料,再加上工匠精心刻鏤的花飾與防蠹的漆工…,嗚……」他使力扳開弓身幾次,每次將要上弦時鬆了力,導致弓身又彈回去捲在一起,往來幾次已累得滿頭大汗、氣喘如牛。
       周處一把奪來,輕鬆就扳開反曲弓讓師傅上弦,又接過老師傅的遞過來的箭,舉步向店外走去,挺身抬臂,遠眺岩壁,搭箭就射。只聽風聲颯颯,一箭已釘在岩壁上,但箭身竟承受不住勁道,從中斷成兩截。
       「好弓!但這箭矢有無更堅固點的,我想到那南方的山射老虎,箭頭不夠鋒利、箭身不輕易折斷,給他的損傷或許不大。」老師傅二話不說便又遞上一壺箭。
       「還請您試試此箭。」周處又射了一次,不但讓岩壁多了道裂縫,箭身更深深插入其中。看了滿意,他拿著弓箭轉身欲走,又突然想起老者的話,從口袋中抓了把碎銀子塞在老師傅手裡,這舉動倒讓老師傅嚇著了,活像生吞了蜈蚣、毒蛙似的,不知該道謝收下,還是該還回去。
       「自此時開始,我周處便不是地痞無賴,買東西自會付帳。先生你看這些錢夠不夠?」老師傅呆呆地點頭並放入口袋,看著周處行遠。
       回到鋪子內,小伙子已招呼完客人,跑來問道:「師傅,您怎麼捨得那把好弓拱手讓人啊?」老師傅搖搖頭,拿出口袋中的碎銀兩,答道:「這回他可真付了錢,那弓擺著也只是壓倉,不如讓給他吧。聽說他為了射老虎,不知是哪位高人開示,讓那惡霸想到要為民除害。」微微一笑,將銀兩仔細收入錢櫃。


       周處順路買了些饅頭和一個皮囊水袋,負上剛到手的弓箭,踏上除害之路。
       沿著老者指的林道走上大半天,往來行人疏疏落落,多是樵夫或農家子弟。如今時節已入冬,天色漸暗,再過不了半個時辰日頭就會沒入山後,周處無意半夜趕路,便走向附近一民家,希望能借牛圈或茅房住一晚。不料,來應門的是位抱著娃兒的少婦,仰首一望,嚇得緊閉上門,門後還傳來向丈夫的求救聲。周處不想節外生枝,逕自走向不遠處荒涼的破廟。

       這間破廟塌了半邊屋頂,地上盡是前一陣子下雨所造成的積水、污泥,周處選了一處較乾淨的牆角坐下,抓了顆饅頭塞進嘴充當晚餐。
       從那屋頂的大洞恰可以一觀夜景,今天只有露出一彎新月,顯得天際點點星辰閃耀,小時自己與母親便是一個一個指認天上的星座,說著它們的故事。自己自從父親去世後就離開家裡,整天不務正業在外遊蕩,一晃便過了十來年未回家。周處一面想著往事及母親那傷心垂淚的臉龐,倚著牆,意識逐漸矇矓。

       破廟外圍突然傳來雜草擾動聲,周處也馬上清醒,那腳步聲異常沉重,不像人的足音。聲音漸漸遠去,卻是朝向自己剛走過的民家,周處想起那少婦手上抱著的嬰兒暗道:「不好!」一把抄起地上的弓箭,起身追出。不遠處傳來女子的尖叫聲,周處看見大門已被撞破,趕緊衝入臥室內。
       眼看惡虎巨掌即將劈下,此時一箭劃過虎皮,白額猛虎大吼一聲,跳向一旁,怒目瞠視著周處。那頭巨虎身軀幾乎頂到了屋頂,一身棕金色長毛與藍色條紋相間,額頭如其名潔白如玉,金色的瞳孔彷彿燃燒起來似的,一聲嘶吼,天地為之震動,飛身向周處撲來。周處拋下弓箭,退了一步,抓著巨虎縱身揮來的肉掌,扭身將白額猛虎的勢化開,借力將他摔向一旁,木屋牆面被撞出一大洞,巨虎也甚靈敏,騰空翻了一圈,四腳著地,扎實得穩住身子。周處快速拾起地上的弓箭,想再次追擊,只可惜讓那惡虎先行一步,牆面破洞吹進的寒風彷彿正嘲笑這辦事不利的莽夫,白白讓殺虎的好機會從自己面前溜走。他趕忙扶起一旁倒臥的男子,看來尚無大礙,應該是受重物撞擊而昏了過去,而少婦的傷就重了些,衣服被利爪撕破,肚子側邊劃了幾道口子,傷口若再深幾許便會流腸破肚。
       他一邊止住傷口滲出的鮮血,一邊輕搖她的肩膀,那姑娘緩緩睜開眼,一看到周處,不顧身上的傷,用力掐著他的手臂,急道:「我的孩子如何?」她的眼神中流露的盡是害怕與無助「沒事的。」周處將一旁已醒的嬰兒送到少婦手中。她憐愛地又親又抱,但又突然抬首四處張望,看見那牆上的破洞,止不住顫抖的問道:「那、那頭老、老虎去哪了?」「被我摔出去了。」周處凝視少婦的雙眸,深邃的黑色瞳孔,彷彿正映照他的內心,內心那股被需要的渴望。
       「相信我,我會殺了那頭惡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42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武俠|世說新語|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勝(練手つ╹ヮ╹つ
看不太懂,字有點太擠了。

06-12 10: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halott9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輝夜詩想讓人找到》抒情... 後一篇:【心領神會 當自新】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jia2e三秋縋的讀者
我翻譯了一篇三秋縋沒正式發表的短篇小說,有興趣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