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刀亂同人]偽面

作者:水色夜光│2019-04-26 13:36:19│贊助:0│人氣:54

梗來自之前推特上的
#審神者に扮した敵が現れた時の刀剣男士
大家可以去看看,非常有趣ww
乙女向注意,藥研藤四郎x女審神者
第一次寫打架場面,寫得不好還請見諒
自家刀自家審,私設如山


  
  纏繞著紫色不詳氣息,散發出強烈殺意的無名怪物不由分說的揮舞銀色利刃向自己襲來,在我低下身軀的瞬間劃過頭上,頭髮在強烈的風壓中胡亂飛舞,我左腳用力一蹬介入牠防禦薄弱的懷中。

  「嘿呀——!」

  隨著吶喊銳利的刀鋒刺進紫黑色的皮膚直達深處,為了更確實的殺死不斷加重力道直到刀柄大半都沒入那已經無力再反擊的身軀。

  一口氣把刀抽出瞬間大量的黑色液體從傷口溢出,不給人絲毫喘息的機會,一隻嬌小全身只剩灰白骨骼的短刀與比自己高大看上去笨重不少的大太刀抓準時機衝了過來。

  抓住還沒化成黑粉消散的打刀手臂,用力甩向突進過來的短刀,下一秒輕巧跳上揮過來的大太刀,順著刀尖、刀身、手臂,閃過猶如想拍下在身上亂跑的小蟲般粗暴揮舞的手抵達肩頭,拉起破爛繩子般的頭髮強迫牠抬起頭來,銀亮的利刃逆時針在頸間劃出漂亮弧形,此時短刀如預料之中追了上來,我順勢扯下大太刀的首級,把腳下的屍體當作跳板躍於空中與短刀對個正著,對方也沒就此退縮反而快速地反應過來,刀鋒直逼眼前的同時我抬起左手——

  一陣悶聲,對方的利刃不偏不倚的刺進方才我扯下來的頭顱。

  「結束了!」

  握緊手上的刀刺去,金屬與骨頭碰撞發出清脆的破碎聲響。

  雙腳重新踏回覆滿細碎砂石的大地,隨之七零八落的白色骨屑如雪花般散落至地的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將刀上附著的液體甩掉後收進刀鞘裡。

  好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沒想到竟然會在熟知的戰場中了敵人的陷阱,甚至還被打散……不,正因為習慣了才會大意……嗎,不管如何,現在和大家會合才是當務之急。

  附近感覺不到大將的氣息……可惡,要是有誰和她在一起就好了

  想到這裡,心裡不禁騷動了起來,正要起步時身後忽然感覺到一陣氣息,伴隨轉身下意識握住刀柄,一個人影如被驚嚇的兔子般從樹叢竄出。

  「啊!藥研!太好了——」

  因驚訝而高揚的清澈聲音,長至腰部的黑色微捲髮,與自己差不多高,這身影和自己正掛念的少女如出一轍,她小跑步到自己身邊,眼鏡下的咖啡色眼睛濛上一層水氣。

  「你沒事吧?」

  「剛才只剩自己一個人害怕的不得了……但現在見到藥研所以沒事了!」

  說罷,原本還布滿陰霾的臉上瞬間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樣啊……要是她也像你一樣,不逞強坦率地說出自己的不安就好了。」

  「誒?藥研你在說什——」

  聲音硬生生地止住,她睜大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看著我,這也是當然,沒有人脖子被刀抵著還不會不吃驚的。

  「你是誰,我的主人在哪裡?」

  「這、這玩笑不有趣啊藥研,我就是我啊,是你的——」

  話音未落,我毫不猶豫揮下刀,隨即半條手臂應聲落地,一時半會還沒反應過來的她,一愣一愣的朝左手緩緩看去,赤紅的鮮血從平整的切口噴出不停染紅土地。

  「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

  她的淚水反射性從眼眶奪出,面容因極度的疼痛而扭曲,彷彿想要抱住那已經不在的下手臂整個人蜷縮跪倒在地上,痛苦刺耳的嘶吼聲撼動著我的耳膜。

  還真是令人作嘔的無聊計謀啊,特意扮成她的樣子……

  即使反覆告誡自己別被影響,傷害和她一模一樣面容、聲音的人依舊讓我感到抗拒不已,更別說聽那痛苦至極的呻吟,我壓抑住輕微發抖的手,貫徹自己冷漠的態度。

  「我沒時間陪你耍這種三流的把戲,再說一次,我的主人在哪裡?」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痛苦的喊叫忽然轉為像是瘋子般的狂傲笑聲,她慢慢抬起頭來,用空洞的眼神直盯著我,隨後滿是淚水的臉上浮現如蛆蟲蠕動般令人不適的詭譎笑容。

  「我能扮成她的樣子出現在你面前,那你覺得她……嘻嘻,怎麼樣了呢?」

  ————。

  頃刻,彷彿全身血液凍結,腦袋一片空白,她沒漏看我一瞬間因震驚露出的空隙,加深了笑意用右手俐落拔出身後的小刀朝我突刺。

  「!!」

  ——來不及了

  正當自己準備硬接下這一擊時,一道如閃電般快速且細長的藍色光芒貫穿了她的太陽穴,被血染紅臉龐的少女維持著毛骨悚然的笑容緩緩倒下。

  「藥研——!有沒有受傷?沒事嗎?」

  有誰踏著焦急的步伐跑過來,與上一秒和自己對話的人一絲不差的聲音,朝聲音的方向看去,手上握著一把藍色為基底色看上去科技感十足的弓,和剛才那個柔弱膽怯的形象截然不同,散發著堅毅的氛圍的她正緊張地看著自己。

  「……大、將。」

  「果、果然哪裡受傷了嗎!?」

  方才的可靠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她像隻倉鼠一樣驚慌失措地不斷打量著我全身上下,眼裡滿溢擔心,極大的反差卻有股熟悉與安心感湧上心頭。

  「我沒受傷,只是覺得……長得和大將一模一樣的人在自己面前被爆頭受到的衝擊果然不小啊。」

  「啊……對不起,看到那傢伙想襲擊藥研,我一焦急就……」

  「不,多虧大將得救了,倒是大將有沒有受傷?」

  「別擔心!雖然被敵人追得四處跑,但沒有大礙。」

  「這樣啊,如果說這話時不把左手藏起來就更好了呢。」

  「嗚……」

  「讓我看一下,就算是小傷口放著不管也有可能會惡化。」

  她苦著一張臉默默伸出手臂並轉向內側,下臂接近手肘的地方一道顯而易見的劃傷映入眼簾,原本白皙的手臂早被染得一片紅。

  「『沒有大礙』啊……看來平時的說教完全沒聽進去啊,大、將。」

  「咿咿!那那那個,只、只是被小小劃一刀,傷口不深也不太疼,我就想說先找到大家比較重要,傷口回本丸後再處理……」

  雖然她看起來的確是感覺不到痛的模樣,但應該只是現在還處於戰鬥後的興奮狀態所以感覺不太到而已。我不禁嘆了一口氣,快速從腰包中拿出紗布按住傷口,再拉開繃帶一圈又一圈的纏在她的下臂。

  「雖然是好意為了不讓別人擔心而隱瞞,但要是被發現了,對方會覺得自己不受到信任反而更難過……」

  固定好確定繃帶不會掉落,我抬頭對上她充滿歉意的眼眸,淺淺一笑。

  「所以,坦率是很重要的,為了不讓自己與別人後悔。」

  「……抱歉。」

  「不需道歉,大將沒有繼續敷衍而是肯把手伸出來,比起最初已經進步很多了。」

  「藥研那樣具體的說法,我總不可能再繼續裝傻了吧。」

  「即使如此也很棒了,了不起了不起~」我邊說邊摸起她的頭來。

  「別、別把我當小孩子啦!」

  「討厭嗎?」

  「…………請繼續。」

  細弱蚊鳴的聲音,她微紅著臉像賭氣的小孩般嘟著嘴撇過臉,我抑制不住嘴角笑了出來。

  「哈哈哈,好了,玩笑就開到這吧,傷口姑且做了緊急處理,剩下的要等回本丸。」

  「誒嗯……也、也對,謝謝。」

  她露出一絲寂寞的神色,有些戀戀不捨地看著我的手。

  「……還覺得不滿足的話,等會再好好獎勵大將吧?」

  「不、不用了!」被我一說,她才像是驚醒般急忙激烈的搖頭回拒。

  「哈哈,這還真是可惜,話說回來,大將知道其他人在哪嗎?」

  「嗯、嗯,被分散時我已經用靈力大致上抓到大家的位子了,今劍和平野在一起,前田和信濃、後藤一起行動的樣子。」

  「也就是說剛才落單的只有我和大將?」

  「是呢,有種抽中下下籤的感覺。不過……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扮成我的樣子,真是高尚的興趣。」

  說到此,她露出厭惡的表情看向倒在我腳邊那副大半都已經灰飛煙滅的身軀。

  「啊啊,惡劣至極的玩笑。」

  那扭曲的臉孔和不寒而慄的笑容依然歷歷在目,忍不住小小咋舌。

  「待在這也不是辦法,走吧。」

  我揮去不詳的畫面,催促皺起眉頭的她。

  「嗯……說得也是,今劍他們距離比較近,往這邊!」

  我跟上她的腳步,往樹林的彼端跑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20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oveshizur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歌詞翻譯]Wonder...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no211313大家閨秀們
清水BL好喝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