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醉青樓 第三章

作者:墨陽│2019-04-26 09:19:04│贊助:0│人氣:16
第三章
湮花之地果真了不得,這排場比去那些夜店還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少了些燈光效果,轟趴的音樂從電音改成國樂罷了。那些個花姑娘穿的也不比那些玩家差,說不成穿成這樣還比較能引起男人的注目。

「花月啊,這邊,這邊。」姥姥一張老臉笑的可開心了,看那間廂房外頭也知道是最上等的廂房,門前還有兩個看似保全的家丁站著,這排場我想裡頭還真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延平王啊,我把花月帶來了。」姥姥還沒進門就高聲吆喝。

原來是延平王啊,那個真正害澄澄自盡的原兇,哈!這下好了,主角全到齊了,門裡除了媚姑娘、香姑娘,還有其他兩個花姑娘,而花姑娘們的女侍全在一旁候著。

喲!這延平王生得也不錯嘛,也是個俊男,只不過,不是我的菜,我還是愛猛男,像趙應龍那樣的貨色我才看的上眼。這看來文弱的男人怎麼會如傳言那般噬血?

「花月?我要的是澄澄!」延平王怒視著姥姥,那張文弱的臉頓時成了流氓樣,讓我失望了。

「花月就是澄澄。」冷冷的開口,我就要看你能把我怎樣。臭小子,看我怎麼整你!

「妳…妳真的是澄澄,快過來。」眼睛一對上,我就瞧見了那淫穢在他眼中流竄,一股噁心的感覺湧上來,讓我不禁作噁了。

「我是花月。」站著不動,我要看你的耐心和將軍誰強。

「還不過來嗎?」延平王的手停在空中,一張臉上盡是不耐煩的怒氣,沒有笑意的唇看來有些咬牙。

「姥姥只要花月來見客,說了不陪客的。」沒耐性,姊姊我也不給好臉色,小朋友,好好學學吧,趙應龍至少還沉的住氣,而你這小子卻如此狂妄,就算你老爸是皇帝,在這春風樓也管不著我,大不了死了,反正澄澄她本來就死了,這樣我可能還回去了現代呢!

「姥姥,妳說呢?」延平王一張臉冷的讓姥姥發顫,她此刻管不了什麼將軍不將軍了,這延平王如果不先擺平,她還有命見到明天的太陽嗎?

「當然要陪啊,花月妳就過來陪陪延平王喝一杯吧。」姥姥冷汗滑下,一雙精明的眼直勾勾的瞪視著我。

「姥姥,方才妳明明說了我只要見客,這客我是見了,別忘了,妳可是已經將我賣給了大將軍。我已不是春風樓的小女侍了。」冷冷的開口,如果要用強的,我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員工在職訓練的防身術可是我的強項呢!語閉我轉身就想離開,雖然明白決不可能會走的如此容易,但戲我總是得演好,否則如何請君入甕。

「站住,妳這樣就想走?」延平王大喝,推開了懷中香姑娘,站起身怒不可遏。

「花月,妳就陪陪延平王吧。」姥姥讓人捉住了手,哭叫著。

一切順著我的劇本走,現在就要看有沒有人動手來捉住我了。

「恕難奉陪。」這些人怎麼就沒有人可以像那將軍一樣不照著我的劇本走。春風樓,我要接手了。

「過來。」延平王像是對我說話,可我不是白痴,他該是在對那兩個站在門外的保全說的吧。

「你們可千萬不要碰我。我不是你們碰的起的。」微笑,兩個男人啊,之前的防身術幾乎都只對一人,這下我慘了。

「過來!」這一句命令一下,兩個大男人朝我走了過來,而我也不是沒準備,男人啊,說是堅挺卻也是最碎弱的致命點。

二話不說,我先踹再看情形了,抬起腳用力狠狠的踹下去,一個就打趴了,另一個不敢靠太近,而我還是面帶微笑,後面那群花姑娘尖叫聲中和了些抽氣聲,我想該是沒人想到我會如此做吧。

「王爺,我說了不陪,就是不陪,姥姥她不守信,我會讓她付出代價的。」側過身朝延平王微笑,冷眸一橫卻是看向了姥姥,我要出招了。

「哈!那也要妳走得出這廂房。」延平王見我微笑,著迷的跟著笑道。

「我不只走的出去,還會毫髮無傷的走出去。」我沒有走向門口,反倒是朝著延平王走去,臉上的笑容看著延平王痴傻,我倒也是沒想到這張臉如此好用。

「延平王啊,你可明白所謂天子腳下,這樣的強搶民女可好?」我走至延平王身旁,近到他伸手就可攬住我的距離,笑容滿面的豔容上其實是算計,他猜得出嗎?

「哈!這天子可是我親爹,妳說呢?」果不其然,延平王伸手就要攬住我,而我早準備好了,怎可能讓他捉住。

「要我喝一杯也可,但是延平王能給我什麼?將軍他可是為我贖了身。」輕蔑的瞧了延平王一眼,男人是最激不得的生物,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忍的下來。

「妳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妳,趙應龍那傢伙給的了的,有什麼是我給不起的。妳說的出來,我就給的起。」

中計了吧!我就不信你這毛頭小子會像趙應龍那般沉著,我要的是趙應龍的身體啊,你給的起嗎?

「呵…王爺說笑嗎?只要我說出口嗎?不過是杯酒,花月不需王爺付出什麼,花月是將軍的人,將軍氣量大,喝杯酒將軍是不會介意的。」就是要把你比下去,這口氣你嚥的下嗎?

「笑話!趙應龍會有我的肚量?妳喝了這杯酒,我就拿出贖了妳身的銀兩再加一倍給妳。」延平王的語氣不小,但聽在我耳裡卻是一點也聽不出有什麼值得我心動的。

「可花月不缺銀兩,將軍讓花月吃足用足的,住的也好,花月有了銀兩無用。」搖首,我要的不是錢,這下看你能拿的出什麼來。我拿起酒杯來,就看這延平王是不是要讓我喝了這酒,我一旦喝了,他就真的讓趙應龍給比了下去了。

「花月,我說了,妳要什麼我都給的起,不如由妳說說吧。」延平王果料阻止我喝酒了,哈!男人,真是蠢,下面硬了,上面就空了。

「花月我什麼也不缺,唯獨一樣是花月此刻沒有的。」現在不能裝可憐,我要淡然一些,看看他會不會送我這份大禮了。

「妳說說看。」延平王語氣溫和了,這樣他看起來也好看了些。

「花月缺的是安全。」嘆息,這樣演的可好,媚姑娘和香姑娘都直勾勾的瞧著我,一臉疑惑樣讓我很想笑場。

「安全?」延平王皺起了眉。「妳擔心受怕了嗎?」

「當然,王爺你想想,花月已教將軍贖了身,卻還讓人找來陪酒,今日是王爺,明日又會是哪個達官顯要呢?花月的心自姥姥今夜走入我房門後就懸在那了,害怕也要故作鎮靜。」奇怪我的眼淚怎麼擠不出來,唉,果然我不適合演哭戲。

「姥姥,妳說這如何是好?」延平王眼神一掃,姥姥白了臉,此刻她一定很後悔讓我到前頭來。

「我…我…延平王你可別聽花月胡說,是因為你要找她,我才會去的。別人我才不理呢!」陪笑的成分很高,但是姥姥妳這半百的年歲是鬥不贏我這三十四歲的靈魂和十五歲的皮相的。

「我胡說嗎?延平王,此時此刻站在你身前的難道就不是花月嗎?難道花月讓將軍贖了身不是事實嗎?」激動的成分夠多嗎?我演的有沒有入木三分呢?媚姑娘和香姑娘的臉色看來我應該演的還可以。

「姥姥,妳說了讓我見客的,但走入廂房後卻是要我陪酒,這回是王爺,明日又將是誰?會不會明日就不是只有陪酒這般小事了?」唉,哭啊,怎麼還是擠不出眼淚來?這樣我就不夠委屈了啊。

「花月說的是,姥姥,妳倒是說說妳是否會這麼做呢?」延平王此刻的矛頭已指向了姥姥。

「我…我當然不會啊。」姥姥心急了,冷汗流得更多了。

「我不信。」怎麼輕信,我可不是三歲娃兒。

「是啊姥姥,換了本王也不信。」延平王輕笑了聲,這句話他說的公道。

「那…那我要怎麼做王爺才會相信呢?」姥姥根本不將我看在眼底,她是在跟延平王締約,而我不在乎她是否與我締約,反正我只要達成目的就好。

「我相信?姥姥,此話該問花月吧?」延平王轉身凝視著我,眸光間閃過一絲詭譎,是我一時之間無法猜到的。

「花…花月,妳就信了姥姥吧。」按在姥姥肩上的掌收了下,讓姥姥痛叫出了聲。而我挑起了眉覺得有些好笑,這是霸凌嗎?校園的霸凌也是這樣的嗎?還是所謂黑道的出頭?這回算是我大開眼界了。

「姥姥,要我信,只有一個辦法。」不能笑,就差一步了。

「妳說,妳說,妳說什麼我都答應。哎呀、哎呀,痛啊。」姥姥痛出了淚,而我卻不覺同情,大概是因為澄澄也壓根的不想原諒她吧。

「我要春風樓。」我的話一說出口,所有人全將視線移到我的臉上。而我早習慣了,反正危機處理的一環就是面對媒體,此刻也沒什麼攝影機,更不會造成什麼壓力了。

「妳說什麼?大膽的丫頭,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姥姥蒼白的臉頓時脹紅,氣憤到極點了。

「花月,妳說什麼?」連一旁的媚姑娘和香姑娘都不敢相信她們的耳朵聽見的,但是我的視線只能停在延平王身上了。

「哈…哈…好個花月,這春風樓是妳的了!趙應龍拿什麼跟我比!」延平王笑道。

「王爺,君子一言,快馬一鞭!」我仰頭一飲而下,香醇女兒紅,真是好酒。「那麼就拿筆來讓我寫個契狀吧。」

「喔?妳識字?」延平王和所有人一樣,對於我的識字感到相當訝異,而我只能說,我的大學不是唸假的。

「呵…延平王可知花月之前發生了何事?」這延平王大概不知道吧?可惜的是我還是要提醒所有人,澄澄的死,在場的全都有責任。

「不就是讓將軍贖了身嗎?」延平王對於我的氣魄看來是欣賞的,他的眸光看得出來。

「在那前,我自盡了。」淡然的語氣,說得輕鬆,卻讓其他人都微微一顫,每個人都明白那是她們這一生想忘也忘不了的污名。

「自盡?」瞪大了眼,延平王錯愕的凝視著我。

「是啊,我上吊了,雖然救回來了,傷痕也不見了,但,鬼門關前走了一回,倒是讓我長了不少見識,延平王想知道鬼門關生的如何嗎?」我勾起一抹邪氣的笑容,這般女鬼的模樣是我在銅鏡前練了好幾百次才成功的,為的就是今夜的這一刻。

「不了。」延平王移開了視線,看來他也會怕,而我成功了。很快的擬好了契狀,我把筆交至姥姥手上,看著她不甘心的瞪著我不動筆,我倒是有空慢慢等。

「姥姥,我明日會讓人送來一萬兩黃金的銀票,這春風樓歸花月了,而妳就拿著那一萬兩黃金的銀票離開吧。」延平王闊氣是眾所皆知的,雖然大家會知道也是用自己的妻女換來的,心有不服卻也甘之如飴。

姥姥倍受威脅,只能簽下了字,而我拿著那狀紙,滿心歡喜,延平王,你可以是我春風樓的座上賓了,而我花月則會為你訓練一個上等花魁來侍候你。

「花月謝過延平王,花月就先退下了。」這回延平王沒有攔我了,因為打明兒個起,只要他來春風樓,便可以看見我這老鴇坐鎮春風樓了。


更名、封樓,這大概是延平王怎麼也想不到的吧,哈!往後我的醉青樓可是要在這時代留下不可取代的地位。

「花…嬤嬤,妳確定妳要眾人如此喚妳?」媚姑娘疑惑了,她的字愈練愈好了,端正而秀氣的字正是我要的。

「是啊,就喚我花嬤嬤,這樣那些個尋歡的男人才不會以我也是花姑娘。」所有的花姑娘都被我逼著習字,逼著學舞,有些更是讓我逼著練琴吹笛的,還要讀書,我要讓她們不只靠肉體過活。

「可是嬤嬤這麼逼著大家好嗎?」香姑娘看見幾個紅牌姑娘不甘心的表情,她不免為花月擔心。

「呵…如果她們待不住,那就別待了,我的醉青樓不留不識字的姑娘。」不好好學習怎麼嫁進好人家?

「可我們封樓這些個日子,開銷可不小,嬤嬤靠什麼支撐?」媚姑娘嘆息,明白說什麼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想法的。

「哈…當然是賣姑娘囉!」我的話一出,所有人全都看向我了,明白了嗎?不好好習字,就等著被賣吧!

「如果不想聽我的話,那也沒關係,今夜會有幾個爺上門,我打算賣了兩個花姑娘,然後我會讓桃花和小梅補了那個位置,至於是哪兩個花姑娘嘛,我得看看那幾個爺出了什麼價,又是誰有興買了我的花姑娘才決定是誰。」轉了轉脖子,最近研究這些青樓的經營方法,害我都睡太少了,等今天賣了兩個姑娘後,我得好好的睡上一覺。

「嬤嬤要我和小梅補上?」桃花顫顫的嗓音自一旁傳來,她終於明白為何我要她和小梅跟著習字了。

「嗯,別擔心,我會讓妳們先是賣藝不賣身的,等妳們準備好了,我才會讓妳們接客。」妳們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怎麼反應還是這麼大?裝傻嗎?少來了,當初看著我走入碎花房時,妳們怎麼就沒人站出來講話。

「可是…可是她們還…」桃花豆大的淚眼看著就要滑落,媚姑娘也只好開口幫著求情。

「還怎樣?我呢?我又如何?」淡笑,在我面前求情,可得好好想想,我的記憶力還不錯,別以為我會忘了。

「嬤嬤說的是。」小梅倒是乾脆,看著她的眼神,我明白了她的野心,她想過著和香姑娘一樣有人服侍的生活,這樣的女孩…會引起不必要的風波,我得好好想想。

「等等練好了字,桃花和小梅來找我吧。」轉身走出廂房,我知道這樣的臨時動議是要這些個參與會議的人好好私下討論的,而我這主席還是先離開吧。

這醉青樓封樓差不多月餘了,趙應龍還是沒有消息,連個信息都沒有,也沒有聽見什麼關於他的流言,最近倒是聽見了皇上下了旨,若是他勝了,他就能迎娶那個不知道叫什麼的公主,看來我和他之間是兇多吉少了,我還是好好的經營這醉青樓,想辦法在這時代中生存下去。

「嬤嬤今夜都安排好了。」

「謝謝你,葉叔。」葉叔是醉青樓的掌櫃,除了姥姥之外就屬他最大,他跟在姥姥身旁夠久,我也明白他的心思,他愛上了香姑娘,可惜香姑娘不愛他,但這些之於我都只有利益可言。

「今夜的爺有什麼人?」我得先做功課,今夜才知道該賣給誰,那兩個不知好歹的花姑娘,我就來殺雞儆猴。

「延平王、王大富、李員外、陳公子、慕容公子、陳知縣等,還有那個萬花樓的掌櫃也說了要來,看來是來打探的。」

「哈!陳知縣?他不知道延平王會來嗎?還是他們是一起來的?」真好笑,如果看上同一個,陳知縣你敢同延平王要人嗎?下流!我的花姑娘不賣你。

「嬤嬤要賣了蝶姑娘和紅姑娘嗎?」葉叔認真的看著我,而我則只是微笑挑眉。

「葉叔,這不關你的事吧?」想套話?你還沒那本事。

轉身離開,我得為我今夜好好準備,這張臉是不能見人的,若見了,花姑娘們還賣的出去嗎?

坐在鏡台前,這面鏡子是我請人打造的,比較銅鏡更加清楚了些,我得矇上面紗,這胸部經過這些個月倒是有所成長了,看來至少應該有B罩杯了吧?

澄澄啊澄澄,妳的美為妳招來了禍,卻為我帶來了極大的好處,但妳又是怎麼對我的呢?我真的好奇,不怪妳卻也有些思念有電視看的日子,否則像現在這樣,我拿什麼排解消遣?

「嬤嬤,我是桃花。」門外傳來了帶著哽咽的嗓音,我可以明白這是我為澄澄做的報復,雖然傷了她,但這還不是她自己招致的。

「進來。」

笑容滿面的看著桃花和小梅站在我的面前,我得好生的打量這兩個丫頭,為她們打扮成什麼模樣呢?桃花的琴學的好,讓她彈琴,小梅的笛吹的好,讓她吹笛,每日在台上為眾人演奏一曲,但是不能只有這樣,我得聽聽她們的嗓子行不行,說不定可以佇唱呢!

「小梅,妳唱首曲子給我聽聽吧。」我半臥在太妃椅上,微閉上眸子,這樣的午後還真的是悠閒,難怪那些男人都想擁有好幾個侍妾,一個服侍自己,一個唱曲子,一個緊摟在懷,好不暢快。

小梅聽話,開了口就唱,清清脆脆的嗓音還不錯,看來可以培養,我跟著曲子搖首,這小梅看來會是花魁了,只可惜她的野心太大否則我一定想辦法讓她成為這城中首席花魁。

「桃花,若此刻讓妳唱,妳唱得出像小梅這樣的曲子嗎?」看桃紅哭紅了眼,我可是一點都不欣賞,若是惹的爺不快了,她可是會招來皮肉痛的。

「嗯。」桃花點頭,然後清了清嗓子,黃鶯出谷般的聲音就這麼唱起了小曲子,我瞪大了眸子,直勾勾的看著桃花唱曲子的模樣,就像看著一個絕代歌姬一般,太好聽了吧?真是撿到寶了,我不免覺得我在這個時代會不會太如魚得水了?難道這真的只是我的夢?雖然長了些,但因為實在太好混了,所以讓我不免覺得一切會在醒來時失望。

「呵…好聽,桃花、小梅,等我醉青樓下月開張後,我要妳們一個彈琴一個唱曲,一個吹笛一個唱曲。不賣身的,別擔心。」我朝她們笑了笑,就見桃紅放心的跟著我笑了,但小梅卻是閃過了一絲陰霾,她見不得澄澄的美嗎?這樣,下一個賣的就是妳了。

「謝謝嬤嬤。」小梅皮笑肉不笑的開口,而桃花則是高興的說不出話來了,就像是從地獄飛上了天堂吧。

「好了,妳們出去吧。」這些日子我常想起趙應龍,那個沒消息的男人,他離開多久了?七個月?還是八個月?心中常常升起了擔憂,看來我對他還是有感情的,這一見鐘情對人的影響居然有這麼大,我倒是不知道呢!

看來我得好好的整理一下我的情緒,身為一個熟女,怎麼能如此不明智?我要的只是他的身體,只有身體了,用不著擔心他,他就算客死異鄉……失蹤好了,他就算失蹤了也不關我的事,我只要再找一個猛男就好了,對!再找一個就好了。


「延平王,花月有禮了。」欠身,這延平王居然是第一個到的人,真是不死心的男人。

「花月,為何矇上了面紗?這不可惜了嗎?」延平王伸手就要扯下我的面紗,還好我閃的快,真想給他一巴掌,讓他清醒一下,別壞了我的好事。

「王爺,你認為這醉青樓中的花姑娘美嗎?」

「沒一個比妳美。」延平王的奉承沒讓我高興過了頭,畢竟他說的是澄澄不是我。

「呵…那今日醉青樓賣姑娘,如果嬤嬤比姑娘美,那豈不鬧笑話了。」我笑道,這延平王怎麼就這麼想不透呢?

「說的也是。」延平王語閉朝著貴賓席走去。

今日所有的座位圍繞著圓台,等會我要讓那兩個花姑娘站到上面去,就在剛才我已經通知了要被賣掉的花姑娘換裝了,等等我要讓這些個色情狂下面硬上面空,銀子如雪片般飛來。

「爺們都到了。」葉叔在我耳邊輕說道,該是我出場了。

「各位爺,春風樓改名醉青樓,這醉青樓裡如爺們眼前的,已與往昔大為不同,這圓台上等會會有兩個絕代姑娘出現,就請爺好好的出價了。」我站在圓台下,提高了嗓音說著,這些戲碼就是拍賣會的戲碼,我可得好好的秀出我的商品。

輕拍掌,樂音響起,一名身著白紗紅帶的花姑娘,頭蓋著粉紗教人領了出來,緩緩站上了圓台,白紗下花姑娘身材若隱若現,赤裸裸的身子僅著白紗在這些個男人面前展現無遺。

只見花姑娘翩然起舞,美麗的舞姿和曼妙的身段都讓人移不開目光,隨著舞姿和昏黃透紅的燈火,那白紗飛揚間將男人的心魂都勾了去,我讓所有的花姑娘在樓上的簾後看著,她們要看的是男人們的反應,看我的用心和安排,然後明日我希望她們能有所長進。

那個王大富、李員外的話兒有動靜了,我挑眉,他們該是最快下標的人了。色胚!

「她是我醉青樓的紅姑娘,芳齡二十,各位爺,您瞧瞧她靈動的大眸子,嬌艷的唇,玲瓏有致的身段,爺啊,開標了。」紅姑娘掀開了她蓋在頭上的粉紗,讓她的美麗展現在眾人面前,下午她接到我的通知後,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只希望我能將她賣個好價錢,我答應了。

「起標是一萬兩,爺們每舉一次手就加一百兩,又或者是直接喊價。」這是我和紅姑娘說好的,我在帳房裡找出了她的賣身契,明白了姥姥不過是以五十兩白銀買入了她,卻讓她做遍了所有的事,她早就賺了上千兩上萬兩的白銀了,而姥姥卻還是不讓她贖身出春風樓,而我答應她,有一半的標金會讓她帶走,這少說五千兩,足夠尋常人家吃上一輩子了。

「一萬五百兩。」王大富果然是第一個出價的人,那話兒早就高高舉起了。

李員外也立刻舉了手,一萬六百兩。這兩人的出價都在我的意料之內,兩人的競標也是百兩在加,而另一名爺加入的居然是陳知縣,這倒是讓我意外了,看來是因為延平王沒有加入競標他才敢舉起他的手吧?

「一萬五千兩。」沉著一聲,慕容公子開了口,讓本來正在競標的三個人噤了口,而我本來就注意他了,他是紅姑娘的恩客,每回來都一定是找紅姑娘,對於他的完全沒動靜,我也正在思索,還好他還是出價了,而且高出許多。

「一萬五千兩一次,一萬五千兩兩次,一萬五千兩三次。」或許我還是有那麼一些良心的,將紅姑娘賣給慕容公子這個恩客,只是,這恩客出的價高的有點不可思議,難不成他另有打算?

紅姑娘臉色有些許的蒼白,她不願賣入慕容家嗎?還是另有隱情呢?唉,這些都已是我管不著的事了。

「恭喜慕容公子得標了,請跟著葉叔入內,待會等下個花姑娘競標結束,我會馬上入內為你處理的。」慕容公子讓葉叔領著入內了,葉叔會清點銀票,而我則是要讓下一個花姑娘出場了。

「來啊,帶另一個花姑娘出場了。」

不同於前一個花姑娘,這次我讓她換上了黑紗,但相同的是紅色的腰帶,而頭紗則是淡黃色的,在黑紗下,花姑娘的身子更顯玲瓏,而且這樣的神祕感讓在場的人都專注想看清這花姑娘的模樣。

花姑娘坐上圓台,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坐著,等著後頭的清樂響起,跟著唱出了一曲,如絲般圓滑的嗓音,抑揚頓措中更顯其嗓子的優美,在場的無不聽得閉上了眼,沉醉其中。

曲閉花姑娘取下了頭巾,一張文靜的臉龐出現在眾人面前,素雅的妝容則是讓她看來更加出水芙蓉而令人憐惜。

「這位是我醉青樓的鳳姑娘,芳齡二十有一,這般令人愛憐的容顏,爺啊,就看你們之中誰有福氣了。起標價一樣也是一萬兩。」

我淡淡的開口,這鳳姑娘可是我醉青樓裡的當紅花姑娘,但她不能接受我的安排,脾氣嬌縱,我留她不得,且得標金不論多少,她只能拿三千兩,她的賣身契是在十六歲簽下的,而她的初夜是延平王買走的,就在她簽下賣身契的當日。

哪個姑娘可以如此?我尋她來問才明白,她賣了身想還清家中債,卻也是為了自己不想吃苦,當花姑娘有人侍候,爺們打賞多,她心甘情願,如此她私房錢必然也多,無需我為她操煩,也不用太在意是誰買了她,就讓爺們隨意競標。

「一萬六百兩。」第一個喊價的是陳公子,他是鳳姑娘的恩客,今日的競標者裡都會有一個花姑娘的恩客,方才紅姑娘讓恩客慕容公子標去了,就看這陳公子是否和鳳姑娘有緣了。

「一萬一千兩。」開口的延平王,沒想到他對鳳姑娘也有興趣,這不禁讓我想看看鳳姑娘的神情。

喲!這眉目之間的傳情是否明顯了?鳳姑娘想進王府嗎?她有命活著享福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帝王家的飯碗可不好端啊。

「一萬一千一百兩。」陳公子不死心的開口,但這些可不是小錢,他所剩無多了。

「二萬兩。」延平王不喜與人爭奪,他想要的,誰也阻止不了。

一個鳳姑娘就值二萬兩了,那日你不過用了一萬兩黃金買下了這春風樓,這可真是個笑話了,原來在你眼中我和這鳳姑娘不過就這麼小小的價差嗎?

「二萬兩一次、二萬兩兩次、二萬兩三次。成交。」哈!一次進帳一萬七千兩,加上剛剛的七千五百兩,夠我這醉青樓吃上一陣子了。

「王爺請。」這回由我領著延平王入內,留下那些男人,而那個萬花樓的掌櫃眼中的光茫我瞧見了,這下他也有法子學著賣花姑娘了,可惜這不過是皮毛罷了,我的手段多到讓他學也無妨。

「花月,妳如此高招,這兩個花姑娘的身價讓妳這麼一抬可是水張船高了。」延平王冷冷的笑道。

「呵…王爺真愛說笑,明明就是王爺為鳳姑娘抬高了身價,怎說是我呢?花月不敢居功。」笑死人,我有叫你花兩萬兩嗎?那是你自願的。

「若不是看在妳的面子上,我哪會買下那個鳳姑娘?」延平王朝著我的耳吹氣,讓我真想轉身給他一個巴掌。

「我沒那麼大的面子,王爺請。」奇怪了,我分明是討厭男人朝我吹氣的,怎麼前幾次那趙應龍在我耳邊如此說話吹氣的,我都沒有這種討厭感,難道我真比自己想的還要喜歡他?不會吧?殷瑋如,妳可要把持住,這時代的男人都不是妳可以愛,妳什麼時候要回現代誰也說不準,別用了感情。

將紅姑娘和鳳姑娘的賣身契分別還給了她們,我的心思還是放在趙應龍身上,他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讓我對他如此執著,我可要好好的想清楚。


~ 續 待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19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ndy07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數日月,第二部光影明暗盡... 後一篇:數日月,第二部光影明暗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ebornx88大家
小屋有繪圖更新,歡迎參觀( ´▽` )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