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日月的雙刃之舞 (6) 關於「天地院」

作者:飛翔的G│2019-04-25 00:03:59│贊助:4│人氣:44
        那「學長搗亂事件」後,過了一個星期。

        在那之後的每天早上,我、彩香、淺倉學妹三人,依然持續著每天早上的練習。

        然而今天,他們兩人似乎有事不能來練習,而且今天又是星期六,不用上課。

        所以我便跑來了巫羽的私人訓練房,旁觀她的晨練。

        「呼…………」

        「……喝啊——!」

        深吸一口氣後,巫羽雙手握緊天望日,向訓練假人揮出了強大而沉重的一擊。

        我將視線轉移到了塔的顯示面板上,看到巫羽剛才那一擊造成的傷害,若是在正式比賽中直接命中毫無防備的對手的話,可能可以直接削去大半條護盾值……

        「哈——!」

        在我為巫羽剛才的攻擊感到驚訝時,她又用天望日在瞬間揮出了三段斬擊。

        這是她最常使用的招數之一,似乎是依靠天望日所帶來的肉體強化後,改良以前在道場所學的劍術而來的高速斬擊。

        「——嘿、呀!」

        接下來,巫羽首先是退後了幾步,和訓練假人拉開距離後,一個蹬步向前,並在揮刀前的最後一刻以已經著地的另一腳用力一躍,使自己繞到了訓練假人的側面,再揮出刀刃。

        正如我之前曾說過,由於巫羽是非常典型的速度型選手,這種擾亂敵人的劍法正是她的得意招數。

        這招我之前和彩香訓練時也有試著使用過,不過不管是速度、流暢度、還是時機點,都完全比不上巫羽就是了。

        「那麼……今天來久違的來練習看看這個好了。」

        巫羽自言自語著,然後……拔出了另一把刀,也就是地望月。

        「哎,巫羽你不是說,想盡可能的只依靠天望日嗎?」

        我原本是只想旁觀,不打擾巫羽的,但拔出了地望月……實在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嗯~我的確是那麼說啦。但是總要買個保險吧,我終究是修煉雙刀流的劍士啊,同時以兩把刀應戰才是我的完整姿態喔。」

        「嗯……這麼說也沒有錯啦。」

        之後,巫羽又說了下去:「而且,最近彌生變強的速度真是越來越可怕了,我也要做好同時以天望日和地望月和她對戰的準備呢。」

        確實,珠雲學姊最近的確有開始追上巫羽的傾向,真是厲害的人啊……

        結束了與巫羽的短暫閒聊後,巫羽操作著塔,再次開始了訓練。

        『閒置型訓練假人將在10秒後啟動,請做好準備。』

        隨著塔的提示音響起,巫羽握緊了兩把天武……

        『訓練開始。』

        「首先的話……這招!」

        巫羽先是做出了將雙手交叉護在胸前,並把手中的天武指向背後,然後向訓練假人衝去,同時揮出兩把天武,共同劃出了一弧交叉的斬擊痕跡。

        「然後是……這個!」

        揮刀後的巫羽並沒有閒下來,她用力一踩,跳至空中後,首先是靠著地心引力的吸引,以右手的天望日施以一記落下斬後,再順勢起身以左手的地望月使出了迴旋斬。

        接著,巫羽她以以右手向外橫砍,緊接著左手突刺、向上斬出,一個轉身後兩把天武同時橫斬向訓練假人,再一躍至訓練假人的側面同時將雙手刺入,結束了一套動作。

        「好厲害……多麼流暢的動作啊。」

        同時手持兩把天武戰鬥的巫羽,看上去就像是在跳著舞一般的華麗,令人著迷。

        「呼、呼……這次成功了……」

        在剛剛那一連貫華麗的雙刀流劍技後,巫羽明顯露出了疲憊的的樣貌,以兩把天武抵在地上來撐著自己的身軀。

        「成功了……什麼意思?」

        我走上前去,遞給巫羽毛巾,同時提出了疑問。

        巫羽接去我手中的毛巾後,回答了我:「沒有啦,我只是在靠兩把天武對我的肉體帶來速度的強化之下,試著把以前練過的招數連貫在一起,一次施放出來而已,這整個招式我已經修煉很久了,但成功機率還是很低的說……」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覺得其中有些動作看上去很眼熟。」

        尤其是起手的交叉斬擊,如果說「三連斬」是一刀流的巫羽最常使用的招式,那麼「衝刺交叉斬」就是以前在道場時,巫羽最常用的雙刀劍術了。

        順帶一提,那些招數好像都有名字,大部分都是確實存在的劍技,不過我修煉的流派跟巫羽不太一樣,所以我並不清楚那幾招的名字。

        「呼~真的好累啊~」

        就像巫羽所說的,這一整套招式,也只有建立在同時有了兩把天武提供的強大肉體能力的加強之下,才辦得到吧。畢竟中間的跳躍,還有途中的各種不同方向的攻擊,都不是常人能辦到的動作。

        雖然說是憑藉著加強後的肉體,才能使出這套招式。但儘管如此,對身體的負擔依然會很大吧。

        「呼哈……小和~姐姐我累了~」

        同時,巫羽放開了他的兩把天武,整個人的重心朝我倒了過來,幸虧我即時接住了巫羽,不然他就要直接撞向地面了……

        「喂,小心點,很危險的啊。」

        「嘿嘿……反正小和會接住我的嘛~」

        在我懷中的巫羽,對我露出了笑容。

        「真是的,拿你沒辦法啊。」

        「唔~不行嗎,姐姐我偶爾也是要補充小和能量的啊?」

        「什麼小和能量,別說那些毫無根據的話啊。

        巫羽他,有時候會自創一些意義不明的詞,這也是其中之一……

        「哎~什麼毫無根據,那是確實存在的啊,姐姐我的身體組成有70%都是小和能量喔~」

        不,佔到了70%那麼多,你在跟我認識之前是怎麼活下去的……

        「好啦好啦~倒是巫羽你那麼黏我真的沒有問題嗎?」

        「嗯~?跟自己的家人親密有什麼問題嗎?」

        「先不提我根本不是你家的人,哪有姐弟到了17、18歲還這麼親密的啊。」

        一般來說,家裡的異性同輩,最多極限到國中時期就會開始分裂了吧?

        「這個嘛~這樣的姐弟,小和你現在看到了喔?」

        ……喂。

        「唉……我該說什麼才好啊。巫羽你終究是天地院家的人,不注意一下言行沒問題嗎……」

        天地院家是有名的武士世家,在國內各地都設有道場栽培弟子。

        同時,天地院家的成員之中,幾乎全部都是天賜能力者,所以一直以來,天地院家都有著相當高的地位。

        而我,是小時候被父親送入了天地院家的道場修煉,才因此認識了巫羽。
        
        「沒問題的啦~畢竟我一直以來渴望的,既不是地位,也不是名譽啊?」

        「……那,是什麼?」

        「嗯~那當然是『愛』了啊!只有為了保護所愛之人的時候,自己才能變的更強啊~」

        「——也就是說,『愛』能拯救世界呢!」

        雖然從巫羽口中聽到這答案不太意外,但…………

        「那麼,你的那個所愛之人……在哪裡、又是誰呢?」

        如果哪裡的某處真的有個巫羽深愛著的人,我還真想好好見識見識他的真面目。

        聽到我的問題,巫羽突然整個人抖了一下。

        「誒、呃,這個嘛……」巫羽整個臉漲紅了起來。

        「————目、目前還沒有……大概……啊哈哈~」

        什麼嘛,這樣還說愛能拯救世界……

        「話、話說小和,這次的大賽突然就剩一個月了……你有什麼打算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話題對她不利,巫羽自己轉換了話題。

        「大賽嗎……跟上次一樣為你加油吧,大賽對我來說也沒什麼事情能做啊。」

        還記得上次大賽,我幾乎全程是在觀眾席上待著的,基本上就是看著巫羽一路順順的贏上去,只有最後冠軍賽和珠雲學姊的對決看起來有些棘手而已。

        「說得也是呢,那麼小和~既然說要為我加油的話……」

        巫羽拿起了天望日指向了我:「有沒有興趣,切磋個一兩場啊?」

        「……喂,饒了我吧。」

        「唔~有什麼關係嘛,我想多看看以前那個能跟我打平手的小和啦!」

        「你的以前是多久以前了啊!我可完全沒有打到平手的印象啊!」

        雖然說當時我在道場之中也有前幾名的水準,但我的極限,也只是與道場中的其他人相比,能多撐上幾分鐘而已。

        打贏巫羽什麼的,我根本不敢想好嗎!

        「呿~小和真無趣~」

        「無趣就無趣,我不想打一個回宿舍又全身痠痛……」

        「——哎~小和怕了是吧~」

        ……當我三歲小孩啊。

        「就當作我真的怕了吧,巫羽你以為激將法會有用嗎……」

        「嗚……小和又欺負人了~小和這個大壞蛋!」

        邊說著,巫羽不斷的敲打我的身體。

        「真是的,你到底要我怎樣啊……」

        最近統整出來,巫羽的行動模式大概有四種。

        第一種,是在大眾面前時的,裝出來(?)的大和撫子模式,總之那絕對不是本性就是了。

        第二和第三種,是只有私下跟我相處時才會有的模式,分別是「愛捉弄人的姐姐」和「愛撒嬌的小孩子」,巫羽現在很明顯是處於模式三的狀態。

        順帶一提,第四種是巫羽生氣的狀態,依情況不同,詳細狀況會不太一樣就是了……不過還是少惹她生氣為妙。

        總之,要對付現在這個模式的巫羽的話……

        「——好啦好啦,不然我們來個折衷方案如何?」

        聽到我的話,巫羽瞬間抬起了頭:「什麼方案?」

        「我可以答應跟你對決……但是,巫羽你必須同時用天望日和地望月跟我對戰。」

        「哎!?可是這樣的話……」

        「——當然,巫羽你不能解放任何一把天武,也不能依賴他們被動的天賜能力,如何?」

        這麼說的意思是,除了無法使用天望日的空間之炎,以及未知的地望月的能力以外,也不能使用到天武天生就有的,對肉體的強化能力,也就是跟拿普通的武器差不多。

        ——解放力量還得了,我會被秒殺的。

        「哦哦~原來如此,這樣就不會有能力不平等的問題,而是純粹的技術比拼了對吧?就跟以前一樣呢。」

        「沒錯,老實說……有關於我自己,我這陣子想了很多,最後得出了結論。」

        「——如果說我自己的天武能力如此差勁的話,那我至少要做好,成功發動而讓刀刃顯現時,能單靠技術來與對手對戰才行。」

        也就是將所謂的不穩定因素降到最低,為此,需要大量的練習量,而作為對手,最適合的人選……就是我前方的這個人啊。

        「我明白啦~我不管怎麼說,小和願意跟我對戰真是太好了呢~!」

        「為什麼可以跟我對戰你會這麼開心啊?」

        「因為是小和呀?」

        「什麼跟什麼……完全不懂邏輯。」

        在開始我們之間的切磋之前,巫羽朝我問了一個問題。

        「既然我不能使用天賜能力,那麼反過來說,小和你該怎麼辦呢?一直維持你的天武解放會很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吧?」

        「哦……這個嘛,我會以這把刀應戰的。」

        我拿起了「無刃刀」以外的,另一把武士刀。

        這是跟彩香訓練時所使用的武士刀,用起來意外的順手。

        因為他刀身的長度,居然剛好跟「無刃刀」差不多呢。

        「我知道了,那麼我去塔那邊進行一下設定哦~」

        「好,麻煩你啦巫羽。」

        其實我會想提出這個對戰要求,還有一個原因。

        這一個禮拜以來,每天和彩香的訓練,都能感受到,雖然她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不過確實以驚人的速度在成長著。

        若是我這個當教練的馬上被超越,還不成長的話,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Ok了~小和,過來場地中央吧~」

        回應巫羽的叫喊,我們兩人來到了各自的場地進行了預備。

        『模擬對戰即將開始,倒數30秒,請各選手做好準備。』

        『本次對戰選手,天地院巫羽、三城和鷹。』

        我們兩人各自握緊了雙方的刀……

        『3…2…1…0、比賽開始。』

        「唔喔喔喔喔!」

        一般來說,面對巫羽這樣的速度型選手,很容易戰局會被她主導,所以我選擇在她有所動作之前,先一步下手。

        「喝啊!」

        我衝向巫羽後,首先揮出了第一刀——

        ——鏗。

        巫羽架起了雙刀,接下了我的第一擊。

        「咕……那麼這樣!」

        在刀被彈回後,我向前一踏,用力地從不同方向揮出了二連斬。

        「太天真了!」

        我的兩次攻勢被巫羽輕易的看穿,分別用天望日和地望月擋下了來自不同方位的攻擊。

        「那麼小和,接下來輪到我了……!」

        巫羽橫向一躍,來到了我的左手邊……

        「唔呃……!?」

        巫羽同時揮出了兩把刀,幸虧我反應夠快,即時轉身出刀防守,才化解了這波攻勢。

        「還沒完!」

        「什麼……?」

        只見巫羽繼續用地望月架住了我的刀,同時舉著天望日,朝我來了一發突刺。

        「唔……!」

        察覺到狀態有些不妙,我向後一跳,暫且拉開了距離。

        但是,我很快就意識到這是錯的。

        「別想逃!」

        巫羽用力一蹬,朝我衝來,並揮出了交叉的斬擊痕跡……

        (我在做什麼,這明明是巫羽的拿手招式,我卻……)

        面對速度比自己快的對手,貿然的逃跑反而會讓自己暴露在更大的危機之中。

        想舉刀反擊,卻只接下來了其中一邊,被另一邊的刀刃毫無防備的命中了。

        「呃啊啊!」

        被這一擊直接命中,我被擊退了不少距離,同時護盾值也下降了不少。

        「呼……呼……巫羽,為什麼不繼續攻過來呢,再追上來的話,馬上就結束了吧?」

        剛才被擊退後毫無防備的我,依巫羽的速度是絕對可以辦到在我調整好態勢之前繼續攻擊我的,但她卻沒有這麼做。

        「或許是那樣吧,但這是小和自己提出的決鬥……姐姐我想多享受一些呀。」

        「……真是,這麼看輕我嗎?輸了可別埋怨我喔。」

        「不會啦~畢竟姐姐我很厲害,是不會輸的啊,嘿嘿。」

        「哈……也是呢,繼續吧——巫羽!」

        「——嗯!」

        如果說速度型的巫羽,十分擅長欺騙對手的佯攻的話,那麼只依靠純粹的力量是非常難以戰勝的。

        也就是說————

        (會是一場心理戰……嗎。)

        在腦中大致模擬的攻擊方式,確定可行後,這次由我發起了攻勢,我首先沖向了巫羽,然後作勢要揮刀後——

        「什麼!?」

        「嘿嘿,上鉤了吧!」

        我做出來揮刀的假動作,巫羽也因此將天望日護在了身前,打算使出跟剛剛同樣的招數——用其中一把刀架住我的攻擊,然後以另一把刀反擊的戰術。

        然而,我並沒有如巫羽所想的那樣出招,而是在最後一刻停止了揮刀的動作,然後……

        ——用力地朝左右側擊,同時架開了巫羽兩把天武的防守。

        這便是雙刀流的缺點了,由於力量各自分散在兩手,所以只要受到突如其來的重擊便很容易失去重心。

        「————嗚喔喔喔接招吧!」

        趁著巫羽還沒恢復,我快速的揮出了四、五到斬擊,並在最後一刻跳開了巫羽的身旁,避免受到反擊。

        「唔、嗚嗚……挺有一套的嘛,小和……」

        「彼此彼此,不是嗎?」

        「呵呵,也是呢。那麼——」

        ——鏘!

        「該輪到姐姐的回合了吧!」

        「唔,好險……」

        巫羽以爆發的速度朝我衝過來,幸虧我在即時反應過來,接下了攻擊。

        「嗚……喝啊啊!」

        「誒!?唔……!」

        我成功將兩把刀的攻擊接下後彈開,趁機揮下了攻擊,並在這之後再次跳開了巫羽身邊。

        不得不說,這種抓準時機攻擊完馬上脫離的戰術挺有用的。

        「呼……太大意了。小和的反應……真好啊~」

        「沒什麼,只是運氣好而已……」

        「咦~可是小和你已經接下我好幾次攻擊了欸——那麼這招……怎麼樣呢?」

        巫羽改變了架勢,右手在肩高平舉天望日,左手則在胸前直立地望月,兩把刀呈現了十字交叉的樣貌。

        ……直覺告訴我,接下來會非常不妙。

        (等一下,這個架勢……)

        看著平舉天望日的右手,我不禁想起了與彩香認識的那天,巫羽在這間訓練房跟我強行單挑時她最後使出的劍技。

        只是,這次從一把刀變為了兩把刀,所以架勢上也有了不同。

        「天地院流……二刀流劍技——」

        只見巫羽如同子彈一般,以將近肉眼不可視的速度朝我衝來,然後接近我的瞬間……

        「————『華想櫻刃』!

        「什……」

        原本直舉的地望月重劈而來,而平舉的天望日則朝著我的身體猛然一突——

        衝鋒、重劈、突刺,一切彷彿皆在瞬間發生。

        而我,想當然是沒有接下這擊的本事了。

        「————噗唔啊啊啊啊啊啊——!?」

        被命中的瞬間,我便飛了出去。

        『三城和鷹的防護罩已低於安全值,終止戰鬥。勝利者為,天地院巫羽。』

        「嗚……咳、咳……」

        要是沒有防護罩的話,我已經五馬分屍了吧……剛才那到底是什麼劍技?

        「沒、沒事吧小和!?我不小心下手太重了……」

        「沒事……啦。咳咳,只是被打飛出去摔在地上有點痛而已。」

        「唔~快點,讓姐姐我看看有沒有怎樣……」

        在巫羽的強行要求之下,我只好答應給他確定我的身體狀況,確認了我沒有大礙後,巫羽才放下心來。

        「還好沒什麼問題……對不起,剛剛跟小和打的太開心,一不小心就……」

        「沒關係啦,這場對戰也讓我學到了很多,話說你剛剛最後那個是……」

        「最後?哦哦~你是說『華想櫻刃』嗎?」

        華想櫻刃……是叫做這個名字啊。

        「那個是以前我還小的時候,大哥教給我劍技啦,聽說原本是一刀流在使用的,我上次跟小和對戰時使用的就是一刀流的版本喔。」

        「至於剛剛的……那是大哥他改良而成的二刀流版本,我可是努力學習了很久呢~!」

        「原來如此……」

        天地院家底下,和巫羽同輩的共有五人,分別是大哥、二哥、三姐、四哥、以及最小的巫羽。

        巫羽很小的時候似乎跟他們家的大哥關係很好,不過我進道場的時候就已經沒有看到過巫羽的大哥了,有關巫羽大哥的事情,都是從他口中知道的。

        「不管怎麼說,剛才那招真的很厲害啊,從接近對手到發動攻擊,完全是一瞬間的事情……」

        「那當然,畢竟那可是大哥改良的劍技呢!」

        巫羽似乎非常憧憬她的大哥,從以前到現在,每次只要提起大哥,她都會特別的有精神。

        「巫羽還真是喜歡妳的大哥呢。」

        「哎哎哎!?有、有嗎……只是,以前整個家只有大哥對我好,所以……」

        ——好像是這麼回事的樣子。

        巫羽雖然在這所天留學園中,是頂尖的存在,然而……

        在巫羽上面的四個兄弟姐妹,也都是怪物等級的天賜能力者,巫羽可能還比不上他們。

        尤其是二哥……是個極度高傲的一個人,連我對他印象都不太好。

        「別、別說這個了啦小和……對了對了。」

        巫羽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將話題一轉:「那個啊,上次做的餅乾,小和你還喜歡嗎?」

        ……啊。

        是說那個笨蛋神明——蒂普吃掉的餅乾吧。

        (——該死,我幾乎沒吃到啊……)

        「這個……」

        「——如何呢?姐姐我第一次嘗試這種口味的說~」

        算了,就幫蒂普一次吧,免得他又要在那邊吵吵鬧鬧的惹事了。

        「我很喜歡哦,還想多吃一些呢,可以嗎?」

        「哎哎!是真的嗎?太好了~我還以為口味會不合的說……那姐姐我下次再多做一些給小和你喔!」

        「嗯,拜託啦。」

        想得美,笨蛋神明,這次餅乾是我的。

————————————————

        結束了與巫羽的對戰後,我們又閒聊了一陣子。

        在那之後,我就回到了宿舍的房間。

        「我回來了……」

        「哦~!笨蛋和鷹,可終於回來了啊!」

        「——別開口閉口就叫人笨蛋啊……」

        我向蒂普抗議著,但很顯然他完全沒有聽進去並當作一回事。

        「話說啊蒂普。」

        「怎麼啦,有何事?」

        「你既然是天地院家的守護神……那應該對他們的家族成員還算清楚吧?」

        「嗯嗯……應該是吧?」

        蒂普歪著頭看向我,看起來滿臉問號的樣子

        「……什麼『應該』啊,太不值得信任了吧」

        「不是啊~就說吾有點失憶了,要看和鷹你想問什麼樣的問題啊。」

        「好……那麼,你知道跟巫羽同輩的有哪些人嗎?」

        老實說,我有點在意巫羽大哥的事情,要是能套出什麼情報就好了。

        面對我的提問,蒂普露出了極為自信的微笑。

        「哼、哼、哼……這問題,也太簡單了吧!笨蛋和鷹難道在小看吾嗎?」

        「……那當然是天地院辰夜、千月、翼以及最小的巫羽,這樣四個人啊。這可是常識喔笨蛋和鷹。」

        「哦哦……等一下,四個人?」

        哪裡不太對吧……

        「啊~?怎麼了?」

        我記得前三個人名,的確分別是巫羽的二哥、三姐、四哥的名字。

        那麼,大哥呢……?

        「真的只有……這四個人嗎?」

        「嗯嗯~吾可沒亂講喔,這個吾可是記的一清二楚呢。」

        「真的假的啊……」

        這下感覺,很麻煩啊。

        ——巫羽所說的,我從未見過的大哥,到底是……

        「沒事了,總之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蒂普。」

        「喔喔……沒什麼啦,但和鷹你問這些要幹嘛啊?」

        「沒有啦,只是有點在意的事情而已。」

        (看來,需要好好調查一下了。)

        這麼想著的我,因為一整天下來累積的疲勞,很快的便進入了夢鄉。

————————————————

        ……

        …………

        ……………………

        (這裡是……哪裡?)

        睜開雙眼,四周皆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唔,好刺眼……」

        突然之間,眼前傳來了一道刺眼的光線,讓我無法睜開眼睛。

        之後,那道光線轉變成了……像是液晶螢幕的畫面一樣,展示著某種畫面。

        「這個畫面是……?等等,我知道這裡……」

        這個地方我很熟悉,我就是在這裡一路長大的————天地院家的……本家道場。

        建於深山之中,佔地極為廣大的和式建築,無不時散發著一股尊貴的氣息。

        (什麼聲音……畫面中的人好像在談論些什麼啊。)

        我靠近那神秘的畫面,清楚的看到道場外的走廊上有兩名男子在談論什麼。

        「吶吶,你聽說了嗎?小小姐又輸了啊。」

        「哈,真的假的,那個小女孩又輸給誰了啊?」

        「我記得今天是跟石川對決吧?」

        「喔~對對對,今天是跟那個石川呢。哈哈,他的實力可是倒數的啊,小小姐居然還能輸。」

        「對啊對啊,虧她還是本家的女兒呢。」

        本家的女兒?小小姐?

        等一下,他們是在說……巫羽嗎?

        怎麼可能,我的記憶之中,巫羽在道場中與年齡相近的人交手沒有輸過啊……

        「我看啊,小小姐其實根本就不是本家的人吧,哈哈!」

        「喂喂,話還是不要亂說的好啊……不是說小小姐能聽到『日月』的呼喚嗎?」

        「能聽到那把怪刀的聲音又怎麼樣啊~小小姐一次也沒有成功解放不是嗎?我看根本是謠言吧。」

        等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日月……指的應該是天望日和地望月吧。

        可是他說「怪刀」,感覺只有一把,又說無法解放天武什麼的……

        「啊呀呀,本家的人過來了,趕快認真打掃啊。」

        「是是~」

        隨著兩人對話的結束,這個畫面也進入了扭曲狀態。

        等到恢復正常的時候,畫面來到了另一個地方,其中一個道場內部。

        「嗚、嗚……為什麼……大家都這樣……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畫面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有一名銀髮少女在哭泣著。

        儘管與現在相比頭髮短了些,身材也變得更加嬌小,仍然不妨礙辨識。

        這是,小時候的巫羽。

        看著小時候的巫羽持續的哭泣著,突然之間,門被打開,一名棕髮的男子走了進來。

        「大……哥?」

        「怎麼了?又在哭哭啼啼的。」

        (這個人……就是巫羽說的大哥?)

        雖然從畫面的角度只有看到背影,但可以確定,的確是沒有見過的人。

        「嗚……我今天,又輸了……然後、哥哥姐姐他們又數落了我一番,然後父親大人也……嗚……」

        「是嗎,真是辛苦你了……」大哥輕撫著巫羽的頭髮說著。

        巫羽有說過,大哥是唯一對她好的人……原來是這個意思嗎。

        在我來到這個道場之前,巫羽其實還是全道場最弱的人,整個道場的人都看不起他,而只有大哥沒有這麼做。

        當我來到這裡時,大哥已經不見了,巫羽也變成了道場的最強……?

        ——不不不,怎麼想都不合理吧!?一定是假的……

        (不管怎麼樣,先繼續看下去吧……)

        「巫羽……別哭了,笑一個啊。」

        大哥蹲下了身子看著巫羽,從這個角度看過去……他似乎露出了一絲微笑。

        「但是、但是……嗚……」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相信巫羽你總有一天,能展翅翱翔於天際的。」大哥頓了一下,說了下去:「……只要你能找到你所想守護的事物,一定能變得強大的。」

        「所以,現在這樣,也沒什麼問題啊?」

        「嗚……咦……?真、真的嗎?即使是這樣的我也……」

        「啊啊,我可是做大哥的啊,跟你拍胸脯保證啊。」

        「…………嗯!大哥,我相信你……!」

        在大哥的安慰之下,巫羽很快就露出了笑容……

        (原來如此,假設這一切是真的的話……大哥的確是巫羽的精神支柱。)

        (但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啊。)

        「那個啊大哥,到底為什麼……大哥會對我這麼好呢?」

        面對巫羽的疑問,大哥有了遲疑。

        但過了一會兒,大哥開口了。

        「嘛~誰知道呢。不過我知道的是……」

        「和那些煩人的傢伙不一樣,只有跟巫羽你像這樣閒聊的時候……我的內心才能有短暫平靜。」

        「哎……?什麼……意思?」

        「啊啊~沒事沒事,對巫羽你來說還太小了,聽不懂是正常的,當我沒說吧。」

        「總之,我很期待巫羽你的未來喔。」

        「————嗯!謝謝大哥!」巫羽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看著這個笑容,大哥看起來也感到很開心……可以瞄到嘴角微微的上揚著。

        「那麼,我也該走了,老頭子又在找我了。」

        「父親大人嗎……?為什麼要那樣稱呼他……」

        「啊哈哈,沒事沒事,一不小心就把私底下的叫法講出來了,巫羽你要幫我保密啊。」

        「嗯……大哥這麼說的話,我會的!」

        「那還真是感謝了啊,掰掰!」

        大哥留下這句話,離開了這裡。
        
        同時,我眼前的畫面也再次扭曲。

        (——唔,頭……突然好暈……)

        彷彿一瞬間的事情,在眼前的景象開始扭曲後,我就暈了過去

————————————————

        「——啊啊啊啊啊!?」

        我在驚嚇之中醒來,看了看周遭的景象。

        「這裡是……我的房間?」

        (剛剛那是……夢?)

        「唔~很吵啊笨蛋和鷹,現在是半夜欸。」

        「抱、抱歉……夢到了一些怪東西。」

        「嗯?什麼什麼,說來聽聽吧。吾其實對解夢也挺擅長的喔。」

        蒂普露出了那一貫的自信笑容……總覺得不太放心。

        「真假……你真的只是守護神嗎?」

        「那、那當然啊!不然你以為吾是什麼呢!」

        雖然有些懷疑,我還是把剛剛看到的怪東西告訴了蒂普。

        「嗯~讓吾想想。」

        蒂普陷入了相當長時間的沉思之後,終於開口了。

        「……吾覺得,這些事情可信度是挺高的,和鷹你應該姑且可以當作實際發生過的事情來看待。」

        「可信度高……?為什麼?」

        (這樣子嗎,那麼……在我和巫羽相遇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讓她有了如此之大的轉變……?)

        「神明的思路跟人類是不太一樣的,吾說了你可能也聽不懂……但吾要先告訴你一件確切的事實。」

        「是什麼?」

        「天地院家的血脈,確確實實的只有那四個人,至於和鷹你說的那位大哥……吾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哎,那麼……」

        ——那個人,不是天地院家的人嗎?

        「好啦~吾能說的就這樣了,吾要回去休息了,笨蛋和鷹也早點休息吧~」

        「哦好吧,晚安……」

        關於巫羽的大哥,未知的謎團越來越多了……

        保持許多的疑問,我回到了夢鄉之中。

        ——距離天留演武祭大賽開幕,還有三個禮拜。

————————————————————————————


        附錄:★愛理的「塔」資料庫解析★


        「各位好~這邊是井上愛理,又到了我們『塔』資料庫解析的單元啦~」

        「說是這麼說,最近也沒有甚麼特別需要解析的能力出現呢,不如我們來聊聊其他的吧~」

        「所以~今天的主題就是這個了,在全國都極富盛名的劍道世家『天地院』!」

        「在以前,天地院家便是專門培育武士的一個大道場,同時,也有許多的天賜能力者在這裡接受訓練。」

        「到了現在,全國各地的道場依然在運作著,只是因為現代武士的減少,大多只剩下培育天賜能力者,以及凡人修行劍道的用途了。」

        「那麼接下來說說天地院家的人吧!自古以來便有一項很神奇的事情,凡是有著天地院家血緣的人,便一定是天賜能力者。而且,如果是本家的人,能力都會非常的強大呢!」

        「有傳說天地院家其實是侍奉神明的世家,接受了神明的庇護才能有這麼厲害的成果,不過對我們外人來說,一切都是謎就是了~」

        「那麼,今天的節目就到這邊差不多告一個段落吧!『塔』的資料庫解析,我們下回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06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康康(鎖國政策發動中)
直覺告訴我如果你去玩隻狼你的格鬥描寫一定會更精彩

04-29 23:00

飛翔的G
04-30 07:21
康康(鎖國政策發動中)
(笑

04-29 2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otl09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月的雙刃之舞 (5) ... 後一篇:日月的雙刃之舞 (7)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ocgaming123紅心
缺紅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