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活動劇本公告】茲磨由島活動劇本底稿—— 絶対,___】

作者:猫希喲·絕讚低落│2019-04-24 22:20:33│贊助:10│人氣:74

【茲磨由島活動劇本預告】
引導猫希太太將於2019年4月26日7時30分開啟活動劇本,
取2~3人,搶額制,AL值700,任務:囚禁者。

♜劇本風格:主戰鬥、穿插角色劇情回憶、需要演繹
♜內容要素:含秒判、裝備無效化、角色特殊能力無效化
♜時間長度:四、五小時
♜戰鬥難度:困難(預設)>中等>容易(角色關係>演繹選項>寶具洪流)
♜劇本角色:亞傑莉娜

熟悉這角色都是主線玩家,這次帶來的是亞傑莉娜的過去,
不再圍繞她的能力與諾爾斯的大背景,
僅僅是她的家族,她的成長,以及她的……

『✉
如有問題可以在下方提問,感恩喵✉』
【活動劇本公告】茲磨由島活動劇本公告—— 絶対,______

接連發生一睡不醒的個案陸續發生,茲磨由島的出現開始廣泛影響人民生活,
哪怕部份人可能未受波及,但它就像傳染病般滲透我們的夢境之中,
搜括一切對我們不利的情報,並且把受害者困在黑暗之中。

本應是拯救者的她,在妻子的夢中,作出了最嚴重的決定,
面對黑暗,她選擇了粉碎;哪怕下一秒她醒悟,
她夜魅彷彿來到她的耳邊,耳語著她在過去的事跡……

強韌的意志,茁壯的生命,強健的體魄,
這一切一切是經過時間累月,猶豫點滴精華積蓄而成,
成為現在的她,成為那個被他人響往的她。

(錄取前3名,請參與者打上『我想吃胃藥』)
【活動劇本公告】茲磨由島活動劇本本串—— 絶対,______

烏雲密佈的夜空,滂沱大雨蹂躪著死去的枯草,
強壯的大樹長於四周,密密麻麻的圍繞整個公園,
但仔細一看,它們半點嫩綠的葉片也沒有,了無生氣地「活著」。

既無情且豆大的雨點往你們臉上打去,
此刻,你們才想起自己因何而來,因誰而泣。

哪怕她與你素不相識,
哪怕她與你只是普通的親朋戚友,
哪怕她對你/妳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
       今天,她不幸地成為你們的拯救對象,
       她的名字叫做
——沃爾科夫.馬克沁.亞傑莉娜。
                               」

[㊟、玩家#1進場]
【活動劇本公告】 絶対,後方

[㊟、一切技能、官武防能力都貼在這裡。]
任務目標──

勝利條件:破解亞傑莉娜對冒險者的阻礙,理解亞傑莉娜努力的原因,說服她恢復原樣
失敗條件:友方被亞傑莉娜的夢境擊毀、多次試圖破壞夢境的秩序並招致亞傑莉娜無法醒來
成就系統──
☐ 【】  
☐ 【】  
☐ 【】  
☐ 【】  
☐ 【】  



◆——Game Start——◆
『夢境越"混亂",茲磨由島越"真實"』


【紙娃娃】
睜開眼睛後,前方一望無際,
一個個墓碑遍佈公園裡的每個角落,
漆黑的環境和陌生的味道,讓你們無法判定這裡是哪裡。

由山下往山頂看去,平滑的泥路愈變崎嶇,骨頭山橫遍野,
雨聲沙沙地掩蓋周遭的事物,大樹把你們困在墓園之中,
唯有往前邁進,方能尋找到她的身影,
至少——你們各自心裡都有這個想法。

她過去的不堪,只有少數人知曉,
但有誰能體會到,女孩無法擺脫自身命運之時,
也得肩負著成就大業的責任,這段路上,她無法選擇。

【☛
玩家自由行動】
【☛噩夢——混沌的來臨[場地效果(長駐)]
每經過一段記憶碎片,將觸發一次與該主題有關的戰鬥回合,
無法在指定時間內擊退,敵人將會被夢境強化。

【☛噩夢——被構想的靈魂[場地效果(長駐)]】
若敵人擁有「名字」,他的戰鬥力會異常提升,
擁有一定特殊技能外,外貌也會變得像個怪物般,
他們的出現常常跟隨著夢境主人的記憶而來。

【☛隱藏時間線開啟/引導20分鐘】
20分鐘後將召喚三隻敵人進行對戰,
因為逗留時間過長(觸發隱藏線),故而直接套上「
被構想的靈魂」的能力,
若玩家觸發劇情,有達成整個人物故事碎片,將能削弱其能力,
反之亦言,敵人百分百套用能力。



【沃爾科夫.馬克沁.約翰】

【☛觸發劇情,無法進行任何行動

你們發現有些墓碑上寫著死者的名字,而眼前這個,名為【約翰】。
沃爾科夫.馬克沁.約翰,命喪於雪山之上,年僅17歲,
是亞傑莉娜的兄長,但關係不好,常常欺負妹妹。

「兄長,你有見過偶的熊娃娃?莉娜替她綁了個蝴蝶結,那個。」
身穿貴族禮服的她,小小的手指比劃著尋找物的外形,
深信著對方能替自己找回來,她如此深信著。

「…嘖。」約翰不耐煩地拿起鐵劍在練習。

「吶,叔叔他們說找約翰兄長就好,兄長一定會替偶想辦法的。」
女孩對於少年的不滿沒有太大反應,因為長輩告訴自己的,
眼前這個能幹的哥哥,一定能替自己想點辦法。

「別煩我了,我可沒有時間…
隨便叫人來幫你啊!區區一個玩具這麼執著。」
少年碎碎念地晃腦,然後繼續揮著劍。

「熊熊可不是玩具而已!她可是莉娜的朋……」
女孩心有不甘地抿嘴,執著向少年請求但無果,
話說到一半,煩躁的他直接握著劍柄往左一甩。

啪!

硬物撞上女孩的額頭,紅腫起來,疼痛得很,
哭聲想必自然而已,但女孩卻痛苦地呻吟,坐在地上摀著額頭,
就算眼淚流出,也沒有家人面前吭聲,默默地快步跑回房間。

「嘖,妳自找的!該死的傢伙,老爸在搞什麼!
什麼渥爾娃女巫,聽你們在放屁!每個人都朝我不起,
每個人都這樣,每個…每個人…該死啊!」

少年氣在頭上,立刻從箱子裡拿出一個熊布偶,
二話不說地往地上一敲,白色的棉花從裡面湧出,
紅色的蝴蝶結也被一分為二……

而女孩,正拿著一杯熱可可,臨門一步將要推門叫喊兄長的名字,
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深愛的玩具被最愛的人砍成碎片,
嚇得杯子都拿不穩,逕自往某個方向逃去。

此時,少年看著門外翻潟的痕跡,猙獰的臉孔慢慢浮出,
目光先是移到自己的劍,接著是手,最後凝視著地上的布偶。

有天,他被叔父長輩唆使,帶著自己的軍隊包圍了雪山,
以討伐魔女為理由,任由仇恨蒙蔽自己雙眼,
目的就是把這個眼中釘拔除……

『……絕對。』

此刻,墓碑底處浮現出一段讀白。

              「對不起……」

【☛獲得道具——熊熊】
能夠召喚一隻三公尺高的玩偶熊,由引導進行操作,
在NPC回合時對敵人使用任何阻礙行動,但沒有傷害。
若在探索回合使用,將可消除下一場戰鬥的噩夢BUFF。




諾克里斯.愛瑪】

【☛觸發劇情,無法進行任何行動

你們發現有些墓碑上寫著死者的名字,而眼前這個,名為【愛瑪】。
諾克里斯.愛瑪,命喪於魔物長毛象的巨牙之下,年僅27歲,
是亞傑莉娜的近衛與導師,關係普通,但她視亞傑莉娜為親妹。

「吃東西的時候得像個淑女,腰得挺直,
椅子只坐前半,食物別一直往嘴裡塞,不然會被別人取笑的!」
身穿獵手的女性,伸手撫摸著面無表情的女孩。

不知何時,女孩不單失去了笑容,喜怒哀樂都在某天,
從她的靈魂中勾離身體,成為一副為戰鬥而戰鬥的驅殼,
聽從自己能理解,能接受,認同的指示。

「……淑女?」

「對對,妳可是沃爾科夫的大小姐了,有我們保護,
可不會發生任何意外的,這幾年來,大家都活好好不是?」
紅色的短髮,颯爽的笑容總是為人帶來歡笑。

「……所以?」

「嗯~?放心讓我們保護吧?這次帶妳出來玩,
可是有經過叔父們的同意,說讓妳體會下獸獵的樂趣也不錯,
而且每日每夜都練拔劍揮斧,不會無聊嗎?」

「……(搖頭),父親大人說要習慣武器的重量,
感覺,在皮膚上游走時的觸感,對以後的近身作戰很重要。」
少女低著頭,看著食物說著。

「列姆大人真會教呢,我們的莉娜已經有大人的樣子了,
就該好好慶祝?對吧對吧,這麼可愛的孩子可不能苦著臉!」
愛瑪伸手捏捏少女的臉蛋。

啪啪啪——群群候鳥往天空拍翼飛離原處,
這股現象打斷了二人的閒聊,正當遠處冒起濃煙,
愛瑪敏銳地察覺到近衛隊遇敵,並立刻提醒少女趕緊離開。

砰!砰砰砰!

「莉娜!」

「……!?」

突然,從旁竄出一隻巨型的長毛象,血紅的眼睛以及染紅的利牙,
身上黏著熟悉的盔甲殘片與血肉,使勁地朝著少女的方向筆直衝撞,
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少女本能拔出大斧作好架勢,

但卻被身旁的愛瑪先一步,往前碎步一衝,
身上瞬秒施放防禦魔法,盾牌往前撐開的瞬間,卻被帶有魔力的長牙,
長牙突刺——穿過愛瑪的胸骨,鮮血從盔甲內溢出。

本無情緒的她,卻在此刻皺了皺眉頭,她並不自知,
一股莫名的情感正試圖侵蝕大腦,顫抖的雙手握緊了大斧,
狠不得想把眼前這隻魔物砍成碎片。

但……

「莉娜!咳啊…你他馬的…莉娜,快逃啊!」
愛瑪強忍疼痛,雙手握緊象牙並施加遲緩與聖光魔法,
短暫使魔物變得乏力,停在原地。

「……我可以的。」

「莉娜妳不行的!」

少女楞了一下,此刻她無法理解愛瑪勸退的理由,
無論在訓練當中,從次次戰敗,逐漸變得強大,能沿用導師,
以及父親教會自己的知識與技能……

這些都不夠?

「趁現在!咳…通知他們這嗚…裡出現魔物…大型,
我在這裡…哈…哈…撐住牠,這並不難吧!」
哪怕胸口被鑽了個大洞,她依然笑著告訴少女。

下一秒,少女執起身上的急需品,往魔物的右方竄逃,
敏捷的她穿過無數倒塌的大樹,被樹支刮傷身體每處,
心裡只想著愛瑪告訴自己的…任務。

幾分鐘後,少女找到成功對抗魔物突襲的近衛團,
並領著他們迅速來到愛瑪的原處,但這裡只剩下撕殺過的痕跡,
斷掉的右臂,血肉模糊的魔物,以及死去的屍體。

『……絕對。』

此刻,墓碑底處浮現出一段讀白。

              「對不起……」

【☛獲得道具——聖盾】
舉起聖盾時,能夠對全域攻擊進行無敵防禦,一次戰鬥只能使用一次;
若在探索回合使用將可率先預知下一戰面對的敵人,
以及削弱其行動力,獲得先行回合。



【阿奇爾】

【☛觸發劇情,無法進行任何行動

你們發現有些墓碑上寫著死者的名字,而眼前這個,名為【阿奇爾】。
阿奇爾,命喪敵軍的利刃下,年約52歲,
是亞傑莉娜的長官,信任的指揮官,教會她關心他人。

「喲哦!小妞果然又在這裡砍木呀?」
粗獷的男聲從木屋後走出,緊身小背心讓強壯暴露的肌兇爆出,
臉上都是黑色的鬍子,提著一隻老虎來到身邊。

這時候,亞傑莉娜已經亭亭玉立,肩與腹都是流線型的肌肉,
就算下著大雪,她也只穿著灰色背心,穿著黑色的長靴在野外鍛鍊,
但只顧著鍛鍊的習慣,常常被他人閒言閒語。

「我說呀,妳是不喜歡交朋友啊,還是討厭跟別人接觸呀?」
手撕皮毛,並拿著自己最喜歡的大刀,朝老虎頸砍去,
並拿起它的耳朵,在亞傑莉娜前晃動。

「……」

「怎麼樣呀?這老虎可是很威猛耶呀~?」

「…不需要。」

阿奇爾聽見,本來嬉皮笑臉的他,忽然嚴肅地坐在亞傑莉娜的旁邊,
腦袋放在腦後吹起口哨,目光看著不為所動的她,
有點語重心長地嘆了一口氣。

「亞傑莉娜,若果軍隊好比一群野狼,牠們需要一個有能力的領袖外呀,
也需要懂得指揮,擅長了解夥伴的特性,在面臨極具危險時,
才可以突破重圍,化險為夷,拿到好結果的呀。」

「……」

「喂,妳有沒有在聽呀?」

「……」

男人看見少女繼續砍木,對自己的話愛理不理,
心裡確實有點不好受,他深知少女過去經歷了許多不高興的事,
傳聞兄長死去,讓她的內心完全封閉起來。

日復日,年度年,她只會不停地鍛鍊,不停地閱讀,
目的雖然簡單,但又異常空虛,哪怕她戰勝了當年許多能幹的小將,
出色得令許多長官賞識,但個性…卻讓人止步。

阿奇爾正要伸手撫摸她的腦袋時……

亞傑莉娜瞬間便拿起木斧,轉身故作防禦的時候,
反被阿奇爾率先按住右肩,左手直接在那揉順的頭頂上揉搓。

「…!」

「太容易猜了小妞!」

「…為什麼?」

「小妞為何要反擊?」男人像是引導對方似的,
緩緩地退開,兩手叉腰,氣定神閒地跟少女聊了起來,
拿起石頭慢慢疊起火堆,然後點火。

「…防衛,不知道你的想法。」亞傑莉娜皺眉,
既然不知道對方的目的,自己的行為便是正當防衛,
並沒有任何毛病不是?她確實這樣想著。

「嗯?哈哈哈哈呀!妳真的呀,正因為妳不了解別人想什麼,
才會被那些贏過妳的人,耍點小聰明,玩弄一番,
就輸在他們手上呀?小妞。」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握緊沙鍋大般拳頭,擠出比老鼠還要大的二頭肌,
笑著給身旁不懂事的少女,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的榜樣。

亞傑莉娜自這天,便開始懂得察言觀色,提高對這方面的敏感度,
之後去加以理解,推算,然後把這些當作情報,
起初掌握著別人的個個把柄,害阿奇爾哭笑不得。

但久而久之,她好像認為這個方式,對她以後長大或戰鬥時有用,
所以就接受了阿奇爾的提議,晚上總是玩著五子棋,
時而聊起某某的起好,習慣之類。

直至,戰爭再度出現劣勢,在資財與武器短缺,
戰線不斷被壓倒性戰敗後,潰不成軍的他們想出絕地反擊的戰術,
破冰前行,以先銳部隊的戰力,直搗黃龍。

但世事難料,哪怕他們重奪戰線的節奏,人數差距依然是致命的弱點,
敵軍掌握了他們的行軍路線,前來阻礙,並設下多個陷阱,
讓阿奇爾領軍的速度下降不少。

通過飛鷹傳書,亞傑莉娜部隊在岔口等待著友軍的出現,
她們深信著阿奇爾能突破包圍網,與她們匯合並突擊敵軍本部!
計劃是這樣,想法亦是如此……

太陽西下,夜色將至,已經距離匯合時間晚了幾個小時,
而突襲的時機也準備來臨,亞傑莉娜死盯著另一個岔口,
在最後一秒收到阿奇爾的飛鷹來信。

『沉靜已久的白虎,正於西方注意著群狼。』
阿奇爾的部隊已經在西方集結,
等待著亞傑莉娜進軍,即會聯軍大舉殲滅。

突破敵軍防線,亞傑莉娜的軍隊放火包圍了全城,
並放出許多兇猛的野獸,讓步線戰線崩潰,
先拔頭籌攻入軍領的帳篷,執斧首殺。

唯時不到60分鐘的戰事,很快再火光熄滅中停下,
亞傑莉娜看著平靜的西邊,只插著友軍的戰旗,
並沒有看見阿奇爾的背影。

她知道,那個嬉皮笑臉的大叔不在這裡。

看著部下一個個低頭,取下勝利的他們,
卻無法一起共同享受這份喜悅,只因他們的團長…阿奇爾已戰死沙場,
為了不讓敵軍回防,他們奮死一戰,

用最後一口氣,送出最後那段話。

『……絕對。』

此刻,墓碑底處浮現出一段讀白。

              「對不起……」

【☛獲得道具——飛鷹】
能召喚一隻老鷹對敵人使用仇恨攻擊,
一定程度使目標失去視野,若沒有眼睛則兩回合封閉感知。
存活戰場兩個回合,一次戰鬥只能使用一次;
若在探索回合使用將可獲得該場地情報提示,但接下來戰鬥無法使用。


【☛隱藏時間線觸發,請等候指示】

源源不絕的聲音從八方傳來,她們不停訴說著"對不起",
聲線接近不同年齡層的亞傑莉娜,從兒少、少女、女性:
這一切一切,直至她情感再度解放後,

愧疚、後悔、無能、無力感不斷湧入心處,
二十多年來的情感衝激大腦,在渥爾娃女巫的魔力控制下,
亞傑莉娜總算穩定下來,但至今…

她恢復人類之身,只是個普通人。

內心的掙扎使亞傑莉娜一度厭棄著自己,
重重覆覆的噩夢使她不斷回憶起這些往事,
不穩定的情緒,穿插更多故事,成就更加混亂的夢世界。

哭喊的聲音、人們的慘叫、憤怒的指罵……
呼之欲出的是無數具屍體從泥土,
正當他們正要向你們撲咬的時候!

一個漆黑的身影,拔斧而來,開闢裂地的攻擊把整個墓園一分為二,
逐漸淪陷的時候,一道白光從地裂深處溢出,墓園重新恢復正常,
正當你們尋找黑影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

但剛剛的墓碑出現三道曙光,藍色的靈魂從土裡爬出,
她們正是「愛瑪」「約翰」「阿奇爾」。

「…絕對不能停下。」女孩從後看著你們一眼,
便顫顫驚驚地抱緊深愛的玩具,
穿過了你們,並難過地看著墓碑爬出的三人。

但並沒有說出——對不起。


【☛敵方單位——約翰Lv.17】
只會普通的劍術,但在夢境中,亞傑莉娜視她為長兄,
不得惹到對方生氣的感情,所以對亞傑莉娜的任何形態都是必殺。
【☛敵方單位——愛瑪Lv.27】
懂得箭術,聖光魔法、爆裂魔法、盾劍戰術,在夢境中視為親人,
所以對於愛瑪的一切攻擊,亞傑莉娜也不會反抗,同樣必殺。
【☛敵方單位——阿奇爾Lv.52】
肌肉大叔,亞傑莉娜對他的構想為十項全能的男人,
故進行物理交戰時,絕對贏得了任何人,
但對魔法是白痴,被魔法打到會很痛,
唯一一個會被亞傑莉娜攻擊的對象,但笨手笨腳的她又怎麼能…
說不定…可以…?

【☛戰鬥回合——玩家先攻(5分鐘)】
【☛NPC回合】
【☛判定及敵方回合】
【☛戰鬥回合——玩家回合(5分鐘)】



激戰過後,敵人化為灰燼,墓園恢復當初的平靜,
一切彷彿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猶如你們剛剛來到這裡一樣。

但——夕陽開始從西邊昇起,老虎的咆哮與群狼相映,
本應枯死的大樹重新長出嫩綠的葉片,烤肉的味道從某處傳來,
寂寥的道路長滿了鮮花,女孩也順著方向前進。

目的正是山頂。

而她的懷裡,出現了失去的熊布偶。

沿路上,女孩沒有說出半句話,正當她率先來到頂端,
夕陽的耀眼吞沒嬌小的身影,你們上前追尋的時候,
眨眼的剎那間——場地變成訓練場。

你們坐在觀眾席上,看著那個黑影站在雪地上,
迎接她的對手,正是剛剛的那個小女孩,
但她手上卻沒有武器,僅僅是一隻小熊。

「……」黑影極似你們所認識的亞傑莉娜的樣子,
她提起巨斧,拔足便往著女孩的方向揮舞巨斧,
此時女孩卻沒有作出迎擊的姿態,而是有點害怕的後退了一步。

【☛言彈回合說明】
女孩每次面對黑影的攻擊時,總會猶豫不決,
僅僅幾歲的她,無法想像自己該如何去躲,或是如何去面對她,
所以這一切得由你們去引導女孩了。

【☛言彈力說明】
每回合玩家有三分鐘進行言彈回合,
引導會根據說服力進行三種評分——無效,有用,命中。
無效:言彈對於女孩沒有任何幫助,例如「你也想吃壽司吧!」
有用:言彈讓女孩進行躲避,例如「往前翻滾!」
命中:與前兩者極具不同,命中的言彈圍繞亞傑莉娜生平,
以及你們剛剛戰鬥中,挖掘到的故事,進行言彈攻擊。
若果成功說中女孩心中所想,她會因此而長大,而學會對抗敵人。

(如果覺得太短可以要求增至5分鐘)

【☛失敗與意義】
噩夢的能力同樣會套用這個回合,但迎敵的是女孩(引導),
玩家可視言彈為強心針或無線搖控裝置,引導女孩進行一系列的操作,
當然你想也可以空中翻身三周半試試看。

若女孩重傷而亡,則視為失敗,失敗後的黑影會更加暴戾,
並且進入最終階段(BOSS戰),此時進行任何言彈都無法喚醒她,
玩家只能依靠戰鬥回合,擊殺黑影方能成功離開。

【☛判定及敵方回合】
【☛言彈回合——玩家回合(3分鐘)】
【☛判定及敵方回合】
【☛言彈回合——玩家回合(3分鐘)】



少女氣急敗壞地跪在雪地上,本來阻擋你們的力量,
伴隨黑影的力量減弱而破碎裂開,宛若玻璃灑滿地面,
身旁本來叫囂的觀眾全然不見,

這裡只剩下冒險者,少女,以及眼前的最大敵人。

「……!」黑影摀住左胸,剛剛少女拔斧的一擊,
使堅硬的盔甲出現了深刻的裂痕,藍色的鮮血從夾縫流出,
但她並沒有放棄,強行維持架勢。

正當她試圖操控空間,宛若黑洞把一切吞噬的時候,
少女卻上前了一步,並伸出右手,問了一句。
「……妳想起,自己的名字嗎?」

這一切的感覺卻不太真實,只因這裡明明屬於她一人,
眼前這位…像天使的女孩或少女,卻對於自己一切暸如指掌,
黑影感覺到她,好像與自己相處了許久……

『…亞傑莉娜』

「……一切都會變好的,放心交給我們好不?」
當她伸出右手,少女的樣子變成形形色色的人物,
這些都是亞傑莉娜成長路上,認識的聯繫……

冒險者、家人、戰友、
以及最深愛的妻子——馬克沁.莎莉娜.洛伊絲。

這時候,二人的距離十分接近,
但震動卻在剎那間冒出,只因亞傑莉娜憶起,
自己為了拯救飛白,迷茫與恐懼使下手重傷了她。

哪怕那只是場夢,哪怕飛白壓根想不起來,
但亞傑莉娜卻在剎那間墮入深淵,而茲磨由島便有機可乘,
入侵了亞傑莉娜的記憶,構成個個恐怖的噩夢……

她無法原諒自己,也無法相信自己會作出這樣的判斷,
但這樣也好,正因為這裡而是現實,
許多許多,生命從自己手中流逝,
哪怕不是自己親手斷送……

但這一切,卻與自己有識識相關,
曾經在眼前受傷的,以及曾經在眼前"離開",
有很多想法想說,但一切已經回不去了。


… …
… … …

既然回不去…那為何不留在這裡?

下一秒,亞傑莉娜伸手把少女抓緊!(☛30秒秒判☚)

【☛判定☚】成功
少女從你們手中拉了回來,這舉動使黑影陷入瘋狂之中!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在夢裡都不成全我!』
她憤怒地咆哮,悲痛地哭泣,孤獨地抱頭……

情感使她陷入自我粉碎的邊緣,黑色的盔甲延伸更多的裂縫,
你們感受到漆黑的負面能量要從裡面爆發開來,
倘若無法阻止,連做夢的宿主都會被波及。

此刻,你們感覺到時間變得緩慢,
各自都有不同的想法與行動,
但只有一人可以反應得來。

誰先!回「我」(☛30秒秒判☚)
【☛判定☚】成功/失敗進入戰鬥回合(跳到下方)。

相關動作(易):只要對黑影進行關心的行徑,將能化解危機一層。
相關言彈(難):說出亞傑莉娜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何在。
例子(亂掰):一直以來想保護更多人,對於過去因自己而死的他們,
感到愧疚也好,也請不要放棄,最原初的妳,妳想渴望成為什麼!

【☛判定☚】言彈成功/失敗進入戰鬥回合。
直接沒有戰鬥回合,視乎言彈內容佔了多少個重點,
將可以直接拯救亞傑莉娜,否則進入言彈回合,
此時會有不少秒判,阻礙眾人成功。

【敵方單位:黑化.亞傑莉娜Lv.絕對】
因為是做夢者,擁有絕對的力量威壓,只要內心沒有動搖,
擊中一次將直接重傷,再一次便失去戰鬥力。
亞傑莉娜不會使用創造力,只會依自己的戰鬥方式來攻擊,
並且面對亞傑莉娜的攻擊需要雙人協防,否則一樣重傷。
能透過正常戰鬥或言彈進行擊敗或干擾,
同樣有秒判波及眾人的拯救行動。

【☛隱藏時間線開啟/敵我雙方兩回合後】
秒判會在隱藏線開啟後出現,並從1分鐘類減至15秒鐘(最低),
每次秒判失敗不會使角色受傷,但失敗3(白光環5次)次直接空間崩塌而任務失敗。

【☛任務成功】
【☛任務失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70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猫希希|茲磨由島活動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iuchung77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與翼追夢×... 後一篇:【官方劇本預告──系統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adaopeter各位大大
各位要進來看我才會開心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