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鷹之道:世界》--第六章-05-毒蛇猛獸大慶祭

作者:木杉小太郎│2019-04-24 12:45:27│贊助:14│人氣:398

  回蠻夷殿路上,裴玄對夏侯雲和金梨說:「記得你們臨走前我和你們說有件事麼?」

  「記得。」師徒倆異口同聲。

  「就是剛才發生的事:那個叫方地的毒術師、和爪王亡里答、以及伏擊猛獸戮牙豪暗地結盟,他們要把你,夏侯雲,做為阿骨天一切惡行的替罪者處決,藉此獲得南中百姓的支持,再接連把孟獲以及其親信給拔除,握得統治南中的大權。」

  「這意義是什麼?反正我猜劉備或孔明哪天突然手癢就派兵下來把他們全收了,到時候通通都是他們的,還爭個屁啊。」夏侯雲不屑的說完後轉向對金梨道:「喂,妳知道從烏戈洞回來時那群追兵是來追妳的麼?」

  她很訝異,「我?為什麼?」

  裴玄道:「這正是我要說的,他們原先的計畫被我和小梨的出現打亂,所以他們在伺機把我們倆先暗中除掉,才好再把你公開處刑。換言之,若非提前讓阿骨天露面,且要讓他承認這一切的真相,否則我們就是得出面揭露他們三人的陰謀。」

  夏侯雲扶著額頭無奈地說:「又來了,每次都這樣,又是什麼想要奪大權搞百姓的鳥事,我這輩子也太倒楣了,就不能直接逃出去麼?」

  「正是因為還在孟獲與祝融能保護的範圍內我們才能活命到現在的,要是想擅自逃離,若非被他們的陰謀結盟給刺殺、就是被當作心虛逃犯一併處死。」

  金梨問:「那現在怎麼辦才好?」

  「回去和他們商討,先看看南蠻王那麼想怎麼做吧。」



  回到蠻夷殿,正要漸入神殿大門前忽然就見孟獲等人從裡頭走了出來,夏侯雲與剛才反應不同立刻就下膝行禮。

  「小子和剛剛差很多啊!」孟獲笑了笑,看起來挺和善,「俺不會怪罪你,但在這注意你的身分。」

  祝融上前道:「你們仨跟我走。」在隨著她離開前,夏侯雲面對他們結盟三人,對峙了好一會兒,然而方地臉上卻是一點表情都沒有。


  來到一片濕土深綠叢地,祝融才停下來對他們說:「你們知道的事,我大概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夏侯雲看了裴玄一眼,但裴玄的眼神示意自己並沒有向她提過。

  祝融道:「這種事你娘我也不是眼瞎,看還是看得出來的,只是一時間沒想到怎麼對策而已。」

  夏侯雲道:「後天就是萬獸靈祭,兀突骨說全南蠻夷重要的人都會來,我懷疑他們會在那時候有所動作。」

  「廢話,所以你娘我才帶你們來這──」


  祝融指著一邊樹叢上鮮豔的奇色果實,那些水果的顏色確實異彩繽紛,看起來活像一幅被隨意顏料潑灑的自然畫像一般。

  「萬獸靈祭得準備不少彩果和鮮肉獻祭給野獸們的神靈,但前幾個月被阿骨天弄成那樣,全蠻夷幾乎都在恢復生機沒空準備,肉的話你娘我另行帶人去獵捕,你們就在這給我幫忙摘果。」

  雲揚起眉角,「妳是要變向的告訴我們,我們要當無償工人?」

  「到時候會有報酬的,只要這一切能順利解決……」這一瞬間,祝融露出那一瞬間的擔憂只被裴玄瞧見,「現在給我去找那兩個已經在摘果實的傢伙,讓他們教你們怎麼好好對待咱們的叢林之靈!」說完,她不多留機會轉身就走,雖然金梨和夏侯雲都有些不解特別是後者很不情願,但裴玄倒是相當樂於做這些事。


  只是沒想到,那兩名已經在摘果的戴笠農人,他們倆竟非常眼熟──那居然是自稱『南蠻第一武者』的孟優和『火神後裔』帶來洞主兩人。

  「你們?我還以為你們倆地位很高不用幹這事耶。」夏侯雲一臉想笑又不好意思地說著。
孟優道:「你懂什麼!摘『赤鬼果』和『水龍梨』可是要有過於常人的技巧才能行得通的,要是一個沒控制好力道,一定會惹的叢林之靈。」

  「像這樣對嗎?」打斷他的是裴玄,他們轉頭看去,她已經完美無缺的將幾顆鮮紅的果實和靛藍的梨子收入籃中。

  孟優當場快說不出話,但又道:「好!算妳厲害──但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將被土地大神緊緊抓住的『紫蛇菜』和『金星桃』給完好無缺的拔出,那是要十幾年通神的苦練才……」

  「拔出來了。」這次打斷他的是金梨,她一手菜一手桃,看起來並沒有耗費太大功夫的就把收成物也放進大籃子中。


  孟優臉都紅了,隨即又想道:「不不不!我是說這『新月蕉』和『紅水瓜』必須要是萬中選一的……」

  「行了,你還是好好幹事吧。」這次打斷他的是他身邊的帶來洞主,他輕輕地拍了拍孟優的腦袋並對其他人說:「失禮了,孟優他這人愛說大話,但不是壞人,還請各位見諒啊。」

  裴玄見狀高興的說:「你真是有禮節,或許是父母管教有方?」

  帶來洞主微笑,放慢摘果動作的回答:「不,是姊姊時常管我,她讓我以後要好好輔助南中,萬萬不可膚淺持國。」

  夏侯雲倒是意外,一邊開始摘起彩果同時問:「那兇女人竟然還會在意這種事,敢問你們都是親生姊弟和兄弟?」

  帶來洞主道:「是的,父母於早年蠻族內鬥爭中接連戰死,是姊姊自小一手把我帶大的。而孟優是孟節大人與孟獲大王的老么小弟,當時南中一大片混亂便是被雄心壯志的孟獲大王給平定歸一,而輔佐他的孟節大人則在南中安定下來後便決定隱居。」


  金梨好奇而問:「那『四泉天王』是怎麼選出來的呢?」

  孟優忍不住插話:「更早之前中原人試圖舉兵入侵南中,就是現任的四天王分別在孟節大人的指引下,利用各處泉水之毒性擊退中原人的──」孟優說了說後忽然看到他們三人的臉,頓時表情大變就和帶來洞主說:「等等!他們幾個也是中原人,我們和他們說太多了!」

  帶來洞主輕輕地拍拍他示意安心的回:「他們不是壞人,至少姊姊和大王都這麼說。況且三位也非出於己願來到這的,還是善待來客吧。」

  夏侯雲輕咬了一口果實馬上吐出來,「反正你們討厭的是以前的中原人,難不成中原人好戰,現在有可能立馬打過來麼?」


  「中原人打過來啦!」一聲戲劇性的呼喊伴隨著奔來的蠻族農民出現,「有一群中原的士兵要來啦,他們想破壞咱們土地呀──!」

  孟優一聽到當場指著他們的鼻子大罵:「娘的、我就知道你們這些人不可以相信!」

  夏侯雲呼問:「那和我們沒有關係,誰派來的?」

  那農民驚慌中急忙地解釋:「他們從東北荊州的方向來的,現在快要殺過來了啊!」

  裴玄立馬察覺不對:「那蠻外洞的部落呢?朵思大王人呢?」

  農民再次急道:「我真的不知道但他們就快要來了呀!」

  孟優拉著帶來洞主指著他們師徒三人激動大罵:「他們肯定是細作,你讓我就在這把他們全先殺了。」

  金梨立馬回應:「這和我們真的無關,我們可以幫忙趕走他們作證明──」

  帶來洞主才道:「情勢驟急,叢林入口處有幾個捕捉野獸的陷阱能在樹上發動,就用那個把他們抓起來問出他們上頭是誰。」

  夏侯雲隨即引導道:「大姊妳先帶農民他們回去安全的地方,金梨妳去前面找出那些陷阱,我去一邊準備把他們打退。」


  金梨率先靈巧的爬上樹,尋找到幾處果然有可以拉動的捕繩網機關;而夏侯雲和孟優等人則手持弓箭躲在大樹與草叢後方準備應戰。很快的他們便各就各位。

  「相信我,想要活命的話就同心協力──我們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在這裡,直到我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在這裡。」夏侯雲說著,一邊懷疑的孟優和不知所措的帶來洞主此刻也只能引弓預備。


  過了不久,果真有一隻穿著荊州鎧甲的游擊兵隊前來叢林探索,人數大約三十幾人,而在樹上的金梨潛伏的觀察著,看了看他們的面貌後反而覺得疑惑。

  「記得,看到人就殺。」那群荊州兵帶頭的對他們的隊伍說道,「不要管他們怎麼求饒,殺死就對了!」

  縱使不探出頭看也能明顯聽到地上枝葉被踩踏的簌簌發響,那聲音是越來越大又越來越頻繁。

  感覺到時機一對,夏侯雲才大喊:「就是現在、射擊!」
  隨後三人從不同方向現出面目開始連弓射擊,即便是人數十倍之多的敵方也被射殺的慌亂無比。這時金梨發動陷阱,一個接著一個的把敵兵收網困在樹上。沒多久,三十餘名敵人竟逃的逃、倒的倒、被逮住的更狼狽不堪。


  孟優和帶來洞主比誰都還快的上前對第一個受陷阱所困的荊州兵拳打腳踢好一陣,隨後才問:「誰!是誰派你們來的?」

  他痛苦不堪的哭喊:「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們只是領錢辦事的傭兵……」

  孟優怒道:「你們領髒錢幹髒事,現在我就讓你死!」但帶來洞主阻止他舉槍刺死他,雖然也震怒但試圖冷靜地問:「知道雇用你們的人長怎樣嗎?」

  「有化妝的男人……戴著鋒利的爪子──還有他穿長袍!」

  「是亡里答……」帶來洞主有些難以置信,連忙又問:「他讓你們來破壞南中做什麼?」

  「他沒說!但就只叫我們盡情的殺,殺越多越好殺完就退啊!」

  「那我們自己去問!」

  「不,」夏侯雲伸手阻擋了帶來洞主與孟優,「現在去他肯定死不承認,況且如果你去的話就代表你們沒死,他們就知道這一步失敗了,一定會有更進一步的追殺想把你們盡速滅口的。」

  孟優急問:「那該怎麼辦?咱們南中已經好久不得安寧了耶!」

  「裝死或裝受傷,別讓他們知道你們完好無缺,還活蹦亂跳的。」夏侯雲甩出匕首架在那人脖子上,這已經是近期以來不知道第幾次這樣逼問他人:「告訴我,你們的下一步是什麼?騙我的話腦袋搬家。」

  「萬、萬獸靈祭……」

  「萬獸靈祭怎樣?」

  「會有一大群傭兵扮成荊州士兵的樣子襲擊慶典……」

  「扮荊州軍做什麼?」

  「挑起南中對中原的憎恨和對立……」

  他一說完夏侯雲一頭直接撞暈他的腦袋,隨後扔在地上轉向對帶來洞主與孟優道:「得了,他們為了搞我們簡直不擇手段,回去告訴你們哥哥姊姊,叫他們當天小心點,會怕的話記得要策劃好怎麼逃啊。」


  這時金梨也才回到此處集合,而孟優有些不放心,支支吾吾地留下句:「多謝你們了……」才拉著帶來洞主離開了叢林一帶。


  疲於奔波的師徒倆這次又想進附近部落借宿稍事休息,然而剛踏入村前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被吐口水,但這次並沒有。

  村民們雖然臉色還是不太好看,不過確實接待了他們入屋歇息。




  天色一亮,夏侯雲帶金梨到了蠻夷殿後方的小叢林,在草叢和藤蔓叢生的大樹之間設下許多遠近大小不同的箭靶。並拿了一把木弓和一大桶竹箭給金梨道:「聽好了,遠程作戰是非常重要且關鍵的,能夠在開戰前和緊急之中大幅的轉變妳的戰局,但妳的射箭能力實在令人堪憂。於是,這是以前我叔叔夏侯淵教我的箭術練習法,萬獸靈祭就要到了,為了可能會用到的戰鬥好好準備啊──」

  金梨一開始還沒看出箭靶藏在哪,過了一段時間才發現顏色和森林環境十分相像,簡直像是保護色似的:「只要射箭靶就好了?」

  「當然不只是站著射,接下來妳還得爬著射、滾著射、跑著射,在各種嚴峻的情況下都能射中目標才能箭無虛發。」夏侯雲道:「不過現在我就當妳是初學者,先找個比較近的瞄準,然後聽我口令動作──」

  金梨緊張的趕緊開始準備,也就真的跟著雲說的每一步做。

  「首先深呼吸、吐氣、然後深呼吸、拉緊弓箭、瞄準目標、想像自己是一隻肆意妄為的老鷹、然後射!」最後一個口令時金梨同時發箭,可那箭還是歪到樹上的鳥巢去了。

  「還是一樣……」她難過地低下頭。

  「不要緊,接下來直到萬獸靈祭前,我和裴玄會輪流教妳,就算妳真的學不會也沒關係,至少努力嘗試過,好嗎?」

  即使很沒有信心,她依舊點頭稱道:「嗯!」

  連續幾天晚上,午夜巡邏的蠻族衛兵經過小叢林時都以為是外族入侵還是誰又鬧反叛了,一靠近看,才發現是金梨在一個人在練習射箭,即使她又睏手臂又痠痛也沒有停下。




  萬獸靈祭當天,上午時,孟獲與祝融盛裝並大舉馬車載著一大籠的猛虎出發,而事前告知的夏侯雲、金梨、與裴玄三人,也跟在附近一同前行。

  特別的是,今晚連夏侯雲和金梨也都應景的為慶典換上南蠻服飾:雲的是戰士藤甲配上一頂狼頭帽,而金梨則是部落婦女輕衣加上一頂可愛的狐狸帽,但對裴玄而言蠻族服裝實在有些太暴露,便婉拒了這項提議。

  行徑中,孟獲原先表情看上去有些深沉,但注意到有人似乎正看著自己時馬上就故作高興地大呼:「大夥們!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全部給俺高聲歡呼、高聲歌唱──」

  行車隊伍全都也興高采烈的歡聲大呼:「好耶!」


  路上夏侯雲小聲的和裴玄與金梨告訴:「聽好了,今晚肯定會出很多大事,而且還是壞事,妳們倆就當作來遊玩表現得自然點,剩下的我和孟獲他們會處理。」

  金梨擔心的拉拉他的袖口,「你要去哪?」

  「我要趁機搞定那四個混帳:方地、戮牙豪、亡里答、朵思大王,這幾個王八蛋不幹掉的話我們三個也無法安全離開南中。」

  裴玄問:「這裡全是蠻族的人,你打算怎麼近他們身?」

  「我自有辦法,或者沒有。總之妳們倆要是發覺有危險時快跑就對了。」


  到達烏戈洞時,夏侯雲突然開始朝周圍方向不斷探頭察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吃錯藥還是沒吃藥在發病。與此同時,孟獲與祝融也在眾護衛的保護下安全入場。


  夜晚很快的來臨,然而如此良宵對烏戈洞而言才正是一切的最開端──鼓譟的蠻族樂隊雄壯威武的在慶典廣場中央大肆奏樂,寬廣如城的會場就是火光如星空般的閃爍明亮,穿著輕藤甲的年少戰士們也在跳著戰爭的壯膽舞蹈。

  待所有人一一就坐準備,夏侯雲也就立刻以目光橫掃視野範圍內,很快便注意到了方地和亡里答在會場坐席的遙遠正對方、朵思大王則在側邊、卻不見戮牙豪蹤影。

  「各位南中的鄉親父老!今夜歡迎大夥蒞臨本王寶地──烏戈國!前來共襄盛舉一年一度的『萬獸靈祭』!」在正中央受眾人抬轎的兀突骨高聲喊完,鼓手與吹奏手立馬又演奏一段壯樂,「緊接著就將咱們精湛的演出,獻給這片土地的祖靈們、以及助我們生長的萬物與萬獸的神靈吧──!」


  兀突骨退場後後方的烏戈國婦女開始齊聲高唱蠻族讚頌歌,場上幾百名壯漢高舉長型火舉也開始揮舞:
  激烈刺激的火焰戰舞,不時還將他們的火棍高拋空中彼此接住又對空吐火,歌頌之間焰火連連,每次力道帶勁的動作也都帶著戰吼,歌舞齊下之氣勢簡直是好不威風。

  隨之而來是整齊劃一的雜耍表演,但他們互相拋接的可不是水果也不是什麼玩具,而是危險的狼牙刺棒與磨尖的銳刀,然而他們每個人熟練的動作完全沒有傷到自己,讓全場觀眾都替他們捏一把冷汗。

  最為驚艷師徒三人的,是感到一陣陣不知為何而起的劇烈震動,然後聽到大樹倒塌般的巨大抨擊,最後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名蠻族大王騎著他們前所未見的灰色巨大猛獸登場──大象!


  「木鹿大王來也──」那名騎象大王高聲呼喊完後雙手合十,口中喃喃自語似的的唸著咒語,同時大象旁兩側的隨從法師也跟著揮舞粗枝巨葉,忽然間會場中央的砂土爆出一陣沙塵,幾隻顏色暗黑的毒蠍從地面一齊鑽出。


  「哇……」不只是金梨和裴玄,這就連夏侯雲都看得目瞪口呆。

  木鹿大王又念了幾段咒語並與隨從一同揮舞手勢,大象忽然一陣咆嘯,隨後跟隨隊伍入場內的虎豹豺狼竟也乖乖地盤旋在他身邊而不惡鬥。

  「嘿呀!」他大喊一聲,地面中近百條色彩鮮豔卻兇惡無比的毒蛇頓時如噴泉般乍現湧出,場內一時間毒蛇猛獸、惡蠍巨怪雲集的無比滿盈,觀眾也全都看得嘆為觀止。

  在珍奇異獸的開場演出結束後全場蠻人的情緒都是興奮又心喜,接著烏戈洞各處的慶典宴會便開始舉辦,有的地方在展示顏色與品種不同的駿馬、有的在遠處觀賞那碩大無比的巨象、還有的在逗著滿池品種不同的毒蛇玩的。



  過沒多久,金梨等人終於可以放行,但夏侯雲從沒忘記過正事的靠近她耳邊道:「是時候了,妳們替我好好分散他們的注意,而且務必小心。」一說完便往無人暗處快速奔去了。

  留著只剩裴玄陪伴,金梨也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麼忙,便照做與姊姊兩人一起同遊此生難得一來的南中最大慶典。

  「呀,這是什麼?」金梨見一群人好奇的圍觀在一處又高聲吆喝的,便好奇拉著裴玄一起去看。

  那群人圍著的是一大油鍋,眾人紛紛拿著形似筷子的叉狀物,串起沸油中炸的香噴噴的食物吃著。

  裴玄上前有禮的問道:「打擾了,可否請問您們在吃什麼呢?」

  那食指大動的蠻民回道:「炸毒蠍!這可真是香酥可口平常又吃不到的,要不要來一點?」

  她笑笑地揮手婉拒,一旁金梨已經嚇得差點沒跑掉。


  「歡迎各位馬術強者來比試萬獸靈祭才有的年度比試『鐵馬競速』!優勝者將可榮獲豐厚之賞!」

  又見一邊又有一大群人在觀賞,姊妹倆瞧過去,發現是特別的賽馬場,每人所騎乘的馬種還都是最珍奇的那些品種,包括先前見過的青馬、紅馬、甚至有黑的快要和影子融為一體的高大壯馬。


  「小梨,你要不要試試看?」裴玄牽著金梨的手笑問道。「妳的騎術一直是赤絨苑的孩子裡最厲害的,說不定還能戰勝這些大人唷。」

  「好呀!可是我身上沒有錢報名……」

  「我這裡有,走吧。」


  隨後金梨便用著那一點賭注獎金上場,騎的是她從未親眼見過的一種暗綠色的馬,這裡的人管牠叫「毒龍」,其膚色黝黑如墨,毛深同苔蘚,眼綠若毒玉,體格與肌肉更是比中原常見的馬更壯許多,儼然是匹稀世奇馬。

  才剛上馬背,還沒來得及適應馬性,比試卻就快開始。

  只見約五十幾名蠻族騎者整齊劃一的在寬長起跑線前預備,全都看著那高舉左手準備下令的裁判:「『鐵馬競速』──現在開始……起跑!」

  頓時間所有跑者如土石流般傾瀉而出,數萬蠻民的熱情鼓舞與歡呼也血脈噴張了起來


  「乖馬兒聽話──妳叫做毒龍對吧?毒龍聽姊姊的話,好好跟著我一起奔跑的話我們肯定能……呃啊!」但她金梨還沒來得及好好和馬對話,跨坐的毒龍寶馬當場就被其他衝出的馬兒激怒的自行衝出。

  一時半刻間根本控制不住這頭好勝心過強的優越寶馬,俗話說品種越優良的馬兒越難馴服,在現在的金梨身上可以明顯看出這點。


  隨著奔跑路線進入了小森林後,先是那五十幾名領先的參賽者勇闖進去,約差了十秒金梨與她的毒龍馬才壓後進入,消失在眾人的視野裡。

  不知怎麼回事,當所有觀看的人都以為這一臉西域來的小姑娘肯定要輸掉比試時,她卻是第一個從森林中奔出的騎者,而且這時的她已經能將駿馬操作自如,彷彿人馬一體般流暢靈活。


  「毒龍、跑呀──!」
  金梨高聲呼喊起來,她壓低了身子躲在毒龍高壯的頭後方,身體貼緊其壯碩的筋肉,盡可能地減少直線衝刺時馬兒所受的風阻,果然效果非凡,後方的參賽者們再怎樣拍馬屁或鞭打坐騎都已經無法追上。


  「勝負分曉、本年度鐵馬競速的優勝者是:來自中原荊州的金小姑娘!」

  最後回到原點時,金梨居然已成第一,任誰也沒想到這個初次登場的小姑娘竟然有如此精湛馬術,短短時間內於最難跨越的森林中、駕馭了最難駕馭的奇馬,還徹底的贏過了所有騎者。

  她高興的奔回裴玄身旁,而裴玄也露出了母親般的笑容替她開心。「姊姊我贏啦、我贏啦!」,「我看著呢,走!我們去吃點東西慶祝會吧……呃,不要炸毒蠍。」



  歡快節慶的另一端,是險惡陰謀的即將揭露──夏侯雲隨著剛才開場表演時觀察亡里答的動向往無人之處逐漸邁進,果不其然,沒一下子就先聽到暗處有盔甲聳動的聲音。

  稍微再更靠近一點,夏侯雲放低了一切動作只求完全安靜,緩緩接近黑暗中的他們並竊聽其中對話:
  「在這慶典鬧事真的有辦法全身而退麼?」
  「亡里答和方地大人都是這麼說的,照辦就對了。」
  「殺害自己的同胞以奪權,這種事我還真有點下不了手……」
  「你到底還要不要領賞金了?要是他們真的成功藉此拔除孟獲的王位奪權,我們可都是功臣啊!」
  「小聲點,是時候該行動了。」

  夏侯雲確定他們就是先前所知的那群假荊州兵時,他們已經就在逐漸步出樹林陰影處,感覺到情勢似乎不太對的雲也立馬加緊腳步快快跟隨在後。


  「記得,不准說方言。」聽到這句話時,才發現他們的人數遠遠超乎自己想像。語畢頃刻,士兵立刻就發瘋似的四散狂奔同時大喊道:「荊州軍來收服南中蠻族啦!」隨即發生的畫面簡直慘不忍睹──那群穿著荊州鎧甲的傭兵全開始大肆揮刀無差別的肆意屠殺,狂暴無道的襲擊慶典內外的全族平民。


  「啊!」震耳欲聾的驚聲尖叫頓時即刻引爆,歡樂的氣氛瞬間變得驚恐渾沌。受驚的各洞主與大王也都趕緊逃離而去,只留的逃亡來不及的民眾自相踐踏或者留的被傭兵們殺害。

  「小梨跟我走──」裴玄立馬也就拉著金梨往眾人逃亡的方向逃去。

  「天殺的……」夏侯雲一時間無法將已經分散的敵人一網打盡,已經快速的將他們一個接著一個撂倒反殺還是無法迅速遏止殺戮行動。「到底有多少人……」

  廣大的慶典會場中光是未散去的大量民眾就擠得難以看清敵人位置,誰知此時各處囚禁的野獸受刺激竟開始咆嘯起來,逃亡中的數千人聽了更是怕得使情勢更加混亂。

  「大膽混帳!竟敢在此作亂,凡參與者通通格殺毋論!」這時孟獲與祝融倒是挺身而出,帶上自己的眾衛兵一同出面劫殺正在作亂殺人的傭兵軍們。


  好不容易又追殺了幾名肆意殺戮的傭兵,這時夏侯雲驚見敵人在釋放牢籠中的猛獸出來製造更大的混亂。

  「糟了!」頓時間,受到民眾慘叫驚嚇還有傭兵親自驅趕刺激的猛虎與大象也開始於會場內隨意亂衝起來。場面變得危險致命至極,不知道以多少人接連遭抓狂又受驚的猛獸們殘暴的啃殺。


  逃亡之際金梨不斷回首探望夏侯雲的身影,轉過頭之時,反而注意到了站在高崗之上的兩個身影,亡里答和方地。

  「是……是他們!」金梨立刻拉住裴玄的手大喊道:「他們就是真兇!那些殺人的士兵根本不是荊州人而是他的手下!」

  「太危險了,不論如何我們必須馬上走!」

  「不行、我不能放著師父一個人在那,裴玄姊姊妳先走吧──」

  「小梨!」不顧裴玄的勸阻金梨還是這麼逆向奔去。



  斬除了更多傭兵的夏侯雲已經跑得快要喘不來。就在這時,他注意到了月光下仍佇立於高崗的華麗之影──亡里答。

  夏侯雲沒多想,指著高高在上的他破口大罵:「混帳、有本事就過來親手殺死我啊!」

  才剛罵完,化作一道烈影的他神速到來面前。夏侯雲甚至不確定這到底是什麼幻術還是自己疲累的恍惚,但立馬對眼前的亡里答擺好備戰姿態。

  「真是的,死亡應該是要有完美的鋪墊與精湛的手段,這種粗糙的大屠殺真是破壞了殺戮的美感……」亡里答一臉懊惱,表情卻又變化快速的說道:「但,若是以這種渾沌能夠襯托出死亡的更美面貌,那想必也是再好不過呀!」

  「你有病!方地和朵思大王呢?還有戮牙豪在哪?」

  「朵思根本就不是我們的一員,他只是一個自以為是,想要分一杯羹的配角罷了。而戮牙豪大人也不屑於這種奪權行動,他只追求強者,也就是想要你,那個傳聞能隻手破壞南中又殺死無數人的中原鬼神。至於我,我的最終目標原本不是你而是那個小姑娘,但你的掙扎和意志也吸引了我,現在,我一心一意的就想要折磨你,看著曾為瘋狂殺人犯的你被我殘虐的哭嚎求饒的模樣!啊──那會是多麼醉心的景象呀……」

  「我就說了那殺人狂不是我!你們搞這種下流無恥的爛把戲,害死那麼多你們的同族,難道不會有一點點的後悔麼?」

  「你是指沒有更精心的安排他們死亡的劇情麼?那倒是會──」亡里答緊盯著眼前的夏侯雲,猶如毒蛇凝視獵物一般的專注:「但現在我所要享受的,與其它不值得一提的雜民死亡無關,而是你,這般強者的精彩死亡!」


  「師父──」聽到一聲伴隨馬蹄的大呼兩人馬上看去,那是搶來一匹南方灰馬直衝而來的金梨,「我來幫你了!」

  「就是現在!」夏侯雲立馬對分心的亡里答發動奇襲,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的他也無法躲開只能與之纏鬥。然而這陣短暫交鋒並不只如此,雲不斷觀察著金梨何時要到來並大喊:「不要停下來,加速!」

  「嘁……」亡里答想要脫身,但才甩開夏侯雲的長刀他的匕首就又砍過來,簡直難纏無比。「給我去死吧!」


  受雲挑釁的亡里答性子也急了起來,連爪快斬就想盡快斬下夏侯雲的腦子,然而此舉恰好正中他那老奸巨猾的計策,快爪斬擊之中夏侯雲用刀與匕首抓住機會緊緊卡住他的武器,隨後奮力將他甩向駕馬衝來的金梨。

  「嗚──」被神速猛衝的馬兒給撞飛了好幾圈才落地,亡里答狼狽的起身就想逃離現場。

  「不要跑!」金梨見狀快馬加鞭再次奔向前,誰知想要二次衝撞他的瞬間亡里答反身就是一斬,利爪當場把寶馬的首級斬下,金梨也就從失控的馬背上崩倒摔落。「嗚哇──」


  「真是噁心的即興演出……」亡里答甩掉爪子上染的馬血,表情厭惡的吐了一大口口水在倒地的金梨身上後便想逃走。豈料他才剛轉身,舉著大石柱的孟獲忽然霸氣席捲而來,他一棍狠狠地打在亡里答身體上,「嗚哇──!」
  當場打得他五臟俱裂、氣血盡斷,噴飛到好幾十步的距離外。

  只見孟獲握緊拳頭熱血昂揚的高呼:「混帳!俺來為俺的子民們報仇啦!」

  「死亡……我的死亡怎麼可以……這麼冰冷……這麼不精彩……」說完,跪倒的亡里答便吐血倒地身亡。同時,一陣紫霧又頓時激起。



  夏侯雲立即扶起金梨並試圖離開被施放瘴氣的現場,但卻在即將步出烏戈洞區前,金梨目睹正以上次相同方式溶殺傭兵以滅口的方地,他發覺到自己被發現後立刻就要往一邊逃亡,而金梨也對身邊的雲疾呼:「師父,我們先去追他吧。」

  「可是妳的傷……」
  「我沒事,只要快點阻止他們就能避免更多人受傷。」聽她這說後雲便也決意帶她一同上前去。


  追逐方地的路上又出現一陣一陣的毒霧。奔跑中的夏侯雲與金梨不斷吸入瘴氣之毒,卻只有夏侯雲的腳步慢了下來,金梨將像已經習慣了一樣竟沒有產生太大的影響。

  這時方地已經落荒逃至一溪口,溪邊有兩艘小船,一艘是他的而另一艘是他的護衛。他回頭對師徒倆大喊道:「你們無法阻止南中的命運改變的,等死吧。」隨後又引爆一大陣瘴氣霧,命令船夫划船。


  夏侯雲雖然呼吸困難但仍用上全心全力的意志擲出飛刀迅速射倒護衛的船,與金梨上前劫船要追擊上去。

  「我幫妳划船、妳拉弓射他……」

  「啊?可是我的弓術不好──」金梨嘴上是這麼說,實際上似乎還是對殺人有些許畏懼。

  「妳可以的,妳練習過了!我也快暈過去了,快點,就交給妳了……」

  聽他這麼說了金梨也只能硬著頭皮舉起放在船上的長弩,抽起弓箭搭上弦後就準備開始射擊。
  隨著水流的快速流動船隻也速度也逐漸加劇,金梨舉弩瞄準的也更加搖晃。然而在流水溪面上方地也無法施放毒氣,一十之間也難得看到他露出些許恐惶之姿。


  數箭接連射出,金梨的下意識迴避著直接射中人,但看著夏侯雲頭暈卻仍強忍著划船想阻止方地的模樣,她又再次架弩準備再射。

  「前面是柔泉噴湧的池口……」夏侯雲感覺到即使自己的船槳已經沒划動船身卻仍在加速,便注意到再往前便是廣大柔泉的大出水口,「他想要逃到三江城去,別讓他跑了……」

  「拜託了……」金梨狠下心決定奮力掃射一次,果然她很快便將方地的船上射出好幾個破洞。

  她搭上十餘枝箭後再次快速發射,這次意外中她射中了船夫的手臂,船夫痛的船槳一歪小船當場就失控撞上堅硬的石岸,方地的船立刻就破了個大洞。

  「唔……」方地嚇得臉上首次出現驚訝的表情,只見船首破裂毀壞,激流般的泉水卻不斷湧入,很快的整艘船都翻了過去,方地也不例外的在沉船中被淹沒於毒泉內。


  方地之船翻沒後,水面上立馬不再激烈嘈雜,只剩下微微的潺潺流水聲。


  見眼前之急已暫時解決,夏侯雲便划船先至最近的孤島岸上停歇休息,上岸時金梨不忘扶著他師父登陸以好好休養。只是,為了緩解毒性的歇息才開始沒多久,很快的『毒人』就回頭來打擾他們了。

  「嗚……」
  那是方地,原本動作一項端莊正經的他四肢癱軟。骨瘦如柴的他此時形同斷線魁儡般,無力、無法動作。嘴邊不斷口吐著白沫,似乎是因落水翻船後吸入過多柔泉毒水所致。
  「豈能敗給你們這樣的角色……」

  才說完,方地忽然七孔大為出血,應聲倒地,翻過白眼斷氣身亡。

  一生鑽研毒物、操縱毒霧、又用盡毒術以諂害他人的方地,正好像被南中這片土地殺死的一樣,諷刺的死在自己最善施計的毒泉之中。


  「喂,金梨,」此時夏侯雲拍了拍她肩膀,指著那趴倒在地已了無生息的方地說道:「這種戰勝反派的時候,就要說點帥氣的勝利宣言才夠嗆,試試看。」

  「呃……」金梨想了一下,然後尷尬的搔首弄姿起來,放聲大呼:「啊哈!邪惡最終是無法戰勝正義的啦……這樣嗎?」

  夏侯雲搖了搖頭,指指自己表示「換我來示範」後,便弄出了個更風騷的扭腰擺臀,指著方地大笑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飲水思源』啦!」

  然後自己就被瘴氣毒暈了過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98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南蠻|三國|冒險|武俠|三國演義|孟獲|兀突骨|烏戈洞|慶典|野獸

留言共 1 篇留言

Bloopy
嚇我一跳 以為是 英道

04-24 16: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鷹之道:... 後一篇:[達人專欄] 《鷹之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ewe喜歡輕小說的所有人
實境遊戲#1實實在在的遊戲人生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39585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