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劍網三】蹲到一隻喵‧【四】太原西城認血親

作者:茶葉梗│2019-04-23 22:10:16│贊助:0│人氣:18

※劍三網遊同人文,主BL副BG,主CP丐喵
※加入自行設定的奇幻設定,與遊戲中設定略有不同,還請指教見諒
※有些地方會出現網遊特徵,例:商城、假髮、寵物收放自如等
※名字除了NPC和兩主角外,其他角色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上一篇:【三】04
------------------

【四】01太原西城認血親

  「什麼?為何是蘿蔔?俺不是說要吃肉包嗎?」

  「老闆說沒肉餡了沒法做嘛!」

  「有野狼或野兔不是?」

  「少挑,要不別吃,還我!」淨鵲說著伸手就要搶走流莽手中的菜包,後者立刻塞到嘴中,坐在他們對面的隗昕不禁笑了。

  淨湖只是靜靜看著三人沉默,回想出發前與流莽的談話。



  『未來我也會視情況發展,殺了夏傲凡也說不定。屆時,你也要破殺戒嗎?』

  『殺了……可傲凡施主不是你的親手足嗎?怎能兄弟殘殺?』

  『但她生母卻是讓夏家被滅的元凶之一,俺娘親因此喪命。父債子還,自然也由他的兒子償命,難道不是天經地義?』

  『但那也不該由傲凡施主償命,且說冤冤相報……』

  『何時了?對吧?』流莽笑了笑,『我想你大概誤會了,這可是傲凡自己提議,我沒有強迫他,也沒有追殺。若要報弒母之仇,何必讓你們認識?』

  『但方才……』淨湖愣了下,『若視情況而定,何種情況你才會罷手?』

  『不可能罷手。』扣的一聲將茶杯敲往桌面,『夏家滅門疑案已經查清,勢必染上鮮血才能做出了斷。這與你們無關,我不會把你和鵲兒拖下水,你毋須再深究。』

  『……隗弟呢?你打算牽連他嗎?』

  『不會。』他站起身,看向已經買好食物走來的兩人,『他原本就不是相關人士,自然不會牽扯到他。』

  『隗弟對你已用情深厚,若知道你這番心意,肯定會受到傷害……』

  流莽不發一語。



  「淨湖,要吃嗎?」突然湊上一隻手,隗昕坐在他旁邊,「這是白菜的,還是要吃包蘿蔔的呢?」

  「我不挑,多謝。」他豎掌表示感謝後,便接過其中一個包子,看向隗昕好一會兒,「隗弟。」

  「嗯?」

  淨湖頓時不知道該不該開口,最後一笑指著對方嘴邊,「蘿蔔掉出來了。」

  「哎!好,謝謝。」隗昕連忙伸手撥,不好意思笑著。

  他轉回頭咬了口菜包。流莽說得很清楚明白,絕不會把自己等人牽連進去,那就真的不會這麼做。

  若是為他人犧牲,他定在所不辭,但對方卻是要他取人性命,他無法決斷。如此,還是不要做多餘的事情,流莽肯定也不會需要他在一旁扯後腿。但倘若可以的話……

  「阿……那邊有煙。」隗昕突然指著流莽和淨鵲身後的遠方說,所有人一同看去。

  「那兒是雁門關,或許起戰事了。」流莽淡定自如地說,「雁門關在邊境,大小戰事不斷,有蒼雲之人在那兒駐守,天策、藏劍等江湖人士都會前去支援。」

  「流大哥也有駐守過?」隗昕問。

  「沒有,不過俺有結拜的人在蒼雲裡,是個不愛笑、像雪一樣冷酷之人,但酒量不錯!」他笑道。

  「鵲兒曾被師父帶去過一次,幫忙救助傷患。」淨鵲縮起身子說,「那兒到處都是戰爭的痕跡,每天都會有人死去……」

  流莽一手放在淨鵲腦門上安撫。

  「我師父也去支援數次,但最後一次因為傷到左眼,不得已只好退出戰場,回到少林寺靜養。」

  「傷到左眼很不方便吧?」隗昕看向人問,後者搖頭。

  「傷的不重,還是可以看見,且因手腳健全,回到少林寺後,成了教導師兄弟們武術的武僧師父,也收了我等四位徒弟,精神好得很。」

  「那真是太好了。」淨鵲笑著,他也回以一笑。

  「既然如此,那俺們到那裡去吧!」

  「去哪兒?」

  流莽突然站起身,走往前方馬夫耳邊低語,對方點點頭後,又走了回來。三人一臉困惑。



  「這位師父,體格強壯,今日背佛像最為合適。」

  「這位女施主,身子強健,但佛像過重,背木材最適當了。」

  「這位施主,外表硬朗,但今日似乎不適,麻煩背香燭吧!」

  「好!」

  占卜師替三人看了看後,分配工作,流莽也熱心地替人準備好背材。三人各自背好自己的材料後,一同轉頭看向讓他們一路小心的人。

  「嗯?莽哥哥呢?」

  「俺留在這替你們準備背材阿。」

  一刀一筆一法杖,直接往露出燦笑的臉上打了過去。

  「沒想連隗昕都出手……」背著佛像的流莽鼻青臉腫的說,走在他旁邊的隗昕有些慚愧。

  「抱歉,下意識就……」

  「毋須道歉,隗弟,這是為了他好。」

  「就是,偷懶的人沒飯吃。」走在前方的淨湖和淨鵲沒好氣地說。

  「你們倆太嚴厲了啦。」流莽哀號著。

  明知他們嘴上說的無情,卻也知道不是真心殘酷,隗昕只是無奈一笑。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跟著一起出手揍人,心裡雖感到抱歉,卻也為這樣自然打鬧的行為感到高興。



  這裡是五臺山的台懷鎮,近日佛光寺要召開無遮大會,需得修建寺廟與佛像,眾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路上還有水果攤販賣水果給參拜者買供奉的水果,準備事宜變得像活動已開始般,熱鬧非凡。

  流莽知道近日正巧有這活動,便提議在這裡下車參拜,順便幫忙賺點旅費。其他三人也沒有反對,反倒淨湖似乎還有點興奮,其他人在背第四、五趟都累的癱在佛光寺門口休息,淨湖精神奕奕來回搬了九尊佛像。

  「哎,俺說,你都不會累嗎?」看到搬第十尊佛像回來的人,流莽簡直無言了。

  「無遮大會意義非凡,自當盡一份心力!」抹去身上的汗水,在陽光照射下,閃耀無比。

  「但來回也走了十趟,休息會兒才能幫更多忙。要不在這休息時,去裡面參拜如何?」淨鵲出聲勸,後者想了想。

  「有理,若只是一昧幫忙卻不解其中,枉費此趟來訪,我這就去裡面參拜。」說完就揹著佛像往寺廟裡大步跨,彷彿背上的佛像是棉花所製般輕鬆。

  看著平日最沉著最冷靜到有些古板的人,如今卻是樂在其中、不辭辛勞的樣子,令人感到新奇笑了。

  「淨湖看起來很開心。」隗昕笑著,「流大哥是為了帶他來這兒,才會提前下馬的吧?」

  「算是,但也不是。」流莽站挺身,看向寺廟中央的大佛,「這兒是俺故友,也是收養淨湖的師父出身地。」

  「咦?」兩人一驚,「莽哥哥是說,淨湖的師父?是那位雲遊僧嗎?」

  「嗯,法號道空,他不但是淨湖的師父,也是養父。」流莽邊說邊走進寺內,兩人跟在他身邊。

  「淨湖曾說,他師父在洛陽一帶遊歷時,在河邊撿到還在襁褓中的淨湖。」

  「原來他有跟你說?」

  「阿,是我好奇問的,淨湖也沒拒絕,很自然就說了。」他不解眨了眨眼,流莽和淨鵲卻是一臉訝異。

  「那他為何不跟鵲兒說?」淨鵲不滿鼓起臉,「就只有我不知道,太不公平了!」

  「你去問阿!」隗昕還想著要怎麼安慰,流莽倒是乾脆俐落,「淨湖那小子忠於佛家諺語,要是你問他肯定不會說謊。隗昕肯定是東問西問的吧。」

  兩人看向被點名的人,「阿……我的確是問了很多……」他越說越覺得自己當天那樣實在失禮至極。

  「八年前,俺在洛陽城乞討,與在街上化緣的道空師父初遇。」流莽繼續望向大佛,「他人寬宏大量,很乾脆就把當天化到的飯菜分了一半給俺,一半則是給淨湖。他與淨湖不同,隨遇而安、隨波逐流,彷彿雲的化身,到哪兒都能安定自如、樂觀向上,唯一的缺點就是上了年紀,又沒有武功,遇到強匪只能退讓。那時俺給他倆做保鑣,他們便給俺一頓餐做交換,一同遊歷約半年,直至他去世。」

  「直至去世前都還在遊歷?上了年紀不辛苦嗎?怎不回這佛光寺安度餘生?」隗昕問。

  「俺不清楚他想不想回來,只是最後,卻沒能回得來。」流莽嘆了口氣後沉默,淨鵲和隗昕互看,覺得困惑卻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



  『師父!師父!』

  『不要緊,淨湖,為師……咳咳咳!為師只是命至如此罷了……流兄弟,流施主……』

  『我在。』

  『老衲……生無帶來、死無帶去,唯有一事放心不下,弟子淨湖年紀還小,希望……希望你能替老納…照顧這孩子……』

  『不,師父,弟子討厭這流氓,弟子一個人也能活下去,無需他照顧!』

  『傻徒,這世上誰都無法獨自一人活著…為師希望,將來你也能成為幫助誰的人,好好活下去……』

  『不!師父!!』



  繁華吵鬧但不失秩序的大殿上,淨湖跪在殿前參拜。

  埋葬他師父之後,雖心裡不願,但還是遵照道空的遺願,跟在流莽身邊,對方也遵照遺言照顧他。雖兩人一路上相處的並不是很融洽,但卻怎麼也無法互相憎恨。

  他睜開紅眼,看向大佛微笑。

  「道空師父,弟子淨湖來看您了。如今淨湖已年十八,在少林寺學習佛法和武功,今日與流兄在遊歷途中,特來此地向您參拜。」說著,便趴地行一大禮拜,「我倆相處雖與昔日一樣難以融洽,但有鵲兒和隗弟在,並不至於當年的針鋒相對。況且,弟子已對流兄……算了,那個流氓不可能會理解。」想了想,搖頭一笑。

  「總而言之,多謝師父的庇護,弟子將會履行師父您的遺願,行走江湖、廣傳佛法、渡化眾人,還請師父在天之靈,能繼續看著弟子行善。」

  說完,三跪九叩行大禮拜完,便拿起僧帽和法杖,注視好一會兒佛像,轉身離開。

  「等等,請留步!」

  才剛踏出大店門口,就看到一名灰髮老翁匆匆攔到他身前,正巧流莽等人也在一旁等著,便緩緩走來看看發生什麼事。

  淨湖有些嚇到,「這位施主,請問有何……」

  「煜煌!你是煜煌吧?」老翁激動地抓住他手臂喊叫,最後一把抱上,「終於找著你了,我兒啊!」

  「咦?!」旁觀的流莽三人一臉驚訝,淨湖臉上不只驚訝,還有更多不解。

  「等、等等,這位施主,請先放開貧僧……」怕摔了這位明顯上年紀的老翁,淨湖小心翼翼掙脫,對方也沒有死命抓著,放開擁抱後又立刻抓著對方手臂。

  「抱歉抱歉,我找了你多年,沒想還能活著再見到你。一時太激動便得意忘形,快!快跟我回去……」

  「這位施主是否認錯人了?」淨湖無視對方的拉扯,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豎掌行禮,「貧僧乃為少林寺弟子,法號行楷。如今是第一次出寺遊歷,似乎未曾見過施主……」

  老翁一聽愣上許久,有些混濁的雙眼看了看他一身法袍,這才信服的放下手。

  「是的、是的……當年你還在襁褓中,對我自然沒有記憶。」老翁失望般有些低落的語氣,卻並不放棄,抬手行禮,「是丹某失禮,還請師父見諒。」

  「無心之失,自當無罪。」淨湖毫不在意的回應,老翁這才放心一笑。

  「師父剛說是少林寺出身,來這兒是參加無遮大會嗎?」

  「貧僧與友人正遊歷途中,經過此地,前來參拜。」他說,老翁這才注意到流莽三人。但他毫不介意流莽的乞丐裝,恭敬的朝眾人各行一禮。

  「三位失禮,丹某名為丹思山,居住太原西城。」

  「你好,小女淨鵲。」

  「在下隗昕。」

  「俺叫流莽。」不同有禮的兩人,流莽大剌剌的直接報名,丹思山愣了愣。

  「流氓?」

  「流莽,魯莽的莽。」他出聲解釋,一旁三人都不禁竊笑。

  丹思山立刻行禮,「是是,丹某年事已高,常聽錯,請流公子見諒。」

  「沒事兒,俺一個丐幫弟子,做事隨興,你老人家無需這麼多禮。」

  他笑了笑,一旁隨從走來附耳。

  「主人,時辰不早,該回府了。」

  「好,先讓他們準備去,我一會兒就來。」

  「是。」隨從說著便退下,丹思山再度看回淨湖。

  「不知各位接下來要去那兒?若無決定過夜之處,不如到丹某府上暫居如何?丹某定好生款待各位。」

  「多謝施主好意,貧僧等人……」

  「去吧去吧!」流莽突然開口插話,「丹老爺一片心意,晚輩等人怎能辜負?」

  「哎,你怎能擅自……」

  流莽伸手勾住對方粗頸悄聲,「俺知道你是想借住寺廟客房,但女子不能留,俺們的盤纏又不多,難道你要鵲兒睡路邊嗎?」

  流莽的話讓淨湖立刻禁聲,隗昕和淨鵲也明白現狀不好開口,倒是另一邊聽到他們對話的丹思山顯然開心多了。

  「丹某立刻叫人備轎,快請快請。」

  「多謝丹老爺。」流莽坦然接受,其他三人也只好默默跟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一篇:【四】02

【其他宣傳】
痞客幫-[BL]蹲到一隻喵(丐明)(每週二更新)
└ 最新進度:蹲到一隻喵‧【九】05
EP-【劍網三】蹲到一隻喵(每週二更新)
└ 最新進度:[劍網三]蹲到一隻喵‧【九】05
Panana-【劍網三】蹲到一隻喵(每周二、五更新)
└ 最新進度:【劍網三】蹲到一隻喵‧【四】太原西城認血親
POPO-[劍網三]蹲到一隻喵(每周二、五更新)
└ 最新進度:[劍網三]蹲到一隻喵‧【六】04
※二維秀已關站


【雜言】

淨湖的身世,算是我筆下孩子的奇蹟ˊvˋ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喜歡的話請幫我按下喜歡
再度感謝大家收看✧◝(⁰▿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93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ijk2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劍網三】蹲到一隻喵‧【... 後一篇:【劍網三】蹲到一隻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on201307愛著夢世界的公主們
主線第一部走向的長篇同人《To 夢世界》已完結!歡迎各位公主點閱~(注意 內含腐CP與大量劇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