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少.女.爐.心 (02) -「逃脫」

作者:毒碳酸│2019-04-23 06:27:11│贊助:19│人氣:567



  【12/24_21:54】


  依奴正據守在橋上。

  正確來說應當是「橋體結構」的上方才對。他倚著大橋的鋼骨結構,用鋼索將自己掛著,每當身體晃動,裝在腰部的固定器就發出細微的摩擦聲。

  從這個極危險的位置,可以俯瞰整座橋的情況。

  由於附近有恐怖攻擊的關係,橋上已經沒有行車。

  而橋下就是湍急漆黑的流水,朝寒冷大海奔騰的大河。時間是九點五十四分。確認過後,他拿起對講機,切開頻道湊到耳邊:

  「這裡是依奴,爆破工程的裝設已經完成了。」

  【收到,依奴果然好能幹呢,親一個~姆啾!】

  「艾瑪利,目標出現了沒?」

  【已經在半路上囉~三分鐘後就會經過,依奴耐心等我下達指令吧。這句話內側的意思啊,就是請你任憑我擺佈吧!嘿嘿嘿~在我的臥房裡呦~】

  「可以啊,那麼收費的部分,兩個小時五千元,想親嘴或用特別的部位再加收如何?」

  【呃、啊啊、依奴,你還是當個單純一點還孩子就好,我很抱歉……】

  「不滿意嗎?我這種年紀的話,都是這個價錢喔?」

  【所以說對不起啦嗚嗚嗚!】

  就在艾瑪利的性騷擾被意外地反將一軍時,對講機的另一頭還聽得見倫斯粗曠的大笑聲。依奴忍不住感嘆,自己的夥伴真是一堆精神旺盛的人。

  此刻,扮演恐怖攻擊主力的同伴──不,那些廉價的、極易被煽動的棋子們,正在閻融爐研究所附近大鬧特鬧。

  策動與進行這場恐怖攻擊幾乎耗盡了他們的心力,但所幸效果顯著。

  再過不久,那間研究所就會吐出他們想要的目標。

  倫斯駕駛直升機待命,而艾瑪利則負責指揮現場。等到獵物從城市裡逃出,就由依奴把橋炸斷,然後以直升機運送目標。

  像踩在懸吊於山谷之間的細繩上鬥劍,絲毫讓人無法感到安心的計畫,現在看起來卻出乎意料地值得執行。

  或許是因為策劃計謀的那個男人,相當熟悉能源局的行事風格吧。

  依奴閉上雙眼,感受著穿梭在鋼骨架構間的強風,彷彿企圖將他吹落般狂野呼嘯。

  這種搖搖欲墜卻毫無所慮的感覺,意外地能讓心情沉澱。

  「目標是十四歲伊蘭裔少女。身高一百四十五公分,白髮紅眼、膚色白皙。務必保全其不受任何傷害。」

  破碎的低語一片片消散在寒風中。他只是無意識地反覆朗誦著任務資料,好打發無聊的時間罷了。由於寒冷,嘴角還不時滲出白色的霧氣。

  不知道她有沒有名字。

  如果有的話,會不會事先詢問比較好呢?

  【哈囉,依奴你還在嗎?這裡是艾瑪利,照計畫把橋炸斷,沒問題吧。】

  「收到。」

  他將貝雷帽壓低,扶著鋼架站了起來,並拾起引爆器。倫斯的直升機影已經出現在視線之中,探照燈的光芒格外顯眼。

  緊接著,在直升機的追趕之下,一隊能源局的軍用裝甲車衝上橋面,兩側還跟隨著護航的摩托車,像逃竄的老鼠般狼狽。

  就是現在。

  他毫無遲疑地扭下板機。

  『——轟隆隆!』

  劇烈的晃動傳遍了橋梁的每個角落,強風讓升起的灰煙迅速擴散,遮蔽了視線。依奴拉緊了旁邊的鋼索,險些沒掉進河裡。

  橋的兩端被炸藥震斷,宛如遭扯落的肢體般一片一片落入河中,揚起劇烈的水花。

  但橋樑中段的結構並沒有崩塌,孤零零的狹長平台殘留在河中央。奔馳中的裝甲車似乎受到爆風的影響,整台車翻覆過去,一面擦出火花一面滑行了數公尺之後,才沿著左側護欄停下。

  狀況比預想的還要更淒慘一點,希望裡面的人沒事,依奴想著。車體的外觀沒什麼損傷,幸虧了軍用車輛足夠強韌。

  【做的很好!橋已經被破壞掉了,我們要下去接人囉~】

  艾瑪利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愉快。從這個角度,可以看見貼著新聞社標誌的直升機緩緩地接近橋面,螺旋槳颳起的風吹開了四周的塵埃。

  依奴興致缺缺地架上鋼索,準備悄悄撤退,接下來就交給倫斯和艾瑪利了——正當他這麼做打算時,火炮的淒響奪走了他的注意力。

  從河對岸升起了一台能源局的武裝直升機,裝設在機身下方的火神砲口吐著銳利的烈焰,一面展開壓制火力一面迅速逼近。倫斯的直升機搖晃了一下,似乎是機尾被子彈擦過。他迅速將機體拉高,退到吊橋結構的後面,讓對方的射界無法伸展開來。

  隨即,掛在依奴胸上的對講機發出聲音:

  【計畫變更!快下去把目標帶走!我們負責拖延這台直升機!】

  「知道了。」

  依奴不慍不火地回應了艾瑪利。

  他釋放鋼索的固定扣,迅速垂降到橋面上,從腰際拉起衝鋒槍,踏步走進一片煙塵之中。隨著接近目標的步伐,一面沿路將所見到還能夠活動的人影擊斃。

  橋面上殘存的能源局直隸部隊成員在經歷過爆炸之後,狀況完好的已經一人也沒有了,除了在地上掙扎著站起之外根本什麼也無法做到。因此,即便對手只是一名尚未成年的男孩,也輕輕鬆鬆地展開了單方面的屠殺。

  他面無表情,嫻熟地地扣著板機,保持著兩槍、兩槍、兩槍的節奏,確定周圍已經再無威脅。同時來到目標的座車前。

  少年瞄了一眼染滿鮮血的駕駛座,微微皺起眉頭,隨即回歸到正事上。

  天空中,兩台直升機正在纏鬥著,不時落下的彈殼摔落在橋面上,逸著熱煙翻滾著。而依靠在吉普車旁的,是一名白髮少女。

  他踏出步伐,對方似乎感應到聲響,緩緩轉過身來。

  「喂,」

  那身影和報告上寫得一樣,白髮紅眼,而且肢體纖細。但那雙眼睛中透出的神祕氛圍,卻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

  「你就是伊蘭人的少女吧。」

  少年平淡的話語伴隨著白氣,飄散在空氣中。

  對方似乎一時間沒聽清楚,睜著雙眼呆愣了片刻。

  「伊、蘭人?」

  正當依奴打算再說下去時,天空中傳來巨大的聲響。火光瞬間映亮了河面,似乎是能源局的直升機打算投放飛彈卻被看穿,拉開了一段距離並且以機槍成功阻擊了。

  射出的飛彈在空中炸裂,無數的碎塊像雪片一般淋落下來。

  赫恩的視線被爆炸吸引過去,抬頭遙望著兩機的對峙。她的眼神中沒有懼怕,只是透著迷惘與困惑。

  「伊蘭人,看著我。」

  赫恩回過神來,卻發現依奴拿著一把小刀站在自己面前,她下意識地退了一步,卻被少年按住肩頭制止。

  「我現在要解開這套衣服,不會傷害妳,沒問題吧?明白就點兩下頭。」

  「嗯。」她輕微地點了點頭。

  他用小刀強行破壞了拘束衣領口的釦鎖,並且割斷胸前的束縛帶。最後,他將拘束衣的拉鍊向下解開——

  拘束服堅韌的布料下面,什麼都沒有穿。

  「唔……唉。」

   依奴頭疼了片刻,別過頭去並且將拉鍊恢復原狀。

  對於差點要被剝光這件事,赫恩卻沒什麼反應地歪著頭,露出不明究理的表情。長時間待在研究所的她,或許還不明白作為女性應該保護自己的裸體這個道理。

  作為替代方案,依奴抓起她兩袖的皮帶,俐落地割斷這幾條多餘的累贅,赫恩的雙手終於能方便活動,她稍微拉緊了依然披在肩上的軍外套。

  「這樣輕鬆多了吧。」

  「大、大概?」

  「有身體不適的情況嗎?即使只有一點點也沒關係,說出來。」

  「沒有。」

  赫恩像某種有趣的玩偶似的,呆呆地搖了搖頭。

  對了,剛剛譚雅好像也問了差不多的問題呢。

  「那就走吧。」

  依奴也不等赫恩反應過來,突然間就伸手摟住赫恩的腰部將她扛起。他一腳跨上橋邊的護欄後,不加思索地逕自向下跳。

  凌空的失重感淹沒了赫恩的意識。

  她下意識地雙手使勁,勒緊了依奴的頸部,嘗試著不讓自己摔下去。然而兩人依然順著引力朝湍急的水流落下,近得幾乎能聞到河面濺起的水霧氣味。

  依奴從容地射出繩索纏住上頭的鋼骨殘肢。兩人落下的勢子被鋼繩牽住而陡然停止,快速朝對岸擺盪了過去,輕盈地在岸上降落。

  赫恩除了表情有點僵硬以外,被這麼一晃似乎也沒什麼大礙,膽子意外很大。

  「來,跟我來。」

  「嗯。」

  他將鋼索的發射器掛回腰上。牽起赫恩的手,沿著河堤跑了起來。

  這時赫恩才注意到,河岸邊的暗處停泊著一艘快艇。依奴俐落地跳上船,迅速啟動發動機,引擎發出低沉的隆隆聲。

  「快點上來,天氣越來越糟糕了。」

  「唔,咦?」

  才踏上船,赫恩就發現船上躺著一頭巨大的白色狼犬。

  她不知所措地挪動腳步,避免踩到狼犬的身體,最後窩在快艇的座位上,靠著船沿避免搖晃。而懶洋洋的狼犬則依偎在她身邊,暖烘烘的感覺多少驅散了寒意。

  花不了多久,小艇便沿著河道撤離了混亂之地。留下倫斯的直升機還在纏鬥。

  依奴從船底拖出一條毯子,將它蓋在赫恩身上。起初赫恩遲疑了下,不過很快就接受了陌生人的善意。放鬆感瞬間襲上全身。

  從沒見過面的這名男孩取出保溫瓶,用瓶蓋斟了一杯飲料,交到她手上。

  「別被燙傷。」

  深褐色的液體蕩漾著溫熱的白煙,飄出滲透性的溫潤香氣。

  赫恩試探性地啜飲一口,有點甜膩,不過其中卻包含著難以言喻的些微苦澀。她不自禁地睜大眼睛,考慮著要不要繼續喝下去。

  「不喜歡?」對方問。

  「這是什麼東西?味道好奇妙……」

  「熱可可,用南方國家的植物加工成的,驅寒飲料。」

  「我現在已經不冷了。」

  「不,我是希望妳喝了之後睡著,這樣能省很多麻煩。」

  依奴一面冷淡地回答,一面伸手撫摸著白色狼犬的背脊,後者則溫順地趴伏著,發出呼嚕嚕的聲音。看著這畫面,赫恩沉默了片刻,才又喝了第二口。

  「這個……『熱可可』,難道是催眠劑嗎?」

  「是安定劑。」

  「請問你們究竟,」

  赫恩思索了片刻,才輕輕地張開雙唇:

  「要帶我去哪裡呢?」

  依奴抬起頭,碧綠色的深邃眼眸,毫無動搖地直視她虛無的赤色雙瞳:

  「妳自由了。」

  「自由?」細弱的煙霧,從赫恩微張的唇瓣之間飄散:

  「你說的自由是國名?或者地名?還是說,那只是另一棟監獄的代號罷了?」

  依奴沒有繼續回答,他低垂著雙眸,靜靜地坐在角落。

  兩人的對話就這麼生硬地中斷了。隻字片語在空氣中殘餘下的溫度,隨著寒冷的風一絲絲被帶走。

  隨著船尾濺起的白色浪花,快艇已經遠離中央發展區,再也聽不見直升機的聲音了。

  赫恩遙望著逐漸遠去的繁榮都市光景,心中似乎也有什麼東西跟著漸漸消失。浮現出自己無法理解的情緒,她的眼神中迴盪著迷惘。

  「這麼輕易地就離開了啊……」

  「怎麼了?妳對這座城市有眷戀嗎?」依奴注視著河道的盡頭,如此問著。

  「不知道。」

  「既然妳甚至不打算反抗我們,那多半沒什麼留念的吧?」

  引擎聲參雜著快艇劃破水面的波濤聲,填充著這空虛的平安夜。

  赫恩輕輕張開唇瓣:

  「或許吧。」

  說完,她低頭啜飲熱可可。

  這種埋在甜頭裡的苦澀口感,似乎相當符合她目前的心情。



  【12/25_07:10】


  正如那名少年所說,喝了熱可可的赫恩緩慢地進入了夢鄉。

  她所不知道的是,熱可可才沒有讓一名剛從戰區撤退的人從晚上十點直接睡到隔天早晨的威力,那罐鬼東西裡絕對加了料。但這些不太親切的黑幕──相對於離開了生活八年的城市這件事──對赫恩來說都已經微不足道了。

  赫恩醒來時,首先注意到的是鵝黃色的陽光。

  那是屬於早晨的光線,從窗簾的隙縫中滲進來,像在試圖擴展勢力範圍般地渲染開來,虛弱的溫度溶解在清冷的空氣中。

  被褥保留了自己一夜的體溫,變成某種充滿魅力的束縛,阻止自己離開這張床舖,要是繼續這麼躺著,閉上雙眼,過不久就會再次睡著吧。

  不過這時,某種細微的聲響,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鳥鳴嗎?總覺得意外地熟悉。然而如果真是鳥鳴的話,對她來說絕對不會是熟悉的吧。況且那陣細響比起鳥鳴更加規律且單調。

  是電子音吧,怪不得心中會升起親切感。

  在研究室裡,用來檢測與計算的機械儀器,有時也會發出這樣的聲響。

  她緩緩推開棉被,從床上坐起。

  視線中所見的是天花板相當低矮的房間。牆壁與地板由混凝土的深灰色覆蓋,感覺相當粗糙且古舊,還隱約能嗅出一股濕氣。

  在視野的角落,出現一名女性。

  俐落的沉紅色短髮相當有個性,帶點中性的氣質讓人感覺相當幹練。即使維持坐姿,依然能感覺她身材高挑。無視寒冷、穿著黑色的無袖背心與迷彩長褲,散發著成熟的魅力。

  那雙凌厲的雙眸十分引人注目。

  「哎呀呀,醒來啦。」

  初次蒙面的女性位於房間的一側,身旁的兩張長桌上擺著數台儀器,正跳換著密密麻麻的數據,而電子音也是從那堆儀器中發出的。

  「我叫做艾瑪利,不列顛人。妳呢?他們應該有給你取名字吧?」

  「赫恩。」

  「嗯,挺好的不是嗎?很適合文靜女孩的名字呢。」

  似乎是感覺到寒冷,赫恩把水杯隨手擱在床頭,抓起棉被蓋在身上,她將膝蓋縮起,盡可能保留被褥中的餘溫。她半闔著雙眼開口問:

  「這裡是哪裡?」

  「貧民窟的寺院,不過早就荒廢了,況且現在也沒有人會上這種舊寺廟了。」

  「寺廟?跟現代的教堂不同嗎?」

  「是早就沒有任何信徒的破敗古蹟啦。這是從伊蘭人最初抵達這個國家時就留下的遺址喔,光是多神信仰就跟現在很不同了。啊啊~每次只要一說到伊蘭人的信仰系就令人感慨,那麼興盛的文化現在也淪為過眼雲煙了呢。」

  艾瑪利感嘆地用指節敲了敲身旁的牆壁,如果照她的話來推斷,這間寺廟少則百年,多則千年,在遙遠的過去就釘下第一根木樁了。

  「伊蘭人的寺院絕大多數都因為都市計畫而拆除了,多虧了貧民窟狀況特殊,才保留了這塊隱密之地。雖然我覺得把古蹟當作叛亂基地有點那個……」

  「狀況特殊是指什麼?是指古蹟保留區嗎?」

  赫恩似乎對她的敘述產生了些興趣,用細細的聲音問。

  艾瑪利愣了愣,簇起眉頭:

  「不會吧?能源局的那幫傢伙連這點事情都不讓妳知道?」

  「關於『狀況特殊』,可以告訴我更多嗎?」

  「簡單來說,在妳被囚禁的期間,貧民窟這片土地完全沒有進行重建工作。中央發展區境外的廢土模樣絲毫未變,一直維持著『黑色聖夜』後的情況。」

  「……這樣啊。」

  原來這裡就是「黑色聖夜」發生的地點。

  八年前的那起事件。

  使自己被這個國家嚴密監控的主因。

  赫恩偏頭思考了片刻,她稍微仰起頸部,像是在嗅著空氣中的某種氣息般,不久之後,她露出微微訝異的表情:

  「真的呢,這個區域完全沒有閻融爐機關的氣息。」

  「什麼?妳能光憑五感來判斷嗎?」

  這下子,反而輪到艾瑪利大感興趣了,只不過赫恩並沒有對她的追問多加理會,只是以點頭代替張口回答。見她懶得說明,艾瑪利只好繼續解釋:

  「貧民窟目前使用的依舊是石油與生質燃料,導致科技和正常發展區出現了二十年左右的差距,難以清除的舊建築廢墟目前正由居民們破罐破摔地使用著。」

  「被政府遺棄了?」

  「類似那種感覺,但更近似於遺忘吧,拜此所賜不管是寺廟古蹟還是反動分子的據點,都沒那麼容易被發現。」

  她像是在展示新商品般,揚起雙臂,向赫恩介紹房間的全貌:

  「房間是用院內的藏書室改建的喔。現在充當我的個人開發室。」

  艾瑪利指指一旁的發動機件、電路板和雜七雜八的工作檯:

  「赫恩對機械應該很陌生吧。我的興趣真不少女呢,好傷心啊~」

  從簡直像廢鐵堆的零件組織中,可以看出一台組裝了將近一半的發動機。

  四周圍除了零件,其實更多的是書本、筆記和設計圖。在一旁陳舊的桌子上,還擱著艾瑪利抄寫到一半的訊息。

  「這間房間算大了,而且剛好有空床,所以才會讓妳睡這裡。」

  好啦,閒話差不多到此結束。艾瑪利拾起地上的設計稿件,並說著:

  「赫恩,妳還記得旭夜.阿奇波爾多嗎?」

  面對艾瑪利的提問,她回以肯定的點頭。

  這個名字,那位蒼老的科學家夏克斯時常提起。

  旭夜的話會這樣做、旭夜的話不會這樣做,旭夜的話也會同意的。

  夏克斯時常如此與身邊的其他科學家溝通,但他從來沒有向赫恩解釋這號人物的真正來歷,即使被問起也只是含糊帶過。

  「旭夜在是策畫這場行動的人喔。」

  聽到這句,赫恩毫無反應的表情終於露出了一點驚訝之色。應該是艾瑪利的解釋太躍進了,讓她一時間還沒辦法接受那麼多超出想像的訊息。

  「……我以為他是能源局的科學家之一?」

  「正確來說,曾經是,」艾瑪利聳聳肩:「但發生了很多事情喔。從旭夜背叛能源局、逃到這裡來、成為工人黨的助力、變成不得了的傢伙,中間的故事可有得講了。」

  「旭夜。」她用氣若游絲的聲音,重複了那個名字。

  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似乎看出了赫恩的疑慮,艾瑪利開口:「晚一點妳再找旭夜本人聊聊天吧,不過現在他正在前線監視,一陣子才會回來喔。」

  「嗯,謝謝妳。」

  「妳一定餓了吧!雖然棲身之處是一級古蹟,不過吃的東西我們還有準備喔~」

  艾瑪利一面說著,一面從桌上拿起通訊機,撥了某人的號碼:

  「哈囉,先別說話!讓我猜你正在做什麼……嗯,你在看黃色書刊對吧!」

  【葳格琳少女醒了嗎?】

  依奴完全無視了艾瑪利的騷擾,用冷淡的語氣詢問。這一頭的艾瑪利似乎受到打擊,趴在桌上無法動彈。

  「嗚嗚嗚,她剛剛才醒的。依奴你那邊有吃的嗎?」

  【我正在吃,馬上送一份過去。】

  「不用啦,我讓她過去你那邊吧,也讓你們兩個好好聊聊,你在哪裡?」

  【祝禱室的天台。】

  「呼呼呼,那麼隱密的地方,可別幹什麼~壞.事.呦~」

  【提醒葳格琳少女,走右邊的樓梯上來,左邊樓梯坍崩了。】

  說完,依奴從那頭掛斷通訊,留下黯然苦笑的艾瑪利。她闔上手機,對赫恩說:「祝禱室在正上方。沿著樓梯上去很快就能找到了。」

  真是籠統的指引。

  赫恩乖巧地點了點頭,推開棉被從床沿滑下來。

  「等等,這個拿去,」艾瑪利從椅背上取下那件軍服外套,替她套上:

  「赫恩穿著拘束服是很性感沒錯,但是這樣會感冒的。」

  「謝謝。」雖然無法明白她的話中之意,姑且是道了謝。

  披上外套的赫恩,踏出不穩的腳步,離開了房間。艾瑪利臉上掛著笑意看著,片刻後,才低頭繼續往零件堆裡奮鬥。


§


  赫恩照著指示,找到了祝禱室的入口。

  祝禱室內部相當寬敞,不過擺在牆邊與角落的,是被帆布袋妥善包裹的武器,以及做好防潮處理的彈藥,份量相當龐大,看來有大規模的對抗計畫吧。

  房間向外延伸出一片天台,她不做多想地往外走去。天台外圍是石磚造的矮牆,但因為年代久遠,其中一段護欄已經崩垮消失了。

  在矮牆的缺口處,坐著那名少年。

  少年遙望著城市遠景,沐浴在朝陽下的身影,麥色的皮膚泛著美麗的光澤,細緻如女孩般的五官與還未完全成熟的骨架,讓他稍顯稚氣。不過深邃的寶綠色眼眸中,流露出與年齡不相符的氣質──過於缺乏溫度與感性。

  他沒有戴著昨晚的貝雷帽,放任略嫌過長的黑髮半掩面容,為了彌補過長髮絲所帶來的陰鬱般,他在頸後用細繩紮起小撮馬尾,翹在後腦勺的位置。

  更加令人在意的,是少年身邊,趴伏著壯碩的狼犬。

  雪白的狼犬特意待在陽光能照射的角度,搖晃著尾巴享受溫熱,他將頭窩在少年膝上,讓少年任意撫摸他蓬鬆的絨毛。

  少年轉過頭來:

  「過來這邊坐。」

  「嗯。」

  赫恩依著他的招呼,小心翼翼地來到天台邊緣,在少年左側坐下。

  因為圍牆的缺口並不寬,兩人靠得很近。

  「伊蘭人,妳有名字嗎?」

  「赫恩。」她回答。

  「真不像是個女性的名字。」

  「請別太在意,這個名字其實只是能源局研究員們的一個玩笑罷了。」

  「玩笑?怎麼說?」

  「這是古老的電影《2001太空漫遊》裡出現的一台人工智能電腦的名字,大概是想諷刺我的言行就像個人工智能,缺乏人類應有的特徵吧。」

  「在那部電影裡,人工智能最後怎麼了?」

  「把太空船裡大部分的科學家都殺光之後,被主角拔線關機了。」

  「……喔?」

  少年仰起頭,似乎對這個名字稍感興趣,他拿起身邊的紙袋:

  「我叫依奴,因為是在一片混亂中讓人隨便取的,所以和妳一樣單有名沒有姓氏。看來我們的處境是彼此彼此呢。」

  「謝謝你的安慰。」

  赫恩接過紙袋,裡面裝著夾番茄切片和黃瓜絲的麵包,並不陌生、在這個國家裡相當普通的飲食。還以為他們會提供類似軍用口糧,或者更加粗糙的食物,沒想到竟然這麼普通,稍微動搖了赫恩對這些武裝份子的印象。

  由於味道是熟悉的類型,赫恩沒有多想,取出早餐張口吃了起來。

  而依奴坐在旁邊,似乎是感到好奇般,豪不忌諱地觀察著赫恩的側臉——銀白色的髮絲宛如某種柔軟的結晶,在光線下輝映著煥彩。不只是長髮,雙睫與細眉也是一片雪白,再加上無血色的蒼白皮膚。

  即便如此,赫恩的肌膚並沒有透露一絲病態,而是相當自然的白皙。

  純潔無瑕的面容上,那對鮮紅色中映著透明光芒的特異眼眸,不隱含任何憂慮與喜悅,已經空靈到令人膽怯的程度。

  當她毫無動靜地注視著遠方時,就像美麗的大理石雕像般。

  雖說是美麗,卻與人類應有的氣息不同。

  被稱為赫恩並不無道理呢。

  「……」

  這時,蹲在陽光下的白色狼犬,像是被什麼牽動般站了起來,踏著毫無聲息的腳步來到赫恩身後,並且用牠那濕潤的鼻頭,往她手上的紙袋探來探去。

  赫恩對這個舉動一時反應不過來,雖然她傻傻地睜著雙眼,雙手還是下意識地高舉,把蔬菜麵包保護住。

  依奴毫不客氣地在白色狼犬的額頭上拍了一下。

  「象牙,退到一邊去。不是跟你說今天沒有夾火腿嗎?」

  「呦唔呼……」

  巨大的狼犬發出了類似抱怨的咕噥聲,懶洋洋地漫步回曬太陽用的貴賓席上。

  「這是象牙,」

  依奴低頭,捏了捏白色狼犬的後頸,一面用平板的語氣為赫恩介紹:

  「牠是我的夥伴、我的謀生工具。」

  「謀生工具?」

  「我不是工人黨員,只是個傭兵而已。就是收取報酬,方便使喚的士兵。妳呢?被關在研究所裡時,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嗎?」

  赫恩思索了片刻,才不太肯定地回答:

  「你是指日常的目標嗎?就算我想做點什麼,也不會被允許吧。」

  她輕輕放下麵包,伸出右手的五根手指,在灰白的天空中做出勾畫的動作,似乎毫無意義的舉動,但她卻相當入神。

  「『連存在本身都不穩定,難以理解分析的特異點』。在那裡他們是這樣形容我的。似乎我曾做過什麼可怕的事情,但已經想不起來了。」

  「沒有被囚禁以前的記憶嗎?」

  赫恩沉默了片刻,思索著該如何回答。除了從旁人口述中得知的『黑色聖夜』之外,她對於那段黑歷史一無所知,甚至連相關的紀錄都不曾閱覽過。明明應該是與自己最息息相關的大事件,她卻是知道最少的人。

  最後,赫恩用低吟般的聲音,踟躕地開口:

  「隱隱約約,像回憶夢境一樣的感覺,能不能算是記得呢?如果按照那些科學家們的說法,『黑色聖夜』等於是在我『出生前』發生的,所以……」

  「不記得也是理所當然嗎。」

  依奴簡略地應聲後,他輕輕別過頭去:

  「或許這麼說有點粗暴,但如果妳很危險,殺掉不是更好嗎?」

  「我不知道。」她並沒有出言反駁,而是輕輕地搖著頭:

  「他們想對我做什麼,甚至是為什麼還能繼續活著,我也不知道。」

  「呵,與其說是被鐵檻囚禁,到不如說妳是被無知給囚禁了呢。」

  「被無知囚禁?」

  赫恩在低聲呢喃中反覆咀嚼著這句話,就連麵包都忘了繼續吃。

  依奴手扶牆沿站了起來。他向赫恩伸出手:

  「我帶妳去看看吧,妳所謂的『出生地』就在這裡。我想獲得自由的妳,現在一定急於知道更多吧?」

  她偏著頭,不了解依奴的用意。

  「寺院後面有座占星臺,」

  他指了指山丘的另一個方向說:

  「雖然一般通道已經崩毀,但我能帶妳過去。如何?」

  「嗯。」她以簡短的輕哼回答。

  依奴將她扶起,讓她伏坐在象牙的背上,自己則架上了鋼索的固定器。

  憑藉狼犬靈活的行動能力,象牙跟隨著依奴的腳步,在塌陷毀壞的寺院後半構造上移動。寺廟已經被歲月暗中噬蝕,一堵一堵原本堅固的石牆失去了昔日的風采,細微的裂痕與雨水的沖刷輪番削減著殿堂的威光,唯獨在各個角落蔓生的翠綠植物,替院內添加了未曾有過的奇特生氣。

  因為崩塌的狀況相當嚴重,使得這趟路途時時隱藏危機,但初次騎在狼犬背上移動的赫恩,卻依然保持著漠然的冷靜。沿著零落的斷牆,壯碩的象牙承載著赫恩,靠著不斷跳躍,慢慢爬上占星臺外露的螺旋狀長梯。再沿著石階向上延伸,兩人往星辰的高度步步逼近。

  經過片刻的步行後,他們抵達古老神殿的最頂端。

  陳舊的占星平臺如千年前般沉默地鎮坐在高塔上,這裡是連藤蔓都還未觸及的高度,由冷硬的石塊建構,依據八方位而豎立著約一人高的石碑,碑上還雕刻著古老的星辰神祇。

  赫恩這時才理解,伊蘭人寺院位於山丘的頂端。從這個制高點往下眺望,不但整個貧民窟盡收眼底,包括稍遠的其他區域也能看見。

  觀星臺上的風特別強,她下意識地拉緊了禦寒外套。

  「那塊建築物沒有秩序,街道錯綜複雜的集落,就是貧民窟的中央市區。」

  依奴收起鋼索,伸手往遠方筆劃,在山腳下的大片區域裡,的確如他所說的,是塊設計與建設都相當落後的舊世代都市。

  包括了坐落於外圍的樸實住宅區,以及工業地帶、城鎮中心、治安系統、教育機構等等,沒有一處比得上中央發展區,甚至目前任何的閻融爐供電區。

  建設極端地落後,很明顯的還停留在石油時代。不,甚至連石油時代都不如。這應該是戰間期的戰區城市吧。到處都可發現殘敗破損的痕跡。雖然主要的市街用頗勉強的手段進行了粗糙的修補,但整體給人的感覺依舊非常敗壞。

  而且,從這個地點眺望過去,感受不到一座人類的城市該散發出的活力。

  像是被凝結的時空凍住,既無法回顧過往,也沒有想往前進步的氣息。死寂的城市以孤獨的身姿坐落在此地。

  赫恩不發一語地凝視著這一切。

  邊境的另一側,有著就如同沙漠與密林般明顯的分界,可以看到高度發展的交通網絡與高樓建築,層層疊疊地塞滿了鄰近的區域。那是她過去每天都能見到的場景──喧囂、繁忙,但富庶、安全。

  「依奴,閻融爐的建設與否,影響真的這麼大嗎?」

  「閻融爐改寫了『現代化都市』的定義,」依奴淡淡地陳述著:

  「妳讀過這個世界過去的歷史嗎?我自己不太念書,所以是從傭兵團的夥伴聽來的。在石油還很充沛的年代——我們稱之為石油時代,那時候的都市規模普遍都能達到的很高的水準。但隨著石油時代結束,人類的活動範圍瞬間就收縮了許多,就像古代一樣,再次被山川河海區隔開來。」

  當然,舊時代的人們尋找了許多替代能源,企圖讓城市重建起來。

  但貧脊匱乏的資源,讓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聯繫力降低,單人能活動的範圍也被侷限。想跨越雪原、海洋、沙漠、森林變成極其困難的事情。

  彷彿像走進迷霧之中般,整個世代陷入黑暗。

  在連互助都十分困難的狀況下,遲遲還沒有能夠媲美石油的主流能源被開發出來。即使先進國家有優秀的方案,要擴及到整個世界去也需要非常久的時間,等到技術終於傳達到時,那個國家早就滅亡了也說不定。

  即使如此。

  即使在這樣的時代下。

  妳眼前的那座城市,那座受惠於閻融爐的城市,卻發展得比石油時代還要先進。無論由誰看到都會認為是偉大的奇蹟。

  「在我眼中,閻融爐是怪物,但卻是最接近神的怪物。」

  「依奴,懂好多呢。」

  「因為我自身就身處於這些混亂的戰爭中。」

  但同樣是身處其中的我,卻什麼也不曉得,只能盲目地被囚禁著啊——赫恩遙望彼端的繁榮都市,感受著心底升起的陰鬱。

  依奴同樣注視著那個方向,微微地調整自己的呼吸。

  他並不是多話的男孩。突然之間使用了如此篇幅的語句,其實有點喘不過氣來,無論嘴巴和腦袋都還不習慣這麼長的對話。

  之所以會如此主動地與赫恩搭話,除了試圖與她打好關係以外,也希望她能藉此放鬆心情,適應突然改變的環境。雖然這並不是一名傭兵的工作內容,但與年紀相仿的她相遇後,依奴就覺得無法扔著她不管。

  或許是因為自身經歷的投影之類的可笑理由吧,。

  即使是自身經歷的投影,又何嘗不可。

  「那個也是閻融爐嗎?」赫恩用細緻的嗓音問。

  她伸出纖瘦的手臂。雪白的指尖直指著位於廢墟群落中心點的、黑色的高聳鋼塔。

  凌駕於四周所有樓房的高度,目測至少有八十層樓以上的規模,以單純的烏黑骨架支撐外部,冷硬且細直,如一挺長槍深深刺入大地。

  仔細尋找的話,在更加遙遠的其他地區裡,也有相同的黑色高塔。

  「沒錯,貧民窟原本應該也會像其他都市一樣,沐浴在閻融爐的光輝下的。這裡並不是沒有閻融爐,」依奴語調平板地向赫恩解釋著:

  「發電建設是有的,只是廢棄、損毀而不運作罷了。」

  「不運作?」

  「從『黑色聖夜』開始。」

  依奴口中出現的這個名字,就是引發一切亂象的根源。

  貧民窟的閻融爐在啟動過程失控,原定發展區的都市不但機能癱瘓,甚至後續衍生的災變造成居民大規模死亡、中央政府未有能力迅速處理屍體而緊接來襲的瘧疾等等,這片發展區在短時間內成了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哀傷之城。

  以至於出現了國家的其他區塊先進,唯獨此地發展異常落後的奇特景象。

  一切悲慘的命運,幾乎全都要歸咎於「黑色聖夜」。

  沒有人知道災變的實情,但此地居民落入禁區的永劫,卻是已經發生的事實。

  「這個國家,能夠輕易的強盛起來,卻也能輕易的被摧毀呢。」

  是誰將國家建立在如此搖擺的基礎上呢?

  赫恩任憑風牽動她那美麗的長髮,髮絲搖曳在空中,虛幻的銀色看起來比雪還要冰冷。那雙虛無的紅色雙眸則空洞地映著遠處的市景。

  既不是喜愛、也並非憎惡,只是純粹的俯瞰。

  依奴一時失去了言語,靜靜看著她。

  這個女孩究竟在思考什麼呢?面對著這座既熟悉亦陌生的都市,在她的瞳孔中映出的,會是什麼樣的景象呢?

  「唔唔。」

  突然,赫恩蹲下身體,將自己蜷縮起來。

  她拉緊了外套並且閉上雙眼,連眉頭都不禁蹙起。

  「覺得冷嗎?」

  「……看著都市,會有點頭暈。」

  「我們回去吧。」

  「不行。過去我從沒認真注視過它,但這次我會好好看著,」

  赫恩輕輕搖晃腦袋,沉著聲音壓抑似的說:

  「讓我記下來——記下這座監牢的樣子。」

  既然已經成功從監牢脫出,何必再多看一眼?依奴無法理解她的意思。

  對於曾經束縛過自己的繩索,離籠的野獸只會將其撕毀咬碎,而不是留念吧。不過,這或許就是自己與赫恩之間的差距。依奴暗忖著。

  「依奴,那你呢?你有仔細看過自己國家的模樣嗎?」

  「我來自南方某個產爐原料礦石與戰亂的國家。與這裡相比,是個比隕石坑還要落後的荒漠。在我意識到所謂的國家概念之前,就先成為傭兵了。」

  「收取報酬,方便使喚的士兵?」

  「沒錯,因為我所能做到的也只有參與戰爭這種原始的程度。那大概是不需要多加解釋的,屬於我的價值吧。」

  「成為傭兵的那個時候,依奴也自由了嗎?」

  對於赫恩輕盈的提問,少年先是沉默了半晌,他謹慎且溫和地張開雙唇:

  「對,那時候我也我自由了。」

  「總有一天,並非現在也沒關係——我也能像你這樣坦然回答,對吧?」

  「……唔。」

  這時,依奴口袋裡的手機發出聲響。他幾乎是以反射動作地接開通訊,從裡面模模糊糊傳來艾瑪利的聲音。

  「我知道了,馬上過去找妳。」

  如往常般平淡簡短地對答後,依奴收起手機。

  他轉身面向赫恩,但這次,他的表情與眼神中似乎多了片縷的溫度。由於鮮少在他那副撲克臉上找到其他感情,不禁勾起了赫恩的好奇心。

  「我跟艾瑪利要往市集一趟,妳想去嗎?」

  少年如此詢問。

  赫恩沒有多做遲疑,點頭答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86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怒目少年
請問伊蘭人有對應現實中的某個民族嗎?

04-23 13:35

毒碳酸
沒有特指某個民族,不過信仰類似兩河文明04-23 13:55
怒目少年
我明白了,謝謝

04-23 14: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walter7418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爐... 後一篇:【秘封】戲劇性俱樂部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ammulinaT_T
京阿尼(京都動畫)工作室發生火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