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杰傭】imitate

作者:凍結│2019-04-22 23:05:20│贊助:16│人氣:248


 
  『我向朋友學習信任,向情侶學習愛,我了解他們,我知道他們會恐懼未知、我知道他們會對死亡感到痛苦。我知道他們的一切,我試圖成為他們,卻徒勞無功。』

 
  奈布已經在這個城鎮待了好一陣子,他是名旅人,也能稱為一名退休的雇傭兵。在旅行遊走期間待在這個城鎮,村民口耳相傳他們這有個都市傳說,外界都稱這個城鎮為「霧都」。
 
  「哎,你是外地人啊?你別說我沒提醒你,靠近山林的方向傍晚之後就別過去了,那裏不安全,失蹤很多人了。」
  「失蹤了很多人?」
  奈布跟老闆要了杯酒,一旁的村民還在說,「是啊,加上前幾天那個伐木的年輕人,這都不知道第幾個了。」
  「沒有報警?」
  「沒用啊!」村民搖搖頭,「這些人就像憑空蒸發似的,找也找不著了。只知道每多一個失蹤的人鎮上就會起霧,從那座山林開始,慢慢擴散到城鎮上。所以本地人除了不得已的情況,否則都不敢靠近那座山林。」
 
  奈布付了酒錢,跟那名單方面相談甚歡的村民道別,往山林的方向走。
 
  「在途中拖了點時間,你等很久了?」
 
  奈布走到山上,眼前是名戴著面具的男人。他搖頭,指著旁邊的位置示意他坐下。奈布到鎮上的第一天遇到的就是他,那時他在山林上迷路,是這個人給他指了方向,他才能下山找到住所。
 
  後來他想找機會去跟人道謝,想不到一連幾天都找不到人。那個戴著禮帽的奇怪男人行蹤捉摸不定,他在山林等了好幾天才終於盼到人出現。這個人大概不喜歡說話,至少奈布跟他認識以來他就沒說超過十句。
 
  不過他還是知道了男人的名字,他叫傑克。
 
01
 
  『霧是種阻礙,能夠蒙蔽雙眼。』
 
  奈布第一次上山時就起了霧,他聽說過霧都,但沒有什麼實質感覺。這種事沒親身經歷過,感同身受還是有些難的。霧一散去,他在霧的中心看見一名男人,他的模樣看上去有些詭譎,戴著面具又戴著禮帽,穿著成套西裝。
 
  男人站在中心,待迷霧散去,他朝著自己的方向走過來。他看著禮帽男人向自己歪了歪頭,似乎在問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我──呃,我迷路了。你知道如何下山嗎?」
 
  男人指了一個方向,奈布向他道謝後便下了山,他下山後已經看不到霧了,連同那個男人的身影一同消逝在遠方。
 
  奈布在山腳下的城鎮找了地方歇腳,沒急著去跟村裡人交流,倒是急著上了好幾次山,但並沒有遇見他。
 
  他想了想,選好時間又去了一次山林。這次沒有起霧,景色清晰,特別的美,他往上爬,在蓊鬱的山林裡終於找到了那個男人。
 
  這次他坐在亭子裡,桌面上放著杯茶,看上去倒自在愜意。奈布湊了過去,他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有沒有冒犯到這位奇怪的紳士──顯然是沒有。對方看見他,很自主地騰了一個位置出來。
 
  「上次很謝謝你,我是外鄉人,不知道這裡的路怎麼走。我叫奈布薩貝達,請問先生怎麼稱呼?」
 
  他坐了下來,那個男人泡茶的動作還在持續,手法嫻熟,他迅速給這人也上了一杯茶,隨後才把手放下來。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奈布順著他的方向看過去,在襯衫的衣領處看見了一排縫上去的「JACK」。
 
  傑克。
 
  「你叫傑克?」
 
  他沒回答。
 
  這個人陰陽怪氣的,原先奈布以為他是不想跟自己說話,後來發現他只是不喜歡說話而已。沒否認也沒承認,姑且當是默認了。他本來想問戴著面具要怎麼喝茶,之後才知道他泡的茶自己從來沒喝過。
 
  怪人。
 
  可不知怎地,他並不討厭。
 
02
 
  『那些人失蹤後,山林跟城鎮都起了霧。』
 
  他跟傑克的交流多了起來,雖然對方的話不多,但還是能在他說完後給他一些回應。可能是一個眼神,也可能是一個動作,甚至是一句話。
 
  最後一個的機率微乎其微。
 
  在他還沒退伍前,軍隊裡的人比傑克要更難相處,明爭暗鬥很多,陷害誣陷也多。興許是習慣了這種模式,對自己這種不喜歡交際的人來說,傑克是位很理想的朋友人選。
 
  「傑克,你一直住在山上嗎?我好像沒看過你下山。」傑克抬頭,手指著山頂上的小屋。
 
  還真是住山上。
 
  他其實還想問,為什麼這個人永遠穿著西裝,戴著禮帽跟面具。但這個問題又有些不禮貌,他終究沒問出來。
 
  「薩貝達,跟你說啊。前陣子失蹤的人可算是回來了!」
  「嗯?你是說上一批嗎?」
  「不是不是!是最開始被判斷已經罹難的人!」村民激動得口沫橫飛,「因為無消無息的,基本上以為人已經沒了。誰知道最近突然之間就回來了!」
  「突然?」奈布皺起眉頭。
  「是啊,這說起來還是有點玄。聽說人一回來之後就時刻嚷嚷著怪物,神智不清的,成天到晚怪物怪物的喊,怕不是瘋了。」說完還惋惜地嘆了一口氣,「可惜了,多好的年輕人。」
 
  這個城鎮失蹤了很多人。
 
  事情嚴重到連外鄉人都有所耳聞。失蹤的人並沒有規律,可能是男人也可能是女人;可能是大人也可能是小孩。時間也不定,一出去了就沒再回來,像人間蒸發,一度弄得人心惶惶。
 
  奈布曾經問過,他們失蹤之前或之後有沒有徵兆,畢竟可能是同一人所為。
 
  「不知道,只知道只要有失蹤,山上就會起霧,霧散了,人也沒了。所以鎮上的人其實非常害怕霧氣,那在我們這代表不詳。」
 
  明明是代表不詳的霧,外界卻給這裡起了一個霧都的別稱,何其諷刺。
 
  他依稀記起自己剛來的那天也起了霧,他一來到山腳下的城鎮就聽到有人失蹤的消息,但他沒聽清,忙著找地方落角急了,錯過了不少訊息。
 
  一說起霧,他就想到那天在霧裡看見的男人。傑克或許知道些什麼,可他不想過問,這不是他該管的事。一個碰巧旅遊到此的外鄉人,沒有義務去插手別人的事。
 
  說起來,不知道傑克怎麼樣了,他已經好陣子沒看到人了。
 
03
 
  『人的一生就是場模仿的過程。我們複製成功、我們複製失敗;我們學習經驗、我們學習努力。可模仿到了最後,能夠堅持自我的又剩下多少?還記得初衷的,又剩下多少?』
 
  奈布有好陣子沒去找傑克,那名紳士消失了一段時間,奈布在鎮上找了一份工作,暫時供應他的生活所需。倒還是以前的老本行,接接委託,幫忙村民解決困擾跟充當保鑣,他做起來得心應手,生活過得還算充實。
 
  這段時間裡,鎮上又有人失蹤,奈布開始頭疼起來,這代表他接下來的工作十之八九會跟這事有關。他再次上山,直接去了傑克的家找他。
 
  「傑克,你在嗎?」
 
  他敲了敲門,不過半晌門開了,傑克的身子探出一截,看見奈布後,又讓了位置給他進門。
 
  「你好像很久沒來了。」傑克關上門後問他。
 
  看起來的確是很久,久到這位先生開了金口,難得說了一句話。
 
  他是第一次進來傑克的家,平常都是在遠處看著,沒想到有天他真的進來了。傑克的家很乾淨,幾乎沒有陳列在架上的擺設,看上去像房屋出售的樣品屋,有些不真實。
 
  「嗯,最近在鎮上接活,時間稍微忙了一點,不過要來找你聊天的時間還是有的,你不會嫌我煩吧?」
 
  傑克把泡好的茶推過去,意思不言而喻。
 
  不過不論是在外頭的亭子還是家裡,他泡茶的習慣顯然都沒變。奈布把茶喝完,看著對面的滿茶──看來只泡不喝的習慣也沒變。
 
  他笑了一聲,隨即眼神歛了下來,「你有沒有聽說過霧都失蹤的人的一些消息?」
  傑克歪了歪頭,奈布接著說下去:「我得調查這件事,這可能是我最近的活兒。說是失蹤的人最後都看見了霧,問問你有沒有什麼線索可以提供,如果沒有也不勉強。」
 
  傑克站起身,人走到後邊的房間裡,之後拿著一張紙出來遞到奈布面前。
 
  「這是什麼?」他接過來一看,那是一份清單,上頭寫著好幾個人的資料跟照片。他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你真的有?謝謝你,你幫了大忙。那我拿回去研究一下,下次再來找你。」
  他正準備離開,傑克猛地抓住他的手。奈布被他的動作弄得一頭霧水,「還有什麼事嗎?」
 
  傑克顯然也有點懵,彷彿能透過面具看見他的面部表情。他很快收手,指了指外面,示意自己能送他一程。奈布點頭,開門率先走了出去。
 
  傑克的家離他們平常休息的地方有點距離,在山頂上。下山到亭子需要點時間。奈布走在前頭,傑克在他後面跟著,他不知道對方跟著他下山的意義何在,他又不是不會再來。
 
  他小小恍了個神,傑克頓了頓,連忙把他拉到身後。奈布還沒反應過來,隨即就是好幾聲震耳欲聾的槍響。
 
  砰──
 
  「你──」
 
  他看見傑克抬起手攔住了那幾個不長眼的彈孔,失去力道的子彈挨著落下,貌似還冒著煙。他甩了甩手,西服被子彈打穿了幾個洞,傑克的視線向前,看向那群不速之客的方向。
 
  奈布眼睜睜看著他的手慢慢變形,最後化成了一團液體。
 
  起霧了。
 
04
 
  『透過模仿得來的東西,總有一天得物歸原主。』
 
  「怪物!滾出我們鎮!」
  「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那些村民失蹤跟你有關!」
 
  霧氣越來越重,奈布還沒看清那些謾罵的人的樣子,他們就跟霧融為一體,身影糊成一片。傑克的其中一隻手異化成了觸手,他對於這些話沒有絲毫波瀾,眼神平靜,彷彿習以為常。
 
  「一群人闖入我的庭院是有什麼事嗎?」
  「你休想活──」
 
  聲音淹沒在霧裡。唯有子彈跟射擊仍在持續,可那片霧像有靈性似的,擋下了好幾次射擊。
 
  靠著以前職業時訓練出來的視力,奈布能勉強看出其中一人便是跟他提起失蹤案的那位村民。到頭來只要是人,依舊是那個樣子,不論哪裡都是混濁不堪的泥沼,無法脫身。
 
  他們一直知道失蹤的緣由是在山裡,也知道隱居在山上的「人」擁有最高的犯案可能。他們利用一個個旅行來此的外鄉人,向他們說一個故事,誘使他們往山上走,成為鎮上人民的「實驗品」。
 
  奈布薩貝達是唯一一個倖存者,那是他們的突破口。只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外鄉人,自然是最好利用的。他不用多久就釐清了自己在這場戰役中的定位,嘲諷地笑了幾聲。
 
  說不上生氣,也不必感到懊惱,他只是個被捲進詭異鬥爭的無辜民眾。他更清楚,這些人都活不過今天,只因他們嚴重冒犯了傑克。他能感受到,這位紳士此刻的心情非常不快。
 
  高頻繁的子彈終究穿透了霧,打在傑克的面具上。奈布還沒反應過來,他看見傑克的面具裂成好幾片落在地上,他趕緊把人拉過來,深怕他出了什麼事──即便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一個能徒手擋下子彈的人,還能出什麼事呢?
 
  他甚至不知道,還能不能將眼前的這位稱為「人」。
 
  人聲完全消弭,他確信了這片霧氣真的具有攻擊能力,十之八九是眼前這位搞出來的。
 
  「那些失蹤案,是不是真的跟你有關?」
 
  傑克沒有回答他,答案顯而易見,奈布自然知道事實如何,但他想聽這個人親口說出來。傑克把碎掉的面具撿起來,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把它們一片片收到兜裡。
 
  他在霧散去後,直視傑克的臉,如果那能叫「臉」的話。他終於明白這個人平常為什麼不愛說話,甚至要戴著禮帽跟面具。
 
  ──傑克的臉上並不存在五官,有的只是一團液體。
 
05
 
  『怪物並不明白人獨有的情緒,它就像面鏡子,只能透過揣測跟模仿,假裝自己成為了人。』
 
  攻擊他們的人徹底消失了,跟霧一同。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沒做什麼,只是送了他們一程,霧會引導他們去到自己心裡所想。這就得看他們的腦袋想把自己帶去哪裡了。」
  「我好不習慣你說這麼長的話。」
  「反正你已經知道了,我也不必瞞了。看著一團液體講話有點彆扭,我還是換一張臉吧。」
 
  他一說完臉上的液體在一瞬間浮現了五官,是張十分帥氣的臉,只是他似乎不太會控制顏面神經,看上去模樣有些滑稽。
 
  「你不怕我嗎?看到我的臉之後。」
  「怕?為什麼怕?」奈布笑了一聲,「你害過我嗎?還是因為你不是人我就得怕你?」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張英俊的臉上出現了不知所措的神情,「我只是以為你──」
  「覺得你是怪物?」
 
  傑克沉默了,顯然是如此。
 
  奈布笑了,他覺得這個怪物吧,比人還要有人情味──會泡茶給他喝、會給他擋子彈、會因為害怕什麼而卻步,哪個怪物能有這些情緒呢?
 
  「你抓那些人幹什麼?」
  「我沒抓他們,是他們自己找上我。有些人詢問我事情,大概把我誤認成你們人類那的神佛,我並沒有那麼厲害,只能說大家各取所需。我從他們身上學習了人會有的情緒,時間久了,我已經能自然地模仿他們,當自己是個人。」
 
  奈布皺了皺眉,他莫名有些不悅,心裡有股念頭,不知怎地,他並不希望傑克把自己當作異類看待。
 
  「你會有高興的時候嗎?會哭嗎?會感到痛苦嗎?如果你能擁有這些,那麼你跟人並沒有不同。」
  「你們大多數的情緒是不會有的,我可以學習那些情緒出來時的反應,可沒有辦法理解原因。」
 
  能揣測出結果,卻得不了因。
 
  傑克在說話的時候,哪怕有了什麼轉折,他向來都不會有情緒起伏。那就像個常態,好像在談論今天吃什麼、明天要去哪玩,好像就這麼簡單隨意。
 
  毫無意義。
 
  或許他自己比誰都清楚,只能靠模仿得來的情緒,是不能稱之為人的。傑克在霧裡邂逅了很多人,多得數不清,至少在奈布看見的清單上就長長一列,看不過來。
 
  他不知道傑克做了多少,他只知道對方試圖模仿那些情緒。
 
  試圖偽裝、試圖融入──試圖,讓自己成為人。
 
  奈布是確切地感到難受,這份痛苦毫無道理,但他想到對方即便做到如此,內心仍舊毫無波動,就感到難受。
 
  幾乎不存在情緒波動,跟野獸又有什麼區別?可是若能選擇,誰又願意如此呢?
 
  傑克盯著他看,手下意識往他頭上一拍,觸手已經變回手的樣子。傑克可以輕易地在外貌上偽裝成人,出眾的外表能讓人為之一亮,但這並不是他想要的。他能看出奈布在為他感到難過,卻不明白為什麼。
 
  「我也有高興的時候,至少我笑過。」他想了想,至少得讓這個人的情緒不要一直低落下去,接著補充:「不是模仿,是真的笑。」
  「哦?」他的方法奏效了,對方來了興致,「你不是沒有臉嗎,如果沒有化形的話笑起來會是什麼樣子,表演一個?」
  「……」
 
  傑克頓了頓,還真給他表演了一回。奈布看著那團液體上明顯的波動,不禁笑彎了嘴。
 
  「笑死我了,這也能行。」
 
  傑克聳肩,對他給的回答不予置評。
 
  「所以為什麼會起霧?」
  「跟剛剛那些人一樣,送他們一程,當作報酬。恐懼源於未知,無謂的情緒會使人喪失判斷,或許他們沒有發現穿過霧之後就能回去了吧?無論如何,那都不是我該管的問題。」
  「他們怎麼會覺得你殺了人?」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傳出那樣的謠言,但殺了他們於我而言沒有任何好處,你懂我的意思嗎?我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他們的死亡對我沒有任何意義。」
  「我明白。」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鎮上你不會回去了吧,他們不會放過你。」
  「不放過就不放過吧,誰讓我跟怪物一夥?」
 
  奈布聳聳肩,拉著傑克往山頂上走。
 
06
  『多年以來,那些人一個個在霧中消逝,他們注定無法理解我的作為。這場模仿遊戲也到了盡頭;可我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在霧裡堅定地朝我走來,到了最後,始終沒有離開。』
  『他並不是特別的,正因他不特別,我在他身上無法學習到任何東西,卻能感受到情緒。我無法模仿他,我覺得他像同類。他不特別卻又特別,在他身邊,我第一次萌生了想做些什麼的慾望。』
 
  「等下,你的家呢?」奈布指著山頂上空落落的那塊問。
  「那是我變出來的,我不需要住所,奈布。只是為了不讓你感覺奇怪,才特地變出來的。」
  「那你平常都住哪?」
  「我跟霧融為一體。哪裡都能,畢竟我也不算擁有形體,這就是個軀殼,隨時能汰換的。」
  「你還記得自己為什麼會待在這嗎?你一出生就在了?」
  「出生……那是你們人類的詞彙,你可以把我比喻成大自然,呃──自然而然就出現了,那個詞怎麼說來著……大自然孕育出來的?」
  「哈哈哈──為什麼聽起來很奇怪。」
 
  奈布的生活跟之前相比,並沒有太大改變。他還是回到鎮上,那些知道實情的居民已經全數遇害,沒有人知道那天深山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他還是繼續接活,偶爾會去傑克那聊天。
 
  傑克又戴回了面具,禮帽看心情戴了,西裝還是那副樣子,不知變通。不過他會試著去喝茶了,畢竟他多了一個可以陪他閒話家常的人。
 
  「你最近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沒有啊,哪能有什麼事?」奈布喝了口茶,他覺得傑克的泡茶技術越來越好了,雖然他自己可能沒得比較,「鎮上的活兒都很輕鬆也很安全,你已經問過很多遍了。」
  「可是──」
  「沒有可是,先生。你的問題簡直比人類還多。」
 
  對方如他所願地啞了聲,經過這段時間,他已經很懂該怎麼堵住這位紳士的嘴。
 
  「好了,時間晚了,我也該回去了,明天再來找你啊。」
 
  他說完便起身,傑克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奈布有一瞬間的愣神,覺得這場景似曾相似。
 
  傑克也懵了,他倆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後是傑克先開口:「我好像有點懂我那時候為什麼要抓住你了。」
  「什麼?」他搖頭,沒有打算回答。
 
  奈布撇撇嘴,不是很滿意他這種態度。隨後他又看著那隻骨節分明的手,「你還要抓著我多久?」
  傑克頓了頓,「你就不能留下來過一晚?不會影響你工作,我可以用霧送你一程。」
 
  他一說完,似乎自己都沒發現,他的語氣裡參雜一絲微乎其微的慌亂,深怕這個人拒絕了、推託了。
 
  不過薩貝達先生在這方面看來是很給他面子的,他還真的不走了,又坐回了原先那張椅子。傑克鬆開了手,奈布衝著他一笑:「如果你家的床比我那的還難睡,下次就別想要我留下來。」
  傑克也笑了,對他的回答十分滿意:「那是自然。」
 
  奈布依稀記起自己曾問過,為什麼傑克對他這麼親切,那時傑克沒有多說什麼,他只說了「因為你不怕霧」。
 
  當時他並不懂意思,現在好似能懂了。他或許是唯一一個穿越霧團,卻又在幾天後出現在對方面前的人。
 
  傑克走遠了,顯然在幫他找適合的房間,亦或直接造一間出來。他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你要不要說說你想要什麼樣的?」
  奈布走了過去:「我開玩笑的,你隨意弄吧。」
 
  他在自己沒察覺的情況下,永久性終止了這場模仿遊戲。
 
  『怪物是無法成為人的。或許世事總是不盡人意;可即使如此,世上總有人能夠接受這樣的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83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玉言
很高興能看到有人寫第5的同人,其實我真的很喜歡。

容許我收藏。

04-23 00:21

凍結
哎,被看出來了啊XD其實我寫很久了,只是過了好幾個月才想到忘了放這裡,它還有一篇番外,我有空的時候再放上來04-24 02:53
凍結
希望番外放完到時能收到你的感想阿04-24 15:26
霜瀲
沒玩,可是這cp有可愛到OuO(嚼嚼

04-23 18:02

凍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對cp很火,就是太火了一堆ky導致我佛系了,喜歡上之後哪怕沒有太大關聯就是覺得挺好,都是我架空出來的,當原創看OWO04-24 02:54
欹嵐
奈布奈布奈布超帥!傑克也超級帥!!!

是說我最近開始看全職高手了 已經看了一半多...完了我的段考(趴

04-26 00:19

凍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撐下去孩子!你能行!04-26 01: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con870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傘修】b... 後一篇:[達人專欄] 【杰傭】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3715有夢就去追
《夏夜狐狸畫》已連載10萬字以上、《惡女與她的執事》全文完結,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