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妳的夢我的夢》

作者:魔王少女│2019-04-22 04:51:29│贊助:8│人氣:83

〈萌芽〉

  在一個叫聯合市的地方,有兩位女孩從小一同長大,她們分別是芙兒與小奈。兩人的個性並不相似,甚至可以說是大相逕庭,但彼此卻意外地非常合得來,也就是一般人常言的「互補」。

  芙兒個性活潑外向,從小就有孩子王的架式,即使遇上粗野的男孩子也從來不會輕言退讓。這樣的個性進入青春期後則變得較為圓融了起來,變成一名盡情展現青春與陽光的少女,熱衷跳舞又逐漸掌握社交手腕的她逐漸成為同儕中的人氣王;相反地,小奈則是一個戴著眼鏡總是拿著畫簿的文靜少女,容易被欺負,在大家的眼中也較為沒有自信,甚至一度以為自己被大家所排擠,所幸最後在芙兒的幫忙下確定只是一場誤會。雖然順利地融入了人群,但小奈的存在感卻依然高不起來,尤其是在耀眼的芙兒身邊更是如此。

  以上,都是周圍人們所見的「表象」。事實上,芙兒跟小奈在私底下的相處可沒有那麼單純。

  芙兒雖然看似外向,但其實卻非常地清純害羞。染著一頭粉色挑染、擅長跳舞與歌唱的她都只是面對其他人的「鎧甲」。她從小就很有表演慾,夢想是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偶像,因此她很早就開始學會刻意將自己武裝起來,讓自己能夠隨時隨地進入「舞台上的演出模式」。或許是本來就有表演的天賦,芙兒在這點上做得幾乎完美無瑕,唯有和小奈單獨相處的時候才會鬆懈。

  文靜的內向少女小奈,骨子裡其實超級混亂。大家總以為小奈時不時拿起畫筆是畫一些素描或是速寫,但其實並不是那麼單純的東西。她進入青春期開始就接觸到了成人向的小薄本,從小就有畫圖嗜好的她像是發現了新天地,開始親手畫出一張又一張自己理想中的十八禁圖畫,更決定要成為一流的同人繪師,私底下也總是會露出有如餓狼一樣的本性逗弄著容易臉紅的芙兒。

  以上,是兩位少女間的彼此最真誠的「自我」。

  歲月如梭,轉眼間兩人就已經就讀高中,成為有著明確目標的高中生。兩人都有著屬於各自的夢想,也確實地一步一步在各自的路上前進著。正如前面所提,芙兒的夢想是成為獨當一面的人氣偶像,小奈則是成為一流的成人向小薄本繪師,她們也總是彼此鼓勵著。

  「芙兒,妳看看這張畫得怎樣——?」小奈冷不防地將手中的畫簿轉過來秀給身旁的芙兒看。

  「嗯?嗚呀!小小小奈這種圖不能在咖啡廳隨便拿出來啊!」芙兒瞥了一眼,察覺不妙,臉上瞬間脹紅,一手急忙掩著視線,另外一手則輕輕捉著芙兒的拿著畫簿的手。

  「哈哈哈……看妳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妳再看仔細點呀,這不過是綑綁然後扒開雙腿……。」

  「噓、噓!真是的!小奈別這樣欺負我啦!」

  小奈露出調皮滿足的表情看著身旁的芙兒,只有在兩人獨處的時候,才能看到這樣可愛害羞的她。

  「好啦。」小奈放下畫簿,拿起杯子啜飲了一口,裝模作樣地歪著頭,「吶吶,以後我畫一本主角是芙兒的漫畫吧!」

  「好啊……咳咳,不對!」芙兒差點被呼嚨過去,突然雙頰又再次脹紅,「小奈妳畫的東西都是不正經的糟糕漫畫啊!」

  「什麼糟糕漫畫?真沒禮貌。」小奈拉起芙兒的一隻手,身體靠了上去,「等妳成為最棒的偶像,我就要拿來畫成『感謝祭』的本子啦嘿嘿嘿!」

  「感、感謝祭是什麼東西?總覺得有不妙的預感啊……。」芙兒對這個詞很陌生,但儘管不清楚這個詞彙的確切意思,她也能感受到小奈心懷不軌。

  「放心吧!那時候的我已經是很厲害的成人本作家了!」小奈挺起單薄的胸膛要芙兒放心,但此舉卻讓芙兒更加害臊。

  「吼……小奈大壞蛋,滿腦子都是色情的東西……。」芙兒輕聲地抗議道,但卻也挽起小奈的手,輕輕用頭倚靠著她的肩膀,「那等到我成為頂尖偶像時,我會在演唱會上為妳獻唱一首歌哦。」

  「啊?真、真的嗎?」這個突如其來的約定,反而讓紅暈染上了小奈的臉頰,她有些害羞地別過頭,用輕如蚊蚋的聲音說道,「我很高興呢。」

  互相扶持的兩人,本該順利且穩健地踏在邁向夢想的階梯上,然而事與願違。令人難以接受的命運在這時悄然找上這兩名少女,對她們伸出了殘酷的利爪。





〈交叉〉

  「癌症……?」芙兒以為自己聽錯了,然而卻得到了醫生肯定的回覆。

  「在、在這個時候?怎麼可以……。」芙兒參加好一陣子的選秀節目正打到關鍵的準決賽,她的人氣也逐漸累積了起來,只要再向前一步,她有自信能夠拿下冠軍的寶座。

  「……可以住院治療?現在還有痊癒的機會?」芙兒表情痛苦地扭曲著,用著顫抖的口吻重複著醫生和她說的話。

  此時的芙兒,心中正面臨著抉擇。一旦從現在開始休養好好治療,就必須放棄現在絕佳的時機。而且醫生估計的治癒機率約是五成,雖然是一個有點微妙的數字,但花時間乖乖接受治療或許依然是一個比較穩健的做法。

  但是時間並不會等芙兒。

  事實上,芙兒不是害怕她這段時間的努力要重新再來一次。以芙兒的努力與她的才華,她清楚明白自己要再走一次「成為偶像」這條路並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她就是擁有這等程度的把握。

  關鍵是「小奈的時間」。

  前些日子,芙兒發現了小奈的異樣。

  小奈有事情隱瞞著芙兒,相處許久的彼此是難以隱藏任何事實的。但是無論芙兒怎麼詢問,小奈還是不願意說出真話,這在以前是從未出現過的狀況。芙兒更加篤定這次事情一定十分嚴重。但她並沒有責怪或是猜疑小奈,而是直覺地認為這是小奈的對她的「體貼」。

  但也因為這樣,芙兒更必須知道小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多次打探下,芙兒終於從小奈的家人中得知她極力隱埋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小奈患了一種怪病,聽力會逐漸降低,最終無法聽見任何聲音。最快只要兩年,小奈就終將活在寂靜的世界。貼心的小奈並不想讓這件事情給芙兒知道,她認為這樣會對芙兒造成壓力,依舊勉強自己如往常一樣地互動、畫圖、上課。

  芙兒知道,如果花時間治療,小奈的聽力恐怕會在這些時日中消失殆盡。那許下的約定、那個成為頂尖偶像後的諾言,將再也無法實現。當初小奈害羞又喜悅的模樣,深深印刻在芙兒的腦海裡。

  「不行,必須鼓勵她。要是我在這時候停下了腳步,即使治好了小奈也無法聽見我為她唱的曲子,更可能會完全放棄創作。而且……要是我治不好,我們兩人的夢想都終將無法實現。」

  「小奈她是那麼地喜歡畫圖,雖然都是些限制級的東西,但真的很有才華。那畫圖的神情、不斷精進的技巧……我並不是很了解漫畫,但我看得出來她的作品散發著光輝。」

  芙兒想到這,已不再顫抖、不再徬徨。她握緊拳頭,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用永遠無法實現夢想的代價所賭上的『五成治癒率』?我寧可將我的時間全部賭在成為頂尖的偶像上。」

  「現在,換我來隱瞞了,向小奈與周圍的所有人隱瞞。雖然很抱歉,但這是我的『體貼』、也是我的『決心』。」



  「我、我會聽不見……?」小奈眼睛稍微睜大,無法置信地回望著對面的醫生。

  「怎麼會?」小奈最近總覺得常聽的音樂必須要越調越大聲,以往剛剛好的音量顯得聽不太清楚,甚至出現了逐漸頻繁的耳鳴現象。

  好一陣子前就注意到了耳朵異樣的她,最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最後決定前來看診。原先以為只是小問題,但得到的診斷結果卻遠遠超乎她的想像。

  「……最快兩年可能就會完全消失聽力?」小奈難以想像寂靜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或許沒有像失明那樣不便,但是仍然令還只是高中生的她感到恐懼。

  這時,小奈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一旦聽力消失,她將再也聽不到芙兒唱的歌。隨著選秀節目一關又一關的前進,練習逐漸頻繁的芙兒,現在平常能待在小奈身邊的時間越來越少了。雖然還是有片刻的閒暇時間能夠芙兒身旁聽著她歌唱著,但是一想到這些以後再也聽不到了,就更加恐慌了起來。

  而且,再這樣下去,等到芙兒成功登上演唱會舞台時,自己可能也早已失去聽力了。因為小奈的怪病而無法等到那一刻,想必會成為她心中的永遠缺憾。

  小奈之後也非常地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和芙兒說這個事實,因為以前兩人是絕對不會隱瞞如此重要的事情。然而看著電視機節目裡面奮戰的芙兒,小奈搖搖頭,打消了這個想法。

  芙兒現在正面臨準決賽的關鍵,若是在這時候聽到小奈的病,心情一定會受到不小的震撼,甚至可能會帶來衝擊。這些都是會對選秀比賽產生不利因素的因子,小奈不希望因為自己,連芙兒的夢想都無法順利實現。人家常說偶像與明星是天時地利人和之下才能造就的,若是錯過了現在這個大好時機,小奈怕芙兒將再也難以達到更高或是相同的高度。

  小奈下定決心要向芙兒隱瞞事實,知道這個病的只有她自己、家人與醫生。她盡可能地在芙兒面前裝作沒事,並且試圖隱藏與耳朵有關的所有症狀。

  「聽不到……也不會影響我的作畫呢!我的夢想一樣能夠實現,也能夠讓芙兒看到我為她畫的本子。」小奈有些低落地自語著,默默接受了這個事實。

  不過,小奈自己並沒有她原本想得那麼堅強。小奈時不時地會陷入亂想的窘境,注意力也不足,慢慢地連她擅長喜愛的畫圖都受到影響了。

  「為什麼?這個不行啊。」小奈看著紙本上的剛完成的作品,無論是動作還是線條都沒有以前來得好了,「我……我怎麼了?」

  小奈用橡皮擦擦拭著紙上的草稿,並且努力修正,但越是下筆,紙上的線條就越是凌亂。即使心中想著的是要努力修改,但畫出來的東西卻每況愈下。

  「我連畫圖的才能都要沒有了嗎?」小奈沮喪地望著不如從前的畫,現在的她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換掉。

  耳朵的怪病加上心理障礙造成的畫圖困難,終於使得小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

  「小奈,最近妳怎麼了嗎?」芙兒看著這樣的小奈,也開始擔心了起來。

  「沒事的哦……!」小奈總是回以一個疲乏的笑容,想用半開玩笑的方式呼嚨過去,「人總是有低潮期,哈哈身為藝術家的我一定也是呢!」

  當然,芙兒並沒有那麼容易就被騙過。芙兒跟小奈可是一同長大的,兩人的感情也好到只要彼此有任何一點異狀,都能夠察覺出來。但是,芙兒擅長演戲、擅長表演;相反地,小奈並不是一個好演員,她的演技恐怕連芙兒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這是她們關鍵的不同之處。因此,芙兒從那笨拙的演技中可以看出,小奈身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芙兒就是從這時,察覺了異樣,並且得知了小奈「即將完全失去聽力」的事實。





〈走鋼索〉

  「決賽進入確定!」小奈看的電視螢幕內,出現了碩大醒目的字樣,是代表芙兒終於要站上最終舞台爭奪冠軍寶座的好消息。

  這時的芙兒人氣與聲勢正來到了最高點,但是對手的呼聲同樣也很高,因此芙兒不敢大意,假日一有空就會趕緊練習,絲毫不敢怠慢。

  這也使得芙兒和小奈的相處時間變得更少。如果只是一般的自主練習,小奈是能夠待在一旁看著芙兒歌唱舞蹈的,但現在的芙兒為了讓自己更上層樓,因此有特別請專業的老師進行教學,假日的時間幾乎都花在上課練習了。

  孤身一人的小奈,開始變得更加消沉。小奈只有在與芙兒相處的時候,才能卸下心防,平時對外人都有如隔著一層厚厚的牆壁,與所有人都有著明顯的距離感。

  這樣的小奈,朋友其實是很少的,說芙兒是唯一一個她所信賴的人也不為過。而且對小奈來說,芙兒在她心中的位置,比起「摯友」或是「好姐妹」等關係,或許更加地特別。

  「唔……試著畫畫圖好了。」小奈拿起了熟悉的筆,在紙上開始了描繪,但是只要一個人就容易胡思亂想的小奈,今天也無法好好畫出心中所想的事物。

  「果然呢,還是什麼都畫不好。我想以前可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吧?芙兒一定也是不好意思說出實話,怕傷了我的心,我可能打從一開始就畫得不好吧?」小奈開始翻起更早以前的作品,上面的畫並不壞,都很正常,但現在的小奈已經消沉到開始質疑自己根本不會畫圖了。

  「我到底……該怎麼辦?」

  不知所措、徬徨無助的小奈,最終選擇了離家出走。

  小奈打算逃避,即使這樣做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一天之後,「小奈離家出走」這個消息也傳到了正在最終練習的芙兒耳裡。

  小奈的家人很慌張,因此告訴了芙兒,期盼能從芙兒這裡知道小奈可能會去哪裡。

  芙兒二話不說地奔了出去,不顧練習與進度,不顧外頭正下著的大雨。她心中確實有底,知道小奈究竟去了哪裡。

  那是小時候她們兩人一起當作秘密基地的地方。

  最後,滿身雨水的芙兒,氣喘吁吁地出現在小奈的面前。那是一座陸橋下底,小奈身上披著一件外套,正低頭抱膝縮在一處不明顯的地方。

  「小奈!」芙兒滿臉擔心地走近小奈,「妳、妳為什麼離家出走了?」

  其實芙兒心裡也大概知道為什麼,畢竟她偷偷問出了小奈聽力的問題。,但她不能明講,所以轉而提出了問題。

  「……。」然而小奈只是抬頭望了望芙兒,又低下了頭沉默不語。

  「小奈,妳……在不安嗎?」

  「……我也不知道,我可能只是想逃避吧,我什麼都做不好,讓我靜靜吧。」

  「不對,才沒有那樣!小奈很厲害的呀……!」芙兒大力地反駁小奈,走到了小奈的面前。

  「別安慰我了。」

  「這、這才不是安慰!」芙兒兩手輕輕抓住小奈的手臂,堅定地望著小奈的臉,「雖然沒有根據,但小奈現在……一定很不安吧?妳是不是遭遇什麼挫折了?」

  「嗚……。」小奈依然在迴避芙兒的視線。

  「看著我!」不料芙兒突然將小奈的臉轉了過來,正對著自己的視線,「別怕……一定是我最近沒在妳的身邊好好陪妳,對吧?抱歉,小奈,真的非常抱歉。」

  小奈看著眼前的芙兒,發現她眼眶竟以濕潤,眼淚在她眼角打轉,隨時都會奪眶而出。

  「芙兒……?」

  「小奈,別怕,我現在就在妳身旁。」芙兒雙手環抱住小奈,「我最喜歡的小奈。」

  「咦?」

  小奈的注意力被這句突如其來的告白吸引住了。

  「咦咦?喜歡?喜歡我?」小奈有些愣住地,無法反應過來,但她的手卻已經悄悄地反抱起芙兒的腰。

  「對,我喜歡妳,小奈。」芙兒稍微挺起身子,眼睛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小奈,淚眼汪汪地。

  小奈原本如死灰般的心境,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發生了一些變化。小奈最近其實也慢慢發現,自己對芙兒的情感似乎並不一般。若是芙兒也這麼想,那小奈當然也是芙兒心中特別的存在了。

  可是,這是真的嗎?會不會只是一般好友的喜歡?若是這樣……。

  「芙兒?妳說的喜歡我是——嗚嗯……!小奈的提問並沒有問出口,就被堵住了,而堵住她的嘴的,就是芙兒的唇瓣。從這瞬間起,小奈的疑問就自然地煙消雲散了。

  芙兒深情地吻向小奈的雙唇,苦鹹的淚水與被雨水淋濕的衣物並不會阻攔兩人的擁吻。

  小奈從愣住轉為接受,也回應芙兒的熱情。她們環抱著彼此,彷彿對著彼此傾訴心中無法說出口的事實,更毫無保留地傳達給對方愛意,兩名少女的心中恐怕都希望能將此刻化作永恆。

  兩人也從這刻開始更加知曉,彼此的夢不能就此停止,要繼續走下去。不只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對方。

  妳的夢,就是我的夢。

  我的夢,也是妳的夢。


  離家出走事件結束之後,小奈的狀況逐漸好轉了起來,不出多久,又回復成跟以往差不多的狀態。

  芙兒也在那次之後辭退了請來的教師,不過仍然租下了有鏡子的練習室進行自主練習,在這裡她能夠充分和小奈膩在一起。

  芙兒的那句「我喜歡妳」猶如神奇的魔法,至今仍然深深地烙印在小奈的內心中。而且只要一想到芙兒唇瓣的觸感,她就會心頭發熱,雙頰染上一抹嫣紅。

  「明明……以前是芙兒才會臉紅的。」小奈發現了自己居然也開始害羞了起來,低頭嬌嗔著。

  「小奈現在更可愛了呢。」芙兒剛結束舞蹈的練習,蹲下身子打趣地看著小奈,「以前那個會逗弄我的調皮少女到哪去了呢?」

  「少囉嗦……!」小奈鼓起嘴,與芙兒對視半晌,「誰叫妳那天……。」

  「好啦,不鬧妳了。」芙兒坐在小奈的身旁,用滿身是汗的身體輕輕靠在小奈的肩上,「吶吶,最近好很多了吧?」

  「嗯……我想沒事了,之前我又開始鑽牛角尖了。」小奈另一手搭在芙兒的頭上。

  那時候,只有芙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找到小奈。儘管小奈並沒有遭遇到什麼危險,但持續陷入消沉的她,最後依然可能會步上一蹶不振的狀況。而且芙兒不希望她喜歡著的小奈如此傷心、如此低落,更不忍心看著小奈喪失了聽力又失去了畫圖的夢想。

  特別是自己以後若是不在的話。

  因此芙兒向小奈告白了。

  在兩人間,芙兒一直都是處於較為被動的那一方,但這時候不一樣了。破釜沉舟的氣勢與芙兒無論如何都要實現夢想的決心與意志,讓她知道這時候必須由她打破這個低潮,將小奈從絕望的泥沼中拉上來。

  這個告白,這份心意的傳達,也確實發揮了作用。小奈終於意識到,她在芙兒的內心中也是如此的特別。那個淋雨出現在她面的身影、那個淚眼汪汪的深情目光、那個本該因為雨水而冰冷的擁抱、那個再溫柔不過的雙唇,全都毫無保留地將芙兒的愛情傳達給她了。

  這份心意就如同一個強心針,更如同破曉,劃開了漫漫黑夜,讓小奈的世界再次見到了光明。原本小奈以為自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中走著鋼索,但當名為「芙兒的愛」的曙光灑落後,她才發現鋼索只不過是在一座堅固的橋而以。

  恐懼與不安引起的假象,名為低潮的黑暗欺瞞了小奈自己,即使腳步不穩走歪了、即使摔倒了,都不會墜入谷底。

  小奈再次獲得勇氣,她將能夠繼續走下去,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這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芙兒。

  「看,這是最近畫的。」小奈打開筆電,秀出好多張作品給身旁的芙兒看。

  「哇,小奈什麼時候開始電繪了?」芙兒有點驚訝,小奈的變化再怎樣也太快了些。

  「一、一直都有在練啦,只是一直沒有拿出來而已。」

  「嗯噢噢!好厲害,話說這次妳畫的圖好像挺正常的耶?等等……」芙兒突然定睛凝視著螢幕裡面的少女插畫,「小奈,這是畫我嗎?」

  圖中的少女頂著一頭鮮明的粉紅色挑染,看似叛逆但卻有著精緻小巧的臉龐,臉上頂著自信無比的笑容,一手捉著麥克風、另一手高舉著,像在帶動觀眾們。細節與光影即使是外行人都可以看出來畫得非常好,即使只是一張靜態插畫,但在小奈的筆下,看起來卻動態感十足。而那被描繪的主角,雖然經過了不小的美化與小奈的戀人濾鏡,但無疑就是芙兒。

  「呃呃……!」小奈臉身子抖了一下,雙頰脹得更紅了,彷彿頭上都要冒出蒸氣了,「我、我不知道……!我只是畫出我腦子裡想畫的東西!」

  「哦?所以小奈腦子裡都是我啊?」

  「吼!什麼啦……!」小奈又被自己的害臊擊倒了,但這次她有準備反擊的手段,「可、可惡,看下一張吧!」

  小奈敲下了鍵盤,螢幕中的圖畫變成另外一張漫畫圖。

  畫面中有兩名少女,其中一名少女衣物不整,正躺在床上,髮絲凌亂,尾端還沾黏著汗水,毫無防備地看著壓在她身上的另外一位少女。

  位居上位的少女怎麼看都是小奈自己,而底下的少女頂著與前一張圖一樣的粉色挑染。

  「這、這!咦咦?」這下換芙兒害臊了起來,從以前到現在,芙兒在這塊上都是如此清純,更何況這次的主角居然還是自己,「這這這太糟糕啦!小奈妳在畫什麼東西!好色情!」

  「哼哼哼!」小奈突然抱住正想遮掩視線的芙兒,手不安分的上下游走,甚至探入芙兒的衣物內與裙底,「怎麼樣啊!」

  「等等……不行……啊嗯!那個不可以揉啦!」

  「滿身汗水感覺更煽情……妳根本沒有抵抗吧?誰比較糟糕呢?」小奈撲倒了芙兒,位居上位的騎坐在芙兒的身上。

  之後,練習室傳出兩個少女的嬌喘,持續了好一陣子才停下。兩人在此刻都將自己身上的煩惱忘得一乾二淨,她們只想一直一直在一起。



〈石榴與吊蘭〉

  最後,芙兒漂亮贏得了決賽,以超新星之姿立於最終舞台的頂點。她的人氣之高,讓她快速地出了兩三張單曲專輯。不只如此,她更打破前例,以新人之姿就宣布了要舉辦個人演唱會,即使只是在地方體育館的小型場地,但以這種速度竄起,累積大量人氣,還馬上擁有一票死忠粉絲的偶像,芙兒達成的成就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小奈在這段時間也一直守候著芙兒,芙兒每一次表演、每一次練習,自己就似乎越更有精神。芙兒努力的身姿和對小奈的愛,十足的穩定住了她的心。

  對小奈自己的創作也有著正面幫助,她筆下的作品開始充滿著芙兒與小奈的互動,這樣的作畫比以往更為開心,畫技也正在逐漸精進,甚至在繪圖網站上開始累積了不少粉絲。

  這是少女間的愛而帶動的化學反應,被戀愛所滋潤的兩人,在藝術表現上,都更上層樓了。而且為了彼此的夢想而一同努力的情感,足以掩蓋兩人現實中的煩惱,掩蓋那看似暫時沒有影響,但又始終存在的疾病。


  很快地,芙兒首次演唱會的日子到來了,小奈被邀請至特等席,那是最靠近舞台的位置,不只讓小奈能夠和心愛的芙兒更為親近,也是為了讓必須要依靠助聽器才能勉強聽見的小奈能好好聆聽演唱的貼心。

  演唱會順利地進行著,芙兒俐落地將她全部的實力毫不保留地展現出來,如一朵盛開的櫻花樹,綻放在舞台上。小奈專心地看著舞台上的戀人,甚至發現芙兒時不時會將視線投射到她這裡,每次的回眸與眨眼都是那麼地可愛動人。

  芙兒更是卯盡全力,不僅換了好幾套衣服,更全程幾乎都使用唱跳的方式表演,這在許多演藝圈偶像前輩,都難以做到的事情,芙兒在今天全都做到了。粉絲們無一感動不已,他們堅信自己的偶像能夠更加發光發熱,持續鼓舞、帶領他們勇敢面對現實。

  美好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芙兒換上最後一套衣服,高舉著手,那畫面宛如小奈筆下的芙兒,是散發絕對偶像氣場的表演者。

  「現在,我要演唱今天的最後一首曲目,這是為了我的摯愛完成的歌,我現在要將這首歌獻給她——小奈——我完成了我的約定了喔——!」芙兒興奮地叫喊著,台下氣氛也跟著更加熱絡起來,「〈石榴與吊蘭〉——!」


  歌聲結束,最後的尾音響徹會場。

  台上的芙兒卻如斷線的人偶一般,毫無預警地倒下。




〈實現與未完的夢〉

  數年之後,一位失聰的少女坐在咖啡廳中,停下了電繪版上的畫筆,啜飲著一口咖啡。現在的她是一名獨當一面的繪師,有著一票等著她出本的粉絲、更有著足以維持生計的案子。

  最受歡迎的本子是以偶像為主角的純愛百合本,細膩的描繪與互動,再加上雖然是情色場面但也能畫得如夢似幻的風格非常受到喜愛,吸引了許許多多的百合愛好者,甚至出了一整個系列。

  「謝謝妳。」少女自語著,「我永遠喜歡著妳,也愛妳。」


  少女操作了下滑鼠,筆電的螢幕換成播送著一名粉色挑染的偶像登台的影像,台下的觀眾在她登場的瞬間似乎爆出非常大的歡呼,儘管她沒有辦法聽到,但從那些人的臉色跟反應就可以知道,他們有多期盼看到他們的偶像出場。

  「開始了呢!」儘管再也無法聽到那動人的歌聲,少女也打從心底感到喜悅,嘴角微微揚起,掛上了自然而又紅潤的笑容。

  「芙兒的……現場直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74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合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qqq56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來吧,開始遊戲吧!這是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sakiKanna大家
大家好我是新生VTuber康娜 來推廣下.. 詳請請來我的異世界踏踏OvO)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