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瑰妃值二八年華時的記趣

作者:我ㄤ賽好CUTE│2019-04-21 17:45:13│贊助:2│人氣:48
  瑰妃,是漢代美艷動人的大家閨秀,她在母親肚子裡時,就已被漢高祖指腹為婚。可瑰妃的母親,是一名堅強的新世代女性,她不容許自己的女兒沒有找尋畢生真愛的權利,因此她狠狠地送漢高祖五百二十八個巴掌。漢高祖隨即被瑰妃母親激怒,在瑰妃安全被產下後,即把瑰妃母親打入地牢。瑰妃父親原以為他們父女倆已經夠可憐了,不料,漢高祖竟還嫌不夠,懇請自己善於巫術、折磨他人的妻子呂后,施法令瑰妃在十六歲慶生宴上會無法自拔地愛上一名流浪漢。對此,瑰妃父親雖非常苦惱,但也已有對策。

  「父親大人,瑰妃我今年真的不辦慶生宴嗎?」瑰妃傷心地問著,她並不知道她身上的恐怖詛咒。

  「瑰妃,別難過!明年爸爸我一定讓妳有個開開心心的生日!可今年真的不行呀!」瑰妃父親苦口婆心道,可正值叛逆期的瑰妃,根本聽不進他滿溢關懷的勸諫。

  「哼!我最討厭父親了啦!」瑰妃說完,即掩著臉上的淚水往家門外奔走。她不知道,她這句無意的話,已傷透最愛她的父親的心。

  瑰妃隨即到摯友——毓鳶的家,向其哭訴著父親的虐待。聰明的毓鳶當然知道瑰妃只是在說氣話罷了,沒有人比她的父親更愛她了。

  「瑰妃,妳父親這樣做,或許是有他的理由啊!」毓鳶安慰著哭泣的瑰妃。

  「或..或許吧..」在毓鳶懷裡哭泣了段時間後,瑰妃的情緒也稍稍平復了些。

  「啊!不然我們把朋友糾一糾,自己在湖畔邊開慶生宴就好了啊!」毓鳶激動的牽起瑰妃的手。

  「對!妳說的也沒有錯呢!走吧!」毓鳶隨即牽著瑰妃走到了青樓。

  沒錯,瑰妃除毓鳶外,最好的朋友皆是在青樓中工作的妓女。可她們並不是為了金錢出賣肉體的女人,她們各個都是賣藝不賣身的才女。

  「維多莉亞!珍妮!」瑰妃興奮地向二位妙齡女子招手。維多莉亞是舞蹈界中的紅牌,尤其朝鮮地區的舞蹈更是她所精通的,而珍妮則為相聲好手。

  「瑰妃、毓鳶,妳們怎麼來這裡?」珍妮看到朋友來了,隨即趕了過來。可維多莉亞正被醉酒的客人糾纏。

  「我想邀請妳們來我的慶生宴!」瑰妃說完,拉著珍妮馬上想走人。

  「妳等等啦!維多莉亞她還沒好呢!」珍妮連忙撥下瑰妃牽著她的手,並把手指指向維多莉亞所在的位置。

  「操!你這醜八怪男,放開她!」瑰妃體內新世代女性的血液,告訴她女性同胞正受到大男人主義的迫害,使得她不得不出手解救維多莉亞。

  「啊不然妳是想怎樣?妳一個女人,怎可能鬥過我這英俊壯漢呢?」醉客的大男人主義言論徹底激怒了瑰妃,瑰妃一個箭步,膝蓋直直撞上醉客的陰莖。同時,兩手抓住了醉客,賞給他一技過肩摔。

  「這樣。破公狗沙豬。」瑰妃說完,即拉著維多莉亞離開。

  「瑰妃!謝謝!」維多莉亞趕忙向救命恩人道謝。

  「瑰妃妳剛剛超厲害的欸!」珍妮激動地說。

  「瑰妃,就我們四個,小小的聚會一番就好了吧~!」毓鳶提議著,三人也馬上同意了她。

  森中的湖畔,優美地令人嘆息,四位淑女的嬉戲聲,更是將氣氛多添了幾分仙氣。

  「哇!好累喔!」全身溼透的瑰妃躺在草地上,邊放鬆邊想著剛剛的逍遙。

  「那我們回家吧!生日快樂!」毓鳶笑著提議。

  「我就不了,你們先回去吧!」瑰妃笑著與三人道別,三人並不知道瑰妃不回家的理由,但這將改寫瑰妃的一生。

  「奇怪,她們就沒聞到甚麼味道嗎?」剛剛在湖中嬉戲時,瑰妃其實一直嗅到一種奇怪的味道,可她見朋友們皆沒什麼反應,便沒放在心上。現在,她想一探究竟。

  「哇啊啊!」瑰妃沿著氣味傳來的地方走去,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名全身赤裸的男人,在湖的另一頭,一面洗澡,一面套弄著自身性器官。

  「嘔嘔嘔...」看著眼前淫穢不堪的景象,又想到剛剛與友人在湖中嬉戲那青春蕩漾的模樣,瑰妃的胃食道隨即情不自禁的逆流。

  「妳是誰?」男人朝瑰妃走了過來,下半身的硬挺完全沒有消退的跡象,這些情慾交瀰的情景,使得未成年的瑰妃心中漾起濃烈的背德感。

  「我..」瑰妃的淚腺潰堤,她居然背著父親在外面遇到這種事情。她轉身想跑走,不料竟被男人一把抱住。

  「你幹嘛!放..放開我!」瑰妃深知自身貞操難保了。要是她聽父親的話,好好待在家中、抑或她隨友人一同返回,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男人將瑰妃的頭按向自己囤積肥油的胸部上,一邊輕撫著瑰妃柔順、保養得道的髮絲,一邊解開瑰妃身上的綢緞。

  瑰妃在十六歲那年的生日,被侵犯了。

  事後,她躺在草地上,抬頭仰望著星空。眼神已無從前的靈動,取而代之的是無限的陰鬱。她看著身旁那毀了他後半生的男人,心中不帶一絲怨恨,反倒起了與他廝守終生的想法。她漸漸笑了起來,雖是微笑,但看來卻比哭臉更帶愁緒。她把身子往身旁的男人一挪,她淪陷了。

  淪陷於背叛父親的快感、破除貞操的罪惡感、身旁男人異樣的體味。瑰妃愛男人嗎?愛的。愛她父親嗎?也愛的。她恨的人,只有自己。她把男人帶到父親面前,父親泣不成聲,將母親受漢高祖迫害與呂后施的詛咒等事一五一十的告訴她。

  她僅僅笑了笑,眼淚也慢慢沿著她的臉落下。而她牽著男人的那隻手,則永遠不會放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67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71199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WOW!WOW!WOW!... 後一篇:哼哼哼!祝你快樂快樂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在場的各位
繪畫更新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