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隔壁的同學是戰鬥員(新修版) 6-1想傳達的話語

作者:秋茶│2019-04-21 16:40:56│贊助:0│人氣:19
  昨天那到底怎麼回事,該不會是我太累眼花了吧?

  不不不,昨天下午已經充分休息過,何況我絕不可能看走眼。

  老媽……老媽她────竟然笑了,而且還是那種滿懷慈愛光輝的微笑!

  我從沒看過老媽那樣子笑,就連結婚紀念日收到老爸送的0.5克拉鑽戒,她也沒這麼高興。

  「山陸,你聽我說喔,昨天做卷子做到一半,我突然發現自己的祖先說不定是周邦彥耶。」

  「影豪,多虧你那不經大腦的發言,我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了。」

  在座位上喝保久乳的影豪,不悅地咕噥:

  「怎樣啦?共龜十二期的威力彩落在你們家喔。」

  「不……是我媽昨天開心的笑了。」

  「那還真是百年難得一見耶,你家裡最近還好嗎?」

  「跟我家沒關係啦,是因為悠雪昨天跑來。」

  雖然這在我家確實稱得上晴天霹靂。

  「欸!她們兩個認識嗎?」

  「我哪知道啊,是說你精神也太好了,難不成昨天有偷睡?」

  「才沒有哩,我照你的吩咐一直唸到早上。與其說精神好,倒不如說只要不像這樣說話,一鬆懈下來的話隨時會睡死。」

  「要睡寫完再睡啊,別忘記檢查,口水也別弄髒答案卡。」

  「大家回位置上坐好!」

  徐櫻老師用腳推開門,碰的一聲抱著厚重的牛皮紙袋走進來。

  「……第一堂是粉紅緞帶監考啊。」

  「影豪,我覺得你等會還是別睡來得好,她正用兇狠的目光看向這邊。」

  開始考試後,影豪真的寫到快坐著睡著,幸好最後及時醒來畫卡,考試才有驚無險的順利結束。

  我們買了學生餐廳的飯糰,照常來到涼亭這裡吃飯。

  在發生這麼多事之後,感覺距離上次在這用餐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林愛紗跟白悠雪呢,今天會過來嗎?」

  影豪小心翼翼撕開飯糰中間的包裝,接著一股作氣將兩側的塑膠膜拉開。

  「愛紗說對理科不太放心,想回家溫習一下,晚點會直接到基地去。」

  我也小心翼翼拉開飯糰包裝避免海苔碎裂,霎時發現影豪正用一種似笑非笑表情盯著我看。

  「欸──『愛紗』啊?」

  「別會錯意!這是同伴間信賴加深的證明。」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會互稱彼此的名字,但是這樣也不能夠代表什麼。

  當然我不否認跟可愛的女同學打好關係,這股油然而生的優越感啦~

  「找到了,校門那邊在發今天考試的題解,我順便幫你們拿了一份。」

  提著書包的悠雪從一旁蹦出來,順勢拿起了影豪放在座位的第二顆飯糰。

  「喂喂還給我、想吃自己去買啊!」

  「有什麼關係,我當了那麼多次的家教,吃你一點東西也不為過。」

  「妳不是已經吃了我們很多餃子跟零食嗎!?」

  無視兩人的爭吵,我翻閱題解本中幾個比較困難的題目,對完後直接遞給影豪,猶豫不決的他,伸出的手縮了又伸、伸了又縮。

  「通常還沒考完就先看解答,如果失分太多的話,自然會打擊士氣,但我並沒有這種擔憂。」

  聽我這麼說,影豪馬上淚眼汪汪的接過解答。

  「山陸,你就這麼相信我嗎!?我好感動!」

  「怎麼可能,如果你錯誤太多約定就會失效,明天的考試也不用再準備,背水一戰的你早就沒退路了。」

  「話是這麼說啦,你就不能對我多抱點信心嗎?」

  「而且我不是說過了,你不會的題目別人也不一定會,以你現在的實力,肯定遠遠贏過那些底標跟後標的人。」

  悠雪一邊拆開飯糰包裝,一邊跟著加油打氣:

  「放心放心,我教出來的學生豈有不會的道理,答錯就宰了你~」

  妳這是恐嚇吧?而且還是事後恐嚇。

  影豪嚥了口口水,握緊題解本躲到角落,留下我跟悠雪兩人。

  「妳最近怎麼這麼反常,整天跑到我們這來,之前不是看妳整天都在跟男友發簡訊。」

  我不經意提到這件事,絕對不是在意那位眼光獨特的可憐人。

  「你說他啊────前陣子分手了。」

  悠雪輕描淡寫的講述跟自己有關的事,反而是我嚇了一跳。

  「真的假的!?妳不是說他身上散發既認真又上進的耀眼光輝嗎?」

  「是沒錯啦,但他那個人太單調乏味,日子一長就厭倦了,加上一點也不懂情趣,初次約會竟然帶我去看圓仔。」

  偏頭的悠雪兩手抱胸,擺出一副困擾的模樣。

  「圓仔明明就很可愛,妳別看不起圓仔喔!」

  老爸唯一一件我看得上眼的T恤,就是在精品店買的圓仔午睡T恤。

  「那種圓滾滾的毛球到底哪哩好?總之我們分手了啦,要冷嘲熱諷的話快趁現在。」

  原來這女人也知道,自己當時在曬恩愛的嘴臉有多討人厭啊?

  「我才沒這麼無聊,無論交往還是分手都是妳的自由,我沒有任何批評。」

  不能笑不能笑不能笑。

  「……真的嗎?」

  「真的啦。」

  「……那就好。」

  「山陸、山陸!英文錯六題而已,其他科也都比上次進步。」

  興高采烈的影豪高舉題解,強行介入我們兩人的對話。

  「幹得好啊影豪!不愧是斯特萊斯的戰鬥員,哈哈哈哈~!」

  我一個勁的拍打影豪的後背,他用受寵若驚的表情盯著我看。

  「……山陸你哪根筋不對勁,高興過頭了吧?」



 

  午餐結束後為了不浪費一分一秒,我跟悠雪直接前往訓練的集合地點。

  「影豪不一起過來嗎?」

  「他還有兩科要準備,何況在明天結果出來前,依照約定他不得參與組織的任何活動。」

  雖然有關影豪的訓練已經準備就緒,但明天只剩半天的時間,能否達到成效仍然是個很大的問題。

  「這樣啊──對了,我們要上哪去?」

  「回我家啦,虧妳什麼都不知道就跟來了。」

  要不是老媽想見妳,我一點也不想在老爸面前帶女生回家。

  「晴羽阿姨還是一樣漂亮呢,完全看不出歲月的痕跡。」

  沒人提起的話,我都忘了老媽是個快四十歲的人。

  抵達家門口時,一位黑人和另一位禿頭男子正站在路燈下聊天。

  黑人是烏伯的擬態,沒意外的話另一位禿頭就是科叔了。

  為什麼是禿頭啦,就不能重新設定擬態的外型嗎?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注意到我們的歸來,兩名怪人抬手打了聲招呼。

  「我們等好久了。」

  「悠雪妹妹的話,要我等多久都行~」

  「這兩個人是誰啊?」

  朝氣蓬勃的禿頭男和悠雪解釋道:

  「牠是烏伯,我是科叔。」

  「我們怪人上街的時候,為了與人群接觸及避免不必要的事故,就會像這樣擬態成人類的樣子。」

  兩眼一亮的悠雪興奮地問道:

  「欸~好酷喔!為什麼是黑人?為什麼是禿頭!?」

  黑人烏伯吞吞吐吐的回答:

  「那個……出了點色彩設定上的錯誤……」

  簡單來說就是腦殘啦。

  科叔則難為情的搔著後腦勺回答:

  「我是因為從小看張泰山打球長大,所以就設定成偶像的樣子了。」

  不必連禿頭也一起設定啦!難不成你很中意嗎!?



 

  「什麼機密訓練?搞得神秘稀稀的。」

  烏伯接過我給的隨身碟,一臉狐疑的盯著看。

  「別問了,你趕緊回基地執行裡面的程式,一字不漏地看完裡頭的東西,明天交份一千字的心得報告給我。」

  「訓練都沒時間了,哪有空還寫什麼心得?」

  「你有八隻手嘛,抓緊時間快回去訓練。」

  催促烏伯回去後,我帶著科叔跟悠雪進到庭院,貌似在庭院搬盆栽的老爸,一看到我們就放下手上的孤挺花走了過來。

  「哦哦,終於回來啦。」

  今天的T恤圖案是在馬克杯裡泡澡的火腿,這些衣服到底都上哪買的啊?

  「伯父,好久不見。」

  悠雪禮貌的點頭問好。

  「這不是小悠雪嗎!?幾年沒看到妳就長這麼大啦,妳爸爸最近還好嗎?」

  「他很好,最近迷上圍棋,整天都在鑽研。」

  兩人一陣寒暄完,科叔才上前鞠躬自我介紹。

  「您好,我是阿科,今天還請多指教。」

  「這就是你說想學摔角的華僑朋友啊,嗯,塊頭不錯很適合!但是我的訓練可不只是腰痠背痛那麼簡單喔!」

  一談到久違的摔角話題,老爸的雙眼就變的炯炯有神。

  「是,我已經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心理準備。」

  「很好,讓我們先跑個七公里熱身吧!」

  「兩公里就好了啦,老爸你倒是省點力氣啊。」

  上了年紀的人,精神太好也令人擔憂啊。

  「哈哈哈我會注意,小科我們走!」

  「好的!」

  在他們出發去慢跑後,我才做了個深呼吸,鼓足勇氣打開家門進到屋內。

  「母親大人,我帶悠雪回來了。」



 

  「然後啊,隔壁林阿姨照上面寫的材料燉了一大鍋松子,真是超好笑的。」

  「確實會有這種以訛傳訛的事發生。」

  坐在悠雪身旁的老媽帶著淺笑回應,從剛才開始淨是悠雪在開話題,老媽除了偶爾回話外,大多時候都帶著平穩的笑容盯著她看。

  自從悠雪進到家裡,老媽先是熱情的請她坐下詢問近況,接著就在客廳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完全把我曬在一旁。

  老媽對悠雪的態度確實很反常,她就從沒這樣對我那樣笑過,我該不會其實是外頭撿回來的吧?

  不管了,這種無法解釋的情形先擺一邊,眼下還有很多事得處理。

  甲爺只需要專心靜養,科叔跟烏伯就照現在的步調繼續下去,影豪從明天展開特訓。

  悠雪則是完全沒有必要訓練,她本來就相當暴力了。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不希望她參加對決,怎麼說也是個女孩子。

  至於我嘛────完全沒有頭緒。

  我應該在後面擔任司令塔嗎?不,這樣太浪費戰鬥服的性能了,但要我直接參與戰鬥又有點勉強,我對運動並不在行。

  影豪說得沒錯,即便身體機能強化了,戰鬥員的力量仍遠不及英雄,正面對決絕無勝算。

  旁敲側擊不失為一個辦法,但就人手看來有些不夠。

  坐在餐桌前聚精會神的我,忽然被老媽的呼喊聲打斷。

  「山陸,去倒飲料過來。」

  「啊,我要麥茶,沒有的話烏龍茶也可以。」

  「欸,現在嗎?」

  「欸什麼欸,反正你也沒什麼事。」

  「……是的,馬上辦。」

  先不提老媽反常的態度,悠雪這傢伙竟然爬到我頭上來了,當自己家就好這種說詞都是客套話好不好。

  我打開冰箱查看,發現還有一罐剛開沒多久的麥茶。

  「也給老爸他們倒一杯好了。」

  替老媽跟悠雪上完飲料,我也倒了兩杯麥茶,算好休息時間端到庭院去。

  為舖軟墊而淨空的庭院變得十分寬敞,自從老爸開始搞園藝後,我就沒看過如此清爽的庭院了。

  「老爸,我端了飲料過來。」

  「正好口渴,謝啦。」

  「阿科,你這杯我先放這裡。」

  「……好、好,我休息一下。」

  汗流浹背的科叔大字躺在軟墊上喘息,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

  才過一個鐘頭而已,老爸的訓練有這麼激烈嗎?

  一口將麥茶喝乾的老爸,從喉嚨發出暢快的聲音。

  「啊──活過來了!運動一下才發現體力大不如前啊。」

  「別勉強好嗎,骨質疏鬆可不是鬧著玩的。」

  不曉得隔壁的毛爺爺摔傷好了沒。

  「別亂講,你老爸我骨頭好得很。小悠雪呢,怎麼沒看到她人?」

  「在裡面跟老媽聊天…………老媽好像很喜歡她。」

  「那是當然的,妳媽一直想要個女兒。」

  「欸~我倒是頭一次聽說。」

  所以我要是女兒身的話,老媽就會用這種態度對我嗎?

  怎麼搞得好像我在吃醋一樣。

  「妳媽是不孕體質,當初我們為了生你,費了好大一番工夫……」

  我伸手制止打開話匣子的老爸,順便收走他的空杯。

  「停、可以了,接下來的內容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哈哈哈,再說她也想要一個接班人嘛。」

  「接班人?什麼意思?」

  「沒有、我什麼也沒說,你聽錯了啦!」

  慌張的老爸一個跳步逃離我身旁,對坐在軟墊上的科叔喊道:

  「小科,再來練習一次卍字固定技!」

  「可是我的飲料還沒有喝……」

  「吃太飽運動會胃下垂的,要來囉!」

  滿頭大汗的科叔放下杯子,重新擺好姿勢。

  「是,老師!」

  總感覺老爸在隱瞞什麼重要的事情,但既然他不肯說,我也只能摸摸鼻子當作沒這回事。

  一回到屋子裡,我就接到愛紗打來的電話。

  『喂喂,山陸嗎?我這邊剛結束影豪理科的補習,然後他申請半小時的午睡許可。』

  「讓他睡吧,熬過早上的三科,時間上就沒有那麼緊迫。另外鍋子送來沒?」

  『剛才送到了,黃隊長還趁烏伯關在房間,和甲爺對飲了一杯茶才走。對了對了、烏伯他很生氣,要我問你裡頭的東西是怎麼回事?』

  「幫我轉達就是那麼回事,要牠確實完成任務。」

  『我知道了,還有其他事情要我轉達的嗎?』

  「暫時沒有了,謝謝妳。」

  我結束通話準備轉身回到客廳,驚覺悠雪站在背後嚇了我一大跳,而且正用一種鄙夷的眼神盯著我看。

  「哇!?……妳跟我媽聊完天啦?」

  「你心虛個什麼勁?」

  「才沒有心虛,別沒事站在人家背後!」

  「……算了,先放你一馬。」

  「所以說我到底做了什麼事?」

  別告訴我妳突然想改喝烏龍茶喔,家裡就只有麥茶啦。

  跟著悠雪腳步來到玄關的老媽,看到我閒著又下了第二道命令。

  「家裡沒零食了,去買一點回來。」

  「又是我嗎?」

  「沒關係啦,伯母。」

  現在才在裝客氣已經太晚了好嗎。

  「不,妳跟我去買吧,我正好有些話要跟妳說。」

  「在這邊說不行嗎?」

  「不行。」

  這種事情萬一被老媽聽到就不妙了。

  「哼,我就不打擾年輕人了。」

  欸欸欸老媽妳怎麼走得這麼乾脆,那聲冷笑又是怎麼回事?妳肯定誤會了些什麼事情!?

  「真拿你沒辦法,走吧走吧,我要吃鱈魚香絲喔。」

  這傢伙果然在裝客套。





  步行五分鐘走到附近的family便利商店,買完東西便在回程的路上閒聊,我這才質問悠雪,有沒有無意間洩露斯特萊斯的事,只見她手指抵在下唇,仰望淡藍色的天空回答:

  「沒有──的樣子。」

  「那陣停頓是怎麼回事?算了,沒有就好。」

  「不過我有提到會雜耍的魷魚。」

  「妳這不是洩漏出去了嘛!?」

  「放心啦,會表演的海洋生物那麼多,不差那一兩隻。」

  「需要我教妳怎麼區分海豚跟海產嗎?」

  烏伯是烏賊啦,搞錯了牠會發火的。

  「你找我出來就為了講這點事啊?」

  「當然還有其他的事……」

  果然還是不該提侵略活動的事,依她的個性肯定會跟影豪一樣,一頭狂熱地栽進去,我卻沒有信心能保護她不受傷。

  「快說啊,婆婆媽媽的。」

  我想起林愛紗之前過的話。

  ──你太見外了喔,這種時候要多依賴朋友一點才行。

  說的也是,偶爾也要依靠一下身邊的朋友。

  反正如果被悠雪知道,我們在幹有趣的事情卻沒找她參加,她事後保證會發火。

  「白悠雪。」

  「嗯,什麼事?」

  我刻意停下腳步,帶著真摯的眼神說道:

  「────我需要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66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dy122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隔壁的同學是戰鬥員(新修... 後一篇:影之痕:望月的騎士 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g8675233沒女友的各位們
宣示主權 加藤惠超可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