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距離-第二十一章

作者:喵江予奪│2019-04-21 15:29:23│贊助:0│人氣:9
上課鐘響,趙宇安比自己晚個幾分鐘才進來。明明天氣很冷,趙宇安卻滿頭大汗。濕漉漉的瀏海浮貼著過於燥熱的肌膚上,跟范夏軒凍得通紅的臉頰成反比。

「你這是怎麼回事?」范夏軒從抽屜抽出幾張面紙遞給趙宇安,後者說了句謝謝後胡亂的擦了起來。

「還不是國文老師,下課前後十分鐘把我當苦力使喚了!」

「正好多運動嘛!」范夏軒從抽屜摸出國文課本。

「對了!老師說等等下課要你去找他。」趙宇安把擦完的面紙胡亂扔在桌腳下,范夏軒見趙宇安還是那副狼狽的模樣,乾脆把面紙一整包放在他桌上。

「我?」范夏軒自覺得最近他沒做什麼會讓老師注意的事。他盯著課本上的課文,腦袋裡飄出最有可能的事,臉色卻也漸漸塌下。

下課過後,果然國文老師要自己跟著他一起走回導師室。臨走前趙宇安別有用意的盯著自己,范夏軒對他吐了吐舌頭便轉身離去。

導師室內只有零星幾位導師跟學生。范夏軒走到國文老師桌旁看著他在整理下堂課的資料。足足過了五分鐘之久,國文老師不停在忙他的事,弄得自己像是變態狂一樣不停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他對國文老師印象很好,上次他給了自己的糖果給予自己莫大的安慰。那顆糖他一直沒吃。

「老師你找我是有什麼事?」范夏軒挺不住時間,他趁著老師在桌上寫字時問了出口。

國文老師停下動作,對著眼前的紙張發呆。最後直接把筆給扔下,轉過身看著范夏軒。這個面對面范夏軒才真正注意到老師的神色是多麼的嚴肅。垂在兩側的雙手止不住習慣,抓了抓褲子。

「我還真是太高估你了。紀冉的事我以為你會處理的很好,結果你卻放任他還跟他一起作威作福!像話嗎?」老師似乎是真的太生氣,以往都以溫柔為名的他現在扯著嗓子對著自己大吼,原本被丟在桌上的筆又被他撿起往桌上摔,筆頭硬生生結成兩半。

導師室內原本只有呢喃低語,忽然有顆如同炸彈威力的聲音爆開,眾人紛紛轉頭盯著自己。范夏軒能感受到旁人的視線,原本想反駁的話像是魚刺般卡在喉嚨,吞也不是吐也不對。

「我真的替紀冉感到惋惜!他的才能還來不及展示就被你給摧毀了!不都要你再三盯著他嗎?為......」

在老師還沒說完時,范夏軒終於忍不住打斷。

「老師!你憑什麼這樣說我?」

摧毀?作威作福?他根本沒有那個意思,紀冉手腳長在他身上總不可能一天24小時都能控制他?難道要把他監禁起來?

看著國文老師沒搞清楚狀況就胡亂栽贓人的模樣,范夏軒握緊雙拳。早在紀冉發生那事時,他就隱約猜到紀冉的意思。但他沒明問也不打算過於干涉。

如果他本身真的在乎這比賽,他明白紀冉的為人他會對此收斂。可當他看見紀冉毫不在意的模樣,內心也隱約明白紀冉這過於慘烈的暗示了。

「老師是因為很放心你,覺得你可以把紀冉拉回正軌。而你卻放任他把人打到住院。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還幫他收拾現場。」

范夏軒心頭一顫,不明白區區一個國文老師會知道當時的情況。

他控制不住臉上的表情,甚至不想去控管。憑什麼把錯都推給了自己?憑什麼由他去判斷紀冉的人生正不正軌?忍吞不請自來的委屈,范夏軒低著頭抿唇。

「你就錯在沒有督促紀冉。如果他這次比賽得獎,他之前的大過都能抵銷一兩個。他的作文前途被毀在你手上作何感想?」

......

毀在我手上?

范夏軒當時內心的駁斥在一語之中煙消雲散。內心只剩下一個想法。"毀在我手上"。

他當然想去伸把手把紀冉也拉起來,但這不是自己一頭熱就能解決的問題。紀冉的意願、紀冉的想法跟心情。在他約紀冉去圖書館時也那麼察覺到一件事。對於彼此的成績他似乎有些在意,但在自己邀約他時,紀冉臉上浮過的表情全被自己收入眼底,那抹不願意且排斥的眼神,雖然只維持短短一秒。

他不是紀冉肚子裡的蛔蟲,儘管自己對他有那麼一絲熟稔,而他內心真實的想法卻是范夏軒最想明白也是最難捉摸的地方。一年級時紀冉對他的所作所為他都一直放在心底最底層的地方。上頭已經有現在太開心的記憶了,那些過往他一直不去計較。只是現在的心情卻讓他逼不得已的將那些記憶大肆翻盤。

紀冉的暴力、惡言相向還有那難以捉摸的性格都傷害他好幾回。創可貼下的傷口看似癒合,卻只要有過大的動作,隨時都會滲出血。甚至留疤。

「范夏軒?你還有再聽嗎?」

范夏軒稍抬起頭看著國文老師,奇怪的是眼前的他卻像是有分身似的重疊在一起。范夏軒又閉緊雙眼使勁的晃了下頭嘗試讓視線更清楚些。

在他還沒調整過來時,一股熟悉的氣味環繞住自己。范夏軒下意識抖了會,忽然有人從背後環住他,那人整身都靠得自己很近,雙手還連同肩膀一起摟著,再順著肩頰骨滑到自己胸前。

「同學你是誰?沒看到我們在講話嗎?多沒禮貌啊!」

那人笑了幾聲。

「老師,你連我長怎樣都不知道了,還有餘地說要來干涉我的人生?」紀冉似乎刻意放大音量,在原本就很安靜的空間裡成為唯一的一個聲音,當然會被所有人聽見。紀冉的企圖在此很明顯的顯露出來。

范夏軒睜開雙眼,發覺視線模糊意外的已經好了。這時他看清國文老師面有難色的死盯著自己以及他身後的紀冉。

「我很抱歉,畢竟你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任誰都會認識你。但看清你長相的人為數不多。」國文老師意圖讓自己扳回一城,卻沒發現他的立場越來越難堪。

連一個認都認不出來的學生,哪來的立場去干涉人家的未來。

「可是,你連我都認不出來,憑什麼要去管我做什麼事?我比不比賽、贏不贏對你來說肯定意義重大吧!一個學校混混因為自己的關切進而扭轉人生。對你的職場成績來看會加不少分吧?」

紀冉吐出的一字一句就像是放大鏡,不停的放大這個名為老師的物體,稍微不慎就會引火自焚。

范夏軒訝異的看著國文老師,後者皺著相當深的眉頭一言不發的盯著某處。他沒有出面反駁也意味著他默認這個行為。范夏軒一直認為這老師很好,但紀冉一口咬定這個罪行,過往的示好或許也出自某種意圖?

「還有老師,你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范夏軒。」

范夏軒想回頭看看紀冉,他卻把一隻手伸了上來一把箝住自己的下巴,不讓自己轉過頭。

他會這麼要求老師,肯定是聽到老師說的那些話了吧?紀冉到底是從哪個地方聽見的呢?他又怎麼會來這裡?

「紀冉,這是你對老師的禮貌嗎?」

身後傳來挺熟悉的聲音,范夏軒趁著紀冉的不注意扭頭一看當下呆愣在原地。

「校長?」

紀冉維持一樣的姿勢,他連帶把自己的身體也轉過身面向校長。轉動的時候一條深藍色的星星圍巾垂落在耳際處。

「臭老頭,管管你的職員吧!」紀冉鬆開束縛,一把拉著自己的肩膀往外走去。一點情面也沒留給那位被稱為老頭的校長跟被當場揭穿的國文老師。

「老......老頭?」

范夏軒在臨走前還能依稀聽見校長正在對國文老師說教。

「你說說你這個當老師的怎能對孩子......」

導師室在走廊的最尾端,原本下課的人潮也因為上課鈴響進而散去。冷風強烈的吹起掛在脖子上的圍巾,它不經同意的鑽入圍巾布料的縫隙趁虛而入。范夏軒打了個冷顫。

紀冉像是察覺到自己的畏寒,一把攬住自己的腰往他懷裡靠去。身旁有了一個高大的物體幫自己擋風,論是多強的風勁似乎也抵擋不了心裡的暖呼。

「你會不會討厭我?」紀冉淡漠的口語彷彿讓人以為他只是隨口問問,范夏軒抬起頭看著他。微皺的眉頭與不安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受傷了不代表討厭,兩者是平行。

一條道路上放遠望去只有一望無際的草原很是平凡,卻看不見終點。而另外一條滿是荊棘的道路,卻能清楚看見沿路上風景旖旎以及在終點上等著他的人。唯有那裡才是光明。

「傻子,你想要我討厭你嗎?」

一直以來離不開他的綽號如今范夏軒倒是送還給紀冉。他傻,他笨,他以為自己會因為這麼點小事就討厭他。范夏軒心裡揚起一股暴風,肆意的擾亂他的心緒。

他抬起雙手撫著紀冉低頭望著自己擺出無辜模樣的臉頰,踮起腳尖朝紀冉乾澀的嘴唇親啄,溫度都還沒傳達過去范夏軒便收回身軀。但他腳都還沒完全踏回地面上,一股力道強把自己又抬起。

溫熱的舌尖趁虛而入鑽進范夏軒因訝異而沒完全閉合的口腔。有如暴雨般措手不及,他恣意的掃過每個角落,范夏軒也順著角度揚起頭試圖讓這場暴雨更暢快的撒下全身。輕闔起的眼皮隱約能看見紀冉鼻尖上的汗珠,明明就是會讓人打顫的天氣,他卻冒出冷汗。

范夏軒收緊手臂,更是賣力的迎接名為紀冉的大風大雨侵蝕全身。

這場滂沱大雨打在身上雖然疼痛,卻也讓人渾身通體舒暢。他也更加與大雨的身心為合。

週五放學後,范夏軒獨自一人走回家裡。今天紀冉相當難得的說他有事沒辦法一起走回家。對於紀冉的私事他其實一概不會過問太多,他怕把他逼得太緊。也認為這是情侶間該有的信任。

在踏進一條巷子後,手機傳來簡訊的震動。范夏軒以為是紀冉迅速的從口袋裡掏出。

"欸,現在有空嗎?上次的人情你還沒還呢!"李睿洋17:40。

看見這有些陌生的名字,范夏軒用了幾秒的時間回顧。是當時救了自己的那個男生。

范夏軒心想反正現在沒事,乾脆把這人情還一還免得後續出了什麼問題。在鍵盤上打沒幾個字時,手機強烈的震動嚇壞了范夏軒。他差點拋出手機,穩住後發現是通電話。

「喂?」

「是我!你看簡訊了嗎?」電話那頭挺安靜的,只有李睿洋低沉的嗓音透過喇叭傳遞到耳裡。

「看了,正打算回你呢。」范夏軒邁開步伐繼續往前走,想起一件事後停下腳步。

「看了就行。那答案呢?」忽地,電話裡除了李睿洋的聲音外,還不時參雜些像是煎肉的滋滋聲。

「你人在哪裡?」范夏軒摸了摸平坦的小腹,不時發出聲音鼓動幾下。

「啊?我在烤肉攤前。要來嗎?」

說到烤肉攤,他回憶起當時與李睿洋相遇的時候,他說他就住附近而已。而附近的烤肉攤也單只有阿伯那間。

「是在眼鏡行附近的那間烤肉攤嗎?」阿伯的烤肉攤附近有間眼鏡行,以前他就是看過同學去那間眼鏡行配眼鏡。

「是啊!你知道嗎?那你過來這吧!」

范夏軒天真的以為李睿洋會在那邊只是很單純的顧客,但到達烤肉攤時他死盯著站在烤肉攤裡正烤著肉著李睿洋。他捲起長袖的衣袖,露出結實的手臂。笨拙的用夾子翻著肉串,而有好幾串豬肉蔥串已經烤焦了,上頭的焦炭似乎占據整塊肉。

「哎!你來了!快來嘗嘗我烤的肉!」李睿洋伸手擦了擦上滿是汗珠的額頭,一塊顯眼的污漬就這麼沾在剛才拭過的額頭。

范夏軒覺得這景象很眼熟,他伸手面紙伸在李睿洋面前讓他自己擦。

李睿洋左看右瞧。他右手拿著夾子;左手正端著肉串盤。似乎騰不開手,他把頭往前頂了頂又一臉無辜的模樣看著自己。

范夏軒手停在空中好一會,他當然明白李睿洋的言下之意,但內心有股強烈的直覺讓自己別這麼做。忽然一股高溫往自己手上襲來,范夏軒反射性的縮回手,一看發現是遞在手上的面紙被火給侵蝕,都已經燒了快一半。

「你在幹嘛!快把紙扔了!」李睿洋高喊著。

范夏軒眼瞅著哪兒能丟這團即將變成火球的面紙,眼尖前面有個水溝他正想往那方向移動,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回頭一望,李睿洋不知何時扔開手裡的那些工具,伸手抓住自己垂在背後的圍巾角。用力一扯把自己強勢的轉過身,他迅速的搶過手裡的面紙,腳連抬都沒抬直接把火球扔到水溝裡,又快又準。

利用紙團來延展生命的火球一碰到水迅速冒出一縷黑煙。靠近一看,只剩下寥寥無幾的星火在溝裡綻放將去的生命,格外淒涼。

范夏軒坐在後頭的擺椅上,手裡啖著焦黑一片的不知名肉串。

「我這有好一點的串,你確定要繼續吃那個?」李睿洋不時回頭盯著自己手上的那串,而他則是繼續烤著已經堆起一座小山的肉串。

「沒事,這不用錢的嘛!」范夏軒肚子本來就餓,導致他現在吃的儘管都是焦炭卻還是津津有味。

「我叫你來也不打算要收錢啊!」

「那你叫我來是要做什麼?」

李睿洋似乎烤得差不多了,滅掉炭火嘴裡叼著一根放在一旁全黑的肉串。

「我阿公他今天不舒服,我就來幫他顧店。我怕我消不完這些串才想說叫你幫忙推銷一下。」

雖然沒有真正的說明,但從李睿洋在烤肉時他就聯想起那天和他遇見時,八卦的鄰居正七嘴八舌的談論阿伯的孫子回來了。他馬上將兩者聯想在一起。

范夏軒這想問問阿伯的情況時,不遠處傳來潑婦罵街的高音頻怒吼。

「我老天啊!瞧你們烤肉的煙都燻成這樣了!」

遠處走來一位婦人,范夏軒對他有點印象。她是極力反對這家烤肉攤的人之一。

「大姊,火我已經熄了!沒煙了!」李睿洋對著自己翻了個白眼,隨後扭頭朝著遠方大喊。

「我都跟你們說過幾次了!你們這攤位能不能移走啊!衣服都是煙的味道!還讓人活不活呀!」

說實話,這位婦人說得很對。烤肉的煙附著在衣物上或是被人體吸入都有害。這點他不得不認同。但是阿伯有他自己的苦衷。烤肉攤一般在住宅區就是很不受歡迎,要是移到商圈還得要花租金。

「行了!你們別吵!」范夏軒拉著李睿洋的袖口。

「不把攤位移走就別想好過下去!我現在就報警來檢舉你們攤車違規!」語畢婦人從口袋掏出手機,正對著螢幕點著。似乎真要報警。

李睿洋見狀箭步衝了上去,一把搶過婦人的手機後往回跑到范夏軒身旁。他低頭一看發覺似乎真的播了電話過去,李睿洋沉下臉掛斷電話。

「你這流氓!」婦人不甘示弱跑到李睿洋伸前試圖搶回手機。礙於身高跟身材方面,李睿洋始終站穩原地,手舉得老高讓人一點溝也碰不著。

「行了!李睿洋,東西快還人家吧!」范夏軒鑑於身高方面還可以,趁著李睿洋不注意,跳了起來一把搶走手機。

只是在范夏軒還沒反應過來時,那婦人似乎察覺到自己的行動,她側身一鑽衝到他面前,待范夏軒注意到時一股力量把自己往後一推,為了撐起身子反射性的把手往旁邊一抓想找個東西來支撐。

「啊!」

手掌心被一股炙熱的火氣佔據,他碰到了剛被李睿洋熄完火的鐵網上,而熱度還未散去,范夏軒被燙得又縮回手。沒了一個支撐點只能踉蹌跌倒在地。手裡的手機早已不知去向。

「你沒事吧!」

范夏軒倒在地面上,他伸手看了眼碰到鐵網的手掌,上面硬生生被烙上一格一格的印子。他不敢出力彷彿只要一個動作他的肉就會掉下來。

李睿洋最先回神,他衝到攤子下拿出一瓶飲用水朝傷口沖下大量的水。手掌原先火辣辣的刺痛感被微涼的水稍稍蓋過。或許是放在攤子下被高溫環繞,這瓶水沒有想像中的清涼,還帶點微熱。

車水馬龍的街口滿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范夏軒端坐在藥局外門口的長椅上發楞。他輕握發紅的手掌,只有一陣陣的刺痛感刺激著神經。

「我買好了。」李睿洋提著一袋滿滿的塑膠袋,還有尖物在裡頭刺得塑膠袋突起。

李睿洋蹲在自己身前摸索著袋裡的東西。范夏軒見狀趕緊要他坐到一旁的空位,但李睿洋搖搖頭執著要蹲在自己面前,范夏軒只好作罷。

食鹽水緩緩撒下,冰涼的液體劃過掌上灼熱的肌膚,原先感到一陣一陣的脹痛感也稍稍消緩。李睿洋又在袋子裡左掏右取,把一些看起來無關緊要的東西暫時放在長椅上。范夏軒扭頭一看......

「退熱貼?為什麼要買這個?」

「啊?我怕你發燒所以就順便......」李睿洋拿出一條燙傷藥膏擠在手指上輕輕塗過手掌上的那些格紋。陣陣的搔癢感讓范夏軒下意識縮回手,卻被李睿洋察覺抹著藥膏的手急忙抓著自己準備收回的手掌,俄頃又放開。

「哪有燙傷會發燒的......你該不會還買了一堆無關緊要的東西吧?那盒突出的是什麼?」

「啊?這是頭痛藥。」李睿洋塗完藥膏便從拿袋子拿出繃帶,一卷一卷的慢慢纏上手掌。

「你該不會以為燙傷會引發頭痛吧?」

「......」李睿洋纏繞的動作硬生生止在空中。

忽然口袋一個震動,范夏軒這回真得抽出手去掏出手機。正巧李睿洋的繃帶也已經纏好。看著被纏得過多的手掌范夏軒忍住笑意。

螢幕來電顯示著紀冉,范夏軒頓了會往右一滑。

「喂?怎麼了?」

「你現在有空嗎?」紀冉那端異常的安靜,偶爾傳來隱約的塑膠袋摩擦聲。

「嗯,有空。」范夏軒瞄了眼李睿洋,後者正在收拾那些不必要的藥品。

紀冉問了問自己吃飯沒,他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很坦白的說沒吃。而在他準備問紀冉要一起去哪吃時,一陣咕嚕聲就這麼傳來,范夏軒還以為是自己的聲音,但撫在小腹上的手掌卻沒任何物理上的鼓動。

「我有一個朋友能一起過來嗎?」李睿洋驚訝地看著自己,原本就不大的鳳眼此時瞪大幾米,清澈的雙瞳正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

電話那頭的紀冉大概不知道自己會這樣回他,大概過了幾十秒才說了句好。

范夏軒掛斷電話,站起身來看著一直蹲在原地的李睿洋。

「走吧!去吃飯。」

「是你女朋友吧!我這樣唐突的過去不太好。」李睿洋不肯起身,抬起頭看起來頗像小狗似的可憐。

「沒事的。他也沒說不行。」

李睿洋大抵還想說些什麼話拒絕,但他身體誠實的反應讓他迫不得已只能跟著自己走。

紀冉約在一家離自己打工的咖啡廳蠻近的一間火鍋店。至於紀冉這倉促的邀約原由,范夏軒沒過問。他不時想起當時電話裡不停響起的塑膠袋摩擦聲,思忖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

「你手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紀冉看見他的第一句話,他箭步衝到自己面前拉起自己被繃帶纏得很慘烈的手掌。

「沒事,不小心燙到而已。」

紀冉那雙琥珀色眼眸袒露著不安。說實話看見有人這麼擔心自己,范夏軒心裡感到一絲絲愉悅,儘管可能不是很好的心態。

他雙手輕撫的那隻厚厚的手掌,滿臉都是不捨。范夏軒見口頭說明他不放心,只能伸出另外一隻沒事的手輕覆在紀冉的手上,示意他沒事。

而范夏軒發現一點怪異,電話裡明明出現過塑膠袋的聲音,此時卻見紀冉兩手空空。但此刻他沒想這麼多。

「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朋友李睿洋。」范夏軒忽地想起被自己晾在一旁的李睿洋,慌忙的抽出手跟紀冉介紹下。

紀冉的臉色從原本的擔憂轉換成一般的冷漠。看了他一眼單說了句你好,便轉頭一把攬著自己的肩膀走進店裡。那表情變換得甚快,都讓范夏軒懷疑他是不是去練習京劇變臉了。

李睿洋連一句回復都來不及說只能倉亂的跟著腳步走了進來。

「要吃什麼?海鮮的好嗎?」紀冉跟自己坐在一塊,相較於往常這次他根本是貼著自己在看菜單。他身上熟悉的棉被味不停干擾著自己的思緒,范夏軒把屁股稍稍往旁邊一退,紀冉竟馬上又貼了上來,像塊橡皮糖黏得緊又扯不斷。

「我想吃辣的。」外面天氣冷范夏軒想吃點又熱又辣的來麻痺自己畏寒的身軀。

「都燙傷了吃什麼辣?你跟我一樣吃海鮮的。」

「可是......我現在想吃辣的。外面有點冷。」

「要不退而求其次,點泡菜的吧!別吃這麼辣的。」

在紀冉去點單時,范夏軒這才能正大光明的看著對面的李睿洋。方才看菜單時餘光能瞄見李睿洋始終低著頭看菜單,不發一語。

「你不說是女朋友嗎?嚇死我了,還以為是個女生結果來個高得像熊一樣的生物。」李睿洋趁著紀冉不在的短暫時間才敢放鬆自己。

「別這樣說他,他人很好的。」像熊?紀冉的確很高,但說像熊范夏軒就可不承認了。畢竟情人眼裡出西施,就算真的像熊起碼在他眼裡是個很帥的熊。

「我說你倆是怎麼回事?感情好到像兄弟一樣。還是說你是GAY嗎?」

范夏軒準備拿起水杯的手愣是停在空中。他其實還沒做好要跟別人坦白的準備,畢竟他還是知道外界不是所有人都會歡他們。只是現在只是向其中一個人承認,居然是啞口無言。這時他才明白店長當時對自己苦口婆心的道理。

啪!

桌子被重重一拍,大力的晃動幾下。玻璃水杯更是被晃盪出一些水出來,像畫作般灑在名為桌面的畫布上。

拍桌的是紀冉,他付完帳把帳單大力的往桌上一拍。其用意范夏軒也是心照不宣。只是自己是習慣了紀冉一貫撒氣的風格,但對面的人就不一樣了。

「我說兄弟你脾氣幹嘛這麼大?有不滿的直說啊!在這拍桌有什麼意義?」李睿洋退去方才的模樣,板著一張極其不悅的神情鄧著紀冉。

「沒事!他沒有惡意!」察覺事態不妙,范夏軒只能當中間人急忙打圓場。

「誰說我沒惡意的?我就是不爽他讓你的手燙傷。」紀冉撥開范夏軒緊抓自己衣袖的手。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去燙到的。跟李睿洋沒關係的。」范夏軒不甘示弱的又抓了過去,只是他這次用他那隻受傷的手。而紀冉下意識想再撥開,大概看見那顯眼的繃帶才又收回手。

紀冉上半身越過桌面,一把提過李睿洋放在椅邊的一大袋藥袋。嘩啦一響,暴力的在桌上敞開那些藥品。范夏軒這才真正看見李睿洋亂槍打鳥而買的東西。

頭痛藥、OK蹦、優碘、棉布、退熱貼、凡士林.......

「你......」李睿洋大概沒預料到紀冉會這麼突然得把藥袋都攤在桌上。而他的臉色越來越陰沉,放在桌面上的手也緊緊握拳。

「如果真的不是你的問題,那幹嘛買這麼多藥?」紀冉隨手拿起頭痛藥,掃視了下盒子又隨意的丟回桌上,圓筒形的優碘還滾了幾下撞上凡士林。

「是啊!就是老子害他受傷的。那你說想怎樣?賠錢?我買了這麼多藥總也能抵掉吧?」李睿洋一掌拍下桌子,示意不滿。桌上的水杯又撒出一條直線的痕跡,狠狠朝藥品潑上。

「你買的這些東西告訴我哪個是燙傷需要的?」

紀冉的一番話著實的讓李睿洋啞口無言,咬牙切齒卻說不出半個字。范夏軒不忍見到他這樣,畢竟都是替他買來的東西。雖然是無關緊要的。

「那你說你想怎樣?」

紀冉默不作聲只是一直盯著對方看。范夏軒知道紀冉根本不是為了這件事去找碴,而是當時李睿洋的那一句無心之話。

見紀冉一直沒下步動作,范夏軒大概知道他沒有想繼續下去的意思。只是李睿洋已經怒氣到達臨界點,只要紀冉一個動作不對大概就會爆發。

范夏軒腦袋蹦出一個想法,只是有點難執行。且紀冉買不買單也是個問題,但乾處在這也不是辦法。

「紀冉......別吵了好嗎?」范夏軒輕呼紀冉,那聲音他刻意裝得柔呼呼輕飄飄的,他兩手輕扯紀冉的衣袖,上半身往他身上貼了上去。

果然,他明顯感覺到紀冉僵住,他扭頭看了眼自己。眼神裡含著一絲絲訝異,而方才冷漠的氣息也一併散去。他大概知道自己的意思,朝李睿洋擺了擺手。起身抓著自己往外走去,也不管火鍋上來了沒。

范夏軒看了眼李睿洋,他一臉惶恐的看著自己的離去,支支吾吾卻什麼話也來不及說。

紀冉拉著自己的手臂頭也不回,不停往人群裡鑽。

「哎!」

紀冉用力的把范夏軒往牆面甩去,正當范夏軒以為自己會撞上牆面時,又一股力量把自己拉了回來。紀冉強壓著自己輕撞上牆面,撬開范夏軒的牙關迅速的鑽了進去。范夏軒反射性的閉上雙眼,沒了視覺上的輔助,口腔裡那不請自來的異物刺激的神經,從口腔慢慢擴散全身。

范夏軒把手搭在紀冉腰側兩邊,慢慢的輕撫最後搭在脖子上,施了點力。

紀冉的吻從一開始細雨長長到最後如同烈日暴雨般,令人灼熱難耐。從嘴角流出的唾沫順著脖子滑進衣服裡,紀冉終於鬆開已經有些紅腫的雙唇,又順著唾液的流線舔舐到范夏軒的衣服裡。

「別......」范夏軒還是有點理智的,他輕推開這頭失去理智的野獸。儘管下腹有些難耐。

紀冉鼻尖抵在范夏軒滿是汗水的鼻子上,那雙被折磨到泛紅的雙眼像是盯著一隻明明到手卻無法任其擺佈的獵物。

「誰讓你這樣引誘我的?嗯?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紀冉沙啞的嗓音宛如數萬隻螞蟻從耳道裡鑽去,酥麻的癢感撓得心裡很舒爽。

「我這不是怕你們吵起來......」范夏軒尷尬的撇開視線。當時他腦袋裡就蹦出這個想法,主要是想讓紀冉轉移注意力。看來這方法挺行的。

「下次不許在別人面前這樣,懂嗎?」紀冉恨得牙癢癢的最後又朝范夏軒唇上狠狠啃咬一番才肯放行。

夜深人靜,只有一輪月光高掛天上。回家路上的小巷內沒有路燈,只有趁著縫隙溜進來的一抹月色。路邊幾隻小貓看見人們走近飛快的越到一旁的汽車底盤下。

紀冉輕牽著自己的手,穿過幾條無人小巷最終停在自家門口。他始終牽著的手一直沒鬆開。察覺紀冉的不對勁,范夏軒扭頭看著他。

「怎麼了?」

紀冉揚起嘴角,隨後便鬆開那已經布滿手汗的手掌。

「沒事,回家手要再重新包紮。你家應該有藥吧?沒有的話我再去幫你買。」

「有!我家有,你別再買了。」范夏軒對他撒了謊。家裡根本沒有藥膏跟繃帶。

語畢,紀冉沒有多做回應只是盯著自己。被那熱烈的目光注視著范夏軒率先扭開視線,抓了抓頭。

「要不要進來?」

紀冉又笑了,那看起來帶點天真的笑靨。他搖搖頭拒絕了。范夏軒直覺上覺得紀冉不對勁,想問點什麼但又抬頭看見紀冉的雙眼,那些話語卻堵在咽喉。

被月色照亮的寶石,在沒有夜燈照耀下格外清楚。寶石裡的黑曜石帶點透色。而紀冉眼裡透出的神情,使得范夏軒的心臟不自覺加快。

進門上樓後,范夏軒率先走到窗邊,只有孤零零的一棵樹在夜風中搖擺,已經看不見那人的身影了。他呆坐在床邊看著時鐘發呆。心裡不停出現紀冉那耀眼如光的雙眸裡吐露出的情緒。

他只希望是自己的錯覺,紀冉看起來不對勁。

手機在自己口袋裡,他點開簡訊在訊息窗格上停頓半天。

"回家好好休息。"10:20。

或許還在忙著沒注意手機,范夏軒等了三十分鐘紀冉一直沒回復。途中他不停點開手機螢幕,見沒有回應又關上。重複了十幾次。

最後一次,他餘光瞥見李睿洋的名字。點開來,簡訊只停在今天去烤肉攤的時候,草稿上還留著自己還不及傳出去的一個好。范夏軒刪去草稿,朝螢幕快速的打了幾個字後便闔上手機扔到一旁轉身朝被窩躺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65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e224996d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距離-第二十章... 後一篇:距離-第二十二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nale8763
我叫你給我ㄊ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