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芙月---第八章 殞神撻心

作者:篝│2019-04-21 15:15:48│巴幣:1,000│人氣:111

真如辛艷柔所言,沒過多久,橫岳派系一行人開始感到暈眩發軟,其中一名弟子開始嘔吐起來,其他人本來就滿心不適,可就像是瘟疫染病一般,一個人起始,接著下一個,一個傳一個開始人人頭暈目眩,手腳乏力,拼命嘔吐,有些人自持身份,拼命忍耐,辛艷柔也只嬌媚可人,笑語晏晏:「不吐也行,不過落蠱的時間要是長了,只怕是更加難解。」這下連拼命忍耐、自重身份的人們也忍不住俯身狂嘔起來。



一時之間整片峽谷不僅瀰漫一股酸氣,不知情的人經過,還不曉得發生何事呢,衡岳派系一方面惱恨詭域派系的狡詐陰狠,一方面又有些感激對方沒下辣手,一方面對其手段及方式感戒慎恐懼,一方面又忿恨自己派系的顏面都被丟盡,一時之間衡岳派系的人們心中彷彿打翻各式調味料般,五味雜陳。


在一陣灰天暗地的嘔吐之後,橫岳派系眾人每個幾乎是下盤虛浮,意識不清的癱軟狀態,就算連申泰守、莫無殤、白凌晏這般的高手,也都是眼冒金星,身體不適,氣脈不暢,幾乎要將五臟六腑給嘔出來。


又過了一盞茶時間休息,一行人才逐漸止吐。
而在此同時,詭蜮派系眾人一直是氣定神閒微笑望著對方,默不言聲。


就在橫岳派系眾人原地調息打坐的同時,神色顯得慘白的莫無殤突然神色大變,一陣痙攣、呼吸急促且麻痺,此時他瞳孔放大,睜開無神的雙眼捕捉著什麼,一手頓搥著胸口大口想呼吸新鮮空氣,奈何似乎徒勞,最後莫無殤佈滿血絲突起的瞳孔,定睛於辛艷柔的臉上,一手顫抖著指著辛艷柔,卻半句話都說不出口,辛艷柔如沐春風般和煦的微笑突然凝住。


這下猝變陡生,所有人不由得大吃一驚。

「怎麼會...?」辛艷柔疑惑道,眼中的愕然不下於橫岳派系眾人。

隨後莫無殤的身子一軟,便頹然倒下,此時,橫岳派系眾人各個尚渾身酥軟、自顧不暇,見己方的掌門世尊中毒倒下身亡,橫岳派系莫不激昂憤慨,看似緩和下來的神情與形勢,瞬間又變得仇視起來。


詭蜮派系眾察覺對方的敵意與蠢動,也開始摩拳擦掌起來。



崔汲趕忙過去,想一探鼻息,卻被雖體力不支,頭暈目眩卻堅持護住師尊的橫岳派系眾給擋住,他忙道:「讓我過去,說不定還有救。」但橫岳眾人卻用敵視與不信任的眼神對他怒目而視。

「今天,詭蜮派似乎是欲滅了橫岳派系了不可?那又何苦惺惺作態剛剛那番姿態?」申泰守此刻精力不足,精神甚是頹靡又喘著氣,卻不願意任人擺佈,雖然氣勢不如方才,卻依然保持著傲然的風範。

白凌晏此時的震驚不下於眾人,她估算了現下的情況,一刻鐘前對方看似對己方只是小小示威,如今卻在大眾面前毒殺己方重要的掌門人...,可辛豔柔方才那神情卻不似作偽,唯一能解釋的只有對方內部鬩牆,有部分的詭域派人士打算趁機滅了橫岳派系,此時自己眾人身處險地,情勢凶險非凡,唯一能求助的似乎只有朱成。


突如其來的變故也讓芙月和崔汲訝然,看莫無殤中毒的症狀似乎是...,芙月隨即疑惑地望向崔汲,崔汲搖搖頭表示不解。

眼見兩方人馬劍拔駑張就要魚死網破,最壞的打算是全軍覆沒,此時的她已無退路,白凌晏輕喚芙月到身邊,顫抖著低聲向芙月詢問:「你能像救我的時候一樣,救莫世叔嗎?」

芙月搖搖頭:「如果我救了他,就要殺一個與他同等質量的人...。那我要殺誰?...殺你嗎?不,你也不一定可行。」芙月為難的道。



「同等質量是什麼意思?」白凌晏不解地望著她,她完全不明白,人怎能用質量去衡量。

「我之所以能殺你,是因為我可以救你。」芙月無法跟她解釋,自己論述的生命質量究竟來自什麼作為基礎,那只憑一種感覺去權衡,問題是生命何來輕重之分?她明知理應如此,但她所能感知,每個人的存在度又是如此的直接,如果硬要說,或許那是一種能左右別人生命的強度。

「世間有一種均衡,而我必須維持種均衡,如果我打破了那種均衡,那麼我就會死,這就是我的狀態。」芙月只能說到這裡。

檀青此時上前向崔汲躬身,附耳悄聲道:「敵人頑強不屈,未免夜長夢多,還請前首領示下,要不要趁勢全數殲滅。」


「萬萬不可。」崔汲知道,一旦下手,就是破壞整個武林平衡跟全滿月大陸結下樑子,到時候甚至連皇族都會有所動作下令大清算來殲滅詭域派,一但至此,詭蜮派在滿月大陸恐怕連立足之地都沒有,不可不慎。

「申掌門,我知道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說什麼都難以自清,但是如果我派要殺你們,現在就可以動手,全然無須在這裡與你們辯駁,切莫被有心人利用。」崔汲知道此刻乃命懸一刻關鍵,一旦橫岳派系的情況恢復,隨時會與詭域派以命相搏。


「申世伯,他說的有道理。」白凌晏蹙眉,眼見芙月無法救莫無殤,眼前事態嚴重,只得專注眼下,依狀況行事。

「道理?白師侄莫被邪教教徒所蠱惑。如果他們無意為敵,又何必把你莫師伯毒死,方才是我們運氣好,但接下來只怕也是要換我們了。姓崔的,有種就現下把我們都殺了,不然等我復原絕不會饒過你們。」申泰守越說越怒,對崔汲態度更是疾言厲色。

崔汲本來就不善與甚怒之人辯白開口,情急之下,更是無法招架,只能期期艾艾望著申泰守,卻一句話再也說不出。



「呵,事情明擺著,現在光我這個名不見經傳,跟你們一點瓜葛也沒有的小子,只要輕輕動手,就可以趁你們虛弱,把你們通通殺光,何必那麼麻煩毒死你們,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看不出來,真是枉為一派掌門,也枉費你的徒子徒孫這麼信任你這個糊塗老兒。」芙月此時突然對申泰守道。



「你是誰?是什麼來頭?何來對老夫指手畫腳?」申泰守自從成為掌門從來沒有人對他不敬與諷刺,此時一個毛頭小子,突然跳出來指責他,不免讓高傲的他憤怒已極。



「我無門無派,一介路過的無名小卒,只是現在莫無殤莫掌門死得不明不白,是不是詭域派系作祟還難說,萬一是有人要挑起你橫岳與詭域兩派之間的戰爭,讓你們自相殘殺藉此坐取漁翁之利,目的欲讓兩派死傷慘重,橫岳派系元氣大傷,身為執掌世尊,如此意氣用事,屆時成為千古罪人,對得起橫岳派歷代掌門嗎?」
芙月侃侃一席話,聽的申泰守冷汗涔涔,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一向固執,方才憑血氣之勇,也的確未曾替底下的徒弟們深思,一腔熱血完全就是衝動行事,現在仔細想想,剛剛崔汲的話的確有道理,只是橫岳派系和詭域派系立場一向涇渭分明,他們一直自詡為名門正道,對詭域派系一向就是邪魔歪道充滿偏見的印象,此次變故猝不及然。而茫然中蠱解蠱更讓他等人實在一口惡氣憋在心裡,憤恨不堪,昔日好友又突然猝死在自己眼前,不由得氣急攻心,更恨不得想要與該死的詭域邪派同歸於盡。


芙月見他陷入沈思,知道自己的話已奏效,一旁的白凌晏也悄悄道:「是非尚未釐清,師伯能拖一刻是一刻,目前別與他們翻臉,等我們身子利索再好跟他們算這筆帳。」


「讓...讓我看莫掌門中的是什麼毒。」崔汲對橫岳派系眾人道。

「前首領,事已至此,藥石罔然,也是遲了。他們愛怎麼想我們詭域派系就隨便他們吧,反正在他們眼裡我們從來就是邪門外道。就算我們光明磊落、敢做敢當,有所為有所不為,他們總會栽在我們身上的,這些年來他們往我們身上扣的屎盆子還不夠多嗎?我們說什麼他們也不會相信的,何必理會他們。」

「聽著,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做的,要報仇,要殺人儘管來找我。」鄧維迴身對申泰守等人說道。


「...別胡說。讓開。」情急之下崔汲仍執意向橫岳派中人道。


白凌晏此時向橫岳眾人遞個眼色,橫岳眾徒才憤憤然緩慢地退開。
崔汲探了探莫無殤的脈息,又翻了翻他的眼瞼和舌下,沈吟了一會兒,神情肅穆又沈重的對著所有人道:「...果然是殞神撻心。」

「還說不是你們詭域派系搞的鬼。」申泰守捂著胸口怒道。崔汲黯然不語。

殞神撻心———詭蜮派著名的七毒之一,起源不明,據說是滿月大陸的上古劇毒之獸的肝臟提煉,是詭域派的母毒原種,所有的蠱與毒術都可藉由此毒所煉化,毒性極強,中此毒者日常無事亦可像常人般活動,但一但經各種平時看似無害之物混合誘發後,斷無藥可治,就算找到誘發之物暫時解其毒,也會再因其他不同尋常物誘發,依混合物強弱造成中毒者心神損耗盡皆不同,但必然會死,只死狀痛苦程度不同。


快者會在短短數分鐘神元聚散,施放時帶有極淡的檜木芳香,可以混淆中毒者神智,實際上是精心調製的神經毒,能透過呼吸、皮膚、眼、消化道、粘膜、唾液等吸收,中毒者會神智散亂,因毒入侵神經系統造成胸悶無法呼吸到空氣,會下意識敲擊胸口奮力吸氣,故又稱撻心。

但讓崔汲想不透的地方,到底是誰處心積慮使用『殞神撻心』卻不傷害到其他人,為何又是針對莫無殤而不是其他人,是想殺人滅口嗎?
而到底又是誰念茲在茲促成這次鬥爭,又處處挑撥兩派欲使雙方發生全面戰爭。


此時橫岳派系已有人緩緩護住白凌晏與申泰守,其他人的狀態雖然無法恢復完全,也各持刀鞭進行防禦狀態,看來再不多時橫岳派系中人就要恢復了。


就在此時,一陣風也似翠環鈴鐺輕響,一名赤足女子身着全白,頭戴銀線環帶,手腳纏繞銀絲鈴鐺,躍然而下,其姿態甚是優美,風吹翩然, 笑聲鶯囀,悅耳動聽,又彷彿天真無邪,比之辛艷柔的婉媚纏繞,更加嬌憨,動人又惹人憐愛,一雙眸子水靈靈,其人似粉雕玉琢五官精緻,白嫩嫩的臉蛋鋪上一層粉嫩嫩的緋色,與其稱貌美,不如說甚是靈動可人。


她一現身,詭蜮派系齊唰唰跪了一片請安:「恭迎首領聖駕。」
只見她淺笑盈盈,對眾人視若無物,也不在乎橫岳派系眾人,一雙美眸,目若秋波望著崔汲,拉著他的衣袖笑道:「二師哥,好久不見哪。」

「韶師妹你好。」相較於韶靈的親暱的態度,崔汲明顯顯得有些疏離,只淡淡的回了一句。

韶靈望著站在崔汲一旁的芙月,神情愉悅的就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臉上紅霞掠過,卻不羞澀,坦率稱讚道:「好俊俏的少年郎,二師哥他是你什麼人?」

「一個道上認識的兄弟。」崔汲面上依然清淡,一句話就打發掉韶靈。


「呵呵,多年不見,二師哥依然冷淡,莫不是還在為過去的事生氣?」韶靈試探性的問著崔汲,嘻笑可人的神情透露出少女的姿態,不禁讓人心生憐惜,除了詭域派系眾人以外,誰也不知道這麼一個鮮靈軟萌的小女孩怎麼會當上詭域派系的首領,而崔汲又為何如此不待見她。

崔汲蹙眉不答。

韶靈對崔汲面兒上笑嘻嘻的宛若妙齡少女,孰料,一回過頭朝向橫岳派眾人,立刻面如罩了一層嚴霜,神情睥睨,傲然冷酷,對著檀青、鄧維、辛艷柔清冷直言道:

「全部殺光,不留活口。」

「得令。」詭蜮派眾人回道,便準備動手。

橫岳派系眾人一悚,沒想到此女看似面如桃李,竟是如此狠辣,連見慣江湖血雨腥風的白凌晏見她變臉如同翻書一樣,都不由得冷冷打了個激凌。

就在詭域派即將動手之際,崔汲忙喊道:「不可,師妹。」

「怎麼了,二師兄?有什麼問題嗎?」面對崔汲,韶靈又恢復那少女般可人微笑,其甜美的姿態,讓眾人摸不清她的真實真面目。

「妳滅了橫岳派系,元簇和玄若宗肯定不會放過詭域派系的,到時候說不定連弦笙門都不會放過我們。」崔汲忙道。

「二師哥不是已經脫離詭域派了嗎?何必在乎詭域派興衰呢?」

被韶靈這麼一回,崔汲不由得默然。

「我們詭域派也沒在怕他們。」韶靈冷冷一笑,目光如灼地盯著崔汲輕輕道。此刻的她完全不若方才天真無邪,其森冷霸道的姿態完全不負其詭域派女魔頭首領的稱謂。

「更何況枕夙莫掌門中了我們的『殞神撻心』而亡,今天若不殺了他們,改天就是他們來報仇血恨了,難道二師哥要縱虎歸山?」韶靈一字一句看似鞭辟入裡,說的崔汲更加回不出話來。

「我只問妳一句,使用『殞神撻心』殺莫掌門是你還是大師兄下令的?如果這件事是你們做的,我就不再管。」默然良久後,崔汲忽然迎上韶靈的目光,問道。

「不是。我們沒有人下令。」韶靈目光一動,冷靜地回覆道。

「那就必須撤查出來,不要讓他們往詭域派潑髒水,否則他們就會把矛頭對象詭域派,將所有罪責讓詭域派承擔,讓我們蒙受不必要的冤屈,置我們於死地。」崔汲冷言道,其言語中隱含的肅殺氛圍讓人不寒而慄。

「我們詭域派何時少承受他們的髒水了?」韶靈彷彿毫不在意,坦然一笑道。

「那不一樣,那時候沒有一門之主死在我們的地盤,也不是受我們的母毒而亡。」崔汲的言語隱含巨大壓力。

「有人在你和大師兄背後弄鬼。」崔汲又補了一句。

韶靈森冷的眸子一凜,微一沈思,冷然道:「放了他們。」

韶靈轉而對申泰守和白凌晏道,依舊一派居高臨下的姿態,嬌小的身軀與傲慢的態度全然不相符,彷彿完全不把對方放在眼裡:「橫岳派其他人不是我們所害,而莫掌門也不是我們詭域派授意所殺,但他的確是死在我們的『殞神撻心』下,一個月為期,這件事我自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我怎麼相信你們?」申泰守大聲道。

「就憑我韶靈剛剛不殺你,我不在乎你相不相信,那與我無關,但我會查出是誰想暗算我們詭域派系。」說罷,毫不客氣瞥了兩人一眼,逕自率領詭域派眾人翩然而退,獨留橫岳派系與芙月、崔汲等人茫然而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65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yde1969198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芙月---第七章 風蠱... 後一篇:芙月---第九章 無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ovey520067喜歡文字的你
更新文章,歡迎來小屋逛逛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