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轉生.修女 第六章 異鄉人

作者:笨小辰│2019-04-21 13:17:39│贊助:0│人氣:15

    在這之後,水災、逃難、學習、練劍已是我的日常生活。
還好媽媽沒有那麼絕,她將禮拜日當作休息天,好讓我放鬆一下。

就這樣,一下子就過了兩年…來到了我出生後第四個冬天。
冬天嘛…如果就我們村子來看的話,除了早晚溫度比較低以外,說真的沒有其他特別的感覺。

然而冬天對我們村子來說可是一個最閒的時候,以我們村子來說冬天只有三件重要事情要做…

第一件就是繳稅:
這個國家一年收繳兩種稅,所得稅和聖教稅。
所得稅其實和我們沒什麼關係,因為我們村子的所得實在太低…低到我們村子被國家赦免繳這個稅了…
因此我們只需繳聖教稅,不過聖教稅也是看所得來收的關係,實際要收的非常的少,大家都能湊出來。

第二件就是禱告:
是的就是禱告,就讓我來解釋一下為什麼吧。
由於我們的村子因為太窮的關係,沒有辦法養教堂…所以我們村子能見到聖職人員時間,只有冬天從森林教堂來回的聖職人員。

第三件就是被救濟:
恩…你沒聽錯就是被救濟。
每年的冬天都會來一筆援助資金,這是由上繳的聖教稅統合,扣除教廷要用的費用後…將剩餘的款項發給我們這種需要被救濟的人。
但由於我們每次都是收的比繳的還要多,這也是大家對繳聖教稅沒異議的原因。


除了這三件事情以外,我們村子已經沒有大事了。
也因為這樣,我開始了我的提娜爾村改造計畫。

我經過兩年的考察後,終於了解了村子附近的地形。
我打算仿效古人方法與媽媽所教東西,打造出能抵抗洪水又有蓄水能力的水路。
雖然不知究竟能做到什麼程度,但我想已經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當然我會如此說,那便是因為我沒有什麼把握…而且村子的民情我也只能試試看。

我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以村子為中心挖左右對稱半徑約一千公尺的人工河。
河不只是要挖一條,我的打算是挖好幾條做得像磁力現一般來分散主河的壓力。
還好的是度量衡與我以前世界一樣,所以當我和申洛德討論時,他還聽得懂。
我預計要在人工河的中段挖個湖,這湖用於灌溉和蓄水。
但話雖如此,現實的是我要做這項工程就必須要有大人支持才行…而問題也是在這裡,我要如何獲得大人的支持呢?

所以最後我只能和申洛德談談了,設法說服他去與村長溝通。


當天下午──


    在辛苦疲勞的練劍下,我突然發現一件事…
那就是我父母根本不把我當作四歲的小孩來看,是因為我長得太快了嗎?
我說真的,父母所教的早就超過我這個年紀該學之物…還是說因為我是個特例?
雖然說我長得較高,但是好歹也緩和下來了…我現在的身高與其他四歲孩童無疑,更應該適可而止啊!

好吧,我是特例沒錯…畢竟我有神的外掛,但也不能因此虐待兒童啊!

終於在爸爸的教育下,我和申洛德迎來了短暫的休息。
呃…申洛德,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恩?好啊…
他雖然說好,但是他有些遲鈍…與之前說話方式有些不同。
不是我有什麼意見,只是說…這是妳第一次要我幫忙,我有些驚訝。
他就在我要向他提問時,慌張的解釋…試圖表示他沒有別的意思。
呃…是啦,但是因為我沒法獨力完成,加上要進行需要很多人所以…
我欲言又止,他看了看我…思考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
好吧…我先聽聽看,看看是否可以。
我簡單講解了一下我想做的事,他聽了後眉頭都皺了起來…我無法得知他是否理解我的意思。
我可以理解妳想改變村子,因為我也想…
但是我只有九歲,我只能將妳的原話轉述給我爸爸而已…
沒關係,這樣就好了。
我點頭笑著,因為能夠傳達我的意思已是最大的幸運了。
對了,我建議妳還能和一個人說…
誰!?」
伯父啊,伯父他在巡防隊和村子中都有很高的名望,請他幫忙成功率必定增加。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
一聽到回答,我跳了起來。
我怎麼會忘記了爸爸呢?
爸爸他也是名人啊,我家還有一個幫手啊!

我先回家,和爸爸說說看…妳也和伯父說一說,互相努力。
好,麻煩你了。
我和申洛德道別之後,我馬上就去找爸爸表達我的想法,並且尋求他的幫忙。

當然,事情成功但卻透出了一些隱憂。
爸爸聽完我的話後,露出與申洛德一樣的表情…宛如已經告訴了我答案一般。
…不行嗎?
其實不是不行,畢竟我們很窮想改變是正常的…
但問題也是在這裡,村子中的大家已習慣這樣的生活了…若沒有特別原因激勵或者是強大的權力執行,這件事是沒辦法成事的。
爸爸講出了我擔心的事,但是我還是希望試試看。
爸爸~難道不能試試看嗎?那怕一次也好…
我開始展開我訓練已久的撒嬌功夫,企圖將爸爸攻陷…
果然,沒有一下子爸爸就陷落了。
好吧…好吧,爸爸會去試試…這樣可以嗎?我的乖女兒?
爸爸無奈又沒辦法,看到爸爸為難的樣子…我便一把將他抱住。
爸爸謝謝!
不會…只要是妳我再難也要試試看。
只是說…妳究竟是是在那裡學來這些東西的?媽媽教妳的嗎?
爸爸這一問,我瞬間緊張了。

糟了!我竟然忘記我的年紀是不會有這些想法的…我該怎麼回答才好?
媽媽曾經說過類似的東西…因此我就在想為什麼這裡不能…所以…
我斷斷續續的回答,宛如做了虧心事一般。
小芬妳沒做錯,這些東西在外面的話是很常見的…
我和你媽剛到這裡時,也曾經想做…
但是呢
爸爸欲言又止,似乎有些為難。
唉…只能說受到了村子氣氛的影響,人都變得有些惰性了,或許現在是一個契機也說不定…接下來就交給爸爸了。
太好了,爸爸我最愛你了~
爸爸並沒有多想,同時也對我承諾…讓我整個高興到不行。

看來目前都很順利,接下來就是運氣了。


當天晚上──

    我優雅地吃完飯後,全家在類似客廳的地方喝茶聊天…
這時!

叩叩叩叩…

大門傳來了敲門聲,使爸爸在這愉快的時間皺起了眉頭…
去吧…說不定是很重要的事。
媽媽勸說著。
恩。
爸爸對打破這家庭時光的門外人感到不高興,但還是站起來去開門…而我也好奇門外是誰,所以跟在爸爸後面。

門一開,只見申洛德站在門口毫無表情的望著我們…似嚴肅似無情,看得我心都顫抖了起來。
伯父,我想和你借一下娜爾芬…我很快就會帶她回來。
申洛德以最簡潔的方式說明來意,但爸爸聞言後就更不高興了。
為什麼?今天已經晚了,難道不能明天嗎?
這是為了趕上明天的村內會議,因此我爸爸才會想請娜爾芬馬上講解她的想法…我想她應該已經和伯父提過了吧。
這句話,讓爸爸深思了…似乎正在思考要不要讓我去。

不會吧…爸爸妳女兒可是和村長處的不好啊,你確定要讓你的乖女兒我去嗎?

就讓小娜去吧,我們的女兒是聰明的她知道要如何表達自己要說的意思,放心吧。
結果是媽媽出賣了我,並且輕輕的將我推出去門外。
媽媽我…
好吧,既然娜絲都這樣說了…那就讓娜爾芬去吧,
小芬記得快去快回…要長話短說。
就在我想要表達自己的意思時,爸爸便答應了…
他輕輕拍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開口:
小芬這是妳必須要自己面對的如果妳想要完成你的想法,妳就必須站在大家前面獲得認可,這只是第一步而已。
這…好吧
對於爸爸的話,我自己相當明白…
只是,我完全沒想到會這麼快就到來了。

在我答應時,媽媽對我點了點頭笑道:
去吧,要表現出女士一樣的優雅,並以女士的柔雅之語向村長表達妳的意思…加油哦,我們驕傲的女兒。
恩,我去去就回。
話一完,我朝走向申洛德去,他牽起我的手…準備向村長家手去。
臨走之前,我回頭看了站在門口的爸媽…他們以溫柔的笑容為我打氣,輕輕地揮手為我送行。
那怕我們已經快到村長家了,他們仍舊站在門口望著我們…

我一定要成功,既然打算做了…我就不能猶豫!

一進門,村長已在客廳等我了…讓我整個都緊張起來。
歡迎,洛西絲娜爾芬‧羅莎伯…
我是村長安德伊凱特‧薩羅德,這次應該是我們第一次正式對話吧。
村長一見我便已似笑非笑的語氣說了這段話,讓我一時間摸不著頭緒。
是的,村長大人。

於是,我花了一番功夫說明我的想法。
這段時間中…村長一句話也沒說,毫無情緒看不出想法,宛如這一切都和他無關。
雖然我面對這樣的村長有所畏懼,但是已到了這一步…便無回頭之說。
…所以妳的意思是挖好幾條人工河繞過村子,將水引到下游…同時,為了蓄水要在人工河的中段挖人工湖,然後將挖出的土用來建堤防對吧。
村長概括地整理我所說的話,雖然正確無誤…但他的表情讓我覺得他不關心這件事,讓我感覺他完全不想聽一般。
是,下游河道較寬加上沒什麼住人,我認為這樣可以減輕我們所在之處的壓力。
我戰戰兢兢地回答。
村長聽了我的回應,一改一開始的懶散坐姿…整個人坐正散發出政客的味道。
申~你先去睡。
突來的一句話,讓我們愣了一下…因為誰也沒想到發突然會有這樣的發展。
…這…這…父親大人,我已答應了克庫斯伯父,要親送娜爾芬回家…
申洛德慌忙解釋,企圖改變這突然之舉。
沒關係,我等等就送她回去。
但…
你不聽我的命令嗎?
在申洛德企圖再說話的同時,村長的一句大吼止住了所有的聲音…威嚴之氣在此刻展露無遺。

我該怎麼辦?
依照這樣的走法無論哪一個都是不好,是村長還在記恨我嗎?
若已常識來說我的處境現在是很危險的,但是讓申洛德與村長鬧翻的話,對我也沒好處…
我該怎麼辦?該在此一賭嗎?

這時!
我的腦海閃過父親的背影…

這裡的房子隔音設備不好,剛剛一吼勢必會傳出去的。
依爸爸的個性,現在依然還在門口等我…那麼爸爸必會聽見。
所以一但我出事,爸爸必定會支援我的。

好!賭了!

申洛德,你先去休息吧…
村長大人等等會送我回去,在這個時候由大人陪同的話…會比你在更安全的。
村長只是要問我一些比較深奧的問題,怕你太累先去休息吧。
我開啟媽媽所教的「女士交涉笑容」,這個笑容可以遮蔽我的膽怯和心思…雖然我現在身體都在不爭氣地顫抖的。
可是…
就在申洛德開口時,我微笑地向他使了一個眼神,搖搖手要他放心。
他看了之後雖然有所猶豫,但是還是照做了。

在申洛德離開之後不久,村長開口了:
不錯,優秀呢…
以近乎完美的笑容遮蔽情緒,真不愧是路娜絲親自教導的女兒…
但是!
村長的話還沒完,他便瞬間彈指!
彈指的那一霎那,某股無形能量穿透了我的身軀,壟罩了整個客廳讓我整個冷汗直流,壓力瞬間倍增。
如果這樣的話,聲音便傳不出去那妳要如何求救呢?
妳很聰明,但也因為這樣所以大意,妳以為只有妳爸爸會使用魔法嗎?
妳可知這時我只要有人在外面擋著,妳爸爸便進不來了
妳並未想過,妳所想的事情似乎並非完美嗎?
既然知道魔法的存在那必定有人在教,而我是村長是這個國家最小的官員同時也是一名退休騎士,我自然也會。
今日一會,全是為了證實我的想法,因為妳太特殊了妳到底是誰?
…我?
被這一問,我了解村長再問什麼…全身顫慄害怕之感已讓我的笑容快掛不住。
對,我不是問洛西絲娜爾芬‧羅莎伯而是在問妳──轉生者。
坦白說妳父母是誰,根本我不在乎但是我兒子被妳迷的神魂顛倒,這跟我就關係重大了。
什麼時候發現的…
我問。
在妳與我兒子第一次接觸的那一天,妳那個動作不符合妳的年齡與性別…
年紀和妳一樣的小孩,那時還需要媽媽照顧包括現在也是…而且會做那個動作的女性在格克洛德幾乎不存在。
像妳這樣受神祝福的轉生者,妳為何會在我們村子。
村長的話,讓我沉思…
但是我不想騙人,也認為我不需要說謊。
我的記憶與智慧,是因為我不想讓我前生的所學因我早逝而荒廢。
我的健康與成長較快,是因為我不希望像前生一樣體弱多病痛苦一生。
我會在這個村子出生,是因為我和洛迪斯大人請求的…我希望一個平凡的家庭。
這些都是我向洛迪斯大人請求的,那是希望補足我前世的遺憾。
至於性別,或許是洛迪斯大人的玩笑吧。
村長聽完之後,點了點頭…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宛如他完全相信我的話一般。
您…相信我?
因為妳剛剛的表情是符合妳的年紀的,那是無邪純真又一絲膽怯的表情…妳沒有說謊。
村長說話的同時,剛剛的壓迫感整個都消失了…氣氛完全都緩解了。

看來,我還是涉世未深…即使我已有前世的記憶做護盾,但是在這方面的能力根本沒有。
長年住在醫院的我,完全無法在這樣的環境抗壓,在對方的強大氣場下,我一下就露出真面目了…
即便是媽媽有教導了我,但還是如此輕易被恐懼給擊破,真是太糟糕了…

我能再問一個問題嗎?
這時村長突然問道:
雖然妳與阿申的婚約是我故意的,但是妳真的能讓我兒子觸碰妳嗎?妳以前可是男人啊。
聽到這句話,我笑了:
其實我常常忘記我原來是誰,也許在不久之後我便是真正的女人了。
如果我還是男性,我自然還是會喜歡女性因為我很正常。
我現在是一名女孩,我自然會受到異性吸引。

而且,申洛德能夠給我有種和父母不同的溫暖…
只要被他抱著,我就感覺很幸福…
雖然就現在而言這會很奇怪,但是我真的好高興。
我邊說邊回想那些畫面,等回神時已見到村長露出慈祥的笑容…
妳此刻以是一名女孩了。
這話讓我整個臉發燙,瞬間坐立難安。
好了,先回去休息吧…
明天妳也來參加村內會議,雖然說妳現在沒有發話權。
嗯!這樣可以嗎?
我驚訝道。
當然,我要盡早讓妳學習…這樣才能讓妳在未來輔佐我兒子,因為妳可是未來村長的妻子啊。
恩…恩…
這話讓我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村長的下一句話讓我害羞到不行…
到時,妳們結婚的那天晚上妳就教他一點…雖然我我也會教他一些,但是我那笨兒子比較木頭…到時就麻煩妳了。
這根本不是在和未成年女孩說的,村長幾乎把我當大人看了。

當下,我立刻站起打算逃離這個地方…深怕村長再說其他的話。
我就不送妳了,妳父親已在門外等候…
晚安,祝妳有個好夢我未來的媳婦。
聞言,我便向村長點了點頭,拉了拉裙擺回禮。

一開門,看見爸爸和媽媽已在門外…
當然,現場還有第三者…那就是申洛德的媽媽──艾妮安伊露雅夫人,想也不用想雙方現在非常不好。
…爸爸,我們回家了。
我開口的同時,爸爸已將我抱在懷裡很細心的檢查…看我有沒有受傷。
村長沒對妳怎麼樣吧。
媽媽緊張的問。
沒有,村長只有問一些要在村內會議發表的內容而已…
是嗎?那為何需要用到隔絕魔法…
我的答案,並沒有受到父母認同,爸爸甚至還提出質疑,而他們也知道,我沒有很好的理由。
就在我不知道該如何辯解這個事實時,媽媽開口了:
小娜,妳完全沒有話要和媽媽說嗎?沒有委屈?
沒有,我沒受到任何委屈。
我認真的回答。
好,我們回家吧。
啊!
出乎意料地回答,讓我和爸爸同時發出驚嘆。
既然小娜妳不想說,只要妳沒事…我便不會多問。
媽媽輕笑一聲,表現出對我的信任…隨後拉起爸爸的手準備離開,爸爸對此也沒多說抱著我,往家裡的方向前進,兩人毫不在乎跟他們一樣站在這裡的第三位大人。
辛苦了,伊露雅阿姨…謝謝妳陪我們無理取鬧。
我回頭向伊露雅阿姨表示虧欠。
阿姨也同時回禮:「不會,晚安…娜爾芬。

這一晚,我從村長家回來之後,就再也沒有與父母說到話了。
全家安靜無聲,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
我知道爸媽對於我的隱瞞十分不滿,但為了不要造成困擾,這樣做是必須的…我只能祈求他們的原諒。

第二天,家裡又恢復正常,就像平常一樣,甚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
爸爸在早餐時簡單的詢問昨日的談會內容,父母對於我要參加村內會議的事情表示贊同…甚至可以說是高興。
根據他們所說的,女人能參加決策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雖然我沒有甚麼發話權,他們說是因為年紀的關係。
此外,媽媽還高興的抱著我,說要把我打扮得像公主一樣。

對於父母的歡喜我自然是高興,但是我卻也因為這樣開始深怕失敗…深怕讓他們丟臉。

但話雖然是這樣說,可是我對於爸媽昨日能安靜地站在村長家門外感到訝異。
雖然不知什麼理由,但是從今天的談話內容中,可以看出爸媽對村長夫婦很是信任。
我是很想知道故中緣由,不過我更深知這和過往必定是相關的,所以我沒有開這個口。

早餐過後,我和爸爸便到村長家準備參加村內會議。
就我而言,參加這樣的會議讓我緊張無比,雖然大家都認識…
但據我所知,只要關乎到利益時,大部分的人都會變得很現實,想必在等等的村內會議中,就會出現這樣的人了。

想到這裡,我的胃就開始痛了。

所有人到齊後,會議很快就開始了。
村長很快的說明今日一會的內容與實際執行的方法,在村長說話的同時已經有人露出不耐煩了。
看著那些人的嘴臉,我就算是坐在角落也是感到非常不自在。

這時,一隻手輕輕地握住我的雙手…
放心,交給我爸爸,他可是接受過更大的排場喔。
這種小事情一點也難不倒他,我們只要學習如何處理就好。
坐在我旁邊的申洛德安撫著我,要我和他一起做一位有始有終的觀眾。
聽了他的話,我想起昨晚村長的氣勢…
也是啦~村長究竟也是一名官員,加上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另外村長雖然最小的官,但是他常常要去鎮裡替我們爭取金費,鎮裡那些大他一點的官員們,嘴臉也未必有比現在好看到哪裡,而且村長從沒有失敗過,或許真是我多心了。

…這個計劃將在明天執行。
村長的講解結束,當然馬上就有人開口反彈:
為什麼?我們像以前那樣子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大興土木?
那種東西之前不是也建過類似的?到最後不是沒什麼用嗎?
浪費時間,反正靠救濟我們也是能活啊!
各種雜音、批評、反對聞聲而起,尤其是最後一對話讓大多反對者贊同。
那麼我問各位,你們打算繼續被圈養嗎?
村長一句話,壓過所有的聲音。
圈養又有什麼不好,總比做白工好!
一名反對者說出此話,讓一堆人贊成。
若有一天,飼主不給食物了呢?
村長反問。
這是不可能的!這裡可是格克洛德啊!
眾人齊說到。
為何不可能?請問是你們教皇大人嗎?還是說你們是國王陛下呢?
這?
反對者被這一問,雖想反駁但卻無話可說。
實際上!錢和物都是別人給的,你們有何辦法控制他們每次把錢給我們村子。

答案是──沒有!

八年前的饑荒,補給已很明顯地減少了很多,最近雖然沒有天然災害,但是各國氣氛警張,到時戰火一起…支援是否會再來我們村子還是未知數。
難道要等到出事才來改革,你們沒想過改革需要時間嗎?難道真的發生了,我們到時全部都要餓死?
村長霸氣說明我們的處境,力壓眾人。
所有反對者皆無反嘴的餘地,因為大家都知道這話是事實而且遲早會遇到的。
克庫斯!
村長一喊,爸爸立刻站起來。
是!
你是巡防隊隊長,你的職責是不管任何狀況都要保護好大家的安全對吧!
對!
爸爸立刻回答。
那麼你告訴他們,我的職責是什麼?
村長的是在村子出現重大事故之前先洞察先機,以大部分的村民的利益為優先,以村子的富榮為建設。
爸爸快速了回答,有如背書一般。
當我因為少部分的人懶惰,讓我無法為村子的富榮而建設,犧牲了大部分村民的利益,導致我無法在重大事故出現之前先洞察先機,使你無法保護村民的安全,你說對於這些人你我該怎麼辦!
開除『居籍』,踢出村子!若有反抗,格殺毋論!
爸爸一說完,隨後拔劍放在桌上象徵執行的決心。

隨後,所有巡防隊隊員都拔出劍擺在桌上表示贊同。
一時間,整個嚴肅的氣氛壟罩在村長家…在讓人窒息情況下,那些反對者的表情也因此變得十分滑稽,想反嘴卻沒膽。

實際上,「居籍」對雷伊撒爾的所有智能種族都很重要。
居籍的功能是用來證明身分、種族、國籍、居住地的證明,居籍的內容缺一不可。
身分、種族、國籍其中一者被撤銷,基本上這個人就完蛋了。
而居住地雖然是可以改,但是必須有個前提下…那就是在沒有被撤銷的狀況中。
居住地一但被撤銷,是沒有任何地方會收留的,與難民無疑。

我就直說好了,我不認為建好一條挖好一坑就能治水患。
這是一個很長的計畫,若有意見的話不好意思,我就只能請你離開。
另外,以後參加村內會議的人未必是在座的各位。
未來,只要有能力的都能參加這個會議,沒有能力的就離開。
我不管他男的、女的,只要有能力!他就能有參與決議討論的資格。
今天在座的某些人,我不會追究,但明天再有狀況,那不好意思了,散會!
村長重重的把話說完,在場的人都一臉不可置信。。
語氣充斥著決心與不可違逆,讓人難以反駁,看眾人沒有異議,村長便起身往書房走去,消失在會議之中。
會議一結束,申洛德開始招呼所有人並且送客。
沒多久人群就散了,而我也跟著爸爸回家。

一回到家,我便開口一問:
爸爸,爸爸剛剛的舉動…不會是故意配合村長吧?
爸爸一聽,一個爽朗的笑容回給我:
那是當然的,不然那些米蟲是不會畏懼的。
但是,這樣那些反對者不會想辦法反撲嗎?我不知為何,總覺得他們不會讓我們這麼順利的…
我擔心的問。
放心,他們會乖乖的。
如果他們真的出手了,我想大概是已經被逼到無後退了吧。
不過妳別擔心,他們沒有甚麼能力,我相信就算他們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吧!而且村長之後會要求他們住在堤防附近,這樣他們就更沒膽動手腳了。」
爸爸若無其事的說著,毫不在意。
爸爸究竟是如何和村長串通好的啊…?
小芬~就讓爸爸保持一下神秘吧!
爸爸對我輕輕一笑,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吧,就讓爸爸保持神祕吧。
我相信在不久之後,爸爸的秘密便會被我知道了。

會議之後,路上的人便少了很多。
以前吵鬧的村子,現在也安靜了下來…似乎所有人都在為明天做準備,我只但願明天開始能夠順順利利就好。

第二天早上,所有只要能夠幫忙的人都集合在村長家前,準備分配工作。

我和申洛德與提洛斯一組,負責把工具搬去給有需要的地方,另外就是把各個工地的狀況回報給指揮部。
爸爸和大部分的男性村民一樣,都被分到勞力的工作。
媽媽和有數理能力的大人,被分到計算測量組。
剩下來的女性,這時負責準備食物和毛巾。
大家都分工合作,企圖趕在夏天來臨前將第一條完成。

就在這樣的忙碌生活中,時間一下就來到了隔年五月。

近半年的時間裡,大家都超拼命地趕工,深怕我們無法在夏季大雨來臨前完成第一條人工河…
好在努力並沒有白費,我們成功趕在大雨來臨前完成了。

雖然說是完成了,但村長深知水災會來,而且會破壞工事因此對此非常擔心。
於是他與夫人共同使用魔法以加固建築物的方式保護河道,希望河道在水災時不會受到破壞,同時也希望河道在水災時能夠發揮他最大的功用。

題外話,當我看到村長以魔法保護河道時…我既是興奮又震驚。
因為我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實的魔法,村長夫婦以美麗又動人的舞姿對河道施加魔法的力量,宛如告訴大家那兩人是受神祝福的一對。
至於我的震驚是因為,原來村子的房子都有受到這種力量,怪不得每次水災過後都只有門窗受損而已。
明明這是很容易發現的事,可是我現在才知道…看來我也真是少根筋啊。

不久之後,大水來了。
跟預期的一樣村子還是淹了大水,但水淹過堤防的速度大大慢了不少。
看到這個情形,所有大人都放心不少,因為至少是在防治水災的方面有了一點點的起色。

水災過後,大家都開始投入清理工作。
河道的淤泥與垃圾,村子裡的雜物與沖來的垃圾等在,大家的努力幫忙下,三天就後恢復水災前的樣子了。

災後經過檢查,無論是河道還是堤防,皆沒有受到水災的破壞…還好沒有白費村長夫婦與大家的努力。
說真的魔法真是一個很厲害的神奇,雖然我現在是沒緣學會,但在未來申洛德從騎士學校學成之後,我再從他那邊挖吧。

就這樣,反覆的避難與清理在這夏天又再次開啟了輪迴。
在這樣的情況下,時間一下子又來到了冬天…

冬天一到,我們便確認了原先建的人工湖是有用的。
在確認這件事時,所有人的胃口就大了…大家開始計畫在原先建的人工河上多加兩個人工湖,也同時開啟下一條人工河的計畫。
但由於村子的人力有限,所以大家決議眾人一起集資,請村長去鎮裡雇用下階工人來村裡幫忙。

就這樣,在這煩忙的生活中,時間一下子就過了很久…來到了申洛德他們要準備出村去騎士學校的日子。


這些年,村子變的真多…現在的光景,以前真的好難以想像。
我看著眼前的大片田園,有感而發。
一旁的申洛德,也贊同的點頭著:
是啊,想當初我們窮到什麼事都不能做,現在的我們不僅僅有自己的農產品,年收入都已直逼大城市的等級了…
哈!我啊…到現在都還記的,當初我們謝絕救助時,那位修女驚訝的表情呢。
申洛德說著說著,拿起了地上的行李。
申~你真的還是要去嗎?不是已經沒有去的理由了?
雖然現在村子好轉了,但我還是希望能夠為村子多增加一些資源,去學校是最快的途徑。
聞言,我激動地抓住他大喊著:
那些我們可以自己慢慢賺!真的不需要出去,我們現在根本不缺什麼啊!
他見我如此,便將我抱著緊緊的。
我向妳保證,我會盡快回來…在這之中,我會一直寫信給妳,直到我回到村子為止。

明知無論我在如何阻止他,他這一趟是去定了。
實際上我也知道這是很久以前的安排,只是我真的希望他不要走,我希望他留下來…那怕知道要繼承村長的官職就必須去學校。

我看著村長將滿十二歲的男孩們集合起來做最後的訓誡,並且告訴申洛德要照顧大家,同時還交給他一個銅牌要他路上小心。

我呢…現在只能在遠處看著他們,心中有著無數的擔心卻說不出口,真的好悲傷…好難過。
他們會回來的。
爸爸拍了我一下,輕輕地告訴我。
是啊,小娜,這不是一去不回,以現在的話…滿二十歲就能夠回來了,這在段時間中,妳要努力將自己變得更好,讓他在回來時看到妳最完美的樣子。
媽媽蹲下來摸摸我的頭,擦掉我臉上的眼淚…對我笑道。
以我們村子來說,明年就因不及格而回來也是很有可能,就不要太擔心了…更何況他是村長的兒子,一定不會有事的。
一旁的米希雅阿姨也加入了行列,大家都希望我不要再擔心了。
恩…我相信他不會有事的。
我笑著回應所有人,讓他們放心。

是啊,我相信他不會有事的。

在這點時間裡,申洛德他們已經坐上了馬車準備出發。
我和他對上了眼,他對我點頭表示他可以的…我對他揮手表示相信他一定能夠辦到。
這時,馬車動了…我們所有人開始目送他們緩緩離開村子。
雖然完全放心這是騙人的,但我相信他們一定能夠跨過所有障礙,只要有他在的話。

就這樣,在他們走了之後…
時間對我已經無意義了,我在這漫長的時間中,努力學習做好一名優秀的女人,每日每夜地等在他的歸來,每日每夜地等待他的回信…
時間,瞬間就來到了改變一切的前一年…我十二歲的時候。

在這年的某天晚上──

    親愛的吾妻娜爾芬。
小娜我們已經離開村子五年了,真是一下就過了很久啊…回想起來當初真是被妳說中,我們剛到學校時,真的處處不適應啊。
現在的我們雖然和以前一樣,對於那些跨張的事情難以認同,但已不會有什麼反應了,至少是在外人前面。
我在三年就回去了,到時我們要辦一場很盛大的婚禮,我要讓所有人都看就妳最美麗的樣子,這個我以和爸爸說好了。
另外最近王族鬥爭嚴重,許多人含冤莫白的死了…切記要掌控入村的人員,不要落入有心人的把柄。
村子現在很有名,是許多人現在很忌憚我們,尤其是商人!
雖然我已經和爸爸說了,但是我怕出意外所以和妳一說,望妳小心。
還有一事要告訴妳,我們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他村同學組成一組,我想有朝一日,我們可以與其他村子合資組建商隊。
但此事還要與大家詳談,到時我們回家後再與你們詳談。
深愛妳的丈夫申洛德親筆…
我緩緩放下手上的信,輕笑一聲。
申~也真是太操心了。
雖然是為村子好,但是村子與王都的距離可以說是一天一地啊…王都在鬧也鬧不到我們,我們只需要擔心盜賊多不多就好了。
說到此,我拿起了筆,開始回信,信中的內容其實我早就想好了,但是我卻遲遲未動手…或許,是思念他吧。
好希望他快點回來啊,真的好想抱抱他…

隔天早上──

    一大早,我幫爸爸把作物放上板車,準備運到村子處理加工。
爸爸,沒了嗎?
恩,沒了…看來今年可以順利的到達去年的標準呢。
爸爸放下鋤頭笑著回我,一旁的媽媽也跟著笑道:
今年如果順利的話,應該可以幫小娜把三年後的婚禮辦得美美了。
真的?謝謝媽媽和爸爸!
一聽媽媽的話,我高興得跳腳…一旁的媽媽見到我的樣子,大聲笑著斥喝我:
好了、好了,妳淑女的形象呢?不是說要讓申洛德一回來就看到妳美美的樣子嗎?
我太高興了嘛…
話一說完,我一把把爸媽抱住,盡情的撒嬌…享受只有我們三個的家庭溫暖。

結婚啊…沒想到我很快就要結婚了。
緊張與興奮以衝刺在我心中,想知道他到底變了多少?有沒有變的更帥?這些年到底有沒有想我?過的如何呢?這些我真的都好想知道!
我對自己的外表是很有自信的,雖然我以前世的眼光來看…身高普通但沒高過媽媽,身材纖細沒什麼胸,但是稍微打扮一下是很漂亮的完全不輸媽媽…
雖說在這裡我已成年,但我知道我還會成長,我還有時間…我相信當天可以以最完美的樣子迎接他的歸來。

就在我幻想的同時,警鐘響起,把我嚇了一大跳。
爸爸看向哨站解讀旗語喃喃的說:
一人…從國內前來,身穿華服…看上去有些殘破,速來…
爸爸說完,站了起來對我們道:
我去看看。
隨後朝村口跑去,我和媽媽對看一眼…兩人同時會意跟著跑去。

到了村口,發現已有很多人聚在哪裡,村長和父親正在討論。
我花了一番功夫擠到了前面,看見了那位前來之人…
他身穿高貴的服裝一看就知身分不凡,他不是貴族就是商人子弟。
但是他衣服殘破不堪與黯淡的氣色,完全遮蔽了所有光輝…看到此景沒有人想接近或與他說話。



***

我是作者,我在此感謝上一次告訴我封面問題的那位朋友,這讓我開始關注這件事情。

不過封面問題,我原先想自己畫,畢竟是自己寫的故事...但就在自己用電腦畫以後才注意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這個手藝實在很難。

我雖然有請我妹幫我畫圖,可她最近很忙...短時間沒辦法幫我。

不過不管怎麼說,我都會有封面,只是要時間。
當然若有大神願意幫我,我自再高興不過了。


另外,我在此感謝所有看我故事的人,也希望大家能夠多給我意見!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64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oo6214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生.修女 第五章 快... 後一篇:轉生.修女 第七章 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vin4312愛看小說的各位
科幻輕小說 偽神代碼 Re:Code 第3回《恩尼格瑪.exe》更新! 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