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翻譯】無盡輪迴的生活-Repeat-Sissel(完)

作者:蒼月淵│2019-04-21 13:11:40│贊助:6│人氣:120
希索線暫時的結局
請各位繫好安全帶、準備好胃藥
(今天有gif,請注意流量)


第十四天:


第十五天:焚燬

自從希索離開咖啡廳後已經過了整整一天。
從他衝出閣樓的那扇門後,我完全沒有聽到他的消息。我發的幾十條簡訊要不是沒有讀、要不就被忽略了。
金妮和我花了好幾個小時在城市裡找他,從布萊德利湖邊的小屋到希索以前常待的小巷子。
顯然他不想被找到。
又是一個無眠的夜晚,我空白地盯著天花板,恐懼像是毛毯一樣裹住了我。
他媽的他到底跑去哪了…?
當我的手機收到新的簡訊而震動時,我幾乎要嚇到心臟病發作了。
希索:嘿猶加,你介意幫我印些東西嗎?
   早上我再到格拉尼亞學院前面找你拿。
   謝了。
我不敢置信地盯著簡訊。
忽略我幾個小時之後,現在他需要印東西?
我往下滑,打開夾帶的檔案。
這是希索的履歷表。很明顯地,赫雪的咖啡廳不在他的"工作經歷"欄位裡。
他在找新工作嗎?
我很快地回覆他。
猶加:當然啦,我明天拿給你。
   你還好嗎?
好幾分鐘過去了,沒有任何回訊。
我嘆了口氣,躺回床上繼續盯著天花板。
看來我得早上再見他了。
空蕩蕩的房間裡,寂靜震耳欲聾。
猶加:…艾可,你在嗎?
猶加:…好吧,晚安。

早晨的陽光從咖啡廳緊閉的百葉窗間洩入。
在過去兩天,裡頭都是這樣的黑暗和空無一人。
沒有顧客、沒有營業、只有糕點在展示架上慢慢腐壞。
赫雪不知道他獨自坐在冰冷的廚房地板上多久了。
幾個小時?幾天?
他緊緊抱住自己的腿,時間就這樣流逝著,他的整個身體被憂鬱拖垮。
他知道他必須起來。
赫雪還有家咖啡廳要經營、有飯得吃、有生活得過。
遺骸:還沉浸在悔恨中嗎?
有東西站在他前面,帶著大大的笑盯著他。
赫雪沒有抬起頭,他根本不在意。
他把臉埋在手臂裡,試圖隔絕那聲音。

遺骸靠的更近了,它那惡意的笑容距離赫雪的臉只有幾公分。
遺骸:世界上所有的悔恨加總起來也無法彌補你的過錯。
   你是這個無辜家庭裡的汙點。
它仰頭、無法控制地發出了尖銳的笑聲。
赫雪摀住耳朵、緊閉起眼。
赫雪:不…我想做的只是讓事情更好
遺骸:你從你姐姐那裡偷竊,只為了一個贏得榮耀的機會。錢只是其次。
   喔,活在天才姐姐的陰影之下是多麼痛苦的事啊。所以你才會抓住那唯一的機會,證明你是個有價值的人。
遺骸歪了歪頭。
遺骸:但你的回報卻是毀掉你的家庭,真是太可憐了。
赫雪:我從來不希望這樣
遺骸:你知道風險,但你還是拿了。
   希索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要是你能從他的生命中消失就好了~
赫雪:
   …消失?

金妮的十指緊緊交扣。
一大清早,她就坐在公園板凳上,頭垂得低低的。
金妮:
   …我…沒有時間了。
金妮嘆了口氣,拍拍她的大腿,接著站起。
她擠出一個笑容,努力讓自己的頭抬起來。
金妮:好啦,就是今天。
她沒有對特定的人說著。
金妮:假期應該會很輕鬆,對吧?
   我現在很需要好好放鬆一下。
她輕輕哼著歌,走過安靜的城市街道。
金妮:
   
   …我很懷念和妳聊天的時候,哈雷。
   不知道妳最近過得怎樣?

我喘著氣,衝出格拉尼亞的大門。
就一所貴族學校而言,他們的印表機真是有夠爛的。
我清除了三次卡紙才勉強讓它吐出一張沒有折損的希索履歷表。
希望希索不會因為我遲到而生氣啊
希索:嘿。
我驚訝地轉頭。
猶加:喔!小希,希望我沒有讓你等太久-
希索:-你介意不要叫我小希嗎?我還在嘗試抵擋些壞念頭。
猶加:喔。
   那…我把你要的那些影本帶過來了。這些看起來還好嗎?
希索:謝了。
   聽著…很抱歉我聽起來有些毛躁。
   我只是,有點亂成一團,你知道嗎?
猶加:沒關係的。
   發生了這麼多事後,我也不認為你一點問題也沒有。
   你還撐得下去嗎?
希索:現在是我最好的狀態了。
希索拿起他的履歷影本,心不在焉地翻閱著。
希索:我要走遍整個城市,拿到幾個地方去。
   不算什麼有趣的事,但你想一起來嗎?
猶加:當然啦,你需要的時候,我隨時在你身邊。
希索暫停了一會,接著繼續走過大街。
希索:謝了

   …你值得更好的人。不是像我這種一蹋糊塗的傢伙。

希索的整個下午都花在跑過一個又一個店鋪、帶著硬擠出來的微笑和提交履歷上面。
這種找工作的方式還蠻老套的,但他看起來對整個流程已經很熟悉了。
我跟在他身後,像是一個支持他的跟班似的。
支持的微笑和兩根大拇指,這就是我的角色。
希索沒說什麼話。
除了幾輛響著警笛、呼嘯而過的消防車外,我們的旅程安靜到難受。
我想我們都盡力去忽略房間裡的那隻大象,但我就是沒辦法繼續忍受沉默。
(房裡的大象:比喻某個顯而易見但被避而不談的問題
猶加:所以,呃-
   關於赫雪,你打算怎麼辦?
希索的臉馬上沉了下來,他挫折地吼了一聲,轉過頭面向我。
希索:他又怎樣?
猶加:這個,呃
   我知道這個話題可能很難受,但你難道不想跟他好好了結一下嗎?
希索: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希索哼了聲,把一個小石頭踢到大街上。
希索:關於赫雪、關於我,有太多狗屁倒灶的事了。
   我不想再有所牽連,我只想繼續過我的人生。
猶加:但-但赫雪是對他做的真心後悔啊。
   你難道不想試著-
希索:這還是改變不了這個男人毀掉我人生的事實。
   我的童年現在是個"原本會是怎樣"的大問號懸在那裡,這讓我不爽到了極點。
   不要再提這個了。我還得專心找工作。
猶加:…但-
一個慌亂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
金妮拔腿狂奔、從轉角衝過來,臉上帶著純粹的恐懼。
她跌在我們身上,一邊喘著氣、一邊抓住希索的手臂。
金妮:…你…你…你們…看到新聞了嗎?!
希索:老師?怎麼了?
金妮把手機塞進希索的手裡,在粗啞喘著氣的同時瘋狂地戳著。
金妮:…啊
   -新聞!
   咖啡廳上新聞了!
我們看著她的手機螢幕。
的確,有篇新聞報導秀出了一群消防車停在我們很眼熟的咖啡廳停車位。
一個記者對著鏡頭飛快地說著話的同時,畫面轉到咖啡廳被一到橘色的牆所吞噬。
記者:-不尋常的火焰阻止了一切的救援嘗試。
   當地的消防部門表示,不管傾注多少人力或是灌注多少水,火焰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消防員們都被這反常的現象嚇傻了-
希索嚇到幾乎要拿不穩手機。
他的手在銀幕上不停顫抖,稍早的怒火全部消融成擔憂。
希索:什麼…?
   赫-赫雪有逃出來嗎-?
記者:-為您插播,咖啡廳的店主下落不明,所有的救援嘗試依舊沒有成功-
手機被粗暴地扔回金妮的手上。
希索早就已經恐慌地衝過半條街了。
猶加:希索等等-!
我轉向金妮,她還因為精疲力竭彎著腰。
猶加:金妮,妳還好嗎?
她勉強點了點頭,用手指著街道上希索遠去的背影。
金妮:…哈…哈…追上希索
   …確保…他不會做傻事!
遺骸:他看起來很擔心呢。
當熟悉的咯咯笑聲迴盪在空氣時,我們兩個都僵在了原地。
遺骸隨意地坐在地上,兩腿盤起,頭好奇地歪著。
遺骸:希索不是希望赫雪能從他的生命中離開嗎?
   為什麼他突然又關心起他了?
   人類還真是讓人好奇啊
我心中的某個東西突然爆發了。
我抓起遺骸的喉嚨,把他拖近,心裡被怒火席捲。
猶加:你他媽為什麼要一直幹這種事?!
   你他媽為什麼一直針對我們?!
   這場火,是你幹的對不對!?
遺骸只有咧開嘴,笑了出來。
遺骸:赫雪早就想消失了。我只是推了他一把。
   我可是特別為他,製造了這場小火呢~
   讓人們得到他們想要的有什麼錯-?
我把這個祈願丟到了人行道上,它像是一袋馬鈴薯一樣毫無反應地落地。
忽略它好奇的凝視,我衝向咖啡廳。
猶加:金妮,快點!
   我們得追上希索!
金妮虛弱地點點頭,蹣跚地跟在我後面。
遺骸:你會試著拯救他嗎?

   這是場飢餓的火。在被填滿之前是不會停下來的。

希索像個瘋子似地跑過街道,往老咖啡廳去。
當我們追上他的時候,我們周圍的空氣早就充滿了濃煙和灰燼的味道。
我總算接近聚集在火場周圍的群眾。
希索在哪?他在我們前面老早就到了-
-在那裡!
我跑向他,鬆了一口氣地抓住他的肩膀。
猶加:希索,別像這樣跑掉,我以為你就要恐慌症發作-

我總算看到了那場火。
我在慌亂之中幾乎完全忽略了它。
火焰從咖啡廳的牆中呼嘯而出,像是瘋狂又閃亮的蛇一樣從破碎的窗戶探出、嘶嘶吐信著。
那光亮、那熱度,光是站在這裡都難受。
希索:
   …我的家
當他盯著這破壞的場面時,他的聲音裡有著矛盾的怨恨。
像是他不知道應該開心,或是為了他和赫雪一起生活的咖啡廳牆壁倒塌而心碎。
當他看著一組消防員試圖用水管沖開咖啡廳大門的火牆時,希索的臉上映出了苦澀的回憶。
水連火焰的一點氣勢都消不掉,接著它馬上又燒的比之前更旺盛。
這很顯然有地方不自然
希索:
   …赫雪還在裡面,對吧?
他往前踏了一步。
當我發現在他想什麼時,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猶加:希索,等等-!
金妮:…啊…你們在這!
金妮跌跌撞撞地擠過人群,她粗啞的聲音從乾裂的喉嚨中發出。
她抓住了希索的手,阻止了他。
金妮:那火-
   你不能直接衝進去!這是自殺!
希索的眼眶充滿淚水,他看著火焰、金妮、接著看向我。
希索:
   …我好恨他
   …但赫雪是我唯一剩下的家人了。
   我不能這樣拋下他。
沒有第二句話,希索瘋狂地衝過了人群、封鎖線還有消防員,衝過了入口的火焰。
火焰突然像簾幕一樣分開,彷彿准許希索進入那充滿熾焰的地獄。
消防員:小子!!你不能進去!
我看了金妮一眼,接著轉向咖啡廳燃燒並正在崩塌的入口。
猶加:…欸,是怎樣。
   反正我八成會英年早逝。
當我繞過消防員、衝向咖啡廳門口的火幕時,所有的消防員都在對著我叫。
像之前一樣,火焰分了開來,我掉進了滿是煙霧的內部。
火焰為我分開,燒掉我手臂上的一些毛髮,而我則是衝進了煙霧之中,遠離了身後的人群。
金妮:
   好吧,看來就這樣了。
消防員幾乎要抓到金妮,但她閃過了他們,帶著堅定的微笑衝進了咖啡廳。

空氣滿是濃濃的煙塵。
我走過熟悉但變成焦炭的門,盲目地走進建築中。
咖啡廳的狀況真的很糟。
我看到的每個地方,這熟悉的咖啡廳曾經生氣蓬勃的部分都被燒成難以辨認的黑色焦塊。
牆壁看起來像是隨時會屈服於熱度之下而崩塌。
我感覺肩膀被拍了一下,轉過頭是金妮淡淡的微笑。
猶加:金妮!妳不該在這裡!
金妮:哈,你還敢說呢。
   來吧,我們把小希抓出去吧。
   這棟建築看起來隨時要塌了。
我緊張地點點頭,兩個人就這樣走的更深入。
猶加:希索!
   你在哪?!
一陣嗆咳聲從倒塌的廚房牆壁傳出。
希索:猶加,在這裡!
金妮和我跳過廚房的門,剛好和一根從天花板倒下、砸碎我們身後入口的柱子擦身而過。
我們兩個緊張地看著擋住我們回路的巨大瓦礫堆。
還有後門可以走,如果我們趕快的話,我們還有可能可以逃-
猶加:希索!
我們跑向他。
希索奮力把失去意識的赫雪架在肩膀上。
他慌張地抬起來,目光看向我們和倒塌的廚房入口。
希索:我-我找他了!幫我抬起他!

赫雪很重,但我們兩個還是勉強拖起他。
他在這兩天變得好憔悴,這真是讓人看的揪心。
希索擔心地看了他一眼,接著把他拖過廚房。
希索:廚房的其他入口在我進來的時候就全都坍方了,但我很確定後門還是通的-
金妮跑在我們前面,把殘骸和碎裂的桌子從通道上推開,而我們則是努力帶著赫雪走過這片狼籍。
她驚恐地看著變形的天花板,並揮著手指示我們往出口走。
金妮:快點啊,你們快要沒時間了!
希索和我點點頭,勉強往前-
一聲恐怖的震動著整個建築物,在我們頭頂的天花板突然崩塌了。
當大量的水泥朝我們頭頂轟隆落下時,整個世界像是進入了慢動作。
希索和我只能瞪著眼,抬頭看著,恐懼讓我們的雙腳無法移動。
在我試圖從驚嚇中回復時,我的心臟幾乎快跳出我的胸膛。
我們必須閃開。
我們必須閃開-
金妮:閃開啊!!!

金妮從後面撞向我們,把我們推過門口。
所有的空氣都從我的肺裡衝了出來。
我們向前倒進了安全的走廊。
在我們身後,一道崩塌水泥構成的巨大岩牆阻擋了回到廚房的路。
在我們身後,是金妮。
希索發出一聲間叫,衝回到瓦礫堆旁,徒勞無功地用拳頭揍著。
希索:金妮!
   金妮!
金妮:我-我沒事!
金妮糢糊的聲音從牆後傳出時,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充滿了我的胸口。
金妮:沒-沒關係的,我及時往後躲開了。
我看著牆壁,喉嚨痛苦地緊縮起。
我們不可能及時挖過去救出金妮。
但希索看起來完全不在意。
他對著牆壁又扒又抓地,發出野獸一般的尖叫,手指都染血了。
希索:我不會把妳留在這裡!
   我不會-
金妮:我不值得你們拚上性命!
   反正我都要死了,一場火災也沒差。
   希索,你必須走,幫猶加把赫雪抬出去!
   我不會有事的。
不,她不會沒事的。
但她是對的。
我抓住希索顫抖的肩膀,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他。
猶加:希索,拜託。
   我們得離開這裡。
希索咬緊牙關看著我,眼眶滿是淚水。
希索:但-但是-
另一聲碎裂聲傳來,另一部分的建築又垮了下去。
希索緊閉起眼,接著憤恨地轉身抓起赫雪。
我們兩個開始抬起他。
希索根本不敢往後看。如果他這麼做,他可能沒有辦法離開。
另一方面,我往後看了,心臟在我的胸膛痛苦地搏動著。

瓦礫堆中有個小開口。
沒有大到能讓金妮逃脫。
但剛好足夠讓人看到她的最後一刻。
她哀傷地看著我。
我們的視線最後一次交會時,一個悲傷卻會意的微笑在她臉上展開。
金妮:…替我照顧好他們,可以吧?
   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猶加。
很快地,咖啡廳在我們身後夷為平地時,她也消失了。
火焰岩燒了好幾個小時,才終於消退下去。
我們再也沒有看到金娜娃.柯利斯。
哈雷:…享受妳的假期吧…金妮。

火災後不久,赫雪住院了。
事件後幾天,他醒了過來,整個房間只有他一人。

一封被褶皺的信放在他的床邊。
希索潦草的字跡寫滿了整張信紙,是署名給赫雪的最後訊息。
希索:給赫雪:
   我已經失去了一切。
   過去幾天的那些事件後,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把我綁在這個糟糕的城市了。
   什麼也沒有,只有痛苦的回憶。
   所以,我決定離開了。
   我已經跳上一列火車,希望能離這個城市越遠越好。
   但願我能把這扭曲的地方拋在身後,開始新的生活。
   
   赫雪,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放火?
   你真的認為結束你的生命可以修正一切嗎?
   認為看到你離開,我會開心嗎?
   不,一切只是崩壞得更嚴重,我失去了另一個我愛的人。

希索:
   …找點事情幹,讓你的生命有價值。
   金妮為了救我們而死,為了救
   不要像讓我失望一樣讓她失望。

希索:還有給猶加
   我很抱歉事情結束的如此突兀和恐怖。
   即使經過這一團亂,你是個很好的朋友,也許不只是個朋友。
   我很感激你給予的一切信心和鼓勵
   我希望事情不是這樣發展的。
我盯著信像是一個世紀那麼久,接著折起信,像是被打敗似地嘆氣。
發生了這麼多但…卻是這樣結束的。
世界感覺起來太不真實了。
金妮…希索
我到底哪裡走錯了…?
哈雷:你失敗了。
   你讓你的朋友失望。而且你讓她死了。
一陣努火襲上我。
我鄙視著現身的哈雷。
猶加:喔,妳現在出現啦。
   妳想在我低潮的時候多踢我一腳嗎?
哈雷:…誘人,但不。
   我來給你挽回一切的機會。
   拿好了。


空氣裂成碎片,炫目的光讓我幾乎盲目。
哈雷側身,斜眼看著我,臉上的表情難以判讀,接著她走進了空間的裂縫中。
發生了什麼…?
她要我跟上她嗎?
我看著閃亮的裂縫,吞了口口水。
這感覺有些熟悉
帶著決心點了點頭,我向前、走入了光中。


這個地方…絕對很眼熟。
我來過這裡事實上,好幾次了。
我就是沒辦法清楚想起來
突然間,我又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
聲音很柔和、溫柔、有耐心…像是它擁有世界上所有時間一樣。
???:哈囉,又見面了,猶加。
猶加:我-我在哪?
   還-還有,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第二次機會的世界。
    我是個懷抱各種悔恨的人,然後,當世界在我周圍崩壞時-
    嗯,我創造了這個地方。
    當然,借著哈雷的幫助。
    如果你有機會回到過去、重新開始、拯救所有人
    你願意嗎?
我盯著空無一物的空間、吞了口口水。
讓一切更好的機會…挽回一切的機會
猶加:當然,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所有人…他們值得比這更好的結局。
???:現在,我把我所有的第二次機會給你。
    只要你不重複同樣的錯誤…你有能夠撥亂反正的力量,我知道的。
我腳下的地面突然消失了。
我可以感覺我正落入深淵之中。
我揮動雙手、在這空蕩蕩的齒輪空間尖叫。
猶加:等等!你是誰?!
???:…你終究會想起來的。
    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猶加。

(未完待續…)



希索線完結灑花!(被打
咳咳,總之我稍後再更新些雜談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64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獸人|視覺小說|Furry|翻譯|Repeat

留言共 2 篇留言

撥開
有GIF殺傷力翻倍再翻倍
心痛死

04-21 13:21

蒼月淵
每個角色大約都得痛上一遍
可能不只
04-22 10:05
穿越了的龍
你打算下一次更那一條線?Owen貌似是唯一適合的選擇?

04-23 15:24

蒼月淵
歐文據說完成了
但目前還沒有想要碰的感覺
讓我放幾天假吧(被打04-25 18: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tevenchou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無盡輪迴的生活-... 後一篇:【生活廢文】值班回家後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446221785大家
我想要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