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悲終默示錄首部曲 • 天罪8-6(3)

作者:虚ろな光│2019-04-20 12:30:35│贊助:20│人氣:115
界境篇˙凰龍之章三:往界天跡˙王後之序


        靜不下心的我

        渴求的是什麼

        宮燈華宴   何愁難忘

        更迭的季節

        思念越來越深

        人卻別離久遠

        我會在這裡守候

        不論何時   望穿秋水


        文塵無染、柳叶名門,凰風、聖蹤、律,三女齊聚鳳流峰頂,望那一片轉金的銀杏,颯風聲中,又有多少愁落紅塵?

        「該說自然,還是蒼涼呢......」

        凝望鋪葉滿地的金黃,律不自覺半閉的眸裡,是否也感到了鳳流峰的滄桑?

        「也許兩者皆有吧。」

        聖蹤緩履一地秋意,御限之輪......帶來了日夜四季錯亂,甚至有十里之地出現數百處日夜同存之景。文塵無染的鳳流峰,現在正直深秋的晴朗午後,峰頂寬闊的平地被銀杏包圍,當中涼亭石椅俱在,只是染塵已久,那仍擺在石桌上的瓷杯,彷彿還停在過去的某一場會談。

       "曾說流金歲月易"

       "望期如遲且寬心"

       "如今繁華已落盡"

       "鴻飛來年哪復記"

        在看過獨孤飄零以後,凰風便帶兩女來此解說加奈子消失之事,可見到峰頂銀杏,凰風卻不禁悵然,緩緩走向銀杏林前,葉落林動間......腦海、又不自覺想起過去的那一段......與柳叶加奈子的那一段......


        五年前、文塵無染、落櫻坂道......


        「離開,是妳的選擇?」

        鬱悶的嗓音,未曾展笑的容顏,落櫻坂道上,柳叶凰風追於柳叶加奈子之後,眼前回過頭來;比自己嬌小的姊姊,卻有她不知道的堅強與果敢......

        「情義理世,我始終認為,在正邪之前,神、魔、人之所以有別,是行義遵道,不畏命運逆浪與否,遂就算將分離兩地,也無礙妳我追尋之道。」

        聲是嬌澀、調卻肅重,人是年少、心已無違。今天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加奈子,沒有綁起以前的單側馬尾,而是放任金澄的長髮隨風飄揚。櫻花香氣撲鼻間,改為中分的瀏海也在她可愛的容貌上多添一股即將離世的飄然。

        「柳叶家已經支離破碎,姊姊妳真的下定了決心?不讓我幫助妳嗎?」

        凰風雙眉愁蹙,她懷裡還抱著一位一歲左右的男嬰,正是龍夜歲煙愁。

        一聞支離破碎,加奈子面上的堅毅也多了些許柔情,此刻與她年少可愛不符的,是那慈愛又具威嚴的長輩之感。走近了兩人,加奈子看著凰風懷裡的歲煙愁,白柔的指尖不斷輕觸他熟睡的臉龐。

        而再開口......紅眸裡的溫柔尚有曉以大義:「有時面對挑戰,並不是為了超越,而是能成為一個更溫柔的人,用更真摯堅定的心面對困難,力量......一直都是為了讓人溫柔而存,絕對不是破壞與戰爭。」

        「對風雨飄搖的人界,姊姊又要怎麼做?」

        「界境賜力之恩在先,若有危難我責無旁貸,但在此之前,柳叶家自身的問題不能成為界境以至人世的責擔。」

        「唔......」是聽到加奈子的聲音?還是被加奈子的觸碰打擾?熟睡的歲煙愁皺起眉頭,小小的手像抗拒打擾般揮動,把臉轉向凰風懷裡。

        「哈哈......」

        對歲煙愁被逗弄的反應,加奈子稍有舒心的兩聲淺笑,彷彿已經滿足一般。她退離了兩人,從右手指尖凝聚的光華,聚成了一本名為往界天跡書冊,此書也讓加奈子模樣重回嚴肅......

        「凰風,接下往界天跡

        褐革羊皮的往界天跡,似受歲月留痕,凰風一見此冊,心則更為沉重。

        「姊姊妳這是?」

        「妳心下瞭然。」

        沒有解釋,只有姊妹倆多年來的了解和默契。往界天跡......究竟是怎樣的存在?此刻的凰風沒有言語,有的......只是和加奈子凝眸對望的堅忍,與一種不願親姊離開的不安,而加奈子的手,則已輕按在凰風肩頭上......

        「在我回來以前,柳叶家的命脈,靠妳了。」

        飄落的櫻花、春時的溫暖,別離......總在此刻降臨,陽光映照著凰風的目送,加奈子終是轉過了身,在花瓣鳥語紛落的午前,往坂道的盡頭邁步。


        現在、鳳流峰......


        曾幾何時、舉劍欲仗情義?曾幾何時、撫琴為正世理?如今只嘆人神皆同,僅餘道不完的無奈。

        悠悠漫漫的秋意裡,一名年輕女性不該有的滄桑沉重,全都在此時此刻的蕭瑟下,映向仰望銀杏的凰風。聖蹤與律默默凝視她的背影,風中的金色銀杏緩緩搖曳,似是感慨當年流金歲月不存。

        至此......無可言喻的哀愁與悲壯感充斥兩女心中,也道盡了凰風的孤獨......

       "風雨故人愁何來"

       "花葉泥雪總清逸"

        "為衣染上白霜色"

       "最是紅顏不勝寒"

        一定......是很久沒來了吧,凰風微仰的側臉,似在眼角閃爍微弱的光芒,不知過了多久......聖蹤才湊上前去......

        「鳳流峰的景色如故,可好友之心......」

        「沒事,只是念舊。」綠眸輕撇,凰風似乎因為有律和聖蹤而顯得沒那麼寂寞。

        「是看了剛剛那個獨孤飄零嗎?還是因為很久沒來這裡了?」律也來到身邊問著。

        「律......」

        「那個,凰風啊......比起聖蹤姐姐,我的辭令是沒妳們厲害的,不過我還是那句話,妳不用獨自承擔一切,即便有我不懂的苦悶,妳不一定要說,只要知道我們都會在妳身邊支持妳就是。」

        露出稍有靦腆的笑容,在此內憂外患的末日下,此番鼓舞從年少的律嘴裡說出,讓轉身面向兩人的凰風感到一股窩心......

        「哈......此刻有妳們同在,真是令我欣慰。」

        「那所謂的往界天跡到底是什麼?加奈子留下它的用意又是?」大概覺的話題差不多了,聖蹤切入了主題。

        對此提問,凰風右手輕翻,一閃即逝的亮光中,褐革羊皮的往界天跡凝化而出,看來凰風一直以特別的方法保管。

        「且讓好友一觀吧。」

        遞出往界天跡,聖蹤一手接下。雖是平淡無奇的書冊,聖蹤仍能感到一股深淵渦旋之感。翻開天跡......內中盡是不屬地球任何文明的不明之字,一旁跟著觀看的律不禁......

        「吶......我看不懂耶。」

        「這是神族文字,雖然跟日文發音一樣,但字體有根本性的差異,改天我再教妳吧。」凰風用一貫嬌弱的口吻說著,她的語調跟情色的呢喃幾乎沒有差別。

        「诶诶~」

        一聽到學習,律馬上發出哀嚎,聖蹤反倒看的很認真......

        「這......似乎是一部武學,而且在下界部可謂罕世奇見。」翻罷了天跡,聖蹤把它交還凰風。

        「我目前還參不透天跡奧義,但我相信裡面的武學藏著某一種祕密與力量,跟找到姊姊的方法有關。」

        「怎麼說?」

        疑問入耳,凰風沒有回話,轉而以行動代答。只見左手上拋往界天跡,同時掌散勁力,如霧氣般聚合的白芒灌入制空五公尺的天跡,剎時書面大開,就在頁面一頁頁被拉長後,天跡竟化為一顆直徑約一公尺的金色光球!且其上遍佈不明黑色圖紋,空間更隱有扭曲變形之感。

        看到這裡,聖蹤和律退了幾步,眼前的金色光球除了沛然的力量波動和彷彿有意識般流走的圖紋,尚有一股濃厚的招意,聖蹤似有所感,即刻以心應之,而見旋動的圖騰含有劍意、掌舞、棍躍、槍旋等等意念之形,一出則顯變化萬千之路,最後回歸至劍的形態,於此瞬間......圖騰一瞬放大,驟然凰風右手衣袂輕飄,凝聚劍芒的兩指向上斜拉,霎時千道劍光在一毫秒內觸及圖騰!而圖騰更訪受感應,化出一個較大的符號在光球邊漂浮,空間的扭曲變形也更加劇烈......

        「這倒底是......」

        律在一旁看得啞口無言,不出一秒,圖騰又變!這次則凝聚出刀的形相,聖蹤看著左前方的金球和圖騰,加上凰風並沒任何舉動,受擅長的招意鼓舞,聖蹤一時難忍技癢,左掌外掃即收,青藍刀光向圖騰發出,豈料觸及之際,圖騰竟現震盪崩解,即刻、一股反震力量伴隨金球崩解而爆發!

        「啊!怎會?!」

        看著散去光芒的往界天跡,聖蹤頗為錯愕,爆散的光球如連珠砲般廣射數里,鳳流峰頂如遭砲彈痛擊,銀杏林瞬間被毀!而其中一道光芒更劃破了自己的衣袖,這......宣告了某一種失敗,因為往界天跡又恢復成原樣掉落在地。

        於此同時,柳叶家也產生某種力量,宛若戰後的鳳流峰竟在一瞬間恢復原貌,彷彿方才的爆發不存在一般。

        「順應天跡陣法散出的招意並與之回應,用多少力量觸碰對應的招意,下一道力量就必須對等,連同招意也是,不然力量反震,不僅無法解開箇中奧秘,恐怕還傷自身,而招意不足,是無法讓往界天跡有反應的。」凰風右手前伸空抓,往界天跡即回到手中。

        「連妳都參不透的話......又該如何是好......」

        「不要擔心,我所謂的參不透只是目前,而對應哥吉拉與界境暗流,妳們須要的是姊姊的力量,一起鑽研往界天跡,才能縮短見到姊姊的時間,只要四意歸一開往界,一定會有線索。」

        「好友目前所參悟的,能夠告知於我們嗎?」

        「天跡所載,萬武為始、終於歸一,雖是無招之境,可是參雜許多兵器兵解入道之意念,非是純粹的無招戰技或力量可解。」

        「非純粹之力嗎......」

        「舉例來說,運使長槍,只要注入的力量足夠,自身體術、力量夠強,長槍之運使也可如劍一般靈動神速,相反、劍也能打出錘戟之強大鈍力,但是......這和極致的意念稍有不同,姊姊留下的,有四武之意念。」

        「原來是這四種。」

        「很多人都以為劍乃百器之尊,以劍意為首,實則不然,只是劍走中庸之道,入門解意最快,劍的意念到達最高,天地萬物皆可為劍,其劍境......便非人所能達到之境界,遂須兵解入道,其實每一種兵器,都有和至高劍意對等的意念。」

        「也就是說,皆須為兵解入道之極至意念嗎?」聖蹤皺起眉頭。

        「是的,我專精為琴與劍,雖然刀槍弓皆能使用,可非兵解入道之極意,有妳們幫忙的話,或許可以合力一解往界天跡。」

        「凰風妳是神族吧?氣力還有啥力量跟耐力之類的不是源源不絕嗎?不能一次搞四種那個什麼極意來的東西?」從收回天跡到現在都沒開口的律邊說邊舉起一隻手,她在凰風和聖蹤的對話間插嘴,像極了對大人提問的小孩子。

        「不能,並非我力量難以承載,而是提到極端,劍意會吞噬其它不足之招意,但要在短時間內修練到與我劍意平等,恐怕不足矣......」

        「呃......有夠複雜,那現在怎麼辦?」律口氣沉了下來。

        「我想應急的方法......不是沒有,湊齊刀、劍、槍、弓的高手,應該可以解開。」

        說話的是聖蹤,她似乎已經想出一些頭緒了。

        「妳有人選嗎?」凰風看著她。

        「劍當然交給凰風,方才一試,我的刀意應能擔當刀之人選,至於槍......我想我後面再一尋雲褚芳纓姬,她精通的武器為槍,又是創造高天原的女神,應該沒有問題。」

        「那弓呢?」

        「弓的話......嘖!棘手了,因為要的是意念而不是純粹的力量,這種時候天照大神在就好了,我想我也順便問問芳纓,看她有沒有人選建議。」

        「那就勞煩好友了。」

        既然定下了方向,事情也該暫告一段落,該是各奔東西的時刻,但聖蹤終是問出最在意也最核心的問題:「只是......當年加奈子為何離開?在領取武裝的那一年。」

        「在這之前,妳們可知道,姊姊的肉體並非全然的女神,而是半龍半神嗎?」大概也料到了吧,凰風對此並沒打算隱瞞。

        「半龍......半神?」律嚥了嚥唾沫。

        「嗯......」凰風在深吸了口氣後,便將過去之事娓娓道出,那......是在黷威浩劫發生前、永罪亡劫為結束之時的過去,也就是西元150年以前的事......

        過去......柳叶名門出自神族,為下界部北方大陸˙北域皇境之名門貴族,也是皇境名門。久遠以前;皇境有一體力量比擬魔物的白龍肆虐,最終被名門擊敗,封印於皇境大陸下,而此名門不是誰,正是柳叶一族。

        白龍據說來自聖天界,在擊敗背封後,諸神為祭白龍,將白龍封為聖王˙戤獄伽藍,而封印裡的聖王雖然力量大減,可元力不滅不減,怒魂更隱隱在皇境大陸造亂,導至天災更容易發生,神祇們的心性也受鼓譟而不安定。

        擁有遠超神祇之力,聖王要影響神祇自當容易。多年後,柳叶家終有一女感念聖王將害神世,遂入地宮欲再降聖王,經過百日之戰,柳叶家之女不斷對聖王喊話;並在戰鬥中表明心意,最終感化聖王,並將與聖王肉體融合,聖王的靈魂也遵照柳叶家之女的心願,將自身的一部分化為一口細劍,其名為天逸道,象徵此後與聖王合而為一,走淑世天下逸道。

        而這位降伏聖王的女神、柳叶家之女,便是柳叶加奈子了。

        「哇,想不到妳姊姊有這樣的過去啊。」

        「姊姊心懷普世天下大願,這麼危險的事情,她卻義無反顧的選擇前進。」聽律這般說道,凰風微微低頭,似乎對於加奈子的決絕與大義,有著欣羨與不及。

        「只是......龍與神合一,加奈子外表竟無變化,我以為她會被影響而變形成白龍之貌。」

        「聖王跟姊姊心靈相通,且彼此有深厚羈絆,自然不會有讓姊姊外形失控的狀況發生,可是......」

        「可是什麼?」方才說話的聖蹤追問。

        「聖王雖然不會占據姊姊的身心,也願意把自身的血、肉、骨等讓姊姊同化吸收,但是這個速度......非常的慢,甚至過了千年而到今天......姊姊也只融合了一半而已。」

        「一半......武裝,該不會,這是她離開界境的原因?」

        見聖蹤推敲的凰風點了點頭,接著又道:「得到武裝力量時,姊姊其實非常痛苦,武裝力量跟體內未同化的聖王血肉衝突,有失衡風險,一旦姊姊失控,是有可能危害界境的,所以姊姊才離開,但是我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是地球的某一處隱藏空間?還是有回到天界下界部的方法,這些......我都不清楚......」

        「看來往界天跡是唯一的線索了,我現在就回司令部,如果沒有任務,就會去找雲褚芳纓姬一談。」

        「萬事拜託了,聖蹤好友。」

        「那凰風呢?」律歪著頭問。

        「我要再回青嵐館,持聖蹤稍早凝出的魄元血精強化陣法。」

        「要我跟妳去嗎?」

        「不用,陣法開啟聯結進行強化,需以柳叶家純血引護,旁人若在會有干擾,妳且先同聖蹤回返頂之座,待我將陣法強化完成,便會前往司令部一會眾人。」

        隱世埋名不知年、歲月落拓,此刻年少之身未減。忽爾......一陣稍大颯涼撫面,凰風愁鬱的眼神一瞬凜冽,黑白印鳳的和服和白金長捲髮上的鳳尾髮簪如風鈴動,是否象徵長久以來的責擔將更加沉重?

        燧龍淵頂、凰龍唯道,凰是人中之極、龍是神中之逸,如今凰龍之凰、即將踏出文塵無染!柳叶凰風真能幫助露易絲甦醒嗎?她的入世將對界境局勢產生何種變化?


        另一邊、天界下界部、亞法隆......


        「無名前輩,您這是什麼意思?那個人又是誰?」

        凋零古堡、聖芒浮動中,無名冷對亞瑟王,一宣即將消逝之言,究竟?

        久遠前,能輕易抹殺神祇的怪獸罰神罪者,肆虐天界下界部的西方大陸˙露斯多塔,並造成先皇之族近乎覆滅,殘族逃往東方大陸˙永界東淵重新開始,形成了如今人類所知的神祇。

        當中......最強的皇族建立了天堂,並供奉一股名為上帝的力量,且尊崇天堂訓誡,後來戰神基多拉一滅東淵,天堂似乎逃過了一劫。多年後,天堂出了一位史無前例的越神強者,此神......不能被稱神,雖然不老不死,但沒有魔法、沒有神力,也不能無限復活,其當為"人"稱。

        可是此人之力量,就像傳說的魔物般,足抹殺神祇無限的生命力,甚至無視所謂的魔法與陣術,此人正是亞瑟面前的無名!

        天堂為了對露斯多塔傳達復辟之意,派無名前往殺除罰神罪者之首──巨龍˙瑟萊海法斯,但因無名將功績讓予布倫希爾德,導致受天堂流放。

        臨行前......天堂要求無名自廢七成功體,並使其恢復童年之姿且廢除大部分的記憶,流放到二重擇念界。

        事後、無名於二重擇念界開始新生活,亦尋獲真愛,無奈命運造化弄人,無名最終仍不能和愛人廝守,在入魔鑄成大錯前,無名抱著對愛人的怨恨與得不到的不甘自盡而亡,肉體灰飛煙滅,力量也僅剩殘餘......可是天堂不知道的是;大天使可兒泰絲在露斯多塔外海所建的亞法隆,還殘存著無名的靈魂與思念。

        無名的存在......導致多年後的亞瑟到達此地,進而開啟另一段王者傳說。

        「那個人......一樣是我。」面對亞瑟的詫異,無名仍冷淡回答。

        「一樣......是無名前輩?」

        「嗯,前世共存的今生,也是今生共存的前世,恐怕......是我誕生之時分化的另一體,穿越到二重擇念界,也有可能是我被流放時,魂體分出的一絲存在自我成長。」

        「這......有什麼是我能幫上忙的嗎?」

        「不,這是注定的結果,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亞法隆的力量,自從希望之光被取走後,就不足已再維持我這殘存的思念,如今......我只在等待那人到來。」

        「是嗎......那......前輩這樣,也算是有個歸屬吧......」

        亞瑟低下了頭,其左黑又白的修長瀏海,並不代表思緒分明。

        「亞瑟......超過一千四百年的歲月,你認為什麼對你是歸屬?見過這般泱泱大世,走過多少風霜滄雪,你仍不覺得,此刻的你擁有歸屬嗎?」

        一對歸屬之問,亞瑟不過二十五歲的容貌卻是迷惘更迭......

        亞瑟、亞瑟˙潘德拉貢,人類傳說中的亞瑟王,他並不若流傳中的形相,那超脫人們描述的完美與年少,以及如混血兒般的樣貌,在在衝擊著世人對亞瑟王的刻板印象。

        昔年文明與野蠻之爭,得到殘神之血的人類領軍來襲,亞瑟領兵而戰,劣勢中......因緣際會通過了次元通道抵達亞法隆。

        一入亞法隆,亞瑟身邊的士兵因無法承受天界質量,肉身連同靈魂都在瞬間灰飛煙滅,亞瑟卻不受影響,最終......他不知花了多少時間,走過了廣大的草原,來到亞法隆殘破卻又聖潔的古堡,而在當中與他見面的......便是僅存部份魂體的無名。

        無名見亞瑟有此機緣與體質,在與其一談後,給予了拔出石中劍的機會,而亞瑟亦不負所望,他的肉體出乎意料和石中劍的神氣相容,至此......亞瑟回到人間,守住了理想、寫下傳說。

        而後......亞瑟因厭倦人世之故,詐死來到天界,無名更將自身殘魂中的能量凝出一滴實體血魄讓其服下。

        豈料......亞瑟一服血魄即有驚人契合,彷彿劇烈的共鳴效應般。此些微的一滴血魄,讓亞瑟肉體從此同化為超越神祇的滅神之體,不僅成長為和無名過往般的強大,更有超越無名之能,成為新繼的天堂戰神

        不過、無名僅只告知亞瑟關於天堂的過往,並沒要亞瑟前往東方;回抵天堂重建戰神之名,僅以放縱的方式任亞瑟在露斯多塔上歷練。從此亞瑟化名為留客任萍˙愁瑟遲,過著浪跡天涯與壁上觀的日子。

        今天的亞瑟......身穿染上星霜之色的灰黑衣袍,單間披掛的黑羽,在孤獨中夾雜料峭,背後橫掛形似太刀的赤紅之劍也再非石中劍,這是否代表他已不再追尋身在人界的理想了?

        細思無名方才言道的千年歷練,亞瑟鐵灰色的眼珠輕撇,低視充斥在破裂理石大廳間的清澈涓流說道:「我雖感謝前輩之助,讓我眼界另拓一番天地,但是這完美無瑕的不老不死之身,對我來說皆無意義,即便是此身遠越神祇的力量也是。」

        「喔?」

        「如此存活,我終感麻木,或許......這是詛咒也不一定。」

        「哈哈哈哈哈......」不知為何,無名用殘弱而不帶喜悅的語調輕笑,似是暗諷亞瑟對永生為詛咒的認定,再開口、無名口氣仍淡漠依然:「你記得你當初來到天界的原因嗎?」

        「因為對永無止盡的政權爭鬥和戰爭趕到厭煩,所以倦了人世,來到天界......只希望尋求自己存在的意義,還有容身之處。」

        「你認為你何以經過良久歲月,卻仍不得歸屬?」

        「......」

        「來到天界以後,你並無再參戰爭,你的肉體,又為什麼與我殘弱的力量如此契合?甚至讓你自發成長為超越我最強之時的存在?」

        大概聽懂無名的暗喻,亞瑟鎖起了雙眉;因為這些暗喻、都和自己久不再觸的某一種事物有關,而無名接下來的發言......也印證亞瑟心中預設的答案......

        「戰鬥、亞瑟......你是為了戰鬥而生。」

        「難道厭倦了征戰只是我的錯覺?那我現在的迷惘又是什麼。」

        雖是一身武藝膽魄丹青如熾,可舉劍仍有聖潔理想如初,見證了人性的卑劣,亞瑟失落過、無奈過、憎怨過、不甘過。如今是成神後的天界沖淡著他握劍之心,而在亞法隆再次體悟的騎士訓誡,也讓他重握最初信念。

        並非是被傷害就要傷害人,這個世界病了,有一點堅持並不為過。亞瑟是如此堅信著,就算被傷害,也要看著人性的美好之處,但為何......心中卻有一股揮之不去的迷惘?

        思索之間、無名沉音再出,也許......他的言語,印證了自己只是逃避歸屬:「過去的你透過戰鬥,進而嶄露信念,守護理想,每個人活於世間所追求的事情,有相同的共鳴、亦有不同的法門,文與武、行與跑、理與計,何不能追求相同的理念?一切只忌諱猶豫逃避,而你是一個要透過戰鬥、征途,才能從中找到歸屬的人,但是你卻再無舉劍。」

        「......」

        「厭倦,是因為你發現有無法避免的遺憾,而現在......我將給你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

        「重新......來過?」

        「嗯,因為你說該有個結果,稍早所說那個未完的使命,就是你重新來過的機會。」

        「這和無名前輩所說、毀滅之神將踏上亞法隆有關嗎?」

        「那是你無法觸及的力量,也是你無法避免的戰爭,雖然不是改寫過去,可是......你將有機會能選擇......改變所受的遺憾,用你今非昔比的力量。」

        亞瑟微微抬頭,眼前......無名微微閃爍的背影,佇立在殘破書架前的階梯上,俊氣的側臉與依舊飄揚的白色瀏海,是一反過往寡言的熱情。也許......這也代表著他所謂的消失期限真要到來。

        「我無法觸及,那我又該當如何?」

        「得由你自己決定,我只能告訴你......毀滅之神相關的消息。」

        無名說罷,隨即輕翻左掌,書架內部即散發莫名白光,頓時一卷布軸旋出朝亞瑟飛去,只見亞瑟接過布軸,身心乍感一股戰慄。

        毀滅之神的繪卷,早在當初由不明者留下,今天......我便將它送給你,未來在戰火中,由你自己決定信念要怎麼延續、怎麼發揚,水中漣漪只要發揮得當,最終也成驚濤駭浪,雖仍無法在毀滅之神面前立足,可若能讓祂看見你信念的光芒,或許......能夠得到認同,屆時......不乏能找到歸屬、得到結果。」

        聽著無名沉沉的嗓音,亞瑟解開布軸,只見圖上所繪......是一體黑色直立的獸形。

        以亞瑟的邏輯來說,這很像所謂雙足站立的地龍,又像人龍混合、但不那麼明顯的存在,而毀滅之神、全身漆黑,其正面如猛虎,側面如惡龍,整排外露的森寒白牙和銳利深邃的眼神,都給人史無前例的威嚴與冰冷。

        最讓亞瑟在意的,是祂三列排列有序;延伸到長尾而逐漸縮小的背棘,還有毀滅之神祂散佈在背棘、左臂連指、雙大腿與左胸口以至左肩;那更加闇黑、彷彿刺青般的不明圖騰......

        「這就是......毀滅之神......嗎......」

        「也是在遠遠超過此地,名為聖天界˙露茵可藍哥羅可中......契約神帝的變形後代......」

        「契約神帝之後代?祂有何名號?」

        「世人未知其名,世神懼知其名,只知毀滅之神的力量在聖天界古語有其意義。」

        「強大而獲名號的力量嗎......」

        「那種純粹靠肉體發出的力量,是最簡單的存在,但也因其簡單而純粹,一旦過強將所向無敵,毀滅之神擁有的......是連過強也無法形容的純粹力量,這股力量名為.......哥吉拉。」

        「哥......吉......拉......」

        亞瑟睜大了眼,他不由自主複頌了毀滅之神的其中一個名諱,而再看手中繪卷,亞瑟目光漸利,心中的迷惘似逐漸減輕了。



                   那天在草原上、雲朵隨風撫面......

                         我踏過了翠綠,看見了迴異的自己......

                             是巧合、還是宿命......


                        她眼裡的堅定......一樣在覺悟中有著身不由己、

                           我與她一同眺望那個遠方......

                              目光盡頭的地平線......是重疊還是分離呢?


                                         亞瑟˙潘德拉貢:二重擇念界的另一個亞瑟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52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海霧哥吉拉
亞瑟王出現了。

04-20 13:08

虚ろな光
亞瑟王晚點會去法爾薩ww04-20 13:22
虚ろな光
混到王都裡面 正好前面某人被一拳打爆 然後各種風聲04-20 13:23
海霧哥吉拉
是上次那個好無辜的女騎士...?

04-20 13:25

虚ろな光
對ㄚ 阿日姊

因為她做為朱利薩斯入世的起點 也宣告德拉奧爾會正式復活

所以你懂得 然後一切牽牽牽 就會牽到傲鋒那邊 加上人界有幾個要去天界 又再找寂滅之劍

目前是"無形當中的鋪陳" 我弄得比較隱晦 但是副線當中 都隱約得讓寂滅之劍變成"核心"04-20 17:42
小刀
哥吉拉對亞瑟而言是個崇拜之神?瞧他的目光和敬意,似乎沒想把牠毀了,是我的錯覺嗎?

04-20 22:42

虚ろな光
有的 不過只有一點點(大姊看得還真細) 從無名跟他說"那是你無法觸及的力量" 那邊 留下一點點的敬意

不過他還算是在"等帶某種事物到來"得那種事前興奮感這樣(當然也只有一點點XD)04-21 11:15
RQ
亞瑟王!!!!終於出現啦哈哈
對哥吉拉的目光漸利呢~~~
隨便的故事讓我很好奇後續發展!!!
期待下集wwww

04-21 19:15

虚ろな光
下一集會暫時先回到人界的界境"司令部" 因為摩斯拉回歸的事情還沒完

ㄟ...另外說一下 或許妳有注意到最近是8-6(??)<= 這個括弧裡有1 2 3 這樣

其實實體的話 是一起連一篇的 沒有開頭特殊的標題跟詞句 因為合在一起會超過巴哈姆特限制 只好拆開來QQ

不過 很快的亞瑟就會有戲份了^^ 敬請等待囉04-22 10: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dream70x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請各位幫個忙... 後一篇:問卷又來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ndream1222小說
《祈神者的哀歌》 宣傳一下新的小說連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