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翻譯】雪風、宗谷:雷伊泰灣、南洋之追憶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9-04-19 15:25:55│贊助:4│人氣:522


這是在下去日本自由行時,偶然在舞鶴引揚記念館看到的戰記《雪風ハ沈マズ》《奇跡の船「宗谷」》。


【旅行】2019海之京都自由行(00)

如這篇心得所言,在下將其中兩個感興趣的段落拍照帶回台灣,並翻譯出來與各位分享。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這篇文章裡,也有提到『宗谷』。巧合的是,引揚記念館內『雪風』『宗谷』的戰記就擺在一起。熱切希望這位強運的『雪風』之友,至今仍停泊在東京、船之科學館,並且還有航行能力的『宗谷』,有朝一日能在《艦これ》與『雪風』再會!

※若在日本時能逛舊書攤,並看到這兩本書的話,也打算將書買起來

※      ※      ※      ※

驅逐艦『雪風』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

作者:豊田 穰(とよた ゆたか)暨『雪風』乘員一同

世人只知,栗田艦隊若突入雷伊泰灣,趁海爾賽之空母機動部隊來不及回防時,擊滅金凱德之第七艦隊,令雷伊泰島上美軍陷入孤立,便能趁機俘虜麥克阿瑟……等種種未竟之憾,而批判栗田長官之反轉,乃沒有貫徹到底之舉。

譯註:這只是日本人的理想期望,實際上更大可能是麥克阿瑟還沒見到,就被美國陸軍、海軍的航空武力,聯手轟殺在灣內

突入雷伊泰灣簡單。

可是,深入灣內以後,若在返航途中遭海爾賽之三群集結之空母機動部隊逆襲,結果又將如何?

要是這樣,『大和』『長門』『金剛』『榛名』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世人只知昭和19(1944)年10月25日之激戰,卻忘了翌26日之悲痛的撤退戰。

趁夜通過聖貝納迪諾海峽(San Bernardino Strait),向西開往錫布延海(Sibuyan Sea)之栗田艦隊,遭海爾賽麾下馬侃隊、博甘隊合計257架飛機襲擊,『大和』中了2枚、『長門』則有4枚極近彈,二水戰旗艦『能代』沉沒。

突入雷伊泰灣的話,26日在薩瑪島東方海面上,美軍攻擊隊之空襲必將到來,此後從錫布延海到汶萊之道路,肯定是遍地荊棘之航路。

在此也講幾句,關於妨礙第10戰隊之雷擊,對『矢矧』打出命中彈令石槫水雷長負傷,最終被『雪風』擊沉之勇敢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的事蹟。

※本項出自兒島襄《悲劇的提督‧南雲忠一中將、栗田健男中將》=中央公論

是日,『約翰斯頓』接到席基‧史普勒格少將之命令:

『狼(驅逐艦)、進攻!』

遂與『霍爾(DD-533)』一起,一馬當先地衝出去!


歐內斯特‧愛德溫‧埃文斯(Ernest Edwin Evans,1908年8月13日~1944年10月25日)中校,『約翰斯頓』艦長

『約翰斯頓』艦長,埃文斯中佐是以勇猛聞名於世的美洲印地安人,切羅基族(Cherokee)的後代子孫。

印地安戰士向來悍勇,中途島之役攻擊『赤城』而戰死之『大黃蜂(CV-8)』艦載第8雷擊隊(VT-8)※當中,隊長渥頓少佐也是其中一員。

※VT-8遭『赤城』麾下零戰隊全數擊落,全隊僅1人生還

埃文斯中佐首先攻擊最接近的重巡『熊野』,距離16000展開射擊,打出200發以上,『熊野』『鈴谷』的反擊,在『約翰斯頓』四周炸出如林水柱。

0710方過,『約翰斯頓』在距離9000發射10枚魚雷後反轉。其中1枚命中前述之『熊野』艦艏,令她大破掉隊。

「幹得好!」

艦橋的埃文斯縱聲長嘯,宛如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的戰吼。

※Wiki:關於毛利人的起源,當前較普遍獲接受的理論是他們主要來源於台灣,經過數世紀在島嶼間的遷徙而來到紐西蘭成為玻里尼西亞人的一支

可是突入陣中的『約翰斯頓』也受到集中砲火,繼『長門』『大和』之後,又加上『榛名』的砲火。遭36cm(15cm?)砲彈3枚、15cm砲彈3枚命中,後部鍋爐室、機關室被毀,回轉羅盤也無法動作。



渾身冒著黑煙的『約翰斯頓』逃入暴風雨中,『大和』見狀發出電報:

『巡洋艦1隻擊沉 0727』

可是,雖然航速降至17節,但『約翰斯頓』尚未沉沒。

埃文斯左手兩根手指被彈片切斷,爆炸的氣浪將上衣連同內衣一起扯裂,這副胸膛袒露,殘破的衣物向左右敞開的姿態,如同傳說中的印地安戰士。

譯註:原文『インディアン‧スタイル』,該形象之代表人物為印地安阿帕契族傳奇戰士『傑羅尼莫(Geronimo)』


《Fate/Grand Order》傑羅尼莫滿破,可以看到上衣敞開、露出胸膛


【FGO】ジェロニモ【傑羅尼莫,キャスター】宝具+EXアタック附中文字幕
【Fate/Grand Order】Geronimo Noble Phantasm+EXattack【大地を創りし者】

※      ※      ※      ※

「YaaaHooooo! Come on, Jap!!」
(啊呼~!放馬過來啊,小日本!!)


(埃文斯艦長甩著破衣服)如此吶喊著繼續指揮作戰。此後不久,美驅『霍爾』『塞繆爾‧B‧羅伯茨(DE-413)』『希爾曼(DD-532)』亦各自活躍奮戰!

見到空母遭受損傷,史普勒格少將高喊:

「孩子們(驅逐艦),快給我幹掉敵人!」

從煙幕中現身的『約翰斯頓』桅杆倒塌,渾身冒著黑煙與火焰。

0855,『霍爾』戰死。

稍早以前,『約翰斯頓』奇襲打算雷擊而往南邊跑的第10戰隊,令『矢矧』等艦被迫必須向右轉。

『矢矧』的記錄是:0850,見這艘驅逐艦企圖發射魚雷,遂採取右舵迴避。

然而『約翰斯頓』早已打光全部魚雷,魚雷管此時是空的。

距離6300公尺,『約翰斯頓』向『矢矧』開火並打出12枚命中彈,卻也遭包括『雪風』在內的第10戰隊各艦集火攻擊,中了好幾發12.7cm砲彈。『矢矧』士官室中彈,也發生在這時候。

『矢矧』與4艘驅逐艦向3艘空母發射魚雷後,回過頭來再度向『約翰斯頓』施以猛攻。

日方記錄(公刊戰史):

0900,『約翰斯頓』發生爆炸
0915,沉沒

美方記錄:

0945,失去動力。
5分鐘後,埃文斯艦長發令全員退艦
1010,沉沒





《悲劇的提督》有記載,埃文斯艦長從『約翰斯頓』退艦後,乘坐的救生艇從附近的日軍驅逐艦旁邊通過這一幕。

那艘驅逐艦的艦橋上,立著一名將校……就是艦長吧……向正在沉沒的『約翰斯頓』敬禮,埃文斯落淚向對方回禮。雖然乘員的證言裡,並未提及『雪風』通過『約翰斯頓』附近,寺內艦長向對方敬禮一事,但那位崇尚武士道的大鬍子艦長,確實是會這麼幹的人。

譯註:後來有人特地向當時在『雪風』艦橋的柴田正砲術長詢問此事,回答是『艦橋にいた我々は勇者の最後に敬礼を捧げた』(艦橋之我等向勇者獻上最後的敬禮)

柴田砲術長向艦橋報告『將那1艘解決掉了』這句話的對象,當是埃文斯的『約翰斯頓』。

這一天,日美的代表驅逐艦『雪風』『約翰斯頓』的對決,最終為『雪風』勝出。(個人並不認同這句,因為『約翰斯頓』面對的敵人可不只『雪風』啊)

勇猛無比的兩位艦長,寺內正道中佐與埃文斯中佐的死鬥,作為在雷伊泰灣瀰漫的硝煙中迸發出來的佳話,必將永遠傳頌下去。



※      ※      ※      ※

這裡也特別寫一下,田口航海長之《手記》敘述的,寺內艦長迴避轟炸的著名操艦手法。

24、25、26這3天,『雪風』不停遭受海爾賽之空母機動部隊的俯衝轟炸。

「對空戰鬥!」

艦長踩著放在艦橋的小椅子,大入道(おおにゅうどう,日本傳說中的長脖子巨人妖怪)似地,將腦袋從天花板的小艙口探出去。


大入道山車,攝於諏訪神社例祭『四日市祭』

田口航海長站在那正下方,全神貫注地操艦。

敵艦爆隊從右上方突入時,艦長下令:

「右滿舵!」

田口也大喊:

「右滿舵!」

將命令傳給操舵室的操舵長。

當下,炸彈剛從『雪風』腹部下方落空,艦艏向右一擺,又1彈從左舷掠過。舵機有時不夠靈活,左滿舵回頭途中,又1機在左舷投下1彈,險之又險地從煙囪旁掠過。

可是,空襲最激烈的時候,主砲、機槍群開火的聲音,讓田口聽不到艦長的號令。

這種場合,艦長就用右腳踢田口右肩代替『右舵』、左腳踢田口左肩代替『左舵』的命令。如此一來,十六期後輩的年輕航海長與艦長之間,完全可以明白彼此的意思,就憑這樣的搭檔,『雪風』得能在本次海戰中,1枚命中彈也沒有地平安度過。

還有,我等也絕不會忘記,由於機關科員的努力,『雪風』始終保持在隨時可以全力運轉的狀態,追擊也好、迴避轟炸也好,都沒有問題。

如前所述,馬里亞納海戰、雷伊泰灣海戰當時之機關長竹內孝弟大尉,是寺內艦長獨一無二的酒友,更是肝膽相照的好夥伴,艦橋與機關科指揮所的關係之好,自不待言。

從開戰到終戰,一直待在『雪風』機關科,雷伊泰灣海戰時為第一鍋爐長,負責管控蒸氣壓,讓『雪風』隨時可以高速運轉的玉寄長昌兵曹,至今仍健在地安居大阪,他說:

「雷伊泰灣海戰當下,『雪風』機關科全力以赴。整個大戰期間,『雪風』機關科與兵科沒有發生任何摩擦,艦橋信賴機關科,而機關科也沒有讓艦橋失望。自始至終,本艦都能順暢地進入全力運轉狀態。」

※      ※      ※      ※

26日,錫布延海的撤退戰,『雪風』仍行對空戰鬥。

面對敵空襲,寺內艦長熟練地將腦袋從天花板的小艙口伸出去,左顧右盼觀望四周,不時還游刃有餘地拿出香煙抽幾口……對此,田口航海長等一眾乘員堅信,這名艦長正是我等之『雪風』的守護神!

自雷伊泰灣海戰生還之艦船,由於極近彈等種種原因,都受到大小不一的損傷,而我等之『雪風』僅只是渦輪發電機的小故障,於10月28日安然返航汶萊。

可是,比之出擊的陣容,活著回來的中大型艦僅『大和』『長門』『金剛』『榛名』『利根』『羽黑』『矢矧』等,其餘皆驅逐艦,眾人都飽受戰火摧殘,灰頭土臉地面面相覷。

『居然被打成這樣』

……諸多戰友,悲嘆如斯。

然而,悲劇尚未結束。11月21日,栗田艦隊又失去了『金剛』『浦風』。

艦隊主力停泊汶萊灣當下,接到日吉之GF司令部發來之大編制更替。

據此,第一機動艦隊與第三艦隊被廢止,昔日榮光萬丈之我等空母機動部隊,就此從海上消失無蹤。

一戰隊、二戰隊、四戰隊、五戰隊、七戰隊也面臨解散編隊的命運,自所羅門群島戰事以來之十戰隊亦遭解散,當過2回司令官的木村進少將,轉任航海學校校長。

『大和』成為第二艦隊旗艦,宇垣中將到軍令部任職,然後『長門』被編入鈴木義尾中將的第三戰隊。

『雪風』『浦風』『浜風』『磯風』之十七驅,奉命編入二水戰。

雷伊泰灣海戰期間奮勇作戰之二水戰司令官,早川幹夫少將於11月11日,與臨時旗艦『島風』一同戰死於雷伊泰島之奧爾莫克灣。取代他的古川啟藏少將(45期‧第一機動艦隊參謀長)於次年1月3日,在旗艦『矢矧』就任二水戰司令官。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11月16日,美軍空襲汶萊泊地。

B-24、P-38之大編隊,襲擊停泊中的『大和』『長門』。

『雪風』上應戰的田口航海長親眼目擊,『大和』主砲發射的三式彈,將敵編隊之1號機轟飛,造成敵編隊混亂,精準度低落,我軍損害因之大減。可是在當天,大崎良一水兵長戰死,乘員們惋惜不已。

是日,艦隊返航內地(日本本島),1830,『大和』『長門』『金剛』之戰艦部隊,在十七驅直衛下率先出港。

當天『雪風』擔任司令驅逐艦,預定去迎接谷井保大佐,卻因舉行大崎兵長之水葬而較遲出港,谷井遂搭乘『浦風』返航。就因為這樣,谷井大佐遭受與『浦風』相同的命運。

戰艦部隊從菲律賓西方海面,航向台灣與中國之間的台灣海峽。

11月20日半夜,田口航海長在艦橋值夜,由於風暴猛烈,艦橋裡面在滴水,於是脫掉鞋子,光腳站在甲板上。

當時的警戒航行隊形:最前面是二水戰旗艦『矢矧』,接著依序為『金剛』『長門』『大和』,右邊直衛是『浦風』『雪風』、左邊直衛是『磯風』『浜風』。

遭美軍潛水艦『海獅(USS Sealion,SS-315)』雷擊之時間為,21日上午2時56分左右。

該艦分2次發射6枚魚雷,『金剛』中了2枚,直衛的『浦風』中了1枚,2艦皆沉沒,地點推測為台灣的基隆西北方60公里處。


『海獅』戰旗,可以看到美軍將『金剛』畫成『扶桑』

※或許這面戰旗做好後,『海獅』乘員才知道攻擊當下,扶桑姊妹已戰死在蘇里高海峽?


《艦これ》『海峽夜棲姬』,原型就是扶桑姊妹

===================================


特務艦『宗谷』,外號:奇跡之船、化不可能為可能的船、帝國海軍最後的倖存者、燈塔白公主、北海守護神


上圖引用自pixiv,id=42788936

譯註:雪風也擔任過宗谷的護衛喔。另外,在一則軼聞裡,宗谷還救援過擱淺的雪風(也是命格夠硬的傢伙呢。實裝的話,她和雪風的關係應當不錯)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宗谷曾配屬在第八艦隊,而雪風擔任過第八艦隊旗艦

敵魚雷、命中『宗谷』

作者:桜林 美佐(さくらばやし みさ)、八田 信男(はった のぶお)

※與『夕張』分道揚鑣後

『宗谷』一如既往地強運。連日以來,在如雨落下的炸彈群、機槍的掃射中,『宗谷』沒被炸到,也沒被機槍打中。停泊在附近的徵用船,儘管已無法航行,卻仍受到嚴重的損傷。

沒有觸發機雷,歸功於『宗谷』獨特的、又圓又淺的艦底,也就是所謂『洗衣桶型(日文造語:オスタップ/wash tub)』。

鋪設在水深10公尺左右的磁性機雷,對這種洗衣桶艦體沒有反應,魚雷也打不中※,該結構航行時激起的波浪很高,會讓敵軍誤判航速……以上種種,無疑都是她無可比擬的強運背後,之所以如此的要因。

※魚雷打不中的原因是,敵艦容易誤判『宗谷』的吃水深度,造成雷擊落空

八田信男搭乘『宗谷』就在這段期間。八田出身長野縣松代,機雷學校畢業後,昭和17(1942)年作為砲員乘上『宗谷』。當時『宗谷』遇上前所未有的危機,那時的狀況,他還記得清清楚楚。

12月28日,『宗谷』在布干維爾島(Bougainville Island)北側,所羅門群島最北端的小島,布卡島(Buka Island)沿海,名叫卡羅拉皇后(Queen Carola)的峽灣進行港灣測量工作而入港。測量峽灣附近、設置航路浮標、製作海圖等工作,花費1個月的時間,任務總算進行到最後一個步驟時,大危機來了。

昭和18(1943)年1月28日早晨,對卡羅拉皇后灣執行最後的測量並繪製海圖,在朝霧中進行作業時,誰都沒發現,敵潛水艦已跟在『宗谷』後方。

0655,篠田永次郎信號兵準備換班,手搭在艦橋下方的垂直梯時,無意間向後方一望,看見一道白色航跡沙沙地在跑,那股氣勢看上去有40節左右的航速。

「魚雷!」

聞聲,正在保養高射砲的八田也立即向後轉,只見第二道、第三道白色航跡陸續出現。在那瞬間,那線條之美,讓他不由得看得入迷了。

「各就各位!」

隨著號令,本艦開始左滿舵旋回當下,聽見『滋咚』地悶響,本艦晃了幾下,又恢復平靜。緊接著附近的沙洲連續傳出3聲爆炸的巨響!向『宗谷』發射的魚雷共計4枚,其中1枚命中『宗谷』。然而,僥天之倖,那是枚啞彈。

聽見爆炸聲,打算確認戰果吧……後方約500公尺的水面,出現敵艦的潛望鏡。這回,輪到我軍反擊了!負責灣內警備而正在出動的二十八號驅潛艇,奔來相助。這艘二十八號艇投下爆雷(深水炸彈)。為了避免被自己人的爆雷傷到,『宗谷』趕緊加速跑開。像『宗谷』這種腳步慢的艦船,這時必須開足馬力快跑,以免自己的螺旋槳受傷。爆雷投下幾秒後,隱約聽見沉悶的爆炸聲,水面湧出氣浪。仔細一看,油漬啵啵地浮了上來。

「成功了!」

浮出來的油漬,就是海中潛水艦的鋼板破裂的證據。繼續朝那裡扔下爆雷,但見油漬接連浮出,得知已成功擊沉。『宗谷』艦上眾人,頓時放鬆下來。可是,魚雷還插在本艦腹部。隨後小心翼翼地,將那枚魚雷打撈起來,擺在甲板上。

※日文Wiki:美方並沒有相應的潛水艦被擊沉記錄,而日方證言僅看到浮油,沒有其他物品,推測襲擊『宗谷』的潛水艦在負傷後逃跑

令人吃驚的是,本艦僅外板稍有損傷,便度過了這一劫。『宗谷』乃是以破冰艦型被建造的,相當於人類肋骨的『艦體骨架』比其他艦船多出許多,因此損傷才這麼小。

近觀被撈起來放在甲板上的魚雷,跟『宗谷』這麼小的艦船(排水量與吹雪級相當)相比,那枚魚雷真是巨大。儘管被這種東西命中,但十分幸運地,這枚魚雷是啞彈,而且拜艦體結構強度所賜,將損害控制在最低限度。本日之事令我等確信,小小的『宗谷』身上,有著外表看不出來的『可靠(頼もしさ)』『好運(運の良さ)』。

據說在大戰初期,由於信管缺陷,許多魚雷打出去會變啞彈。


撈上甲板的敵魚雷。僅管沒有爆炸,但這是被建造為破冰艦的構造救了『宗谷』

※據推測,可能因為『多肋骨洗衣桶艦體』的特性,讓魚雷入射角不佳,導致接觸殼體被撞壞而無法引爆,就這樣卡在『宗谷』艦體上。不然當時的4枚魚雷,其他3枚可都爆了

將魚雷撤掉,偶然望了望海面,看到因為魚雷或爆雷的衝擊波,許多小魚浮上海面,吃人的鯊魚也把腦袋探出來,喀喳喀喳地大快朵頤,鮮血隨之在海上擴散開來。看見那一幕,甲板上眾人目瞪口呆,興奮之情頓時被澆上一盆冷水。尋思要是運氣不好,自己就會像那些小魚一樣葬身鯊腹啦。

當天晚上,大伙將酒水、食物擺出來,喝酒、唱歌開起宴會。八田講:雖然『宗谷』規模就這樣,但可是相當闊氣的艦船,廚師、理髮師、洗衣房一應俱全。由於艦長階級不是中佐就是大佐,為準備將校級的餐飲、待遇,那些設施、設備都是必要的。

※『宗谷』為執行水文測量、海圖繪製這些特殊任務的『特務艦』,雖然噸位小、沒什麼戰鬥力,但艦長階級不低。類似情形還有給糧艦/無線監察艦『間宮』,歷任艦長都是中佐、大佐

與八田一起航海的久保田大佐(昭和17年11月晉陞)喜愛釣魚,從橫須賀出港時,可沒忘記帶上釣具、醬油、山葵(哇沙米)。我等之『宗谷』只能慢慢跑,航速8節時會吸引魚兒過來,可是大大的好處,此時用假餌釣魚再好不過。

並且,上頭高掛軍艦旗,下面拉著假餌,可是『宗谷』的『最高機密』,敵艦不用說,就連友艦也被蒙在鼓裡。今夜,大佐毫不吝惜地將『漁船宗谷』的收穫拿出來款待大家。2天後,凱旋回到拉包爾。抵達拉包爾時,各艦陸續發來賀電,我等之『宗谷』也很享受這種祝賀的氣氛。

附帶一提,作為航海的伙伴,『白粉(おしろい)』也必不可少。這是因為當時『宗谷』的燃料是煤炭,搭載這玩意時,炭塵直接接觸臉部的話會脫皮,因此這時有必要在臉上抹白粉。作業時就用手沾點白粉抹在臉上,但也有白粉被汗流掉,皮膚失去保護而脫皮;汗與白粉刺激眼睛,讓人痛到不行的狀況發生。

進入拉包爾的『宗谷』立即展開掃雷、設置沉船浮標等種種工作,然後就在明天要啟程開往所羅門方面的那晚,敵大型機編隊侵入灣內,無差別轟炸停泊中的艦船。

『宗谷』當時也一樣,開火、開火、再開火※。沒有特地瞄準哪裡,只是一個勁地向上射擊,應該多少也打中幾次上空飛來的轟炸機吧。記錄中,此時消耗彈藥為:高射砲彈48、25mm機槍彈570、7.7mm機槍彈315。

譯註:原文『撃って、撃って、撃ちまくった』為IJN開火號令,出現於『磯風』語音,相當於『厭戰』語音的RN開火號令『Fire! Fire! Fire!』

6月24日,『宗谷』在母港橫須賀歸港後,立即入渠處理生鏽部位並仔細塗裝,魚雷命中留下的傷痕也要好好檢查。雖然只是輕傷,但發現滲水的跡象,於是用灌入水泥填補的方式處理。

7月19日,再度離開母港,這回是擔任開往拉包爾方面的運輸船團之指揮船。或許因為指揮船『宗谷』的強運,船團未遭遇敵潛水艦,20天後平安在拉包爾入港。自此直到9月,一直在拉包爾附近測量水文。10月初,入港特魯克。

『わたしのラバさん 酋長の娘 色は黒いが 南洋じゃ美人……』
(我的拉巴桑是 酋長的女兒 皮膚黝黑卻是個 南洋美人)


我等將陸軍依序送往因為這首歌而聞名的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瓜加林環礁(Kwajalein Atoll,或譯:夸賈林環礁),途中不少人搭『宗谷』的便船。打聽過後,得知關東軍的部隊已至南方。又幾艘船編入『宗谷』指揮的運輸船團,離開特魯克,開往瓜加林環礁。

當此之際,由於從極寒的滿州匆匆來到常夏之島造成的南洋呆※,不少士兵還沒上戰場,就病死在船上。此時『宗谷』乘員的任務,就是隆重地將遺體水葬。

譯註:原文『南洋ぼけ』,直譯:南洋呆,學名:熱帶精神衰弱症候群(Tropical Dementia Syndrome)

頑強的關東軍士兵,在這艘小小的艦船上嚥下最後一口氣……對此惋惜不已的思緒中,不知有多少人,在『宗谷』艦上大伙的目送下,凋零在這片南方海域。

船團指揮船,要不停向每艘船發送通達命令。這也是『宗谷』的要務,前述之篠田信號兵,在抵達瓜加林環礁時可忙翻了。到達瓜加林環礁,放下陸軍士兵,與船團告別後,這回同樣單獨出發,執行馬紹爾群島之布朗島※的測量業務。

譯註:原文『ブラウン島』為IJN稱呼,現名:埃尼威托克環礁(Eniwetok Atoll),本文沿用IJN稱呼

本艦平安在布朗島入港。以『大和』『武藏』為首,戰艦與重巡、水雷戰隊停泊灣內。當下,尚不知美軍大型機動部隊,將會從夏威夷,還是澳大利亞打過來?

(大本營?)預測下,艦隊在此準備在對方從夏威夷打過來的場合,展開迎擊之大決戰,而正在待機中,人稱『Z作戰』!

宛如日本海海戰(對馬海戰)迎擊波羅的海艦隊(日稱:バルチック艦隊)時,打出『皇國興廢在此一戰』當下的緊張感隨之高漲。在那當中,『宗谷』亦全神貫注地,投入港灣測量工作。


日本海海戰紀念桌,攝於舞鶴東鄉邸


東鄉平八郎元帥墨寶『皇國興廢在此一戰』,攝於舞鶴海軍紀念館


東鄉元帥胸像&『秋津洲』軍艦旗,攝於舞鶴海軍紀念館


東鄉元帥照片,攝於舞鶴東鄉邸





東鄉元帥愛艦『三笠(みかさ)』模型,攝於舞鶴東鄉邸


引揚船『宗谷』模型,攝於舞鶴引揚記念館

===================================

譯者補充: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在下原以為,右上角『空母ヲ級』捏他『甘比爾灣』或『方肖灣』,可是讀過這篇戰記後,發現那台詞出自塔菲3號指揮官史普勒格,所以坂崎提督畫這篇時,應當也有參考《雪風ハ沈マズ》。

※      ※      ※      ※


《戰艦少女R》『約翰斯頓』


《艦これ》『約翰斯頓』,在下第146艘嫁艦

如上,《戰艦少女R》《艦これ》皆已實裝『約翰斯頓』。

《戰艦少女R》『約翰斯頓』已實裝改造,但不論改造前後,都沒看到印地安戰士、傑羅尼莫的元素,或許以後會推出印地安風格的換裝?

《艦これ》『約翰斯頓』目前還沒改二,從先前的作品推測,皇宇老師應該知道埃文斯艦長戰鬥時像印地安戰士,或許要到改二,才會看到相關捏他?

※《碧藍航線》日後實裝『約翰斯頓』的話,會是印地安戰士風格嗎?

不過要不要將艦長的捏他用在艦娘身上,還是見仁見智啦,比如這玩意……



像大入道一樣指揮『雪風』迴避美軍轟炸,是寺內正道艦長的著名事蹟,可是在下相信,不管《戰艦少女R》還是《艦これ》玩家,應該都不希望『雪風』長這樣……


《艦これ》『雪風』,在下第22艘嫁艦,也是驅逐的第1艘嫁艦!


《戰艦少女R》『雪風』


《碧藍航線》『雪風』

※圖片連結自萌娘百科

至於《碧藍航線》這邊,負責人設的猴媽,應該不知道『雪風』、寺內艦長與大入道的關聯……搞不好猴媽連大入道是啥都不知道,畢竟這日本妖怪不算很有名,因此《碧藍航線》『雪風』目前所有立繪上,都沒有大入道的元素。

不過各位也毋須苛責猴媽,畢竟這條梗比較冷門,在下也是去日本看到這本書,方知寺內艦長守護『雪風』的姿態,被乘員形容為大入道。

而且就算知道,也不代表一定要採用。從《艦これ》『雪風』台詞設定來看,田中明顯看過這本書,知道『雪風』與大入道的梗,可是《艦これ》『雪風』身上有大入道的捏他嗎?類似情形還有『那珂』與玉藻前,都是田中應該知道卻沒用進去的梗。

※《艦これ》『大鳳』之『大鵬展翅、鳳翥龍驤』用於台詞意境,而沒有在立繪上融入鯤鵬與鳳凰的奇幻元素……畢竟田中是軍宅,玩梗自然選軍武向而非奇幻向

20190422補充:

《碧藍航線》有些IJN立繪融入日式奇幻的元素,可是從一些細節來看,畫師、人設似乎並不很了解日本神怪與某些艦船的關聯,如此難免出現美觀有餘,內涵不足之弊。雖說光靠立繪的優勢,就有不少玩家願意買帳,但個人覺得這方面若能多下點功夫會更好。

===================================

相關文章: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3)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4)


【鬼神志怪】大鵬展翅、鳳翥龍驤,是為大鳳!


【翻譯】戰艦『大和』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上)

※      ※      ※      ※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翻譯】霍爾、約翰斯頓:第314號膠捲(補)


【翻譯】美國大兵故事:塞繆爾‧B‧羅伯茨


【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翻譯】維拉灣夜戰&美國魚雷之改進


【翻譯】黑澤伍德(DD-531):FRAM方案Mk-1、Mk-2

===================================

參考資料:

雪風 (駆逐艦),Wiki

宗谷 (船),Wiki

USS Johnston (DD-557),Wiki

Sealion (SS-315)

レイテ沖海戦,Wiki

Bougainville Island,Wiki

Buka Island,Wiki

Ernest E. Evans,Wiki

SEALION II (SS 315) BATTLE FLAG

船の科学館 公式ホームページ

大入道,Wiki

大入道山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43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戰艦世界|舞鶴|雪風|宗谷

留言共 3 篇留言

Sterben
戰爭,是為了什麼?只是因為人們不滿足於和平的日常。但是當漫天的零戰俯衝,B-29投下地獄的烈火,又有誰能想起初衷。

04-19 16:01

婚後幽影
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專注手段,忘了目的……二戰軸心國的戰史,往往會讓在下有這種感覺04-25 09:14
娃娃國持劍儀兵
艦c跟其他同類型遊戲最大差異在於艦c賣大量捏他(包括被人嫌麻煩的大型戰鬥活動),而其他同類型遊戲的人設可能沒找到那麼多原文考據,所以就連"畫個美少女,旁邊p一艘中途島"這種差勁人設都能過關……艦c其實比較傾向"用美少女元素包裝的軍武遊戲",相對來說考據不足的話就會比較像是"用軍武元素包裝的美少女遊戲"

04-21 01:12

婚後幽影
在下當初因為史實梗入坑,所以習慣一看到這類軍武擬人就想著歷史背景04-25 05:53
Nacht-Eule
https://i.imgur.com/IXc1WU9h.jpg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369080

特疏的歷史也有獨特…( ̄∇ ̄)

04-24 21:22

婚後幽影
也是生不逢時的艦艇呢。戰後當捕鯨船時,或許有跟第三圖南丸一起出航?04-25 05: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旅行】2019海之京都... 後一篇:【鬼神志怪】比叡、日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天氣真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