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12 主是無微不至的保護所

作者:巧爾│2019-04-18 20:51:56│贊助:0│人氣:9
到了翌日,在主日聚會之後。
巧爾一副不解:「怎麼,這次妳想在家休息?」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反正有出遊過了;再怎麼說,我目前有負傷。」
巧爾不解:「那麼,妳右腿骨折,還能坐火車?」
仁 凜真一副爽快:「那當然,只是一跳就進去了。」
巧爾無奈:「不過,沒有想到,那些壞學生,偏偏嫉妒妳全科滿分,但霸凌他人,本來就是錯的。」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在想,就算要輔導霸凌加害者,要給予正確的出口,才是止息霸凌加害者的復仇念頭做法。」
巧爾不解:「那麼,妳又知道,正確的出口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基於針對愛比較的父母,是要找出為什麼父母愛比較的原因。要是說,因為偏心和坦護的話,就是錯在父母。不過,遇到無法溝通的父母,就只有請心理師來協調了。」
巧爾不解:「為什麼是心理師?」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應該說,要帶父母去看心理師,找出為什麼執意要比較。況且,人比人氣死人,只要帶父母看心理科,就可以見到原因,引導父母去理解在孩童方面的比較,是沒有益處的事實。」
巧爾無奈:「問題是,父母堅決不去,豈不是沒有任何意義了?」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就任由父母去,總之,時間必然證明一切。」
在巧爾和仁 凜真各自到家之餘,仁 凜真就回房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在主沒有難事,那這部分,不就可以交給主?」
仁 凜真早有底:「我早就有把這問題,交給主了。再說,主自然有動工。」
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用腹語:「不過,主在動工期間,總是要等待。不是嗎?」
仁 凜真淺淺的笑:「那當然。」
到了中午,仁 凜真外出幫忙買食材。就在新鎮超市。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這次有得買了。」
而在仁家,仁母在廚房準備午餐。
仁父不解:「老伴,我在想,凜真所提到,正確的出口,是怎麼一回事?」
仁母一副平常心:「大概是,正確的管道。」
仁父有些理解:「原來如此,在霸凌者來說,是無法見到正確的管道。」
然而,在新鎮超市,仁 凜真見到六歲以下的孩童跑來跑去,而其家長,都沒有在管教。
仁 凜真出現自閉症的爆炸:「我說這位太太,妳就不能管管妳家的小孩嗎?在超市裡尖叫又跑來跑去,這裡不是遊樂場!」
惡劣家長一副不以為然:「妳是誰?妳憑什麼問我這些問題?」
仁 凜真更加爆炸:「因為會影響其他客人買東西的心情!」
惡劣家長依然事不關己般,把仁 凜真推倒在地。
店員1火大:「這位顧客,請妳帶妳的小孩,出去!因為妳的小孩,已經影響其他顧客很久了!不然我叫警察來評評理!」
惡劣家長自以為是:「有種妳就叫!況且你因為這點就奪走我們買東西的權利嗎?你要知道,顧客永遠是對的!」
店員2早就報警之餘,店員1扶仁 凜真起身。
店員2一副充滿自信:「我開門見山的說了,有種妳就不要走!直到警察來評評理為止!」
過了不久,警察進入店裡,惡劣家長依然故我。
惡劣家長硬說:「警察先生,這家店的店員,奪走我買東西的權利,要捉就捉所有店員!」
店長一副正經八百:「這位小姐,我都有看在眼裡了,從頭到尾,全是妳大錯。不然,來看監視器。」
在仁 凜真買到所有食材之餘,仁 凜真依然有怒氣。直到仁 凜真回到家,仁父見到仁 凜真的怒氣,就見到不對勁。
仁 凜真火大:「那惡劣家長也太誇張了吧?小孩把超市當遊樂場跑來跑去又尖叫,而那惡劣家長不但不管還把我推倒!」
仁父一副平常心:「那麼,店員有處理嗎?」
仁 凜真依然無法壓制怒氣:「就報警,更過份在後面。那惡劣家長說什麼,所有店員奪走了她買東西的權利?明明是她錯在先,那有什機抱怨的資格和購買的權利?」
仁母一副平常心:「總之,那惡劣家長看了監視器的內容,自然無法反駁了。別說反駁,連理由無法說出來了。」
仁父無奈:「凜真,下次遇到這種事情,就直接向店員反應。不要每次都自顧自去說教,不然,有傷害的。」
然而,在新鎮超市,看過監視器的惡劣家長,不但無法反駁,也無法吐出任何理由。
店長一副嚴肅:「這樣,妳明白了吧?」
惡劣家長僅有吞怒氣:「呿!不要因為有監視器在,就可以揚耀武威!」
店長火大:「這位太太,往後再讓我看到妳,我只有報警,總之,妳往後,不要來這裡消費,我們不可能賣給妳,直到永遠!」
惡劣家長更火:「看到了沒有?這不是奪走我買東西的權利,是什麼?」
店員2不以為然:「請問,沒有經過和發生這些事情,我們有什麼理由奪走妳買東西的權利?」
在惡劣家長氣憤帶著所有孩童離開新鎮超市之餘,所有店員和警察,完全直搖頭。在仁家,有平靜的仁 凜真,正在吃晚餐。
仁父一副平常心:「總之,凜真,妳就不要主動去處理,就是了。」
仁 凜真一副無奈:「據說這麼做,是不可以的。因為,會造成孩童無法學習處理事務。」
仁母一副平常心:「問題是,這是一般人的能力,別忘了,妳是自閉症者,不適合這麼做的。」
仁 凜真靈光一閃:「難道,只剩我一個人的時候,就變得無法處理事務嗎?」
仁父無奈:「凜真,這件事,妳就用不著擔心了。因為,妳有繪畫和超強記憶力,將來包準有屬於妳的工作室。而到時候,妳只需要顧好妳的工作室,就行了。」
仁 凜真依然無奈:「爸,媽,你們太天真了,要是星星者連處理事務都學不會,就是啃老族。」
仁母火大:「真是,要不是大部分的一般人,都理解自閉症者的話。」
仁 凜真不解:「關大部分的一般人什麼事了?」
仁母更是火大:「就是因為認為理解自閉症,是事不關己的態度,才會依然有大部分的一般人,不理自閉症者,也有傷害自閉症者的情況,不斷增加。況且,自閉症者有高機率遇到校園霸凌,是因為一般人不屑理解自閉症者,造成的。」
仁父不解:「老伴,話不能這麼說吧?因為這根本無解,就如同無法事先得知,什麼時候有新法律和修正的法條一樣的原理,不是嗎?」
仁母無奈:「總之,是一般人錯在先,才會造成強制要求自閉症者也要學習處理事務。」
仁父更是無奈:「(這根本是兩回事吧?)」
到了當晚,仁 凜真開始進行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想,能認識主,是頗幸福?」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因為,只要認識主,就能得永生。」
仁 凜真依然以平常心用腹語:「只是說,那些與主為敵的人,豈不是頗可憐?」
仁 凜真淺淺的笑:「當然可憐,因為,只有主才能赦免罪;因為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然而,在仁母準備晚餐時,仁父一副不樂觀。
仁母不解:「老伴,你怎麼悶悶不樂?」
仁父無奈:「我在想,要是凜真將來能做繪畫類的自由業,是否有好些?」
仁母一副平常心:「老伴,先不要想這些,反正,凜真的未來,不就確定是和繪畫相關的職業了?到時候,再看看,也不遲。」
仁父依然無奈:「總之,要是凜真能開畫廊,也不錯。問題是,到時候就沒有任何人,從旁輔助凜真了。所以,要凜真做繪畫的自由業,較妥當。」
仁母一副平常心:「總之,到時候再說。」
然而,在仁 凜真完成出售作品的準備一定的進度,就和仁父母用餐。
仁父一副平常心:「凜真,妳有想過將棧的事?」
仁 凜真一副坦然:「現在想太早了,因為未來是未知數。」
仁母一副認同:「也是,所以老伴,我才說,到時候再討論,也不遲。」
到了下一翌日,就是接近期中考。在中正國小的上午,仁 凜真所在的班級,進行小考。
同班學生1一副平常心:「(到目前為止,阿仁都有得全科滿分,也有在完成考卷都有檢查,而進行修正。不過,阿仁繼續的話,遲早被霸凌。)」
同班學生2一副不安:「(想都沒有想到,阿仁都得到四次的全科滿分了,只是,要是到明年的重新編班,豈不是容易有高機率被霸凌?)」
到了上午某節課結束,也是小考結束,仁 凜真照慣例,去到福利社買東西。
福利社學生1不解:「阿仁,聽說妳有四次得全科滿分的記錄?」
仁 凜真一副低調:「嗯,但,我沒有那麼厲害。只是說,比我強的多的是。」
福利社學生2一副傻眼:「怎麼可能?都得全科滿分了,還會有別的學生比妳強?」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因為,我畢業之後,就有學生取代我的位置。」
福利社學生1不禁傻眼:「那是妳畢業之後的事吧?那麼,妳想買什麼?」
仁 凜真一副爽快:「筒仔米糕。」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用餐。
同班學生3無奈:「沒有想到,都快要第二次段考了,阿仁依然一副老神在在。」
同班學生2一副平常心:「因為,阿仁有自學所有小學的科目內容了。當然,在阿仁來說,是有記模式。」
同班學生3不解:「模式?」
同班學生1一副平常心:「就是出題模式,簡單來說,是必考題型。」
同班學生2無奈:「唉!真希望能和阿仁一樣,有超強的記憶力。」
到了下午清潔時間前,該堂課結束之餘。
仁 凜真到廁所如廁:「這次不知要畫什麼。」
別班學生1無奈:「知道嗎?阿仁已經有全科滿分四連貫了。」
別班學生2見到底:「呿!到小學三年級的科目,看看阿仁是否能夠老神在在了。」
別班學生3火大:「這個阿仁,也太令人厭惡了,小小年紀,就耍大牌,真令人想吐。」
到了清潔時間,仁 凜真完成清潔區域之餘,傳山一副憂心忡忡。
傳山一副不安:「(前幾天,有修正班規,只要值日生準備把垃吸和回收,準備拿到處理場,就嚴禁丟垃圾和回收;而且,也有向凜真表明過,這是衛生股長的工作,不該越界的。沒想到,凜真提出的理由,是因為這學期的衛生股長,有嚴重放水的情況。只是,這學期的衛生股長,是較好說話,問題是,凜真看到了什麼?)」
別班學生4火大:「阿仁,傳山老師不是有說過,這是衛生股長的工作嗎?」
別班學生5無奈:「傳山老師,阿仁不斷搶衛生股長的工作了。」
傳山一副好奇:「凜真,妳到底看到了什麼?」
仁 凜真無奈:「因為,這學期的衛生股長,不但沒有威嚴,也被壞學生的話術洗腦了。」
傳山一副正經:「問題是,這關凜真的事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我不過是幫他一把。」
傳山一副嚴肅:「(看來,這衛生股長,不適任。)我知道了,待會兒,重選衛生股長。」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看到歷恩的陪伴,仁 凜真感到溫暖。
歷恩一副平常心:「所以,有重選衛生股長?」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不知明天開始,這新任衛生股長,是否有適任。」
歷恩備感心疼:「不過,妳的傷,有好些?」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好些,但還沒有拆石膏的地步。」
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一副正經:「凜真,妳不知道,規定可以改的嗎?」
仁 凜真有些不悅:「就是因為規定可以改,台灣的法律才會越改越有人性。」
仁父一副嚴肅:「凜真,這和台灣法律,有閞係嗎?」
仁 凜真無奈:「就算沒有關係,但我說的是事實。因為,改規定越改越輕,豈不是引起公憤?」
仁父無奈:「凜真,我現在是以衛生股長的職位為主,請妳不要轉移話題。」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就是因為被壞學生的話術洗腦,我才幫他一把的。」
仁父不解:「為什麼想幫他?」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他沒有主見和原則不說,也有嚴重放水。」
仁母一副正經:「難怪,但凜真,在旁人的眼中,妳在搶他的衛生股長的位子,妳知道嗎?」
仁 凜真一副爽快:「我倒不這麼想,況且,就算能改規定,那又如何?如果是越改越嚴,那就沒問題。但要是說,越改越鬆呢?」
仁父一副嚴肅:「凜真,這類事,是有彈性的,並沒有硬性規定。因為,有提出意見的機會,不是嗎?」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那又如何?反正規定不夠嚴,是不可能當作一回事。」
到了再下一翌日,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某節課結束。
同班學生1一副平常心:「阿仁,昨天有重選衛生股長,妳就用不著〝幫忙〞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我知道,至少這新任的衛生股長,有原則不說,也有公平性。」
同班學生2不解:「什麼意思?」
仁 凜真一副坦然:「就是,沒有嚴重放水。當然,這些是我觀察的結果。」
同班學生1一副平常心:「阿仁,昨天重選的新任衛生股長,今天,就可以具體觀察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那當然,至少,我倒是有見到,她的原則。」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用餐。
同班學生2一副正經:「阿仁,第二次段考快到了,妳都有把握?」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九成以上,有把握。況且,該複習,還是要複習。」
同班學生3一副平常心:「阿仁,以妳來說,沒有問題的。」
仁 凜真一副坦然:「嗯,雖然我的記憶力超強,但不代表能隻身一人,強過全校的所有學生。」
同班學生1一副樂觀:「不過,阿仁,妳的記憶力強,是不爭的事實。」
到了下午,是清潔時間。仁 凜真見到新任衛生股長,所具有的原則。
新任衛生股長一副平常心:「不行,值日生都綁起垃圾了,就得把垃圾丟到新裝的垃圾袋裡。」
同班學生4一副理解:「喔,對喔。」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看來,這新任的衛生股長,頗有架勢。感謝主!」
到了放學後,仁 凜真依然陪歷恩到校門口。
歷恩一副開心:「那太好了,如此一來,妳就滿意了。」
仁 凜真一副坦然:「這不是滿意的問題,而是身為衛生股長,本來就該這麼做的。」
歷恩一副開朗:「真令人期待。」
到了當晚,在家的晚餐。
仁父一副平常心:「阿仁,據說有重選衛生股長。」
仁 凜真一副坦然:「沒錯,至少新任的衛生股長,我頗滿意。因為,有原則又不受壞學生話術影響。」
仁母一副不以為然:「不過,妳認為這新任的衛生股長,有盡責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的,因為,她有在觀察。」
仁父一副平常心:「(至少,比凜真做衛生股長,還有要彈性。)」
在仁 凜真用餐完畢,並做完家務事之餘,就準備出售的作品。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凜真,妳知道,主是無微不至的庇護所?」
仁 凜真一副爽快:「那當然,除了主,不可能有替代主的項目。」
仁 凜真以平常心用腹語:「那麼,妳也知道,十戒之中,第一條戒令?」
仁 凜真淺淺的笑:「就是,除了主,不允許有別的神。因為,主是完全真神。」
到了再下一翌日,在中正國小的上午,是某節課的結束。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嗯,我不大排斥,妳的看法。因為,重選的衛生股長,有原則也不受話術影響。」
同班學生5一副平常心:「但阿仁,換成妳做衛生股長,根本沒有彈性。」
仁 凜真不解:「什麼恴思?」
同班學生4一副平常心解釋:「我就舉例,以妳做衛生股長,包準見不到因為學生的臨時想丟垃圾,而硬是記名字,並向傳山老師傳報;而這些臨時丟垃圾的學生,就人緣無故成為閉幕式之前的值日生了。」
仁 凜真一副無所謂:「反正還不是一樣,遲早全班都會輪到的。」
同班學生2見到別的角度:「不一定,因為,經過有名單在先,在見到例子狀態下,自然有自我提醒。妳想,這種情況,還會有其他學生,成為閉幕式之前的值日生嗎?」
仁 凜真一副爽快:「要是說,因為忘記呢?」
同班學生3一副無奈:「阿仁,妳就是連因為忘記,也要向傳山老師傳報,造成學生無緣無故成為閉幕式之前的值日生,要是說,由妳來做衛生股長的話。」
仁 凜真一副無所謂:「就算我會忘記,也嚴禁把規則,不當一回事。」
同班學生1一副無奈:「阿仁,妳要知道,規則是可以更改的。要是有什麼不妥、不合理,甚至有爭議性,都可以改規則,不是嗎?只是要往適度的嚴厲去改規則,就行了。」
仁 凜真一副不屑:「問題是,能保證做得到嗎?台灣的法律,不是越改越輕?」
同班學生2一副若有所思:「(看來,這是阿仁的顧慮。)就算台灣法律有越改越輕,遲早有加重刑責的時候。」
仁 凜真不以為然:「可惜,比較少。」
同班學生4無奈嘆氣:「(根本說不通。)」
到了午餐時間,仁 凜真用餐完畢。
仁 凜真無奈:「沒有想到,這次的作品,也有好評的時候。」
同班學生2一副平常心:「阿仁,想借用妳一些時間。」
仁 凜真一副坦然:「可以。」
同班學生2一副嚴肅:「妳所顧慮,是怕說規則越改越輕?」
仁 凜真不解:「妳怎麼知道?」
同班學生2一副平常心:「因為,我知道,妳希望可以把規則越改越嚴,但妳的問題,是容易把規則,改到連人性都沒有了。」
仁 凜真一副爽快:「就是要沒有人性的規則,才會乖乖聽話。」
同班學生2沒好氣:「老實說,阿仁,妳根本沒有愛心。因為,妳的原則,根本不適合養寵物。更別說,成為訓練師了。」
仁 凜真一副自以為是:「那麼,你的意思是,要放任罪犯不管嗎?」
同班學生2有些不安:「不是,我想說···」
仁 凜真出現情緒嚴重失控:「還否認!說我沒有愛心,明明就是打算放任罪犯不管!你想,這些重刑犯,有可造之處嗎?如果說有可造之處,根本就是在耍溺愛!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這些重刑犯,根本沒有可造之處不說,而且,要用沒有人性的刑罰,使老百姓見到這些重刑犯受罰而有所警剔,才會乖!這樣,你知道了嗎?」
同班學生2見到仁 凜真突然爆炸而全往肚裡吞:「(這根本沒有道理。)知道了。」
到了下午的清潔時間,同班學生2見到仁 凜真,備感不安。
同班學生3不解:「不會吧?阿仁這麼說,怎麼想都沒有道理。」
同班學生2無奈:「就是,而且,那根本是歷史才有的不人道刑罰。因為,像是滿清十大酷刑,那種年代,根本不可能講求人性。」
同班學生3不禁同理:「我能理解阿仁的顧慮,問題是,在這充滿愛的時代,怎麼可能用完全不具有人性的刑罰?」
同班學生2認同:「沒錯,這到那裡,都說不通。」
在放學後,仁 凜真依然陪歷恩到校門口。
歷恩不解:「姊姊,為什麼妳認為,越沒有人性的刑罰,使人越乖?」
仁 凜真一副坦然:「因為,見到這種情況,自然有所一種自我警示,就是一旦犯了這錯,必然務必受這懲罰大餐。自然就有自我提醒作用,而不去犯那錯。」
歷恩傻眼:「我看不一定,因為,這是列為虐待的。用虐待來說,只有使人同情那受虐人而已,無法呈現妳想要的效果。」
仁 凜真一副爽快:「總之,越沒有人性的懲罰,在旁觀者來說,自然有自我提醒。」
歷恩見到仁 凜真難以說得通之餘,就只有迴避的份。到了當晚,在仁家的晚餐。
仁父一副嚴肅:「凜真,期中考的部分,妳有準備完畢了嗎?」
仁 凜真一副坦然:「有準備完成了,因為,我的記憶力,是強棒的。」
仁母一副平常心:「也是,凜真都自學所有科目的內容,要得到全科滿分,是容易的事。」
仁父有些不安:「不過,凜真,到時,遇到霸凌,妳打算,如何處理?」
仁 凜真一副坦然:「當然要理解霸凌者的難處,因為,有些家長很過分,偏偏拿我來比較。至於解決的辦法,我打算和傳山老師一起,讓那霸凌者家長,見到每個人是個體這回事。」
仁母不解:「妳打算怎麼做?」
仁 凜真一副平常心:「我就提問,要是妳完全無視妳的孩童有難處,而一昧拿我比較,很對不起,妳沒有資格做家長。因為,你們都用爭鬥,來做藉口!」
仁父不解:「不會吧?就算爭鬥力很強,那也使霸凌者家長感到當頭棒喝?」
仁 凜真一副有自信:「怎麼不可能?況且,人比人,氣死人。」
仁父無法置信:「(這能行嗎?)」
在仁 凜真進行運用記憶力同時,心裡有與主同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35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7632110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11 與主親近... 後一篇:13 主的復活,帶來平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sx87412巴友們
頂級巴友大多數會把故事如此歸結,「在思考之前,就會先進來白弦小屋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