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歌之遙》初章:莉娜之一

作者:班‧達爾‧卡辛爾│2019-04-18 20:06:02│贊助:0│人氣:19

  「噢!」一陣哀號傳出。
  「起來,我腳都麻了。」女孩說。
  「嗯...。」
  「不是要妳重新調整...要再捏了喔?」女孩威脅對方,準備再捏一次臉頰。
  「啊,莉娜,午安。」不知道是怕痛還是天然,正在午睡的一人爬了起來。
  「唉,說好去圖書館的,結果剛吃完午餐就說要睡了。」莉娜一聲嘆息。
  「嘿嘿,休息過後才有更好的精神嘛。」

  原本兩人約好要在早上吃完早餐後出來一同到鎮上圖書館閱讀,莉娜帶了便當與幾十元的商幣,棕色長髮披在身後,前方瀏海用一隻母親手製的貝殼髮夾夾起,穿著教會傳統的白色長袖的純色布衣、棉製長裙,上衣胸口中間縫上烈日徽章和放射狀的光芒線條。一身典型太陽教派女性的象徵服飾,只差兜帽披風沒穿上而已。莉娜通常準備就緒之後才會好好地出門。
  然而另一人卻突然改變早上的行程,帶著莉娜先去到森園鎮北方的原木通道逛街。一方面有點距離,另一方面對方是一個活力充沛又有午睡習慣的女孩子,去到原木通道的商業區就開始蹦蹦跳跳的到處跑,一到中午就明顯安靜許多,接著吃完午餐就想睡了,還要莉娜提供大腿。後來依然去了圖書館,不過是在圖書館旁的公園長椅上休息,因為有人想睡覺。

  「語遙,妳的肌膚有個特色,一掐就會發紅。」尤其是臉頰上泛紅的那一塊。
  莉娜看向眼神迷濛、還沒完全醒的朋友,看著那些的裸露在外的部分肌膚讓她覺得同伴夏語遙幾乎是天生麗質這句話的典範。明眸大眼加上與當地民族不同類型的白嫩膚色,跟本地人相比,來自東方的夏語遙,膚色的白呈現的狀態硬是顯得健康又自然。除了膚色,莉娜最喜歡的是同伴的黑髮,烏黑柔順不乾燥,哪像她們這些五顏六色的頭髮,雖然鮮豔卻很難梳理,不好好保養會變得像蜘蛛網一樣“扎實”。

  「那就對我好一點啊。」語遙埋怨道,莉娜似乎很喜歡掐紅她的皮膚。
  「平常妳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玩具娃娃,是很可愛。」不知道為什麼,莉娜就是想講點俏皮話。
  「不過一旦認識妳之後,會覺得是個傻孩子。至於理由,主要是有點蠢,像個呆瓜。」再補上反差。
  「莉娜...妳的信仰跑去哪了。」夏語遙無辜地看向莉娜。
  「對象是妳的話守護者會原諒我的,呆子。」

  盡說些沒頭沒腦的話...。語遙嘟著嘴巴咕囔兩句,站起身來伸展自己。她重新調整頭髮和服裝,撥了一下捲在一起的劉海,把看似凌亂的烏黑長髮分成兩辮披好在身前,拉一下淡粉紅色連身裙的蕾絲裙襬並稍微搬弄有點鬆開的束腰。裙襬只到膝蓋上方幾公分,露出膝蓋部分而以下被棕色長靴覆蓋。
  莉娜看著夏語遙動作,注意到服裝的部分,其實她對於語遙的服裝一直都頗有興趣,不同於教徒保守固化的穿著風格,語遙倒是經常有所變化。與大多數鎮民不同,語遙是來自遠東的民族,並沒有跟著信仰巨神教,森園鎮管理者和教會也不會因此壓迫非教徒,這讓夏語遙在穿著上顯得與眾不同。不過小鎮裡並不只有語遙這麼特殊,也有其他異教徒和外國人,穿著上自然都不同於被宗教影響的泰坦教徒。

  「語遙,妳有沒有你們家鄉的傳統服裝?這點我一直很好奇。」莉娜在長椅上抬兩下被壓麻掉的雙腿。

  夏語遙從來沒有穿過與鎮上其他民族類似的服裝,這才是讓莉娜注意到夏語遙與眾不同的所在之處。據說夏語遙的故鄉是在遠東的向陽大陸,來到伊鐸爾大陸有三年了吧。夏語遙是謎一般的人,不是舉家移民也不是孤兒、難民,就是自己一個被當時外出的沃加伯帶著來到鎮上,然後一直寄宿在他那裏。至於沃加伯為什麼會特地外出然後帶著一個小女孩回來,這點誰也不清楚。
  夏語遙最初來到鎮上穿的像個小男生,大概是沃加伯對女孩子一竅不通的關係吧,而之後的服裝全是沃加伯帶她去鎮上讓夏語遙自己採購的。目前來看從行為舉止和言談,在夏語遙身上都感覺不到任何傳統或背後的文化色彩,但仍然可以注意到夏語遙的氣質很特別,來自於某種環境下產生,不像是沒有背景、純粹流浪的孤兒,例如某個望族的遺族。
  這種猜想終究只是夏語遙的身世在莉娜看來有種神秘感,畢竟她和東方帝國民族並沒有什麼接觸。或許...或許周帝國的女人都是如此,當然莉娜自己根本沒見過夏語遙以外的遠東人。

  「有喔,不過我從來沒有穿過那些服裝,一直都是像現在這樣穿。」夏語遙轉過身面對莉娜,張開雙手把服裝拉開展示。「所以沃加伯叔叔說要替我買衣服的時候,我挑了很多款式,盡量讓自己的裝扮多樣化。衣服好看、好穿對我而言比較重要,沒有什麼傳統不傳統的。」很顯然的,夏語遙的穿著品味還不錯。
  夏語遙轉了一圈後,右腳往後踮、左膝彎曲,左手擺開、右手貼上胸前,稍微彎下腰鞠躬。給好友行一個東方禮,接著站直身子露出燦爛的笑容。「怎麼樣?」
  莉娜挑眉,決定不對行禮動作下評論。「以妳的做法來看,妳的衣著都是由妳自己挑選,打扮上就會直接代表妳的品味和個人風格,有些時候是有點風險的事情。」
  「什麼?」
  「例如我可以每天都是一副教徒裝扮,這不會顯示我的品味和心情,從外在把自己隱藏起來。」莉娜說明她的想法。身為年輕女孩子,她對於服裝打扮自然有自己的理解方式。
  「神秘又安全,而且融入這個社會。」莉娜拉一下自己的裙襬再拍拍胸膛,展示自己的教徒服裝。「不顯得突出就是個優勢,麻煩事會比較少。同時,對某些環境、社區來說,一個裝扮多變的人會讓他人有某種異樣感,產生距離。」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展開這樣的話題,不過她打算深入探討。

  夏語遙的認知與莉娜稍微不同,但認同莉娜的想法,她搓搓下巴。「嗯...或許是。」
  「可是莉娜,你們的神喜歡美麗的事物,他們是有美感的,妳有想過精心打扮自己其實是在實踐信仰嗎?」夏語遙知道他們的教條,其中並沒有禁止教徒以非宗教裝扮參與教會活動。
  「而且,一個女孩子腦中想的盡是如何讓自己顯得枯燥乏味...唉,不予置評耶。」夏語遙瞇著眼睛看莉娜,她是故意的。「過於無趣的人,在相處上也會多出一道無形的牆,也會產生距離。相對於鮮豔帶來的陌生,單調的人製造的那道牆來自於冷漠,對吧?單調的人會因為人們覺得無趣而逐漸忽視他。」
  夏語遙退後一步。「想像一下幾十年後坐在躺椅上、孤苦無依的老太婆莉娜,穿著一整年沒有任何變化的服裝,手上拿著《使徒抄本》在躺椅上睡著的模樣。」夏語遙喃喃自語,開始閉上眼睛想像。「啊,還流口水呢。」
  「噢!」
  「信仰的實踐方式之一就是多熱愛教會裝扮一些。」莉娜上前捏住夏語遙的臉頰。「某種程度上,我只是不想被男人們多看幾眼罷了。」
  「度、對不起...不要捏啦。」莉娜這次兩側臉頰都捏著。
  「梳妝打扮我從來沒有少,穿得虔誠不代表我不在乎自己的魅力所在。妳可能不知道我還有上位祭司的裝束。」第三階級女使徒的教會服裝會顯著的勾勒出身體曲線,與現狀大大的不同。
  「本周期的天河日,我就正式生效成為第三階級使徒,到時候妳的感想一定會不一樣。」
  「噗次...先晃手...。」“不是,先放手”夏語遙是想這麼說的。

  莉娜放開捏著好友漂亮臉蛋的雙手,順便伸展一下手腳,隨後又坐回椅子上,夏語遙則揉著雙邊的臉頰緩和疼痛。莉娜並不是想要欺負好友,有一部分原因是羨慕夏語遙的肌膚,一捏就紅的反應像是皮膚有自己的生命一般。
  此時有幾片樹葉飄落到莉娜身邊,綠色橢圓形的葉片就像傳聞中巫幽群島上某民族的巫師手杖,莉娜想到之前看過的書籍描述,那裏的事物一直都沒有相關文獻紀載,只有包含現在聯想到的葉片之類的一點點見聞。

  唔。夏語遙的臉頰還沒有褪色。
  「唉,好吧。」莉娜把注意力擺回來。

  看來莉娜無法從夏語遙身上得到她想要的答案,穿著多元的好友確實很難讓她看到特定款式的服裝,莉娜也沒有想要順勢探討夏語遙的身世,因為她說過自己沒有多少相關記憶。
  夏語遙說的沒有錯,兩種狀態下的人都有各自的問題,造型多元的人確實相對有趣,會更吸引人們的目光、好奇心,但不適用於保守的社群;相對而言,單調乏味的人產生不了吸引力,無趣而冷淡,難以融入熱情、充滿活力的群體裏。但顯而易見的是,充滿泰坦使徒的森園鎮屬於保守的環境,所以莉娜的論點有主場優勢。

  「我偏向於讓自己看起來更端莊保守,除了教會的教育...好吧,我承認我被教會影響很深,畢竟全家都是使徒。」她聳肩。「而妳呢,顯得活潑有趣,活像個鄉村的貴族千金。」所以我以為的特別氣質是指什麼?關於夏語遙氣質上的特別莉娜自己也沒有想法,也許只是詞窮。
  莉娜對自己的家教很滿意,讓自己總是冷靜自持、顯得聰慧,著重於保持端正形象,這些是她信念的一部份。因此她不認為她會想要像夏語遙那樣造型多變,信仰只要求她讓自己保持乾淨的外表而已,雖然在這之上的打扮並不必要,然而也沒有被禁止。

  「...聽起來妳們家沒有比較“活潑”的服裝?」
  「說實話,沒有。使徒服裝好幾套輪流替換,私服只有純色的素衣。」莉娜坦承這件事。
  「那特羅可夫婦會反對妳穿不一樣的裝扮嗎?」
  「不知道,沒有過先例。」莉娜打理自己並不馬虎,但她確實沒有跨出過這個框架。
  等等...。

  「那走吧,我們去鎮中心,我幫妳挑幾件衣服。」夏語遙開心的說。
  果然。唉...。莉娜長嘆一口氣。很明顯的,夏語遙現在想的不是回到圖書館閱讀,而是去鬧區玩樂。這不算中計,是莉娜自己帶話題的結果,讓這位好動的朋友找到玩樂的機會。夏語遙的這個想法八成只是心血來潮,隨便一點理由都能跳到“去鎮中心玩”的結局,總之她不想靜下來就是了。
  
  「可以,不過在那之前得先去圖書館,我不想把剩下的時間都用在閒晃。」莉娜不能一直跟著夏語遙隨興的遊玩,她還是需要安靜的空間做她想做的事,至少這是原有的行程。
  「那等等就去水香草。」那是一家下午茶餐廳。「走吧。」夏語遙沒有理會莉娜的要求。
  「不對,待在圖書館好過餐廳。」...餐廳不是用來閱讀寫字。還來不及回應夏語遙就已經走遠。

  唉。


  森園鎮的中心區域和原木通道的商業區不同,鎮中心才是主要的鬧區,服裝、生活用品、餐飲這些被規畫在內,至於一般生鮮市集則在南方,商業區聚集的是工匠、商會和運輸業者。政策是鎮長莎莉的決定,避免區域功能太過專一以致單一區塊難以正常運作。

  「莉娜,來吧,我們來找些可以讓妳不一樣的衣服...。」夏語遙和莉娜來到鎮中心,這條街道的路面用碎風石鋪上,碎風石磚被刻得方方正正,而夏語遙站在一家服飾店前,上面寫著“森園女孩”。夏語遙轉頭一看,發現莉娜這時候在不遠處跟一些泰坦使徒攀談,就站在一家花店前,不過是別人找上莉娜的。夏語遙沒有選擇等待,悄悄的靠過去。


  「朵莉姊姊,我還沒有這種想法,我想這太早了。」夏語遙聽見莉娜與第二階級使徒朵莉說話。
  「是嗎,我覺得妳應該從現在就開始試著關注周遭的男孩子,有些妳會值得的。」使徒朵莉這麼對莉娜說。
  「如果有這個可能,首先也要有誰真的能進入我的視野。」但是莉娜對於戀愛話題不怎麼感興趣。
  「莉娜姊妹,妳正式晉升之後我想妳很快就會開始安排妳的聖餐禮,請問我是否有幸受邀入席?」另一位女使徒泰雅說道。
  聖餐禮...。莉娜感到頭疼。

  聖餐禮需要下位使徒出席作為見證,最好還有上位使徒同時在場,參與儀式的人數至少要有六人。雖然莉娜距離正式晉升還有段時間,不過確實需要提早安排,尤其是一個新上位的年輕使徒。
  聖餐禮是使徒們經常會進行的儀式,沒有地點的明確要求,只需要在晚間聚集一部份教友、在一個明亮的環境下禱告並用餐,屬於第三階級以上使徒履行信仰義務的其中一種方式,意義上是代表光明的使徒向“夜之子”表明他們不畏懼黑暗、可以在黑夜之中照常生活的宣示。

  「我很高興知道泰雅姐姐願意入席我的聖餐禮。後輩為表對前輩們這些日子以來的幫助,想必我的聖餐儀式會是一場真正的宴席。」莉娜這話不只是答應泰雅的請求,泰雅是口慾較強的人,莉娜想讓她有多一些的期待。
  兩位都是比她稍大一兩歲的前輩,莉娜卻比她們的位階更高,在教會活動中位階高使徒的通常會帶領下階使徒。從被前輩帶領變成“主持”一場有前輩入席下位席次的晚膳祭典,莉娜怕是僭越前輩,但又不能拒絕。

  莉娜剛接受第三階級的晉升儀式,不久後就會正式升格,以她的年紀來說算是很快,原因應該包含她的宗教家族。一般而言第三階級最快也要十六歲以上才會得到晉升資格,而莉娜只有十四歲,莉娜剛踏入適婚年齡就獲得晉升,讓莉娜在鎮上的名聲不脛而走。
  雖然要比快,莉娜還排不上第一,也足夠讓某些人開始關注她,這就造成了她們過來的路上不時的有人看向莉娜,除了有些眼神指向夏語遙,仍然可以從這些目光輕易的發現莉娜開始得到鎮民的尊敬,只是這種聲望對莉娜而言稱不上好事,因為背後的家世背景在森園鎮上過於顯赫。

  在以泰坦信仰為主軸的森園鎮上,使徒的階級通常也代表著聲望,而莉娜的父母特羅可亞農與特羅可嘉拉都是第六階級的高階使徒,他們可以說是宗教領域的貴族。有時候這家族名號會掩蓋她的努力和虔誠,對她而言這非常不公平,她總是被人們當成家族的一部份、被擺在一起,莉娜的一切彷彿依附於她的父母。
  例如眼前的泰雅,她是第二階級使徒,她欣賞莉娜的程度甚至到達崇拜的地步,只是這種喜愛也不意外的跟莉娜的世家背景脫不了關係,莉娜並不喜歡這種感覺。

  「朵莉姊姊,不知道能不能幫我邀請緹法妹妹和拜爾絲女士?」
  「拜爾絲女士?據我所知,堆在她宅邸辦公桌上的邀請函已經多到可以蓋紙牌屋了。不過我可以處理。」朵莉露出一抹淺笑,笑得意有所指。「噢,我打算順便邀請吉里茲兄弟,他會很樂意見證莉娜姊妹主持的聖餐儀式。妳不會介意多一個好男孩吧?」吉里茲,跟莉娜同時晉升第三階級的男使徒,朵莉知道他喜歡莉娜,而莉娜不知道。
  「可以。反正我還打算讓外人加入我們的行列。」
  「外人是指...?」朵莉和泰雅同時往莉娜的身後看。「那個東方女孩。」泰雅說。
  「莉娜姊妹,守護者的光芒照耀祂的使者,而塞特會代替守護者看照光芒觸及不到的人,外人用不著使徒來煩心。」朵莉想強調聖餐禮的性質,應該是專屬於使徒的活動。
  「我的聖餐禮由我主持,也由我決定成員。」聖餐禮並沒有規定不准外人加入,有時還允許異教徒。「再說聖餐儀式就是將外人丟入黑夜而我們在燭光的輝映下飽食?榮耀神的光芒吧,讓外人在守護者的照耀下吃上一頓值得光的使徒驕傲。」莉娜駁斥這種排外心態。
  「抱歉,我無意冒犯妳,姊妹。只是...這種例子很少。」朵莉說。
  「那麼這種經驗將會再添一筆。總之我會讓我的好友見證我的第一餐。」
  「讓她加入第一餐?快說妳只是在開玩笑!」朵莉毫不客氣的升級她的反應。
  「這不是玩笑,也不好笑。我的好友-非教徒夏語遙會成為我第一餐的座上賓。」莉娜斬釘截鐵的定調。
  「那我就不會是妳第一餐的客人。」朵莉明確的展現出她對外人的反感。

  泰雅有了反應。「我想到一件事,上個週期有黑蛇教徒加入莎莉鎮長的聖餐儀式。」她舉出更極端的例子。
  「這是怎麼回事?妳怎麼知道?」朵莉驚訝地說。
  「這個消息是吉里茲兄弟告訴我的,當天他的父親托馬先生受邀參加鎮長的禮拜和聖餐,托馬先生在晚上準備聖餐之際看見她帶來一個武神教徒,把所有人都嚇壞了。」泰雅說。
  莉娜接著說:「那麼我想這代表了邀請外人沒有什麼不對,畢竟更極端的狀況都發生了。」雖然是泰雅自己帶開話題,莉娜還是注意到泰雅剛剛有一瞬間眉頭抽動。

  黑蛇是西方瓦爾王國的國教,那裏是一個比桑提亞帝國政教關係更緊密的地方。宗教的實際名稱是「武神教」,黑蛇是他們的圖騰,所以通常直接被稱為黑蛇教,而政治當局則被稱為「黑蛇王座」、「黑蛇教廷」。在這些年幾乎是與泰坦教徒敵對,除了信仰的歧異以外還有利益衝突,也就是近年邊境貴族間偶有戰爭的原因,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別說參與聖餐,光是出現在帝國境內就很醒目了。

  朵莉神情不安地說:「武神教徒的出現遠比外人加入聖餐更嚴重,有可能會引起異端審判者的介入,這件事不會只影響教會,會影響整個城鎮。這種事情怎麼沒有傳開?而且聽起來就像是一般的偶發事件,這很糟糕,非常糟糕。」朵莉嚴詞補充。
  「我知道...吉里茲兄弟說他得知的時候很緊張,托馬先生似乎也不安寧。為什麼鎮長和某些座上賓會接受這件事托馬先生不清楚,不過他提到異教徒相當有禮,沒有任何敵意的樣子。」泰雅說。「那場聖餐是設計好的,所以我想鎮長明顯有目的。」
  「在座的還有誰?我是說托馬先生、鎮長、異教徒除外。」朵莉繼續問。
  開始專注於話題的泰雅往旁走兩步並稍稍看向莉娜。「這個我們到一旁說。」

  很嚴重的事,不過莉娜並不感興趣,她只想脫離這些人,莉娜向著剛剛泰雅有意的一撇點頭,轉身離開她們的聊天行列。眼看著她們打算自己拉開範圍逕自討論,現在自然就是她回到夏語遙身邊的最佳時機,一點也不在意泰雅和朵莉把她排除在外。
  有機會再調查。莉娜私自做好打算,她不想當作這件事沒發生過,而且她不排除當時在場的包含自己的父母,畢竟他們是教會重要人物,也和鎮上事務有密切關係,這件事可以說是最近最重要的大事了。
  「喲。」「啊!」莉娜一轉身頭還沒抬起來就被夏語遙嚇到,夏語遙與她的距離非常近,幾乎要貼到鼻子,狀況有一點點驚心動魄,莉娜被嚇得退後一步。
  「妳在幹嘛。」
  「想聽聽妳們都在講什麼啊。」夏語遙無動於衷地回答。
  「下次在一個距離外好好的等我行嗎?」
  「這樣就不是偷聽了啊。」夏語遙聳肩。「聽說妳要辦活動?」
  「嗯,不算是,但也是。既然妳聽到了,妳要不要參加?」聖餐禮其實很常見,不是什麼秘密。
  「好啊,聽起來像是莉娜的小小派對,我一定會去。」
  「不是派對。這次聖餐禮我打算安排在晉升後的隔天晚上,當天下午的行程讓我來安排。」莉娜正式邀請。
  「诶~」夏語遙突然笑嘻嘻地。
  「幹嘛?」
  「莉娜主動約我出門耶,啊,好像不是第一次。嗯,我很開心。」
  「...正經一點。」唉。啊,莉娜錯過吐槽對方承認偷聽的時機。

  莉娜看著夏語遙,她在想其實有一個天真爛漫的朋友不是什麼壞事,就是有時候會有某種相對的責任感很隱晦的附加在自己身上,一種必須去照顧、提醒、管制的責任要承擔,那麼要是不去管她會變得怎麼樣?這個問題她還沒想過。老實說莉娜並不討厭,她算是樂意去當那個“老媽”。只是回頭一想,為什麼最近才開始唉聲嘆氣?
  她之後要苦惱的是夏語遙的位置該怎麼安排,還有要如何介紹夏語遙。聖餐禮的內容、參與成員的互動狀況夏語遙完全不了解,更何況夏語遙還是個外人,她一直以來都不屬於泰坦使徒的社群。一開始是她自己宣布她會讓外人加入聖餐禮,想看這些人有什麼反應,很顯然的使徒仍然不樂見夏語遙出現在儀式上。莉娜心中還有一部份是期待夏語遙有能力自己突破這個尷尬的困境,畢竟以莉娜的角色來說她不能過於袒護夏語遙,有義務讓聖餐裡的進行更符合眾人所孰悉的模樣。
  莉娜看看鎮中心的鐘樓再看看地上的影子,她在想第五刻鐘差不多要敲響了,既然被拉過來這裡就逛逛好了,夏語遙的品味也許能稍微幫她一把,氣一下她那呆板的父母。鎮中心這裡算是個商圈,是年輕人會選擇的場所,莉娜看一眼附近的飲茶鋪,嗯,等等她還要去水香草一趟。

  「朵莉,說到異教徒,」泰雅剛才就注意到夏語遙接近,而現在夏語遙就在一旁跟莉娜說話。「莉娜身邊那個東方女孩是不是哪裏不太一樣?」泰雅說著又帶著朵莉往旁邊多走兩步。
  「這種人一般會被拉進教會,拒絕加入教會的異民族在生活上最起碼會低調很多,可是莉娜跟她在一起這麼久了,看不到任何想要加入教會的傾向,還一直帶著莉娜到處跑、到處玩樂,總覺得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夏語遙總是一副不在乎這個環境、不認為自己需要融入使徒社群卻也不怕生的樣子。講著講著泰雅往前多走兩步,她認為這樣比較好,畢竟當事人就在身後不遠處。
  「姊妹妳呢,只是羨慕吧?不懂優秀的使徒莉娜姊妹總是跟外人在一起的原因是什麼,還優先決定她參與自己的第一餐。妳怎麼不去問問妳的偶像或是親自找那個孩子聊上幾句?」朵莉剛說完就看到泰雅瞪她。
  朵莉對泰雅的眼神抗議不以為然。「外人也是有權好好的在鎮上生活吧,別說的好像森園鎮是泰坦教會的地盤。我自己是很反感外人出現在聖餐儀式上,剛才也跟莉娜姊妹說過希望儀式上只有使徒,只是妳也看到了,莉娜姊妹堅持讓人家加入。至於說到她們為什麼這麼好我也頗為好奇,有機會的話要不去了解一下?」
  「了解什麼?想問我什麼啊?」夏語遙自他們身後靠近,插入兩人的對話。「呃,幹嘛一臉驚訝?」看到兩個人似乎有點受到驚嚇。
  「沒什麼...請問妳有什麼事嗎?」泰雅倒是有點畏縮,沒想到夏語遙會主動跑來找她們。
  「泰雅姊妹在想為什麼妳跟莉娜關係這麼好。」朵莉又被泰雅狠狠的瞪了一眼。
  「這個嘛,我猜是因為莉娜喜歡我。」夏語遙笑嘻嘻地說。
  「什麼?」泰雅反射性的回應。
  「妳在亂說什麼...。」莉娜跟著過來。
  「莉娜就是喜歡我才一直跟我玩在一起啊。」夏語遙很有信心的宣告。
  「我只是不討厭這樣的互動而已。」
  「好的,莉娜比較害羞,突破防線的說法對妳來說可能過於衝擊。」夏語遙還是笑著,她明白。

  不知道是幼稚還是單純,夏語遙在這方面很直接,莉娜認為她們只是個性有點不同罷了,所以並不會對夏語遙要求更多。當然,要說喜好的話莉娜確實喜歡這個朋友,只是由於“個性的不同”,她絕對不會承認這件事。接下來,她自認轉移話題是比較好的選項。
  「泰雅姊姊,什麼事讓妳這麼在意?」莉娜認為確實有必要回應某些問題,避免不必要的風險。
  「我不懂,妳跟這孩子在一起這麼久了,她好像沒有接受守護者光輝的傾向?」
  「我當然試過,只是被她拒絕了。」
  「後來呢?和一個拒絕入教的外人做朋友,並且大多數時候處在一起,我不太能理解。」泰雅提出問題。
  「莉娜姊妹,我們使徒通常不會這麼做,我們以教友為交流對象而且迴避與外人友好,妳們的確是特例。」朵莉同意泰雅的認知。
  「我不認為大多數人的選擇可以決定我的作為,慣例不會是規則。」莉娜駁斥朵莉想強調的潛規則。
  「莉娜姊妹,妳應該知道棄神者的存在是種罪孽,尤其是長時間和他們相處在一起。但願妳不會走上錯誤的道路。」態度上向來對外人頗不以為然的朵莉想提醒莉娜不合群的人不受歡迎。
  「朵莉姊姊,還記得我們剛剛在討論什麼嗎?況且教會的決定也證明了我沒有懈怠我的宗教義務。」莉娜的晉升是教會認可的結果。「我的信仰和技藝不是家族名望可以輕易掩蓋過去的。補充一點,棄神者不是用來指稱不屬於泰坦信仰的人,他們沒有錯,有些只不過信仰與我們不同。」
  即使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在某些環境裡將會非常致命,例如在某些使徒眼裡不信仰者等同於棄神者,這與罪犯無異,莉娜不想聽到夏語遙被認為是背棄神的人。「對於我的決定,我不認為有何不妥。」
  泰雅繼續辯駁:「我明白前面妳所說的,我...我想我們都承認使徒是排外的群體。這同樣沒有什麼不妥,外人與我們的生活方式有所差異,會帶來不一樣的思想。有的會褻瀆守護者、有的會讓使徒墮落、廢弛信仰,還有些人會讓使徒轉變成為異端。」泰雅有一瞬間瞄向夏語遙。
  「泰雅姐姐,這話我不能當作沒聽到。我再次重申,我沒有廢弛我的信仰,這孩子也沒有影響我的虔誠。」莉娜眼神變得尖銳。「我不希望妳們將私人情感用於栽贓一個單純的孩子,這些觀點可能會害死她。」

  莉娜沒有想過她和夏語遙的相處在使徒之間造成的誤解到達這種程度,使徒們幾乎要將夏語遙視為侵蝕信仰,可能使她墮落的夜之使者。這種認知足以讓夏語遙被擺在與異教徒相同的位置然後引來異端審判者的關注,而所有泰坦信徒都知道一旦審判者介入,受關注的對象在帝國內形同死亡,隨時可以被定罪、處刑,而且不需要任何證據。因此可以理解到泰坦教徒與非教徒的隔閡有一定程度是源自彼此的自我保護。
  莉娜心裡並不相信這種誤會是真的,也許她們只是假設最壞的狀況來進行討論,但異端審判沒有任何邏輯可言。
  「異端審判在歷史上都被某些人用於對付任何人,尤其是無辜單純的人,而且絕大多數判例都沒有證據。」兩人在評論夏語遙的時候提到異端審判的可能,這下使得莉娜不高興了,她狠狠瞪視兩人。「不要再讓我聽見這種話。」

  夏語遙刻意的咳了一兩聲。「亞諾福音第三章第十四節:『光明雖然不總是與人同行,但當祂的子民需要祂時,祂便與他們同在,以任何形式。』請問兩位這段如何解釋?」夏語遙決定插入話題,逕自說出其中一段。
  夏語遙把側背袋裡的《使徒抄本》拿出來。「雖然莉娜的宣傳被我拒絕,不過她還是有給我《使徒抄本》。妳們看,我一直都有帶著。」接著說,「那麼妳們有沒有人要解釋我剛剛說的那一段?」

  這次是泰雅先反應過來,想都沒想就回應了:「『因為守護者是光,而塞特是光明在黑夜之中的代言人,透過代言人,守護者無所不在的照耀祂的子民。』」泰雅說的這段是教會的版本。「代言人最遠還包含了使徒與一般信眾,所以使徒行善、向世人傳教就是在延伸光明,榮耀守護者。」這裡則是教會佈道用的延伸解釋。
  「莉娜跟我提過這個解釋,我不算是認同。」夏語遙說。「回到剛剛的話題,讓守護者的光芒延伸至外人身上並沒有任何不妥,若是能感化異教徒更是彰顯桑提亞的力量,榮耀神明最基本的信念就是懷抱無私奉獻的精神,光芒自然就能夠延伸到從來沒有觸及的地方。身為使徒的兩位不這麼認為嗎?」此刻女使徒彼此對看一眼,反應上就透露出思想的認知差異,泰雅眼神向下飄移,顯然正在理解與深思,朵莉則是不屑一顧。
  教會對於經典的內容解釋上每個使徒根據自身理解,在認知方面有所差異這不奇怪,卻也不是每個使徒對於教條認知的歧異都會欣然接受,通常教派之爭也是源自於此。
  夏語遙話接著說:「我住在沃加伯先生的家裡,而我們都知道伐木工們多半沒有加入教會,他們並沒有人試圖褻瀆守護者、影響使徒。」她提醒,「不只是巨神教,非教徒拒絕特定信仰,專注於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選擇更單純的人生。因此關於剛剛的指摘我無意冒犯,但我認為兩位言重了。」剛剛她注意到雙方言語中顯露出的鋒芒才決定介入。
  泰雅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朵莉倒是不為所動,並不接受夏語遙的辯詞。「使徒的社群只屬於我們自己,不需要特地容納他人,我們不在乎你們怎麼過,我們只是在勸莉娜姊妹遠離外人罷了。」
  「妳們只是看不慣莉娜獨立於妳們的小圈子之外,對吧?因為一直以來她都和我在一起。」夏語遙沒有退縮。「然而無論如何,她都不需要承受那樣的指責。」莉娜和外人接觸與否跟其他使徒無關,她們的意見不是莉娜需要在乎的。
  「另外,」夏語遙抓住莉娜的手臂。「我保證桑陽.特羅可.莉娜的靈魂比誰都接近太陽神。」然後把她拉著走,離開這個無趣的場合,反正再講下去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與其喋喋不休不如截斷話題。
  「有機會再見,例如“第一餐”?」夏語遙並不認為會在晚宴儀式上會碰到她們。
  「嗯...兩位姊妹,下次見。」莉娜趕緊補上道別。

  當夏語遙拉著莉娜離開時,兩位女使徒以微妙的眼神看著她們離去,不過兩人的表情與心情都不一樣,顯然泰雅比較不那麼唯我獨尊。對使徒而言夏語遙剛剛的作為多少讓她們不是滋味,畢竟一個被認為是異教徒或是過度影響虔誠使徒的外人反過來與她們辯論教典內容如同在對她們挑釁,泰雅心理感到消極無奈,她也從朵莉的眼神發現到同伴的不愉快。
  另一方面,夏語遙因為兩人的對話關於自己而插進話題,現在則是為了結束爭論而介入,但她沒有說錯什麼,她擁護莉娜,各方面來說莉娜都好過她們,不論信仰、人格、技能和階級。再說,夏語遙並不熟識她們,兩位顯然是莉娜的教友,年資和實際年齡都比莉娜多一點,莉娜不久之後位階會高於她們。不過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夏語遙不願意看到認真又堅定的莉娜因為使徒社群對外人的不信任而讓她的虔誠受到質疑,這種爭論沒有任何正面的意義。
  至於《使徒抄本》,夏語遙看過、讀過,不知為何她有某種熟悉的感覺,對這些內容所闡述的道理絲毫沒有半點遲疑,她與沃加伯叔叔同是外人,沃加伯叔叔幾乎只是把經典用於助眠,但夏語遙對教條的理解可能還比莉娜更深。就這點而言,夏語遙拒絕入教這件事讓莉娜一直抱持著遺憾的態度,莉娜有時候會說,如果夏語遙入教了,也許早就成為高階祭司,絕對是鎮上的明星。不過目前來看,這個教會沒有任何吸引她的價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34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夏語遙|歌之遙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ordaelon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歌之遙》序章之三... 後一篇:《歌之遙》初章:莉娜之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隻狼 暗影雙死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