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Zootopia外章-狐諜效應32

作者:傲風天翔.青龍│2019-04-18 16:38:21│贊助:122│人氣:247
  好像又有點久見了...真是抱歉,老龍在公事上發生一點事情,最近又開始跑來跑去啦,回去後就一整個停機狀態,話說下午地震希望各位都沒事阿


前章連結:狐諜效應31
 
  從頭開始:狐諜效應1



  「阿......」
 
  「原來如此,羊咩咩說的就是你吧...局中黑名單上非常有名的傢伙。」還沒等樹懶轉過頭把話說完,蠻牛已經從暈眩中復原過來並點起了味道非常重的雪茄。

  點點的火光所揮散出的濃厚煙塵漸漸在蠻牛周邊擴散開來,心中被打敗的不爽感也在麻藥的安撫下平復了下來。

  「醒.......了.......」

  「那兔子呢?」蠻牛無視著樹懶維持著自己的速率提問,煙霧雖然已經差不多散去,但周圍的景色看起來還是有些朦朧。

  「阿.......」

  「那是他的腳?」
  樹懶非常緩慢的舉起爪中滴著血的兔腳,但頭卻慢慢的轉到另一個方向。

  「恩---」那像是被硬生生扯下的兔腳讓蠻牛打量了下頭才還轉不到十五度的樹懶。

  慘敗的蠻牛非常清楚傑克的實力,不論是爆發力、速度還是力量,那兔子皆完全不遜色於任何獵食與大型動物,這樣的一個怪物究竟是怎麼被這隻慢到不能再慢的哺乳動物所殺。

  「他.....跑.....掉.......了.....」好不容易轉向後方的樹懶微微動著眼球盯著地上炸開的鐵板。

  恩,好,收回前言,所敗。

  「哼---看來也沒那麼了不起阿,斷一隻腳還追不上嗎?」蠻牛輕視的哼聲才從鼻子噴出,一個冷冰冰的觸感已經抵在脖子上了。

  明明剛剛還離一兩百公尺遠的樹懶在一瞬間出現在蠻牛的身旁,緊抓住健壯右上臂的身軀讓他感覺就像是被一台大型卡車壓在身上一樣,而鑲嵌在長長指甲上的銳利鋼刀只要輕輕的一劃就能夠馬上見到血紅色的噴泉。

  「哈...哈...哈...不.......」

  緩慢有間隔的平伏笑聲聽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情感,但這股詭異的冷冽感確確實實的讓蠻牛流下冷汗。

  「一......切......都.......是......為......了......狩......獵......」

  長長的爪子搭配著緩慢的聲線在蠻牛的脖子邊一點一點的移動著,微微揚起的笑容說著本該跟三趾樹懶毫無交集的字詞。

  而隨著鋼刀片微微刺進蠻牛粗糙的厚皮中,他眼前的畫面又再一次的模糊起來,但這一次並不是因為昏厥,而是被從淚腺滲出的鮮血遮蔽了雙眼。

  「哈...哈...哈---」

  鐘擺般的笑聲像是宣告著結局一樣在蠻牛的耳中來回擺盪著,而就在他感覺自己的生命就要這樣消失在這詭異笑聲的同時,一聲巨響打斷了那把緩慢劃動的死神之鐮。

  「喝!哈呼---哈...哈...」聚集全身力量的吼聲與足以踩裂鐵製地板的跺足讓蠻牛重新奪回生命的掌控權。

  像是要把肺部掏空的喘息與鼻息讓蠻牛流下痛苦的淚水,不過這也沖散了蒙蔽住雙眼的血塊,而隨著眼前的景色再次出現,他才注意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跪了下來。

  「快俠...哼---」蠻牛緩緩舉起還不停發抖的右掌,雖然感受到的重量已經消失,但那種一刻一刻深入逼近的恐怖感卻在心中揮散不去。

  「局長!」

  過沒多久,突入後被煙霧分散的ZPD與T.U.S.K.的隊員紛紛因為蠻牛所造成的巨響而聚集過來,但他們才一靠近就因為看見蠻牛猙獰的表情而停下了腳步。

  「啃---收隊!」短時間的連續失敗讓蠻牛明顯有些暴躁,他將衣領的扣子用力扯開之後便連裝備都不管就轉頭離去。

  「請---請等一下!」身穿特戰服的公蹬羚一個箭步上前擋住了散發著危險氣息的蠻牛。

  「什麼事!」蠻牛充滿怒氣的吼聲讓周圍的警員們都紛紛退了幾步。
  
  首當其衝的蹬羚自然也知道要跟生氣的牛保持距離,但責任心還是讓他踏穩了蹄,「剛剛收到通知,志羚小隊長失去音訊。」

  「那又關我什麼事!」一心只想離去的蠻牛對於擋在眼前的動物已經開始失去耐心了。

  「我很清楚她有獨立的權限,但她失去訊號的地方是雨林區,剛剛也證實了那座監獄被劫獄,那隻---」雖然蠻牛的回答讓公瞪羚有些不滿,但職責還是讓他還是盡量對眼前的長官表示尊敬。

  不過,內心感到越來越煩躁的蠻牛已經沒有在聽蹬羚說什麼了,腦中迴盪的只剩下他自問自答的聲音。

  ---阿,好想回去,好想要藥,到底還有多少事情?到底還要在這裡待多久?那個吱吱喳喳的聲音又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還在這裡?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而就在混沌要完全吞噬蠻牛理智的時候,在混亂的漩渦深處中心,一個低迷弱小的聲音取代了狂怒暴躁的提問。

  ---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子?---

  ---你太弱了,你什麼都保護不了,因為你實在太弱小了,來吧,讓我來給你想要的力量。---

  那被稱作為良心的自責情感一瞬間就被羊咩咩高昂挑釁的聲音所壓過,而那被稱為力量的粉狀物體也在下一瞬間填滿了蠻牛的腦袋。

  「對阿...力量,我要更多力量!」
  「您說什---阿!」
  突然被蠻牛的吼聲嚇退的瞪羚才剛退了一步就被一隻牛蹄掐住咽喉舉了起來。

  「局長!?」
  「小隊長!」
  蠻牛突然的動作讓在場其他動物們感到驚訝,T.U.S.K.的大型動物還紛紛上前打算制止,但是這時候他們開始後悔自己站的有點遠了,因為他們只聽到一句吼聲,踏出的步伐就再也無法上前。
  
  「收隊!」蠻牛重複的命令這次卻多了一個骨頭斷碎的聲音。

  連掙扎都做不到,瞪羚懸空的雙蹄已經隨著變形的脖子而跟著慣性擺動著,而那猙獰的臉孔就像是述說著不敢置信的恐懼。

  「我說!收隊!」看沒有動物動作,高舉右臂的蠻牛第三次吼出了命令,而在他的那像鉗子般的硬蹄與動作的拉扯下,蹬羚的身軀被單獨拋向了半空。

  肅靜冷冽的空氣被落下的血雨染上了令草食動物作嘔的腥味,原本這個氣味對於有接受過訓練的ZPD與T.U.S.K.的員警們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的味道,但看著一切發生還是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感到反胃。

  「你們還要我再重複幾次!」夾在蠻牛指中的頭顱在力量的擠壓下發出了骨肉碎裂的聲音。

  早已失去警察尊嚴的ZPD員警們在看見那血肉模糊的蹬羚臉孔後終於驅使發軟的雙腿逃離了現場,不過T.U.S.K.的幹員們還是一點都沒有移動的樣子。

  雖然看起來像是身為特警的驕傲讓他們留下與蠻牛對峙,但明明有數十隻大型草食動物在場,卻沒有任何一隻對蠻牛的行為發出譴責,甚至也沒有任何備戰的樣子。

  「哼---」悶哼的鼻息過後,蠻牛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留下的只有額頭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貫穿站立而亡的T.U.S.K.幹員們。

  「阿阿阿---親愛的局長。」

  有點討厭的雌獸輕嘆聲迴盪在蠻牛踏入的黑暗隧道中,雖然水牛在黑暗中的視力說不上良好,但他還是可以看到遠處發著青綠色光芒的準心符號。

  「我要力量!」蠻牛無視瞄準額頭的紅外線紅點,邁開著大步朝光芒的方向走去。

  「但...你已經失敗了不是?」

  「羊咩咩!我要更多的力量!」突然冷冽的聲音像是在漆黑中敲起的喪鐘一般,但那宣告死刑的判決卻讓蠻牛怒吼的更大聲了。

  「這麼貪心阿---呵,算了,我倒是不討厭你現在的樣子,你知道放在哪裡的,喔,對了,順便準備好,打獵遊戲該結束了。」羊咩咩的話才一說完,蠻牛額頭上的紅點便消失了。

  而隨著那道綠光與蠻牛交身而過,已經是行屍走肉的道格也出現在他的眼中,不過對於陷入瘋狂的水牛來說,那個拖著狙擊步槍而且開始有點腐爛的詭異怪物並沒有吸引他的興趣,而相同的,只是羊咩咩魁儡的道格也沒有對經過他身旁散發著狂氣的水牛有任何的感覺。

  沉重的羊蹄踏著一步又一步的緩慢步伐走到了蠻牛剛剛立身的地方,而細細的鋼鐵拖曳聲則尾隨在後,正常的道格絕對不可能糟蹋可以稱做第二生命的槍枝,但對羊咩咩來說,別的動物的生命都算不上什麼了,更不用說是一把槍。
  
  「恩---原本派那樹懶是為了捉那隻狐狸的,還真是意外的收穫。」

  雖然道格瞪大的單瞳完全沒有聚焦在任何東西上,但那準心般的義眼還是讓身在遠處的羊咩咩可以從螢幕上看見了被丟在一旁的斷掉兔腳。

  那間觀察的房間便是座落在市中心某處的昏暗密房,裡頭唯一的光源便是四處閃爍著的微微綠光,而那光芒則讓輕鬆側躺在用獵食動物毛皮拼湊的沙發座椅上的羊咩咩臉上不悅的神情看起來更加詭譎。

  穿著獅皮睡衣的羊咩咩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中充滿了不滿,畢竟對已經"破關"成千上萬次的羊咩咩來說,沒有任何的突發事件能避免必然的結果,對於這不會輸卻又不能跳過的遊戲,她最大的樂趣便是享受著獵食動物們的掙扎,不過這一次的發展卻完全超出了她的掌握。

  「真是---真是的,傑克,真沒想到你會真的背叛我---恩...」回想著什麼的羊咩咩微微舉起小小羊蹄在半空中上下左右的滑動,而螢幕上的畫面也跟著變化了起來。

  記錄著成千上萬可能的檔案庫隨著蹄指的動作運轉著,而幾分鐘之後,機械的運轉聲停了下來,但在這上千、上萬、上億,或是可以說數不盡的可能中,羊咩咩卻赫然發現沒有任何相符的紀錄,而這結果則讓她垮下了臉沉思了好一會。

  至於從快俠爪中逃出的傑克,雖然少了一隻右腳,但並不影響身為兔子的他挖土逃離,而當眼前的黃土景象好不容易透出了光線,他也終於可以喘一口氣。

  「咳---咳咳咳---哈...」長時間的閉氣讓傑克的重傷的身體發出了抗議,而突然的大量換氣也讓他連撐起身體都感到困難。

  不過傑克體力流失的最大原因還是右腿的撕裂傷,雖然他在挖土的過程中抽空用束帶緊縛住傷口,但急速的逃離加快了心臟的跳動,自然也讓血液的流動加快,所以就算做了壓迫處理,還是流失了將近三分之一的血液。

  這對一個生物來說已經是非常危險的狀況,但傑克還是在短短的時間內平復了身體的劇烈反應。

  ---不能讓他往下追去。---

  看著斷足的傑克回想了下那短短的一瞬間所發生的事情後心中便有了打算,雖說不上一時的大意,但他當時真的沒有把那慢到極點的動物放在心上,而這就是付出的代價。

  雖然傑克挖出的洞口剛好被樹叢所遮住,但他所在的位子還是說不上安全,因為他的耳朵很明確的聽見了附近有大型動物的聲音,而從那厚實的裝備碰撞聲可以分辨的出,那些動物並不是一般的草食動物。

  「為什麼突入隊到現在還沒有消息阿,很冷耶!」

  「我們只要在這裡待著不用拼命也很好阿,哈呼---不過還真有點冷,喂!叫那個新來的菜鳥去買點熱的回來。」

  就算沒有直接看到,但是明明正在執勤高危險的任務還說著這種話,傑克的心中深深感到失望,但同時卻也不得不承認,對現在的他來說,如此輕忽職守的狀態是非常好的逃離時機。

  剩餘的體力已經無法再負荷衝突,三足扶地壓低身姿的傑克閉上眼睛微微從草叢探出鼻子嗅聞確定外頭的狀況。

  兔子是感官能力非常強大的動物,除了大大的耳朵一看就知道聽覺良好外,他們的視線範圍也是非常廣闊的,但比起有限度的畫面,嗅覺能夠分辨的更為深遠。

  深遠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就算是進化前的兔子,牠們也都能在草地上聞出深藏地底下的東西,而對於傑克來說,分辨周身數十數百隻動物的味道進而確定行走方向什麼的並不是難事,而剛剛員警們的無意的一句話也讓傑克有了目標。

  「又要我先墊...那些傢伙真是---」

  不滿的碎碎念傳進了傑克微微抬起的耳朵,鼻子跟著鎖定了那隻動物的氣味,而靠著味道在腦海中編織出他的移動路線之後,閉上的眼睛也再次睜開了。

  毫無遲疑的傑克幾乎在眼睛睜開的同時躍出了草叢,雖然少了一隻腳讓他的速度明顯慢了許多,但靠著動物們不同的氣味、對話聲音還有身影大小,他在移動間就先判斷出了路途上所有動物們的步伐與方向。

  而就在上車準備出發買東西的羚羊還因為警備箱型車有些發不動而氣憤怒罵的時候,傑克也偷偷後門摸上了車。

  完美的路線,完美的動作,雖然都與傑克所想像的一樣,不過還是有不可抗力讓一切變得沒有那麼完美,就是那恐怖的傷口,沒有完善的處理還是讓潔白的雪地上滴落了不少的血紅。

  不過話雖如此,在車內找尋可以包紮傷口東西的傑克卻沒有太過於在意,畢竟...ZPD早就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了。

  稍微穩定傷口後,裹著毯子的傑克感到有些昏昏欲睡,雖然他試著要保持清醒,但不堪負荷的身體需要時間修復,而車子的晃動更是加強了睡意,所以沒有多久,眼睛半睜的銀毛兔便陷入了沉睡。

  車子的晃動在離開雪山後漸漸地平緩了下來,草原種的羚羊警員雖然很快就看到了商店,但冷風讓他一點都不想在這停下來,而思考了一會後他決定...繼續往前開。

  隨著窗外的雪景漸漸被隧道內的燈光給取代,體力稍稍恢復的傑克也漸漸回復意識,而就在他的腦袋重新開始運轉之前,突然加快的車速讓他一個沒注意往後頭滾去。

  「什麼?!」還沒辦法控制好姿勢讓傑克一頭撞上了車板。

  更為強烈的暈眩感讓傑克更難平衡身體,而忽快忽慢的車速讓一切變得更難掌控,最終不停跌跌撞撞的銀毛兔在一次的大彎道將整個沒關好的後車門撞開摔了出去。

  甩飛出去的傑克因為離地面很近,所以他直接跌在柏油路上然後順著慣性一路滾上了街道最後在草地上停了下來。

  「唔---」撞擊的力道雖然沒有傑克想像的那麼痛,但剛剛的折騰還是讓他唉出聲,不過很快的他就發現一件讓他感到更痛的事情。

  「剛剛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從那車上飛出來?」
  「沒有吧,妳看錯了吧?」
  「倒在那邊的是兔子嗎?」
  「別管了,會很麻煩的,走啦走啦!」
  「媽媽,有兔子先生受傷了。」
  「別亂說,快回去了!」
  除了壓根就沒注意到的之外,傑克逐漸模糊的眼中看見的是草食動物們光鮮亮麗的外表下的冷漠、逃避與嫌棄,而這時他也回想起那些對敵的獵食動物,為什麼就算陷入了生死存亡的絕境,多數的動物們依舊選擇互相扶持並且反抗,為什麼明明是在雪地,但那個畫面卻那麼的溫暖,又為什麼,草原區溫和的陽光卻是那麼的寒冷。

  「母親...這個世界...真的有機會變成...妳生活的那種世界嗎...?」逐漸消散的意識,痛心的傑克眼角也微微泛出淚光。

  「喂!你沒事吧---哇!你的腳!?」
擔憂的雄獸聲線伴隨著乒乒乓乓的罐子掉落聲傳進了傑克垂下的耳中,接著他便感覺到一股暖流包覆住了身軀。

  蓬鬆卻粗糙的毛皮讓銀毛兔寒冷的內心有了溫度,而奔跑的晃動喚醒了打算沉睡的意識,模糊的視線也微微的顯示出輪廓線條。

  「你...是...」
  映入傑克眼中的是尖尖的耳朵、尖尖的牙齒跟尖尖的吻部,而那條為了散熱而吐出的舌頭則讓這隻動物擔心的翠綠色雙瞳看起來有些滑稽卻又十分親切。

  「喔!太好了你還活著,撐一下喔,我送你到醫院---阿,不對,那太遠了,恩---對了!」

  「唔---」突然的煞停讓傑克感覺要直接被甩出去的樣子,但那對有力的爪掌卻緊緊的抱住了他。

  「啊!抱歉抱歉,再忍耐一下阿!」

  「你...是...誰...」為了自己的粗心而真誠道歉的話語讓傑克感到十分的新奇。

  對於傑克的問題,似狼卻又不是狼的犬科動物露著足以讓動物安心的自信笑容,而那身粗糙的灰毛在銀毛兔的眼中反而比自己的還要耀眼奪目。

  「我?我是諾曼,放心,沒事的,我會救你。」

  簡單的話語迴盪在傑克的腦海中,聽起來是那麼的新鮮,卻又那麼的安心。


  希望各位喜歡了,一樣有任何建議或問題都歡迎留言告知,老龍最近發現手機也可以拿來打,雖然有點麻煩,但老龍會盡力將更新的頻率壓回原來的穩定,很抱歉也感謝各位的諒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32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Chos
以前喜歡Zootopia就有看到你的作品~
現在才追蹤支持你真不好意思~
[e12]

04-18 16:50

傲風天翔.青龍
不會不會,歡迎 很高興妳喜歡04-20 11:23
黑狐艾力克
樹懶有點帥過頭了

04-20 00:11

傲風天翔.青龍
很慢很慢的過頭[e29]04-20 11:23
p柚子
月月諾曼耶!! 傑克能遇到諾曼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04-20 12:56

傲風天翔.青龍
算是蠻幸運的~05-18 23: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TN00060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Zooto... 後一篇:[達人專欄] Zooto...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uffy2074大家
小屋有寶可夢相關繪畫創作更新囉~有興趣的朋友歡迎來欣賞,也歡迎所有人參觀小屋內其他主題的創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