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艦風戰華 六十三章 新的戰場 東南亞的戰局開始

作者:冰雪 霜華│2019-04-17 22:21:22│贊助:26│人氣:276


        太平洋西側

        大日本帝國海軍中大部分基地已經進入戰爭狀態,除了上將級別的提督目前沒有太大的問題,已經有為數不少的基地被攻陷。

        當然被攻陷的話,再打回來就好了,也因為這原因,不少中少將級別的提督把旗下的艦娘指派到其餘地區坐鎮,避免有突發狀況時反應不及。

        這樣的好處是當較為邊陲的基地仍有一定的機會在淪陷後馬上反制,缺點就是當這些派遣艦娘出去的基地被圍剿時,自己可能陷入人力危機,例如此時的塔威塔威港。

        「把一半的艦娘派出去有點失算啊,冥月還在這時候要人。」

        塔威塔威港軍聯絡室,川看著手上的簡易地圖,手上把玩著船型的旗子,口中喃喃自語。

        「那要反悔嗎?」

        卯月邊準備布局用的器材邊說著,因為人力不足的原因,和冥月熱鬧的指揮室不同,只有他和卯月而已。

        「怎麼可能,我還沒有胡鬧到這種地步,說話不算話的話,事情結束我一定會被他打殘,長期來說對我沒好處。」

        當然他也聽得出來卯月是開玩笑的,漫不經心的回話的同時,他也拿起通訊設備準備聯絡前線的艦娘。

        「龍驤,棲艦的動態如何了?」

        川拿起連絡器和在最前緣的龍驤通訊,此時的龍驤正在負責指揮偵察機,將前線的戰報傳回來。

        『有一支應該是偵察部隊的棲艦群正在朝我們的左翼艦隊衝過去,第六驅逐隊應該已經可以用肉眼確認那支部隊的行蹤了。』

        川皺了下眉頭,當初說的一天時間已經過去半天,按照這趨勢原本以為要打夜戰,結果第一戰已經開始了。

        「我知道了,妳繼續偵查,有異樣馬上回報。」

        川將通訊中斷後,朝卯月使了個眼色,後者接收到資訊後馬上攤開大張的海戰用地圖。

        「主戰場應該是在西里伯斯海東側吧,讓主部隊移到桑格島,並且請卡臘開隆島的支部派一對驅逐隊支援。」

        本來川的部隊規畫就是在西里伯斯海展開部隊了,因為海域的關係,只要發現棲艦基本上準備時間不長,所以在各離島上都有他的艦娘部屬。



        塔威塔威港是位於民答那峨島最南側的菲律賓省分,東靠西里伯斯海,西靠蘇錄海,西里伯斯海是菲律賓和印尼包圍住的陸緣海,東側只有桑格群島將海與太平洋隔開。

        「是說直接攻擊六驅是因為想要先吃掉左翼pion?」

        卯月攤開地圖後,開始在地圖上放上各艦種的旗子,以此來標示出各艦隊的位置,同時也放上已知棲艦的位置。

        「理論上是,通知五水戰可以準備撤離了,按照龍驤的報告,大約一小時左右六驅就會開始接觸,這時逃離才會被棲艦注意到。」

        川從旁邊的盒子掏出幾枚棋子,其中大部分都是驅逐艦的棋子。

        「另外讓中間戰場的八驅往左翼移動,五水戰補上八驅的位置,二航戰負責掩護,隼鷹準備中間戰場的航戰攻擊直到龍驤的任務結束。」

        說完一串指令後,接著他將手中的棋子放在塔威塔威港附近的幾個離島的位置。

        而這些動作同時也被卯月傳給了瑪夏爾。

        遙遠的彼端,瑪夏爾收到了戰報,旁邊的妮潘看通訊器起反應,好奇的她也湊了上來。

        「這看起來是很基本的佈陣吧。」

        在棲艦攻過來時,用三面包圍的方式佈陣,對於殲滅式的戰法來說很常使用。

        而且因為是陸緣海,所以塔威塔威的位置又很好發揮這種打法。

        「如果是這樣的話,有幾點怪怪的。」

        但是妮潘才剛說完,瑪夏爾搖了搖頭,從旁邊的抽屜中拿出紙,標示出周圍的艦種。

        「如果中間戰場是二航戰的位置,棲艦的規模很容易全滅,因為戰線夠長,有足夠的空間來磨掉,尤其右邊戰場如果加上桑格群島來的援軍,小型艦眾多的情況下也能分裂戰場。」

        「分裂戰場?」

        「讓戰力分散,較前緣的部隊強制對上中間戰場的艦娘的話,比起完整的部隊還要好解決。」

        瑪夏爾將分裂戰場的可能性畫在紙上,一畫妮潘也注意到問題了。

        一般來說這種打法棲艦就不可能往望加錫海峽的方向跑,絕對會被兩邊的戰場包餃子。

        所以一定會往蘇錄海或是馬古魯海兩邊逃走,但問題就在這裡,桑格群島雖然只派出一支驅逐隊,如果有意逃走還需要躲過右翼的一支戰隊和兩支驅逐隊,加上追擊的艦隊的話是有可能攔住的。

        但是往蘇錄海的方向,艦隊的部屬較為疲軟,先是部屬一支驅逐隊,後方塔威塔威的前方近海只部屬三支驅逐隊,就算現在加上一支驅逐隊,全部是驅逐艦的情況下,加上部屬位置分散,是有可能攔不住的。

        海面上遼闊無比,分散艦隊配置雖說看似正常,不過戰力不足就難以發揮,集中配置的話空置的地方又容易被鑽空子。

        「莫非是要靠分散在其中的島嶼做天然阻隔的作用?」

        「這樣的話桑格群島也是啊,沒道理桑格群島的防禦比較完整吧,而且中間戰場的位置比較偏右方。」

        本來是想說望加錫海峽的缺口處沒有島嶼,所以才這樣佈陣,不過這樣一來左方就太過疲弱,而且還是本陣塔威塔威港的位置。

        說是要導向那邊的戰場也不現實,因為附近也沒有什麼戰場,東南亞日本的戰場主要集中在俾斯麥海和所羅門海了。

        「簡單來說,可能會讓棲艦反向逃往蘇錄海的方向?」

        「對,而且那處的防守特薄,如果我沒猜錯,棲艦的前線部隊先攻往左翼也是這原因。」

        如果是一般佈局還好說,不過其中安插了將五水戰移到中間戰場的舉動,還是在容易被棲艦注意的時間點,很明顯就是要告訴棲艦她們的這動作,而且本陣派出的三支驅逐隊的時間點也比較晚。

        看著瑪夏爾的筆不斷點擊著左翼的位置,妮潘也發現問題。

        「為何不要一開始就把五水戰派往中間戰場,而是要加入左翼移動到中間戰場的動作?然後又要把其中一支驅逐隊移到左翼。」

        瑪夏爾搖了搖頭,她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這道動作能帶來甚麼好處嗎?

        「那如果是姊遇到這狀況,姊妳會怎麼反應?」

        「感覺有詐,避開左翼戰場吧,但是等偵察機派出,這種紙老虎被發現的時候,就會把左翼全吃了。」

        吃掉一翼對戰局來說是有足夠的好處的,而且位置又是塔威塔威港與戰場之間,能阻隔的話也有足夠的優勢,在中遠距離的海域重殘的大艦隊是很危險的。

        「看來我們只能看下一步怎麼走了,也許會出乎意料也說不定。」

        妮潘起身走向廚房,她的眼神飄忽不定,不過瑪夏爾再次進入深度思考模式,沒有注意到她的變化。

        『姊姊竟然能說這麼多話,這個川如果沒有好的戰術出來就說不過去了啊。』

        印象中沉默寡言的姊姊,方才的對話幾乎是她和姊姊一個月的對話量,可見她的興致被完全提起來了。

        說是這麼說,那個布局的確不像典型的布局方式,同樣身在前線的自己說沒興趣是騙人的。

        『會怎麼發展呢……』

        想到這裡,連不太常思考的她都開始想了起來,究竟川會繼續用什麼方法,總不可能是放跑棲艦吧。



        『川,我們馬上就要和棲艦艦隊接觸了。』

        此時的塔威塔威港,曉把及時戰況傳過來,和龍驤的說法一樣,最初往薄弱的左翼打來了。

        「第八驅逐隊到了嗎?」

        『到了。』

        「我知道了,妳們兩支艦隊的任務就是拖延,讓這支棲艦艦隊完成偵察任務並放跑,注意要自然點。」

        『好,以上。』

        通訊掛斷後,川將分布圖中的艦隊移動,將八驅和五水戰的棋子互相交換位置。

        卯月撲通一聲撲上川的頭,並緊緊的抱住他的脖子。

        「是說為什麼不要一開始就讓八驅鎮守在左翼,讓五水戰待在中間戰場就好pion?」

        川將被卯月撞歪的面具扶正,同時露出小孩子惡作劇的笑容。

        「八驅是先行移動的,海面上又沒有太多的遮蔽物,所以乍看之下就會看到五水戰以及六、八驅。因為位置的關係,最先偵查左翼的可能性很高,戰力夠低的話就有可能引誘棲艦打左翼。」

        川到了杯水,咕嚕幾聲喝乾,潤了潤喉嚨。

        「首先六、八驅的戰力不算強,哪怕攻過來的棲艦艦隊分三分之一也能給予重擊,不過五水戰的消失反而會讓他們小心攻擊,先鋒部隊不太可能硬槓左翼,至少要把前鋒艦隊派來,這樣中間戰場的壓力就小了很多。」

        「不過問題是一來派來後六、八驅就撐不住了,二來這樣會有個缺口在,如果中間戰場的戰鬥開始,順利的話棲艦會選擇逃跑,這時選擇左翼的缺口可能性很高。」

        除了戰力分散外,和瑪夏爾的想法差不多。
        一般留個缺口是有埋伏,想到這裡,卯月瞇著眼睛看向川,川也調皮的笑了笑。

        「通常都會這麼想,要不要賭它們會不會這麼做?」

        「你這麼說那就是不會發生了pion。」

        卯月將頭埋在川的後頸間,川拍了拍她的頭,同時從盒中抓了把棋子,隨意的放在圖上。

        「小心過頭啊,思考路線反而簡單了很多,想到這裡就覺得對手是它們真是太好了。」



        「你說你的性格還不是最惡劣的?」

        冥月和阿夸維特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比起阿爾格和魯格,和阿夸維特聊天反而還比較好一些,反正他們兩位並沒有想要砍死對方的國仇家恨。

        「在某種意義上,我的一位同僚的性格比我還惡劣一些。」

        「我覺得你的性格也不算差吧,別以為昨天晚上的鬧劇我會不知道,諾特鬧的挺大的。」

        「還好好嗎,其實挺好找的,她想的太複雜了。」

        因為諾特大肆尋找,所以還在島上的人大多都注意到了,其中當然包含阿夸維特。

        「所以他是誰,可以的話我留意一下也好,因為我們那的主戰派的關係,和你們打交道的可能性很高。」

        「他的名字挺特別的,只有一個字,川。」

        想到帶著狐狸面具,手持紙傘的他,冥月的表情就不怎麼好看,當初還因為穿著和服外套,不穿軍外套被檢舉過,否則外觀會更不像位軍官。

        「說惡劣是因為戰術嗎,記得你們似乎說每位提督的戰法都有些不同吧。」

        「啊啊,不過他比較特別一些,因為他還是諜報部出身的,所以他也懂得一點心理戰。」

        聽到心理戰,阿夸維特的表情也癟了一點,大概猜的到為何冥月會這麼說川了。

        玩心理戰和被玩心理戰,無論怎麼想都是被玩的一方讓人不舒服。

        「加上戰法比較多元一些,之前軍校時就玩得很開,沒什麼人敢隨便惹他。」

        這時,來了第四個人,而這次來的人比起摩莉甘更加的棘手一些,至少是對冥月來說。

        諾特拉起兜帽,表情嚴肅的走了過來,熟悉她的都知道她的斗篷有許多電子功能,多到除了她沒人知道全部的功能。

        「冥月,我不會忘記你的,雖然被砲的可能性很高,但大家同事一場,把你送回國這種事我還是會努力辦到的。」

        「為啥是設定我死定了,諾特,妳不是還在開會嗎?」

        看著緊張的二人,諾特嘆了口氣。

        「你們在鬼扯什麼?嘛,的確是有事要找你們。」

        她稍微碰了下兜帽上右邊的貓耳,一個全息投影出現,定睛一看是米德加爾特和周邊海域的地圖,其中有數點紅色的點四散在米德加爾特周圍,旁邊海域上有幾片深藍色的區域。

        「藍色的是人工海港,紅色的是偵測球偵測到的棲艦位置。現在的關鍵點是我們已經把要撤離的各國高層前往第一道牆搭潛艦來撤離。」

        「然後?」

        「現在人應該快到第二層了,如果要改也只能趁這時候改,幫忙確認一下有什麼是需要調整的。」

        諾特趁這個機會順便和冥月說明了下計劃,畢竟冥月還沒聽過。

        「菈達的潛艦竟然有要用的一天啊,是說我還是好奇為啥是吃雞肉三明治想到的方法。」

        「據說很久以前的泡麵的裝法是睡覺醒來時,看到旋轉的天花板想到的,有時就是圖個靈光一閃吧。」

        雖說嘴上說的是完全無關的內容,兩人的腦袋倒是動的很快,而且現成的計畫相較於無中生有,比較不那麼耗腦袋。

        「感覺問題不大,難處應該是在離開米德加爾特後才會開始,畢竟潛艦我沒記錯的話那特化裝甲能支撐的次數不算太多。」

        「目前規劃的是這路線,用演算法計算棲艦的移動可能路徑,我把結果放出來。」
        畫面上幾條紅色細線出現,看來要撤離的潛艦不只一艘,其中棲艦移動的路線以紅色虛線補上。

        「感覺可以是可以啦,這麼不放心還要特地找我們?」

        「上面載著的大多是各大勢力中的核心,發生了什麼三長兩短不好交待,弄不好我們這邊解決不了。」

        「也是。」

        讓他擔心的不是出去後外圍的棲艦群,而是那些人工海港。

        「確定那些人工海港的狀況嗎?記得當初設計時有要你們隨時觀測,觀測用的器材應該還在吧?」

        諾特點了點頭,上面還有維護人員,除此之外為了設計成移動式的,也有派駐一些操作人員,基於這層關係就不可能中斷觀測了。

        「有請所有人工海港上的人回傳狀況,基本上海港大小不算太大,所以應該沒有問題,也有派偵察用的無人機,周圍海域是安全的。」

        「那應該是沒問題啦,是說所有的人都撤離了嗎?」

        「目前最後一批撤離本島的船大概會在一小時後開船,那些應該是最後的了。」

        冥月點了點頭,忽然摀著右邊的眼睛,本來諾特和阿夸維特湊上來準備關心,他擺了擺手作勢要他們別在意。

        「老毛病了,我去找醫生要點止痛藥,先離開了。」

        說完便走下樓梯,雙手插進口袋中,在他們的視覺死角中,他的右手按了下口袋中的小型機器,只見一隻看起來像是蚊子般的東西從他的領口中飛起,並停在其中一個監視器上。

        小機器伸出口器狀的東西插在監視器的其中一個接縫處,數秒鐘後,監視器發出細微的聲音,這些自然沒有逃過冥月的耳朵。

        他快步的跑了起來,等離開建築物後,從懷中拿出一根小棍子,按了一下後棍子裂開來變成一塊板子。

        他踏上去後,板子浮現出像是啟動的電路圖,並帶著冥月快速移動。

        期間他也沒閒著,又從懷中掏出一塊軟皮,貼在臉上,原本獨眼加上大面積傷疤的臉頓時變成白白淨淨的樣子。

        完成這些準備後,他快速的採了兩下,加速移動器的速度,往本島邊緣快速移動。


======================================================================

我算是知道為何大家都說聰明的人是最難塑造的,畢竟我也不是腦袋特聰明的人。
之後我一定要盡量避免塑造這種角色。orz

呃,這次的戰場複雜度可能不會比之前的低,但是戰線長度和時間不會那麼長,會有這篇章是不想單單只寫冥月的。
當初在設計這邊的大綱時,其實我有想過三四個戰場,因為拉包爾和林加港就各一個了,再搭配蒼鷹或是璉的似乎很有趣,後來冥月的篇幅爆炸後,這些就被暫時當廢案了。
(設計難度也很難,因為拉包爾和林加港我想過用成雙戰場同步進行,那穿插真的不好設計)

也是因為大戰場的難度真的很高,我覺得有必要找個時間,把四十到六十的部分重新梳理一次,看有沒有我忽略的bug,不過要擠出時間也是真的,這有整整十萬以上的字啊,想想就覺得頭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26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

留言共 3 篇留言

雪芽
又要搞事了那個冥月…,因此他明白…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04-17 22:37

冰雪 霜華
前面說對了,冥月是要搞事沒錯,不過和撤離行動本身無關,這個應該在下一篇就會揭曉了。04-18 22:19
Gcat
久違的更新 終於看到川的戰法了~~~
真的是辛苦大大了 寫這篇富含心理戰的戰鬥應該超傷腦的吧~~
第一次看到搭配海圖的也挺新鮮的~~

04-17 22:58

冰雪 霜華
泫夜記得也有用過海圖,我自己是因為怕讀者不清楚相對位置,雖然有用文字敘述,以備萬一再放一張圖避免看不懂。
(本來我一章篇幅就長到燒腦細胞了,能不多燒就不多燒吧)04-18 22:21
Gcat
學習別人好的方式然後學以致用是好事
不過如果只學半套可能還是會有看不懂的問題ㄛ

我問一個我有些看不懂的點好了
冰雪在戰役上的設定是深海棲艦可以從海中突然現身的嗎?
我仔細看了幾次都覺得棲艦是從西里伯斯海上突然現身的~

04-19 20:34

冰雪 霜華
要知道棲艦是否登場方法只能憑海象,或是突然相遇,如果有棲姬在,海象的變動更明顯。(所以之前白鳳才特地找冥月,因為海象異常)
目前我並沒有著墨太多棲艦是如何出現的,現身的話目前都是突然出現並被偵測到,主要是我沒有討論過棲艦的基地,加上海面這麼大,要目睹沒有足夠的契機與目的我應該不會去寫。04-20 10: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MingYue5218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閒聊】我到現在才發現,... 後一篇:[達人專欄] 【霜談動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all
南無阿彌陀佛d(`・∀・)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