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第五十五章:高潔者華格納

作者:苦楝樹│2019-04-17 02:13:53│贊助:10│人氣:250
  第五十五章:高潔者華格納

  權六帶著日暮走出真央靈術院之後,朝著流魂街偏僻無人的方向前進,兩人皆以瞬步快速移動,權六原本以為身體嬌小的日暮會跟不上自己的腳程,沒想到在前進數百公里之後,日暮還顯得游刃有餘。

  雖然對技術開發局出來的人,不應該以正常的眼光看待,但權六還是有些訝異,「妳啊,不管是精神還是肉體,看上去都像個普通的小孩,那是偽裝嗎?」

  「偽裝?沒有。」面對權六的質問,日暮很自然地否定了。

  權六不相信日暮的回答,但日暮其實沒有說謊,日暮的平常生活和表現,都是毫無掩飾的自然狀態,只是日暮的正常和權六的正常截然不同罷了。

  「算了,我們到了。」跑了幾個小時之後,權六將日暮帶到一個被鋼鐵圍牆包圍的設施面前,圍牆上還寫著「高度汙染物外洩,請勿靠近」的標語,在門口則有兩個警戒塔和檢查哨,衛兵都配備現世兵器,並全神貫注的警戒著四周。

  「看到這個畫面,是不是對護廷十三隊保護人民的心態感動了呢,為了不受到公害影響,甚至連槍都拿出來了。」權六嘲弄的問日暮,日暮只是默默的看著守衛。

  「前方禁止進入。」當權六和日暮走進檢查哨的時候,果不其然的被衛兵攔下。

  「在下是中央四十六室岩崎議員的首席助理,這是我的證件。」權六拿出證件交給守衛。

  守衛沒有接下,只是朝證件的方向撇了一眼,隨後將權六的手推開,「我們不歸中央四十六室管,你的證件無法進入。」

  吃了閉門羹的權六舔了一下嘴唇,像是即將大開殺戒的野獸般看著守衛,「為了你的仕途著想,我建議你現在帶著我的證件去問一下你的長官,要不然下個月你被調去現世守關東前線的時候,就知道你歸不歸四十六室管了。」

  守衛的臉部微微的抖動,權六知道他現在很火,但又無法在權六面前發作,只能忍在心裡,權六非常享受這樣的情緒。

  就在這時,檢查哨的內線電話響了。

  守衛的同伴接聽電話,沒過多久臉色大變,跑出檢查哨,在守衛的耳邊低語了幾聲。

  守衛不甘心的接過權六的證件,在檢查哨內將證件對著監視器,過沒多久,鋼鐵圍牆的大門就打開了。

  幾個士兵提著槍,圍繞著一名身穿鬼道眾服飾的男子走到權六面前。

  「在下伊藤,奉命看守此地,岩崎議員既然有考察需求,自然絕對配合,但本設施的機密無法外傳,如要考察,請岩崎議員本人親自過來吧。」自稱伊藤的鬼道眾,恭敬的對權六行禮,還不忘強調他的尊敬是針對權六的父親而不是權六本人。

  「議員派我來考察就已經考慮過這層面的問題了,他不在乎知不知道內部狀態,他只在乎有沒有問題,他相信我,全權授權於我,我認為沒問題,我不用透漏要塞的任何情報就能完成任務。」

  「我明白了。」伊藤看起來妥協了,他伸出手,指尖有某個鬼道的圖騰,「為了保險,我需要施加無法說出要塞任何情報的鬼道,有異議嗎?」

  「沒有。」

  得到權六首肯後,伊藤將手往權六的額頭一點,鬼道便施加在權六身上。

  「這位小妹妹是你的同行者嗎?讓技術開發局的人進去,恐怕會有很多的問題啊。」伊藤小心翼翼地看著日暮,好像一個不到他腰際高的小女孩,比權六還危險似的。

  「沒關係吧?還是你們鬼道眾的鬼道,連一個小女孩都控制不了?」權六挑釁的問。

  「哼──」伊藤將手指點在日暮額頭。

  日暮接受完鬼道之後,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隨後她頗為為難的朝檢查哨的監視器看去,盯著監視鏡頭好一會之後,才無奈的點頭。

  『沒有意義。』看在他們這麼努力不讓情報被母親知道的份上,善良的日暮根本說不出這句打破他們信心的實話。



  進去大門之後,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荒蕪,在荒蕪正中央,似乎有某個設施,距離太遠看不太清楚,為了不讓人接近設施,牆內五步一哨、十步一崗,護廷十三隊在這裡安置了至少一個番隊的兵力。

  「上車吧。」伊藤將權六和日暮請上自己的車,跟著他們的護衛也有專用的悍馬車,一群車隊浩浩蕩蕩地朝軍事設施前進。

  設施的規模比想像中的小,約莫三層樓高,看起來像是一棟小公寓,設施的門口上漆有SRSSC的字樣,權六看了周圍一圈,才發現幾乎每道門、每台車、每個人身上都有SRSSC的縮寫。

  「歡迎來到SRSSC的軍事設施,SRSSC目前是未公開的軍事組織,全名為Secret Remote Squad of Seireitei Captain,意思即為『總隊長直屬隱密機動』。」

  也許是認為權六在這裡聽到或看到的東西都無法對外人說吧,在進入設施後,伊藤反而沒有先前的敵意,親切的為權六和日暮進行介紹。

  「這裡是我們SRSSC第一個專案計畫,第五世代武裝,新鬼道炮。」伊藤在一座鬼道炮面前張開雙臂,像在炫耀般的展示給兩人,「這可和過去的試成品截然不同,已經經過實際測試,具備高度精確性和殺傷力,甚至可以以個人為單位進行準確擊殺,也能以一區為單位一口氣燒掉整區,攻擊範圍涵蓋整個屍魂界和現世,同時間被戰略兵器和戰術兵器的最終成品。」

  設施之內的,是權六在課堂中看過的鬼道炮,不過材質更新,看起來也更堅固,當靈壓流過炮身的時候,散發出來的光芒也比課堂上看到的更耀眼。

  「搭配最新的靈體巨量數據統計,可以在虛誕生的一瞬間,將虛進行殲滅,同時釋放屍魂界的整到現世中,以確保兩邊的靈魂數量相等,可以這麼說,在這東西正式啟用之後,鬼道眾的地位將會完全取代死神!」

  「哇──」權六讚嘆的發出聲音,他對死神和鬼道眾的恩怨不感興趣,反正最後都是受制於議員的,不過因為這種小事花大錢將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玩具真的做出來,其毅力確實足以讓任何人嘆為觀止。

  日暮也驚嘆的看著鬼道炮,這應該是少數能看到日暮情緒的時刻,不過日暮驚嘆的原因和權六不同,她驚訝的地方在於,她的母親為何允許甚至暗中幫助鬼道炮的落成,基於慈善或屍魂界的安寧絕對不會是答案。

  「截至目前為止花了三兆環,如果議員有興趣知道的話。」



  「痛死了……」黃昏將至,無限靠在比他還要嬌小的紅葉肩膀上,頂著晚紅的天空,從真田道場走回真田家中。

  「身為寵物,無法讓主人依靠,反而反過來靠在主人身上,你難道不知道羞恥嗎?」扛著無限的紅葉,使出她身上全部的力氣,也只能勉強讓無限不至於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她不滿的抗議,無限只能露出表示禮貌不顯尷尬的微笑,問一個淪落為小女孩寵物的大男人何為羞恥,比跟即將餓死的飢民談論未來的理想還要玄幻。

  紅葉無法理解無限的尷尬,就如同無限也無法理解紅葉的異常,與其說是價值觀差異,不如說夜盈的孩子都是外星人,畢竟母親本人也很外星人。對外星人討論地球的常識是沒有意義的,在這幾天的相處中,無限認清了這個事實,並坦然接受。

  「傷口沒有恢復?」紅葉好奇的問。

  「是啊……」無限摸著被彌英打歪的下巴,比這地方還要嚴重的傷口在他身上還有七十幾處,如果處在虛化的狀態,不用一秒就會完全恢復了,現在卻還維持原樣。

  這算好事,代表這陣子與彌英的鬥毆,逐漸強化無限的忍痛能力,不會再因為這些程度的傷,體內的虛就被叫出來治療傷口了。

  紅葉看著無限脖子上的項圈,若有所思。

  「幹嘛?」無限心裡閃過一絲恐懼,他伸手遮住項圈,雖然他的舉動除了增加自己微不足道的安心感之外,沒有任何意義,如同鴕鳥將頭伸入洞中。

  紅葉沒有回答,她擔心的是項圈對無限的箝制,導致無限自我恢復能力下滑,所以傷才好不了,這種擔心是無限無法想像的,紅葉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她會擔心,或許對母親來說,無限超速再生的能力很重要,可是這不構成紅葉擔心無限的理由,但紅葉也找不出更好的理由了。

  紅葉扛著無限,走過一個長椅,才打破兩人不尷尬的沉默,「休息一下,我累了。」

  說完後,紅葉就將無限丟在長椅上,自己卻走到街邊,焦躁的踢著地上的石子。

  身體開始放鬆後,無限立刻感覺到一股疲倦感,睡意瞬間湧出,並在滿溢出來的那一刻,差點將無限拉入夢鄉,所幸最後被一股嘈雜的聲音打斷。

  「來喔來喔來喔,大師的講道要開始了,流魂街目前最多人信仰的宗教,在世道墮落之後,主宰修格斯將會降臨,並讓我們從世俗的痛苦中脫離,接受真理的洗禮,並成為修格斯的一體吧,同胞們,拯救就在前方,修格斯的大門為所有人敞開!」

  「什麼啊?」無限張開眼睛,吵醒他還算是小事,真正讓他在意的是噪音的內容,混亂又不明所以到詭異的境界。

  「今天要說一個悲傷的故事。」主講者身上穿著唐風的鶴氅,左手拿著佛珠,右手拿著御幣,脖子上掛著十字架,對現世不熟的流魂街居民或許是非常正常的宗教服飾,但無限的父親是現世狂熱者,而他也被迫成為一個現世通,所以他看起來,對方簡直就是怪胎。

  「現在的屍魂界,已經被錢征服,變成貪欲墮落者的天堂,這是人性中的必然之惡,貪婪與勢利者控制一切,純樸善良的人卻被無理迫害,過去曾經也有數度這樣的惡,主宰修格斯早已預見這樣的未來,他派出他最得力的助手降臨這個世界,以高潔的精神帶領眾人,卻遭到無情的殺害,那個曾經拯救世界的人便是……高潔者百木華格納!」

  「噎!」無限驚訝地瞪大雙眼,道場町或多或少是靠著真田的庇蔭發展起來,這樣的鬼話對當地人來說並不是很有說服力。

  但當主講者說完這段之後,圍繞著主講者的群眾卻鼓譟起來,他們雜亂的鼓掌,歡呼,彷彿主講者說的就是真理。

  無限並不認識那些人,而無限認識道場町的每一個居民。

  「各位,看看四十六室那些人宣稱的民主與和平,他們換來了什麼?過去百木的時代,貴族掌握權力,保護人民,維護他們的家族名譽,現在四十六室的人卻全都是靠著掠奪他人財產起家的敗類,他們不僅以掠奪他人為業,還以此自豪,甚至設計所謂的法律來保護他們的惡行!他們顛倒是非黑白,高潔者華格納鎮壓幾十人的叛亂他們稱為屠殺,卻保護真正屠殺四千名無辜人民的真田家!」

  主講者的內容開始讓道場町的人感到不滿,他們想要抗議,但聲勢卻被包圍主講者的人擋下,甚至連抗議的聲音都被主講者的支持者壓過。

  「華格納的時代是屍魂界最光輝的時刻,卻因為他們的死而墮落,我知道很多人聽不下去,真理總是令人感到難過的,我還能提出更多晴明修零的惡行,他們稱之為良知守護者的闇木白夜不過是手上沾滿鮮血的屠夫!」

  「滾出去!」其中一個道場町的居民朝主講者丟出石頭,但主講者的支持者卻用肉身擋住石頭。

  「沒關係,對我的怨懟,痛恨都儘管發洩吧,我們下個月還會再來,到時候我們會提出令各位信服的證據,我們會以實際的行動和各位內心真實的感受證明,華格那是這個時代的燈塔,而我們的主宰也再度向我們承諾,華格納將會再度降臨這個世界!」

  「胡言亂語!」「瘋子!」「白癡!」

  道場町的人越聚越多,他們手裡甚至拿著每個人私家專業的兵器,主講者似乎早就料到這樣的發展,在支持者的保護下朝道場町的外圍離去。

  肯思考的人還是比較多的,無限安心地想著。

  「好點了?」就在這時,紅葉走進無限,對無限伸出手,「走吧。」

  無限看著紅葉纖細的右手,他很不願意依靠眼前的小女孩,但身體還是痛到施不出任何力氣,他無奈地握住紅葉的手,一股大到難以想像的力量將無限從長椅上拉起。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19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九兵衛
感覺紅葉這裡的擔心,有點讓我聯想到了蜘蛛人2的狀況
彼得的心理因為不想當蜘蛛人從而真的讓他失去了真正的超能力
雖然我並不覺得依靠虛的力量是壞事,但從無限還沒辦法完全控制之前
暫時先不要讓他能使用這股力量或許也不壞(不曉得草雉以後會不會留下陰影)

不過對於新鬼道砲我倒有點懷疑,日暮說這個鬼道砲夜盈也協助製造了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會怕夜盈知道實際狀況,而如果是在知道夜盈的技術力的狀況
才找她來幫忙製造,那更不用擔心她不會知道實際狀況了吧==??
畢竟搞後門亦或者從日暮那裡窺視都是可以想像得到的狀況

05-06 23:19

苦楝樹
對其他人來說無限能夠不要用是最好的,虛化在那個時代並不是什麼好東西(那怕戰鬥力很強)他們已經將近一百年沒有看到虛了。05-07 02:54
苦楝樹
因為SRSSC根本不知道夜盈有暗中協助,這種高規模的技術產品源頭都是夜盈,夜盈就像一個壟斷屍魂界所有高科技的巨靈,那怕SRSSC多小心地想瞞過她的耳目都沒有意義,而這個沒有意義他們也沒有發覺。05-07 02: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五十四章... 後一篇:【小說草稿】勇者紀律委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ry748人生
人的煩惱都來自於人際關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