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神靈的代言人】- 獵霞祭 05

作者:犬本│2019-04-17 01:27:01│贊助:8│人氣:238



  要怎麼形容日落谷的風呢?我會說它凌亂、放肆、任性、狂妄、強大、高傲、毫無規則及紀律,就跟谷尊一樣。可以駕馭這種狂風的人才有資格成為霞族的領袖。雖然我的頭髮不曾整齊過,但山谷的風讓它變得更加不整。

  我剛到塭駱時在峽谷邊觀賞風景是種享受,享受這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享受日落谷的溫情,但現在在峽谷邊我卻一點都無法安寧更別說是享受。我冷汗直流心跳飛快雙腳發抖,只有一步之差我就會掉落這股狂風之中,我緊抓著我唯一的依靠,連接著我跟谷尊的特製套裝。

  我一度忘了大腿上還有個在昨晚差點奪走我性命的傷口,在這個情況下它顯得十分不重要,我相信粉身碎骨一定比這個傷口還要難受的多。

  橡木的香味不斷從我腦後傳來,圍繞在我的周圍絲毫不受狂風影響,我猜香味是來自於谷尊背後的長弓,精雕細琢的弓身在太陽下閃著黑光,弓的主人很從容地調整著身上套裝。她的身高比我高,修長的腿包裹在一體的套裝之中,兩股之間有著像鳥類尾翼一樣的翅膜,同樣是鮮紅帶橘的色系,她舉起雙手,兩翼之下也有一樣模仿鳥類翅膀的翅膜在,看起來相當有韌性不知道材質是什麼。

  最後她綁緊自己的羽冠確定不會鬆動之後推著我走向山崖邊。周圍的人都對著我們叫吼,當然我聽不懂他們在喊什麼,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就算我懂塭駱語也絕對不會理會他們的叫吼。

  圖騰山壁上有個狹小的通路,穿過那潮濕的路後就可以來到峽谷邊,也就是當初在來這裡的路上,在山壁上看到的大大小小閃著火光的窟窿。這裡看的出來是個神祠,一條延伸至山壁外的石路,有一尊精雕細琢的夕暮鳥雕像,雕像上橘紅色的顏料脫落不少看起來十分古老,而在雕像邊還可以看到臉色慘白的我。

  我知道人們聚集在這裡的原因,接下來肯定有場盛大的祭典,我喜歡祭典但我不喜歡要從這裡跳下萬丈深谷的祭典。隨著谷尊走到懸空石路的尾端,人們的呼聲愈加亢奮,跟我現在的心情完全相反。

  昨晚那個老人緩緩從石階上出現,他頭戴著與眾不同的羽冠,羽毛不是垂在背後而是朝天像把扇子,皺紋之間的刺青畫上鮮紅的圖案,像是晚霞的雲彩。他拖著長袍的長擺來到石路的雕像前面對眾人,原本亢奮的人群神奇地安靜下來。

  我瞪著老人附近那糜爛恐怖的神靈,在陽光下更可以清楚看見那令人作噁的模樣,同時對方也在觀察著我,臉上沒有肌肉的臉根本看不出來祂現在的表情。我知道我現在會在這裡的原因,肯定是出自於那詭異的神靈。

  昨天晚上我正要被帶回籠子時,那個老人讓守衛帶著我到那頂最寬大精緻的帳篷中……

 
 

  我被放在地面溫暖的皮革地毯上。疼痛不允許我站起身來,更不願讓我移動,儘管已經處理過傷口,但疼痛似乎隨著意識清楚而更加明顯。兩個守衛退出帳篷外,把我跟老人留在帳篷內。

  如果不是在這種狀況的話,我會好好欣賞這個帳篷裡的內裝,一處角落擺著大量漆黑發亮的長弓及橙紅箭羽的箭,還有幾隻栩栩如生的大鳥標本,鮮紅如晚霞般的羽毛,翅膀及尾羽則是昏陽的橙黃,它們高抬著頭羽冠神氣的豎立著。這就是夕暮鳥吧我想。

  「安德爾人,你不該淌這灘渾水的。」老人用口音極重的通用語說著。

  「你會說通用語?那好,這樣就好溝通了。」我說:「看你這副樣子肯定是霞族裡的大人物,你絕對可以很清楚地告訴我你們到底在做什麼,還有你身邊那位……我無意冒犯,但那詭異醜陋的神靈是怎麼回事?」

  「醜陋?」老人鄙笑著:「原來如此。」

  糜爛神靈的下顎不停張合著,但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你們跟塭駱的審酒會原本打算交易什麼?為什麼他們會帶這麼多罪犯過來?那些人是用來當作祭品的嗎?」

  「我把你帶過來,不是要讓你了解任何事的。只能怪你剛好捲入其中,他們的生死你管不著,但你可以管好你自己的。」

  神靈靠近老人身邊,然後又再度呢喃。我聽不清楚祂說了什麼。

  「為什麼你聽得到祂的聲音?」

  老人沒有理會我,他用塭駱語朝外面呼喊。接著那位美麗的谷尊掀開帳門走了進來,羽冠拂過我身邊時,我聞到濃郁的燻肉香氣。她看了我一眼然後瞪著老人回了幾句我依然聽不懂的。他們交談了一陣子,最後谷尊擺出無奈的表情點點頭,她走來我身旁然後伸手撫摸我的身體。

  我嚇得連退好幾步,只見對方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你最好讓她好好測量你的身型,要不然明天就準備摔得粉身碎骨。」老人笑著說。

  「明天?要我做什麼事會摔的粉身碎骨?我沒打算拒絕,因為我知道我沒有拒絕的餘地。不過我想知道,你們綁了一群人包括罪犯跟衛隊,甚至還有審酒會的會長也在其中,你們不惜與其他神靈發生爭執,破壞與塭駱的條約,到底打算做什麼?」我瞪著老人說:「翻譯給你的谷尊聽,聽說谷尊是霞族的領導人,我想知道她做這些事的理由。」

  「看你明天站在峽谷前還能不能說這麼多話,無知的安德爾人。」老人說:「要不是你是安德爾人,你也會作為祭品被關在籠裡。我現在是給予你一個可以活命的機會,如果這麼說可以讓你比較安心的話。」

  谷尊不耐煩地念了幾句。

  「什麼活命的機會?」

  「明天我們的谷尊大人會帶你到谷底,你只要協助她就好,用你那雙眼睛。」

  「這是那位神靈的指示嗎?」我朝著糜爛的神靈喊著:「請直接跟我交談,我才是可以聽見祢聲音的人,我看得見祢也聽得見祢,祢有的苦衷我也會幫忙想辦法,我幫助過很多位神靈,祢可以信任我。」

  神靈沒有回應我,老人等待了一段時間又開口。

  「看起來祂沒有要理你的意思,真是可憐,太可憐了安德爾人。」

  我無法理解眼前那糜爛的神靈到底是什麼,也不明白為什麼祂不與我溝通。祂就像個釣線木偶一般吊在空中,一點活力與生機都沒有。我第一次看到神靈是這副模樣,我終於忍不住撇開視線,盯著祂看可不是件輕鬆的事。

  「那些籠子裡還有我的同伴,我不能只顧自己活命。如果只有我可以活下去,那我寧願一起被關在籠子裡。」

  「你沒有選擇權,現在你要去做什麼事都必須經過我們的安排,你就算想上個廁所,沒有我們的允許你也只能拉在褲子裡。所以我現在要你做什麼事,最好就乖乖順從。如果我是你就會好好聽進去,然後按照我們的要求做事,也許你的同伴到時候會很感謝你這麼做。」

 
 

  戴著羽冠的老人踩著自信的步伐來到眾人面前,通紅的披風被強烈的谷風吹起,活像一隻展翅飛翔的夕暮鳥。在他身後緊跟著一群手持特別樂器的樂手,一邊舞蹈一邊甩動手上的樂器,看起來像鼓但鼓面卻是大大小小的空洞,隨著甩動發出像風聲呼嘯的聲音,再用手指按壓空洞發出不同的音調。

  我還是第一次沒辦法放鬆的享受祭典,更不希望這場祭典開始。谷風長嘯,樂聲繚繞。老人在演奏完後,朝著霞之谷在風中大聲唸出禱告詞,谷尊用力壓著我顫抖的身體,想要我冷靜下來,但這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我希望禱告詞能長一點而不是這樣一下就結束,唸完抑揚頓挫的禱告詞後,霞族人們便開始躁動,他們一邊大吼一邊踩踏地面,劇烈的震動傳到我跟谷尊身處的石路上。靠前的霞族人舉起弓,射出發出巨響的弓箭,就在此時,谷尊張開雙手帶著我跳向空中。

  我知道我很害怕,而且寧願閉上眼不去看深不見底的峽谷,但強烈的氣流不允許我閉上眼睛,眼皮被氣流掀開,淚水不是往下流而是朝上飛,我尖叫著但馬上被谷尊打了一拳。周圍的景色快速變換,深綠深藍深褐色全部混攪在一塊,我知道我們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往下墜落。

  然後谷尊張開手,腋下的翼膜膨脹張開,一瞬間我感受到我們被氣流往上帶去,但沒有持續很久谷尊便穩定住我們,速度慢了下來,我的雙眼也不再刺痛,景色不再流動。我的心也跟著平靜下來,隨著平穩的風在空中飄搖。

  我這才發現我沒有控制住嘴角,我的笑聲雖然被風吹散,但我肯定笑的很大聲。「飛了,我們在飛,跟鳥一樣在天空飛翔,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我腦後也傳來輕笑聲,谷尊回我幾句塭駱語,我不知道她說什麼,應該是在笑我的膽小。我可沒有在天空飛過會害怕也是正常吧?我想應該除了霞族之外沒有任何人類在天空飛過,雖然可怕但感覺真的很好。

  總算能理解鳥在空中總是看起來這麼快樂的原因,在這廣大無邊的天空中誰能感到不愉快呢?舒暢的感覺甚至讓我差一點忘記這兩天發生的事,在空中就好似把自己解放一般,無拘無束自由自在。這感覺就像是脫下二十公斤重的鐵甲那樣舒暢。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就這樣直接飛到希里去。

  我們在日落谷上方滑翔,強烈的谷風持續給予我們在空中飛行的動力,谷尊像是在尋找某樣東西,而她在找的東西應該是某種需要借助我的力量的東西,不然那個老人是不會讓我跟著她來的。

  我們飛過兩條瀑布穿過三道彩虹,然後又飛了一段時間,谷尊終於往下飛行,閃過不少往半空長的植物,越過幾座突起的石壁。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四周,這絕對是我一生僅此一次的經驗,我可不想錯過精彩的事物。

  然後我看見了,確確實實看見了,那個糜爛的神靈漂浮在我們右方,但谷尊快速地飛過祂。

  「等一下,喂,等一下!」我大喊著。

  對方根本聽不懂。我想回頭看但這身裝束別說是回頭,就連抬頭都有問題了。

  然後我聽到一聲特別尖銳的風聲,還有谷尊嬌柔的尖叫聲,溫熱的液體流到我頭上,濕黏的感覺覆蓋我的頭皮。接著,我們在空中失去平衡。我慌亂的餘光看到一枝紅羽的箭貫穿谷尊張開的右手臂,儘管如此她還是試圖穩住我們,血液不停從傷口湧出,化為血滴飛向空中。

  勉強的飛行在下一聲風聲下結束,我們正垂直往下掉,谷尊癱軟的任由我們往谷底掉去,我吃力解開套裝,抓著谷尊沒有受傷的左手轉動身體,谷尊已經失去意識,背上插著兩枝箭。

  不會吧?我來不及思考我該如何是好,我緊抱著她往下墜,撞斷好幾根樹枝,疼痛沒有墜落速度來的快,我只是一直抱著谷尊,不知道是在保護她還是只是想抓著東西而已。

  我不知道又撞上了什麼,只能肯定撞的不輕,因為我的左手被撞斷了,在空中隨意擺動著,至於我那被突出石頭割斷的雙腳飛去哪了我根本沒看見。我用僅存的右手繼續抱著昏迷的谷尊,她在我身體的保護下似乎沒有撞到什麼地方。

  終於摔進谷底的樹林中,而我的意識也隨著我撞上地面後跟著消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18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怒目少年
那個,道格的腳真的沒有了嗎?還是說他只是在誇大其辭?

04-17 02:34

犬本
看來我們道格平常說話就太浮誇,導致您不太相信他說的話哈哈[e12]
不過很可惜的是這次道格並沒有誇大,我相信他寧願誇大其辭也不想看到自己的雙腳被撞斷然後在空中飛走。

剛好您提出這個問題,我也可以藉這個機會解釋一下日落谷到底有多深,因為在他們的世界沒辦法準確丈量,所以沒辦法很具體地說明峽谷的深度。日落谷大約有1000公尺到1200公尺深,以一個樓層大約3公尺來比較的話就是400層樓深,聽起來很誇張但地球上最深的峽谷可是有6000公尺這麼深的。[e19]就地球上實際的地理來比較,日落谷的環境類似於中國的大渡河峡谷,以名貴的植物藥材及珍稀動物為名。

說這麼多,簡單來說就是道格他們從大概200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雖然沒有直接落地但過程一定會受到足以喪命的重傷,至於後續就敬請期待囉!04-17 04:26
怒目少年
我並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失去腳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所以我寧可相信他的腳只是跟他的左手一樣骨折而不是被尖石割斷之後不見

04-17 04:34

怒目少年
所以可憐的道格以後得用義肢或是輪椅行動了嗎?

04-17 04:36

犬本
是的,這些安排都是個梗,日後的章節會有所解釋,其實道格在楔子時就已經受過重傷了喔!應該說已經死過一次[e20]04-17 12:47
閨蜜
雙腿不知道飛去哪......
為何連谷尊被人襲擊啊啊啊!

04-22 05:11

犬本
對阿,谷尊自己也搞不清楚狀況哈哈04-22 22: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90601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神靈的代... 後一篇:[達人專欄] 【神靈的代...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4456123喜歡休閒小品的各偽
圖文創作【狐尾的畫筆】,喜歡輕鬆小品的人可以關注唷!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0480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