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1 GP

[達人專欄] 【GL】殘軀III - 40

作者:色之羊予沁│2019-04-15 15:29:51│贊助:311│人氣:501
羊\我說:


  實現了之前的願望,雖然提議的主角沒融入場景,倒是帶去的孩子玩得十分開心,活躍她內心沉澱的喜悅。


  回到莊園,彌秧將買來的兩匹馬送去馬廊,告知負責照顧馬匹的孩子有新馬,回去餐廳時沒看到人,但是空氣裡還有淡淡的殘香,轉往房間終於看到那一大一小,颯兒朵正在啃生蘿蔔,柏格則是把培根捲生菜吃。


  「要喝牛奶嗎?」彌秧問著,柏格頻頻點頭:「要!我今天餓瘋了!」


  「加點蜂蜜?」颯兒朵表示也要一杯,彌秧命令惡魔再多送一杯加蜂蜜的溫牛奶過來。


  「為什麼牛奶要加蜂蜜?」柏格好奇著。


  「這樣喝起來會甜甜的唷。」颯兒朵舔舔嘴唇,柏格聽到是甜的兩眼一亮。


  飯後彌秧想直接睡,可是看颯兒朵欲言又止的樣子……沒辦法白巫師愛乾淨,她還是抓著柏格去洗澡了。


  「媽咪,我問妳喔。」這次柏格堅持要自己洗頭,手指按摩著頭皮,雖然動作像是反覆扯自己的頭髮:「有沒有魔法是維修東西的啊?下午我不小心踩傷一朵花,小仙子就幫忙修復了,超厲害的!跟媽媽用的那個魔法好像!」


  「你居然踩壞別人的東西。」彌秧嫌棄他沒有洗乾淨,因此自己動手:「除非是像爸爸媽媽這種等級,不然正常的人類很難做到這地步……」她沉默了兩秒,開口:「柏格為什麼問這個?有興趣?」


  「嗯嗯。」他抹掉滑到眼皮上的水:「那種慢慢癒合的畫面很好看,有股奇妙的感覺一直湧出來,我覺得自己也可以嘗試看看,一直有種力量要我試試看……真的要跟媽媽一樣厲害才有辦法嗎?」


  「不用,有支魔法師類型類似這樣。」彌秧苦笑,有時命運就是恰巧,她注視手下小小孩的後腦,回想被自己拋到腦後的魔法師分類,這世界的五大元素加光影,從她成為黑巫師開始已經忘得差不多了:「柏格可以當淨化師,這是很稀見的職位。淨化師不止能驅除邪惡也能替人治病,處理各種大大小小難解的惡咒,這種職業非常看天賦,不是想當就可以的,排除在五元素魔法師之外。」


  「那我感覺不行了……」柏格咕噥著。


  「可以先試試看,閉眼睛。」


  他乖乖閉眼,彌秧舀水沖掉頭上的洗髮藥劑。


  「先嘗試過才知道自己行不行,如果真的沒辦法,到時再說自己不行吧。」


  「好,那我想試試!」柏格呸一聲,吐掉喝到的藥水:「失敗會怎麼樣嗎?」


  「不會。」彌秧繼續舀水撥弄他的頭髮,確定沒有殘留泡泡後給肥皂;柏格接過動作俐落地往身上抹抹抹,乖乖把時間多拉長幾秒鐘:「我要當淨化師!」


  「嗯,只要是你真心選擇的,媽媽都會支持。」


  洗完澡的柏格很快飛撲到床上看自己的書,兩位大人則是丟下小孩去到浴室裡——雙雙脫下衣物,颯兒朵心情很好地哼歌,將冷水轉變成溫水泡進去,呼出一口長氣時也催促彌秧快點進來,她仍是先洗乾淨身體,才擠進這個對兩位身材苗條的大人來說依舊狹窄的大木桶中。


  「嗯——」白袍伸懶腰,捏捏自己的小腿:「小孩子精力旺盛。」


  「妳想說自己老了?」


  「才不是呢。」颯兒朵笑著將右腳抬出水面,原本乾乾淨淨的皮膚上慢慢露出噁心的傷疤:「只是有小孩子在都得做做樣子呢,雖然這樣也好,曾有人說過這句話『小孩子的存在,是最容易分辨女性是女孩還是女人的方法……』雖然我不喜歡這句話,但是的確一看就知道了,秧秧現在是十分成熟的女人唷。」


  「在別人面前妳也是成熟的女人,但是在我面前倒是女孩。」


  「我就只有妳可以撒嬌呀。」颯兒朵笑笑地解釋,享受彌秧的小腿按摩,又再次呼出一口長氣。


  「如果很累等等回去就睡覺吧,晚上別玩了。」彌秧說著,拿捏好自己的力道捏捏這隻不安分的腳。


  「這樣很為難妳……」


  「其實還好,有柏格之後我每天都過得清心寡欲,已經習慣了。」彌秧淡淡說著,在有柏格之前,她還是很容易受到身體的影響,偶爾會回憶白袍的美好自我解決,但是有柏格之後做這種事情莫名都有些不自在,彌秧就這樣硬生生的禁慾了。


  「我的彌秧越來越迷人了,真怕下次回來人被拐走了。」


  「我還比較怕妳下次忘記回來。」彌秧翻白眼,自動捧起她另隻小腿按摩,捏一捏後揉一揉,理直氣壯地吃豆腐:「對了,那片花海妳看到什麼顏色?」


  她一直很好奇這件事情,所謂的極端是指?


  「嗯——說出來妳或許不信。」


  「我信。」


  颯兒朵對上她認真的黑瞳,彌秧一個字一個字緩慢說著:「妳說的話,我都相信。」


  「嗯嗯。」颯兒朵露出微笑,伸手摸弄水:「其實啊,我看不見花海喔。」


  「啥?」


  「對妳們來說『一望無際的花海』,對我而言只是『平凡無奇的小山丘』,很訝異對不對?」白袍的笑容帶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知道那地方其實是老師帶我去的,他原意是想藉由花海的顏色來判定我這個學生有沒有救,結果當時說了『什麼都沒有』,他還不相信,而我也不相信那裡有一片花海。最後不曉得老師用什麼方法確定我沒說謊,但是也因為這樣,他非常堅信我這奇特的一面是拯救世界的關鍵。」


  彌秧思考了整整三十秒:「如果妳不相信那裡有花海,怎麼會帶人去看花呢?」


  「當時我最信任的是凱特,他說有看到花,我自然不會繼續糾結真假問題,再加上老師非常重視言語的真實性,他沒必要把自己搞的像是騙子……雖然我還是半性半疑,可是帶其他人過去時,除了我以外的人總是能看見花海,很神奇呢。」颯兒朵苦笑撥撥水:「我每次都只能看到花精靈。」


  「嗯……」彌秧沉思一會,操控魔力藉由水凝聚成一朵透明的花朵,將它輕輕捻在指中遞給白袍:「這樣妳也看到了。」


  「原來長這樣呀。」颯兒朵眼帶訝異,溫柔地注視手上沒有生命的花朵:「的確很美……難怪大家總是無法形容它的姿態,只說從未見過如此溫柔的花,它的顏色溫馴、氣質優雅,像是高不可攀的淑女。」


  「最好有人會這樣形容。」彌秧不否認自己還是被逗得開心了:「下次再帶我去吧,現在是根據記憶捏出來的,沒那麼像,只要再帶我看一次,就可以弄出百分百正確的讓妳瞧。」


  「妳對我真好。」白袍拋了媚眼:「在這樣下去我可能會被寵壞唷?」


  「那就被寵壞吧。」彌秧雖然想吐槽,但是現在沉浸於幻想也好,她幫她按摩、任由愛人撒嬌說些辦不到的夢話,離開屬於兩人的世界後,白袍又得變回溫柔文雅無比強大的太陽,接受眾人仰望的目光,像是高不可攀的神靈,掩蓋自身所有的不完美。


  回到房裡時,彌秧看見柏格抱著書本呼呼大睡,走過去將他抱起來、讓書飛回架子後拿下脖子上的紅水晶項鍊,颯兒朵靠過來輕唱了一段咒語,又一個祝福注入水晶中,然後笑吟吟地從衣袍的暗袋拿出一副鐵銬……彌秧嘴角抽搐,這是怎樣?


  「妳是不是想歪啦?」颯兒朵溫柔無害笑著:「彌秧真是的!」


  「沒有……」彌秧翻白眼,問著:「那個是要?」


  「給艾瑞克先生的東西。」


  經過她這一提,彌秧才想起很久以前颯兒朵說過會打造一副用來避免艾瑞克失控的東西,因為那時說到吵起來,彌秧在回憶時總會跳過。


  「雖然花了五十年,但是這個安全措施可是精靈的自信之作,在錘鍊的過程中浸泡了天使之血,血液的力量比眼淚強大,只要艾瑞克先生確實裝在身上,宗罪就無法操控他的肉體與意識,但是戴上時妳一定要在旁邊協助,這個我們碰沒有殺傷力,但是對於你們……」


  隨著語落,彌秧伸手觸摸感覺到指尖發燙。


  「不痛。」彌秧把鐵銬像是球一樣在左右手互相傳著:「頂多燙燙的而已,對他沒殺傷力吧。」


  「嗯哼。」颯兒朵躺上床看著柏格的睡臉,手癢戳戳好幾下,突然感嘆:「下次回來我肯定認不出他了。」


  「不一定,他跟我很像,妳看到的第一眼肯定能認出來。」


  「是喔?」白袍一笑,彌秧揚手熄滅照光咒,在柏格的另一旁躺下來,看著那雙清澈的藍眼睛。


  「妳明天就要走了,對吧?」


  忽然的沉默籠罩整個氣氛,彌秧漫不經心說著:「我知道妳不能出來很久……最初,妳跟精靈的約定就是封印失效後才出來,而不是五十年出來一次,所以不管妳是回來一天還是一個星期又或者一小時,對我而言已經足夠了。」


  「彌秧……」


  「我長大了,知道不能繼續任性下去,既然選擇愛妳,就要接受這個事實。」


  「謝謝妳。」颯兒朵露出苦笑:「真的不生氣嗎?最後一天才說。」


  「算是習慣了?」彌秧打趣味勾起嘴角:「睡吧。」


  「嗯哼——」


  白袍用鼻子哼聲,彌秧被捉入自己的意識裡,看著愛人俏皮地飛撲上來,很自然地伸出手——阻止她脫下衣物,颯兒朵露出無辜的表情輕咬下唇,彌秧愣一愣,反手將她往自己的懷裡摟。


  「我沒有生氣。」


  「真的?」


  「真的。」彌秧真心覺得白袍幼化不少,這舉動是無意還是潛意識的行為?她不知道,伸出手指輕撫那張好看的臉龐,就算這只是意識世界,觸感仍產生靈魂共感,彌秧溫柔地落下一個吻,綿密而漫長。


  「我不想讓妳痛。」她們十指交握,白袍看著注視自己的黑眼睛,惡魔女王認真說著:「很痛對吧?雖然只是在意識裡,但也是一定程度的破戒。我們的關係沒有膚淺到需要靠肉體才能維持住,所以真的不要自己承受皮肉痛,就只為了討好我。」


  颯兒朵頓時愣住片刻,噗嗤一笑:「怎麼突然說這種話啦?」


  「也沒什麼,只是這五十年我也有在鍛鍊,現在沒有它的干擾,能看得比以往更清楚。」


  「看清楚?有多清楚呢?妳看見什麼?」颯兒朵挑釁地在她耳邊吹口氣,彌秧縮了縮身體,用力抓住她的手腕。


  從手臂開始,偽裝逐漸脫落下來——那些傷疤入眼,退去脖子到身體處時,從心臟位置延伸出來一條條鮮紅的線條,像是藤蔓纏身,延伸出來的支線從心臟爬到了下顎、右手、腹部與腰,蓋過身軀大部分的傷口,是最鮮豔的烙印。


  「如何?」彌秧挑眉,放開了白袍的手腕:「妳沒辦法治好這個傷,代表不是詛咒而是契約吧,妳唯一有可能打破的規定只有色慾,所以是在精神交流後這樣了吧。」


  「呃……彌秧妳誤會了,這個傷並不是這樣得來的,我只是凡人之軀,有時會太過自負以為能與精靈同出同進——好啦,人家說簡單點,這是三十年前我沒有掌握好七美德才造成的,這些線條是精靈留下的修復線,再過幾年就會好了,它們能避免我承載不住時身體又再次炸毀。」


  彌秧頓時啞口無言,她有過一次經驗,那次昏迷休養了一年半又耗掉大量的金錢才無痛的醒來;颯兒朵肯定沒有時間修復身體,而且她是七美德的力量直接下來,承受的痛苦絕對超乎想像。


  她伸出左手輕撫白袍皮膚上的傷,忍不住咬緊嘴唇,感受那些紅線在指尖下鼓動的生命力……


  「很痛嗎?」


  這句話一說出口,她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已經不會痛了。」颯兒朵笑著,讓彌秧的掌心貼上自己的胸口。


  那一股又一股跳動的心臟,彌秧的眼眶逐漸濕潤。


  「為什麼……」


  白袍露出歉意笑著。


  「為什麼妳以前受過那麼多痛苦,現在又要為了這個世界受苦?」


  「可能有些人就是一生都在受苦吧?」


  「但是妳真的扛太多了。」彌秧用力將她抱入懷裡:「颯兒朵,我還能做什麼幫助妳?我以為自己已經幫上許多忙,結果每當我爬過一座山,才會發現妳爬到更高的山去,吃了更多的苦。這五十年來我已經確定人類是蠢蛋,好不容易透過獻祭才換來短暫的和平,人類卻只想著爭奪,不願和平共處。」


  「話不能這樣說的,妳知道真正的和平是什麼嗎?」


  「是什麼?」


  颯兒朵伸手抹去她的淚水,在臉頰上一吻。


  「是有一個共同強大的敵人。」


  彌秧看著那雙藍眼睛,突然一股悲傷從中湧出,讓她嗆得不得不笑出來。


  「我明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601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

留言共 8 篇留言

小佑
颯奶奶又要走了QQ
不知道這次走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幸好秧秧有柏格的陪伴

04-15 15:59

TinaChen
嗯?秧秧知道自己要成為滅世主了嗎?⊙△⊙

04-15 16:49

色之羊予沁
秧秧還不知道
但是已經有預感不是好事就是了04-19 07:04
鵺語花
啥OAO我居然會不明白

04-15 17:20

楓飛雪夜
秧秧明白自己的使命了嗎......感覺真哀傷啊,明明只希望颯奶奶陪在身邊而已QQ

04-15 17:36


秧秧QQ明明只是想陪在彼此身邊,卻好難......

04-15 19:16

遙か彼方
秧秧大概也知道自己要成為滅世主,全人類的敵人吧...

最簡單的願望,總是很難達成啊...秧秧要的也不多,就只是颯奶奶陪伴在身邊,但總總的事物就是不允許啊QQ

04-15 21:14

無殤
原來這樣還是會痛嗎
被颯奶奶騙了

04-15 21:17

Ariel
秧秧真的長大了QAQ
憤怒把拔要是也看得到秧秧的成長就好了…

04-15 21: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1喜歡★stoored5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L】ABO願愛成真1... 後一篇:【GL】ABO願愛成真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36684809大家
喜歡冒險奇幻小說的大大歡迎來小屋看看>A< 然後希望有一起寫文的可以戳友QH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