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的我與病嬌同學的戀愛喜劇?!【第一卷—終章】一切伊始、也是終結

作者:伊瑟│2019-04-13 05:59:16│贊助:54│人氣:1280

第一次看這部小說的人,建議先從這裡回去看第一卷第一章節的部分喔( ᐛ ) ᕗ



第一卷—終章:一切伊始、也是終結


  早晨。

  由於處於背光處,清晨的陽光依然照射不進我的房間,因此我完全是依靠自己的生理時鐘醒來的。

  「嗚呃……」我有些迷糊的睜開雙眼。

  相較下昨天,頭已經沒有那麼痛了,但仍感覺到一點不適應。

  或許可能是某種後遺症吧?——抱持這這種疑惑,我朝天空伸出了右手用力握緊了兩次,以此來判斷自身的情況如何。

  有點無力的感覺……嗯,雖然身體方面的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正常的行動大概是沒問題。

  至少情況比起昨天好多了。

  我往自己身上一看,發現並不是昨天所穿的衣服,而是上緣有兩顆扣子沒扣好的純白色襯衫。

  觸碰了一下額頭,血已經止住了。也貌似有紗布之類的東西貼在上頭。

  「是那傢伙換的嗎……?」我用只有我聽得到的聲音細語。

  儘管那時意識有點模糊,但我還是依稀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

  ……沒想到我竟然被她給救了——我在心裡嘆了口氣。

  我一直以來都把類似的症狀看得很輕,認為只要隨便吃個退燒藥就能解決生病的問題了。

  而事實上的確是如此。兩年前在歐洲地區發生全球性H5N8禽流感時,我也在爆滿的醫院跟不少患者接觸過。

  雖然確認在幾天後發病了,但我仍依舊匿蹤起身子執行任務。大概是因為環境因素吧,我對病毒的抵抗力還不錯,也導致我根本不在意這種『小事』。

  但今天發生的事也確切打臉了我,居然還被對自己拔刀相向的人所救。這絕對是我這輩子最不想回想起來的事情吧。

  不過比起這些,我有更多的是感謝夏洛曦吧……嘛,畢竟那是真的救了我的命。

  如果要不是她衝進來發現倒下的我,我可能現在不會安穩的躺在床上了……不,床鋪依然很難躺,正因如此我才會醒過來。

  八成是因為躺太久的緣故,身體有些僵硬了。我坐起來弓起身子,想將鬆懈的齒輪重新鏈接起來。

  這時,我聽到類似「呼……」的微弱呼吸聲。轉過頭去,一頭撩亂的烏黑亮髮映入我的眼簾。

  發出小小鼾聲的夏洛曦如今趴睡在我的床邊,露出了毫無防備的模樣。

  看著她的身影,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很明白,那傢伙照顧了我一整天,但我卻不知道要如何回報她。彷彿有種無力、卻同時又暖心的感覺,是我不曾有過的。

  這種時候依娜會怎麼做呢……?

  算了,還是不要以別人的思考方式想這些事情好了。特別還是那傢伙……肯定還會說什麼戀愛喜劇中才會出現的專有名詞。

  「唔姆……」

  「……」

  這段意義不明但卻異常可愛的叫聲是怎樣啊……

  我有些傻眼的看著夏洛曦,她對我的防備心也未免太低了吧?

  「………」

  現在殺掉她可能就是最好的時機吧——我下意識抓向隱藏在枕頭底下的利器。

  這可能是我第一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她就在伸手可觸及的地方,只要拿起鋼筆桶在她的側頸——明明只要做到這點,一切就結束了。我也能體會到短暫的美好生活。

  一年多過後再次重回暗殺者的責任,再次成為那堆臭老頭的走狗。

  這就是我最終的結局。

  對,即使明白這些———我仍舊下不了手。

  很可笑吧,一個殺手居然在這種時刻退縮。但這也同時代表著,我正在一步步的朝著不同的路前進。

  ——而那肯定是一條不歸路吧。

  曾因為一點小小事故而改變的我,究竟想要看到怎麼樣世界呢?

  拋開那支被握緊的筆,我伸出手撫摸夏洛曦撩亂的髮絲,嘴角泛起了一抹苦笑。

  「謝謝……」我不清楚這種時候能說些什麼,或許只要把所想的傳達出去就好了吧。




  『不管對方是否有看到你為她做的所作所為,只要你認為自己的心意傳達到就行了。』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一直都認為這是屁話,只是一群無法接受現實的理想主義者在自我安慰罷了。

  但或許還是有可能性吧,那種事。

  或許是感受到些微的動靜吧,夏洛曦忽然睜開眼並抬起頭來。我立刻把手抽回來,瞬間擺出鎮定的表情,當作剛才我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糟,居然睡著了……咦?墨柊你醒啦~」

  「……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病,死不了的。」

  夏洛曦醒來立刻看向我這裡,但發覺我平安無事,頓時像是鬆了口氣似的垮下緊繃的肩膀。我則聳了聳肩,試圖忘掉剛才所做的蠢事。

  「還逞強啊,明明昨天還抓緊我的手向我索求呢~那副模樣真的是……呵呵~♪」她用手遮蓋住嘴,但仍藏不住住笑意。

  「雖然沒有其他人在場,但還是請別把話說得那麼噁心。」我翻了個白眼。難道這女人的成天都在想這堆有的沒的嗎?不過我發覺自己開始漸漸免疫她的風涼話了,這算是好事嗎?

  更何況我記得的清清楚楚,我只是一時衝動抓著她的衣袖想留下她啦!根本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等等,那又為什麼昨天的我會這麼做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我思考這件事的同時,夏洛曦伸出了手輕輕觸碰我額頭傷口上的紗布,詢問道:

  「還會痛嗎……?」

  「放心吧,我不是那種會因為一點小傷而喊痛的弱者。」我把她的手撥開,把頭別到另一邊去,「……我差不多可以起來了吧?」

  「啊,還不行喔墨柊,你得需要在多靜養一、兩天才行,至少今天必須休息。我已經特地向學校幫我們請假了,這段期間你就好好休息吧。」

  「小感冒而已,有必要這麼誇張嗎?」我再次翻了個白眼,這種小事也不需要搞到需要請假吧?

  「啊啦,原來只是小感冒也能讓墨柊發高燒到41度、全身無力癱軟撞到櫃子啊。」夏洛曦無奈的聳肩,彷彿在憐憫我似的皺起了柳眉。

  「我……嘖………」我無法反駁,有些悔恨的低下了頭。

  「所以說~~~」

  忽然,夏洛曦伸出雙手捧起我的臉。我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唇瓣就被突如其來的柔軟觸感印了上來。我有些驚訝的瞪大雙眼——

  我曾在第一次接吻的時候想過,這會帶給我什麼特別的感覺嗎?

  然而我卻沒有感到任何特別的地方,就像被蟲子咬了一口,只有不痛不癢的想法。

  雖然那時可能只是年幼,還不懂那種感覺是什麼。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早就已經壞掉了吧。

  與夏洛曦的嘴唇交疊著,這並不是以前訓練技巧的舌吻,更不是什麼激情熾熱的深吻。只是單純的唇碰唇罷了。

  但卻比第一次被她在學校樓頂強吻……還多了一種頗奇怪的感受。

  「……」暖暖的、綿密的。不好說,也不是很明白,我覺得並不壞就是了。


  雖然感覺不差,但我還是用手按住她的肩膀往後一推,與夏洛曦的嘴唇分開。

  「嘻嘻~這就當作這幾天我照顧你的『費用』囉~」夏洛曦俏皮的笑說著,用一隻手指輕點我的嘴。

  「真不懂妳在想什麼啊……等等,妳的手怎麼了?」我的眼角注意到夏洛曦的手指貼著一個創可貼,好像是磨破造成的。

  「啊,這沒什麼啦~」

  她把雙手迅速抽回,而我在前一刻迅速抓住了她其中一隻右手。

  「痛、痛痛……」

  「……這是泡水泡到滲血嗎?為什麼這麼嚴重?」

  我將她闔上的右手微微掰開,發現除了手指破皮以外,手掌表皮層內的真皮層也有些出血,讓整隻手有些紅腫。而夏洛曦則是吃痛露出勉強的笑容。

  「嘿嘿……因為昨天一整天墨柊流了好多汗,不幫你擦的話一定很難受吧………」她緩緩道。

  「妳瘋了嗎……?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

  「因為是墨柊嘛~只要墨柊你還在我身邊的一天,不管要我做多少次這種事,我都不會抱怨的。」

  我不禁皺眉,不知該如何反駁用堅定卻又溫柔的笑顏回應我的夏洛曦。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露出這種表情。

  「真是莫名其妙……」我小聲嘀咕著。但在心裡對她感到些微歉意和謝意,畢竟她為了照顧我花費了整天的時間,可我也不知該如何正眼看待她。

  好奇怪啊,這種心情………

  「啊,時間也不早了,墨柊肚子餓了吧?我去把粥加熱給你吃吧。」

  「喔、喔……」由於我正思考著的事情,隨口就回答了夏洛曦。

  而當我回過神來想著『這樣是否不太妥當』的時候,發現夏洛曦已經移動到簡易廚房了。

  雖說是廚房,但其實和客廳跟床的房間都是連接著的。而廚具我沒有刻意添購,只有最一開始擺在裡面的幾個碗盤、小鍋子、水壺和勺子而已。畢竟我只需要吃穀物棒就能活得好好的了。

  「啊,那個……其實不用那麼麻煩妳………」

  「沒關係、沒關係~粥是昨天中午煮好的,但那時墨柊你的狀況一直都沒有好轉,所以也都放涼了。」夏洛曦邊說著,打開看似很久沒有使用的瓦斯爐加熱上頭的鍋子。

  幾分鐘後,夏洛曦哼著我沒聽過的小調,並且端了一碗熱騰騰的白粥回到床邊。

  「……………妳該不會有下毒吧?」

  沒錯,這就是我第一個感想。不知為何一想到是她煮的東西,我就會想到有毒加在裡面的情景。

  「哎呀哎呀~手不小心滑了~」只見她單手捧著碗,另一隻手不知從哪裡生來一把許久不見的小型開山刀,並且『故意』掉到磁磚上,引起了我莫大的注意。

  再看向她的臉,雖然她一直在笑,我卻感受不到任何笑意,只感受到一股濃厚的寒意。

  「……對不起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流下了冷汗,只能低下頭誠懇道歉。

  面對似曾相似的場景,我稍微偷瞄了一眼夏洛曦。只見她露出有些緬懷的表情,發出了悅耳的輕笑聲。我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總感覺,這好像是上星期五發生過的事情啊~」

  「唉……回想起來真是一段悲愴的回憶……」我翻了翻白眼。一想到被刀架在脖子上逼迫餵食的畫面,我不禁有了想要拿鋼筆捅自己的衝動。

  「呵~雖然是才發生不到一個星期的事情,但感覺卻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發生的呢~♪」

  「如果我在那麼久以前就認識妳,我一定會想斬斷這個孽緣的。」——這樣就不用再遇見妳了。我如此吐槽道。

  「真像墨柊的作風啊~……呼……呼……來~張嘴~啊~~」夏洛曦嘻笑說著,拿起裝著熱粥湯匙吹了兩口,擺到我的面前。

  「呃……碗給我吧,我能自己吃。」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我還是覺得被餵食很奇怪。

  而我這樣提出要求後,夏洛曦則是——

  「張嘴~」她雖然仍保持的笑容,但還是跟之前在中庭餵食我的表情一樣,似笑非笑,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看來她在這種事情上有著奇怪的堅持,還是先順從她好了——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不受到威脅,我只能先選擇妥協。

  如此想著,我無奈地張嘴含下湯匙———

  好甜……但卻意外的好吃。

  此外我還咬到一個類似葡萄乾的東西,看來就是它發出甜味的。

  我往夏洛曦拿的碗裡一看,看到一些紅色又有些乾扁、很像小零食之類的東西。

  「這是什麼……?」我指向碗裡的東西,詢問夏洛曦。

  「你說這個啊,這個叫做『豆棗』喔~」夏洛曦用湯匙舀起一點粥,像是在跟我確認內容物那樣,「以前我耍脾氣不吃飯的時候,我媽媽知道我喜歡吃豆棗,總是會在稀飯裡加一點豆棗。甜甜酥酥的口感非常的誘惑我,馬上就捱不過媽媽了呢~所以我想加這個東西能增加墨柊你的胃口,不喜歡嗎?」

  「不,我覺得很好吃,謝謝妳。」

  多了一個有用的情報啊。雖然營養價值可能不高,但這種叫做『豆棗』的東西應該能在往後回去做暗殺者的工作時,當口糧的另一種選擇。

  反正只吃穀物棒也是會膩。

  「剩下的我還是自己吃吧。而且照妳的說法,昨天妳一整天都在照顧我,肯定沒有回家梳洗對吧。」出自於半個關心,我想讓她先暫時休息一下。

  「咦~~難道說墨柊有戀味癖嗎?藉著舔拭著空氣中我濃厚的體味就可以分辨出我昨天沒有洗澡對吧~」說著意義不明的話的夏洛曦,露出癡醉的笑容,身體以詭異的角度不停搖動著。

  這女人心理層面到底是多扭曲啊……?——我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雖然聽不太懂,但看著她莫名其妙的狀態就知道準沒好事。

  ——總之還是先讓她離開吧。

  「我……唉,算了,有時間在這邊說瞎話還不如快點給我滾去浴室!」我沒好氣地說著。

  「好啦不鬧了~那浴室就先借給我用囉墨柊~♪」

  如此說道後。夏洛曦放下手中的碗盤,往浴室的方向輕快的走去,顯然能看出她的心情很不錯。

  而在確認她已經進入浴室以後,我轉頭看向掛在牆上的時鐘。

  「快十點了嗎……沒想到已經過了那麼久。」我低喃道。

  雖然從昨天發高燒到現在才過了一天,但我的復原力簡直好得不像話,我甚至開始懷疑我是不是人類了。

  自嘲了好一會兒後,我從床上站起來。但是腳步突然一陣踉蹌,我趕緊按住一旁放置檯燈的小桌子穩住重心。

  看來是因為躺太久讓身體不太適應了,雖然想多花一點時間恢復體能,但眼下也沒有那麼多時間讓我花耗,要在夏洛曦回來之前辦好正事才行。這同時也是我支開她的原因。

  我在房間內稍微走動了一下,發覺昨天放置在客廳桌上製作麻醉劑的化學藥品雖然沒被動過,但打翻的酒精到是已經清理乾淨了,八成是夏洛曦幫我收拾的。

  我迅速將桌上的藥物整理好,放置進衣櫃的隱藏夾層。隨後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的回到床旁邊。

  打開床頭櫃,我拿出兩樣熟悉的小道具。將耳機戴上後,我用別針呼叫另一頭的孫雨若。

  而耳機裡又傳來了有些厭煩的雜音,隨後漸漸退去,轉變孫雨若的說話聲:

  『喔?這不是翹課在家跟女友卿卿我我的墨柊嗎?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耳機另一頭的孫雨若輕描淡寫的調侃我,該說真不愧是她嗎?

  「隨便都能拿我身上任何一處開玩笑,妳到底是不是跟我有血海深仇啊。」我翻了個白眼。

  『說不定喔,呵……』

  「還『呵』咧,夏洛曦是妳叫來的吧。就算是那傢伙,再怎麼說也沒有這間租屋處的鑰匙,十之八九也是妳給的沒錯吧。」

  『嗯,是這樣沒錯啊,有什麼問題嗎?』

  「這才是問題所在。我記得我已經把所有監視設備都給摘除了,那為什麼在沒有那些鏡頭的情況下,妳還知道我生病的事情呢?而且夏洛曦那傢伙趕到速度的還真『快』啊。」最後那句話我刻意加重語氣。

  從昨天想想也奇怪,以前就算生病也不曾有那麼嚴重的症狀發生過,且發高燒到41度的小感冒我還真是前所未聞。

  再加上要在『根本不知道』我已經生病的情況下,把夏洛曦叫到我身邊。這整件事情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既然這樣,那一切解釋就推向孫雨若那邊了。雖然意義以及目標不明,但我還是能合理的懷疑,這整件事都是孫雨若所策劃的。

  『你認為你真的拆光所有的監視器了嗎?』

  「………」

  我有些詫異,想不到那傢伙用平淡的語氣說著,讓我一時之間無法回應。

  沒思考過這個問題的我,反而被突如其來的反問給問倒了。

  孫雨若見我沒說話,繼續表示道:

  『很可惜,要是你再多找到兩個監視器的話,你早就先行一步去見閻羅了。要多虧你的一點粗神經才能讓你活命喔。』

  耳機另一頭傳來哼笑聲,貌似不在意我剛才的發言,可能是認為我會懷疑是情有可原的吧。

  但不得不說,孫雨若的解釋也是有道理……或許房間內真的還有其他監視設備也說不定。

  但我不會因此對她卸下戒心,就像我剛才說的,有太多的『巧合』了。當一堆巧合接連性的出現時,就會讓人猜忌這是否是『策畫』過的事件。

  不過現在——還是暫時先妥協吧。

  因為依我目前的狀況,我還是需要孫雨若這個人的存在幫我蒐集更多情報。

  「罷了……回頭我再來地毯式搜索整間房間,這件事情我暫且不追究吧。夏洛曦大概也快回來了,我沒辦法跟妳閒聊太久。」

  『嗯……對了墨柊,我有個壞消息,你要聽嗎?』

  正當我打算掛斷通訊的時候,孫雨若突然道出了這句話,令我猶豫了一下。

  「……什麼壞消息?」想了想還是問一下比較保險。

  但孫雨若所說的下一句話,讓我完全後悔了。

  『……有【公安零課】的武裝檢察官盯上你了。』她以平靜的語調爆出恐怖的事情。

  「…………」

  她所說的,是我這輩子最不願意聽到的話。

  沉默了一段時間,我才壓抑著心中無限蔓延的懼怕問道:

  「妳是……認真的嗎……?」

  『嗯……看來這陣子你太高調,被武裝檢察官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喔。』孫雨若不痛不癢的說著。

  有那麼一刻我希望她是對我在開玩笑,但無奈這種事不能隨便說笑,這是絕對笑不出來的低級笑話。

  「嘖……」我咬牙不知該如何是好,感覺有些頭疼。

  『總之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現在思考這些也沒用。先把自己的病況給養好比較重要,去休息吧。』

  「……也是,那麼之後再說吧。」

  『嗯。』

  掛掉和孫雨若的通訊,我決定先暫時放下『公安零課』的事情慢慢靜養身體。

  此時,夏洛曦正好在這時從浴室走出來。

  由於沒有帶換洗的衣服,那傢伙正穿著我的白色襯衫和運動長褲。只不過我的襯衫顯然遮不住她傲人的雙峰,鈕扣與鈕扣間的縫隙明顯有被撐開,露出了深不見底的壕溝。

  她走到床邊,帶著笑容詢問我:

  「能起來走動啦~看得出來墨柊你精神還不錯嘛~♪」

  「妳是不是真的把我當廢人來看待啦。」我翻了翻白眼。

  「墨柊剛剛在跟那隻『夜梟』說悄悄話對吧~?」

  「……妳怎麼知道?」

  「墨柊的那點小心思我還不懂嗎?趁我洗澡時你肯定不會安分的吧。」

  「說的好像抓姦那樣是哪招……莫名其妙。」我無奈地嘆了口氣,不知該從何吐槽。

  「不過……」

  「……?」

  「只要墨柊永遠把我擺在心中的第一位,不管那是以什麼形式存在著。只要墨柊回頭後第一個望向的永遠是我,那我就滿足了。」夏洛曦露出淺笑。但那彷彿既像天使也像是惡魔,是個讓人難以捉摸的笑容。

  「什麼鬼啊……莫名其妙的。」話是這麼說,但不知為何,我不自覺露出了淺笑。


  就這樣,兩人持續著可能永不結束的怪異話題,既像是許久不見的朋友,也像是戀人一樣單純。或許……也是為這個灰色世界添加許多色彩的開端吧———





  ◇





  幾天後,白楊中學二樓的某間電腦教室門被突然打開。

  坐在昏暗的電腦教室裡,只有螢幕藍光陪伴的孫雨若回頭一看——

  一把廓爾喀彎刀斬裂空氣,如血滴子般的快速旋轉略過孫雨若的脖子。然而並沒有對她本人造成傷害,反而是身後的一臺電腦螢幕被砸爆了。

  「唉……妳知道這並不是妳要賠的嗎?」孫雨若皺起眉頭,看著門前站著的不速之客——夏洛曦。

  「妳讓墨柊深陷危險這件事我是不會忘的,妳最好給我安分點『夜梟』。」

  孫雨若立即看出目前夏洛曦的精神狀態不是很穩定,但她依然幽幽道:

  「我知道,但這也不是快速增進你們的感情了嗎?」

  「我是不會感謝妳的,要是再晚一點,墨柊他可能早就死了。」

  夏洛曦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型針筒,那是孫雨若給她,就是為了要在墨柊喝下她所準備的『飲料』後解毒的。

  「放心吧,那傢伙跟小強一樣。生命力很強大,打不死也毒不死的。」孫雨若冷笑。

  而夏洛曦逕直走到孫雨若的面前,抽出她背後的那把廓爾喀彎刀。並用刀尖指著孫雨若。

  「妳算是墨柊重要的人之一,所以不能殺掉妳。但如果妳再讓墨柊陷入險境一次的話————我將會讓妳痛不欲生。」此刻夏洛曦身邊的溫度,彷彿驟降到比南極永凍層還要冰冷的地步。

  「唉……我當然知道。」孫雨若自知捱不過她,只好無奈地回道。但她也沒有後續想傷害程墨柊的想法,於是才能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惡鬼。

  「若是知道就好——」夏洛曦丟下這句話後冷冷地轉身離去。在關上門的同時,彷彿為了宣洩不滿而用力「磅—」的一聲。

  等到門的餘響結束後,電腦教室再次恢復原本的安靜。

  只不過——

  「哥,人走了,不用再躲了。」孫雨若緩緩向陰影中躲著的人說道。

  而那個人也很快就現身了。

  「呀~真沒想到她會突然闖進來啊。」

  「反正哥的反射神經很快,一下子就躲起來了。」孫雨若無謂的面對她口中的『哥』,回頭繼續敲打鍵盤上的數學式。

  「其實雨若妳可以不用那麼見外,直接叫我的本名『雨果』也行啊。」名為孫雨果的少年嘻笑道,看著自己令人頭疼的妹妹。

  「哥得意忘形過頭了,有點噁心。」孫雨若很無奈,哥就是哥,即使不叫名字也行。

  「好吧~」雨果仍面不改色的笑著,看向遠處窗外的景色,然後緩緩道:「不過看來跟媽媽說的一樣呢——事情變得有趣了。」



第一卷:灰色的世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575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田中噴太郎
插畫很漂亮喔( ᐛ ) ᕗ!

04-13 07:11

伊瑟
沒想到噴大會來看咱的小說( ᐛ ) ᕗ!
作為鹹濕轉生早期讀者的小弟感到榮幸( ᐛ ) ᕗ!04-13 07:44
哥哥愛抽插
我想到下一章的篇名
名為:夫妻同心 其力斷金

04-13 08:15

伊瑟
wtf,很不錯的標題( ᐛ ) ᕗ(?04-13 08:56
幻喵喵
原來是下藥啊⋯⋯這不只「坑」可以形容了吧

04-13 08:28

伊瑟
恭喜孫雨若榮獲本屆坑王( ᐛ ) ᕗ04-13 08:54
健開皇帝
所以主角會生病是因為被下藥的嗎?不過看來女主在事前似乎也不知情那藥物的效果啊!

04-13 11:18

伊瑟
夏洛曦是裝的沒錯啦,但是顧慮程墨柊的心情所以沒有說就是了( ᐛ ) ᕗ04-13 11:44
悠閒紅茶(冷藏中)
男友襯衫真棒

04-13 23:30

伊瑟
嘿啊( ᐛ ) ᕗ04-13 23: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him20030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 後一篇:【暗殺病嬌】第一卷後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9y6638巴友們
想看~新奇有趣~的ACG情報嗎,歡迎來我小屋看看,若喜歡請追蹤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