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9 禮貌的重要性與船難

作者:月河│2019-04-10 23:31:35│贊助:14│人氣:83
  過不久後奈娜的臉色開始變差,變得宛若牛奶般的蒼白。
 
  她坐在甲板上,背倚靠著甲板上的船桅,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
 
  「暈船嗎?我其實以前也會,但後來搭船成習慣了。」道爾森對奈娜說。
 
  「我很了解這種痛苦,請稍等。我會施展減緩暈車船的魔法喔。」
 
  道爾森施展魔法後,奈娜很快就臉色好轉,便緩緩站了起來。
 
  「你連這一類的魔法都會!」希達納爾睜大雙眼,他好像非常震驚。
 
  「我會的魔法雖然只佔廣大魔法領域的一小部分,
 
  但在日常生活及戰鬥中已經很充裕了。」道爾森得意洋洋的用鼻子噴氣。
 
  「魔法確實是一項相當實用的無形之物,但相對於我的惡魔能力,
 
  相信我還是略勝一籌。」希達納爾似乎也有點自傲,應該說自負比較貼切。
 
  「那麼有機會請您展現您強大的惡魔之力吧。」道爾森用譏諷的語氣說。
 
  「這麼說挺諷刺的,船還要過好幾天才會到,請盡量找事情度過這段時間吧。」
 
  希達納爾道。
 
  「道爾森,你看。」
 
  克萊蕾雅指著岸邊一顆岩石上頭拍打翅膀的黑鷺鷥,看樣子牠正要振翅飛翔。
 
  「是黑鷺鷥,挺少見的。」道爾森說。
 
  「沒有這回事喔。」
 
  他們身後傳來一個沙啞的低沉嗓音,那是個頭上爬滿銀絲的老爺爺,
 
  臉上充斥著斑駁的皺紋線條,那是歲月在臉上留下的軌跡。
 
  這個老爺爺手中拄著拐杖,穿著厚重的皮毛衣和棉長褲,鞋子是短靴。
 
  (那皮毛衣估計是用狐狸皮製作而成的。)道爾森心想。
 
  「在這附近的水域,黑鷺鷥很多。待會你們會看到更多。」
 
  「真的嗎!」克萊蕾雅露出興奮的神情,
 
  在她的眼中,黑鷺鷥的羽毛就像黑色的絲綢一樣美麗。
 
  那隻停在岩石上的黑鷺鷥已經朝著河的下游飛去,消失在天際的另一頭。
 
  「這種鳥類的羽毛真美麗,」奈娜用崇拜和愛慕的語氣說:
 
  「摸起來感覺很柔順,我好想要這種羽毛編織而成的衣服,穿起來一定很好看。」
 
  「這種鳥類警覺性可高的呢。」老爺爺繼續說,「剛剛那隻黑鷺鷥會飛走,
 
  估計也是因為看到船在往那靠近的緣故。除非是槍法很好的狙擊手,
 
  不然很難抓到。黑鷺鷥的警戒範圍大概在方圓四五百公尺內。」
 
  「老爺爺,你知道的還真多啊。」道爾森對他說。
 
  「因為我以前是名職業狩魔獵人啊!」
 
  老爺爺笑呵呵的道。「另外啊,這條羅因河裡還棲息著長超過兩公尺的巨龜,
 
  會吃人的喔。」
 
  「巨龜?」聽到老爺爺提到這種生物,克萊蕾雅忍不住將身子往外伸出,
 
  想一探近處的水面。
 
  「是的,這種巨龜名字叫做虎龜,擁有著老虎般的血盆大口,
 
  龜殼上有著老虎的斑紋,龜殼是平滑圓潤的形狀,很難想像這種烏龜是雜食性,
 
  還兇猛無比。這也是為什麼看不見這條河上有人游泳的緣故。」
 
  老爺爺邊說邊指著平靜的河面。
 
  「好想看看虎龜長什麼樣子喔。」
 
  克萊蕾雅抓著船緣看著平靜的水平面如此說著。
 
  「那我下去抓一隻上來給妳看怎麼樣。」這句荒謬的話語出自於希達納爾的口中。
 
  「你瘋了嗎?」老人震驚的看著希達納爾,
 
  「我沒瘋,」希達納爾邊脫衣服邊說:「我很確定。」
 
  說完後朝著河裡一躍,老人此舉目瞪口呆,其他乘客都認為希達納爾瘋了。
 
  這條河水很混濁,希達納爾在水中看不清楚,視野很有限,
 
  因為塵土在水中不停的攪拌,干擾他的視線。
 
  不過他野性的惡魔本能很快就感受到某種東西在悄悄的靠近他,
 
  還虎視眈眈的注視的他。(要來了。)他告訴自己,才短短的幾秒之內,
 
  一個血盆大口朝著他的身體咬過來,他靈敏的閃開這突乎其來的猛襲,
 
  接著迅速的游向那個大嘴巴所在的位置,他一把將整隻烏龜往水面上擠,
 
  過沒多久那隻烏龜和希達納爾都浮出水面,他將烏龜整隻丟上甲板,
 
  烏龜墜落在甲板的時候產生劇烈的搖晃,
 
  那瞬間克萊蕾雅甚至以為甲板會破個大洞,奈娜還擔心船會沉下去,
 
  不過並沒有,那隻烏龜四腳朝天的掙扎,那個血盆大口不停的露出尖銳的獠牙,
 
  想要伸長脖子去吃在不遠處的人們,可是牠沒辦法做到。
 
  直到他回到甲板上時,大家都瞠目結舌看著他。希達納爾將身上的水擦乾後,
 
  擺出一個勝利的手勢。其他人紛紛替他鼓掌和讚美。
 
  「這樣開心了嗎?小姐。」希達納爾將衣服穿好之後,對著克萊蕾雅說。
 
  「真是太謝謝你了!希達納爾。」克萊蕾雅看見虎龜時整個眼睛睜的老大,
 
  連嘴巴都不自覺地張開,接著她滿是笑容的看向希達納爾。
 
  克萊蕾雅和奈娜始終和虎龜保持一段距離,牠那張嘴實在是太駭人了。
 
  「可以放烏龜回去了喔,希達納爾先生。」直到她們看夠了以後,奈娜才這麼說。
 
  於是希達納爾小心翼翼避開虎龜的脖子能及的範圍內,將虎龜丟回河裡,
 
  河裡濺起巨大的水花,最後化為一道道漣漪,和船走過的地方一樣劃過痕跡。
 
  「這真是太瘋狂了。」老人不敢置信的將老花眼鏡從臉上拿下來用布擦拭,
 
  再戴上。
 
  「的確。」希達納爾沒有否定他的話。
 
  「你們是旅行者……還是狩魔者嗎?」對於希達納爾的驚人表現,
 
  老人將疑問化為身分的認定。
 
  「我是狩魔者,但他們不是。」希達納爾對他說。
 
  「我們只是普通的旅行者,說起來我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道爾森。」
 
  道爾森對老人說:「這位紅色頭髮的孩子是克萊蕾雅,她是奈娜。」
 
  他順道將克萊蕾雅和奈娜介紹給他認識。
 
  「而我叫希達納爾。」
 
  希達納爾元氣十足的向老人說。
 
  「你們好,我叫做多里斯。話說你們接下來是要去哪裡呢?」
 
  「伯爾鎮。」希達納爾答道。
 
  「這樣子我們不妨到船艙裡的餐廳裡坐下來聊吧!」多里斯提議。
 
  他們離開了甲板,往船艙裡走去,船艙裡的空間很寬敞,大多數人也都待在這,
 
  船艙裡有酒吧、餐廳和劇場,這艘船超出它外表的豪華,甚至不輸豪華木船。
 
  道爾森和克萊蕾雅陪多里斯到餐廳,點了幾道餐點和老人愉快的聊起天來。
 
  奈娜則是繼續在甲板上欣賞沿岸的山水美麗風景,
 
  希達納爾靜靜站在船桅下閉目養神。
 
  「你們到伯爾鎮要做什麼呢?方便請教嗎?道爾森先生。」
 
  多里斯是個很有教養的優雅老人,他為人彬彬有禮,講話慢條斯理,
 
  吃飯時動作既優雅又得體。
 
  (只是去完成狩魔者的任務,也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重大秘密,)他如此想著。
 
  「我們是要去完成狩魔者的任務,」道爾森說:「伯爾鎮是接取任務的地點,
 
  我們要先去那裏,再去目標的所在地。」
 
  「原來是這樣,由那位狩魔者引領你們前往就是了。」
 
  老人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沾到的醬汁。
 
  狩魔者指的毫無疑問就是希達納爾,
 
  因為除了他之外他們另外三人都不是狩魔者。「老爺爺是要去哪呢?」
 
  克萊蕾雅正在用刀子切開一塊帶骨牛肉,鮮紅的血汁從肉縫中流出來。
 
  「我要去艾沃德城找老朋友,」老人感性的說:「我們已經好幾年不見,
 
  我是在兩年前退休的,從泰爾緋斯的東部長途跋涉回來西部的家鄉,
 
  我的家鄉就在克歐特鎮。」
 
  「我們也是從那裏來的。」克萊蕾雅說,「我們的家鄉在洛卡斯。」
 
  「洛卡斯啊,那是個很美麗的都市呢。人們很友善,對外人很親切呢。」
 
  老人看起來是個很懷舊的人,不過人老了都會變得念舊,這是真的。
 
  (那是因為您是個值得敬重的人,所以大家才會對你親切,)道爾森暗忖。
 
  「我想很少有城市是像洛卡斯一樣和水密不可分的吧。」克萊蕾雅對老人說。
 
  「是啊,」老人附和。「我從來沒看過跟洛卡斯一樣的都市呢,
 
  運河就在民宅旁邊,在水上甚至也有攤販,原本要到好幾里以外的地方,
 
  搭乘馬車可能要幾個小時,而搭船卻快上很多。」
 
  「那是因為船逐水而流,才能讓速度快那麼多。別看這些運河水面很平靜,
 
  其實底下都有暗流。」道爾森講解。
 
  「原來如此,道爾森先生還真是學識淵博啊。」
 
  「您過獎了。」道爾森很習慣與名門貴族這等的人物進行對談,
 
  所以他在和老人談天時顯得相當輕鬆自在,雖然克萊蕾雅也是一樣,
 
  但她還是沒有像道爾森那麼自然流暢,儘管她是一國的公主,
 
  常常接見前來名門貴族及其他國家的望族、王族和皇族,
 
  這一切就猶如同家常便飯,
 
  可是她的表現始終像是第一次與這些高地位的人見面似的,
 
  這讓道爾森常常懷疑她在學習時是否有將需要學會的事情牢記在腦海裡,
 
  現在來看估計是沒有。
 
  「話說兩位是什麼關係呢?父女嗎?」
 
  目前為止,幾乎所有見到道爾森和克萊蕾雅的人都好奇的詢問了這個問題,
 
  「我們是老師和學生,」道爾森回答,「因為她想出來旅行,加上我們關係不錯,
 
  我就帶她出來,她父母親都很贊成。」
 
  「原來是這位可愛的小姐想出來旅行,身材小卻壯志大呢。」
 
  「別看她這樣喔,她是我們王國騎士團的副團長,
 
  小瞧她可是會吃苦頭的。」道爾森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著,儘管乍聽之下是笑話,
 
  也真的是笑話,不過這都是事實,一個十一歲的女孩擔當如此重責,
 
  應該說十一歲就能當上騎士團的副團長,已經不是普通的厲害,
 
  有些人甚至覺得這個騎士團很可笑,副團長是個女生,還是個小女孩?
 
  「那還真是厲害呢,」老人不知道是在捧場還是基於禮儀做出的回應,
 
  道爾森無法判斷對方是否相信還是在揣摩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老人在隔天早上下船,那時道爾森和克萊蕾雅都有去甲板那送行,
 
  希達納爾和奈娜則沒有,他們還在房裡呼呼大睡。
 
  「我也想變得和多里斯一樣有素養。」克萊蕾雅告訴道爾森。
 
  「我以前從來都沒發現禮儀和談吐可以讓一個人看起來如此端莊。」
 
  「說真的妳太晚發現了。」兩人站在甲板的船邊上看風景,風迎面吹過來,
 
  讓克萊蕾雅的長髮在空中飄逸。
 
  「不過還不遲,現在開始學還來的及。要現在就來嗎?」
 
  道爾森用渴求的眼神看著她,語氣充滿期盼。
 
  「你好像引頸期盼這天很久了喔。」克萊蕾雅說,眼神裡帶著一絲冷漠。
 
  道爾森闔上雙眼默默的點頭,什麼都沒有說。
 
  「出來旅行就是一種學習,不過妳的學習要先從最基本的開始。
 
  連家鄉該學的東西都沒學好,就想開始學外面的一些事情還太早……」
 
  道爾森的話還沒來的及說完,船身突然劇烈的晃動起來,這晃動的程度非比尋常,
 
  不是那種普通的觸礁之類的,道爾森的左手緊抓住克萊蕾雅的小手,
 
  另一隻手牢牢的扣住船緣。不遠處的甲板上傳來一陣騷動,
 
  船艙裡的嘈雜聲湧現出來,晃動持續進行著而且變得越來越激烈,
 
  人們陷入恐慌,甚至開始有人大聲嚷嚷著說船會沉下去,乾脆先跳進河裡去算了,
 
  只是跳進河裡也是死路一條,
 
  河裡棲息著虎龜和其他各種兇猛的肉食性水生動物,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所以自然沒有人這麼做,只不過有些人似乎已經開始動搖了,
 
  船員們慌慌張張的在甲板和船艙內跑動,想找出晃動的原因是什麼,
 
  船長始終沒有現身說法,看樣子情況比想像中還嚴重。

新的部落格地址喜歡我小說的各位快來吧!備註:沒有收益活動(妨礙閱讀的廣告我幾乎能撤的都撤了)

既然這麼愛寫作,就用寫作來賺錢吧!這才符合我的風格。

要是以後巴哈掛了才能在茫茫人海裡找到我啊!(誤

我希望能跟支持我的讀者們當一輩子的朋友!要是沒了巴哈和一些小說網之後怎辦呢?

那就是來我的部落格!請踴躍發言和追蹤,只要是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什麼都能聊,

就算是隔壁老王跟小三分手了也能聊的!還有一個重點!!

我更新文章的速度在部落格比較快!!

你還不快來!!只要動動你的小手,按下我的部落格那五個大字,開啟新世界的門扉。

快點來追隨!!目標追隨人數1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552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gray0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今天來爆個雷!!(注意... 後一篇:桐人是在屌三小?(朋友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k3896322
迷子燒好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