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正義末途 - 天賦之子

作者:艾爾斯凱│2019-04-10 23:06:53│巴幣:118│人氣:249
[ EPU-檔案 III - 10 ] 正義末途 -  天賦之子






  陰暗的地牢,那最後的三十分鐘,是阿雷姆與奧利維亞相處最幸福的時光。

  J小隊突襲失敗之後,阿雷修決定讓兩人相處最後的時光,將他們兩人單獨困住於一個牢房,牢房由阿雷修親自看管。

  「阿雷姆,笨蛋。」奧莉維亞,不開心面容看著阿雷姆。

  「嗚……我讓妳……失望了吧……。」

  在奧莉維亞身邊,阿雷姆精神依舊很失落,透過切里斯以及親眼捨棄芙蘿娜,整個J小隊,只剩下阿雷姆一個人了……

  孤獨、無助、甚至連眼前最喜歡的少女,都沒有能力拯救。

  徹底發現自己多麼的弱小……

  痛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更強的力量……

  「阿雷姆,我想知道……J小隊究竟是什麼樣的隊伍,能說給我聽嗎?我想聽。」

  奧莉維亞,依靠在阿雷姆的身邊,靜靜的聽著屬於J小隊的歷史……

  阿雷姆從有記憶開始,身邊的人,就只有拉嘉托爾一個人扶養長大。

  從小跟隨著隊長闖蕩,看見許許多多的事情以及隊長那沉穩處理事情的手段與態度,都讓幼小的阿雷姆很崇拜。

  「隊長,真的很厲害……」

  拉嘉托爾只是個普通人,但是近身戰鬥的體術、格鬥技,都有相當高的水準,靈敏的雙腳,一把左輪手槍和彈匣,隊長都能殺進恐怖份子的聚集場所。

  芙蘿娜是阿雷姆九歲的時候,一次任務之中,在以色列的內亂戰場某間屋子,發現雙親死亡,水藍色頭髮的女孩,發抖的蹲在角落中。

  阿雷姆伸出了手掌,將芙蘿娜從絕望中帶出來,她是一名很活潑的女孩。

  「其實,芙蘿娜比我還穩重、成熟……我常常有時候任務中,因為衝動壞了許多次行動,芙蘿娜加入後,會拉住衝動的我,使得後其任務都很順利進行。」

  阿雷姆對芙蘿娜,一直都是朋友已上、戀人未滿的程度。

  自己並不知道……對方心中的感情。

  洛伊德是個很神祕的夥伴,阿雷姆十一歲的時候,隊長突然帶他加入了J小隊,當初的理由是洛伊德是一位傭兵,因為雇主死亡想找新工作,來到了J小隊。

  「有時候,他提出的建議,隊長都會詳細考慮,甚至採用過好幾次,可能洛伊德年紀大我十歲吧,覺得他很厲害,同樣是超能力者,他跟隊長都會每天鍛鍊自己的身體,我偶爾……很忌妒洛伊德的才能。」

  阿雷姆自己認為比洛伊德還要強大,但他很少說話,是沉默寡聞的人,很少聽到他個人的資訊以及他的身世與來歷,這部分隊長一直都是保密。

  洛伊德的忠誠,在J小隊都發揮不凡的力量,一開始儘管討厭洛伊德,一天內他幾乎沒超過十句話,隊長對他的期許也很高。

  跟洛伊德一起出任務的時候,可以發現自己遠不如他,後來某次事件中,洛伊德捨命救下危機的阿雷姆。

  才發現,他並非天才,而是經過努力,耗盡大量時間,所得到的力量。

  而J小隊的行事作風,是打擊罪犯。

  「大家都很厲害,我真的很喜歡J小隊,我很希望,維亞也能夠加入……」

  身為其中的一員,阿雷姆很自豪這個小隊,沒有父母的他,認為每個都是家人。

  但是……


  「大家卻……消失了……」


  寂寞的口吻,讓奧莉維亞也感受到阿雷姆失落且寂寞。

  才短短的時間,那已經回不去的日子。

  消失的夥伴們,阿雷姆徹底發現,自己一個人,又能有什麼作為?

  切里斯襲擊那一天,阿雷姆什麼都做不到,幫助大家成功撤退的人,還是奧莉維亞,一直以來認為自己超能力很厲害,因此有了自信。

  夥伴一個一個離開,才發現……

  自己不過是渺小的存在。

  「阿雷姆……要相信大家,相信洛伊德先生。」

  「我……更何況……洛伊德是要殺妳的人,我怎麼能相信……我怎麼……」

  阿雷姆已經不相信洛伊德,但奧莉維亞希望他能夠再一次相信。

  少女,緊握住少年的雙手。

   聽過J小隊經歷過的一切,對於奧莉維亞心中,他們比任何人都還耀眼。

  現在的少女,已經理解每個人的想法,因為嘗試了解,也願意相信J小隊的每一個人。

  「阿雷姆……」

  「維亞……」

  「阿雷姆,堅信的『正義』是什麼?」

  「我……」

  奧莉維亞的笑容,詢問的『正義』,阿雷姆卻一時之間,腦袋空白一般,無法給出任合的答案。

  J小隊一直都貫徹『正義』而行動,見識過無數的事件與任務。

  阿雷姆的心中

  堅持的正義,到底是什麼?

  對望的兩人,等不到的答案,阿雷修帶著眾多部下出現在兩人所在的牢房。

  「談情說愛的時間結束了。」

  冷酷、冷漠的男子,沒有任何感情的語言,一個指示,眾多士兵持著武器包圍兩人。

  「……我該走了。」奧莉維亞,漸漸遠離阿雷姆,朝向士兵走去。

  「等!你們想把奧莉維亞做什麼?」

  「你不需要知道,還是多多考慮自己的處境吧,兒子。」

  「父……親……」阿雷姆握緊拳頭。

  「再見了,阿雷姆。」

  最後回望的少女,落下了淚水。

  被士兵包圍,漸漸離開地下牢房。

  「我一定會去救妳的!一定!」阿雷姆在遠方吶喊出誓言。

  隨著時間的消逝,奧莉維亞的身影漸漸離去,牢房中,只留下阿雷修與阿雷姆兩人。

  明明是父子,卻一點回憶都沒有,對於沒把人當人看的父親,阿雷姆痛恨自己的身世。

  「阿雷姆,加入『神之恩賜』,我可以向你保證,奧莉維亞不會死。」

  「你們到底要把奧莉維亞怎麼樣?」

  「等等,妳就會知道了,但我很肯定,現在EPU想要殺死奧莉維亞,而我們則會盡全力的保護她,你真的想要保護她,就加入我們,對抗即將襲擊而來的EPU。」

  阿雷修,伸出了誠意的手掌,冰冷的表情,訴說現實就是如此殘酷,阿雷姆此時非常猶豫,但……他真的很想保護奧莉維亞。

  是否該相信……自己的父親?

  「不覺得這是命運的安排嗎?我們父子多年失散,如今相遇,一同為更好的世界而努力,不也是你們相信的正義嗎?」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這個世界,該相信誰才好……

  「你慢慢思考吧,我會等待你的答案。」阿雷修說完,就讓阿雷姆一個人靜靜在房間等待著。

  體內纏繞著黑暗氣場,只要阿雷姆一發動超能力,黑暗立場立刻會吞食身體的內臟而亡,這一瞬間……

  阿雷姆多希望……

  洛伊德在身邊……

  不禁回想……有時候與超能力的壞蛋戰鬥,跟洛伊德配合之下,所向披靡。

  如果J小隊他還在的話,一定能夠戰勝阿雷修或切里斯吧……

  少了他,甚至保護不了奧莉維亞,這些景象,都一一的刺傷胸口的心靈。



*

  為甚麼……我這麼弱……

*



  「可惡、可惡、可惡啊!」

  痛恨與悲怒,加上身世醜惡,阿雷姆此時很討厭自己,憎恨自己,不斷的搥打牆壁,垂到手破皮、流血。

  淚水也奪眶而出。

  責備自己,芙羅娜、拉嘉托爾的死都全部認為

  都是

  自己的錯。

  正義的末途,是什麼都失去,什麼都沒有的黑暗。

  剩下奧莉維亞是唯一行動的精神支柱,就算加入神之恩賜,放棄那些正義的理念,到底……是好還是壞?

  「嗚啊啊啊啊……」

  好無助,真的好無助……

  阿雷姆第一次多希望……

  多希望……



有人來幫助他。



  如親人般的拉嘉托爾死了。

  如姊姊般的瑟蕾雅也死了。

  最要好的朋友芙羅娜也死了。

  曾經因為自己超能力失控殺死希蕾雅。

  連最喜歡的人,奧莉維亞都保護不了……

  兩週如夢似幻的生活,也不存在了……

  痛聲而哭的阿雷姆,感受到『CSF』展開的結界力量,腦海中有著大量的資訊以及可以使用別人的能力。

  但

  無法使用,體內『直死魔力』存在,讓阿雷姆感受到死亡威脅。

  沒有任何手段之下,只能從牢籠望著漆黑的道路,身體靠著冰冷的水泥牆,眼神無力,全身虛脫的感覺湧上。

  「維亞……」痛苦之中,唯一牽掛的……

  只有少女穿著漂亮的洋服,綻放的美麗笑容。

  CSF 開啟,到底過了多久時間了?

  感受不到外界的黑暗,空間突然震動了起來,這讓阿雷姆有點驚醒。

  「怎麼了?」

  恍然站起身,發現眼前牢籠的門口,產生橘光色的爆炸。

  轟啪!

  灰塵楊漫四周,刺眼嗆鼻,阿雷姆閉上眼睛,大聲咳嗽。

  「咳咳、咳咳!」

  「你在幹嘛?」

  與阿雷修完全不同的沉默聲音,熟悉的聲音以及金色的頭髮,一句低沉的語句,彷彿在責備著。

  聲音連接腦海深處的回憶,那曾經相信,卻殘酷的背叛。

  一隻手伸出來,抵觸著阿雷姆的胸口,一瞬間體內感受的威脅,一瞬間全部都消失而去。

  「洛……伊德?」看到洛伊德的出現,被解除了威脅。

  阿雷姆使用能量反轉,把所有煙霧跟灰塵往牆壁上飛去,清楚的容貌,洛伊德站在眼前,持著一把銀色的左輪手槍。

  兩人突然見面,阿雷姆反而不知所措,看見眼角含著淚水,洛伊德知道,現在的他充滿了困惑與自責。

  「我……」

  「阿雷姆,你迷失了『正義』了嗎?」

  洛伊德直接一個問題,以及無法回答奧莉維亞的問題






「阿雷姆堅信的『正義』是什麼?」






  彷彿重疊一般,無法給出答案

  直到今天這一刻,才知道這個在心中,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

  他……


  點點頭回應了洛伊德。


  「其實你很清楚,只是你沒有去面對,跟隨拉嘉托爾隊長多年時間,以及處理眾多事件以及幫助無數人,你曾經相信的信念,以及堅持的意志,你有。」

  「有過的信念……」無法理解洛伊德的意思。

  下一秒,洛伊德的手指,觸碰阿雷姆的心臟位子。

  「這就是你的正義不是嗎?」






『  心  』





  這一瞬間,無須多語,阿雷姆隨著洛伊德的一言一語,回憶的那些點點滴滴。

  那曾經的理想

  那曾經的信念

  J小隊

  存在的意義。

  所謂的『正義』,其實很簡單。

  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問心無愧的一切行動。

  無論是什麼行動,愧對於某些人或某些事,違背人心中的『良心』,就不是正義。

  J小隊的創始者、希蕾雅

  正是用『問心無愧』去行動,或許會認為一個正義行動,會影響到很多人與很多事情。

  但出自於良心絕對不是虛假,如果大家都抱持著正義而行動

  世界就不會這麼混亂,世界其實很單純。

  陷害、利用、無視、甚至自私等等行為,如果這些人為了自己重視的人們而行動,就算是邪惡的、殺人的,無數的事情,也能自己問心無愧

  那也是正義。

  但,這些行動,都是抱持冒險,甚至之後都是不安、焦慮,便是違背良心,愧對於人,在怎麼堂皇正言,都不被稱為正義,而是『罪』。

  『罪』是無法消除,總有一天,都會被,『正義』而制裁,而行使這個正義,就是J小隊的信念。

  「現在不要想太多了,行動吧,阿雷姆,做出你自己問心無愧的行動。」

  洛伊德,手指轉為拳頭,觸動阿雷姆的心靈。




  是啊……

  J小隊一路走來的信念……




  停止了哭泣,拭去眼淚。

  振作自己的精神

  儘管自己是弱小的,但……約定的事情

  絕對不能違約!

  「我,想救奧莉維亞!那怕與神之恩賜為敵!」

  「我們去救奧莉維亞吧,把你那冷漠的父親,狠狠揍一頓吧!」

  洛伊德,從腰身,遞出阿雷姆在J小隊專用的『左輪手槍』,上面刻印的名字,阿雷姆看到自己一直陪伴的武器。

  接過左輪手槍,重新振作的精神,與洛伊德兩人。

  離開地牢,前往外地,幫助正在拖延時間的布魯肯與阿雷修的戰鬥。

  阿雷姆跑在前方,洛伊德在後面,嘴巴不斷的滴血,身體也正在瀕臨極限。



  再撐……再撐下去……



  洛伊德,為了不讓阿雷姆發現自己的狀態,小心翼翼的跟上去。

  前往戰場。






  CSF 領域中,就算個人能夠使用其他人的超能力,但熟練的程度,絕非本人的境界。

  直死魔力、能量操控、能量反轉、大地之力

  而其中無法使用的超能力,只有洛伊德的『超能干擾』

  也相對洛伊德也無法使用其他超能力。

  為了讓洛伊德前往救援阿雷姆,EPU專員、布魯肯獨自一人迎戰『阿雷修』。

  若不是『直死魔力』能夠完全殺死所有能量的話,布魯肯認為,自己已經死上十幾次了。

  大地之力,是雙腳站立大地之上,能夠將土、地層、甚至更下方的膨脹力量作為基礎之力,傳遞到身體上,使得身體力氣、一瞬間強化到無限。

  通俗一點說法,使用大地之力,一拳全部都能搞定。

  除此之外,相反的用法就是『卸力』,將自己身上重量,由地面去承受,也能舉起數噸重的物體。

  這樣的怪力,對阿雷修,完全不起作用。

  阿雷修能夠將地面傳地身體的那途徑給操控,將力量往別的地方散去。

  大地之力全力的一拳,爆開的不是身體,而是四周的地面,這使得大地之力能量完全無法集中,同時阿雷修近距離使用直死魔力殺向布魯肯。

  同樣用直死魔力作為防護罩擋下攻擊,而地面卻向火山爆發似的,在布魯肯的正下方,整個泥土衝天而上的爆開。

  來不急跳開的情況下,這絕對會死人的。

  「嘖!直死魔力。」黑暗的氣場,包覆整個身體,觸碰的碎石,粉碎而去。

  「露出破綻了。」冷漠的一句……

  雙手張開使用多種超能力組合。
  
  大地之力  x  直死魔力 x 能量操控

  操控吹起的風,匯聚自己的全身,並將風帶動的小碎石,利用大地之力這股力量全部往碎石身上加壓,直死魔力蓋上薄薄一層的黑暗棉紗般。

  隨後,一個腳踢往前的力量,將所有碎石,如同光速的力量、速度結合,近距離往布魯肯身上飛過去。

  見到威力非凡的力量,當下布魯肯馬上用直死魔力,形成障壁,而萬萬沒想到的是……

  碎石,並非接觸黑暗氣場就死亡消散,保護碎石薄薄的黑棉紗,抵銷了黑暗障壁的力量。

  直接穿透過去。

  根本沒辦法擋下!

  布魯肯馬上運轉大地之力,打算卸去擊中身體的力量往地面傳遞。

  然而,碎石聚集的力量遠遠超過卸力極限範圍。

  地面四週有如隕石坑的一個一個爆開,擊中布魯肯身體的碎石,打的全身骨頭響出聲音,重創的鮮血飛灑天空,整個人則往後飛撞上古蹟的柱子。

  「咳!這……這個……怪物……。」
  
  「大地之力,是個很不錯的超能力,可惜了。」

  同樣的手段,如果短短幾秒內想不出別的攻擊方式,那麼就能確定輸了。

  布魯肯心生恐懼,眼看天空上,四根古蹟的柱子飛上天,阿雷修冷酷的手指一比,重達數噸重的實心水泥柱從天而降。

  同樣用直死魔力作為保護層,布魯肯想要站起身逃脫,無奈柱子飛來速度,勝過於逃脫的腳步。
 
  死亡逼近之下。

  瞬間黑暗氣場都消散而去,降下的柱子軌道澤是轉變朝向阿雷修橫向飛過去。
 
  柱子從眼前反向飛來,阿雷修不慌不忙,直接使用直死魔力形成『劍』搭配風的能量操控,將柱子砍成煙消雲散。

  兩個身影,出現在布魯肯的身邊。

  「真是……你們太晚來了……。」撐住自己的傷勢,緩緩站起說著。

  「抱歉,幸好趕上了。」

  洛伊德,左手亮出左輪手槍,右手甩動銀亮的刀子。

  瞪著眼前敵人。

  「父親……」

  阿雷姆持著自己專屬的武器,再次與親生父親對持。

  「……這就是你給我的答案嗎?兒子。」

  「對,我絕不會加入『神之恩賜』的!而且、就算你是我的父親,你完全也沒對我照顧到什麼!養育我的人,是拉嘉托爾隊長!」

  「……你的個性,跟『薰莉』真的很像,想當年……得知我的真實身分後,我也一度勸阻你的母親,而她的選擇終究跟你一樣,讓我不得不親手制裁自己的妻子。」

    『!!!』

  震驚的三人,阿雷姆更是憤怒無比。

  「你、竟然殺了母親!這算什麼神之恩賜!你們不過是自私自利的恐怖份子!」

  「薰莉如果加入了神之恩賜,我想現在一定能夠更幸福,害死母親的人,是你、阿雷姆。」

  「什!?」

  洛伊德上前,走過去,站在阿雷姆的眼前。

  「因為『薰莉小姐』發覺阿雷姆的超能力,而你的隱瞞使得薰莉對家庭害怕不是嗎?一個普通女孩子,真的加入神之恩賜,阿雷姆也只會變成『人體實驗』的其中一份子罷了,而她依舊活在恐懼之中,這樣沒有幸福的未來,加不加入都一樣。」

  「EPU 看來知道一切呢。」阿雷修視線轉看洛伊德。

  「希蕾雅,本身就是我們EPU的一員,同時薰莉小姐也是她在歐洲唯一親密好友,當時她寧願投靠EPU,也不希望待在神之恩賜,主要是……『死神』察覺到一切關係。」

  隨著兩人的對話,阿雷姆一次比一次震驚,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事實。

  現在,一一的深刻記在腦海中。

  母親、薰莉拜託唯一相信好友,也就是『希蕾雅』調查丈夫的身世。

  不知者無罪

  有些事情,知道了反而不好。

  與閨蜜一同調查之下,發現丈夫、阿雷修並非城鎮中的政府職員,那是假的身分,希蕾雅利用當時『J小隊』的情報。

  調查得出

  阿雷修,是『神之恩賜』的幹部成員。

  由於過於深入調查,

  第十三死之使徒,也就是『切里斯』發現了希蕾雅跟薰莉兩人調查的事情。

  阿雷姆,是要被送到神之恩賜,進一步強化超能力,作為日後對抗EPU的特例存在。

  為了保護自己兒子。

  薰莉在被神之恩賜追殺的前幾個小時,抱著兩歲的阿雷姆,捨命的託付給希蕾雅。

  而阿雷修也因此在神之恩賜受到了『背叛』罪名的懷疑。

  為了效忠,為了理想,阿雷修在家中,親手制裁洩漏機密事項的妻子、薰莉。

  阿雷修隨後,親手埋葬了自己妻子、薰莉。

  當年

  J小隊那時候,拉嘉托爾已經跟希蕾雅結婚,沒有生子,知道阿雷姆的超能力後,兩人小心翼翼的扶養了一年時間。

  神之恩賜的逆襲之下,切里斯使用當年正在研發的『精神控制』,成功奪走將阿雷姆,並當成人體實驗,三歲的阿雷姆,失控的『能量反轉』擴散整座城市。

  電力、風向、水流、甚至紅綠燈的失控,加上神之恩賜的襲擊,整作城市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死亡人數大量的增加。

  EPU也介入了這場戰鬥,轟烈戰爭之中,雖然勉強戰勝神之恩賜。

  阿雷姆卻無法停下失控的能力。

  為了不讓幼年的阿雷姆製造罪孽,也不希望無辜而死。

  希蕾雅最後用捨身母愛的方式,喚回阿雷姆的心智,抱緊他,溫暖的氣息,平息了能量反轉的失控。

  然而大量的反轉力量,希蕾雅因此而犧牲。

  這畫面,被一同協助作戰的『瑟蕾雅』看見,從此憎恨離開J小隊。

  平息後,拉嘉托爾決定獨自扶養阿雷姆,拒絕了EPU收容。

  洛伊德的敘述,讓阿雷修、阿雷姆都無言以對。

  布魯肯也知道這份檔案內容。

  「這是記載於EPU的檔案內容,我為了調查希蕾雅,看到這份報告也震驚不已,所以我加入了『J小隊』,一方面調查關於神之恩賜的事情。」

  「洛伊德……原來你就是阻止第三次CSF爆發的主要關鍵人物,你調查我們,實際上是針對CSF『最後生存者』吧。」

  「沒錯。」
  
  隨著這一句,阿雷修將自己所有的疑問都串連在一起。

  「……原來如此,真是命運的安排…………身為這個障壁結界的你,竟然來到前線,我該稱讚你勇敢?還是過於愚蠢?你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吧?」

  「洛伊德,你……」阿雷姆看著洛伊德背影。

  為了不讓他擔心,洛伊德馬上轉換話題,分散阿雷姆的注意力,布魯肯心裡也知道洛伊德的狀況。

  「到底是什麼理想,讓你這麼捨棄親人、友情、愛情?甚至不惜想要利用自己的兒子。」

  阿雷修,冷漠之中,帶著憤怒的語調說著。

  「……您們知道嗎?世界空氣污染,全球暖化的現象不斷的提升,呼籲民眾保護地球,先進的大國確因為科技的競爭,不斷的讓火箭飛去外太空,秉持正義聲音的人們,選擇漠視接受科技帶來的汙染與影響。」

  『…………。』

  「同樣,明明有多數飢餓的人們,吃不飽的嬰兒與小孩,國家卻選擇至造火箭,為了就只是炫耀自己國家偉大,製造出大量的黑暗社會。」

  這只是簡單的例子,同樣的東西,成千上萬,甚至不止。

  『正義』的人們無法制裁那些科學家的瘋狂行為,人民喊冤,卻沒有人願意去抵抗這些不人道的事情。

  對民眾呼籲綠能多重要?

  先想想怎麼殺死那些科技導制世界汙染的那些高貴人物吧。

  「這個世界,就是一個『不公平』制度下誕生,而這不公平是誰造成的?就是人類自己本身。」

  一個最簡單的例子。

  網路遊戲的『外掛』。

  這個世界上數億人口,如果說有百分之一的天才,那麼也有百分之一的極端份子。

  也就是所謂的人性,有人成功,必有人失敗。

  探討外掛心得很多種。

  但最主要的是

  多數人『失敗者』想要獲得『勝利』這種陶醉感,想要獲得力量去成功的成就感。
 
  甚至想要享受現實世界無法體會的『蹂躪』快感。

  光是這兩種,足以讓『厭世』的人們,投入作弊行為,尋求屬於自己的樂趣與爽快心情。

  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因為現實世界他們低下能力與思考行為、教育差距等等就是受到社會排斥以及……

  對未來一片黑暗的厭世感。

  「你們有體會到幫助別人,事實上換得自己被壓榨的經驗。」

  每個人都有一種正義之心,

  可是卻不願意幫助他人或者是譴責不對的人們,原因是什麼?

  「因為社會不鼓勵這麼做,人類的世界選擇是『明哲保身』的人道倫理,正義不過是虛謊的面具罷了。」

  阿雷修的這句話,深深刺入眼前三人的心靈。

  『J 小隊』看似幫助弱勢族群,實際上他們造成權勢貴族的利益損失,甚至派遣大量的暗殺部隊要隊 J 小隊復仇。
   
  甚至醜陋的心靈,進階的報復社會,洛伊德、阿雷姆看過無數的這種循環。

  也常常認為自己的『正義』是否正確,但他們依舊選擇了前進。

  「神之恩賜的一項實驗,令我感到非常好奇,當如果大家處於『公平』狀況之下,人類的表現又是如何?」

  「那就是 CSF 的開端嗎?」洛伊德得知真相,相當驚訝。

  「沒錯,但……奧莉維亞的實驗過程中,我已經看到結果了。」

  無論是公平,還是不公平,依舊是一樣的情況,就算普通人能夠使用超能力,世界、社會,依舊不會變化,因為人類是一種

  容易習慣的生物。

  「於是我們神之恩賜,決定利用最後生存者 ( 奧莉維雅 ) 的實驗成就,給與世界……」


『 死 之 恩 賜 』


  死亡

  是每一個人,擁有最公平的權利。

  而恐懼死亡

  便能支配世界進而改變。


  阿雷修堂皇冠冕的神態。

  洛伊德舉起明亮的刀光。


  「我會阻止你的,『正義』絕不向死亡低頭。」

  「……你口中的正義,不過是人類利用價值判斷,闡述自己相信無法接受他人思想的一種詛咒罷了。」

  「真正的正義,不是用價值去判斷是否正確,而是自己的『心』,是否作出問心無愧的行動。」

  「洛伊德……」阿雷姆從頭至尾,一直看著夥伴的背影。

  「正義的莫途,有多少人走上遺憾,你很清楚才對。」阿雷修冷默說著。

  「我不是什麼知名的辯論人士,或許世界早已腐敗,正義可能抵達的是末途,但我仍然相信!」

  洛伊德,堅持自己的立場,做出屬於自己的決定!

  「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而我必須為自己的選擇一切負全部責任!正義走到末途而顯現的『真正價值』,這份價值才是人類必須去看見、去學習的地方!哪怕是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貫徹屬於自己的信念!」

  超能干擾,全力釋放!

  阿雷修同樣釋放全部的超能力,在此一決勝負。

  「那麼就讓我見識,你的正義是否能抵禦死亡!」

  布魯肯衝向阿雷姆,大地之力運作之下,最凶狠的踢擊,竟是踢向阿雷姆。

  「去吧!阿雷姆!」

  「父親、不,阿雷修!我也要走上正義之路,抵抗死之恩賜!喝啊啊啊啊!」

  阿雷姆跳在半空中,雙腳頂住布魯肯的小腿。

  能量反轉,布魯肯的大地之力,當成『跳板』,一口氣飛了出去,像一枚子彈,穿過洛伊德的身邊,衝上前去。

  飛翔的阿雷姆,利用CSF領域,展開『直死魔力』,洛伊德則是融合自己超能干擾,將手槍全部子彈,連續六發對準阿雷修射擊。

  干擾子彈,精準穿越阿雷姆身體的縫隙,擊向阿雷修。

  發現子彈沒辦法用直死魔力殺死,雙腳踏地用能量操控,築起水泥牆壁欲擋下子彈,這個防禦手段,被阿雷姆使用的直死魔力殺死,並且用能量反轉。

  將阿雷修的操控能量抵禦掉,防禦失敗的同時,子彈迎面而來。

  六發子彈全中,不僅如此,超能干擾讓阿雷修一瞬間無法使用任何的超能力。

  抓住這一刻的機會,阿雷姆落地後,抓緊左輪手槍,踏出上前的步伐,手中六發子彈,也全部灌進阿雷修的身體內。

  十二發子彈,頭部兩發,身體六發,雙腿四發,沒有人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活著。

  阿雷修即將躺地的剎那,犀利的眼神,怒瞪兒子、阿雷姆以及最可恨的存在者、洛伊德。

  為了神之恩賜的大業,說什麼……

  你們都得死!

  「我,賜予你們死亡吧。」

  最後的力量,阿雷修雙手擊向自己,能量操控自己的血液,將血凝固,並利用大地之力,把血當作砲台,將體內的十二發子彈。

  血液破空飛出,子彈反向射擊出去,夾帶直死魔力,只要擊中人體,死亡變會降臨。

  眼看身體爆出大量的血液,染血的子彈隱藏在飛灑血泊之中。

  布魯肯挺身而出,全心全力,用卸力的方式,作為一個人肉盾牌,誓死擋下致命子彈,守護正義之心的兩人!

  不讓布魯肯死去,站在他背後的阿雷姆,馬上用能量反轉,將直死魔力包覆在布魯肯身體四週,然而死之力互相抵消。

  強大衝擊力卸力到地面,子彈銳利仍是擊傷布魯肯的全身,重摔躺地。

  短短的攻防後。

  阿雷修緩緩向後躺下,帶著無數的遺憾,閉上雙眼,迎接屬於他的死亡。

  洛伊德趕緊扶起布魯肯。

  「布魯肯!你還好嗎?」

  「咳!咳!暫……暫時……死不了……我需要休息……動不了。」

  阿雷姆獨自走到父親身邊,含著遺憾死亡的家人,父子之間沒有任何的感情。

  有的只是互相利用。

  以及互相搏命生死的經歷。

  「…………。」握緊的拳頭,是痛恨自己的身世。

  儘管不是從小一起生活長大,對於『血緣』這種親生關係,阿雷姆實在不想承認

  自己是阿雷修的孩子……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我會是這種人的兒子?

  為什麼,我要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我……」

  溫暖的手掌,遞放在悲傷肩膀上。

  「因為有你,我們才能相遇。」

  「洛伊德……」

  「血緣一點都不重要,你就是你,養育你的父親是拉嘉托爾,母親則是希蕾雅,或許你憎恨你自己的身世給他們帶來末路,但拉嘉托爾從不把責任歸納在你身上,因為那並非你的錯誤。」

  「…………。」

  阿雷姆緩緩靠在洛伊德的胸口,壓抑不住的哀傷,眼淚與聲音哭了出來。

  洛伊德抬頭看向夜空,回想那充滿活力的女性


  希蕾雅……


  她從不求別人回報

  她只是……單純為了自己的幸福,也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單單就這麼小小願望,將她的正義留了下來。

  阿雷姆阿……

  洛伊德突然咳出鮮血,全身是血的情況下,維持結界,吐出大量的鮮血,瞞不住的傷勢,被阿雷姆看見了。

  「哈……哈……哈……咳咳!!咳咳!!哈……哈……」

跪下的身驅,阿雷姆停止了哭泣,變換的是震驚無比的表情。

  「洛伊德!你……你的身體……」

阿雷姆扶助洛伊德,發現他的胸口,埋裝了結界的『終端』機器裝置。

  臉色非常煎熬,汗水如雨水洩洪著。

  阿雷姆才發現,啟動結界,救援,還跟阿雷修激烈的戰鬥,都是處於維持結界的情況下行動,這到底消耗多少的精神力以及自己的身體?

  這樣下去,身體隨時暴斃都有可能。

  「再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會!!!」

  「比起我的身體!世界更為重要!阿雷姆、這是我的正義,就讓我走到最後那一刻吧、咳咳!!哈……哈……」

  洛伊德咳出鮮血,鼻血也一直滴下。

  不能停止,絕對不能停止。

  即便意志力堅強,洛伊德依然倒下,靠在石牆邊,大口大口喘氣。

  身體都是血跡,結界依然維持著。

  「我……真是難看……哈……哈……看來,只剩你能行動了、阿雷姆。」

  洛伊德,不斷喘氣,彷彿喘的生命即將消逝,掉落的左輪手槍,雙手不斷扶助腹部,縱使如此,依然維持結界,那怕一秒也好。

  「洛伊德……」此時的阿雷姆,是真心佩服洛伊德,真心尊敬著他。

  「抬頭……看向……天空吧。」

  兩人抬頭仰望黃昏即將入黑夜的天空,色彩的交錯中,閃亮CSF的六芒星絲線,以及龜殼閃爍的結界。

  洛伊德,手指,指向天空最明亮的星星。

  EPU古老的傳承詞語,像魔法般的詠唱給阿雷姆聽。




擁有異於常人的天賦

到底是上天的禮物

還是魔鬼的詛咒

世界似乎從來不給出一個單一答案

但請別忘記

親愛的天賦之子

當你仰望夜空

古老的宇宙將會告訴你









  「去吧,阿雷姆。」

  寄託的言語,託付的理想。

  堅定意志,相信大家。

  「恩。」

  阿雷姆沒有任何猶豫,沒有任何遲疑。

  為自己正義的信念

  獨自一人

  奔向最終戰場。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552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科幻|超能力者|虛構|架空|協同寫作|宇宙|小說|正義|末途|曙光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EPU古老的傳承詞語在這篇故事中出現時有在內心掀起了一陣陣漣漪。
【只有在最黑暗的夜晚,才能重遇最明亮的曙光。】很喜歡這一句

03-13 19:04

艾爾斯凱
官方的詞語,總是動人心弦阿03-14 23: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irsky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正義末途 ... 後一篇:[達人專欄] 正義末途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anZI202005大家
新插畫出爐~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