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The Prince Is Mine》中篇

作者:小週│爐石戰記:黑街英雄之加基森風雲│2019-04-09 21:12:51│巴幣:0│人氣:142

  中篇

  在怒西昂協助發出訊息後,安度因的身旁很快就有暴風城的士兵駐守。
  安度因原本預計很快就會回到暴風城,但情勢發展不如他所望,他收到珍娜近期會來加基森的消息。
  加基森近來又發生幾起幫派衝突,對於先前的加基森銀行竊盜案後面所衍伸出的事件也越來越多。
  汙手黨對於黑謀會做出報復性攻擊,黑謀會除了反擊以外,還揭發了玉蓮幫使用偽造錢幣。對於玉蓮幫擾亂金融體系行為,皆引起加基森內所有勢力的不滿,他們也遭受到幾起報復性的攻擊。
  這裡的居民對城內紛擾之事見怪不怪,他們大多向某個勢力繳納保護費,或是為某一個幫派人馬,即使經常有鬥毆事件,城內的主要勢力總能形成微妙的動態平衡。
  怒西昂沒有受到外面的動亂影響,他依然每天接見「賓客」,他收購了所有從玉蓮幫流出來的文物,提供武器給汙手黨底層的混混,或是幫黑謀會的人找尋稀有的施法材料,安度因發現他在干預加基森的幫派之爭,即使大多是金錢和物資的來往,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力。怒西昂偶爾也會消失一段時間,到鄰近的奧丹姆去遊歷。
  安度因沒有過問怒西昂的行動,就像怒西昂沒有對他的「善舉」有任何干涉。加基森的地層居民生活壓力非常大,拜金主義與缺失的社會信任感,讓他們總是對所有事物感到厭煩、焦躁且容易用暴力解決問題。長久以來的皇室生活讓他骨子裡有一份責任感,他很習慣親近民眾,他知道如何讓民眾感受到關懷,面對加基森內尋求幫助的人,他也能表露出十足的耐心。
  加基森內常有賭博活動,紙牌和爐石戰記遊戲板是最常用來賭博的媒介,安度因與怒西昂在無事的時候時常湊在一起玩一把,他們會用零食作為賭注,配上報紙上的時事以及其他地方的消息一邊閒聊,一起消磨整個下午。
  「沒想到,這裡會有機會棋!」安度因翻找吧檯後方的置物櫃,意外發現這種先前在潘達利亞玩過的棋子。酒保向他解釋這是玉蓮幫成員來這裡喝酒時所帶過來的,安度因興奮的帶著棋盤來到怒西昂身旁,怒西昂放下報紙,也被這新遊戲所吸引。
  「怒西昂,你瞧!」安度因將扁平且帶有格子的棋盤直接放在報紙上,「快點,我們來試試機會棋。」
  「好啊,那你可要教教我。」怒西昂說。他新奇地看著安度因把罐子裡的棋子倒出來一一清點,這正立方體的黑色棋子共有二十四枚,上面有朱紅色的標記。
  「這是船隻,代表的是縱火船,一次只能擁有一艘……」安度因仔細地解釋規則以及棋子上面所標記的代表身分,怒西昂專心看著安度因成列的那些棋子,很快就記住機會棋的玩法。
  怒西昂僅僅只花了幾分鐘的時間熟悉,雙方很快就開局了。
  安度因先試探性的移動一格風箏,怒西昂很快的就對應地做下一步動作。雙方一來一往,氣氛毫不生疏,要是有旁觀者一定很難想像,下這盤棋的其中一人是新手。
  機會棋的玩法很靈活,立方體的棋子其每一面都代表一個身分,玩家依照棋子所代表的身分移動或者進攻,同時棋子也能朝側面翻動或隨機投擲,以新的身分動作。
  機會棋融合了策略與機會,鼓勵玩家思考每一個步驟,並且具有機運來運轉各種情勢。
  「你為什麼……下這一步?」怒西昂問。
  「聖光啊,我忘記提醒你。」安度因右手扶上額頭,略帶歉意地說,「熊貓人的棋子雖然能藉由消滅對手所有的棋子獲得勝利,但這被視為非常粗魯的作法。以不戰而屈人之兵,平衡各種力量,達到雙贏的局勢,才是機會棋的核心價值。」
  「這真難以置信,這世上還有不擊敗對手的棋子!」怒西昂驚訝地說,但他沒有調整步伐,棋風依然氣勢凌厲。
  安度因下棋的速度變慢,他花了更多時間思考,棋風依然穩健,每一步棋都下在他認為最適當的位置上。
  「……嗯。」怒西昂看著眼前的少年將蔥白般的細長手指靠在下巴上思索,再往上一些,是因受傷而稍無血色的淡粉色嘴唇,正嚴肅的緊閉著。而蓬鬆的金髮在燈光的照射之下就像是陽光般和煦,隨著視線垂下,像扇子般的金色睫毛襯著藍色眼珠緊盯著棋盤。
  這讓怒西昂看得有些入迷,直到安度因移動其中一枚棋子,並開口說道:「我得和你聊聊,我在潘達利亞經歷的幾件事……」
  「嗯。」怒西昂回過神,隨著安度因的牽制,他停頓一下,也多花了點時間思考,他研究棋盤上的布局後,發現安度因加強了進攻的步伐,「請說。」
  安度因拿出棋罐搖出新的棋子,一邊鞏固他在這盤棋的勢力,一邊將他在潘達利亞的見聞娓娓道來。怒西昂聽著安度因說故事,不時回應他對事件的評論,而且也沒有落下他在棋盤上的局勢,反而在這盤棋的局勢佔上風。
  「這盤棋和你的故事聽起來就和你的本人一樣,軟弱、天真。」怒西昂得意地揚起嘴角,「將來你將繼承王位,而你的性格不足以主持大局,你應該學學你父親的魄力。」
  「下這盤棋,如同熊貓人的哲學,你應該學會體驗如何保持平衡。」安度因推動棋盤上的棋子,顯露了他隱藏的一手,這盤棋再次回到雙方旗鼓相當的局面,「對於只有兩歲的孩子,我想你表現得不錯。該輪到你了。」
  「有意思。」怒西昂挑眉,他緊盯著安度因剛剛挪動的棋子。過了幾秒,他回應安度因的動作,轉為防守,又說:「我得糾正你剛剛說的話,是「龍族」的兩歲。」
  話題剛好停在潘達利亞,怒西昂接著分享今天早上才得到的訊息,說:「今天早上,裝滿雷王島戰利品的船隻剛剛到達加基森港口,這些物品將在加基森博物館的下一個檔期展出。在混亂的加基森內,這些珍貴貨品竟然完好的被送往加基森博物館。」
  稍早之前,加基森介入了潘達利亞雷王島的戰役。諾格弗格市長表示潘達利亞為加基森內部眾多居民的故土,當贊達拉人無情侵入這塊土地時,他們感到十分悲痛。在贊達拉計劃復活雷王——這位上古時期統治過熊貓人的暴君,並和魔古謀劃可怕的征服大業,加基森不能再坐視不管,他們招集城內的「自願者」投入戰爭,一同與奪日者、白銀誓盟、影潘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英雄,對雷霆王座發動攻擊。而隨後得到勝利,為了讚揚這場戰役的勝利,加基森邀請了此次參戰的各界人馬,一起來到加基森的盛大晚宴,他們從潘達利亞運回來的戰利品,也將在晚宴中發表,並在加基森博物館內中展示。
  「這看起來,加基森內部都很注重這次的發表晚宴。該你了。」安度因說,這也是他沒有回到暴風城的原因,他要留在這代表聯盟,參加加基森博物館盛大晚宴。
  「這只是藉口而已,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安度因聽聞,也只能暗自感到扼腕,並將注意力聚焦在棋盤上。
  「殿下。抱歉,打擾了!」一名暴風城的護衛向前一步,彎下腰低聲與安度因交談。
  當護衛重新挺直腰桿時,安度因也興奮地站起來,朝著門口的方向大喊:「珍娜阿姨!」
  只見酒店門口站了幾位身著紫袍的黑謀會人員,但他們紛紛退向一旁,讓出一條路給一名人類女性。
  人類女性有著似月亮光澤的長髮,從中透出一縷金黃,雙眼閃爍著令人畏懼的寒光。她神情嚴肅且看起來有些疲憊,但當她看見安度因時,臉上的表情明顯緩和不少。
  她轉身告別了身旁黑謀會的人員,迫不及待地走向安度因,小心翼翼給這位少年一個擁抱。
  「安度因,看到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珍娜想避開安度因身上的傷口,僅僅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安度因牽起珍娜的手,帶往一旁的空座位。
  「珍娜,快過來。你看起來累壞了。」
  接連幾天主持祈倫托與聯盟方在雷王島的戰役的確讓她累壞了,她順著安度因的引導坐在座位上,並向一旁的怒西昂點頭招呼。
  桌上的機會棋老早就被眼明手快的侍衛側下,換上可口的食物和飲料。怒西昂則是沒有打算插足這溫馨相聚的時刻,他禮貌的向他們道別後,便上了樓。

  ▲

  加基森的晚風參雜著細沙,徐徐吹進幽暗小房間內,吹動柯亞克豎起來的黑色毛髮。從外面透出的光源映在他的輪廓上,他有著突出的牙齒和傳承惡魔血液詛咒的綠色皮膚,就一般艾澤拉斯的獸人外貌沒什麼不同。
  自從他去找過黑王子後,他在加基森行事的情形就有所改善。他得到了許多資源,只要他能夠照指示挑撥各勢力的紛爭,黑王子對他可是非常大方。他在鬥毆中傑出亮眼的表現,也讓他短時間內進入到汙手黨內靠近核心的位置。部落的大酋長為此讚場他的表現,給了他在加基森代表部落的機會,更指示他領導部落接下來在加基森的偉大計劃。
  這個機會讓他又驚又喜,同時也擔心自身是否無法勝任這份工作,但是黑王子聽聞他的陳述煩惱後,用那如絲綢般的嗓音回應他:「不必擔心,你只是缺少了一些支持,我不會放棄你的。你現在得趕緊準備一些必須的物品,在這之後,我會告訴你什麼是成熟的時機。」
  柯亞克面色陰沉,他對著房間的其他人大喊:「手腳快點,慢吞吞的可會敢不上明天的宴會!」
  回應柯亞克的是此起彼落的嘟囔聲。
  只見小房間內竟然擠進快要十個人,他們圍著兩口正在燃燒的大釜,而其中大部分是身形壯碩的獸人。為了避免沾黏,他們得不停地攪拌大釜,其他的人則是忙著處理著煉金材料。
  一瓶瓶藥水正被倒入大釜內,加入一些處理過的植物莖塊熬煮。一旁身著長袍的血精靈正在監工,他一手拿著一塊板子,方便清點產品,而另一隻手則神經質地不停撸過他的金色長髮,彷彿每一次都可以扯掉幾根頭髮下來。
  「聖光啊,這……這真是太粗糙了。」血精靈感到喉嚨緊縮,血壓飆升,連他講話的語氣聽起來有些顫抖,「真沒想到有一天,我……我會允許這種做法。」
  「嘿,只要會爆炸就好啦!」一旁正在裝瓶的獸人回應。
  裝瓶獸人的大手握著精巧的玻璃瓶,將勺子的藥液緩慢流入瓶口,並小心翼翼和其他裝瓶好的藥液並排在一旁放涼。
  一名獸人手裡拿著貼有卡札克斯辣醬的空瓶站在血精靈旁邊,他說:「這裡出現一些問題,我們買的辣醬不太夠。」
  「什麼叫做不太夠?為什麼會不太夠?」血精靈歇斯底里地大叫,他的手指泛白地緊緊握著手寫板,拿著羽毛筆的另一隻手則用力指向眼前的獸人,筆尖上的墨水都灑在獸人臉上,「我已經清點過數量,不可能有短缺,你們這是在質疑我的專業!」
  血精靈高亢的聲音傳遍占地不大的工作室,尖銳的語氣弄得柯亞克頭疼,他揉揉太陽穴,走向神情激動的血精靈,用沉穩且嚴肅的語氣問:「數量短缺?告訴我,出了什麼問題?」
  「卡札克斯的辣醬不夠用,這會造成火山藥水會不成比例。」獸人向他報告。
  「我想數量方面,我們在購買材料時確定過了,是吧?」
  柯亞克回頭向血精靈確認,這名經驗豐富的煉金大師翻開他的手寫板上的一張清單,用羽毛筆尖敲打指著辣醬的數量,「清單上面寫的很清楚。」
  柯亞克深深吸一口氣,拍拍手掌,提高音量向工作室內的每一個人宣示:「各位,請停止手邊的動作!」
  正在低頭工作的獸人,皆抬起身子,注意著柯亞克。
  「我知道每一個人現在都在做最後的趕工,但我們發現辣醬的數量有所短少。」柯亞克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他凌厲的眼神掃過在工作室的每一位成員,說:「現在,我得請這位造成錯誤狀況的人自首!」
  此時,工作室內一片靜默,只有藥劑在大釜中不停奔騰的聲音。在這萬籟俱寂的場合中,其中一位獸人緩緩舉起右手,說:「是我做的,我把辣醬吃了。」
  「你的行為就如同一位五歲小孩,需要我為你找來暗月馬戲團的氣球嗎?」柯亞克走到他面前,對他大聲咆哮:「你不能就這樣把辣醬吃了!」
  聽到同事被辱罵,一旁的獸人也傳出竊笑,血精靈則是翻了白眼,鄙視這些無理的行為。
  柯亞克再度眼神嚴肅地掃視在場的每一個人,直到竊笑聲停止,工作室的每一位成員都安靜地盯著他。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你得去買回足夠數量的辣醬。」柯亞克掏出幾枚金幣,金幣閃爍的光線讓那名吃了辣醬的獸人瞪直了眼。
  「現在,我們每一個都在同一條船上,明天的行動只許成功。」柯亞克用低沉的嗓音說,「為了部落!」
  「為了部落!

  ▲

  珍娜幫安度因整理飾帶後,她向後退一步,打量著眼前站得筆直的青少年,他已經有著和她相當的身高,肩膀也變得寬大,想必還在成長的他未來一定相當俊俏英挺。
  「你看起來真英俊。」珍娜發自內心的稱讚,「安度因,你真的長大了!」
  即使被珍娜從小看顧到大,安度因還是感到有些羞赧的略為低下頭。
  「這身打扮,就和我在暴風城中沒什麼不同。」
  珍娜盯著少年,少年眼睛輪廓看起來還有一絲稚氣,這讓她想到她的學徒金迪,而就在幾個月前,金迪就喪身於賽拉摩的爆炸裡。
  她啞著嗓子開口:「聽著,安度因。接下來在加基森博物館的晚宴裡,無論如何都別離我太遠,好嗎?」
  「珍娜,我會注意自身的安危的,況且我身旁還有護衛。」
  「安度因,你必須理解,加基森的晚宴會出現各式各樣的人。」珍娜提醒,「你可別忘了,你是如何來到加基森的。」
  安度因知道珍娜遭遇的事情,看著她憂慮的神情,也能體會她的擔憂,他摸摸鼻子,低頭尷尬回應:「我……我會小心行事。」
  安度因原本想邀請怒西昂一同前去加基森博物館的晚宴,可是這位黑王子一早就不見人影。,即使安度因詢問留在酒店內的黑龍侍衛,也無從得知他們頂頭上司的去處。最後,安度因只能和珍娜一起去加基森博物館赴宴。
  加基森博物館是由諾格弗格市長舊宅邸所改建,其建造在古老的地底遺跡上,為博物館增加學術性及典藏空間。博物館內除了許多秘法文物,也有典藏不少看似陰森的玉石雕像,博物館曾持續展出新的展覽品。隨著潘達利亞內的爭鬥到了白熱化的地步,加基森博物館內也展出越來越多的潘達利亞文物。
  館長苟雅女士負責主持今晚的宴會,低沉的嗓音完美引導每一位到來的賓客入座。安度因覺得見識增長,因為加基森所有勢力的領導者都來了,他和珍娜相鄰而坐,同桌的人包含了夜精靈和德萊尼身處在加基森等聯盟成員,而主辦方將部落方的桌子安排在較遠的位置。
  安度因遠遠看到代表部落的血精靈和獸人同桌,血精靈矜持的小口品嘗餐酒,其厭惡的表情明顯地對一旁大快朵頤的獸人感到不恥。坐在部落桌附近的怒西昂則感受到安度因的視線,拿起酒杯向安度因點頭敬酒,安度因也連忙拿起桌上的飲料回應之。
  幾名黑謀會的成員過來與珍娜交談,除此之外,珍娜沒有再理會其他人。
  諾格弗格市長向幾位身分尊貴的來賓敬酒後,站上了博物館內臨時搭建的舞台。即使是身形嬌小的哥布林,站上舞台的市長依然能被在場每一個賓客注意到,他清清嗓子,向宴會在座的每一個人致詞。
  「加基森是塔納利斯的明珠,藉由各位市民共同的努力,我們成功站上了艾澤拉斯的舞台。我們與艾澤拉斯兩個最強大的陣營一同消滅潘達利亞的邪惡勢力,並且成功了向世界證明,這曾經是滾滾黃沙的荒涼小鎮,已經強大到成為全世界都望其項背的城市。」
  諾格弗格市長揮動手臂,指示觀眾目標焦距在舞台前擺有魔古頭顱的玻璃展示櫃。
  「遠道而來的貴賓,請你們看清楚!我們是一座腳踏實地的生意人可以出頭天的城市!我們是一座可以無盡鑽研祕法的城市!我們是一座可以將古代秘密公諸於世的城市!現在,只要我們放下成見,和平將在加基森實現,我們很樂意扮演橋樑,互利互惠,與大家同心協力發覺魔古的遠古秘密。」
  諾格弗格市長此時露出微笑,「請在場各位,特別是遠到的賓客,好好品嘗晚宴美食。並且懇請每一位加基森的市民,下次投票時別忘了,是誰帶給加基森前途無量的繁榮光景。」
  在一陣熱烈鼓掌聲後,接著是幾位熱砂企業的幹部和加基森當地的最有威望的三名領導者上台致詞。
  汙手黨的宏幸老大是一名雙頭巨魔,阿宏帶著一頂禮帽,講話的模樣雖然顯得粗曠,態度卻顯得彬彬有禮,而阿宏的另一位兄弟阿辛,卻無理地在阿宏致詞的尾聲階段插話:「汙手黨棒棒,拳頭很大。」
  阿宏顯然習慣了他這位兄弟粗魯的態度,他停下幾秒並道了歉,繼續為他的演講做結尾:「請原諒我朋友不得體的態度,汙手黨絕對是加基森內最可信賴的強大臂膀,我們絕對能帶領加基森邁向繁榮同時,也歡迎各界有志之士加入共享尊榮!」
  黑謀會的領導者卡札克斯是一名高大的食人妖,他有著食人妖的標準身段卻精神奕奕地挺直腰桿,白色的長髮紮了辮向後打理並自然垂落在胸膛,身上暗紅色的魔紋彰顯了本身具有強大的術法。他說話的腔調優雅,致詞時卻客套的說了幾句話,最後則強調:「關於黑謀會有龍人出沒的消息純屬子虛烏有,黑謀會經營的藥水生意也全都合法。如果有妨礙名譽等情事發生,我們保留法律追訴權和龍火藥水使用權。」
  玉蓮幫的領袖阿雅.黑掌是和他的保鑣雪瞳武士一起走上演講台,她致詞前靦腆的向底下賓客微笑,就如同她這年紀的女孩應有的舉動。
  「歡迎各位賓客蒞臨本城,加基森古代文物博物館正是玉蓮幫與加基森合作最成功的公共事業,黑掌家族同時也推廣各種文化及慈善活動……」
  阿雅雖然看起來年紀小,但由於安度因遭遇過綁架的經歷,讓他認為絕對不能輕忽這位熊貓人女孩。怒西昂以前告訴過他消息,據說阿雅是因為前任的領袖被壓死,才有幸當上玉蓮幫的領導人。而玉蓮幫所製造翠玉魔像和喚來魔像的飾品,正是來自阿雅的特殊能力,她甚至能和神秘魔古君王的鬼魂對話。
  玉蓮幫也是加基森有能力插足潘達利亞的紛爭的重要關鍵,安度因可想而知,要是他沒有順利從綁架中脫逃,玉蓮幫或者是加基森都有可能對聯盟予取予求。這比他先前被茉艾拉軟禁時還要不堪設想,加基森不像擁有地鐵可以直達的鐵爐堡,是還位於與暴風城遙遙相望的卡林多大陸上,除了軍情七處救援不易,複雜的族群結構和擴及戰事層面其牽扯的範圍更是難以估量。
  怒西昂非常聰明,在綁架這件事上,怒西昂早比他看得更為透徹。
  思考至此,安度因忍不住偷偷望一下怒西昂,發現怒西昂正側著身子和一旁的黑爪侍衛說話,沒有注意到他的視線。
  怒西昂拯救了他,甚至選擇在加基森庇護他,讓安度因相信怒西昂和他的父親死亡之翼不一樣,會盡心盡力守護艾澤拉斯。雖然怒西昂的價值觀和性格與他截然不同,但是安度因承認他在加基森與怒西昂相處的日子可以說是恣意愉快,幾乎沒有同齡朋友的他,很快就被這外表與他相近的高傲黑龍深深吸引。
  安度因在怒西昂發覺他的注視前別過了頭,他掩飾性的拿起桌上的飲料一飲而盡,而當他右手緊緊握著空杯子時,也察覺胸口正不停地砰砰跳。他趕緊轉移注意,抬起頭將焦點注視在接下來的節目。
  只見苟雅女士走到舞台的中央,用她低沉卻沉穩的嗓音引導在場的賓客進行下一個眾所矚目的節目,也是這場宴會被舉辦的最大目的。
  「加基森古代文物博物館的慈善拍賣會即將開始。」
  ------------------
章節目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54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獸世界:潘達利亞之謎|爐石戰記:黑街英雄之加基森風雲|安度因|怒西昂|黑白王子|加基森|柯亞克|鋼之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hento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he Prince ... 後一篇:《The Prince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ω・`) 安安
長篇小說《純屬您的精神煉獄》周更中,如果有興趣的話,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