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The Prince Is Mine》上篇

作者:小週│魔獸世界:潘達利亞之謎│2019-04-09 21:05:37│巴幣:0│人氣:168

  上篇

  「痛。」
  安度因拄著拐杖,緩慢將腰部靠在椅背上,但傷口很明顯地牽制他的行動,齜牙裂嘴的表情及身上的繃帶顯示他現在是個傷患。
  他緩緩喘氣,接過桌上的杯子,喝著加有安神草藥的茶水。茶水成功舒緩他的情緒,他靠在椅子上休息,慶幸終於能好好放鬆緊張的神經。對於先前的危難及在潘達利亞遊歷所造成身體上的嚴重傷害,安度因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他挺身阻止部落大酋長——卡爾洛斯‧地獄吼濫用潘達利亞古老神器的力量,這雷王統治時期所留下的神器名為聖鐘神擎,聖鐘神擎會聚集可怕的煞化能量,聖鐘能讓雷神戰士們能得到憤怒與贈恨的非自然力量,並且也能震懾敵人,為敵人帶來恐懼。當時身處劣勢的安度因冒險舉起和諧之槌砸向聖鐘,他同時也被憤怒的部落酋長一拳揍扁,聖鐘的碎片砸向他的身體,而當他恢復意識後所見的是熊貓人武僧以及他的導師費倫正在照料他。儘管父親擔心他的安危,安度因依然堅持深入民間,他與他父親派遣給他的護衛一起待在霧隱客棧養傷。
  安度因太習慣潘達利亞平和的步調,他過於沉浸在這塊土地上的生物所展現的平靜氛圍。他應該要明白,即使在熟悉的人類族群之中,並非所有人都是善類。他最後只記得在深夜裡,全身被捆住無法動彈的他被熊貓人粗魯的帶下霧隱客棧。熊貓人綁匪的平衡感非常好,以迅捷的速度躍下好漢坡,但黑夜寒冷的霧氣隨著風,凜冽地向他直撲而來,而身上的傷勢又隨著綁匪的動作引起劇烈疼痛。他咬著下唇,一面忍住胃部的翻騰,一面對抗襲擊他意識的可怕巨痛,最後當他聽到海浪的聲音時,意識也隨之中斷。
  他被帶上船出海,沒有印象在船上待了多久的時間。那一夜他幾乎整晚吹著冷風,受到壓力留下冷汗,再加上反覆折磨的傷勢,直到上岸前他發起低燒,且狀態幾乎是意識模糊。
  上岸後,安度因就被軟禁起來。也許是看他身為聯盟王儲的身分,綁匪將他安置在奢華布置的房間,安排幾個織霧武僧就近監視,良好配合的態度則讓他獲得最低限度的隱私。安度因可以從早晚的溫差及外頭隱隱約約喧嘩的聲音,推斷出自己已經不在潘達利亞,並且大約身處在水分缺乏的地方。
  安度因能從窗外縫隙所透露出的光線察覺,這裡到了夜晚還是相當明亮,有別於艾澤拉斯文明,這裡可說是燈紅酒綠。除了尋歡作樂的聲音外,安度因還可以聽見各種語言的交談、有的像是議價、叫賣,更多的是衝突喧囂。在一次特別熱鬧的吵雜聲之中,一頭巨魔的身體砸破房間的牆面,他所在的場所瞬間粉塵瀰漫,能在夜晚帶來溫暖的火盆,在騷動中翻倒,星火煨燼延燒到房間內的其他物品,焚燒的火煙隨之竄起。
  外頭打鬥進行的如火如荼,安度因看著監視他的治療師已經被巨魔砸得暈死過去,而趴在上面的兩顆腦袋還喃喃地發出呻吟。他抓起床上已經沾上粉塵的毛毯披在身上,爬上巨魔的背部,冒險從被砸破的大洞一躍而下。
  他彎下腰穿梭在騷動中,不顧身上尚未痊癒的傷勢,在混亂的街道中奔馳,試圖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躲藏。招牌上閃爍的霓虹燈照在他蒼白的臉上,令他有些不習慣地瞇著眼。
  才剛躲進陰暗的小巷裡,一名自稱是黑抓密探的吉爾尼斯男子找上他。安度因手無寸鐵,他沒有其它選擇,只能跟著這名黑爪密探走。
  黑爪密探帶他來到城市中心的一家隱密酒店,吧檯上的牛頭人酒保一見到他,就對他投以友善的微笑,這的確有效的減緩安度因的緊張情緒。
  店裡的客人零零落落,安度因看到其中一張桌子上的客人對他投以打趣的笑容。安度因紅著臉,感到些許羞愧,此時他軀幹狼狽地裹著繃帶,外表僅罩著不合身的亞麻襯衫,並且披著一件骯髒的毛毯。
  那名客人手裡握著紙牌,其毛髮深色,皮膚黝黑,擁有同人類般的外表。他穿著寬鬆的外衣,以及寬大的帽子,身上華麗的羽毛裝飾及精巧的刺繡看起來與眾不同。他時時閃爍紅光的雙眼,讓安度因知道,他並非只是凡胎俗骨。
  其身旁兩側各站著身著與黑爪密探相似服裝的女獸人及女性人類保鑣,這讓安度因知道些下來該和誰打交道了。
  安度因挺起胸膛,努力壓下焦慮所引起的顫抖,向那名客人點頭表示敬意。
  「晚安,聯盟的王儲。」對方放下手裡的娛樂紙牌,禮貌的對他行禮,「你可以叫我怒西昂,這是我選擇的名字。」

  ▲

  加基森原本是在沙漠中鳥不生蛋的小城市,在歷經死亡之翼的浩劫後浴火重生,處處充滿了夢想與機會。加基森的諾格弗格市長降低貿易門檻的政策,再加上其鄰近廣大水體的地理位置,加基森的經濟得到爆炸性的成長。市長自由放任的政策,讓檯面下的暗盤交易活躍,而龐大的商業交易稅金更為加基森的主要收入。
  城市內佔地廣大的商業交易區,這裡能買到全艾澤拉斯的東西。當然,過度自由的商業政策和龍蛇混雜的環境,造成這裡幫派頻繁地相互衝突爭奪勢力。城內主要由三個幫派劃分地盤:汙手黨、黑謀會與玉蓮幫。
  汙手黨的地盤鄰近城市的內陸地區,其靠著走私大量的貨品與軍火迅速崛起。他們總是戴著帽子及吊帶,雙手抱胸,露出結實的上臂。他們能為競技場找來一些可怕的怪物,隨時拿出囤積的傢伙火拼,或是捲起袖子,直接來場肉搏。
  黑謀會控制了加基森港口及其鄰近區域,他們掌握了高級珍稀的異國材料市場。他們總是身著紅色與紫色的長袍,與藥劑和實驗為伍,他們手法詭譎且手法極端,為了達成目的,可是不惜一切代價。口耳相傳,就連龍人也是他們的手下!
  玉蓮幫的勢力範圍為部分沿岸區延伸至內陸,大部分的勢力範圍與汙手黨接壤,他們的成員大都來自潘達利亞大陸,為了某種目的,他們在加基森經營各式客棧及茶館。身處暗巷的刺客、摸走錢財的指匠和帶著箬笠站在街角的武術大師,這些都是他們的人馬。
  安度因花了幾天試著了解加基森的情勢,這裡的狀況比他想像中還要瘋狂。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他能從那些綁架他的熊貓人武僧推估,玉蓮幫肯定就是企圖將他從潘達利亞擄至加基森的罪魁禍首。
  談論到玉蓮幫的時候,怒西昂特地放下手邊的動作,盯著安度因問:「然後你會怎麼做,告訴你父親,出兵報復他們嗎?」
  「當然不是,戰爭不是恰當的手段。」安度因否認,「我只是非常疑惑,玉蓮幫不缺錢,也沒有介入部落與聯盟的紛爭,那麼綁架我的理由是什麼?」
  「你比你自己想像的有價值多了,安度因·烏瑞恩。」
  「那你為什麼救了我,黑龍。」安度因直接了當的問出這幾日的疑惑。
  怒西昂的手下大概是從他被軟禁在加基森開始就掌握一切,以至於他在騷動中逃跑時,能第一時間找到他。怒西昂在接洽他以後,沒有限制他的自由,反而替他找來醫生及牧師治療傷勢,並且禮貌地詢問他是否需要護衛。怒西昂的態度友善,在接受庇護以後,安度因甚至能與他相得甚歡。
  怒西昂從安度因口中聽到「黑龍」這詞,就開始挑眉,臉上的表情沒有表示不悅,卻顯得耐人尋味。
  「為了世界和平。」怒西昂聳肩回答,「聽起來,你並非對我的事情一無所知。」
  「暴風城曾經受過黑龍的危害,軍情七處對於龍族的情報很重視,收集的也非常全面。」
  「在一頭龍面前,這話顯得不自量力。」
  「你的目的是什麼?。」安度因瞇著眼,打量怒西昂幾秒後說:「上隻在暴風城攝政黑龍,頭被掛在城牆上。」
  「是啊,隨後暴風城的城牆也不復存在了,不是嗎?」怒西昂將手掌貼在胸口,「為什麼總是懷疑黑龍?我和我父親不同,神智清明,並未受到古神的侵蝕。不管你信不信,守護艾澤拉斯才是我的目的。你得理解,我必須躲在這,才能確保我的自由。」
  怒西昂的動作及表情如同暴風城慶典上的演員,既誠懇又多愁善感。安度因握緊拳頭,開口回應:「我……」
  怒西昂抬起手打斷安度因,「親愛的王子,容我提醒你,你的治療師來了。」他指著站在一旁欲言又止的黑爪侍衛,傾身向前略顯歉意地說:「而我現在必須接待賓客,在這之後,我很樂意繼續這個話題。」
  安度因見完治療師後,坐在酒店大廳點杯飲料,並且吃點鹹食點心。這裡提供的食物相當美味,酥炸的蠍子用柑橘類和少許的胡椒鹽調味,吃了一口後,很難停下來。牛頭人酒保也非常友善,無論是純玉大吟釀、汙泥威士忌還是黑謀法丁尼,酒保都有辦法調出來。酒保提供給他的無酒精飲料,是以小黃瓜作為基底,加入碳酸水與薑汁糖漿,嘗起來溫潤清甜。
  怒西昂就坐在隔幾張桌子的位置上,接見那些「賓客」。賓客的身分各式各樣,怒西昂幫穿著大衣的狗頭人提供了合用的指套,狗頭人告訴他,近期港口又進來了哪些貨物;地精名媛喜孜孜地別上新的寶石別針,她提供怒西昂,她所知道幫派們重要幹部的花邊訊息;獸人小孩則是拿了一罐卡札克斯的辣醬給怒西昂,怒西昂丟了一枚銀幣給他,小孩興高采烈的奪門而出。
  怒西昂交代句話後,將辣椒醬交給侍衛,侍衛拿著辣椒醬走進吧檯後的廚房,安度因對這滿足口腹之慾的舉動有些難以置信。
  怒西昂對於接見的人幾乎來者不拒,他接受各式各樣的情報,並且試圖用自己的力量影響加基森。安度因不認為怒西昂的行為有多低調,但是加基森的小幫派很多,怒西昂只要不表現的太突出,他有能力繼續在這充滿紛擾的環境裡如魚得水。

  ▲

  潘達利亞位於南方一塊包裹在迷霧中的神秘大陸,那裏沒有歷經過戰火的摧殘,其擁有豐沛的資源和許多從未見過的種族,聯盟和部落在這塊土地上相互較量。然而,迅速崛起的加基森也正影響著這片土地上的紛爭,卡爾洛斯‧地獄吼親眼目睹戰場上加基森傭兵展現強大的軍火武力、強烈爆破性的煉金藥物及運用潘達利亞神秘力量的翠玉石像。
  稍早之前,在死亡之翼肆虐艾澤拉斯時期,熱砂企業就是聯盟和部落攏絡的對象。雙方甚至派員來到加基森拉攏市長,然而在市長精明算計之下,意外地促成聯盟與部落成員在競技場內成為娛樂觀眾的可笑戲碼,市長不僅不費任何心力就處理雙方牽合的壓力,甚至還倒賺一大筆金幣。
  所以這次柯亞克以及數個部落士兵受到大酋長指示,務必要拉攏加基森內部的勢力,甚至試圖以滲透、說合的方式達成目的,以壯大部落的力量。
  這座位於塔納利斯沙漠的港口之都,到了晚上依舊燈火通明,這裡的港口每天都會有大批的貨物進來,全艾澤拉斯新奇的事物都聚集在這。
  柯亞克才剛來到這地方幾天,就深深體會空有一身力量是不夠的。他是一名龍喉氏族的獸人,他的身分在艾澤拉斯的其他地方或許具有影響力:像是在部落,他是一名身強體壯的戰士,能藉由自身力量為部落帶來榮耀;對於聯盟,他是一名可怕又野蠻的獸人,能夠赤手空拳幹掉幾名人類士兵。可是在加基森,這個與艾澤拉斯迥異的社會裡,他什麼都不是。
  他首先嘗試加入了獸人成員最多的汙手黨,這個幫派掌管的地盤將近加基森土地的三分之一,但他僅只能擔任底層的打手。加基森時常有鬥毆事件,在汙手黨內部想要出頭的人很多,因此他的表現也說不上亮眼。
  眼看著他所攜帶的金錢,快要負擔不起在加基森這繁榮的開銷時,他聽到口耳相傳的軼聞——在加基森的其中一家中立的酒店裡,只要帶給他足夠有趣的情報,他會大方的支付酬勞。
  柯亞克極度渴望成功。他出生在格瑞姆巴托,幼時曾經被人類所俘虜,他在獸人的集中營長大,這對於獸人是極大的恥辱。即使在災變後,他有機會回歸於龍喉氏族,但他認為他沒有資格這麼做。他必須向氏族證明他的價值,曾經被俘虜的他,才有臉去面對他的氏族。
  柯亞克就站在那家酒店外,相較於四周建築的富麗堂皇,其斑駁的牆面和骯髒的外牆,讓這裡看起來破敗髒亂。然則這些看在柯亞克的眼裡,卻是他尋求轉機的地方。

  ▲

  加基森時報是艾澤拉斯的新潮媒體,不論是頭版引人入勝的大字標題,還是廣告欄上只有三行字的小道消息,總是能令閱讀人津津有味。
  安度因每天都會閱讀加基森時報,以掌握當地社會的脈動。他今天花了天五分鐘閱讀頭版「加基森銀行再度被洗劫一空」的內容,繼上次盔甲科多獸搶案後,這次綁匪使用會爆炸的煉金藥水炸開牆壁。銀行主人汙手黨為宏幸老大,對此表示非常憤怒,現場除了一片狼藉,地上還散落許多玻璃碎片,目擊者也表示,搶匪是穿著袍子且身材細瘦,表現得相當詭異。
  安度因翻開後面幾版的社論,閱讀此事的批判。除了幾篇汙手黨表達憤怒立場外,一名黑謀會的術士投書,上面表示黑謀會的行事風格絕對不可能如此粗暴,這絕對是有心人士的栽贓抹黑。
  而就在這篇文章旁邊的其他事件討論,特別引起他的注意,上面的投書者大膽的猜測,暴風城的安度因王子已經死在部落大酋長的拳頭之下了。文章還描述了,在潘達利亞也許多人目擊,安度因王子被部落大酋長攻擊後,已經身受重傷,雖然有傳言安度因王子仍在養傷中,但再也沒有人目擊過安度因王子的蹤跡。然而,暴風城對於此事始終保持緘默,沒有任何的表態。
  安度因在加基森安頓也經過了一陣子,他知道應該把自己的消息透露給暴風城,但是他不確定把消息安全傳出去的方法。怒西昂縱然能保證他的安全,但在他弄清楚怒西昂拯救他目的之前,他終究是枚被算計的棋子,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全的活下去。
  「安度因!安度因!」
  「嗨,你來啦!」安度因向一名每天都過來的獸人小孩打招呼,小孩帶著兩位成年獸人,他們彼此攙扶走進來,從他們汗衫加上吊帶的打扮,可以確定是汙手黨的人。
  「你又要做義工嗎?」安度因聽到絲綢般平穩的聲音。
  怒西昂剛好下樓,見此狀他直接坐在安度因同桌的位置上,準備拿起桌上的報紙閱讀,但在把重點聚焦到報紙之前,怒西昂用某種趣味的態度看著安度因。
  安度因不覺得哪裡有趣,他耐心詢問兩位獸人的狀況,並且用聖光舒緩他們的病痛。在和獸人們道別後,安度因對從頭到尾在一旁撐著頭觀察的怒西昂問:「這有什麼好笑的?」
  「看著傷患治療傷患,這可真有趣!」怒西昂語調緩慢地說,「親愛的王子,你還真是天真又善良。」
  「這只是盡自己微薄之力的人道救治,我想大部分有能力的人,也願意這麼做。」
  「我不理解,他們不只是陌生人,對你來說也是敵對陣營的獸人,這麼做沒有任何好處。」
  「我希望你能了解,這世上存在的不只有利益和算計。」
  「你有思考過事情的後果嗎?單獨身處在加基森,接受我的庇護。這麼做很有可能將自己的底細都交代出去。」說到這怒西昂頓了一下,他稍微加重語氣說:「這也很有可能,暴露出我的訊息。」
  「我……我感到非常抱歉。」安度因說,他的耳根慢慢轉紅,顯得有些內疚,「我會停止這莽撞的行為。」
  「呵。」看到安度因窘迫的樣子,怒西昂笑了起來,「我逗你的,你的這一點舉動還不至於對我造成太多麻煩。」
  聽到怒西昂這麼說,安度因的臉也爬滿了紅暈,他很少能有這麼不自在的時候。安度因吞吞口水,他忍住想低下頭逃避的衝動,從小到大的皇室禮儀訓練,讓他只能挺起胸膛面對怒西昂。
  「我想,是時候將你的消息透漏給暴風城了。」怒西昂說,「你不必擔心,我底下的人會迅速確實地傳達消息。」
  「……非常感激。」在沉默幾秒後,安度因誠懇的向怒西昂道謝,怒西昂保證會確實通知暴風城,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情況了。
  怒西昂往身旁看了一眼,黑爪侍衛對他點頭示意,他回頭向安度因問:「你最近住得還習慣嗎?有沒有額外任何需要。」
  安度因認為這個問題有些突然,但他還是回答:「我在這裡已經非常舒適了,謝謝你。」
  「我的部下臨時找來的衣物還是非常粗糙。你瞧,你的皮膚都被蹭紅了。」
  怒西昂抓起他其中一隻手臂,捲起他的袖子,如陶瓷般白皙的皮膚染上明顯的粉紅,確是被材質不佳的布料蹭得不適應。
  這突如其來侵略性的肢體接觸,弄得安度因有些不知所措,他感受到怒西昂手指靠在他裸露皮膚手肘上,認真端詳的視線就如夏季午後陽光般的炙熱,輕柔略過他皮膚表層的指腹,弄得他敏感搔癢,他氣憤地抽開被怒西昂抓住的那隻手,有些語無倫次地說:「這……這點你不必費心,我可以忍耐。」
  「為了能有符合你的身分照料,我請了裁縫師過來,我想他不久後就會到達這裡。」怒西昂指著樓上說,「到時候必須貼身丈量你的尺寸,請務必勞駕樓上的房間。」
  幾天前寄人籬下的安度因或許會乖乖照做,他在原地盯著怒西昂幾秒後,張著嘴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又移開視線。
  怒西昂看著安度因欲言又止的樣子,沒有多加催促,反而耐心等待,直到安度因開口對他說:「你接下來要接見「賓客」吧?你又時常在這個時間點把我支開,是不想讓我遇見什麼人嗎?」
  「你真敏銳。」怒西昂笑了起來,又說:「很抱歉,我必須見見部落方一名非常具有野心的士兵,我不能拿你冒險。」
  聽到怒西昂對他坦然,安度因有些釋懷,他了解對方的顧慮,也知道這是自己無法插足的事。之後,他拄著拐杖緩緩的走上樓,待在自己的房間內,等待著裁縫師。

---------
章節目錄:
中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540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獸世界:潘達利亞之謎|爐石戰記:黑街英雄之加基森風雲|安度因|怒西昂|黑白王子|鋼之力|加基森|柯亞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hento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 The Prince... 後一篇:《The Prince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rk7410(゚∀ ゚)✄╰U╯
我愛我自己(゚∀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