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Survivor】筆記1 青鳥鎮(12/12/20修訂)

作者:留善影│2019-04-07 12:45:45│贊助:2│人氣:85
***如有錯字、錯誤或需要改善的地方,請留言!
***如喜歡某善的作品,可以按個喜歡。如想知道某善最新動態,可以按個訂閱。可以的話請大家給一下評語,你們的留言和支持是某善繼續寫下去的原動力!感謝你們!
***為自己的InstagramWeebly打一下廣告!
***上一篇筆記︰點我

***************

  周圍飄著像霧一樣的灰塵,不時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刺耳的哀嚎聲,地上全都是沙石,以及……猶如一個個水灘似的……鮮血……
  好可怕…好恐怖…好害怕……
  想要呼喊…可是喉嚨卻被什麼塞住般的發不出任何聲音……
  這裡是…哪裡……?
  「你在這裡做什麼!!」一聲比得上槍炮的怒吼聲傳來。
  是…誰…?
  「這裡很危險的!不要命啊你!!」
  「…嗚……」
  聽到那聲怒吼,喉嚨只能發出一聲沒意義的聲音,眼前出現一個人影。
  是誰…?
  「安利……」
  那個人…很熟悉…又很可怕的感覺……
  「安利格斯……」
  聲音好像愈來愈大,而且愈來愈接近…
  「安利格斯‧布魯特—!!!」
  「嘩!!??」
  名為安利格斯‧布魯特的男生失神大叫一聲,然後他感覺頭、背部和屁股都受到猛烈的撞擊,讓他又吃痛地叫了一聲。
  「好、好痛……」
  安利格斯從夢境的餘韻醒過來,視線慢慢地、慢慢地對焦,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穿著白色絲襪的腿。順著雙腿往上看去,蔚藍色印有百合花圖案的連身裙、裙邊和衣袖都帶有蕾絲,讓其更有優雅氣息。尚算標緻的臉龐配上矢車菊藍(註1)的眼睛,令她的氣質添上一點沉穩。跟眼睛一樣顏色的、猶如瀑布一般的長髮,以及純白色的貝雷帽上的小絲帶因為動作而擺動,看到的一瞬間都有點恍神。

1︰矢車菊藍是介乎綠色和藍色之間的顏色。

  「真是的!太陽都曬屁股了!你終於醒了!」女生的口吻充滿著不滿。
  「莉、莉莉……」安利格斯的樣子很是驚'愕,似乎是在想為什麼這個女生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裡?
  猶如讀到他的心聲般的莉莉顯得更加不滿地說︰「你以為現在是幾點啊!都過約定時間了!!」
  「……欸?」
  安利格斯馬上撐起身子看一下床頭的鬧鐘,鐘上顯示的時間是,715分。
  「……欸欸欸—!?已經這個時間了!?」
  「是啊,已‧經‧這‧個‧時‧間‧了!!」
  「為什麼!?我昨天明明設好了鬧鐘的!?」
  「十成是壞了吧,你這個黑臉王。」
  莉莉用關愛的眼神看著安利格斯,心想感嘆這位青梅竹馬從小到大都是那麼倒楣,鬧鐘壞了至到走路被絆倒,甚至凡是去旅行都是下雨天、懲罰遊戲一定有他的份之類的,這些都試過無數遍,到底是怎麼進修才可以到這個地步呢?這是莉莉一輩子都猜不透的謎。
  「怎麼會……」
  才剛早上就那麼不幸…那今天還要怎麼過啊……
  「安利格斯!」
  「欸?」
  莉莉用更加嚴厲的口吻說︰「別給我發呆了!還不趕快換衣服!!」
  「是、是!遵命!!」
  當安利格斯在衣櫃拿出衣服時,發現莉莉還待在房間裡。
  「那個,莉莉……」
  「唔?」
  見對方還一臉疑惑的樣子,安利格斯心中浮起萬分的無奈。
  「你不出去,我怎麼換衣服呢?」
  聞言,莉莉愕然了幾秒,臉頰猛然冒出不明的紅暈。她急忙轉過身,掉下一句︰「我、我到外面等!你趕快下來喔!」
  然後「嗙」一聲關上門,力度大得房間都好像搖了一下,留下一臉錯愕的安利格斯。
  「對我的房間溫柔一點好嗎……」

  更衣好的安利格斯躡手躡腳地走下樓梯,就像是一只躲藏野獸追捕的小鳥似的小心翼翼不被對方發現。
  (要是他在的話,剛才莉莉過來叫醒我的事他一定知道,之後等著的就是……)
  想到那個『他』,安利格斯不禁打了個哆嗦,行動更加小心翼翼。差不多到樓下,他悄悄地張望客廳,然而,他發現客廳裡只有正在看電視的父親—奧利弗‧布魯特,以及在開放式廚房忙碌的母親—凱佩西絲‧布魯特。
  (哎呀?是去洗手間了嗎?)
  安利格斯四周張望都不見『那個人』的身影,令他感到十分奇怪。
  「明明平常都會在的……」安利格斯小聲地說道。
  「你爺爺今天早上就出去了,放心吧。」
  「欸?」
  一直背對著自己的父親突然開口講話,嚇了安利格斯一大跳,父親轉頭望向呆滯的兒子,從他明顯忍住笑意的樣子看來,他應該一開始他就知道兒子的行動。
  母親因為丈夫的話而轉頭看向樓梯上的兒子,頓時露出無奈的笑容,說︰「還不趕快下來?莉莉在外面等很久囉!」
  「啊,是……」回應母親的同時,安利格斯心想︰(果然逃不過爸爸的『順風耳』啊!)
  奧利弗的聽力就十分靈敏,鄰居的形容就是︰「就算是在吵雜的環境中,他都能聽到一根針掉到地上的聲音」,不過對於這點本人是沒有承認過的。
  母親一邊將早餐放進食物盒裡,一邊說︰「要是被爺爺知道你被莉莉叫醒,一定會罵你的!」
  「而且一定會說,布魯特家族的臉都被你丟光了!」奧利弗模仿起爺爺的怒吼聲,讓安利格斯和凱佩西絲都笑起來。
  安利格斯環望客廳一圈,發現婆婆都不在,問︰「爺爺和婆婆都出去了嗎?」
  「他們倆都去會堂那裡準備周年派對。」凱佩西絲回答。
  「啊!是喔!差不多又到周年派對了!」
  「這件事你也不要被爺爺知道,不然他會罵你腦袋破洞。」
  「啊哈哈……」
  「好啦,還不趕快出去,莉莉要生氣囉!」
  「是!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目送兒子離開後,凱佩西絲低喃︰「今天就是最後一天呢。」
  「是啊,不知不覺他都成長了。」奧利弗回答︰「遲些都要跟他聊聊之後的方向了。」
  「唔~嘛,也是之後的事情。」凱佩西絲走到沙發背後,彎下腰,靠在奧利弗耳邊說︰「那,請問團長什麼時候要跟我聊聊啊~?」
  奧利弗轉過頭,笑問︰「那你想聊什麼?」
  「你最近都顧你的青鳥騎士團,都不管我了!」
  「沒辦法,薩伊吉的老婆快生孩子,他就沒法顧騎士團。」
  「我知道,可是很寂寞嘛~」
  「所以今天我不就休假陪你呢?」
  「至少要休個三天吧!」
  「請三天騎士團大概要亂一團了吧?」
  「欸~」
  「好啦,今天陪你去逛街,所有費用我出,好嗎?」
  「你說的喔~?」
  「好,我說的。」
  凱佩西絲的食指輕掃過奧利弗的鼻尖,「這還差不多~!」
  兩人對彼此甜甜的微笑,屋內瀰漫著無形的甜味。

  安利格斯急忙走出家門,他見到站在門旁的莉莉鼓起兩頰,很是不滿的樣子。
  「好慢!」
  「對、對不起啦……」
  「哼!我不管!今天下午你請客!」
  「好好好,我請我請。」始終是自己讓她等那麼久,安利格斯當然不會拒絕這要求。
  「這就差不多~!」莉莉的態度瞬間放軟,笑容浮在臉上彷彿剛才的不滿是幻覺一般,「趕快走吧!要趕不上課堂了!」
  「好!」
  然後,安利格斯和莉莉一同閉上眼睛,他們的身體頓時冒起淡淡藍色光芒,而且體型慢慢地縮小,直到身體如手掌一樣,他們都變成一只藍色的小鳥,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藍光。
  「走吧!」
  「哦!」
  他們一同拍起翅膀,爪子離開地面,飛到湛藍的天空那裡去,而他們的腳底下是一片熱鬧的小市鎮,充滿著人與人(或者說是鳥與鳥?)的對話聲、也響起從店舖裡傳出的叫賣聲。
  這裡是「青鳥鎮」,如名字一樣,鎮內居住的都是名為「青鳥」的居民。
  青鳥是由神創造出來的、身上帶著淡藍色的光芒、被譽為『幸福使者』的小鳥。牠們每天都會到不同的世界散佈『幸福』,所以世界各地都流傳著一句話,『每個幸福的故事背後,都是因為青鳥在背後幫忙』。
  要令世界上活著的生物都感受到『幸福』,這是青鳥一出生就附有的使命。
  「哎呀哎呀~你們小倆口又一起上學!」在身旁突然飛來另一只體型比牠們稍微大一點,羽毛的顏色是靛藍色(註2)的青鳥,語氣帶著滿滿的輕蔑。

2︰一般泛指介於藍色和藍紫色之間的顏色。

  「什麼小倆口!帕林你別亂說話!」莉莉連忙大聲反駁,可是語氣中總覺得帶著一點點心虛。
  「啊!心虛了心虛了!果然啊!」
  「你閉嘴啦!!」
  在一旁的安利格斯無奈地嘆息,一早就那麼有精神地吵架。
  莉莉,全名是做莉莉‧斯瓦洛,跟安利格斯的關係用四個字就可以解釋,青梅竹馬。因為他們家離得很近,兩家的父母都常常有來往,加上彼此是同齡,所以兩人很快就熟絡了。
  跟莉莉鬥嘴的那個青鳥是帕林,全名是帕林‧伊格爾,是他們的同班同學,也是全級頭十名的其中之一優等生,至於是不是朋友呢?安利格斯自己也不太能說清,他只知道帕林常常有意無意地出言奚落自己,而莉莉總是莫名地很生氣地跟他拌嘴,所以是……是不吵不相識?
  見到牠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吵,安利格斯小聲地說︰「感情真是好啊。」
  這小聲的話沒有逃過兩人的耳朵,他們不約而同轉過頭,對著他大吼︰「誰跟他/她感情好啊!你這個白痴/吊尾車!!!」
  安利格斯差點被這聲大吼轟下去了,然後兩人繼續毫無意義地拌嘴,雖然牠們這樣已經引來不少路過的青鳥的異樣目光,但是他決定選擇性失聰,反正去勸架都只會被牠們轟回去。
  這莫名的狀態持續到牠們進入一間宏偉的建築物,那裡是青鳥學院。每個適齡的青鳥都會到這裡念書,雖然說青鳥一出生就附著要為生物帶來幸福,不過還是要先通過學測才可以成為真正的『青鳥』。來這裡念書的通常分為兩級,第一級是『青鳥初學者』,只可以在學校裡面學習各個世界的文化、歷史、知識。而待青鳥們學習並成長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晉升為第二級—『青鳥實習生』,要到訪不同的世界實習。通過所有學測後才可以畢業成為真正的『青鳥』。
  學校大門的兩旁都有一座石像,是一男一女的石像,那是青鳥村的兩位鎮長,男的叫勞魯斯‧迪奇女的叫達芙妮‧夏梅,據說是在最早一代的青鳥中挑選出來負責管理市鎮,兩位都是當時最優秀的青鳥。
  「喂!斯瓦洛同學!伊格爾同學!布魯特同學!別在學校大吵大鬧!這成何體統啊!!」站在學校門旁的男導師語氣嚴肅地向三鳥喊道。
  「啊、是…抱歉……」莉莉低頭道歉。
  「最大聲的明明是你好嗎?」帕林小聲地抱怨。
  「我明明都沒有說話,為什麼也要被罵……」無辜被牽連的安格利斯哭笑不得。
  「還不快點到課室!快要上課了!」
  「是!!」
  為免被導師抓著罵,三鳥趕緊變回人型衝進學校,選擇性失聰,無視在後頭叫喊「別在走廊奔跑」的導師。
  「都是你啦!害我這優等生被罵!」
  「吓?!明明就是你害我的!你惡人先告狀!」
  (求求你們別再吵了……)
  當然,這句安利格斯只敢在心中講。
  三人一同走到自己的課室,可是莉莉和帕林之間的爭吵尚未消停,引來許多學生的側視,卻沒有人敢上前勸架。安利格斯無奈地走到自己的座位解決袋中的早餐,在他吃了沒幾口時,旁邊擁有普魯士藍(註3)髮色的男生開口說︰「一早就聽見他們吵架,真是有精神。」

3︰別名為柏林藍、巴黎藍、中國藍,是深藍色的一種。

  
  「他們總是這樣,你又不是第一次見到。」
  「的確不是第一次見到,只是每次見到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吵架到底有什麼好玩?」男生單手托著臉頰,過長而綁起來的小馬尾隨著動作而擺動。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我也沒指望過你會知道。」
  「……」
  「願意花時間去跟對方吵架,那是重視對方的表現之一喔~」
  突然,一把非常柔和動聽、宛如夜鶯的歌聲悅耳的聲音傳來,回頭一看,天青色(註4)映入眼裡,一位穿著藍色微落肩連身裙的少女出現在旁邊,她的臉上印著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的美麗笑容,安利格斯感覺心臟像是停了好幾拍。

4︰一種明亮的淺藍色,顏色接近於在晴天時天空的顏色,因此得名。

  「……你干嘛在這裡?」看到眼前的少女,少年不禁瞇起藍眼,語氣毫不容氣,甚至帶了一點不悅。
  少女沒有因為對方的語氣而不高興,而是有禮地回答︰「今天是合堂,你不記得嗎?」
  「……我從來不喜歡記一些無謂的事。」
  「欸~難怪安利格斯總是說要提你交作業和上課時間啦,原來是這樣啊~」
  聞言,少年的眼神變得十分銳利,像是利刃一樣要狠狠地插在旁邊的同學—安利格斯身上。而被瞪的人早就在少女說這句話之先就把眼神別開,埋頭吃他的早餐。
  這位少女是莉萊克,全名是莉萊克‧露西莉雅,是隔壁班的學生,她是全級成績排名首位的長期霸主,也是全級美少女排名中的長期第一名,幾乎所有男生都被她的美貌和優雅的舉止迷住,除了普帝尼亞,那個跟莉萊克講話的男生。
  這位是普帝尼亞,全名是普帝尼亞‧塔尼斯,是同班同學,也是長期被安排跟安利格斯坐在一起的人。安利格斯從來都搞不懂老師為什麼這麼喜歡讓他們倆同桌,唯一想到的原因是,他最能忍,因為普帝尼亞常常冷不妨的毒舌攻擊實在讓其他人難受,唉……
  普帝尼亞是長期全級成績排名的第二位,他永遠都在抱怨(或者說是…苦惱?)跟莉萊克只是差幾分,永遠只差那麼幾分就排了第二位。所以他們倆的關係一直都是…惡劣?(雖然安利格斯覺得是普帝尼亞單方面對莉萊克態度惡劣而已)
  「莉萊克~!」
  突然莉莉向他們的方向喊道,看來她已經不跟帕林吵架了,因為帕林坐回座挑戲周圍的女生了。
  「可以過一過來嗎~?」
  「嗯!可以啊!」回答完後,莉萊克把目光放回兩位男生身上,微微彎下腰,說︰「那麼,先失陪啦。」
  目送莉萊克的背影,安利格斯的視線始終是離不開。
  「膚淺。」
  「欸?」
  普帝尼亞忽然的話讓安利格斯愕然了,然而前者「哼」一聲後就不再繼續話題了。
  「什麼跟什麼……」
  「說不明白吵架有什麼好玩,你自己都一樣嘛。」
  旁邊傳來另一把男聲,是一位擁有藍綠色(註5)眼瞳的男生。

5︰又稱青綠色,是一種介於藍色與綠色之間的顏色,類似暗綠和深青色。

  「你常常都跟莉萊克作對,跟她吵架很好玩嗎?」
  普帝尼亞瞪向男生,低聲說︰「你再亂講話,小心我過來揍你,珀米拿‧卡萊斯。」
  嘩…都喊全名了…莉萊克真的是他的逆鱗啊……安格利斯心想,明明莉萊克人那麼好,為什麼他總是跟她水火不容的樣子呢?
  「安利格斯,之前你借我的繪本還給你!真的是很有趣!他們也看得很開心!」
  「那就好!」
  普帝尼亞瞄一瞄安利格斯接過的繪本,說︰「又是小孩子才會看的書。」
  「都說了這不只是小孩子可以看的!」安利格斯反駁道,語氣帶著一絲不滿。
  「哼。」普帝尼亞選擇性失聰,把頭轉了過去。
  珀米拿‧卡萊斯,簡稱叫珀米拿,是隔壁班的學生。因為他家裡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某次機緣巧合之下跟他聊到自己家的婆婆收藏許多適合小孩子和成人一起看的繪本,所以他常常都會來跟自己借繪本的。
  此時課室的門被推開,他們班的導師到來了。
  「上課了!大家快點回到座位!快一點!」
  大家匆忙地趕回自己的座位,安利格斯也迅速解決了他的早餐。
  『青鳥初學者』的課堂生活要開始了。
  「雖然今天是理論課的最後一天,但是大家都要用心去聽啊!在之後的實習課中有可能會用上的!」
  「是~!」
  然後,今天亦是我們當『青鳥初學者』的最後一天了。

***************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嘩!?」
  安利格斯一推家門就看到一個約三十幾歲的男人坐在沙發上。
  「干嘛?一回來就對人大呼小叫的,沒禮貌。」男人瞇起眼睛,不滿地說道。
  「對、對不起…伊維斯爺爺……」
  那個人就是安利格斯的爺爺,也是他最害怕的男人。
  啊,如果爺爺在的話,那婆婆都應該在吧?
  「婆婆也回來了嗎?」
  「回來了,在書房,干嘛?」
  「沒、沒事!我、我去找婆婆!」
  話音剛落,安利格斯就匆匆忙忙的跑上樓梯了。孫子的身影消失在樓梯轉角,伊維斯低喃︰「有必要那麼怕我嗎?」

  「加德莉婭婆婆!」
  「哎呀,歡迎回來,安利格斯。」
  推開書房門,書桌前坐著一位掛著溫婉笑容的女士,那是安利格斯的婆婆—加德莉婭‧布魯特,雖說是婆婆,可是她的樣貌就跟二十幾歲的女生沒兩樣,頂多是打扮看起來比較成熟而已。她面前的小桌子放滿書本,有幾本還是攤開的,上面貼著好幾張便條貼。如果沒猜錯的話,那是過去記錄歷史的文獻。
  「珀米拿上次借的書,他說他的弟妹看得很開心!」
  「哎呀,那就好。」
  加德莉婭接過遞來的繪本,安利格斯看一眼桌上攤開的書本。
  「婆婆又在研究嗎?」
  「嗯,是啊。」
  加德莉婭的手撫摸著文獻上手繪的圖畫,那是一群外表跟人類相同,唯獨耳朵是尖的人圍在一起,似乎是在聊天的圖像。
  「婆婆你真的很喜歡妖精們。」
  「呵呵,是啊,畢竟他們是我們青鳥的始祖。」加德莉婭輕聲低喃︰「真想見一下他們呢。」
  那是比青鳥早一代負責散佈幸福的種族,『幸福的妖精』。現在他們已經不在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去哪裡,有人說因為青鳥的取代了,他們就消失了;有人說是他們是在戰亂中死了;更多人說他們是跟著真神一齊消失了。
  真神,祂是創造這世界一切的存在,包括現在的神大人。現在的神只是被真神選中,去管理祂所造的一切。那麼後來真神去哪裡呢?為什麼會消失呢?沒有人知道,因為祂消失的時候,近乎九成被祂所造的人和物種都一同失去蹤影。祂留下了少許的文獻,其中包括了一些曾經存在的種族,妖精就是其中一種。
  據說,妖精的體型跟人類手掌一樣,全身有95%是糖分所做,4%是鹽分,剩下的1%是水分。他們的主要食糧是糖製食品,亦要攝取少量的鹽類食品。記憶力低,但身手非常敏捷,要捕捉他們的身影是很困難。不過可能因為他們是由糖做的,所以他們很害怕水,所有妖精都是不會游泳的。
  他們的使命就跟青鳥一樣,要到不同地方散佈幸福。唯一不一樣的是,他們有一個非常特殊的能力。
  「當妖精掉下真正的淚水時,幸福的力量會集合在淚水之中,產生成奇蹟的力量。到底是不是真的呢?」安利格斯問。
  「唔…這個嘛……」加德莉婭的食指點著下巴,說︰「我也不知道,因為文獻沒有記載有曾經出現過。可是,我覺得是真的。」
  「為什麼?」
  「因為是祂做出來的,我覺得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加德莉婭輕聲說︰「真神是很厲害的喔。」
  安利格斯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看著文獻上的手繪圖畫。
  奇蹟的力量……世界真的會有奇蹟嗎?
  記憶不自覺地飄到今天放學的時候……

***************

  「好了,所有課程已經完成,大家沒有疑問的話可以放學囉!」
  講台上的老師把書本疊好,宣佈下課之後,本來靜悄悄的課室一瞬間變得熱鬧起來,學生們三五成群的離開課室。安格利斯把所有書本和文具收好,拿起背包想要離開時,旁邊傳來被什麼用力撞在他的肩膀,肩膀猛然一陣痛楚襲來。
  「拜拜啦!吊車尾!」帕林輕蔑地瞄了他一眼,悠悠然的走開了。
  莉莉走到旁邊,不滿地說︰「那個帕林真是個混蛋!我去教訓他!」
  安格利斯連忙阻止她,說︰「算了吧!莉莉!這又沒什麼!」
  「可是!」
  「走吧。」
  莉莉沉默了幾秒,最終還是敗在青梅竹馬的溫和笑容下,點點頭說︰「……好吧。」
  他們走到學校門口,那裡穿梭著三三兩兩一群的青鳥學生,熱鬧的交談聲中偶爾穿插著老師的叫喊聲。一切都是那麼平凡但溫馨。兩人變回小鳥的狀態,一起往橙紅色的天空飛去。
  「今天終於完結了呢。」莉莉說。
  「是啊。」安利格斯回答。
  「我們終於從『青鳥初學者』畢業了。」
  「是啊。」
  「…吶,安利格斯。」
  「什麼?」
  「從實習生畢業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畢業之後?」
  安利格斯低頭看著被黃昏的光染上橙紅色的街道,青鳥們的工作都告一段落,紛紛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畢業後的青鳥通常都有兩個選擇,一是留在青鳥鎮服務其他的青鳥,畢竟令其他青鳥幸福也是使命之一。二是……
  「安利格斯你不想跟你爸爸和爺爺一樣,加入騎士團嗎?」
  「唔…這個嘛……」
  騎士團,是指『青鳥騎士團』,由五支小隊所組織的。每一個畢業的青鳥都有考取騎士團的資格,一旦成功入選,就可以到不同世界散佈及收集幸福力量。有時候他們都會負責保護兩人鎮長出入大小活動。安利格斯的父親和爺爺都是騎士團一分子,爸爸是第三小隊的團長,而爺爺是所有小隊的副指揮官。
  (想是想,可是依我的能力根本連考的資格都沒有……)

***************

  現在我最期望的奇蹟就是,希望在青鳥實習中順利畢業……


Happinessis a choice
Whichone would you choose?

善影的話︰

團子們好!我是快要去日本旅行的善影!
青鳥第1章終於寫出來啦~今次團子們有沒有發現,青鳥們的名字都只有中文,而沒有寫英文名呢?不是善影忘了寫,而是想要團子猜猜善影改的名字到底是什麼呢?意思又是什麼呢?如果有什麼想到的答案,都可以留言跟善影說喔~!在相談室,善影就會拜託雨澤發布答案!
然後,大家可以在人物介紹中看到安利格斯與五位同學的簡介,歡迎大家去看!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囉!下次見///

相關文章︰

去過第9層以後Re:歡迎來到第9層番外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512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歡迎來到第9層|去過第9層以後|Forget me not|雨過天晴相談室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p021c14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留善影圖書茶室】 我的... 後一篇:我希望看到香港真正的藍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yz12442002想吃怡婷的我!
麟洛草魚老店因貨源不足決定歇業了!最後兩天連假有空推薦大家去嘗嘗50年的老手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