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因犯罪而坐牢的那五年,我不曾後悔過。

作者:何以解憂?│2019-04-06 02:17:33│贊助:6│人氣:112
  五年前,我因傷害罪而入獄。

  監獄生活,親身經歷方知是多麼難熬。年月對犯人來說已毫無意義,思緒也被時間沖得麻木,在我隔壁牢房的青年三十歲不到,本來是個神采煥發的年輕人,此刻眼神只存空洞餘光。

  每個囚犯心中的沙漏都在倒數,等待著出獄的那一天。

  與我同間牢房的獄犯名叫阿義,有天他興致忽起,跑來問我:「年紀輕輕就被關,現在後悔了吧?」

  「當然後悔。」長眉一挑,我斷然回答。

  「是哦,為什麼?」他眼睛一亮,露出饒富興味的笑容。

  我斜眼望向阿義,臉色頗為不快。

  「後悔當初下手太輕,沒將那婊子打成殘廢。」

  阿義臉色驟變,嘴角笑意隱沒。

  「你這人簡直……」他拙於言辭,話說一半,卻接不下去。

  「這個答案你滿意嗎?」我問。

  阿義哼的一聲,朝我繼續說道:

  「你這人簡直就是瘋子!」



  小學一年級時父母離異,我與妹妹是被祖父扶養長大的,因祖父年事已高,收入也不理想,所以自幼便開始幫忙家計,也因如此,我比同年紀的人獨立的多。

  高中畢業那年,剛入初秋,祖父不敵歲月摧殘,伴著綿綿秋雨,先一步走了。

  妹妹這時才國一,為了負擔她的學費,我一肩扛起家計,不再升學,正式踏入社會。

  荀子云:「 學不可以已。」這句話說得一點也不錯。

  天下雖大,卻有哪間公司肯錄用只有高中學歷,又沒一技之長的人?

  我接了四份打工,從早上開始送報紙,接著到餐廳洗碗盤、做雜役,日復一日,從早到晚,睡不到三小時。

  妹妹平時沉默寡言,但其實十分體貼,她竟會每天早上準備一盒便當給我,就怕我工作忙,不吃午餐。

  為了這樣的妹妹,我工作雖繁重,卻也樂此不疲,甘之如飴。

  時間奄忽而過,妹妹也要會考了,她成績優異,自會上第一志願,也不需我擔心。

  「安心感」是非常可怕的,因為一旦結果不如預期,便會迎來跌落谷底般的失落。

  也因如此,當妹妹遞給我一間風評不好的私立女子高中註冊單時,我腦中轟然一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要填這間!」我甚至痛惜到話聲顫抖,「妳的分數明明能上國立學校,為何要選私立!究竟為什麼!」

  妹妹似笑非笑,眸中光芒一斂,粉唇輕啓,解釋道:「哥,我成績好,在私立學校免學費,又有獎學金可以拿,這樣你就能輕鬆一點,我不想要哥為了我這麼辛苦。」

  她見我神色黯然,又補一句:「反正我讀哪間學校都可以,不要擔心。」

  我不再說話,驀地轉身,大步離開。轉身之際,忽覺眼角生溫,原來眼淚早已止不住,從頰畔流了下來。



  妹妹開學後兩個星期,突然不幫我做便當了,我本來想她學業忙,不以為意。但這幾天妹妹放學後便逕自回到房間,也不出一聲,就此關在房裡,甚至三天見不到她一面。

  時日一久,我漸漸不安,想說幾句話關心妹妹,哪知卻找不到機會。

  有天半夜我起來吃宵夜,聽見妹妹房間傳出極細的啜泣聲,我倏然止步,凝神傾聽,那哭聲果然是妹妹所發。

  我素知妹妹不喜說話,平時一副冷傲孤絕的神態,自尊心極強,她一定是遇到困難,怕我擔心,便瞞住了事,不肯跟我說。我關懷心切,慌張的拍妹妹的房門。

  過了良久,妹妹才來應門,我見她淚痕雖已拭去,但秀眉緊蹙,俏臉酡紅,紅腫的雙眼掩蓋不住曾哭過的事實。

  「為什麼哭?」我問。

  「我哪有哭。」

  「明明就有,我聽到了。」

  「哥,時間很晚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啦。」

  妹妹正要關上房門,我仍不放心,用手抵住房門,跟著抓住妹妹的手,妹妹卻突然表情扭曲,便似觸電般驚叫回縮。

  我明明沒出力氣,何以會有如此大的反應?我感到疑惑,掀開妹妹袖子一看——

  纖纖皓臂上,竟是條條血痕,有深有淺,嚴重一點的,甚至還沒癒合。

  「怎麼會有傷!」我駭然驚叫,不由得大驚失色,心疼得語無倫次。

  妹妹低著頭,細若蚊鳴的啜泣聲傳出。

  「班上同學都排擠我,說我成績好也沒什麼了不起。」

  「我要去跟老師說,她們卻更過份了,還拿美工刀在我手上刻字……」

  我勃然大怒,問清楚帶頭的人後,跟妹妹說我明天會處理,把她趕去睡了。

  只見妹妹雪白的睡臉猶帶憔悴,事情搞定前,我知道她是睡不安穩了。



  隔天一早,我打電話去工作的地方請了假,接著到妹妹學校的辦公室,謊稱自己是教育部的人,有學生資料出現問題,跟像是資料組長的人騙到了那女生的照片。

  放學後,我在校門對面的巷子埋伏,過了良久,那女的和幾個同學走了出來。

  三個人在校門聊了一會兒,各自離開。那女生騎摩托車,邊吹著口哨。我怒火中燒,待得她騎經我埋伏的巷子,大喝一聲,拿出預藏的球棒,勁透雙臂,冷不防朝那人後腦猛力砸下!

  那女的長聲慘叫,整個人摔下機車,我走過去抓住她的衣領,連打她三個耳光,怒喊:「妳這王八蛋,是仗著誰的勢,居然敢動我妹!」提起球棒,便是往她頭上一陣狂打。鮮血亂濺,球棒上血色殷然。

  過了不久,路過的人見到,有的叫救護車,有的報警,更有幾個人,四下把我圍住。我球棒在手,怕他們何來,瞬間便撂倒兩人,剩下一人看事情不對,落荒而逃。

  我打得興起,還要再打,無奈救護車來了,載走了那女的,警車也來了,載走了我。

  據說那人頭骨碎了,在加護病房住了兩個月,雖然最後勉強撿回一命,但之後恐怕會有後遺症。

  我看到對方家長拿出的驗傷單時,不由得嘴角蘊笑。

  ——沒有人敢欺負我妹妹了。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五年時間很快過去。出獄那天,我迎來久違的新鮮空氣。

  碧草如茵,花香醉人,正值七月夏夜。

  我看見一道人影倚在人行道樹旁,朦朧月光照不出面容。

  但那人是誰,自不用懷疑。

  我走過去牽起妹妹的手,不發一語,在深夜小徑信步而行。

  此時,便聽得妹妹啜泣道:「你可知我等了多久?」

  我回頭看向她,微微一笑,輕撫她的秀髮,「我會補償,讓我繼續養妳。」

  其時明月在天,清風吹葉,樹巔麻雀吱吱而鳴,兩人鬆開的手復又牽起。

  這次,妹妹握得更緊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98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Jon Snow
我以為是真實事件改編

04-06 04:06

千夜小熊 ♪
感覺是假ㄉ

04-06 09:36

退隱的緣~/銨銨
打成殘廢怕爆!妹妹... ...

04-06 18: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xyz35262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文】愛蘿說... 後一篇:《內湖幫主金寶傳:熱狗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erry70401大家
玄幻小說更新 歡迎參閱給建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