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4 離別與啟程

作者:月河│2019-04-05 16:43:33│贊助:16│人氣:71
  「我今晚一直聽到森林深處傳來哀嚎聲,所以我就破壞結界進來這裡,
 
  發現有隻巨大的惡魔在破壞森林,我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打過他……,
 
  所以就先觀察情況一會,後來他就突然變回遍體鱗傷的人類了。」
 
  「雖然我們之前有些不合,」道爾森注視著她那雙翡翠色的美麗雙眼說:
 
  「但很謝謝妳照顧我們的朋友,並告訴我們這件事的真相,
 
  我們可以繼續問妳一些詳細的問題嗎?」
 
  奈娜看著道爾森真誠的眼神後便點點頭答應了他。
 
  「好嚴重的傷,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嚴重的傷勢,
 
  他在吃下果實之前應該沒有這些傷痕的,會不會是因為處於無意識狀態,
 
  身體失控不停亂撞?」克萊蕾雅輕撫著希達納爾的手臂。
 
  「妳的推測是正確的,事實就是這樣。」道爾森持續使用魔法替他治療。
 
  「你們說的是塔勒卡克之樹結出來的果實嗎?我母親曾經說過,那棵樹很危險,
 
  如果見到要立刻連根鏟除。」奈娜害怕地說道。
 
  「是。」道爾森答道。
 
  「放心吧,那已經被砍掉了。」威希蘭補充。
 
  「那太好了。」奈娜站了起來,低語呢喃幾句眾人聽不懂的話語,那似乎是精靈語。
 
  過沒幾秒希達納爾身體周圍環繞著光芒,地面上出現魔法陣。
 
  「這是治癒魔法陣。」奈娜邊撥瀏海邊說,她的額頭上斗大的汗珠流了下來。
 
  「謝謝妳。」道爾森說。
 
  「奈娜,我們是最近才來到這裡的,也是聽村民的交談才知道這棵樹的存在。」
 
  克萊蕾雅對她說。
 
  這時希達納爾緩緩張開雙眼,眼睛旁甚至還多出一條嚴重的傷疤。
 
  「我現在在哪裡?」他試著挪動身軀,準備要站起來,
 
  可是全身的劇痛讓他只動了一下便打消這個念頭,頹然的放鬆身體躺下。
 
  「你現在還不能動,你身負重傷,要等傷口痊癒後才可以起來。」
 
  奈娜告訴他。
 
  「不,我想惡魔的力量在我身體裡可能還是會有失控的可能性,
 
  你們遠離我比較好,免得受到攻擊。」希達納爾用不安的語氣虛弱的說。
 
  「雖然我們不知道你何時會失控,但是總不能丟下身負重傷的你在這裡吧。」
 
  克萊蕾雅用關懷的語氣對他說,
 
  他感動得流下眼淚,之後躺在草地上昏昏欲睡。
 
  「我們也累了,還是早點休息吧,有事情明天再處理。」道爾森再度躺回草地上。
 
  「說的對!我好想睡。」克萊蕾雅打了個哈欠。
 
  「就睡這裡吧,四周還有倒榻的樹幹與樹葉提供遮蔽和擋風。」
 
  威希蘭似乎很滿意這個地點,他擅自拿了些枝葉來鋪成一張自然的床,
 
  奈娜則是在距離他們幾公尺處的樹幹旁倚靠著睡覺。
 
  道爾森看著一閃一閃的美麗星空,之後緩緩闔上眼睛。
 
  早晨的太陽格外刺眼,今天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道爾森痛苦的睜開雙眼,
 
  發現其他人都已經準備好行李,正在等他起床。道爾森搔搔頭,
 
  似乎對等待他的大家感到很不好意思。
 
  「抱歉,我太晚起床了,耽誤到出發的時間。」他有些愧疚地說著,
 
  對於自己的失態感到難過。
 
  「沒關係,畢竟你昨天也花費很多精神在設置結界,
 
  當然比我們還要疲勞許多,比起你我們反而都沒幫上什麼忙,真是抱歉。」
 
  克萊蕾雅拉住他的手,道爾森蹣跚地站了起來。他注意到奈娜還在這裡,
 
  用一種和善卻帶著些訝異的眼神看著他,對方立刻將視線移開,
 
  一抹紅暈悄悄的爬上她雪白的臉頰和雙耳。
 
  威希蘭正在用磨刀石細心的將他的那把劍磨得更加鋒利,他將劍拿到空中,
 
  太陽的光輝像金粉般灑在劍身,並被反射到其他位置,他點點頭肯定劍磨利了。
 
  希達納爾還在沉沉的睡著,他的疲勞度肯定是所有人之中最多的,
 
  他的身體變成惡魔還進行那麼激烈的活動,就算昏睡個幾天幾夜都不讓人意外,
 
  克萊蕾雅和其他人已經確認過他還有心跳和呼吸,道爾森聽了以後才鬆了口氣。
 
  「妳還在杵在這做什麼?」氣氛實在有點僵,於是道爾森決定由他開口詢問。
 
  「那個……我可不可以和你們一起旅行?」她膽怯地問了他們,他們愣了一下。
 
  「因為我從小到大都一直在森林裡生活!
 
  我想旅行並親眼看看這個廣大的世界!如果不能就不勉強了。」
 
  奈娜閉上雙眼大聲的吶喊,情緒相當激動,可是又在說完最後一句話降到冰點。
 
  「這當然可以,歡迎妳加入我們,不過還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我們旅行的路上必定會遇到許多危險,如果碰到危機時,希望妳能夠立刻逃走,
 
  不要顧慮我們,答應我們好嗎?」道爾森告訴她。
 
  「為什麼?」奈娜聽了之後覺得很驚訝。
 
  「一般來說不是碰到危險要大家一起共同度過難關嗎?」
 
  威希蘭遲疑了一下後表達意見。
 
  「我是不希望讓同伴遇到危險,克萊蕾雅也是一樣。威希蘭就算了,
 
  記得要來幫我。」道爾森說完的時候,
 
  威希蘭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對於自己沒有受到相同的對待有些不滿,
 
  不過他身為一個大男人,加上又是狩魔者,的確有義務要保護老弱婦孺,
 
  因此他沒有講什麼話反駁之類的。
 
  「我知道了。」奈娜點點頭答應,之後和道爾森用手打勾勾。
 
  「嗯。我可以先回家準備行李嗎?我很快就能準備好了,請稍微等我一下。」
 
  奈娜以輕快的腳步快速奔馳在土地上,過不久便消失在道爾森他們的視野中。
 
  「這樣好嗎?」威希蘭手中把玩著劍,兩人沉默不語。
 
  「希達納爾還沒睡醒,我們得先送他回家才行。」道爾森看著希達納爾熟睡的臉龐說,
 
  「現在嗎?」克萊蕾雅問他。
 
  「當然了,我一個人送他回去。你們在這邊等,不然等等奈娜回來找不到人,
 
  我順便把放在希達納爾家一部份的行李拿回來。」
 
  說完之後他將希達納爾整個人揹起來,從旁人的角度來看他揹的有些吃力。
 
  「你沒問題吧?」威希蘭皺著眉頭問。
 
  「我也來幫你好了。」克萊蕾雅道。
 
  「免了吧,我還可以。妳怎麼可能幫我揹?」道爾森翻了一下白眼便出發。
 
  「誰說的!」克萊蕾雅追了上去,丟下威希蘭一個人孤拎拎的在原地。
 
  「讓我揹!」她繼續在道爾森耳邊疲勞轟炸,低聲咒罵個沒完。
 
  道爾森沒有理會她,只是平靜的走著,他走到一半被一顆石子絆到,
 
  差點整個人往前跌倒,幸好他及時穩住陣腳,踉蹌的站起來往前走。
 
  「我怕你太累了。」克萊蕾雅發現無理取鬧沒有產生效果,改換苦肉計。
 
  「妳就免了吧,小小孩。」道爾森嘆口氣說:「妳安靜的在旁邊走很難嗎?
 
  妳只要閉嘴幾分鐘,我就謝天謝地了,拜託。」被他這麼一說後,
 
  克萊蕾雅變得噤若寒蟬,一安靜下來之後,道爾森再次發現森林是多麼靜謐,
 
  而克萊蕾雅剛剛一直是這靜謐的破壞者,不管是鳥鳴還是蟲唧唧的叫聲,
 
  聽起來都是多麼悅耳而自然,偶爾會有風呼嘯而過,這又是透心涼的快感。
 
  他發現克萊蕾雅一直強忍著別說話的那副樣子實在是可愛極了,
 
  不過實際上她忍得很痛苦吧。他的背部傳來身體扭動的感覺,他回頭看了一下,
 
  希達納爾似乎快要醒過來了,克萊蕾雅也立刻注意到了。
 
  「這裡是?」他意識模糊的問道。
 
  「回你家的路上。」道爾森答道。
 
  「你醒啦!你睡的時間很短耶。」克萊蕾雅湊上前說,
 
  他苦笑了一下。「謝謝你們,我還是下來走吧。」希達納爾挪了挪身子,
 
  他現在只有雙手是自由的狀態,因為道爾森抓住了他的雙腿,
 
  而他的雙手則搭在對方的肩頭。
 
  「別跟我客氣,況且你傷成這樣。想要走路?別跟我開玩笑了,希達納爾先生。」
 
  聽道爾森這麼一說他哈哈大笑,才笑不久便收起笑容。
 
  「大笑讓我腹部好痛。」他說。
 
  「抱歉,兩位。其實我隱瞞了你們一點事情,我現在覺得很內疚,
 
  所以我要講出來,經過這幾天的觀察我認定你們是可以託付祕密的人。
 
  我原本是隸屬雪赫斯島嶼的騎士團總參謀長,你們聽過這個島嶼嗎?」
 
  「沒有。」道爾森說,克萊蕾雅也搖搖頭。
 
  「後來騎士團過於腐敗,我便離開那座島嶼,開始了狩魔者生活,
 
  直到前幾天碰到你們,我由衷感謝你們幫助我控制惡魔的力量,
 
  這在未來是一份不可獲缺的力量。」 希達納爾將他的身世公布,
 
  道爾森和克萊蕾雅認真的傾聽著。
 
  「你是在離開家鄉後去那座島嗎?」克萊蕾雅問他。
 
  「是,不過是比較久以後的事情。」他嘆了口氣,這很不像他平時帶給別人的感覺。
 
  「自從離開那個殘破不堪的家園以後,我的人生就變得相當坎坷,
 
  這幾年來真的發生好多事情,能活到現在,也許是在天上的家人們給予我的祝福,
 
  我始終相信我會活下來是這祝福帶來的奇蹟。」他感慨的說。
 
  「活著就不要想那麼多了。」道爾森告訴他:「活在當下,珍惜活著的時光,
 
  善用每一分每一秒,只要活的無怨無悔就好。」
 
  「神殿長大人又再次啟發我了呢,我是不是該去信仰那個水神呢?」
 
  希達納爾臉上洋溢著有種解脫似的笑容。
 
  「如果你想的話。」克萊蕾雅笑笑地說:「可是水神是我們當地人才有的信仰呢,
 
  外人來信仰,感覺好特別,這也不是什麼廣為流傳的宗教。」
 
  「不過既然有人想信,那也不錯。」道爾森繼續說,「我們好像變傳教士呢。」
 
  他們在回去的路上持續閒聊著,直到回到希達納爾的家,
 
  道爾森將他放回他房間的床上,頭枕在柔軟的枕頭上。
 
  「我們差不多要走了。」道爾森說,
 
  他心裡不知不覺已蒙上一層離別時會產生的感傷,但他掩飾得很好,
 
  沒有讓其他人看出來。
 
  「希達納爾……我會想你的。」克萊蕾雅則早已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眼眶泛紅到幾乎快腫起來,她整個人趴在希達納爾的胸前,
 
  鼻涕和淚水都流到他的胸膛上。
 
  「妳哭的這麼難過我會心疼的,雖然是分開,但以後一定會有機會再見,
 
  開心點吧,我喜歡看妳的笑容。」希達納爾虛弱的摸了摸她的長髮。
 
  道爾森將手帕遞給克萊蕾雅,讓她將淚水和鼻涕擦乾淨,
 
  她用力的將鼻涕擤出來,再用手帕包起來,最後強忍悲傷試圖露出笑容,
 
  那笑容很明顯就是勉強擺出來的,只要是沒有瞎掉的人都能夠輕易看出來,
 
  但希達納爾已經充分感受到她的誠意了,他也不是那種會潑人冷水的壞傢伙。
 
  「走吧,威希蘭和奈娜還在等我們呢。」直到道爾森這麼說之後,
 
  克萊蕾雅才依依不捨離開。兩人將放在希達納爾家的行李拿走之後,
 
  慢慢走回到原本的地方,威希蘭正在那呼呼大睡,
 
  行李整齊的排在倒榻的樹幹旁,這時奈娜剛好從遠方回來,
 
  而且還背著一些箭矢和木弓,以及一個布製包袱,走到他們身邊。
 
  「雖然我的箭術不精,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夠在危急時幫上你們的忙。」
 
  奈娜露出燦爛的微笑,將箭矢搭上弓弦做出即將射擊的姿勢,威風凜凜。
 
  「現在我們出發前往下一座城市吧,前往我曾經接工作的地點出發吧,
 
  總之先離開這座森林。」威希蘭打了個哈欠站起來說,用手指著森林的東北方。

新的部落格地址喜歡我小說的各位快來吧!備註:沒有收益活動(妨礙閱讀的廣告我幾乎能撤的都撤了)

既然這麼愛寫作,就用寫作來賺錢吧!這才符合我的風格。

要是以後巴哈掛了才能在茫茫人海裡找到我啊!(誤

我希望能跟支持我的讀者們當一輩子的朋友!要是沒了巴哈和一些小說網之後怎辦呢?

那就是來我的部落格!請踴躍發言和追蹤,只要是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什麼都能聊,

就算是隔壁老王跟小三分手了也能聊的!還有一個重點!!

我更新文章的速度在部落格比較快!!

你還不快來!!只要動動你的小手,按下我的部落格那五個大字,開啟新世界的門扉。

快點來追隨!!目標追隨人數1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90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ray0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家好 我是丁守上 對我... 後一篇:[達人專欄] 最弱之人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0011223(灬ºωº灬)
鳩咪,嫁給我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