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廢人小說【放逐】序篇-巨變前夕 01.月下森林-19

作者:WP│2019-04-05 07:04:06│贊助:12│人氣:624

本人的原創星球,喜歡的話來幫WP推薦個喔。
本作品上一篇
----------------------------------------------------------------------------------------------

  地面上真的有反光標記,艾德與漢姆斯循著幽幽綠光前行,天上的月像是故意撒下白雪,讓森林閃耀朦朧光點,意圖混淆兩人的搜索。

  即使服下了解藥,他們的魔力恢復仍不到一半,但在森林中移動已是綽綽有餘。行至半途,標記指引他們跨過一條小溪流,視野變得開闊起來。此處是片小草原,周圍樹木不若先前茂密。「原來森林裡還有這片空地。」漢姆斯說了番感想。

兩人前進的身影未停,地面出現好幾處綿延的大坑洞。地形實在奇怪,找不著原先的反光標記,他們互看了一眼,乾脆持續向著坑洞的方向前行。

  「停。」

  艾德出聲,與漢姆斯立即沒入一旁樹林中。本該陰暗朦朧的森林色調,遠方卻出現了點點澄光,漆黑的樹木線條分割了光源。兩人定眼觀察,那是火光,有人舉著火把,至少有六、七人!

  「無神世界?」漢姆斯輕聲問。

  「錯不了。」

  兩人放慢腳步,步伐踏得很輕,不留蹤跡地緩緩靠去。到了足夠近的距離,他們蹲伏在樹叢中,聽見人群的聲音隱隱傳來。艾德一邊偷瞄,一邊對著漢姆斯比手勢。眼前人群有男有女,細數共有八人,有的人身著飄逸長袍,有的穿著就像乞丐一樣邋遢,也有的人看起來就像追逐潮流的年輕人,每個人外表既尋常又與眾不同。艾德想到他們既然是從事地下活動的無神世界的成員,這樣的喬裝也不顯得奇怪了。

  他們互相使了眼色,又前進了數棵樹木的距離,人群說話聲音漸漸清楚。

  「……修特……這女人好……如何……信號……」

  漢姆斯心頭一怔,此時他所在的位置已能瞧見人群的舉動。幾個人手中舉著火把,使景象更為清晰。他們好幾個人圍成了一圈,而在圓圈的中心點,躺著一個人,動也不動,她的模樣即使有些距離,漢姆斯也馬上認了出來。鮮紅色的秀髮散落地面,再明顯不過的特徵。

  漢姆斯抓緊大槌,忽然一個小小的力量彈開了他的手。艾德瞪視漢姆斯,指尖正指著他的手。艾德擺了擺頭,食指按著嘴唇,漢姆斯知道他要自己不要衝動,也忍著性子,隨著艾德亦步亦趨繼續靠近人群,位置近到幾乎往前一步就會被發現,停下腳步,各自躲在矮叢中,偷聽著人群談話。

  「戴爾大哥,你說這奇怪的女人究竟該怎麼處理,大夥莫名其妙被煙火信號彈叫了過來,卻連個信息也沒有留下,千面狐那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人群中,一名身穿灰長袍的中年男子語氣有些不耐煩。

  工人裝扮的男子單手抱胸,捧著下巴說:「我想我們暫時先等待吧,修特應該會有進一步指示,我看這女人還受了包紮治療,應該是修特留下的,也許有特別的用處也說不定。」

  「等?等到什麼時候?」灰長袍男子口氣更顯焦躁。「這鬼森林冷得要死,到處都是水氣,連要生火都很困難,叫我們在這等,是想讓大家凍死在這裡嗎?」

  「你講話放尊重點!」

  一名農婦裝扮女子跳了出來喝斥。艾德聽她聲音洪亮,不自覺側頭多觀察了她幾眼。她的身材略顯矮胖,四肢粗壯,頭髮盤了一圈又一圈,看上去就像是顆會走路的雞蛋正戴著草帽。她擋在了長袍男子面前,隨著她幾個動作行走轉身,讓艾德發現她的腰間繫著兩柄彎刀。

  艾德吞了口口水,開始逐一打量每個人的穿著與裝備。口氣不佳的長袍男子腰間也掛了一柄刺劍,他身後有名女子與他裝扮相同,應該是夫妻、情侶或親人之類的關係。其他有的人手持鐵橇,有的人揹著金屬鐵杖,有的人手指上隱隱閃爍光芒,應是鐵戒或者是手指虎。

  情況不妙,隱身於市街的打扮配戴不符身分的武器,完美符合民間異能者的標準風格,這群人很可能全是深諳異能者戰場的鬥士,加上他們又是無神世界成員,長期與教廷的鬥爭下,更可能習慣於有系統的集體作戰。他與漢姆斯能力尚未恢復,異能者的實力又無法從外表判定,貿然出手絕對不是好選擇。

  思索至此,艾德皺緊眉頭望向漢姆斯,漢姆斯此時像是全身凝結,目不轉睛地看著人群。艾德知道他容易衝動,他害怕漢姆斯會按耐不住突然衝出去,然而兩人位置已離人群太近,輕易發出聲響便會被敵人察覺,艾德無法對漢姆斯發出暗號,心中不禁有些後悔,早知道不帶漢姆斯離人群這麼近。

  「……修特參謀長所有的行動都有他的計算,我們就好好待命就對了。」婦人女子持續用她的高聲量說:「如果你真的這麼不滿,那你可以自己離開!哪來那麼多廢話。」

  「哎呀!佩姬大姊,妳說的真是太有道理了,」灰袍男子口氣揶揄,高舉雙手,對著周圍的人轉了一圈,「既然如此,各位同志,我們現在就各自散開,在森林裡找點材料,一起來好好『待命』吧。要不然乾脆蓋間房屋,反正沒人知道千面狐什麼時候會傳來信息,藉此機會,順便一起來共組個大家庭。佩姬大姊,妳的廚藝聽說不錯,以後大家的伙食就交給妳如何?」

  「你、你說什麼!」

  長袍男子口齒伶俐,令婦人女子脹紅了臉,講話變得結結巴巴。長袍男子並不打算停嘴。
  「我認為這可是個好提議。現在千面狐是神,『待命』的神諭得好好遵守啊!『無神世界』終於有了神,哈哈,這可要多虧佩姬大姊的努力呢!」

  名為佩姬的婦人女子大吼一聲,白光閃過,腰間兩柄雙刀出鞘,卻聽得「鏘」聲脆響,長袍男子後發制人,早已抽出刺劍向前突進,將婦人女子的矮胖身軀如皮球般彈了出去,連退了好幾步才站定。

  「以前就聽聞佩姬大姊的兩柄彎刀技術高超,方才您一抽刀,便逼得我使出真本事呢。」長袍男子表情十足挑釁,手腕輕揮,細長而有彈性的劍刃如枝枒隨風飄盪,發出嗡嗡的聲響。「只是大姊妳的脾氣還是改一下比較好,不然遇到一點挑撥就要出手打人,我們的革命事業還怎麼搞下去?」

  「哼,還輪不到你這臭嘴來教我!」

  「哈,你們『香料團』內部怎麼都是這種意氣用事的衝動份子,『賽利』要管理你們可真是辛苦了。我都不禁為他感到難過啊。」

  長袍男子話語甫畢,婦人女子表情一變,冷笑一聲,身軀突然蹲低,手中雙刀擺出架式,艾德與漢姆斯忽感魔力氣息快速流動,朝那婦人女子匯聚而去。

  婦人女子說:「看來,你現在是打定主意要和我打一架了。」

  婦人女子繞身的魔力氣息,讓樹後窺視的艾德、漢姆斯感到些許冰冷,像有一股鐵鏽味在口鼻中漫延。但與瑪莉的魔力壓迫感相比,卻又顯得微不足道。

  長袍男子眼見婦人女子不若先前暴躁逼人的態度,反而整個人靜了下來,魔力氣息湧動,知道她要認真,跨步側身,長袍隨著動作飄逸,擺出一身輕柔的作戰姿勢,一邊說:「可請大姊手下留情啊。」

  一場械鬥即將展開,在場眾人卻默不作聲,似乎對這種場面習以為常。

  婦人女子左足踏出,瞬間,飛撲的身軀出有如狂風乍起,手中雙刀分裂成兩道銀光,雙刀各一分為二變作四柄,自上下左右斬向長袍男子。長袍男子沒料到她竟是如此異能,腳步連忙向後撤,手中刺劍嗡嗡大響,在身旁舞成一道劍圈。

  打鬥開始,眾人全看得專注,兵器碰撞得更顯響亮,如同金屬樂器的打擊樂急促演奏。漢姆斯看著比拚的兩人技藝不凡,長袍男子憑藉魔力強化身體機能,手中刺劍使得如浪花般飛舞輕快,不禁令漢姆斯心生讚嘆。然而刺劍雖快,也快不過婦人女子能夠幻化多把刀刃同時進攻,連續數十次的兵器撞擊,讓長袍男子幾乎都處於守勢,柔軟的刺劍力量更比不上雙刀猛劈。漢姆斯見兩人對打激烈,好戰心起,很想要開口加油助興。

  這場打鬥剛好讓艾德與漢姆斯確認到了敵人的戰鬥能力。他們都是經過武藝鍛鍊的戰士,並憑藉異能強化自身戰技的異能者──但也僅此而已。對兩人來說,若是在狀態良好的情況,對付如此程度的對手實在是綽綽有餘,早就衝出去抱了瑪莉走了。然而他們都被修特下毒搞了一番,能力恢復還不及一半,人群一直圍繞瑪莉身邊,讓兩人只能被動地等待時機。

  婦人女子連番攻勢越打越快,手中雙刀時而變作四柄,時而變作六柄、八柄,銀光不停閃爍,像是在空中展開了一張銀白色的布幕。長袍男子手中刺劍如浪花般綿密,亦足顯其劍技不凡,但面對如此快速又變化多端的攻擊,逐漸左支右絀,雙方力量的差距更讓他倍感負荷,腳步不停後退。

  片刻,長袍男子已退到一顆大樹前。婦人女子雙刀同時朝他面門斬下,男子避無可避,只得運使兵器強接,柔軟的刺劍承受巨力衝擊,立即脫手飛出。

  勝負已分,婦人女子卻沒有停手,右手刀刃揮向男子頸部。所有人大聲驚呼,全數飛撲而上。但一者距離數十步之遙,一者僅距離手臂長度,又如何能制止?眼見即將長袍男子性命不保,忽然一陣大地震動,婦人女子刀刃乍然受阻,刀尖傳來一股軟綿綿的觸感,視線被一道巨大的黑影遮住。眾人停住動作,只見兩人之間一面土牆高聳而立,不停有砂土滑落。

  「大家平常吵吵鬧鬧、打鬥切磋我並不反對,但是搞到殺傷人命的程度可就太過頭了吧。」

  眾人目光向聲音方向望去,工人男子呈現蹲伏姿勢,手掌按在地面。他慢慢地站起,當他雙手離開地面時,聽得轟隆聲響,分隔打鬥二人的土牆開始崩解散落,煙塵瀰漫。

  「卡爾、佩姬,你們倆都是組織的夥伴,偶爾互相有些紛爭本來就很正常。然而也僅僅是口角爭執,不是什麼深仇大恨吧。你們應該清楚,組織向來尊重成員自由,但絕不允許──」

  他說話的語速放慢,單手一揮,地面被他挖起一團砂土,砂土在空中匯聚成土彈,在二人之間呼嘯而過。長袍男子一時站立不穩,跌坐地上,一旁與他相同裝扮的長袍女子上前將他攙扶起來。

  「──任何內鬥的行為!」

  工人男子聲量並不宏亮,卻彷彿有千斤之重,令所有人全安靜下來,只聽見微風吹撫。

  這番實力顯現,除了說明工人男子地位之外,其能力亦明顯高於打鬥二人不少。艾德無法判斷他的能力極限,但要救下瑪莉,他必是第一個需要首先排除的對象。艾德眼角望向漢姆斯,發現他在笑。

  「我並沒有要殺他,」婦人女子「唰」的一聲,將雙刀收回腰間刀鞘。她看了所有人一遍,語氣放緩許多:「我本來嚇嚇他而已,打算用刀背賞他個巴掌,教訓一下。只是想不到把大家也嚇了一跳,是我的錯,我道歉。」

  婦人女子對著所有人彎下腰,身軀像雞蛋歪了一邊。雖然她的脾氣暴躁,但說道歉就道歉,個性也乾脆俐落。

  長袍男子收回刺劍,單手放胸,向婦人女子敬禮,「佩姬大姊,請原諒我先前的無理,本人早已聽聞您刀術有名,才故意藉激怒,想讓您全力與我作戰。方才比拚,果然名不虛傳,本人這次真正受教了。」態度變得異常謙遜,與不久前的囂張跋扈判若兩人。

  婦人女子別過頭說:「我……你、你的劍術也很厲害,不過若想要切磋,請直接講就好,不然下次,我可不敢保證我能停得住手。」

  「這是當然。等我再重新磨練,日後一定會再向佩姬大姊挑戰!」

  明明先前才打得六親不認,眼下又互相握手言和。艾德一旁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想起自己在教廷中的時光裡,到處都是禮儀和規矩,動不動就念經頌歌,討伐隊員間又幾乎沒有對戰互動,每天你好我好,神秘兮兮。和無神世界這種說戰就戰風格實在有如天壤之別。這樣恣意豪放的風格,艾德忍不住有些羨慕。

  工人男子爽朗大笑:「哈,既然只是切磋,誤會解開了,大家就言歸於好吧。」他走回瑪莉身旁,端詳了幾眼,抱胸說:「話說回來,卡爾講得也很有道理,修特留下了這個奇怪的女人,卻又不給進一步指示,我們也不可能就這麼乾等下去。」

  眾人點頭稱是。一名男子走出人群,他披頭散髮,衣衫襤褸,身形邋遢,一手抓著鐵橇,另一手持火把,搖搖晃晃地走到工人男子身邊說:「我……有個提議……」

  只見邋遢男子步向瑪莉身側,將手中火把折成了一半,插在瑪莉肩頸旁的地面上,也不知是否故意的,火把的位置離瑪莉的臉很近,火光照得她的面容不停閃爍,令艾德、漢姆斯一下子心神緊繃。

  「等這把火……燒完,這女人……帶回去。」邋遢男子說話聲又沉又慢,漢姆斯覺得他的風格跟艾德的詭異有得拚。

  工人男子頷首:「這提議不錯。各位夥伴,你們怎麼看?」所有人停頓了一下,紛紛贊同。

  「而且……」邋遢男子伸出鐵撬,撥弄著瑪莉的臉頰,她白皙的皮膚登時擦上了一層汙垢。男子滿是汙垢的面容露出潔白的牙齒,冷笑說:「這個女人,還是……嘿嘿,『鮮紅獵犬』……終於親眼見到妳了。」

  場面瞬間再度安靜,眾人面面相覷。工人男子驚說:「真的是她?」

  「……很像,非常像……」邋遢男子不斷用鐵撬來回撥弄瑪莉臉龐,又勾起她的紅色髮絲,再讓髮絲緩緩滑落,「年輕的女性……姿色不錯……當年『伊諾兄弟會』在瑞格領地南區經營娼館的紅牌之一,床上技巧很有口碑……但她最著名的特徵,就是這魔幻般的鮮紅髮色……美呀,真是美極了!」

  「鮮紅獵犬……」工人男子喃喃地說:「如果真是她,看到她身上有受傷包紮痕跡,難道是修特留下來,要拉攏加入組織的人嗎?這可是增添組織戰力的好對象啊。」

  「不……勸你別這麼想。」

  「為何?」

  邋遢男子冷笑:「還記得當初『伊諾兄弟會』與我們組織……聯合殲滅『青空幫』的時候嗎?這女人……就是作為伊諾兄弟會的主力打手之一。但在青空幫被剿滅的兩週後,伊諾兄弟會是什麼結果……大家應該都很清楚吧。」

  「當然了。」工人男子表情嚴肅。「伊諾兄弟會成員在一夕之間全被屠殺,那時我也有到現場去,到處都是血,沒有任何一具完整的屍體……我從沒見過如此可怕血腥的景象。」

  隱藏在一旁的艾德、漢姆斯聽到這席話,也想起了最初遇到瑪莉的過程。那時他們接到委託,委託人表明要請他們幫忙報什麼兄弟會的大仇,給了一大筆的金錢,兩人也懶得管那些幫派間的恩怨,只管收錢辦事,聽聽也就忘了。他們到達現場,是一處賣場的地下廳堂,映入眼中的第一幕景象,便是瑪莉的銀鞭正貫穿一個人的胸膛,像釣竿一樣甩來甩去。每撞到牆柱一次,就有體液器官之類的混合物噴了出來,周圍滿滿的都是血,無數屍塊滿布整個空間。

  她當時不停地笑,笑聲像是在田野中玩耍的小女孩,純粹而天真。而現場充滿了血一般的意象,所有的活體都如同血作的泥人,讓她隨意地抓取、撕裂,然後丟棄。一個男人爬到艾德腳邊,艾德注意到他的雙腿已經被截斷,男人的雙眼與艾德對上,瞳孔散發了光,多麼渴望救贖。下一刻,銀鞭直接貫穿男人腦袋,腦漿噴灑在兩人身上。艾德望向了紅色的女人,笑容極其燦爛,極其令人絕望。

  他與漢姆斯花了好大力氣才制伏她,漢姆斯邀請瑪莉入夥。之後每次問及她的過去時,都會引起她的魔力失控,久了也只好不再過問。此時偷聽著無神世界成員的發言,兩人這才終於稍微了解當初瑪莉的背景,以及委託的緣由。

  「這就是……我想說的。這麼危險的人物真要加入組織,可不能保證她不會反過來殘殺自己人呢。」邋遢男子蹲了下去,臉湊向瑪莉的臉龐,用力吸了口氣,「不過……做為一個女人……確實很棒,嘿。」

  艾德忽感身邊一陣風吹,回頭望去,赫然發現漢姆斯的身影已然消逝,立即心知不妙。此時天上月光一下子被遮住,邋遢男子看見地面陰影變得越來越大,瞬間向後躍出。龐然大物從天而降,「轟」的一聲,大量沙土飛揚升天。

  「不好意思各位,這位美女是我的朋友,還請讓開一下!」

  漢姆斯爆炸的說話聲音傳出,龐大的身影從煙塵中現形。艾德見狀,無奈也只好跟著跳了出去,與漢姆斯分站瑪莉左右兩側。

  「唷,原來是這位女士的好朋友啊,我的夥伴方才對她有些失禮,真是不好意思。」工人男子說。

  「哈哈,不需要道歉啦,我們只是來接她離開的。我們還沒來的時候,你們肯幫忙照顧她不受森林野獸侵襲,說謝謝都來不及了,又怎麼會怪罪你們呢?」

  「啊,我終於了解了,為什麼要叫我們來這裡。」

  工人男子拍了下手掌,仰起頭,表情突然猙獰。艾德從他的眼神中瞬間感受到一股敵意。
  「原來是神聖教廷的『好朋友』……這女人作為誘餌,可真是有價值吶!」

  教廷?艾德一驚,這才想起被修特背叛之時,因憤怒與賭氣,而穿上了異端討伐隊大衣。他本來還想與無神世界談判帶走瑪莉,卻由於身上的服裝,原本的盤算就這麼親手毀了。

  眼前所有的人掏出了兵器,將兩人團團包圍中央。整個場面成了無神世界眾人在外,艾德與漢姆斯在內,瑪莉躺臥中心的大圓圈。艾德心中懊惱,最不想出現的情形終究發生了。

  「教廷的好友,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工人男子手掌朝下,魔力催動,地面被他挖起一顆泥彈。「今天,你們沒有人會離開。」

  漢姆斯舉起巨槌扛在肩上,咧嘴輕笑,口中露出又黑又黃的牙齒;邋遢男子手中鐵橇已然揮出,迸發出半月形狀的魔彈,不偏不倚地打在漢姆斯胸口。




後記:

想想距離上次更新整整過了一個月了。
整個三月對我來說是狗幹的三月,
同事離職,加班,睡眠不足,請個假被洗臉,長針眼,養的貓還亂大小便……
一波一波的狗屁倒灶事全部搞在一起,根本沒心思寫東西。
不過幸好,終於來了個清明連假,讓我終於好好喘口氣。
爛三月終於過去,期許自己再重整出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87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水墨靜
隱藏在一旁的"愛"德、漢姆斯聽到這席話[e28]

04-05 14:31

WP
好久沒更新,又是小墨靜不離不棄幫忙糾錯呢!
謝謝妳啦 [e16]04-06 08:17
靈魂錯亂
恭喜達人!

04-06 17:41

黑糖醬
恭喜達人~~ [e22]

04-06 18: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KK8888820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廢人詩篇】<青天... 後一篇:【廢人詩篇】<纏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l00100300CWT52新刊
【CWT52新刊】《多羅羅-心之卷》印量調查中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6359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