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RPG公會】【對抗任務—夢之華】純白之夢

作者:白羊│2019-04-05 02:47:28│巴幣:12│人氣:109


    朝陽的斜映之下,是一望無際的花海,少女緩緩地睜開眼。

    紫色、紅色、藍色,數之不盡的花朵在眼前各自綻放著,燦爛而美麗,深深地吸引著少女的目光。

    緩緩地、一步一步地向前走,隨後,她蹲下身,捻起一支淺藍色的花。這是一種只生長在高山的野花,在她的故鄉,是隨地可見的植物,但自她倆離鄉之後,便再也沒有看過這種花。

    微風輕輕吹著,淡雅的清香拂過少女的臉龐,引出幾分回憶。雪在寒風裡飄零,那時,哥哥和她的約定,她還記著。


    但這朵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一股令人難耐的異樣感如電流般竄進自己的腦海,令她不禁悶哼一聲。

    這是哪裡?為什麼自己在這裡?脹痛的腦袋就像是被掏空了般,有關時間、空間的資訊全無,什麼都想不起來。

    哥哥呢?也在這裡嗎?往懷裡一探,那枚從不離身的繫心石卻不在身上。

    她倒也不顯得慌張,也不是她特別冷靜,只是她對目前的狀況完全沒有頭緒,混亂的情緒早已掩蓋過慌張。

    掃視周圍,花、滿滿的花、看不見盡頭的花海,如此溫暖,卻充斥著一絲說不出的詭異。

    她繼續走著,在花海之間,赫然發現自己的模樣也起了變化。低下頭,盯著她那同樣纖細、卻比平常小了幾分的雙手,她才發覺,自己的模樣變回了小時候。

    這時,她發現了一朵奇特的花,粗大的莖上,花瓣如同鏡面一般映著少女的臉龐,同樣精緻的臉龐、端正的五官,卻多了一分稚氣,不出她所想,自己的模樣確實倒退了。看著自己「曾經」的樣貌,她咬著牙。

    這副面孔大約十歲,十歲,是她還待在「那裡」的時候。回憶如同被翻閱的歷史書,過往的畫面又再次映在她的眼前。

    過往的日子並不平靜,她眷戀著和族人在一起的那段往日,可她又同時害怕著,親人、朋友一個個自身邊離開,天天提心吊膽,深怕下一個消失的是自己,更怕消失的是哥哥或父親。

    花海中,慘著幾株鮮紅的花朵,在回憶與現實之間,這抹紅色,就如同鮮血般,渲染著她的情緒。死去的親友、那些被她殺害的人,只要閉上眼,彷彿就會在黑暗中,看見那些人冰冷的身軀,如同周遭向著自己盛放的花朵一般,他們腐爛的臉龐直面自己,空洞的眼睛訴說著無盡的怨恨。

    想到這裡,她放聲尖叫,獨自一人在花海中曲著身子哭泣。

    這時,一個白色的身影逐漸自遠方向她而來。隨著距離拉近,身影逐漸清晰。

    純白色、異常高大的馬,額上長著一支螺旋狀,隱隱閃著光芒的犄角。準確來說,是一隻獨角獸。

    片刻,牠來到已經化為女孩的少女身前,蹄聲引起掩面而泣的女孩的注意,她抬起頭,有些紅腫的雙眼有些疑惑地盯著眼前那隻只會在童話中出現的生物。

    彷彿是回應著女孩的目光,獨角獸跪了下來,與少女平視,牠靜靜地凝望著女孩,畫面如凍結一般,沉默而靜止。

    女孩首先打破了沉默,「你是誰?」她問道。

    「我不是誰,」沒有開口,獨角獸的聲音直接傳進女孩的腦海,「又或是說,我就是妳。」

    「妳是…我…?」女孩沒有理解牠的意思,疑惑地看著牠。「那,這是哪裡?你在這裡做什麼?」

    「這裡不是哪裡,這裡就是這裡。」獨角獸仍然說著難以理解的話。「我來帶你離開,並帶來解脫。」

    「解脫…?」

    「妳痛恨一切,妳的心裡充滿痛苦與憎恨,」獨角獸說道,「妳渴求著解脫,不是嗎?」

    「痛苦…。」女孩低下頭沉默著。

    「妳已經厭倦了死亡和殺戮,妳追尋著平凡,卻永遠得不到平凡;妳想要安穩的生活,但那終究只是奢望。」

    一語不發,她依然沉默著,卻止不住早已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
    「妳想要解脫,想要逃離現實,想要一場不會醒的美夢。」

    「妳要的,我可以給妳。」

    「只要閉上眼睛,妳就會得到妳想要的東西。」

    獨角獸直視著女孩,片刻的沉默,她微微點了點頭。

    看見她的答覆,獨角獸似乎顯露出一絲笑意。

    「妳會得到安寧,永遠的安寧。」

    語落,獨角獸低下頭,犄角緩緩刺入女孩的胸口,劇烈的疼痛使她不禁呻吟著,痛苦之間卻又挾帶著期盼—對於那份即將到來的安穩所抱有的期盼。

    角又刺進幾分,痛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感覺。身體像是要融化一般,她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慢慢的遠離這副幼小的身軀。



    只要這樣就好,這樣就結束了。



    在意識被完全剝離的前一刻,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

    『這樣就好了嗎?』

    誰?

    『這就是妳想要的嗎?』

    到底是誰?

    『妳擺脫不了仇恨,妳終究會被這股黑暗掌握,妳躲不掉的。』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明明沒有做錯任何事。

    『妳不需要做錯任何事,妳只是和平的犧牲品,自私的獵人眼裡都有一隻倒楣的獵物。』

    為何總是這麼不公平?

    『為何?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妳是,傅歡歡。』


    語音落,女孩終於不再沉默。


    模糊的意識逐漸拉回,逐漸淡化的五感也逐漸清晰,女孩不再是女孩,她的外觀變回了原樣,那位名為傅歡歡的少女的模樣。

    低頭一看,獨角獸的角已幾乎完全刺進自己的胸口。

    「為什麼?」獨角獸問道。

    「什麼為什麼?」傅歡歡伸出雙手握住刺在自己胸口的角,使盡全身的力量,將其往外拉。

    「妳為何能抵抗美夢的誘惑?」

    「美夢?」歡歡笑著,將牠的角全部自胸口抽出,而被角刺入的地方沒有一絲傷痕,「不好意思,我已經習慣惡夢了。」

    「是嗎?」獨角獸的聲音仍在腦海中迴盪,語氣中彷彿帶著一分憐憫,「連得到救贖的資格,也被剝奪了嗎?」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她回應道,雙手使勁。「我會自己從惡夢醒來的,就算不行,哥哥也會叫醒我的。」

    隨後,清脆的斷裂聲,伴隨著整片花田一同崩塌。歡歡連同斷了角的獨角獸一同墜入裂開的地面。

    意識再次恢復,眼前的場景已回到營帳之中。營火的火光閃爍著,歡歡坐起身環顧四周,花海、獨角獸什麼的都已不復存在,只剩下滿身冷汗的自己。看來,剛才那些只是一場夢。

    「歡歡,妳可是作惡夢了?」感受到動靜,坐在營火旁負責守夜的傅飛雁回過頭,看著渾身汗、神情怪異的歡歡,擔憂的說道。

    回想起剛才夢到的一切,傅歡歡的表情有點複雜,隨後,又綻開一抹笑容。

    「沒事的,哥哥。」伴隨著笑容,她說道。


    「我作了一場好夢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86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龍神小迪
盯~0.0

04-05 11:39

白羊
????04-06 02:51
可拉斯尼格拉斯
差點意識死掉呢!

04-05 12:19

白羊
差點撕卡ww04-06 02: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eric03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破壞女神—... 後一篇:【RPG公會】民間劇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ittingisok愛看小說的你/妳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二十四章 人見人愛的助理 上架囉! 愛情x都市x調酒x演藝圈x微奇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